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0章 等你归来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2-07    作者:吕颜

“好你一个小畜生,竟然还敢还手,今天我要不将你这个小畜生给灭了,内门就没了规矩!”陶图暴怒的喝斥着谭宸,气的满脸狰狞之色,他没有想到一个内门学生,竟然敢如此大逆不道,甚至在自己出声之后还敢击伤了李风云,如今自己亲自出手,这两个小畜生还敢联手反击。

“我说你个老畜生是不是老年痴呆了,你都动手要杀小爷了,小爷还不还手,将脖子凑上来给你砍?你丫是不是脑子不好,脑子不好就回家吃药,年纪一大把,不要学小年轻出来打架。”陆纪年毫不客气的反击回去,反正他是不指望谭宸会出声了,不过看着再次暴怒狂吼的陶图,陆纪年却也明白在真正的高手面前,这种小干扰起到的效果太差了。

“啊!我今天一定要宰了你们这两个小畜生!”陶图咆哮出声,出手的招式更加的狠戾阴绝,招招都是必杀的凶险致命。

谭宸面无表情着,可是眼神却越来越凝重,一旁陆纪年也收起了嬉皮笑脸的神态,和谭宸更加默契的配合着,但是陶图太强,如同山一般的攻势,让谭宸和陆纪年节节败退。

而之前沈书意还可以开枪干扰陶图,可是此刻,沈书意却只能挟持了李风云,制止风云堂的人对自己动手,所以此刻,沈书意面上带着焦急,却也是无可奈何。

“面瘫,得撤了。”胸口被一拳击中,陆纪年狼狈的后退了几步,话音刚落下,一口鲜血就从口中吐了出来,刚刚陶图这一拳头绝对有几百斤的力度,陆纪年已经手掌格挡了一下,但是却还是受了内伤。

冰冷着一双黑眸,谭宸神色凝重,点了点头,“你和小意先走,我殿后。”

“想走?将命留下来吧!”狂笑着,陶图眼中满是恶毒的杀机,手上招式更加的狠绝,既然已经动手了,他就绝对不可能放过这两个小畜生!亲手杀了这些天才,这种感觉实在太痛快了!

看着险象环生的战斗,沈书意扫了一眼四周虽然严阵以待,但是注意力终究放到打斗圈里的风云堂众人,手腕一动,一枪再次向着陶图射了过去,给谭宸和陆纪年争取离开的机会。

“小畜生,你敢对我开枪?”明明一记锁喉就可以杀了陆纪年,可是却又被沈书意的一枪给制止了,陶图回头对着沈书意怒吼着,猛然连打十八拳,将谭宸和陆纪年逼退之后,整个人暴怒而起,直接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我先杀了你!”

“小意!”谭宸怒吼一声,可是陶图的动作太快,刚刚谭宸被这接连的十八拳逼的只能后退,而此刻根本就来不及阻止。

“小意,快退!”陆纪年也是惊恐的喊了起来,若是以前沈书意没有受伤,即使局面危险,陆纪年也不是太担心,毕竟沈书意的实战经验丰富,虽然没有办法取胜,但是想要安全避开却完全是有可能的,但是此刻,沈书意重伤未愈,筋脉崩毁了一半,比起普通人还要虚弱上几分,面对凶神恶煞,满脸杀机的陶图根本没有一丝一毫的阻挡之力。

说时迟,那时快,一转眼的功夫,莫过于几个呼吸,陶图却已经欺身上前,凶狠的一掌直接劈向了沈书意的额头,这一掌绝对有几百斤的重量,一棵树都能给劈断,更不用说是人了,必死无疑。

从未有过的危险笼罩下来,沈书意屏住了呼吸,巨大的危险之中,沈书意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躲避,太快太狠,没有一点的退路。

可是就在陶图的一掌劈过来的那一瞬间,沈书意猛然之间一个矮身,千钧一发之际躲避到了李风云的身后,毕竟她还挟持着李风云这个人质,此刻只能将李风云当挡箭牌。

可是沈书意小看了陶图的疯狂和恶毒,即使有了李风云这个挡箭牌,陶图掌力不减分毫,只是方向下移,直接打向了李风云的身体,透过他的身体将这可怕的力度打到了沈书意的身上。

砰的一声,李风云痛苦的嘶吼一声,直接被陶图的一掌给打晕了过去,生死不知,而沈书意虽然有李风云的身体当缓冲,可是整个人却也被打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身后的台阶上。

痛!沈书意只感觉胸口一阵气血翻腾,眼前阵阵黑暗席卷而来,心里头却也是一阵后怕,刚刚如果没有李风云当挡箭牌阻挡一下,沈书意绝对是必死无疑!

“小畜生,受死!”看着摔在台阶上的沈书意,陶图狰狞的笑了起来,根本不管不顾一旁生死不知的李风云,再次向着沈书意出手,“这一次看谁能给你挡一下!”

