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 临时变卦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2-08    作者:吕颜

冬天的北京城总是显得很是寒冷,风一吹,似乎都冷到骨子里去了,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裹紧衣服,在这寸土寸金的首都城市,不要说多大的房子了,就算是二三十平米的蜗居,那也是天价,大都数人这辈子或许都在为了一套房子而努力奋斗着。

“沈小姐,你确定要买下?”屋子里,说话的中年男人口音带着几分广东腔,眼中浮现出巨大的惊喜和期待之色,中年男人要卖的是他手里头这套祖产。

这占地足足有二十多亩的地皮和房子是男人从自家老爷子手里头继承下来的,他这些年一直在广东深圳那边做生意,虽然说北京城早已经是寸土寸金的高房价,但是他的房子靠近山边,出了四环外,地段太偏了。早些年是林业局的地方,房子后面就是连绵的山脉,最早的时候山上种植经济林木,山脚下这占地二十多亩的房子和院子就是林业局还有护林工人居住的地方,有时候抓了有些上山偷偷伐木的人,木材也都堆在大院子里。

可是后来林业局改制,这边的山区被私人承包了,这林业局的房子和大院也就被内部给买了,价格的确算是便宜,中年男人的老爷子当年在北京城也是林业局里的一个领导,老太太是广东的生意人,家里资产不少,所以就买了一下。

这一缓就三十多年了,地方倒是大,可是现在却没有什么经济价值,二十多亩的地方,你建宾馆度假酒店吧,这边的山林并不够漂亮,成不了景区,山脚下的农户倒是有不少农家乐,但是也就是城区的人带着孩子过来感受感受,放松放松,真的建了什么宾馆酒店,绝对是连本都捞不回来。

建工厂什么的吧,二十多亩,地方太小了,而且又偏僻,虽然说起来那也是北京城,可是都出了四环外了,离市区说不好听的那都快十万八千里了,所以这二十多亩的地方就成了鸡肋。

早几年一直都是租给一个养鸡场,可是效益不好关闭之后,又租给了一个弄花卉苗圃的,价格一直租不上去,所以中年男人就想要将房子给卖出去,将卖房的消息挂到中介之后,这都快一年了,一直都卖不出去。

价格低了,男人不愿意卖,怎么说地方也有二十多亩,可是卖高了,谁花三四百万来买这么一块鸡肋的地方,男人都准备贱卖了,谁知道就接到了中介的电话,竟然还真的有人看上他这地了,而且购买意向还非常强,这让已经失望的男人不由的喜上眉梢。

“价格合适的话,自然会买下来。”沈书意微笑的开口,站在院子里看向四周,她倒是真的有几分喜欢这地方了。

这个小村子虽然有些的偏远,四周环着山,不过山都不太高,也没有什么奇石美景,所以就只是一个最普通的小山村了,从院子大门口向外看去,远处有稀朗的农家大院,几条乡村马路串联其中,除了房子之外,一眼看去就是农田菜园,空气倒是格外的清新,因为是四周环山,这里是绝对的清静安逸。

“沈小姐,只要你诚心买,价格我们好商量。”一听沈书意这话,男人心头大喜着,再次看了一眼穿着淡黄色小棉袄,浅蓝色牛仔裤,灰色雪地靴的沈书意,看起来太年轻了,就像是那些走出校园的大学生,可是或许是沈书意无形之中给人的平和优雅的气息,让男人明白即使是三四百万的价格,眼前这个年轻的女孩子也绝对能买得起。

这边的确很适合,四面环山,只有一条进出的大马路,安全防范这一块比较容易,而且农田很多,沈书意刚刚也询问了一下,租一片山或者四周的农田价格也不高,而且四周的农户也很多,日后教会了他们打理草药,可以在农田和山里种植一些中草药,人手这一块不用太担心,将中医宗的人安置在这边非常的合适。

“那好吧,我们先去银行,将定金交了,合同签了之后,等其他手续都弄齐全了,房产证和土地证过户之后,余下的钱我会一次性付清。”沈书意挺中意这地方,所以在仔细的翻阅了购买合同之后,就决定立刻买下这地方,也没有讨价还价,当然,这地方价格卖的也不算高,二十二亩,占地一共有一万五千平米了,三百一十八万,这价格还算可以接受。

