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章 等你归来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2-07    作者:吕颜

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错愕的愣住了,没有想到谭宸竟然是用这样的办法来找李风云和彭涛报仇,毕竟沈书意受伤差一点死亡,虽然最后被中医宗给救了回来,可是重伤导致全身筋脉崩毁了一半,岛上这些导师和长老也是知道的,可是如果没有证据的话,风云堂也可以死赖着不承认,不管是谭宸还是大长老都没有办法,毕竟风云堂后面是革新派,是岛上最大的权力。

但是谭宸竟然要对风云堂所有人发起生死斗,这的确是一个办法,合情合理,任何人都无法阻拦的办法,当然,风云堂的人也可以拒绝,可是如此一来,风云堂就是名声扫地了,毕竟谭宸只是一个人,而且来岛上不过两个多月,如果风云堂畏惧敌人不敢接下生死斗,这说明了风云堂的不堪一击,也证明了谭宸的强大,那么绝杀如果在此时成立,绝对是一呼百应。

“好,好,好。”大长老当下击掌,声音洪亮很是喜悦,对于谭宸的决定大长老是无比的支持,这不单单是因为谭宸有豪气,更是因为谭宸有信心,生死斗虽然危险,但是确实一个一个来和谭宸动手,以谭宸的实力和战斗经验,即使面对风云堂上百号的先天高手,但是谭宸绝对可以完胜。

一旁周梓幽也是愣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只是有些不敢相信的看向面色冷漠的谭宸,这个小师弟在周梓幽看来很难相处的,生性冷淡,沉默寡言,在岛上这两个多月几乎很少开口说话,只是在武学上努力,可是周梓幽没有想到谭宸竟然如此的精明,直接将风云堂给推上风口浪尖了。

不要说谭宸有必胜的把握,就算谭宸败了,风云堂同样是名声扫地,毕竟风云堂的胜利是车轮战换来的,而且这个生死斗,的确是谭宸给沈书意和陆纪年报仇的最好机会,正大光明,谁也没有理由来阻止,而且风云堂明知道必败也必须接下生死斗,否则就是名声扫地。

一刹那,三长老脸色阴沉的骇人,愤怒的眼神几乎要实质化的将谭宸给杀了,都是精明的人,自然立刻就看透了这件事里的玄机,谭宸一番话,让风云堂进退两难,而且只能接下!

“很好,很好,既然这么大言不惭,那么我就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说话的是李风云的师傅杨烈导师,毕竟风云堂是李风云的,也是杨烈直接管辖的,如今谭宸打脸了,风云堂只能接下生死斗,利用车轮战耗死谭宸。

“那好,三天之后,擂台之上,生死不论。”冷冷的丢下话,谭宸不再多留,直接转身离开,毕竟他还是不放心沈书意。

大长老自然也不愿意多留,哼哼几声之后,直接带着周梓幽和陆纪年也扬长而去,事情虽然没有完全解决,但是风云堂也等于不存在了,至于岛上那些革新派的势力,大长老目光里闪过一丝狠戾之色,他们真的以为岛上都是这些革新派可以完全掌控的吗?看来那些一直闭关不出的老头子们也需要出来活动活动筋骨了。

“周大哥,面瘫一个人挑战风云堂可是长脸的事情,你就给宣传宣传,将声势扩大,当然,能传到内门外更好。”陆纪年嘿嘿的笑着,一手揽着周梓幽的肩膀,满脸的算计之色,“要不我们弄点宣传单,然后找些人在岛上散播一下。”

“也好。”周梓幽点了点头,如此一来,掌控了舆论的力量就等于站在了理字上,再者谭宸如果胜利了,这绝对是真正的强者,是英雄,这样的影响力绝对是巨大而可怕的,民心所向,自然是所向披靡,而谭亦需要利用的就是这股潜在的力量来在革新派绝对的优势之下取胜。

内门里根本不需要宣传,不到几个小时的时间,内门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原本风云堂是内门最大的势力,按理说他们控制着舆论,可是这一次,事关风云堂众人的生死,这可是生死斗,而且谭宸的势力他们早上都亲眼所见,陶图这个先天巅峰的导师都没有干掉谭宸,谭宸要杀风云堂的人,那就如同杀鸡屠狗,要多简单有多简单。

所以巨大的心理压力之下,风云堂的人根本没有心思出来给自己造势,而这一步的迟缓,就让陆纪年和周梓幽抢占了先机,舆论瞬间向着谭宸这边倒了过来,再加上中医宗这边谭亦有着绝对的话语权,原本即使有不相信的人,但是中医宗这种纯粹为了医学,根本不涉及到内门权力争斗的人都偏向谭宸这边,自然众人也都相信了。

一时之间,内门里一片哗然,风云堂堂主李风云和彭涛先后出手截杀沈书意和陆纪年,两个先天高手截杀失败,这让风云堂名声大跌,尔后谭宸一人单挑风云堂,重创李风云,而之后陶图出手,想要击杀谭宸,却也是失败告终,而其中沈书意为了维护谭宸和大长老,竟然不惜开枪自残,这让不少人都无比的感叹和敬佩,尤其是内门的女弟子们,所以舆论的风向完全偏向了谭宸这一边。