必须要躲开!否则必死无疑!可是沈书意不管如何的想要努力,想要让自己的身体动弹,避开,可是不行!经脉受损,沈书意的身体比常人弱了太多太多,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陶图的一掌再次劈了过来。

就在这危险至极的一瞬间,一旁的谭宸却终究赶了过来,一脚踢向陶图的腰侧的同时,谭宸一把抱住地上的沈书意,就地一个翻滚。

可惜谭宸本意是救人,而不是打伤陶图,所以刚刚的一脚太弱了,陶图微微一躲就让开了,一掌不减力度的狠劈了下来,重击到了谭宸的后背上。

身体一颤,谭宸峻脸微变,不过却立刻就忍了下来,将喉咙间的鲜血又给咽了下去,对上沈书意担心而心疼的目光,薄唇微微的勾了一下,“没事。”

“笨蛋。”沈书意低声的开口,抬手擦去谭宸嘴角来不及咽下的鲜血,这一掌有多重,沈书意怎么可能不知道,之前她有李风云挡着,都被一掌的余波给击飞了出去,更不用说谭宸是直接面对这一掌的重击。

“小心,开枪连射,然后离开。”胸口气血翻腾着,不过在绝杀那么多年的训练,让谭宸已经习惯了受伤,而且他体内的内息比起陆纪年要浓厚了很多,刚刚为了救沈书意接了一掌,不过有了内息的阻挡,谭宸虽然伤重却也没有生命大碍,只是需要药物调理。

沈书意点了点头,依靠着谭宸站起身来,平静着一双眼看着眼前凶狠的陶图,若不是筋脉崩毁了一半,若不是知道即使拼命也杀不了陶图,沈书意真的不介意以命相搏,可是如今比普通人还要虚弱的沈书意只能隐忍。

“你若真的动手杀了我们,大长老绝对会将你击毙于掌下。”沈书意平静的开口,声音异常的冷静,虽然和大长老相处的时间很短,但是大长老的性子沈书意倒是了解了几分,极其的护短不说,性情也狂野不羁,不受这些条条框框的约束。

今天陶图要是真的敢杀了谭宸,以大长老的性子绝对会将陶图给击杀了给谭宸报仇,而沈书意只能依靠这一点来接触目前的危机。

“你以为我怕大长老吗?”冷嗤一声,陶图不屑的开口,可是却也不敢再动手了,内门里,谁不知道大长老那怪异的性子,真的惹到他了,不要说是击杀了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就算是惹大长老不高兴了,他都可能动手干掉你,大长老太强了。

“你可以试试看,不过是以命换命而已。”看陶图虽然还是狰狞着一张脸,但是眼中的杀机明显减少了,沈书意暗自松了一口气,再拖延一些时间,谭亦已经就会带着大长老他们过来了。

哼!陶图冷哼一声,目光突然一转,从面瘫着脸的谭宸身上扫到沈书意身上,然后诡谲的冷笑起来,“死罪可免,活罪难逃,你们几个小畜生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让我不杀你们也可以,现在就跪下给我磕头赔罪,否则的话就算是大长老来了,我也会将你们几个小畜生给击毙在掌下。”

沈书意握紧了谭宸的手,安抚着他的怒火,反正只是拖延时间而已,如今陶图强人所难的欺辱自己和谭宸,那么就这么拖延着,等谭亦找来大长老他们就好了。

“好,你们几个小畜生有骨气是不是,那我就先杀了这个野丫头。”陶图如此仇恨天才,并不代表他不是天才,只是比起那些妖孽型的天才要差了一些而已,陶图自然也是精明到极点,从刚刚谭宸不顾危险的救沈书意,他就看出来谭宸对沈书意的重要性,所以此刻,陶图恶毒的开口,身影陡然一动,竟然瞬间施展开了大擒拿手。

“该死!”一旁正恢复力气的陆纪年一看这变故,瞬间就对陶图再次动手偷袭。

谭宸脸色骇然一变,可是陶图毕竟太强了,谭宸根本来不及将沈书意救下,而陆纪年的偷袭虽然快,但是却只是击中了陶图的腰侧,瞬间就被他避开了,而此刻陶图那骨瘦嶙峋的大手却已经卡主了沈书意的脖子。

“很好,很好,竟然还能伤到我。”怒极发笑着,陶图后退了几步,阴狠的目光毒辣的看着刚刚偷袭自己的陆纪年,虽然并没有受到什么重伤,但是陆纪年这一手却让陶图感觉颜面尽失,所以心里头的怒火是蹭蹭的燃烧着。

“现在,你们两个小畜生给我跪下磕头,否则我立刻就扭断这个野丫头的脖子!”冷声的开口,阴狠的目光里满是狰狞之色,陶图一手卡紧了沈书意的脖子,用她威胁着谭宸和陆纪年。