“那好,那好,沈小姐,我们这就去银行转账,签合同。”中年男人声音都拔高了几分,一旁中介的工作人员也是喜出望外,毕竟中年男人这房子已经挂在中介快一年了,鸡肋的很,都意外卖不掉了,没有想到竟然还真的有人看上了。

“走吧。”沈书意倒也干脆,笑着招呼一声径自向着门外的车子走了过去。

院子外停了两辆车,一辆宝马正是中年男人的座驾,中介的工作人员是跟着中年男人同一车过来的,沈书意的车子是一辆看起来挺普通的smart,一个男人正站在车子边吸烟,看到沈书意出来之后,立刻将手里头的烟蒂给掐灭了。

“沈小姐,都办好了?”男人看起来年龄也不太大,莫过于三十五六岁的模样,身材修长笔直,远远看起来如同一杆长枪,锋芒内敛,看起来有些平凡的五官,但是一双眼却出奇的黑沉,和沈书意说话的态度很是尊敬,不过看向其他人的目光却是一种极致的冷漠。

“嗯,走吧,去银行。”沈书意自己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眼前开车的男人叫邯烨,是沈书意从岛上回来之后,谭宸也不知道怎么联系上的。

沈书意刚到了北京城,租了个四合院,将中医宗的人暂时的安置下来之后,第二天一大早,刚开门,邯烨就开着车等在了四合院门口,只说了一句是谭上校派过来的,然后就没有再多说了。

沈书意也联系不到谭宸,不过看到邯烨的第一眼,沈书意就看出了他身上那种冷血军人的气息,所以邯烨也就跟在沈书意后面当司机外加保镖。

一切倒是都挺顺利,签了合同交了定金,第二天去房产所办理过户手续,邯烨就开着车将沈书意送回了租住的四合院,价格倒是挺高,不过是短租,沈书意也不在意这一点钱了,而且这边位置是闹中取静,对从岛上才出来的中医宗的众人而言,却是最好的选择,可以让他们更快的适应新的生活。

这三天,中医宗的二十多个人,甚至连两个中医宗的老爷子都是乐呵呵的穿着唐装,大街小巷的晃悠着,年轻人就更是满眼惊奇的打量着这个全新的世界,不同于岛上那种静谧安逸的生活,北京城的繁华热闹喧嚣,让这些在岛上住了二三十年的人突然明白原来外面的人就是这样的生活,这么的多姿多彩,这么的肆意随性。

“沈丫头,房子的事情不要着急,你也好好歇歇,身体还没有好,否则等谭小子回来,还不找我们这把老骨头拼命。”四合院里,胡子花白,可是精神矍铄的肖老爷子笑呵呵的打趣着沈书意,他早些年也曾出来过,不像是那些中医宗的小子们,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一样,一个个的恨不能多长两只眼睛。

岛上这些年的气氛越来越不对了,看着平静,可是底下却是波涛汹涌,所以肖老爷子也想着离开,在外面将中医发扬光大,但是说实话,革新派的打出来的那些噱头,肖老爷子这个人精是绝对看不上眼的,说的倒是好听,天花乱坠,其实革新派骨子里却是为了权势为了地位为了金钱。

所以在沈书意要离开岛上之后,有了谭亦事先的思想工作,肖老爷子带着一些人就跟着出来了,一方面是为了将中医发扬光大,另一方面倒也是为了避开岛上日后的纷争,毕竟不管是革新派还是保守派胜利了,终究免不了流血,肖老爷子也算是看透了,这才跟着出来了。

“我没事,也就今天出去看了看地方,倒是挺合适的。”沈书意笑着走了过来,从包里拿出了相机,“我去将电脑拿出来,老爷子你也看看这地方,我感觉很适合日后我们居住,地方挺大,四面环山,除了一些农家之外,就是农田了,以后种植中草药也方便。”

