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7章 筋脉崩毁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29    作者:吕颜

黑暗一点一点的褪去,天色渐渐明亮起来,冰冷的水潭之中,沈书意依旧悄然无声的潜伏在了水下,浑身已经冻的冰冷麻木,失血和内伤让沈书意意识一点一点的远离,可是每一次即将要昏厥过去的时候,沈书意冻的苍白发紫的脸上却快速的闪过一抹坚定之色。

不能晕过去!用力的咬着舌尖,鲜艳的血从舌尖蔓延出来,剧痛让沈书意清醒了几分,藏匿在一棵临水而横卧的粗壮树杆之下,透过枝叶,沈书意看向不远处又匆匆而来的李风云三人,心里头却明白只要再坚持半个小时,找不到人的李风云、彭涛必定会离开。

“找不到!”怒吼着,彭涛砰的一脚狠狠的踹在一旁的树杆上,三个人围攻受了重伤的沈书意,可是最后还是让她逃走了,而在林子里不断搜寻了半个多小时,却依旧没有找到人。

“再四处找找,不要太远,就在这附近。”李风云阴霾着脸色,鹰眼之中目光复杂的看向四周,带着冷酷的杀机和愤怒,他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能逃了。

如果让谭宸见到沈书意,那么就不是岛上的大乱,谭宸第一个选择报复的对象就是自己,就是风云堂,原本李风云是想要在谈判失败之后,直接灭杀了沈书意和陆纪年,这样死无对证,谭宸因为挚爱的死亡必定疯狂,可是如今沈书意逃走了,这就真的麻烦了。

“还在这里找?”彭涛皱着眉头询问着脸色阴沉的李风云,对上他冰寒的眼神,饶是彭涛张狂一世,此刻却也不敢多言,和一旁的狼哥又迅速的在四周仔细搜寻着。

比起彭涛的张狂,比起狼哥的凶残,李风云绝对要阴险精明太多,此刻,李风云已经明白只怕是找不到沈意的重伤状况,她即使逃,只怕也逃不了多远,应该是在什么地方藏匿起来,最开始看见的血迹和脚印很有可能只是障眼法。

当时沈书意应该就藏在四周,可是却利用血迹和脚印将自己引走去了其他地方搜找,让沈书意有时间重新躲避起来,想明白过来,李风云脸色愈加的阴沉,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沈书意给骗了,这说明沈书意比自己更加的聪明,而且即使重伤,危及生命,可是沈书意依旧冷静,甚至将自己给耍了。

冰冷的水让沈书意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要被冻结住了,当狼哥搜寻到了水潭边,沈书意深呼吸着,然后无声无息的潜入到了水中,在满是落叶的水潭之中,天色只是微亮,狼哥根本没有找到人,他也往水里看了一下,随即就收回了目光,这样寒冷的深秋,尤其是在山中,气温最多也就零度左右,这个时候正常人藏匿在水中都危险,更不用说受伤的沈书意。

“沈书意会不会藏在水中。”四周最显眼的地方就是水潭了,彭涛找了一圈,依旧任何蛛丝马迹都没有找到,此刻烦躁的询问着一旁思考的李风云。

“应该不会,太危险。”走到水潭边,李风云看了看四周的地面,如果藏在水中,沈书意只可能最开始的时候藏匿在水中,等自己去了远处搜寻才出来,但是此刻水潭的地面依旧带着潮湿,但是并没有大滩的水渍,所以沈书意不可能藏在水中。

毕竟只要她从水中上岸,身上的水就会滴落在岸边,天气阴寒,岸边没有水渍,所以沈书意不可能藏匿在水中,而且以李风云的判断,沈书意受了重伤,失血过多,藏在水中那绝对是自寻死路。