看着暴怒的谭宸和陆纪年,沈书意暗自摇摇头,可是这一动作立刻让陶图怒了起来,手一紧,沈书意立刻呼吸困难,没有人敢保证陶图会不会真的杀了沈书意。

双手猛然的攥紧成拳头,谭宸脸色阴霾的骇人,眼神死死的盯着眼前挟持了沈书意的陶图,这辈子,谭宸从没有这么愤怒过,眼睛暴怒的充满了血丝,如同狂化的野兽一般,整个人几乎不受控制。

不要!沈书意呼吸困难,不过一双眼却依旧平静如常的凝望着谭宸,再拖延一会,大长老他们就会过来了,所以此刻,沈书意宁愿自己难受窒息,绝对不愿意谭宸受辱,更何况陶图的目的只是要羞辱自己等人,他并没有第一时间杀了自己,所以再拖延一会时间就可以了。

“怎么了?你以为我不敢吗?”笑声里带着张狂之色,陶图看着愤怒的谭宸,只感觉到心里头一股莫名的痛快,竟然比起击杀一个天才更为的痛快,这样的羞辱他折磨他,实在是太痛快了。

呼吸越来越困难,沈书意已经尽可能的放缓了呼吸频率,但是喉咙被卡的太紧,沈书意已经有些的窒息,看着一步一步走上前的谭宸,那冷峻的脸上虽然愤怒,却带着坚定之色,沈书意只感觉眼睛酸涩的痛了起来,视线模糊。

他不该如此!不该为了自己这么受辱,谭宸明明该是天之骄子!北京城谭家大少,军区第一机密组织狙杀的上校,这样的谭宸不该因为自己而受辱!

沈书意也怒了起来,不管她的处境有多么的危险,沈书意都是冷静对待着,可是此刻,看着谭宸为了自己,竟然要向陶图下跪,沈书意眼中闪过决然之色。

“不要!”这一刻,谭宸和陆纪年暴后一声,眼中带着惊恐之色,可是他们快,沈书意的动作更快。

原本手中的手枪已然抵住了自己的身体,看着谭宸,沈书意扣动了扳机,子弹顺着沈书意的腹部射了进去,穿透了她的身体,直接射到了身后挟持他的陶图身上。

“小意!”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会这么疯狂,为了不让谭宸受辱,竟然宁愿对着自己开枪来破解这个局面。

腹部中了一枪,陶图也是因为剧痛身体猛然一怔,而陆纪年的攻击瞬间就到了,看着倒下的沈书意,看着怒吼的谭宸,陆纪年也疯狂了,不顾一切的运转着身体的内息向着陶图发起了猛烈的攻击。

“我没事,避开了要害。”快速的开口说了一句,沈书意苍白一笑,即使这种中枪受伤,她也是一点都不后悔,或许这就是她的疯狂,看起来平静的背后压制着如此疯狂和偏执的一面。

“不要说话。”谭宸快速的开口,声音沙哑着,充满血丝的眼睛那热泪被谭宸狠狠的压制了下来,子弹射穿了沈书意的小腹,所以此刻,谭宸只能快速的给沈书意按压着伤口止血。

可是自当贯穿的伤口,想要止血却极其的困难,大量的失血,让沈书意原本就虚弱的身体此刻更是雪山加霜,沈书意只感觉一阵一阵的虚弱,黑暗渐渐到了眼前,视线模糊不清,谭宸的声音也在耳边虚幻的听不清楚。

“小意,不要睡!”谭宸声音沙哑的嘶吼着,一把抱起了快要昏迷的沈书意,这一刻,他甚至顾不到一旁的陶图,所有的心思都落在怀抱里呼吸越来越弱,鲜血染红了衣服的沈书意身上。

为什么这么傻!为什么要对自己开枪!谭宸痛苦的看着脸色煞白的沈书意,她明知道这样不值得的,根本不值得的!

“想要走?将命留下来吧。”怒吼声响起,小腹上的枪伤让陶图再次怒了起来,之前他只是想要羞辱沈书意和谭宸,可是此刻的受伤,却让陶图愤怒了,这些废物竟然敢伤了自己,不可原谅!

“哈哈,想要救她,我让你们走了吗?就留在这里,看着这个贱人流血而亡吧!”一脚将陆纪年给踢了出去,陶图得意的大笑着,恶毒的目光看着谭宸怀抱里已经渐渐陷入昏迷的沈书意,这个贱人竟然敢伤了自己!可惜现在昏迷了,否则自己一定让她生不如死!