沈书意选的地方的确很合适,不单单是肖老爷子极其的满意,就是其他几个从外面看热闹回来的人也是非常的满意,虽然北京城比起岛上繁华了很多,但是对这些一心钻研中医的医者而言,这种热闹也只是暂时的好奇,过不了几天,估计一个一个都会静下心来,照旧过着和岛上差不多的日子。

这一次从岛上过来的人一共有二十八个,人太多,沈书意身体还没有完全的痊愈,所以伙食什么的直接从四合院不远处的几家餐馆轮流订了餐,送过来的,菜色倒是不错,各种口味的都有,着实让中医宗的这帮人尝到了新鲜。

夜色降临下来,毕竟不同于这些从小在城市里生活的现代人,到了晚上不是出去泡吧,就是趴在电脑上一直到深夜,过着晚上不想睡早上不想起的生活,岛上的人生活规律多了,尤其是中医宗的人更是讲究养生,早睡早起已经成了习惯,晚上一般看了一会电视,好奇的也在网上四处晃悠着,十点钟之前基本都是上床休息了。

屋子里,沈书意的房间一句亮着灯,书桌前,沈书意正查看着几个设计公司发来的设计图,房子已经选中了,等手续全都办好了之后,剩下的就是装修了,毕竟是长住,装修这一块也只有沈书意一个人来弄,中医宗的人对这些绝对是一窍不通。

“也不知道谭宸他们在岛上怎么样了。”沈书意靠在椅子上,揉了揉因为看电脑时间太长而有些酸涩的眼睛,淡淡的思念缠绕上心头,让沈书意不由的叹息一声。

等到夜里快十二点了,沈书意走了出来,刚准备去厨房这般拿点东西垫垫肚子,却敏锐的察觉到有人,心里头惊了一下,几乎本能的做出防卫的动作,可是立刻就想到肯定是邯烨,随即又想到了自己这会比普通人还要弱上几分。

苦涩不由的蔓延上来,沈书意抿了抿唇,从厨房柜子里拿了一盒子糕点,看向黑暗里邯烨隐身的方向,终究没有开口,如同没有发现邯烨在暗中保护自己一般,径自的回到了房间。

黑暗之中,等沈书意离开了,关门声传来,邯烨从黑暗里走了出来,皱了皱眉,心里头有种怪异的违和感,那一刹那,他有种感觉被沈小姐发现了自己的存在。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沈小姐的身体很弱,肤色也带着一些苍白,看起来比起一般女孩子似乎还要清瘦单薄,而且对于自己的身手,邯烨自然是清楚的,因为沈书意一直没有休息,所以邯烨也一直在暗中没有睡,也正是因为他的尽职,所以谭宸才会选择了让邯烨保护沈书意的安全。

毕竟北京城这地方,达官权贵太多,若是以前,谭宸是一点不担心沈书意的安全,可是如今,谭宸是真的放心不下,如果不是因为岛上的局面太危险,随时会出事,谭宸绝对将大长老和周梓幽绑到北京城来了,哪里会让沈书意一个人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依旧在浓浓的药味之下,沈书意保持着壮士断腕的决心,将整整一大碗的中药给灌了下去,看着沈书意这皱着眉头,可怜巴巴的喝药模样,一旁的肖老爷子那是乐的喜上眉梢,绝对将自己大清早的快乐建立在沈书意的痛苦之上。

“沈丫头,中午十二点半,记得准时回来喝药啊。”肖老爷子乐呵的叮嘱着,啧啧,也不枉费自己一大早亲自起来抓药熬药,以前在岛上,这些事哪里轮得到肖老爷子亲手做。

可是没办法,架不住谭亦那臭小子的威逼利诱,不过肖老爷子也是真的心疼沈书意,所以她的身体是肖老爷子一手操劳费心的,从针灸到食补中药,肖老爷子不假他人之手,事必躬亲,说句不好听话,就算是来了个皇帝,肖老爷子不高兴了,他也绝对敢撂担子不干。