“妈的,这个女人最好不要让我再看见她!”愤怒的咆哮一声,彭涛再次用力的狠狠往一旁的山坡踹了一脚,力度之大,将土块给踹的散落下来,而露出一条蜷缩在地洞里的蛇。

晦气!眉头一皱,看着差不多要冬眠盘成一个团的蛇,彭涛更是火冒三丈,直接将有些僵硬的蛇用力的一脚踢向了水潭。

“走吧。”再留下来一点用处都没有了,而且一晚上的搜找,李风云也累的够呛,只能带着不甘心的彭涛和狼哥离开。

冰冷的水里,沈书意猛然的从水中站起身来,大口大口的喘息着,突然之间,有种危险的感觉,敏锐的直觉之下,沈书意想要躲避,可是浑身已经僵硬到麻木的状态,而这一条金色小蛇游动的速度也是极快,瞬间,毒牙就尖锐的咬到了沈书意的脖子处。

“该死!”看到毒蛇身上那鲜艳的色泽,沈书意就知道这必定是毒蛇,右手猛然的伸出,用最快的速度将蛇头抓住,用力的一扯,沈书意快速的将毒蛇扔了出去,可是清瘦的身体却猛然一个踉跄。

手脚并用的爬上了岸,沈书意浑身冰冷的直发抖,拿出蝴蝶利刃用力的在脖子处狠狠的开了一个十字的刀口,双手用力的挤压着,可是冰冷僵硬的手指已经没有什么力气,沈书意一咬牙,匕首直接在伤口处用力的削了一刀,一块皮肉直接被削了下来,黑血汩汩的流淌而出。

眼前一阵一阵的黑暗,毒素蔓延的太快,如果没有受伤,沈书意在毒素之下至多也就支撑半个多小时,可是如今浑身冰冷,冻的发抖,失血过多造成的晕眩,让沈书意明白最多十分钟自己就会支撑不住,而她一直苦苦支撑,那也是因为强大的精神力。

拖着僵硬的身体,沈书意用最快的速度向着山坡爬了过去,一面用染血的蝴蝶利刃在沿途的树杆上留下只有龙组成员可以看得懂的暗号。

之前被李风云他们一路追赶,虽然是黑暗的夜晚,但是她却还是留心着四周的地势地形,距离山坡不远处就有一个山洞。

不能晕!越来越靠近了,可是沈书意的身体已经到了极限,沈书意牙齿狠狠的咬着冻得青紫的嘴唇,凭借着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自己继续向着山洞走了过去。

山洞很是干爽,以前或许是一些野兽的洞穴,不过如今却空置了很久,山洞里有不少散落的野草和干树枝,地面干爽,没有任何异味,沈书意一手扶着冰冷的石壁,慢慢的走近山洞,将地上的枯草和树枝收集到了一起,从口袋里掏出防水火柴。

双手不受控制的颤抖哆嗦着,沈书意喘息着,用力地上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一点,将枯草点燃,又踉跄的爬了起来,双手此刻早已经血肉模糊,这一路,沈书意几乎都是半走半爬的才到了山洞。

因为是深秋,天气干燥,沈书意选了一棵枯死的老树,将树枝用力的向着山洞里拖了过来,山洞里散落的树枝太细,最多烧半个小时就会熄灭,而一旦昏迷,沈书意估计就会冻死。

用蝴蝶利刃将树杆一点一点的砍成木柴的大小,堆积在火焰上,这样至少会持续烧上几个小时,沈书意终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在做完这一切之后,油尽灯枯的昏厥在地上。

火焰炽热的燃烧起来,从最开始的小火苗到最后的熊熊火焰,沈书意冰冷的衣服渐渐被烘干,而此刻她昏厥在地上,双目紧闭,脖子处的血液也干涸了,或许挺过来就能活下来,如果继续昏厥下去,只怕就真的要死在这个无人知晓的山洞里了,尤其是此刻,被沈书意拖过来的树枝挡在了山洞口,远远看去,一般人绝对发现不了这里还有一个山洞。

“啧啧,出动这么多先天高手来猎杀小爷,还真是给小爷面子啊。”放声笑着,陆纪年冷眼看着眼前三个内门先天的高手。

眼前三人都是风云堂的人,李风云做事素来谨慎,虽然他不认为有自己和彭涛去截杀沈书意和陆纪年会失败,但是防患未然总是好的,所以在达到内门这边的大道上,李风云还是多派了三个手下过来,而这三个人也都是先天高手,不过最强的也莫过于先天二层巅峰的境界,余下两个人一个才进入先天,一个是先天二层初期。