“滚!”猛然的抬起头,杀气从眼中肆意而出,谭宸冰冷着一张脸,这一刻,即使谭宸的比起陶图在身手上要弱了很多,但是在气势,谭宸完全将恶毒的陶图给震慑住了。

不远处,陆纪年想要爬起来,可是却再次咳出了几口血,谭亦这个混蛋再不过来就真的出事了!陆纪年脸色煞白着,猛然的一咬舌尖,却还是从地上爬了起来,踉跄着步伐向着谭宸靠近着,陆纪年明白陶图这个疯子随时会动手,所以他不能倒下,毕竟戒备着,随时支援谭宸。

不过看着谭宸怀抱里流血不止的沈书意,陆纪年苍白的脸庞上闪过心疼之色,这个傻丫头,真的太倔了,竟然用这种办法来制止谭宸受辱,她难道不知道,谭宸宁愿受辱也不愿意看到她受到一点伤害。

“我杀了你!”这一刻,感觉到谭宸眼中实质化的杀意,那种可怕的意识,让陶图突然明白如果放过谭宸离开,那么日后他必定会反过来找自己报仇,所以陶图突然就改变了想法,不再折磨羞辱谭宸,他需要做的是将危险扼杀在摇篮里,否则日后会死的人一定是自己,这个男人太年轻太可怕了。

“我看谁敢杀我的徒弟!”终于,一声暴怒声从不远处传来,大长老怒吼着,即使只是声音传来,但是那蕴藏在声音里的内息,如同洪钟大吕一般,让人心神震荡,心生畏惧。

他们必死!陶图动作顿了一下,可是却是一咬牙,狠狠的向着谭宸发起了必杀的一击,这一刻,陶图知道,他必须要杀了谭宸,否则他一定会后悔的!

“陶图,你个老畜生!”大长老怒吼着,可是他毕竟离的太远了,根本来不及。

“小师弟!”随后而来的周梓幽也是高喊一声,满脸的焦急之色,可是距离太远,陶图这样的高手,必杀的一击,绝对是致命的危险。

可是就在这危险的一刻,谭宸抱着沈书意身体迅速的一个侧闪,同时一脚向着陶图的右侧踢了过去,而一旁陆纪年不知道何时已经抓起了沈书意掉在地上的手枪,快速的开了几枪。

第一枪配合谭宸侧移的方向,让陶图必杀的一击落空,第二枪射空,但是却让谭宸拉开了陶图的距离,第三枪,向着右侧陶图后退的方向射了过去。

接连三枪,将所有的一切都算计到精准的地步,看到大长老终于过来了,陆纪年松了一口气,还好,还好,终于还是没有出大事。

“陶图,我杀了你!”大长老愤怒着,猛然向着陶图接连的发起了必杀的攻击,陶图原本就比大长老身手差了好几个等级,更不用说陶图此刻腹部还残留着一颗子弹,所以一瞬间,一直凌辱谭宸他们的陶图,却如同沙包一般被大长老狠狠的打着,连连后退,鲜血直吐。

“哥,先将小意放下来,我来止血。”谭亦此刻甚至都没有看陶图一眼,目光凝重的看着已经陷入昏迷之中的沈书意,银针他都随时能带着,身上也有一些自己配置的药丸,此刻,谭亦先给沈书意吞了两颗药丸,随后拿出银针给沈书意封穴止血。

“你敢杀我徒弟,你算什么东西,我今天就杀了你!”大长老粗喘着开口,怒不可遏,愤怒的看着摔在地上出气多进气少的陶图,一脚狠狠的踩在了陶图的胸口上,让原本就重创的陶图再次吐了一口血出来。

“好了,再打就出人命了。”随行过来的其他几个长老和导师都开口劝了起来,大长老的动作太快,他们根本还没有弄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反应过来时,陶图这会已经在地上吐血了,看大长老这凶狠的模样,只怕是真的要杀了陶图。

不过想到大长老那护短的性子,刚刚他明明开口了,陶图那架势却是要击杀了谭宸,也难怪大长老这样暴怒的要杀人,再看一旁谭亦正给沈书意急救着,众人都是先天高手,看沈书意这样子,却也是重伤,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

但是谭宸的身手这些人还都是知道的,这绝对是一个妖孽的天才,否则不会被大长老看中收为关门弟子,在谭宸面前能将沈书意给伤到几乎呼吸都要全无的地步,只怕是陶图动的手,所以一开始大长老暴打陶图,他们也不好阻拦,但是此刻再打下去就真的人命了,所以众人这才开口。

“怎么?我杀了这个想要杀我弟子的畜生,你们还想要阻拦?”抬起头来,大长老冷冷的看着众人,眼中一片冰冷,看得出他的确是动怒了,似乎谁敢阻拦,大长老就会毫不客气的杀了谁。