“知道了。”一嘴的中药味,沈书意拍了拍胸口,将那种反胃的感觉给压了下来,这几天,沈书意都感觉自己身上都染上了一股子的药草味了。

再加上天天三顿的喝着中药,从最开始不太能接受浓郁的药味,这会沈书意自己都习以为常了反正一天三餐,一憋气,头一仰,咕噜咕噜一大碗的中药就给灌下来了。

“沈丫头,放心,中午我给你加点甘草,不会太苦。”估计是看惯了沈书意那冷静的模样,这会瞅着她这孩子气十足的样子,肖老爷子再次笑着揶揄着。

“您老不多加点黄连我就谢天谢地了。”沈书意鼻子一皱,白眼一翻,上一次这老爷子还真是够了,竟然在药里加了黄连,差一点没将喝药的沈书意给吐出来,惹得一屋子的人。

年纪大的长辈自然没什么顾忌,都是乐呵呵笑着看热闹,年轻一点的,倒是面皮薄,一个一个憋着笑,肖老爷子那就是越老越成宝,简直和胡闹的野孩子没什么两样。

“沈姐,没事,等谭哥回来了,他们就不敢欺负你了。”中医宗里,唯一的一个小丫头片子陶晓晓捂着嘴巴笑着,笑够了,立刻站出来给沈书意撑场子。

“出去玩可以,不过不准一个人出去,有什么事了,记得打我电话,不行报警也行。”沈书意也笑着叮嘱了陶晓晓几句,她是岛上出生的孩子,父母在一次外出捕鱼里死于海难,身体弱,不适合习武,因为体弱吃药的次数多了,所以最后就进了中医宗。

虽然不怎么有天分,不过好在勤奋,中医其实更多的只是繁冗的药材知识,要牢记背诵,熟于心中,一些药方单子也是需要大量的记忆,所以陶晓晓虽然不够聪明,但是够勤劳,其实比起很多中医科的学生倒厉害了不少。

中医宗的其他人,沈书意都不怎么担心,可是陶晓晓毕竟是个女孩子,比沈书意还小两个月,在岛上生活了二十多年,沈书意只担心她一个女孩子会出什么意外,所以她要是外出,都是让人陪着,这样也安全一点。

而且中医宗里的女孩子少,这一次出来的二十八个人里也就她一个小姑娘,好几个小年轻都暗恋着陶晓晓,其实不需要沈书意特别叮嘱,护花使者可不是一个两个。

等沈书意上了车,邯烨也发动了汽车,其实他也很是奇怪的,当接到消息让保护沈书意的时候,邯烨二话不说就拿了一辆经过改装的车子到了四合院这边,因为是消息是谭宸发过来的,所以邯烨没有任何的考虑,只是此刻,邯烨倒是真的有几分好奇沈书意和四合院里这些人的身份。

当然,邯烨性子冷淡,所以他从不会多问什么,他的职责是保护沈书意,可是这几天从众人的言谈里,邯烨明白他们口中的谭小子谭哥面瘫这一类的称呼指的都是上校,而沈书意和谭宸的关系也就不言而喻了,可是这着实让邯烨狠狠的震惊了一把,几乎有些的不敢相信,毕竟在邯烨看来,谭宸那样的铁血军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有了女人,这着实有些无法想象,不过从谭宸传递了消息让自己保护沈书意这一点来看,这的确是实话。

那个枪林弹雨,冷酷如霜的男人竟然也有儿女情长的一面,而且看上的竟然还是这么孱弱单薄的一个女孩子,这真的让人有些的吃惊。

邯烨之所以认识谭宸也是源于一次任务,他们都是军人,不过是都是退役的军人,没有太好的家世背景,即使在军中表现极其优秀,但是因为性格使然的关系,最终没有留在军队,而且也习惯了热血和危险的生活,太平淡的日子不适合他们。

所以这群退役的铁血军人也就成立了一个佣兵团,一般接的都是一些随扈的工作,尤其是去战乱危险的一些国家,价格比较高,对普通人而言的危险,对邯烨他们而言并不算什么。

当初军方的人找上邯烨他们的时候,是为了军方的一个任务,当时邯烨他们的确有些瞧不起十七八岁的谭宸,也不知道是军区哪家的少爷,估计为了给他在部队里揽功,所以才会将他派出来,这么年轻从军的,一般都是成绩不行,高中毕业直接就进部队了,别说从事这些危险的国际任务,十七八岁估计在部队那也就是刚学会了站军姿。

