第四十四章 正面冲突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小意,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不和我们一起吃饭呢,我和炜烜哥过来看看你回来了没有。”主动的开口,沈素卿关切的目光看向沈书意,面带微笑,态度从容优雅,不知道的人绝对以为她才是秦炜烜的女友。

“我吃过了。”冷淡淡的回了一句,沈书意目光从沈素卿和秦炜烜身上掠过,这两人倒真的像是一对情侣,才子佳人吗?沈书意自嘲的笑了笑,蓦地有种说不出来的疲惫感觉。

她也试探过秦炜烜,秦炜烜真的没有想过要分手去追沈素卿的意思,总是说将她当成妹妹看待,再加上沈素卿身体又弱,所以才会多关心了一些,让沈书意不要吃飞醋,说的倒是冠冕堂皇,可是沈书意又不是瞎子,她看不出来那些暧昧吗?

“怎么了?工作很辛苦吗?”秦炜烜察言观色还是有一套的,他和沈书意又熟悉,所以一眼就看出沈书意眼中敷衍的冷意,不由快步走了过来,温柔的握住了她的手,“不要太累了,你才进入职场,慢慢来就行了。”

“嗯,我知道。”沈书意点了点头,回给秦炜烜一个淡笑,她只是个总监,也没有什么实际的工作需要做,哪里可能这么累,感觉到手上的温度,想到刚刚这一只手才握过沈素卿的手,膈应之下,沈书意不动声色的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回来。

看着秦炜烜和沈书意之间的融洽,一旁被丢下的沈素卿嫉恨的咬着牙,不管她如何和秦炜烜暧昧,可是终究名不正,言不顺,而沈书意如今是越来越不在乎的了。

上一次她故意不小心和炜烜哥抱在一起,沈书意根本就没有生气,连眼神都没有变一下,这让一直想要抢秦炜烜的沈素卿总有种拳头打进棉花里的憋屈感觉。

“咦,小意你有客人吗?”进了客厅之后,眼尖的看到茶几上的两个茶杯,沈素卿快速的开口,难道之前佣人没有看错,沈书意真的带了个男人回来了?

之前佣人汇报给沈素卿的时候,她还不相信,毕竟大晚上的佣人也没有看清楚,只模糊的看到一个影子,沈素卿得意洋洋的笑了起来,装作诧异的表情,言语里满是关切的责备,“小意你也是的,带了朋友回来怎么不去大宅吃饭呢,是不是蓝玉?她还以为沈家这么没有规矩呢。”

沈素卿可记得之前佣人说好像是个男人的背影,所以绝对不可能是沈书意的闺蜜蓝玉,而不放过每一次报复陷害沈书意的机会,所以沈素卿才会拉着秦炜烜过来小楼看望沈书意,当然,本意上却是为了捉奸。

秦炜烜也一怔,目光看了一眼,不过也没有多在意,他知道沈书意有个闺蜜蓝玉,之前也吃过几次饭,不过秦炜烜对蓝玉的印象不太好,太大大咧咧,有点疯疯癫癫的,而蓝玉对秦炜烜也没有什么好态度。

幸好谭宸上楼去了,否则这会就麻烦了,沈书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点心虚,或许只是不想和秦炜烜有无所谓的争吵罢了,毕竟他们之间的感情已经快要被沈素卿给磨尽了。

可是就在这时,楼梯上有沉稳的脚步声响起,一步一步,如同是踩在沈书意的小心肝上!不是吧!谭宸在关键时刻给自己掉链子,沈书意表情狠狠的扭了一下,眼神抽搐的看向楼梯口。

“我忘记将笔记本拿上来了。”怕什么绝对就来什么,谭宸低沉的声音从楼梯口响了起来,看了一眼脸色大变的秦炜烜,和一旁笑容显得恶毒的沈素卿,谭宸直接走下楼准备拿起茶几上放着的笔记本。

他绝对是故意的!沈书意恶狠狠的瞪着谭宸,可惜对于天生的面瘫脸而言,她的眼珠子即使瞪的掉下来了,谭宸也不会在意什么,依旧是那一张面无表情的面瘫脸。

“你怎么在这里?”秦炜烜脸色很难看,可以说是难看到了极点,如果今天来的是蓝玉,不,就算是其他男人,秦炜烜也不会多在意什么,他自己在商界就有很多逢场作戏的时候,更不用说他太清楚沈书意对自己的感情,她不是三心二意的女人。