众人表明有的僵硬有的扭曲,不过也都知道大长老这样的性子,根本不能用常理来推断,所以一个一个都很是无语,但是却不可能真的看着大长老杀人。

“先问清楚发生了什么事吧?”一旁的七长老率先开口,他看起来完全是一个老好人,在内门九大长老之中,是最没有脾气的一个,此刻众人都不敢开口劝拦大长老,但是也不可能真的任由大长老杀了陶图,所以最后,自然是由脾气最好最和善,负责内门杂务的七长老开口了。

“还需要问吗?这个老畜生竟然敢杀谭宸,该死!”大长老依旧满脸的杀气蒸腾,他性子原本就护短,周梓幽这个徒弟什么都好,但是太好了,反而让大长老感觉没意思。

而谭宸在武学上的天赋让大长老震惊,尔后谭宸这性子,让大长老如同找到了玩具一般,总是想要破坏谭宸面无表情的一面,想要看谭宸暴怒生气,所以比起周梓幽这个什么都好的大徒弟,大长老其实更喜欢谭宸这个小徒弟,虽然每一次铩羽而归,恨不能将谭宸给痛扁一顿的人也是他。

周梓幽对上众人求援的目光,看了一眼不远处正被谭亦给针灸的沈书意,周梓幽低声的开口,“师傅,至少想要问问小师弟。”

毕竟这件事也是因为谭宸而发生的,不管如何,对内门九大长老,还有这些导师而言,内门还是有规矩的,总要按照规矩办事,总不能看谁不顺眼就下杀手,所以周梓幽这话一出口,众人立刻都附和着。

“是啊,大长老,你也消消气,事出有因,总有问问当事人的意见。”七长老再次开口劝阻着,其他一些和大长老比较亲近的长老也纷纷劝阻着。

“小子,你要怎么办?”大长老总算是放下了要立刻杀了陶图的念头,转而向着一旁的谭宸看了过去,虽然没有给谭宸把脉,但是以大长老的眼尖,自然看出来谭宸受了内伤,这让大长老再次怒了起来。

注意力一直都放在沈书意的身上,这会谭亦过来了,谭宸这才稍微放下心来,听到大长老的询问,谭宸缓缓的转过头看了过来,肃杀的峻脸上表情冷厉的有些骇人。

众人都期盼的看向谭宸,毕竟他也是个高手,据说性子极其的冷酷,这样的男人,即使对陶图很是憎恨,只怕也会自己动手,毕竟谭宸这些天才都有自己的骄傲,他们的仇从来都不是让长辈帮忙,都是自己亲自报,这是天才们的通性也是属于他们的骄傲和尊严。

至少这样一来,也算是保下了陶图的性命,至于最后怎么处理,等大长老消气了,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了,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不能让大长老直接将人给杀了。

“老师,将他杀了。”可惜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他们以为谭宸会骄傲的开口,让大长老留下陶图一命,然后等谭宸实力增长了,亲自对陶图下战书,生死斗,毕竟内门外门解决纷争的办法就是擂台赛,而生死斗则是生死不论的决斗。

可是谭宸的开口却出乎所有人的预测,他竟然直接请求大长老击杀陶图,那么冰冷的声音,那么冷酷的表情,让人明白谭宸说的绝对是真话。

“好,老师就替你动手。”大长老狂笑两声,倒是很满意谭宸这样的决定,大长老眼中再次凝聚起了杀机,别人不知道谭宸的性子,可是大长老却还是知道的。

训练起来极其疯狂的谭宸,整天都是面无表情,沉默寡言,不管是面对大长老还是面对周梓幽都是如此,可是能让冰山融化的却只有沈书意一个人,如今沈书意生死不知的躺在地上,谭宸绝对不会为了什么面子什么天才的骄傲放过陶图,那些都是虚的,杀了仇人才是最实在的做法。

一瞬间,所有人表情都惨变着,不过看谭宸那性子,众人却也明白让谭宸收回这话是不可能了,众人再次将期待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周梓幽,毕竟比起冷漠的谭宸,周梓幽看起来倒是好说话多了。

“各位长老导师,既然我小师弟已经说话了,那么陶图必死无疑。”可是一贯认为是温和性子的周梓幽,此刻脸上的表情却渐渐的冷酷下来,对躺在地上的陶图竟然也是满脸的杀机。

这师徒三人没有一个好相处的!众人表情再次变了变,可是却突然明白过来能让大长老看中收为徒弟的人,怎么可能是真的平凡或者心善,周梓幽如今是内门导师,看起来很温和,但是这样的人,只怕骨子里也是冰冷狠戾,只不过表露出来的是和气的一面。

“大长老,这里可是内门,内门有内门的规矩。”三长老阴阳怪气的开口,他是革新派的领军人物,谭宸和周梓幽想要筹建绝杀,这就是和风韵堂对着来,三长老自然是站在大长老的反面,更何况陶图也是他们革新派的人,虽然性子很是孤僻怪异,人也狠辣,但是那也不是说杀就杀的。

