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章 深夜之危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27    作者:吕颜

“你说是什么人没事跟着我们?”一般赶路,陆纪年一边笑眯眯的开口,凤眸里闪过着诡谲的精光,这边从外门刚出来就被人给盯上了,不过都是些来送死的角色。

“气息不稳,跟踪的手段有些拙劣,不过身上杀气很重,应该是决斗场的人。”沈书意看了一眼四周,这会已经是正午时分,她和陆纪年一路疾走了几个小时,也等于无形之中消耗了后面跟踪的敌人的力量,不过毕竟是内门通往外门的大道,路上也不是有人经过,所以后面跟踪的人一直都是远远的吊着,倒也不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动手饲主。

看到陆纪年脚步一顿,直接笑着向着不远处的岔路走了过去,沈书意也无奈的笑了笑,会意的跟了过去,与其让对方在晚上动手,还不如抢占先机,大道上后面的人不敢动,只能将他们引到树林里去了,看起来是给敌人制造机会,其实却是为了一举灭敌。

“小意,你在这里生火,我去看看林子里有没有什么野兔野鸡。”陆纪年故意的高声开口,对着沈书意眨眨眼,将背上的背包放了下来,直接拿着一把弩弓进了茂密的林子。

岛上基本都是集中居住的,所以有很多地方都是没有开发的林区,高耸的树木遮天蔽日,林子里瘴气生生,野兽更是极多,不过靠近生活区的一些地方,树林里的野兽都被大规模的清剿过,基本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危险。

沈书意也就地生火,原本是带了食物的,不过后面吊着尾巴,自然要清除干净,所以陆纪年借着打野兔的名头动手去了,沈书意也就原地休息,做些准备工作,一会陆纪年解决了敌人肯定会带着野兔回来的。

拿出匕首,沈书意选了不远处的毛竹林,刷刷的砍了几节毛竹下来,都有碗口粗细,在篝火上将竹筒装了水烧着,沈书意坐在地上慢慢的用匕首削着竹子,一会正好用来叉着野兔烧烤,岛上很多人都选择外出在林子里狩猎,所以调料用品都是一应俱全,即使在野外露宿十天半个月也不用担心吃食问题。

瞄了一眼隐匿在草丛里的身影,沈书意无声的勾了勾嘴角,最开始的时候是十来个人断断续续的跟在后面,不过在沈书意和陆纪年一路疾走了半天的时间,估计有些人跟不上速度了,到最后,就剩下这一个人一直在后面吊着,估计这个敌人对跟踪格外擅长,所以才能追的上沈书意和陆纪年的速度,然后一路留下信号,让落在后面的人追上来。

难道被发现了?潜藏在草丛之中的男人一动不动的趴着,呼吸收敛到对最低,整个人完全和环境融合在了一起,可是感刚刚沈书意不经意的瞥过一眼,让男人有种惊恐不安的感觉。

一定是自己想多了!男人小口的喘息着,他在决斗场只能算是第十的高手,毕竟武力值不够强大,可是比起武力,男人被称为瘦猴,他最擅长的就是跟踪和潜伏,所以在决斗场是负责打探消息的小队长。

这一路跟来,沈书意和陆纪年走的极快,而且三四个小时都没有休息,呼吸频率也是均匀,让瘦猴知道这绝对是高手,难道牢头会将决斗场前十的高手派出了五个,由狼哥亲自带队,连蔡朗都带上了,其他人越来越跟不上沈书意他们的速度,最后瘦猴只能一个人跟着,留下记号让狼哥他们随后找过来。

却没有想到沈书意和陆纪年竟然会避开了大道,来到了林子里午休,这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虽然眼前这一男一女身手极好,但是毕竟经验不足,否则也不会选择在林子里午休,甚至还分开,一个人去猎野兔了。

安静的树林里,沈书意依旧靠在树杆上休息着,眼前的火烧的挺旺,竹筒在篝火的烧烤之下,泛出一阵一阵的竹香,沈书意闲着也是闲着,又从竹林里挖出了两个冬笋,剥了笋壳,削成薄片,用竹子串着放在火上烤着,倒上调味料,味道倒也是非常的不错,多余的笋子干脆全都切了薄片丢到了烧水的竹筒里煮着,也算是笋子汤了,一会配上陆纪年带回来的野兔一起烤,午餐绝对算是丰盛。

啾啾!

忽然,林子不远处传来一阵啾啾的鸟鸣声,沈书意转动着手里的烤竹笋,瞄了一眼之前瘦瘦潜伏的草地,一人多高的荒草微微的动了动,如果不注意,只以为是不风给吹动的。

将竹签放在了一旁,沈书意站起身来,等了片刻的时间,这才向着瘦猴离开的方向走了过去,比起瘦猴的跟踪手段,沈书意这一方面的功夫绝对是顶尖的,无声无息的靠近。

“老二,老五,你们俩过来了极品桃花运。”瘦猴低声的开口,刚刚的鸟鸣声就是暗号,决斗场这一次派了五个高手,而老二和老五是这五个人里身手最强的,所以他们也是最快跟着暗号追到了瘦猴这里。

“情况怎么样?牢头是不是太大题小做了,不过是两个外门的嫩雏儿,竟然派了我们五个过来。”说话的老五是个魁梧的男人,脸上带着一道伤疤,看起来极其的阴鹜,说话的声音嗡沉的,看得出很是不满这一次竟然出动五个高手来对付沈书意和陆纪年两个人。