小意她看起来有些的冷漠疏离,但是心却很小只有一个人,所以这些年秦炜烜真的很放心这一点,可是看到谭宸突然出现,还是从楼上下来的,秦炜烜只感觉一顶绿帽子直接给自己压下来了。

“让开。”看到黑着脸冲过来想要动粗的秦炜烜,谭宸眉头微微挑了一下,冷声的开口,气势迫人,虽然说谭宸当年八岁离开了谭家去国安部特训,整整十年才回来,但是那种世家子弟的高傲可是一直都在,冷冷的一眼就能让人气的牙痒痒。

十八岁的谭宸回到北京城的时候,当时京城里人人忌惮谭家,但是谭宸这个谭家大少差不多被小一辈的人给遗忘了,除了关系极好的发小一直都念叨着谭宸之外,其他人根本忘记了谭家除了谭亦这个少爷之外,还有谭宸这个大少。

当时杨家的三子被称为杨疯子,一喝了酒就发疯,什么事都敢做,谭宸带着糖果在餐厅吃饭的时候刚好就遇见了,调戏不成反而被打了杨疯子一个电话叫了一车子人过来了。

谭亦在京城被称为贵公子,是因为他优雅得体,再加上谭家这个深厚的背景撑着,和顾家双胞胎顾钧澈和顾岸交好,再加上关家即将进入军区的继承人关煦桡,还有谭景御和沐放的两个儿子,被称为京城六少。所以外面其他人是真的不认识谭宸。

再加上糖果那丫头从小就贪吃爱睡,很少出去交流,除了老一辈的人知道谭家还有一个被受宠的小丫头之外,后来到北京的一些世家权贵都不知道谭家还有一个小公主,当时杨疯子醉酒之后就是看上了糖果,所以才闹了这么一出。

等糖果将最后的乌鸡汤喝完了,谭宸也结束了战斗,他出手狠,直接都是断手断脚,而杨疯子更惨,直接被谭宸卸了双腿,当众甩了几巴掌,被羞辱的杨家知道之后震怒,整个京城也有些风云色变,毕竟出手太狠了,这等于是打了杨家的脸,杨家出动了所有的力量要将打人的凶手给找出来。

当时所有人都以为杨家这一次要下狠手了,可是出乎意料的时三天之后,杨家将杨疯子送去外省一家骨科医院疗养,至于惩治凶手的事情无声无息的就这样结束了,京城里的人都诧异的愣住了,根本不明白杨家为什么就偃旗息鼓了。

只有一些老一辈的人才知道内幕,杨家惹上的是谭家大少,少年离家十年之后才回来的谭宸,从那之后北京城的上流圈子整整有半年的时间很干净,谁也不敢瞎胡闹,生怕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自己被打也就算了,要是连累了家族那就真的难辞其咎。

“你算什么东西?”被谭宸那高傲的态度给激怒了,秦炜烜怒吼一声,声音大的有点惊人,他在商场这么多年,一贯都是沉着冷静的,可是此刻,谭宸虽然只是一个小连长,而周家的报复即将开始,按理说谭宸即将匍匐在他脚下,秦炜烜都懒得看一眼这种小人物,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谭宸身上那股冷沉骇人的气势,却让秦炜烜突然有种心惊和惶恐。

“我再说一遍,让开!”语调微沉,不同于秦炜烜的歇斯底里,谭宸只是微微的眯了一下黑眸,面冷如霜的峻脸上表情冷漠而高傲,带着天生的尊贵之色。

这种内敛的优雅和尊贵并不是依靠衣装和学识而堆积起来的,是一种从骨子里天生带出来的雅致和强大,即使他身无分文,即使他衣衫褴褛,但是这种天生上位者的尊贵气息依旧无法遮掩。

谭宸就这么冷冷的看着发怒的秦炜烜,漠然的态度里带着一种上位者俯视众生的孤傲和轻蔑,其实不要说一个秦氏集团的总裁,就算是N市的一把手,J省的省委书记在这里,他知晓谭宸的身份只怕也要点头哈腰。

世家子弟的圈子外人无法进入,不单单是因为财富,更重要的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从小到大养尊处优而培养出来的尊贵典范是其他人无法比拟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