“就是啊,我的弟子李风云也是人事不知的躺在这里呢,也不知道是谁下的狠手,是不是我也该将凶手给击毙了?”一旁,杨导师冷冷的开口,含沙射影的看向谭宸和陆纪年,话里的意思已经是不言而喻了。

如果大长老要借此杀了陶图,那么身为李风云的师傅,杨烈也可以顺理成章的杀了谭宸。

“各位,不管如何,先将伤者给医治好,然后再调查清楚事实的真相。”七长老再次出来打着圆场,对着一旁几个风云堂的弟子开口,“你们过去将中医宗的贰级药师请过来,先救人要紧。”

终于给沈书意止了血,听到七长老的话,一旁的谭亦缓缓的笑了起来,转过身看着眼前准备去叫人的风云堂弟子,谭亦笑的愈加的邪魅冰冷,“今天我将话放在这里了,中医宗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个贰级药师来救李风云和陶图这两个人!”

一语震惊所有人,七长老等人不敢相信的看着谭亦,甚至连一旁的大长老和周梓幽都是愣了愣,谁也没有想到谭亦竟然拿敢说出这样的话来。

“小子,你也太张狂了一点,以为中医宗是你个人的天下吗?”杨烈怒了起来,讥讽的目光看向一旁的谭亦,李风云是风云堂的堂主,而他和谭宸之间的矛盾,扬烈自然也是知道,所以关于谭亦的事情他也听李风云说了一些。

虽然知道谭亦在中医宗是如鱼得水,但是一个才来岛上两个多月的弟子竟然如此的大言不惭,口出狂言,的确让人震惊。

可是了解谭亦的陆纪年和周梓幽却明白,谭亦既然敢开口,那么就是有绝对的把握,既然李风云和陶图敢对沈书意和谭宸下杀手,生气的谭亦绝对是更为可怕的存在,比起谭宸或许更为的可怕。

五分钟之后,去内门中医宗的风云堂弟子快速的跑了回来,看着杨烈,摇了摇头,“杨导师,中医宗的人说有谭学长在这里,他们不需要过来的。”

哗啦一下,所有人再次震惊了,没有想到谭亦这个年轻人在中医宗竟然有这么可怕的力量,竟然可以让中医宗的人不敢出诊。

岛上绝对的力量都是集中在内门,至于中医宗和其他的一些依附内门存在的势力,那都是纯粹的研究者,根本不参与岛上的权力和管理,所以内门的这些长老也没有人将手伸到这些地方。

倒不是他们不愿意控制这些研究部门的人,关键是这些人都是各自领域的狂人,一门心思的都是在钻研,根本不会理睬内门这些长老的拉拢。

这些真正的纯粹的研究者,他们在乎的只是研究只是自己领域的进步和发展,什么财富美女地位权力,对这些纯粹的研究者而言根本就如同粪土,所以内门这些长老们也都放弃了,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谭亦在中医宗竟然这么有话语权,他的一句话,竟然让中医宗的人马首是瞻,甚至宁可得罪内门这些长老。

谭亦冷笑的看着勃然大怒的几个革新派的长老,俊美邪魅的脸上带着冷酷的笑意,既然已经要撕破脸了,谭亦又何必维护这一点可怜的颜面,有他在中医宗,他倒要看看谁敢给李风云这些凶手医治。

“我靠,谭亦,你这一招太他妈的解气了。”陆纪年哈哈大笑起来,只感觉到无比的痛快淋漓,刚刚被陶图这个老混蛋虐的没有还手之力,而此刻,陆纪年终于感觉吐出了一口恶气。

一旁大长老和周梓幽也是无比敬佩的看向谭亦,就算是他们在内门这么多年,但是也绝对没有这样的权力,毕竟如果能轻易拉拢这些纯粹的研究者们,岛上那些有二心的长老们早就有所作为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众人已经从风云堂到了内门的议事大厅,而此次不单单是内门的长老全部到场,连同导师也都过来了,至于李风云此刻已经不知道被送到哪里去医治了,毕竟岛上除了中医宗,还有其他的医生,要医治李风云还是可以的。

而陶图此刻已经苏醒,不过脸色还是有些的苍白,大长老之前暴打陶图的时候可是丝毫没有手软,再加上没有得到中医宗的医治,陶图苏醒之后自己吃了一些内伤的药丸,将腹部的子弹震了出来,上了药,但是终究伤了元气,此刻只能阴沉着目光盯着谭宸等人。

“好了,大长老,事情总要查个水落石出,是非对错,不是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革新派这边三长老再次开口,看起来是个干瘦的老头,可是面容极其的阴鹜,给人阴森冰冷的感觉,而身为革新派的领军人物,三长老这话一出口,立刻就有其他长老和导师们附和着,看的出来,大长老虽然身手强悍,但是终究没有建立属于自己的势力,所以此刻倒是显得人单力薄了。

