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8章 杀上门来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2-01    作者:吕颜

中医宗。

“筋脉已经崩毁了一半,幸好你救治及时,不过日后想要继续习武是不能了。”安静的房间里,几个中医宗的泰山北斗给沈书意诊断之后,一个一个都面色凝重,如今能保下一条命是万幸,而且筋脉只是崩毁了一半,不会影响日后的生活自理,若是再严重一些,只怕都可能成为一个废人。

“风云堂这些小兔崽子太过分了。”另一个老人冷着眼神,对于沈书意和陆纪年被李风云和彭涛截杀的事情,他们此刻都已经知晓了当时的情况,说实在了沈书意能活着真的是捡回来一条命,毕竟是两个先天高手的围堵截杀,而沈书意只是一个后天武者,甚至因为经脉受损不能学习内功心法。

谭亦点了点头,动作轻缓的随着几人走了出来,关上房门,不去打扰屋子里的沈书意和谭宸,等几个老人都相继离开之后,谭亦这才看向一旁已经清洗过了,睡了几个小时,恢复状态的陆纪年,俊雅的脸上笑容显得格外的冰冷而危险,“看来岛上真的要变天了。”

陆纪年冷酷一笑,英俊的脸庞上杀机毕露,“既然他们敢做,就要有承受血腥报复的心理准备。”

“他们是没有想过你和小意能安全的活下来。”谭亦勾着薄唇,略显得苍白的看起来有点病弱,只是那种邪魅狠戾的神色却让人胆颤心惊。

李风云和彭涛是真的没有想到沈书意和陆纪年竟然都能活下来,毕竟先天武者和后天武者在境界上完全是一个天一个地,没有可比性,可是沈书意和陆纪年这两个怪胎偏偏都可以越级战,战斗力完全可以媲美先天境界的高手,在原始丛林的战斗经验更是丰富的惊人,否则就算多给他们几条命,也不可能在李风云和彭涛两个先天高手的围堵之下逃生。

“去吃点东西,我给小意熬药。”谭亦再次开口,回头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屋子里,谭宸依旧静静的坐在床边的,大手握着沈书意打着点滴的手,冷酷的峻脸上眼神带着温柔和心疼,不见一点厉色,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了昏睡的沈书意身上,看起来并不打算去报复风云堂。

陆纪年拍了拍谭亦的肩膀,至于要如何报复,陆纪年和谭亦都打算听从谭宸的指挥,而目前最重要的是照顾小意,所以他们是真的不着急,一点都不着急,反正都是必死的人了,谭亦玩味冷笑着,李风云这些人此刻只怕已经坐立不安,害怕哥杀上门来。

屋子里,夕阳的光芒已经渐渐的落下,一丝金色的光芒透过窗户照射进屋子里,滴点瓶里的药水都是谭亦特制的,当初就是为了应对沈书意如果学习内功心法导致筋脉崩毁的治疗,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用上了。

墨褐色的药水一点一点的顺着筋脉流淌到全身,虽然一半的筋脉已然被崩毁,不过药物却减缓了痛苦,温养着沈书意的身体,而昏睡了差不多十多个小时,沈书意此刻再次的睁开眼。

“小意。”一直专注的凝望着沈书意的脸,看到她苏醒过来,谭宸冷硬的脸部线条立刻柔软下来,大手轻轻的抚着沈书意的脸。

“我没事。”身体毕竟遭受了重创,所以导致此刻的声音很是弱,沈书意反握着谭宸一直握着自己的手,微微动了动身体,感受着这一次危险造成的创伤。

外伤已经上了药,而且这种外伤带来的疼痛,沈书意完全可以忍耐住,而内伤倒是要棘手一些,需要细心的调理,可是真正让沈书意在意的却是身体里那种一阵一阵的剧痛。

当初谭亦曾经详细描述了如果筋脉崩毁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事先打预防针就是为了让沈书意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时刻注意着自己的身体状况。

微微的垂下眼,目光里闪过一丝隐忍的痛苦和难受,事已至此,沈书意却也只能接受,昏睡了十多个小时,整个人都有些晕晕的,牵强的对着一旁的谭宸一笑,“扶我坐一下。”

谭宸站起身将一旁的枕头竖了起来,然后双手抱着沈书意让她可以舒适的半靠在枕头上,看着她过于平静的小脸,谭宸冷沉的声音带着疼惜,“没事的,伤慢慢养。”