等革新派知道不妙之后,让风云堂的人出来放出另外的版本,但是人都是先入为主,更何况沈书意重伤也是事实,所以革新派终究迟了一步,一步迟,步步迟,第二天,岛上东南西北外加内门这个主城区不少传单散了出去。

而对于岛上普通居民而言,他们或许不会崇拜谭宸的勇气和强大,但是沈书意的所作所为却让这些过着普通生活的居民更为的动容,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的。

两天的时间,沈书意倒恢复了不少,谭宸去了大长老那里,虽然只有三天,但是对谭宸而言同样也是宝贵的,战斗经验这一块是不需要加强的,但是内息这一块,则需要谭宸努力,毕竟他学习内功心法的时间还是太短了,临阵磨枪,不光也快,到时候多一些力量,那么谭宸在生死斗里会更加有保障。

中医宗不远处是一个天然的药园,因为是初冬时节了,所以药园看起来有些的荒凉,阳光之下,沈书意静静的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晒着太阳,虽然事情过去两天了,但是沈书意毕竟是伤上加伤,所以脸色看起来更加的苍白。

或许有人认为沈书意太冲动了一些,可是如果时间倒转回去,她还是会做出同样的选择,不过这让原本就孱弱的身体更为虚弱了几分。

“命啊,谁知道会这样。”沈书意淡淡的开口,有些的无奈,但是也不得不接受,如今不单单是一个普通人了,只怕比普通人身体还要弱,不过好在有谭亦在,日后食补药膳的可以让沈书意身体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当然,至多也就是普通人的水准。

看着阳光之下,自己的一双手却没有了过去的力量,沈书意是真的有些不习惯,不过事已至此,沈书意也只能接受,不过等谭宸解决了岛上的事情之后,沈书意倒也放心了,毕竟当初来岛上,就是为了防止路易斯这些人到了外面之后,会掀起波浪,如果岛上安定了,这样外面也会安稳下来,而有了岛上这些强大的实力,以后古武这一块会更加的繁荣昌盛。

忽然原本还晒着太阳的沈书意睁开眼,目光扫了一圈之后,落在不远处的一条小径上,果真片刻不到的时间走过来一个女人,或者是说极其年轻的女孩子,一身红衣,而这正是沈书意第一次可以说是仇人的存在,红霞,当初若不是她步步相逼,沈书意和谭宸还不知道竟然还有这么强大的先天高手的存在。

“看来你果真被废了。”居高临下的开口,红霞不屑的看着坐在椅子上的沈书意,从第一次在外面见到沈书意的时候,或者就是同性相斥,红霞就不喜欢沈书意,更不用说后来多多少少因为谭宸的关系,红霞更是讨厌沈书意的至极,甚至想要动手杀了沈书意。

可惜终究没有成功,后来谭宸跟着来到了岛上,红霞这才舒了一口气,沈书意这样的女人根本配不上谭宸,可是她没有想到自己不过是被母亲要求闭关了一个多月,刚出门却听到了内门中传的沸沸扬扬的消息,谭宸一个人挑战风云堂众人。

错愕之下,红霞连忙一打听,这才知道在自己和谭宸谭亦先一步来到岛上之后,沈书意竟然也跟着来到了岛上,这让红霞气的浑身直发抖,不过在知道沈书意经脉崩毁了一半,如今比普通人还要弱上三分之后,红霞立刻痛快了不少,这会就过来嘲笑沈书意了。

“那也是我的事情,和你没有什么关系。”淡淡的开口,沈书意依旧平静,丝毫不见筋脉崩毁之后的颓废和痛苦,依旧那么平静如水,隐隐之中带着一种自信。

“沈书意,你信不信我一只手就能掐死你!”看着依旧骄傲如昔的沈书意,红霞一下子就怒了起来,扭曲着表情,语调拔高的尖锐,眼中杀机浮现,可是想到了如今身手绝对比自己只怕还要强上几分的谭宸,红霞又生生的将这份痛恨和杀机给压了下来,只是脸上的表情愈加的得意。

“你说你一个废人竟然还真的好意思留在岛上,留在谭宸身边,你这样的废物配得上谭宸吗?”讥讽的嘲笑着,红霞不屑的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沈书意,“我以前就说过,你配不上谭宸,可惜有人不自量力,如今事实证明,即使你跟到了岛上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废人?”

“我怎么样和你真的没有关系。”看得出谭宸如今绝对是凶名在外,红霞这么骄傲的性子也不敢对自己动手,沈书意倒也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懒懒的抬起头,目光平静之中却带着几分看透人心的锐利,“你以为身手高,谭宸就会喜欢谁吗?”

“谁不喜欢强者,而且也只有我才能配得上谭宸!”红霞骄傲的扬起下巴,自信满满,她相信只有自己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谭宸,至于沈书意,红霞嘲讽的冷笑着,及其所能的贬低打击沈书意,“你除了连累谭宸,成为累赘之外还有什么用?为了你,谭宸甚至冲动的和风云堂要在擂台上生死斗,沈书意,我要是你,立刻就会滚出岛上,永远都不会见谭宸!”

