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章 筋脉崩毁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29    作者:吕颜

“打斗到这里结束了。”山坡旁,陆纪年快速的开口,这里还有打斗的迹象,可是再往前面走却没有,看得出这里是沈书意最后停留的地方。

“下面。”冷沉的声音冰寒的似乎每个字都是被冰渣子给冻过了一般,谭宸看着明显被压趴的草丛,快速的向着山坡走了下去。

水潭四周脚步显得很是凌乱,来来回回的脚印,但是唯独沈书意的脚印只是延伸了几百米就消失了,谭宸双手紧紧的攥成拳头,凤眸冰冷,薄唇紧抿,可是谭宸依旧压制着自己几乎压制不住的狂暴情绪,冷静的观察着水潭边的地面。

李风云虽然精明,但是实战经验毕竟少了很多,尤其是野外求生的各方面更是匮乏,所以李风云当时看到沈书意的脚印向着远方蔓延,就立刻带着彭涛和狼哥追了过去,可是谭宸一眼就看出这个明显的脚印是沈书意虚晃的一招,而谭宸则是仔细的沿着水潭慢慢的搜寻着,他可以肯定小意绝对是藏匿在了水潭中。

“这边有血迹。”谭宸眉宇狠狠的皱了起来,原本压抑的情绪此刻根本压不住,冷峻的脸庞冰冷如霜,地上有着一滩被冻硬实的泥土,而地上还有鲜血的血迹,只是看着那血迹的颜色不是红色还是泛着黑,谭宸表情愈加的冰寒。

一旁陆纪年也是沉着脸,他已经可以想象得出沈书意九死一生的危险,受了伤却藏匿在冰冷的水潭之中,只怕还中了毒,即使逃开了李风云的截杀,却也是凶险万分。

“看看四周有没有小意留下来的记号。”谭亦如今算是最冷静的一个,拍了拍陆纪年的肩膀,谭亦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同属同一个部门,那么势必有联络的暗号。

“这边走。”果真,在不远处的一棵树杆上,陆纪年发现了沈书意用蝴蝶利刃留下来的标记,而树皮上也沾染着鲜血,这让陆纪年的脸色再次一沉。

山洞之中,光线依旧俺当年着,火光照亮着石壁,而此刻,沈书意正痛苦的蜷缩着身体,失血过多的脸痛苦的拧着,虽然还在深度昏迷之中看,可是身体里却似乎有两股力量正在战斗一般。

谭亦为了给沈书意调理身体,开了不少的药,很多都是外面再也找不到的珍贵药草,外面的环境污染太严重,除了神龙架这些少部分的原始山林没有被人工开发之外,其他地方都有人类涉足的痕迹,环境被破坏了,那些天材地宝的草药也越来越少了,更多的都是人工培育出来的。

可是岛上不同,环境保持的极好,基本都是原生态的,所以中医宗这边存有大量珍贵的药材,而谭亦正是用这些极其珍贵的药材给沈书意调理身体,温养筋脉。

而此刻,肉眼看不见的身体筋脉之中,之前金色毒蛇的毒素正在血管之中扩散着,可是去遭遇到了筋脉之中内息的抵挡,如同仇人相见一般,两股看不见的力量在沈书意的筋脉之中直接厮杀了起来。

其实沈书意之前一直都没有办法使用内息,也感觉不到内息的存在,只有那一次在重力室,沈书意才感觉到了内息,可惜那仅有的一次之后,内息再次消失,潜伏在了沈书意的身体里,无声无息,任凭沈书意怎么锻炼都调动不了,如果不是相信自己,沈书意几乎以为自己根本没有凝念出内息。

而此刻,藏匿在筋脉之中的内息似乎被敌人给侵占了地盘一般,直接狂暴的和血液之中的毒素厮杀起来,被天地宝材滋养温润的筋脉之中,凝念出来的内息带着绝对的强势。

“啊!”无意识的痛苦低喃,沈书意只感觉越来越痛,如同身体里的筋脉在一点一点的崩毁,她以前要学习内功心法,但是蔡导师就曾经担心过这一点。

可是凝念内息的时候并没有出事,只是沈书意找不到筋脉之中的内息,可是此刻,那筋脉却在内息和毒素的厮杀之下一点一点的崩坏,原本还没有完全愈合的暗伤如同压弯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这边有浓烟的味道。”陆纪年快速开口,直接奔着不远处的山洞飞奔而去,可是却有一个黑色的身影更加的快速。

谭宸踢开洞口的枯树枝,一眼就看到了蜷缩在地上,痛苦不堪的沈书意,一旁火苗还在燃烧,只是火焰小了很多,山洞里有种淡淡的血腥味,沈书意身上的衣服已经被烤干了,不过那残留的血迹依旧怵目惊心,尤其是颈部,直接是被削掉了一块肉。