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可是被子里的左手微微的用力,筋脉之中那种剧痛再次席卷而来,而左手也是提不起半点力气,这种虚弱让沈书意脸色显得愈加的苍白,却没有想到当初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没有造成筋脉断裂崩毁,可是终究没有逃过这一劫,如今这么虚弱的身体崩毁的筋脉,比起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好不到多少。

谭宸蹙着眉头,沈书意表现的越平静,谭宸心里头越是不安,虽然对他们而言,在危险的任务里,死亡是常有的事情,如今只是筋脉崩毁成为了一个普通人,但是对一个高手而言,突然之间变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还要孱弱,的确让人无法接受。

尤其是在岛上这样的地方,到处都是强者,谭宸明白沈书意骨子里的倔强,这样变为一个普通人,小意嘴上不会说什么,只会一个人压在心里头。

“我去弄点吃的过来。”谭宸看向沈书意,见她点了点头,这才转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峻脸完全阴冷下来,鹰隼般的凤眸之中堆积着李风云等人的滔天怒火,要不是这些人,小意怎么会变成这样!

“哥,我看小意差不多该醒了,所以将粥送了过来。”门口,谭亦打开门,恰好对上眼前谭宸那冰冷如霜的表情,微微一怔,谭亦将手里头的托盘递了过去。

“嗯。”冷淡的一个字,谭宸接过托盘,转过身面对病床上的沈书意时,那骇人的表情已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平静和温柔。

这脸变的可真够快的,刚刚那表情都能将人给活活吓死,这会却又动作温柔的喂小意吃东西了!陆纪年心惊胆颤的和一旁的谭亦对望了一眼,刚刚谭亦开门时,谭宸那脸色是真的阴冷的骇人,此刻看起来有多么平静,只怕骨子里就压着多么澎湃的怒火。

沈书意并不太饿,虽然已经差不多一天一夜没有吃东西了,但是身体受了这样严重的创伤,虚弱之下,而且筋脉崩毁带来的痛,让沈书意也是食欲全无,可是看着谭宸动作细致而温柔的给自己喂食,沈书意也强撑着吃了起来。

十多分钟之后。

“我再睡一下,你们也去吃饭吧。”天色已经完全的黑暗下来,沈书意重新的躺到了床上,笑着对着一旁的谭宸三人开口,“放心,虽然有点接受不了,不过能活下来已经是最大的幸运了。”

“那行,好好休息,李风云那些混蛋我们会收拾的。”陆纪年朗声开口,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如果说谭宸对小意的受伤是愤怒,那么陆纪年除了愤怒之外,更多的还是一种你内疚和自责。

当时,虽然沈书意去引开李风云和彭涛,让陆纪年先走,这是最正确的战略,可是对陆纪年而言,沈书意受了重创,这就是他的责任,身为一个男人却没有保护好沈书意,陆纪年心里头的愧疚和自责甚至已然超过了对李风云等人的怒火,只是和谭宸一样,此刻都压制着情绪,不想让沈书意担心。毕竟比起报复,让沈书意安心的养伤才是重中之重。

“小意,放心吧,有我在,你一定好会恢复过来的。”优雅的笑容,谭亦看起来很是轻松,似乎一点不担心沈书意身上的伤势,而不得不说,谭亦的确给人一种信任的感觉。

沈书意抿唇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疲惫的闭上眼,一旁的谭宸给沈书意掖好了被子,看着已然闭目休息的沈书意,这才和谭亦陆纪年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屋子里安静下来,黑暗里,沈书意缓缓的睁开眼,原本看起来平静的表情已经消失,被一种麻木所代替,被子里,沈书意双手用力的攥紧,一阵钻心的痛从崩坏的筋脉处传递到了全身,让沈书意脸倏地一下苍白成一片。

可是比起痛苦,这种无力的虚弱,却让沈书意更难以接受,真的变成一个普通人了吗?沈书意无声的笑着,眼睛酸涩的痛了起来,掀开被子,不在乎身体的外伤和内伤,慢慢的坐直了身体,而这样简单的动作,却也让沈书意痛的几乎颤抖。

全身经脉崩毁了一半,没有痊愈之下,即使简单的起身动作,却也如同是刀割刺在身体里,痛的让人几乎无法承受,紧紧的将双手攥紧成了拳头,沈书意粗重的喘息着,顾不得身体的疼痛,下床站直了身体。