“可惜我的嫂子只能是小意,至于你?”谭亦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阳光之下,俊雅非凡,谭亦优雅从容的走了过来,看着盛气凌人的红霞摇摇头,“你比小意差的太多了。”

至少在谭宸这件事上,沈书意是对谭宸有着绝对的信心,可是在红霞看来谭宸这一举动却太过于冲动鲁莽,一个人挑战风云堂的所有人不是冲动胡闹是什么,当然,红霞自然也认为谭宸之所以会这么冲动都是因为沈书意,这其中多多少少也有几分的嫉妒心思。

“谭亦!”看到谭亦,红霞自然也是无比的恼火,当初谭亦用的可是H国间谍的身份跟着一起到了岛上,可是如今红霞才知道自己被谭亦给骗了,他和谭宸竟然是兄弟,所以,此刻看着谭亦,再加上他维护沈书意而嘲笑自己,红霞也是无比的愤怒。

“小意,走吧,要变天了。”懒得和没有脑子的红霞争论什么,谭亦直接越过红霞走向沈书意,英俊的脸上浮现出笑容,“气色看起来好了不少。”

沈书意站起身来,虽然之前接二连三的重创,但是中医宗的药物极好,几乎有药到病除的奇效,而沈书意自己心思也放开了不少,虽然内伤和枪伤还需要时间来愈合,不过她看起来倒是精神不少,只是显得有些的清瘦,在一身绿色的毛呢大衣衬托之下,整个人看着有点单薄。

“你们!”被直接无视了,红霞怒不可遏着,抬手刚想要对沈书意动手,可是一旁谭亦手腕一动,一拳和红霞的一拳狠狠的撞击在了一起。

以前的时候,没有学习内功心法之下,没有内息的支撑,不管是谭宸还是谭亦,比起岛上的先天武者身手都要差了许多,完全不是一个档次上的,但是如今,两个多月过去之后,谭宸的实力急剧大增着,而谭亦比起谭宸丝毫可是丝毫不逊色,所以谭亦的身手也在五人注意的情况之下快速的飙升着。

谭宸和谭亦以前都被容温教导着,身体基础打的非常好,而且也都接触过一些古武的心法,虽然不够完善,但是如今的学习,让他们是如虎添翼,比起其他人进步自然神速多了,两个多月绝对比得上其他人两年的功力。

拳头和拳头对撞到了一起,红霞只感觉一股澎湃的力量从拳背传递到了身上,身体不得不后退了好几步,这才缓解了这股力度。

而谭亦却如同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般,依旧和沈书意并肩而行,对比之下,只是拳头的撞击,红霞不得不后退,而谭亦却丝毫不受影响,谭亦的身手比起红霞绝对要厉害了不少。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这么强?”不敢相信着,红霞又惊又怒的看着远去的谭亦,他只是来岛上来个多月,三个月的时间还不到,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进步速度!

一直走远了,谭亦瞄了一眼沈书意,发现她并没有因为自己和红霞刚刚的对撞而有任何的影响,倒也放心了不少,毕竟以前的沈书意也是一个强者,如今比普通人还要虚弱,看到谭亦和红霞对撞,难免会触景伤怀,不过沈书意这么平静,看来已经接受了筋脉崩毁的事实。

“前期的进步还是飞快的,毕竟有基础在,不过后期就不行了。”谭亦笑着开口,不管是他还是谭宸,前期能进步如此迅速,也算是厚积薄发的结果,所以才能飙升的这么快,但是以前蓄积的力量用光了之后,再想要进步就和其他内门的人一样,需要扎扎实实的修行,凝念内息才可以。

“以你和谭宸的速度,比起一般人至少也要快了三五倍。”沈书意笑着看了一眼谦虚的谭亦,他和谭宸还以陆纪年的天分可是众人皆知,虽然后期肯定要是慢一些,不可能如同现在这么神速,但是比起其他内门的人也还是要快了不少。

“小意,我和哥还要留在岛上,不过我想让你在离开岛上之后,替我安排一些岛上一些人的去处,保密是绝对的,安全也非常重要,这些人也算是我们谭家的秘密力量,也算是我们国家的秘密武器了。”谭亦笑了笑,侧目看向走在身侧的沈书意,却早已经看透了沈书意的打算。

若是以前,沈书意倒是宁可不顾一切的也要到岛上来,但是如今,筋脉毁了一半,留在岛上已经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岛上也真的要变天了,虽然在谭亦看来革新派必败无疑,但是毕竟革新派在岛上存在已久,百足之虫死而不僵,沈书意若是留下,却是一个巨大的危险,革新派的人日后失败了,肯定会报复,而沈书意必定是他们的首选。

“嗯,我来处理。”沈书意倒是没有拒绝,思索了一下就答应了,这些人谭亦肯定不放心交给其他人来处理,这些可都是真正的研究者科学家,在各个方面都掌控着最精深的研究,以后的贡献也是绝对的强大。

不是谭亦不相信谭家在外面的人,但是谭家的人毕竟都能查到,若是有心之人顺着线索一点一点的查起来,终究会查到,所以让沈书意帮忙处理这些人的去处是最好的,而且沈书意方方面面都让谭亦放心。