“那好,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查出什么来!”大长老冷哼一声,很是不悦,他年轻时醉心武学,成为内门第一人,原本大长老这个位置,他并不稀罕,大长老的性子很是随性所欲,怎么可能在意这种虚名。

可是当年革新派和保守派的势力纷争不下,当初的革新派还不够强大,所以两派也是势均力敌,到最后,谁也不愿意便宜了敌人,最终内门这个位置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落到了大长老的头上。

而没有心思在这些权利上,大长老其实也就挂了个虚名而已,不过他势力的强大,倒是让两派的人都不敢得罪,时间一晃就过了不少年,保守派终究没落了,革新派却越来越强势,如今更是派出了路易斯这些外门的强者去了外面,想要离开岛上,在外面争权夺势,打造属于自己的王国。

“能有什么好说的,有人自恃身手高强来风云堂大开杀戒,彭涛向我求救,可惜我到来之后,有人竟然目无尊长,明知道我已经到来甚至放出话来,却依旧要击杀李风云,这样残杀同门的小畜生自然要擒拿了交给黑风卫队。”陶图恨恨的开口,说到这里的时候,依旧是怒不可遏,他没有想到谭宸竟然这么张狂,敢如此无视自己的尊严,明明他已经开口让谭宸住手,他却竟然还敢击杀李风云,虽然李风云没死,但是也是重伤,当然陶图是不太在乎李风云的死活的,他更仇恨的是谭宸敢如此无视自己。

“陶导师你只看到了表,面,可没有看到事情的本质,如果我们真的到风云堂大开杀戒,那么会带着小意这个重伤未愈的病人来吗?风云堂再不济那也是内门的一个帮派,里面可是上百号的内门先天高手,我们要是来风云堂动手,那么怎么也得找一些帮手,如同周大哥这样的,明明是我们来风云堂询问小意和我被李风云和彭涛截杀,九死一生的事情,可是李风云为了灭口,竟然在风云堂对我们再次下杀手,我们这才被迫反抗,谁知道陶导师你听信小人之言,竟然还要斩杀我们这些受害者,真的是天道不公,六月飞霜。”

陆纪年一脸悲叹的开口,指控的目光看向陶图,论口才,陆纪年绝对不输给任何人,再说这事根本都是没有证据的事情,那就要看谁的拳头硬,谁的势力强,再有就是谁更能使说。

不得不说陆纪年的话的确有几分可信度,如果真的是来风云堂报仇的,那么怎么可能带着陆纪年这个后天武者,还有沈书意这个伤患,而周梓幽和谭亦这些先天高手都没有来,说谭宸来风云堂报仇那是有些牵强了,说他带着沈书意和陆纪年这两个受害者去风云堂讨要说法倒是更加的贴切一些。

“一派胡言。”陶图看着不少导师似乎都听信了陆纪年的话,不由怒了起来,狠狠的一拍桌子,猛然站起身来。

“陶导师,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你竟然还要杀人灭口不成?”陆纪年此刻是半点不害怕,毕竟有大长老在这里,完全可以震慑出陶图,“还有我和谭宸明明不是陶导师你的对手,可是你却狠下杀手,甚至为了折辱谭宸,你竟然抓了小意这个病重的弱女子当人质,逼迫谭宸下跪不说,还讥笑大长老根本就是个废物,他教导的弟子只能给你舔鞋,最后小意为了维护谭宸和大长老不惜开枪自残,这才伤到了你,而你更是恼羞成怒再下杀手,即使大长老赶来了却也要击杀谭宸。”

一时之间,原本只是相信陆纪年三分的人此刻去信了**分,陶图身上的枪伤和沈书意的枪伤都是隐藏不了的证据,这说明陶图这个内门导师,先天巅峰的强者竟然抓了一个重病未愈的小丫头威胁羞辱谭宸,而逼得沈书意不得不自残来化解危机。

“很好,很好,如此羞辱我展天寒的徒弟,逼得沈丫头自残,陶图,今天我不杀了你,我展天寒誓不为人!”不得不说陆纪年的话让大长老也感觉到悲从心中来,他的徒弟在内门被人如此逼迫折辱,甚至还得沈书意重伤未愈的身体再次开枪自残,就这个恨,大长老不可能放得下。

一旁周梓幽也是怒不可遏,他虽然和沈书意接触的时间不长,也只是之前外门的月赛有过接触,在周梓幽看来沈书意倒是柔和乖巧的性子,人聪明灵慧,很亲和易相处,可是这样一个姑娘家最后逼得开枪自残,这个仇,不仅仅是牵扯到谭宸和沈书意,也牵扯到大长老和周梓幽,毕竟谭宸可是大长老的关门弟子。