“哥,不用动小意,纪年将火烧的旺一点,将枯草合拢起来,铺上衣服。”谭亦快速的开口,看着沈书意即使昏迷却还是痛苦的表情,心里头一沉,不安的感觉席卷上来。

山洞再次热了起来,火烧的很旺,谭宸将沈书意重新抱起来放到了衣服上,而谭亦也开始给沈书意把脉,只是眉头却越皱越深,尤其是在看到沈书意颈部的伤口,再联系到沈书意青紫的嘴唇,这是中毒的迹象,而最让谭亦担心的是沈书意暴动的脉息。

“我先给小意针灸。”声音清冷着,谭亦动作迅速的打开自己的药箱,瞄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谭宸,小意不能出事,否则哥绝对会疯狂的。

岛上虽然都是身手高强的武者,可是现在毕竟是高科技的时代,岛上的人再强悍能强悍得过导弹热武器吗?谭亦不敢去想沈书意如果出了什么事,谭宸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或许每个谭家的男人都是如此的疯狂,骨子里带着一种绝然的狠戾和残酷。

当年他老爸谭骥炎为了瞳,差一点导致和r国开战,如今,谭亦半点不怀疑谭宸对沈书意的感情,而谭宸如果真的做出什么疯狂的事情来,一点都不奇怪。

一根一根的银针迅速而精准的扎到了沈书意的穴位上,让原本暴乱的脉细渐渐的平稳下来,当第二次把脉,谭亦饶是镇静,此刻却也是脸色煞白。

“怎么了?”冰冷着嗓音,谭宸低声的开口的,他正给沈书意身上的外伤涂抹着药膏,看到谭亦骇然惊变的脸色,谭宸依旧漠然着脸,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疯狂,只是这种情绪被压制下来,让谭宸看起来依旧平静,但是却更让人不安和害怕。

“没事,幸好我有所准备。”谭亦深呼吸着,在沈书意之前想要尝试学习内功心法,凝念内息的时候,谭亦就开始准备,如果沈书意的筋脉崩毁,该如何应对。

只是之前这一状况并没有发生,谭亦当时还松了一口气,可是他没有想到沈书意的筋脉终究还是崩毁了,不过幸好有了之前的准备,谭亦倒没有慌乱,快速的从药箱里拿出他之前为此准备的药剂,“哥,给小意服下,我要先化验一下,看看小意体内是什么毒。”

陆纪年这会也从外面走进了山洞,手里头拿着几个毛竹筒,装了清水,将竹筒架到了火上烧着,看着昏迷不醒的沈书意,陆纪年沉着脸,小意一定会挺过来的,只要没有被杀死,不管情况多么的危险,龙组的每个人都会在危险之中挺过来的。

给沈书意服了药,身上的伤口也被上了药包扎了,虽然岛上的中医更为盛行,但是谭亦却也涉足了一些西医的知识,而此刻检查出沈书意是中了蛇毒,谭亦倒是松了一口气,如果是一些调配出来的毒药,想要解毒就困难多了。

虽然没有设备检验出是什么毒,不过沈书意血液之中的毒素并不多,谭亦只当沈书意中毒不深,却根本没有想到在不久之前,她经脉中的内息和毒素展开了一场厮杀,而这也导致了沈书意筋脉的崩毁。

“我给小意挂上了药水,这种是我配置出来的解毒血清,一般的毒素都可以清除,小意中毒不深,估计半天的时间就可以了。”谭亦此刻才稍微松了一口气,足足忙碌了两个多小时了,给沈书意挂上了简易的点滴,谭亦最担心的还是沈书意此刻崩毁的筋脉,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筋脉崩毁,轻者武力尽废,重者日后生活自理都困难,沈书意此刻还昏迷着,谭亦并不能确诊沈书意的状况,只有一个大致的了解,而在情况没有稳定之前,也不宜挪动。

山洞之中,谭宸大手紧紧的握着沈书意的手,原本白嫩的手指上此刻全是伤口,有些是被荆棘给刺的,有些是滚落下山坡的时候被乱石给刮蹭出来的,谭宸心疼的看着昏迷不醒的沈书意,黑眸之中的冷怒已经褪去,被心疼所代替。

谭亦和陆纪年走到山洞外面,并不打扰谭宸和沈书意,陆纪年背靠着身后的石壁,一夜未睡的奔波和劳累,再加上愤怒和担忧,陆纪年看起来倒是有种憔悴和沧桑。

“小意的身体是不是很严重?”缓缓的开口,陆纪年看向阳光之下的谭亦,虽然谭亦掩饰的很好,但是陆纪年也是人精,自然瞒不过陆纪年的眼睛。

沉默着,谭亦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能做的他刚刚已经做了,外伤和内伤并不用太担心,有谭亦在,绝对不会让沈书意的身上留下任何的伤痕,可是真正棘手的是沈书意的筋脉。