谭亦之所以能说服岛上这些各个领域的研究者、科学家,也是有原因的,岛上虽然强大,但是毕竟还是以武学为主,一些领域的强者也都是依附武学这一块,如同中医宗这个最强大的存在,完全就是为了给岛上的人用药物淬体,增强体质的。

而之前锻造冷兵器的一些世家很多已经没落了,岛上毕竟是闭关锁国的保守,而如今,纯粹的研究也是需要和社会接轨,岛上的武学或许是强于任何人,但是对于中医宗的这些人而言,如今的社会发展的太快,中医这一块也需要更为广阔的市场来进步。

谭亦之所以在中医宗能有如此可怕的权力,也是因为谭亦和几个中医宗的老人开诚布公的谈了一遍,将愿意出去的人带出岛上,在外面,谭亦会提供一切的机会让他们进行研究,将中医发扬光大。

屋子里,沈书意静静的听着谭亦说着,忽然笑了起来,看向谭亦,“你是不是想要在日后将岛上当成谭家的训练基地?”

“是有这个想法,不过还需要时间,更需要肃清岛上一些有二心的人,等什么时候岛上的人只是为了追求武学的强大,或者只是为了享受宁静的生活,倒是可以将岛上当成秘密训练基地。”谭亦朗然一笑,倒没有否认自己的野心。

他的确是有这个打算,岛上的武者太强大了,任其发展下去,终究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革新派,这样一来,终究会造成危害,所以谭亦希望日后肃清了岛上的势力之后,若是愿意离开的,就带出去,愿意留下来的继续留下来,而岛上存在的意义也只是最普通的训练基地。

沈书意点了点头,还需要时间来做这一切,保守估计至少也需要十年的时间来完成,不过谭亦的想法还是对的,岛上太保守了,虽然已经存在了五百多年,但是这样的岛屿,武者再强大又如何,一颗远程导弹过来了完全可以将岛屿摧毁,摧毁岛上所有的人,将岛上的普通人陆陆续续的带出去之后,这个岛就成了一个秘密基地,而岛上出来的人若是投入到军中,绝对又是一个类似绝杀的尖刀组织。

“话说以后可以在岛上再成立一个军事院校,这样理论和实践就能结合了。”沈书意笑着打趣着,岛上的人追求的只是自身的强大,最早岛上成立的意义是为了追求武学的巅峰,以武入道,追求长生。

但是这么多年来,岛上的人寿命虽然比起普通人长了很多,但是长生那只是神话故事里才有的,而且个人的强大,力量终究是有限的,如果成立一个军事院校,那么培养出来的就都是真正的军事强者,教授最先进的作战理论,学习高科技的指挥战斗,这才是日后在科技社会立身存在的根本。

“除了军事这一块,培养一些高水准的谍报人员也是不错的,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接受部队的管教,有些人天生的热爱自由。”谭亦自然也考虑到了这些情况,在武学这一块,肯定是借鉴内门和外门的经验。

而在日后这些人的去处,谭亦考虑的更加周全,毕竟除了军方之外,还有国安这些秘密组织,军方也有军情处这些情报机构,不愿意去部队的人,则可以选择性的发展,至于剩下的人,不愿去去军方或者国安的,还有顾家和莫家这两个黑帮不是吗?

而且糖果那丫头和顾钧澈还弄了什么情报组织,外带杀手组织,所以对于岛上培养出来的人,完全可以全面的发展,按照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实在不行,留在岛上当个教官导师也是可以的。

三天的时间很快就过了,一眨眼,就到了整个内门最为轰动的时刻,甚至很多闭关的人也都出来了,毕竟谭宸和风云堂这事闹的够大,当然,也有不少人想要看看谭宸这个绝世天才的强大,之前周梓幽就曾经提出过要组建内门绝杀,交流经验,尤其是一些实战经验,训练方法,的确很吸引人,但是众人对谭宸毕竟认识太少,所以即使有周梓幽担保,也不可能完全信任谭宸。

所以这一次谭宸和风韵堂的决斗,绝对是所有人的焦点,而此刻四周的椅子上早就坐满了人,和外门的擂台不同,内门这边并没有二层,地方也小了不少,所以看起来是挤满了人,显得异常的热闹。

而同样身为话题里的主角之一,沈书意倒也是被众人目光齐刷刷的盯着,尤其是内门不少男人是真的羡慕谭宸,身为男人,能找到这样一个为了维护你,不惜开枪自残的女人可真的不容易,而且沈书意看起来柔和宁静,虽然面色有点苍白,不过倒是激起不少男人的保护欲。

“这一次真的要出风头了。”坐在椅子上,陆纪年嘿嘿的笑着,撞了撞身侧谭亦的肩膀,“你说风云堂这一次出了这么大一个丑,等谭宸胜利之后,我们立刻筹建绝杀,绝对可以吸引所有的人。”

“估计三长老他们要将我们当成眼中钉,肉中刺了。”谭亦优雅的笑着,视线向着不远处九个长老所在地看了过去,这一次的生死斗可以说是整个内门最大的事情,所有长老都来了不说,导师也都过来了。

风云堂如果倒了,绝杀就等于是踩着风云堂上位的,而且能收拢内门绝大部分的学生,这一股势力绝对不容小觑,毕竟不少学生都是天才,是一些导师的关门弟子,这些学生加入绝杀,那么就等同于他们背后师傅也加入了绝杀,他们在岛上的家人也是绝杀中的一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股势力绝对强大。