其他话不说,就沈书意为了维护谭宸维护大长老的名声,宁可开枪自残,就冲着这一点,的确让在场很多长老和导师都敬佩不已,不是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勇气,越是到了他们这些武学巅峰的强者,越是明白自己身体的重要性,这样的枪伤,即使痊愈了,但是也会留下暗伤,对日后追求武学的巅峰带来阻碍。

看局势越来越不对,彭涛收到一旁三长老的示意,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几乎就是声泪俱下,“各位长老导师,事情根本不是这样的,谭宸虽然只有一个人,但是战斗力极强,一个人就能血洗了我们风云堂,如果各位长老和导师不相信,我彭涛以死明志!”

随着彭涛话音的落下,众人这才想起谭宸的妖孽,他和陆纪年都能抵抗陶图这么长时间,那么谭宸一个要来风云堂闹事的确非常有可能,对于谭宸这样战斗力完全堪比野兽的天才而言,上门挑事是完全不需要找援兵一起去的。

看到众人表情细微的变化,彭涛终于松了一口气,可是突然感觉到一道目光看了过来,却见谭宸和陆纪年还有周梓幽多齐刷刷的将目光落在彭涛身上,那表情似乎在说你不是要以死明志吗?那么就死一次给大家看看,看看你说的到底是不是真话。

“你说以死明志,那么就死死看吧,让我看看你们风云堂的人说的是不是实话!”大长老绝对不是善茬,此刻冷冷的开口,冰冷的目光震慑的看向一旁跪地的彭涛,竟然和谭宸他们的意思一模一样,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彭涛脸色刷的一下苍白成一片,他刚刚这么说只是受了三长老的指示,他怎么可能真的以死明志,但是此刻,对上大长老凶残至极的眼神,彭涛几乎吓的心脏都要停止跳动了。

“大长老,你不要欺人太甚!”三长老怒不可遏着,虽然知道大长老很难缠,不过这些年大长老从来不涉足内门的事务和权力,所以三长老这些革新派也从没有对大长老有过详细的调查和了解,可是谁知道大长老竟然如此的强势,不单单要击杀陶图,甚至也要逼死彭涛这个风云堂的弟子。

如此一来,彭涛如果真的死了,风云堂就真的颜面无存了,对革新派而言,一个风云堂并不是太重要,革新派这边除了一些长老之外,还掌控了岛上很多黑暗的势力,如同决斗场这些,但是风云堂对内门和外门的影响力极大,而内门外门对岛上的那些普通居民影响力也很大,毕竟很多内门和外门的弟子都是岛上居民的孩子。

所以以此类推下来,风云堂不能出事,这也是日后岛上的根基所在,是革新派的力量,难道以后革新派出去打江山都靠他们这些长老和导师?自然是要靠这些手下,风云堂就是这些手下中的一股重要的力量,如果风云堂被谭宸准备组建的绝杀所代替了,那么岛上的战局会立刻发生变化。

如今内门和外门主要的力量都是革新派的,岛上一些黑暗势力和革新派也是合作关系,但是岛上十多万的人口中,数量最大的都是岛上那些普通的居民,积少成多,蚂蚁也能捍大象,谭宸的绝杀如果成立,声名远播,吸收了内门大部分的学生,那么就等于掌控了岛上这些普通居民的力量,此消彼长,会让革新派的优势立刻消失一半。

“这事各说各的理,不如双方都后退一步,这样僵持着也不是一回事。”被称为老好人的七长老不得不出声,毕竟事情此刻真的是僵持住了,革新派的人自然是力保陶图和李风云彭涛,但是大长老的性子摆在这里,他要杀人,只怕革新派也留不住,更何况保守派不用说是力挺大长老的。

谭宸冷沉着峻脸看着眼前的众人,之前谭亦已经带沈书意回去医治了,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却是伤上加伤,若不是大长老这边需要谭宸在,他此刻绝对会一直守在中医宗,而不是在这里听众人推三阻四。

“老师。”冷沉的声音响起,谭宸走上前来,他这一动作,让所有人都将注意力放到了谭宸的身上,毕竟事情总不能一直僵持着,众人只是不知道谭宸准备说什么做什么。

“放心,今天我势必要给你和沈丫头讨个说法。”大长老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他这一次是真的怒了,身为大长老这么多年来,他都不插手岛上的权力,但是不代表他是软柿子好欺负,更何况大长老醉心武学,追求武道的巅峰,比起三长老这些为了权力和金钱而偏离武道的长老们身手强了许多。

“不用老师出手。”谭宸缓缓的开口,目光倏地定格在一众革新派的身上,眼神锐利如芒,冰寒刺骨,“我会向风云堂所有人发起生死斗,擂台之上,生死不论!”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