“毒素也不严重,外伤也不严重,小意的身体出了什么事?”陆纪年再次追问着,脸色严肃了起来,沈书意身上的外伤陆纪年也看到了,只是一些皮肉伤,而内伤的话,有谭亦在,痊愈只是时间的问题,可是谭亦面色如此凝重,让陆纪年不由的心惊。

“之前小意学习内功心法的时候,我担心她会筋脉承受不住而崩毁,不过这并没有发生,可是刚刚小意筋脉暴乱,虽然已经被针灸镇压下来了,但是筋脉却已经崩毁了,很严重,具体还需要等小意苏醒之后再判断。”谭亦俊美的脸上闪过阴冷的杀机,看起来显得有些清瘦苍白的俊脸,此刻冰冷着眼神,骇然的凶光让人惊恐,对于伤害到沈书意人,不要说谭宸不会放过,谭亦也绝对会让对方生不如死,悔不当初!

安静的山洞里,不时传来柴火燃烧的荜拨声,陆纪年走了进来,看着给沈书意继续检查的谭亦,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时间,“最多还有十分钟,小意应该就会醒过来。”

龙组有过专业的训练,只要人不死,即使在昏迷之中,潜意识中也会给自己下命令,让自己苏醒过来,只有苏醒过来,才能脱离危险,而这个过程最长是五个小时。

而再有十分钟就到五个小时了,所以陆纪年判断沈书意就要苏醒过来,若不是受伤到了极限,沈书意绝对早就醒过来了,这种强制苏醒已经成了一种烙印在脑海里的死命令。

十分钟之后,沈书意眉头皱了皱,身体猛然一震,而一旁谭宸快速的按住了沈书意的手,防止她手背上的点滴针头会移位。

这是哪里?睁开眼,意识还是迷离的状态,按照常理,沈书意绝对不可能苏醒过来,以她身体受伤的程度,尤其是筋脉受损崩毁,沈书意至少要昏迷两天,可是在龙组的训练,让沈书意即使昏迷,即使重伤,却也会强制让自己醒过来。

全身剧痛,而这种痛也让沈书意的意识慢慢的清醒,之前被李风云和彭涛追杀的一幕一幕慢慢的浮现在了脑海里,获救了!

沈书意咧嘴一笑,可是干裂的嘴角却因为笑而龟裂,血迹渗透出来,沈书意只能困难的转动脖子,看着身边满脸心疼之色的谭宸,调皮的眨了眨眼,沈书意倒也想要开口,可是喉咙里干的冒火,肺部也有些的抽痛,说话有些的困难。

“别动,我给你喂一点水。”谭宸沉声的开口,声音带着嘶哑,大手温柔的抚着沈书意的额头,接过陆纪年递过来的水,用棉棒蘸湿着,然后湿润着沈书意干裂的嘴角,“有点发烧,不过没事了,谭亦过来了。”

点了点头,沈书意笑着看着一旁满脸关怀之色的谭亦和陆纪年,“我没事,只是全身有些的痛。”

而对于自己的身体状况最为了解,虽然只是苏醒过来短短几分钟,可是沈书意却已经感觉到身体内部那种断裂的剧痛,像是被人将全身的筋脉都给剪断了一般,即使呼吸,但是身体里却也是难以忍受的疼痛。

“蛇毒已经祛除了,外伤也敷了药,内伤还需要慢慢调理,没事的,小意。”谭亦放缓了声音,温柔一笑,只是从沈书意过于冷静的表情里,谭亦明白她已经发现了自己身体的问题。

“谭宸,不要担心。”目光重新的转向一旁的谭宸,昏迷的时候还感觉不到筋脉锻炼的痛,如同火烧如同刀割,此刻,沈书意努力忍受着一波一波侵袭而来的剧痛,努力的对谭宸扬起笑容,可是太痛之下,沈书意疲惫的闭上眼睛,慢慢的让自己陷入到黑暗之中。

“昏睡也是身体自我调理的一种。”谭亦低声的开口,看向脸色再次冷酷下来的谭宸,“哥,我们将小意抬回去,到了中医宗治疗会更好。”

在沈书意昏迷的时候,陆纪年已经做好了一副担架,谭宸俯身在沈书意干裂的嘴角亲吻着,随后动作温柔的将人抱起,慢慢的放到了担架上面,一旁谭亦举着点滴瓶子,此刻蛇毒已经去除了,点滴瓶里是谭亦配置的温养筋脉的药水,对沈书意已经崩毁的筋脉最为有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