“小心一点。”沈书意低声的开口,握了握谭宸的手,虽然对谭宸有着绝对的信心,但是真到了要决斗的这一刻,沈书意莫名的紧张了,唯恐谭宸会出了什么意外。

“嗯。”谭宸安抚的看了一眼沈书意,站起身来,接过一旁谭亦递过来的匕首,赫然就是沈书意之前被穆导师差一点给抢走的凤凰喋血。

生死斗可以用武器,当然都是冷兵器,所以比起其他的武器,凤凰喋血这个神兵利器无疑是最好的选择,所以沈书意和陆纪年都不得不佩服谭亦的手段,他竟然可以将凤凰喋血从外门给弄回来,这一般人绝对做不到。

随着谭宸的上台,原本噪杂的四周倏地一下就安静下来了,谭宸站在擂台上,面无表情,眼神漠然,可是那种气场却让所有人都震慑,这绝对是一个真正的强者。

“风云堂,李浩。”风云堂的一个人走上前来,声音有些的气弱,谭宸的强大他们是知晓的,甚至是亲眼目睹的,所以此刻,李浩是真的不愿意上擂台,被打死了就真的死了。

但是风云堂的人想要用车轮战将谭宸拖垮,自然是将李浩这些身手弱的,先天一层两层的人先牺牲掉,利用他们拖垮谭宸,然后风云堂的高手再出来,而李浩就成了第一个被牺牲者。

“谭宸。”沉声的开口,面容峻冷,谭宸漠然的看着走上前来的李浩,还没有动手,李浩气场就弱了,这样的对手,谭宸完全可以秒杀。

而随着裁判宣布生死斗的开始,谭宸脚步未动,一旁的李浩抢先攻了过来,可惜,谭宸却只是用了一招,一拳狠狠的击中了李浩的腹部,右手同时抓住了他攻击的手臂,咔嚓一声,断了李浩的右手,然后将李浩直接踢飞了出去。

生死斗,谭宸完全可以下杀手,不过只是重创了李浩,废了他的右手,这已经算是天大的宽容,所以李浩此刻即使被摔在了擂台下面,却还是无比感激的对着台上的谭宸鞠躬致谢着,虽然手被废了,但是接上之后,一个月就可以痊愈了,这可是生死斗,这样的受伤简直太划算了。

“这小子够腹黑的。”大长老嘿嘿的笑着,谭宸如果真的在生死斗里将这些人给杀了,虽然其他人不能说什么,但是谭宸肯定要背负一个嗜杀的名头。

可是谭宸却只是重创对手,废了他的一条手臂,这绝对是谭宸的宽容了,李浩甚至都给谭宸鞠躬致谢,如此一来,谭宸的名誉就好太多了,而且废了这些人的一支手臂,在未来的一个月之中,他们绝对没有任何的战斗力,谭宸和谭亦他们如果要做什么,风云堂的人等于都被废了,不可能有任何的战斗力。

随着的第二个第三个风云堂的人一一出现在擂台上,却都是被谭宸重创之后废了一支手臂丢下擂台,众人无一不感激涕零,他们是被李风云他们拉出来当牺牲品,消耗谭宸体力的,而谭宸在生死斗里却放过他们一条命,这简直是再造之恩,对比之下,众人立刻感觉谭宸不单单强大,而且够义气,比起李风云这个说起来义薄云天,但是骨子里阴险无比的小人要伟大多了。

“看到没有,从开始到现在,已经二十多个人了,谭宸脚步没有动一步,简直太强大了。”

“是啊,你看谭宸的出手,一直都是那么几招,第一步一拳重创对方的腹部,第二步直接将人的右手给折断,第三步丢下擂台。”

“这才是天才啊,太妖孽了,和谭宸一比,我们算什么天才。”

擂台下,观看的人不由的发出阵阵的感慨,谭宸太强大了,强大到他们都有一种可怕的敬畏之感,毕竟谭宸在内门还不到三个月的时间,竟然就强大到这样的地步。

对比内门一些学生对谭宸的赞叹和仰望,李风云这些风云堂的高手可是恨的直咬牙,一个一个面色铁青,李风云更是怒不可遏着,他没有想到竟然被谭宸逼到这样的地步。

“导师,看来我们想要消耗谭宸的力量,拖死他根本行不通了。”李风云咬牙切齿的开口,三天的时间,他的脸上还有淤青没有褪去,看起来格外的狼狈,可是李风云此刻真正害怕的是自己的小命,在生死斗里,谭宸会放过其他人,但是绝对不会放过李风云,他必死无疑!

“放心,现在上去的都是些虾兵蟹将,等先天五层的人上去之后,就可以消耗谭宸的力量了。”杨烈何尝不是愤怒到了极点,但是却没有一点办法,谭宸太强大了,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没用的。

更何况谭宸并不是一心钻研武学的莽夫,他不但强大,而且同样精明,精通算计谋略,杨烈从谭宸没有杀死风云堂的这些人就看得出来谭宸看起来面无表情的面瘫模样,其实比谁都要精明可怕,他这样不单单给自己博了好名声,也将谭宸自己的名头和绝杀的名头给打了出去,而且在最后甚至可以杀了李风云和彭涛他们来报仇,简简单单一个生死斗,却让谭宸占满了先机,处处得利,一举三得!