“废话什么,束手就擒。”为首先天二层巅峰的男人不屑的看着桀骜不羁的陆纪年,嘲讽的嗤笑着,“死到临头还敢耍嘴皮子。”

“哈哈,李风云和彭涛两个人小爷都不惧怕,会怕你们三个小瘪三,手底下见真章吧,就你,看起来你身手最好,小爷看看你能不能杀了我。”陆纪年狂声一笑,对着为首的男人勾了勾小拇指,十足的挑衅。

“那好,既然你想要死,我就成全你。”不得不说陆纪年这模样的确够挑衅够惹人上火,所以为首的男人怒着脸,直接冲了过来要和陆纪年单挑,“你们站在一旁不要动手。”

要的就是这样的机会!陆纪年冷冷一笑,他现在可没有时间和这些内门先天的人过招,小意被李风云和彭涛追捕,生死未卜,陆纪年必须尽快的赶到内门见到谭宸,否则真的出了什么事,不要说谭宸会暴怒,陆纪年也不介意血洗了风云堂。

短短一个罩面,陆纪年看着直奔自己胸口而来的拳头,却没有丝毫的躲闪,这让一旁的三个男人不由冷笑起来,对陆纪年的嘲讽意味更甚了几分,竟然吓到连躲都不敢躲了,外门这些人真的够垃圾的!

一拳头狠狠撞击到了胸膛上,不过陆纪年将内息都调转了过来,所以此刻陆纪年并没有受什么伤,而大意轻敌的男人却被陆纪年直接钳制住了。

“够了,都给我让开,否则我不介意杀了他。”陆纪年冷声的开口,右手掐着男人的脖子,虎口卡住了男人的咽喉,英俊邪魅的脸庞上此刻表情格外的阴冷,杀机毕露,让余下的两个男人也不敢上来,唯恐陆纪年真的动手杀人。

挟持着男人,陆纪年快速的向着内门方向走了过去,而被卡主喉咙的男人根本没有办法说话,不能呼吸之下脸被憋的通红,大脑缺氧,脑子里也是一阵一阵的晕眩,丝毫没有任何的反抗力,而余下的两个男人也忌惮陆纪年手中的人质,只能远远的吊着。

“怎么回事?”几个年轻的男人正背着一个竹篓走了过来,远远看见陆纪年他们这边不对劲,几个年轻的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而他们身后则跟着一个看起来四十来岁的男人,很是清瘦,面容清癯,似乎也很诧异在内门的路上还有人公然挟持人质。

两个男人一看过来的几人,尤其是他们背后背的小竹篓,立刻明白了他们的身份,其中一个瘦小的男人快速的迎了过去,态度很是恭敬,“我们只是有了小冲突,可是没有想到他竟然这么张狂,挟持了人质。”

“几位是中医宗的医师?不知道谭亦是不是在中医宗。”陆纪年快速的开口,直接将手里的人质扔了出去,向着面容清癯的男人走了过去,“人命关天,我必须立刻找到谭亦去救人。”

“谭亦?”面容清癯的男人怔了一下,也知道事态紧急,“你跟我过来。”

一旁风云堂的三个男人还想要开口说什么,可是看到清癯男人那看起来温和但是却锐利的眼神,不由心头一颤,不敢多说什么,不管是内门还是外门,谁都不敢招惹中医宗的人,否则日后受了伤就不要指望有医师给你医治,而且想要中医宗那些特质的药丸,或者泡药浴,这些也都甭指望了。

谭亦可以说是中医宗这五百年来最天才的医师,年纪轻轻,可是一手针灸术却是出神入化,聪明好学,举一反三,虽然进入中医宗的时间很短,但是却已经是二级医师,更被中医宗那些老医师看中,一个一个都想要收谭亦为关门弟子,传承自己的衣钵,只可惜谭亦只有一个,最后几个老医师争夺无果之下,只能都将谭亦收为徒弟,几个人轮流教导。

“小亦,这是你开的方子?”此刻中医宗的大堂,一个胡子花白的老医师震惊的看着手里头的药方,这是一张药浴的药方,岛上的很多武者都用这个方子泡药浴,可以舒展筋脉,常年泡下来,温和的药性渗透到肌理,可以祛除身体的暗伤。

但是药浴毕竟是辅助的效果,见效慢,需要长年累月的坚持,可是此刻,老医师看着谭亦更改过后的药方,在震惊之后,更是浓浓的喜悦,连连赞叹,“小亦,你果真是中医界的天才,青出于蓝,青出于蓝啊!”