虽然邯烨他们也是雇佣军了,但是毕竟是从部队出来的,有些时候也会合作,部队也会给他们有些必要的帮助,所以即使瞧不起谭宸,但是邯烨他们还是接了任务,最多在任务里,多派出一个人看着这个看起来有些冷漠的少爷。

直到任务里出了意外状况,危险丛生,整个佣兵团都面临着被剿杀的危险,而那个时候,谭宸的表现让邯烨等人几乎呆住了,他们根本无法想象这么年轻,在普通人家还是高三学生或者大一学生的年轻男孩子,却如同战场上的王者,冷静睿智,强悍无敌,精准的枪法让曾经是佣兵团里被称为射手的邯烨都自叹不如。

只是后来的一些事,被同伴被兄弟被自己女人背叛差一点被害死的邯烨,是被谭宸救出来的,邯烨甚至都不知道时隔多年,谭宸是怎么知道他的消息,怎么会在千钧一发的那一刻,在炸弹爆炸之前将自己救走了。

不过心灰意冷的邯烨没有询问谭宸,谭宸也没有说,离开佣兵团之后,邯烨就随便的找了一份工作,直到他再次接到谭宸传递过来的消息,让他保护沈书意,邯烨才会到了四合院这边。

“沈小姐,是这样的,这个房子,我老婆说卖的太低了,价格上你能不能多加一些。”汽车里,沈书意原本是准备去和中年男人办理过户手续的,谁知道却接到了男人打过来的电话,支支吾吾的,看起来似乎是不准备将房子给卖给沈书意了。

“廖先生,我们昨天已经签过合同,而且我已经交了定金了。”沈书意倒没有太生气,只是眉头微微的皱了一下,她的确很喜欢那地方,而且昨晚上甚至都熬夜准备着房子的装修,准备今天办好过户手续之后,直接去设计公司,让人帮忙弄设计图了,谁知道竟然发生了这样的变故。

“沈小姐,我也知道我们签了合约了,不过这房子卖的的确有些低了,这价格在市区最多就买一套七八十平米的商品房,我那里可是整整二十多亩呢。”廖先生依旧推诿着,沉默了一下,再次开口,“要不沈小姐,你多加五十万。”

多加五十万?如果一开始开价时就高了五十万,沈书意倒也可能不还价,毕竟地段虽然偏的很,但是地方的确够大,而且对沈书意而言很实用,真的贵了一点,她喜欢了也不会在意,但是此刻明显被敲竹竿了,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沈书意自然不可能同意。

“我记得合约上是写的清楚明白,廖先生你是要违约了?”沈书意的声音清冷了几分,没有想到原本计划好的事情出了这个意外,“算了,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廖先生,我们还是在中介旁边的那家茶楼见面再谈吧。”

一旁开车的邯烨侧目看了一眼沈书意,却见她虽然皱着眉头,不过却不是勃然大怒,也没有烦躁,看起来依旧平静如昔,略显得苍白的面容柔和,五官精致漂亮,看起来给人一种如水般的舒逸,这一刻,邯烨似乎明白谭宸为什么会和沈书意走到一起了。

对于他们这些军人而言,习惯了战场上的鲜血和死亡,沈书意身上这种柔和宁静的气息,会给他们一种心灵上的安逸,从沈书意的身上能感觉到一种生活的质朴和宁静。

“廖先生临时变卦了,要加五十万才愿意卖,我估计是有其他人看上了这房子,加价只是廖先生推诿搪塞的借口而已。”翻了翻手里的合约,如果违约的话,廖先生自然要赔偿沈书意钱,不过不多,赔偿金也就定金的百分之五,不过五万块而已。

邯烨点了点头,他从部队离开之后自己和几个兄弟组织了佣兵团,后来被谭宸救走回到正常人的生活,在社会上也待了三年多了,邯烨也明白这个社会的现实,不过是权力和金钱为主,而这一次的变卦不外乎这两个原因。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