“只能拼了!”李风云快速的开口,眼中满是愤怒阴狠的杀机,退无可退,只能拼了,李风云转身看向身后几个先天五层六层的风云堂手下,看到他们眼中的躲闪之色,不由的脸色一沉,该死的!

谭宸如果一开始就下杀手,那么所有人都知道难逃一死,毕竟会全力以赴,但是现在上擂台的那些风云堂的人根本就是做做样子,所以谭宸一点都没有消耗力量,而此刻这些风云堂的高层们也抱着希望,宁可被谭宸给折断一只手,然后调养一个月恢复过来,也不愿意在生死斗里和谭宸拼个你死我活。

这样一来,车轮战根本没有任何的意义!李风云甚至相信等到自己的时候,谭宸绝对是满满的战斗力,而不同于其他可以逃过一劫的人,李风云必须全力以赴,否则他真的会死,可是最让李风云感觉到害怕的是,他即使拼死一搏,只怕也难逃一死!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原本兴致勃勃的人,此刻都没有了多少兴趣和激情,毕竟风云堂的人都怕了谭宸,上擂台根本就是给谭宸断手的,所以原本期待的精彩画面根本就看不到,不过谭宸的威名倒是打出去了。

又过了两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彭涛上台了,原本都差一点要昏睡过去的众人,呼啦一下来了精神,这一次终于可以看到谭宸出手了。

“我……我认输!”彭涛看对上谭宸冰冷深邃的凤眸,突然就主动认输了,毕竟之前见识了谭宸的强大,彭涛是真的不敢和谭宸动手。

“这是生死斗!”可惜谭宸不会给彭涛任何活路的机会,他可以放过风云堂的其他人,但是绝对不可能放过对沈书意下杀手的彭涛。

“啊!”知道求饶是无用的,彭涛终于狠了心,狂吼一声之后,向着谭宸扑了过去。

看着看过来的长剑,这是彭涛的武器,谭宸身体依旧未动,就在剑锋要砍到谭宸面部的时候,他手腕一动,凤凰喋血自掌心里出现,这也是谭宸在生死斗里第一次动用武器。

哐当一声,凤凰喋血对上了彭涛的长剑,所有人都以为这将是一场精彩的决斗,可是却见银色的长剑竟然直接被凤凰喋血给砍断了,而谭宸攻击丝毫没有减缓,手中凤凰喋血依旧强势的攻了过去,利刃滑过彭涛的咽喉。

速度太快,避无可避!彭涛只感觉脖子一凉,眼睛猛然的瞪大,身体轰然一声摔在了地上,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样死了,死在了生死斗里,在拼命的时候,彭涛甚至想着要和谭宸同归于尽,但是他的长剑被凤凰喋血直接砍断了。

这是彭涛没有料想到的意外情况,而正是这个意外,让彭涛有一瞬间的失神,而这一瞬间的失误就是彭涛的死因,谭宸的动作太快,在他面前,敌人的任何失误都将是死机,所以彭涛就这么死了,横尸当场。

哗啦一下,四周猛然的安静下来,甚至有不少人震惊的站起身来,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彭涛虽然比不上李风云这个先天六层的高手,但是也是先天五层了,这样的高手,竟然在一个照面就死了,谭宸的可怕不仅仅是他的战斗力,更在于他的战斗经验,彭涛只是一瞬间的失误,就被谭宸抓捕到了,趁机断送了谭宸的生命。

在场所有人忍不住的想要扪心自问,如果是自己和谭宸战斗,自己能保证面对谭宸这样的高手不失误吗?而一旦有微小的失误,那么就是必死的结局!这一刻,谁也不怀疑谭宸为什么可以越级战斗,为什么可以从陶图手中活下来,太强大了,太可怕了!这种男人完全就是为了战斗而存在的,战场之上,所向披靡!

李风云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看着被抬走的彭涛的尸体,眼睛睁的很大,死不瞑目!李风云缓缓的看向擂台之上宛若战神的谭宸,他没有骄傲,没有得意,也没有击杀彭涛之后的畅快,依旧是面无表情,深不可测,这样的敌人太可怕了!

若是谭宸没有学习内功心法,没有凝念出内息,那么后天武者和先天武者相比,完全没有任何的胜算,毕竟在速度力度上差了太多,可是两个多月的时间,在凝念出内息之后,这种质的差距瞬间就消失了,所以谭宸的强大立刻就显露出来了。

没有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谭宸绝对是后天武者中的第一,而学习了内功心法之后,先天六层,甚至七层之下,谭宸绝对也是第一,而谭宸如果达到先天三层的境界,只怕所有先天高手都不是他的对手。

随着李风云的上台,谭宸那了面瘫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变化,眼神更为冷酷,实质化的锐利寒芒,让李风云心砰砰的跳动着,紧张,惶恐,死亡的阴影似乎就这样逼近了。

一瞬间,李风云动了,谭宸也动了,两个先天高手快速的战到了一起,在内息之上,李风云绝对远远超过谭宸,逼近他可是先天六层的境界,但是比起战斗经验,李风云差的太多太多了。

