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布局算计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客厅里,灯火明亮着,沈素卿坐在沙发上,裤腿被卷到了膝盖上,沈母正在给沈素卿擦药,而当看到她膝盖上那一大片淤青的痕迹,沈书意错愕的一愣,怎么可能摔的这么狠!

当时沈素卿是因为没有发现门口站着的谭宸,所以身体一个踉跄之下,谭宸却避开了,沈素卿摔倒在了地上,不过摔的并不是很严重,最多也就磕青了一点。

可是如今看沈素卿膝盖上那杯口大的瘀伤,青青紫紫的一片,沈书意都不得不赞赏的看一眼沈素卿,为了报复给自己找不痛快,沈素卿对自己可真够狠的,这膝盖上的淤青该不会是用锤子给敲出来的吧,她那娇弱可怜的小模样,难道不怕痛么?

秦炜烜也是满脸的心疼,素卿下午回公司的时候,瘀伤还没有这么严重,到了晚上淤青都浮现出来了,这让秦炜烜对谭宸就更加痛恨了几分。

“那个谭宸是怎么回事!”看到宝贝女儿受伤了,沈父责备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沈书意,疾言厉色的训斥,“你怎么和这样功利心重的人来往!还有你姐姐受伤了,你竟然将她丢下直接离开,沈书意,我以前教你的礼义廉耻呢?”

虽然沈素卿一直替沈书意隐瞒,可是架不住沈母和沈父的逼问,沈父这才明白原来那个叫做谭宸的男人估计是看中了沈家的家世,所以想要攀上沈家。

再加上沈书意和沈素卿不和,沈父感觉肯定是沈书意在谭宸面前说了沈素卿许多坏话,所以谭宸一个男人竟然借机将沈素卿推倒,害的她将膝盖摔成这样,从而讨好沈书意。

功利心重?沈书意想起谭宸那一张冰冷的面瘫脸,这个男人连话都懒得说一句,看着义愤填膺的沈父,沈书意也懒得吵架,更懒得解释,反正也没有人会相信,这些年她已经累了倦了,“我和他没有什么来往,今天遇到纯属意外。”

“爸,我都和你说了和小意没有关系,她今天为了应酬客户已经喝了很多酒了,我们快吃饭吧。”沈素卿笑着开口,满眼善意的看向沈书意,“我也没什么事,过几天瘀伤就退了。”

“让你工作不是让你去喝酒的,酒桌上的朋友都是酒肉之徒,绝对不能信任,你不要还没有工作就学会这些。”一听到这里,沈伯父眉头再次皱了起来。

当年沈勋就是不喜欢商界如今越来越坏的风气,要签合约就得去酒桌上,吃完饭然后去桑拿,去唱歌去找xiao姐,最后才会签合约。

沈勋自诩清高,所以格格不入之下,直接请了职业经理人打理沈家的生意,自己退出商界,如今想到沈书意第一天上班就喝的烂醉,沈伯父不由责备沈书意,即使他责备中也带着几分关切,可是这些年伤害已经形成,沈书意根本无法发现。

“沈伯父,这是我没有照顾好小意,以后我会注意的。”秦炜烜也接过话,握着沈书意的手微微的用力,有些时候,秦炜烜也会担心沈书意和沈家关系的恶劣,可是有些时候却也会有种满足,这样小意的心里就只会有自己一个人,她只能全心全意的依赖自己。

“吃饭吧。”沈母开口,冷淡淡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和秦炜烜,沈母当初也发现秦炜烜对沈素卿的在意和关心,可是权衡之下,沈母终究还是放弃了。

并不是因为秦炜烜和沈书意的关系,而是因为秦炜烜事业心太重,日后如果他和沈素卿结婚,那么沈素卿独守空房的日子太多,而且秦炜烜太强势,这样结婚之后势必有一方需要妥协和退让。

所以沈母认为日后要给沈素卿寻一个家世清白,性子温和的男人,这样他就能全心全意的照顾沈素卿,而且沈家的家产虽然比不得其他一些世家,可是却足可以让沈素卿和他丈夫甚至孩子孙子安安稳稳的生活。

饭后,秦炜烜借口有事情和沈父交谈,而沈书意也懒得留下来碍着沈母和沈素卿的眼,所以老老实实的就离开大宅这边回小楼去了。

书房。

“伯父,那个谭宸我认为心术不正,之前看守所这事,谭宸肯定是为了立功故意放纵范远国对侵犯小意,现在又跟踪小意博取小意的好感,我派人查了查,他虽然在部队,不过没有什么身份和背景,估计是想借着小意攀上沈家,利用沈家的财富给自己谋发展。”

秦炜烜冷声的开口,一想到沈书意对谭宸的维护,秦炜烜脸色就更加难看,话里话外都将谭宸给贬的很低,即使沈父生性儒雅,与人和善,也不会因此认为秦炜烜是小人之心,毕竟他也是因为喜欢沈书意所以才对谭宸诸多不满。

“我知道,小意那性子拗的狠,你不让她交往接触,她偏偏会反其道而行之。”沈父也是眉头直皱,尤其是加上沈素卿今天竟然被谭宸给推倒了,一个男人对一个女人动手,这个男人的人品就不值得信任。

可是沈父毕竟只是一个儒商,他虽然也厌恶谭宸,但是也不可能对一个陌生人下狠手,更何况想到沈书意的叛逆和桀骜,沈父也愁了起来,不管如何,小意是自己的女儿,炜烜日后将是她的丈夫,他这个当父亲的绝对不准其他人来破坏这桩婚事。

“谭宸这事我听说公安局和媒体那边还在闹的沸沸扬扬,沈伯父,我想让小意对公安重新录个口供,将谭宸调离N市军区。”秦炜烜看沈父的脸色知道时机到了,所以说出了自己的办法,至于对付谭宸是为了帮助周子安和周淮,而秦炜烜可以拿到古玩街的招标内幕,这些秦炜烜自然不可能说出来,否则事发之后,小意只怕会和自己闹腾,甚至可能一怒之下分手,所以秦炜烜绝对会杜绝一切意外的发生。

“小意那性子只怕不会答应。”沈勋也感觉这是一个办法,将谭宸调走了,他自然不可能再来缠着小意,可是小意那性子?沈勋沉思着,忽然开口道,“这件事不让小意出面,由我亲自出面召开一个记者发布会。”

秦炜烜听了沈父的话也是面露喜悦之色,可是随即却又否定了,苦笑的开口,“可是这样小意知道了只怕会怪我瞒着她,到时候说不定她还真的上了谭宸的当。”

“放心,这事我全权处理,你也当做不知道,这样小意不会责怪你的。”沈勋直接的开口,反正他和小意的父女关系已经糟糕透了,为了杜绝谭宸来破坏小意和炜烜的感情,沈勋宁愿自己再当一次恶人,至少不管如何,小意身边还有炜烜在,看到他们日后结婚,幸福美满,沈勋也感觉知足了。

“那好吧,如果小意真的闹起来,我会帮忙劝说小意的。”秦炜烜点了点头,如此一来,所有事情都完美了,谭宸就准备被部队处分,周子安那里也放心了,可以拿到古玩街的招标,而且小意即使不高兴也只会怪罪沈伯父。

------题外话------

找小姐三个字给和谐了,O(∩_∩)O~很囧啊,为毛这年头都是能做不能说呢。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