“谭亦。”这边谭亦刚要开口,陆纪年的声音已经远远的传了过来,中医宗一贯安静,突然传来这样大呼小叫的声音,立刻引起众人的不满,不过因为叫的是谭亦的名字,中医宗的众人倒是没有多抱怨什么。

“出什么事了?”略显得清瘦的身体快速的跑了出去,看到陆纪年的这一刻,谭亦立刻知道出事了,陆纪年看起来有些的狼狈,脸颊上有树枝划出的伤痕,伤口还很新,现在不过早上七点钟不到,这伤口应该在三小时之前划出来的,那就是夜里三点钟,这个时候陆纪年还在和人打斗,必定是出事了。

“小意被风云堂的李风云和彭涛给堵住了,现在生死不知。”陆纪年快速的开口,神色阴狠,他身为龙组的头,身份太过于机密,所以基本没有什么朋友,而沈书意和谭宸他们是陆纪年的死党家人,更不用说之前沈书意让陆纪年先走,她去引开李风云等人,这份情,陆纪年接下了。

中医宗的人一直都以为谭亦绝对是翩然绝世的小王子,气质优雅,尊贵不凡,举手投足之间都带着世家子弟的气息,而谭亦为人也很是和善,和中医宗所有人关系都是不错,聪明好学,这样的谭亦真的如同古堡里走出来的王子殿下。

可是此刻,看着谭亦那原本俊美优雅的表情倏地一下冷酷,一双狭长的凤眸之中不再是点点的笑意,而是酝酿着狂怒的杀机,这一刻,谭亦似乎完全变了一个人,从优雅转为了狠戾,从王子转为了恶魔,那种骇人的气势让所有人都震惊甚至忌惮。

“通知我哥了吗?”快速的开口,谭亦迅速的向着一旁自己的药房跑了过去,背起药箱,“走,立刻过去找小意。”

“中医宗的人已经帮忙去通知谭宸了。”陆纪年快速的回答,和谭亦迅速的向着外面疾奔而去,这个时候,他们快一分,沈书意就安全一分,时间太宝贵,谁也不敢多耽搁。

看着直接远去的两个人,一旁的老医师愣了一下,随即缓缓的低喃,“果真是兄弟。”

中医宗的其他人也附和的点了点头,之前他们也知道谭宸和谭亦是两兄弟,可是不单单五官不相似,谭宸的五官更像谭骥炎这个当爹的,棱角分明,五官深刻,看起来就是冷酷古板的威严。

可是谭亦则是优雅很多,嘴角总是带着浅笑,给人如沐春风的优雅尊贵,但是刚刚看着谭亦变脸,那种冷酷凛冽的杀机,这个时候再没有怀疑他不是谭宸的弟弟,原本的优雅只是一种伪装而已,真的狠起来,谭亦绝对比任何人的手段都要狠戾。

没有人会责怪陆纪年,毕竟沈书意去引开李风云等人,让陆纪年逃走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反过来的话,李风云等人绝对会对沈书意穷追不舍,而沈书意根本不可能有机会回到内门来报信,而正因为陆纪年不是李风云他们截杀的首要目标,所以他才有时间有机会用最快的速度回来找谭亦和谭宸。

清晨的山林泛着白色的雾气,远远看去,层林尽染,雾气弥漫,朝阳的光芒之下,宛若仙境,可是此刻,不管是冷着脸的谭宸,还是阴狠着眼神的谭亦,包括带路的陆纪年去都是肃杀着眼神,步履匆忙,在两个先天高手的围堵之下,沈书意想要安全离开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可是谭宸却相信沈书意不会出事,正是这份信任让谭宸没有失控,没有暴怒,依旧保持着最冷静的心思,动作迅速的穿梭在丛林之中,寻找着沈书意的下落。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