扬长避短,谭宸利用丰富的战斗经验,明显将李风云内息的优势给化解了,可是李风云如果有一瞬间的失误,那么谭宸就可以抓住这个机会击毙李风云。

所以战斗之中,李风云处处被谭宸给压制着,先天六层的水平根本发挥不出来,而谭宸却步步为营,将李风云逼的退无可退。

“不好!”李风云心头一震,身体快速的后退,他反应的确很快,可是谭宸更快,狠狠一拳头砸到了李风云的肩膀上,幸好李风云退的够快,否则这一拳头如果击中了李风云的心脏处,那么他必定会重伤。

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李风云惊恐的目光忌惮的看着谭宸,他怎么可以如此强大,怎么可以在战斗里这么的冷静,如同机器一般,每一步,每一招都是最完美的,而李风云甚至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唯恐被谭宸抓住了机会击杀自己。

可是正是这样精神上的高度紧张,李风云只感觉无比的累,脸上满是汗珠,呼吸急促着,他不敢放松,一放松了,就会被谭宸杀了,彭涛就是最好的例子,可是李风云越是如此的紧绷不安,越是在战斗里处于劣势。

根本不给李风云丝毫喘息的机会,谭宸冷然着一双眼,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李风云,身体再次动了起来,猛烈的攻击,如同狂风暴雨,速度快到在空气里都有残影出现,天下武功,唯快不破,而谭宸的快猛狠,更是让精神高度紧张的李风云应接不暇,劣势频频出现。

“李风云败了。”台下,看到这一幕的众人不由的唏嘘,从最开始,李风云就惧怕谭宸了,在战斗中,更是精神高度紧张,这些不利因素导致李风云这个先天六层的高手,竟然敌不过谭宸这个先天两层,学习内功心法不到三个月的新人。

“啊!我不甘心那!”李风云狂吼着,死亡越来越近,他不甘心,他不要这么死!可是容不得李风云多活,谭宸一手抓住了李风云的脖子,咔嚓一声直接扭断了他的脖子,结束了李风云的性命。

而至此,风雨堂所有人都在生死斗里败给了谭宸,而被谭宸当场击杀的则是李风云和彭涛这两个凶手,而台下也是一片哗然,太强了,谭宸在战斗中简直太强悍了。

“只怕是我也不是他的对手。”一个跨入先天七层的高手缓缓的开口,在内息上,他比谭宸是强,可是在战斗里,谭宸会给对手一种可怕的压制,而李风云正是被谭宸这样的压制给击杀的。

“外面的人战斗经验太强了,我们这些高手只怕都是温室里的花朵,他们才是经历了风雨的强者。”一旁另一个内门学生也是无比的感慨。

以前他们都看不起外面来岛上的人,毕竟学习内功心法的时间太短,根本比不了岛上这些从小就进入外门开始学习的人,但是此刻,他们突然明白,比起自身的强大,战斗经验,战斗技巧,同样也是取胜的关键,所以谭宸才能越级战斗,甚至完胜,而随着谭宸功力的提升,他会越来越强大越来越可怕。

这一刻,众人忽然明白加入绝杀完全是有必要的,他们这种提升身手的办法根本经不住推敲,根本没有办法进行真正的战斗,岛上的人即使比赛,一般也是点到就止,所以他们太弱了,而谭宸的出现,让所有人都感觉看到了新的一扇门的打开。

“这一次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沈书意和陆纪年两个后天武者,会在李风云和彭涛的截杀之下逃走。”一旁一个内门的导师缓缓的开口,他们都是先天境界的高手,所以对之前的事情,这些导师还是有所怀疑的。

李风云可是先天六层的高手,他们如果真的去截杀外门的弟子,那绝对是手到擒来,怎么可能让沈书意和陆纪年给逃走了,但是此刻,看到谭宸的战斗,这些导师才突然明白这个道理,实力很重要,战斗的经验,战斗的技巧同样也是极其重要。

而这样一来,导师们突然想到,内门这样闭关锁国,只是一味追求武学的强大,真的对吗?和外界断除了一切的联系,只是在岛上关闭的训练,这样他们能到达武学的巅峰?这个问题,在所有导师的心里头敲响。

陆纪年绝对是做生意的好手,而此刻,绝杀要招人的消息一出,瞬间,现场很多人都直奔陆纪年这边而来,让陆纪年和周梓幽都忙不过来了,毕竟谭宸的强大让他们真实的见识到了什么叫做强者,也明白自己之前那样一门心思的训练强大自己,根本就是无用功,不过是温室里的小花朵,看起来强大,可是被暴风雨一吹就得死翘翘。

三长老等革新派的众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一个脸色阴沉的厉害,对谭宸对陆纪年更是满眼的杀机,谭宸真的踩着风云堂上位了,而绝杀将会成为内门最大的势力,而三长老他们虽然都是一些高手,可是内门这么多的学生,很多学生也是身手极强,真的拼的鱼死网破,还不知道最终谁会胜利!