右臂猛然的出拳,可是没有了平日里那种速度和力度,此刻这一拳,撇开痛不说,轻飘飘的,虚弱无力,而用了最大的力气挥出一拳之后,沈书意呆呆的看着颤抖不已的右手臂,喃喃的开口,满心的苦涩,“真的废了。”

悲怆的泪水再也压制不住,沈书意跌撞的倒回了床上,蜷缩着身体,闭上眼,可是泪水却怎么都止不住,顺着脸颊流淌到了枕头上,这一刻,沈书意似乎回到了当年在沈家的时候,那个时候被沈家所有人排斥无视着,倔强的她在人前都是骄傲的挺直了身板,可是夜深人静之时,却总是躲在被窝里无助的泪流满面。

“至少还活着。”许久之后,沈书意笑着鼓励着自己,声音有些的沙哑,即使知道要接受现实,但是终究还是意难平,这份痛需要时间来抹平。

李风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一次截杀沈书意失败,必定会引起谭宸的怒火,可是一个白天过去了,谭宸却没有出现,这让李风云不但没有松一口气,反而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惊恐和不安。

“堂主,谭宸一直在中医宗那边。”一旁的手下快速的跑了进来,向着李风云汇报着刚刚打探到的最新消息,“沈书意是谭亦联合几个老医师联手诊治,我们的人打探不到确切的消息,只知道沈书意伤的很重,谭宸和谭亦还有陆纪年晚上都住在了中医宗。”

“密切注意着中医宗的情况。”李风云快速的开口,示意一旁的下属离开,眉头紧锁,这个时候越是平静,越是让李风云不安。

“风云,怕什么,谭宸再离开不过是一个人,加上他兄弟谭亦,也就两个人,我们风云堂可是几百人的先天武者。”彭涛一脸嚣张的开口,不解的看了一眼脸色阴霾的李风云,不明白为什么他会这么忌惮谭宸。

虽然谭宸也是一个先天高手,甚至还打败了外门的穆虹导师,但是穆虹和彭涛自己的身手就差不多,而李风云比穆虹境界还要高一层,或许单打独斗他们的确不是谭宸的对手,可是在彭涛看来风云堂可是上百号的先天高手,谭宸再厉害能打过上百人吗?

“闭嘴!”冷酷着声音,李风云警告的看向言辞嚣张的彭涛,表情严厉,“你留在这里,我出去一趟,记住,如果谭宸来了,千万不要和他正面冲突,一切等我回来再说。”

“是。”虽然还是很不服气,不过彭涛是知道李风云的手段,自然不敢违背他的意思,只是心里头依旧很是不屑,只感觉李风云是大题小做了,一个谭宸还真的能翻得了天吗?

夜色之下,李风云快速的离开了风云堂的大本营,一路上,李风云脸色都阴霾着,十来分钟之后,李风云走进了一幢两层木制结构的院落,屋子里亮着灯,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人正坐在椅子上翻阅着手里头的书籍,似乎没有察觉到李风云的到来一般,依旧聚精会神的阅读着。

不敢有丝毫的放肆,李风云甚至收敛了自己的气息,一动不动的站在一旁,半个小时之后,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将手里的书合了起来,缓缓的抬起头,虽然已经是五十多岁了,可是那一双眼却锐利如鹰,闪烁着精光,面色也极其的红润健康,半天不显老态,整个人看起来如同三四十岁的中年人一般的健硕。

“风云,你这件事做的太难看了。”孙其绍缓缓的开口,语调并没有什么生气和不悦,但是这种平静反而更让人感觉到一种灵魂上的惧怕,只是简单的一句陈述,让一旁站了半个多小时的李风云已然变色,神色惶恐。

“孙长老,是我做错了。”不敢有任何的狡辩,李风云单膝跪地,低着头认着错,他太了解这个看起来温雅孙长老的性格了,所有的温和慈祥那都是伪装出来的假象,真正的孙其绍绝对是心狠手辣,杀人不眨眼,只是很多事做的太隐晦,除了极个别的人知道,其他人根本不会知道这个看起来最温和老好人的孙长老却是内门最狠戾无情的一个人,而知道的人也绝对不敢多说一个字,否则死的就是自己。

“起来吧。”看着态度良好的李风云,孙其绍眼中冷厉嗜血的光芒一闪而过,说的云淡风轻,可是手腕一动,一支飞刀咻的一下从李风云的脸颊边掠过,速度极快,带出一串血花,他要杀李风云易如反掌,如同杀鸡屠狗,“说说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