沈书意笑着看向走下来的谭宸,站起身来,“我们回去吧,这里只怕没有几个小时都没有办法结束了。”谭宸的强大让绝杀立刻火了起来,内门百分之九十的人都想要加入到绝杀之中,让谭宸给他们制定出训练计划。

“嗯。”沉声的开口,谭宸握住了沈书意的手,一起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背后是噪杂混乱的场面,而此刻的内门却是如此的安静,毕竟人都跑到了擂台这边去了。

“大概后天我就会离开了。”回到中医宗这边,沈书意终于开始开口了,原本她是希望不顾一切的拼一次,可是现实却是如此的残酷。

谭宸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带着不舍看着沈书意,他知道这是最好的决定,绝杀的成立,会让内门的局面发生改变,星星之火可以燎原,这种改变会带来惊涛骇浪,而沈书意如今比普通人还要虚弱,留在岛上太危险,可是这样一分开,只怕没有两三年都无法见面。

“放心,我会带着一些中医宗的人,还有岛上一些想要出去的人一起离开的,我的身体不要担心,谭亦已经交待了中医宗的人。”靠着谭宸,沈书意闭上眼,她自然也不舍的离开谭宸,但是却没有办法,她必须要走,岛上的局面发生过了改变,只会越来越危险,沈书意不愿意真的连累谭宸。

而她离开之后,也正好将这些人安置了,等日后,谭亦真的掌控了岛上的一切,沈书意在外面也建立了相关的势力,这样一来,里应外合,谭家就有了一批真正机密而强大的力量,而且日后甚至可以训练培养出更多的强者。

“我会尽快回去的。”谭宸点了点头,用力的抱紧了沈书意单薄的身体,等岛上安定下来之后,谭宸就立刻回去,实在不行的话,他都准备直接将大长老也绑回去,这样一来,谭宸可以继续接受大长老的指点,而且也不用担心和沈书意分隔两地。

时间过的很快,绝杀的成立也非常顺利,甚至可以说是极其的顺利,谭宸之前就准备了一些基础的训练计划,而这些训练计划看起来极其普通,但是这都是谭宸以前在实战里总结出来的经验。

一开始的时候,这些加入绝杀的学生还有些的不理解,可是两天训练下来,短短的两天,这些内门的天才们立刻明白这些基础训练的好处,所有人对谭宸更加的信服和敬仰。

而此刻,码头,两个多月之前,沈书意是从海上来到了岛上,可是此刻,她却要离开了,看着送行的谭宸和谭亦,陆纪年等人,沈书意笑了起来,“放心吧,我会没事的。”

“小丫头,保重啊。等我回来的时候,那绝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世高手了。”陆纪年笑着调侃着,他虽然还在外门,但是进步那也是神速的,陆纪年之前在龙组并没有接触到内功心法,所以他希望将底子打的更加牢固一些,所以一直都在外门,没有谭宸和谭亦这种神速的进步和提高。

“小意,你直接去北京城,我给你的名单,这些人都是完全可以信任的,那几个账号上的钱都可以用,这些人和钱和谭家还有顾家也没有任何的关系,你的身体我也拜托了中医宗的几个老人,他们会给你最好的治疗。”谭亦笑着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这一别只怕需要两三年才能见面了。

中医宗的一些老人和年轻人此刻都到了船上,岛上要变天了,他们也都察觉到了,而且他们也想要出去看看如今的医学发展到了什么地步,岛上毕竟太封闭了,所以这些人都跟着沈书意一起离开了,而且他们也希望将中医发扬光大,所以这些人是先驱者,他们离开了生活了几十年的岛屿,第一次真正的踏入到外面的世界。

海风吹拂着,浪花拍打着礁石,谭宸站在一旁,太多的不舍化为更深沉的感情沉淀在眼中,沈书意看着板着脸的谭宸,不由的笑了起来,主动的握住了他的大手,“放心吧,我会照顾好自己的,再说了虽然这一次去北京城也是保密的,但是那可是谭家的地盘,你还担心我被人给欺负了?”

谭宸没有开口说什么,薄唇紧抿着,双臂用力的将沈书意清瘦的身体给抱紧砸了怀抱里,最多一年的时间,谭宸一定帮着谭亦将岛上完全肃清,然后他就会回去和小意团聚。

“我走了。”声音有些的沙哑哽咽,沈书意踮起脚,轻轻的在谭宸的唇上落下了一吻,随后转过身直接向着船上走了过去,背对着谭宸,沈书意没有再转身,微微的仰起头,将眼眶里的泪水给逼了回去。

海面湛蓝,一望无际,沈书意站的笔直,听着船开动的声音,原本压制的泪水却再也忍不住,滚滚从眼眶里落下,湿润了一张苍白的脸,沈书意用力的抓紧了船舷,离别的不舍如同刀子一般钝钝的割刺在了心头。

直到船开出了十多分钟之后,再也看不到岸边的人了,沈书意才哽咽的转过身来,远远的看着渐渐变小的岛屿,对着湛蓝的海面露出一个笑容,她会在北京城等着谭宸归来的!

------题外话------

正文完结了,过几天番外交待一些岛上最后的战斗和格局变化,也会更新一些小意在北京城的事情,毕竟她带着中医宗的人和一些岛上的强者到了北京城,想要在水这么深的首都城市站住脚,那也是极其不容易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