“好了,老五,这一男一女绝对不是软角色,他们一路疾走了四个小时都没有休息,连我们俩都跟不上,之后绝对不是普通人,这一男一女都是二十来岁,能从外面被选入到岛上,手段经验只怕也是顶尖的,不比岛上那些只会修炼的学生。”说话的老二看起来精瘦了很多,眼神异常的锐利,并没有丝毫的轻敌,当然了,也没有太过于谨慎,毕竟决斗场前十高手的五个人,不要说是外门的两个学生,就算是内门的天之骄子,他们杀起来也是毫不手软的。

“估计早上走了四个小时,这会去林子里休息了,那个男人到林子里去猎野味了,沈书意那个女人原地休息,生了火准备午饭,不过看她的动作异常的熟练,只怕在外满也不是普通人。”瘦猴不但追踪了一路,刚刚也仔细观察了,看得出格外的心细。

在决斗场这样的地方,除了武力强大之外,也需要头脑,否则就是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蚂蚁多了还咬死大象,从沈书意刚刚熟练生火一系列动作,瘦猴知道沈书意绝对不是只会修炼的单纯学生,“不过好在沈书意和陆纪年身上都看不出什么血腥味,估计也是没有杀过人的。”

老二和老五倒也点了点头,同样都是武者,也许在比斗的时候是看谁的身手更强,但是如果是生死战,那么比的就不仅仅是身手了,更需要作战经验,决斗场里的后天武者绝对可以杀死内门的先天武者,凭借的就是一次又一次生死之中的经验,没有杀过人见过血的人,身手再强那也是不足为惧的。

“我们稍作休息,一会先将沈书意干掉,然后等老八老九过来之后,再将陆纪年给干掉。”老二立刻就有了决定,他们也是一路疾走了四个小时,力量消耗了不少,需要就地休息,一会就去杀掉沈书意,然后等后面的同伴过来之后,再去围攻干掉陆纪年。

三个男人席地坐了下来,以他们先天武者的境界,即使在野外倒也不担心有什么未知的危险,毕竟能逃过他们的耳目,那基本是不可能的,只要四周有什么风吹草动,他们立刻就会察觉到。

沈书意潜伏在暗中,三个男人都是席地而坐,这给沈书意的偷袭创造了最好的机会,但是机会也只有一次,她一旦偷袭,就等于暴露了身份,会让另外两个敌人有所防备。

而此刻,沈书意的目光从三个男人身上掠过,瘦猴只是跟踪强,在三人中武力最弱,而余下的老二和老五,以老二身手最强,人也精明,老五在这样的环境之中,倒是因为很不屑沈书意这样的敌人,所以根本没有防备,所以沈书意已经决定将偷袭的目标定在了身材魁梧的老五身上。

白皙的手中多了一把匕首,沈书意目光凛然,突然之间,动若疾风,清瘦的身影猛然从潜伏的地方飞掠而出,速度之快,只看见一把蝴蝶利刃在阳光之下寒光一闪而过,然后就是鲜血飞溅而出。

快,太快了!

“小心!”老二身体猛然之间一蹦而起,可是他的提醒却已经太慢了,一旁的瘦猴身体就地一滚,即使姿势是很狼狈,但是至少避开了危险。

老五一手捂着自己的喉咙,鲜血汩汩的从掌心里渗透而出,嘴巴里发出咕咕的声音,一双眼睛瞪的极大,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魁梧的身体轰然倒地,鲜血不断的流出,却也是死不瞑目。

“是你?”老二眼神锐利的眯了起来,浑身爆发出血腥的杀机,他虽然没有轻敌,但是也没有多重视沈书意和陆纪年,可是却根本没有想到仅仅是一瞬间,老五就被杀了,一击毙命,割破了喉咙和颈部动脉,这一刻,看着表情淡然的沈书意,老二突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末日影杀者最新章节。

“你是跟踪我过来的?你知道我在后面跟踪你们!”瘦猴全身戒备着,惊恐的目光看着沈书意,在岛上,瘦猴的跟踪绝对算是前三的高手,可是他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发现,甚至还跟着自己过来了,而且一击就杀了老五这个决斗场第五的高手。

忽然之间,瘦猴想起刚刚自己潜伏在草丛之中时,沈书意状似无意的扫了一眼自己藏身的地方,当时自己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原来她一直都知道自己藏在那里,甚至还敢反跟踪过来。

“多说无益,你们是决斗场的人?”沈书意淡淡的开口,目光看着眼前的老二和瘦猴,手中的蝴蝶利刃上竟然没有一点血珠,足可以看得出她刚刚出手的速度有多么的快,快到割破了老五的喉咙和颈部动脉,但是利刃上却没有沾上血珠。

“是,陆纪年不是去打野兔了,他是去截杀后面的人了。”老二缓缓的开口,脚步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沈书意之间的距离,沈书意既然发现了自己等人的跟踪,甚至还反跟踪瘦猴,而且一击就杀了老五,她敢出现,这代表着绝对的力量和自信,那么他们来树林里休息根本就是为了找机会杀了自己等人,陆纪年也不是去打野兔,根本就是为了去杀人。

一瞬间,瘦猴和老二脸色都是如此的凝重,对于这样可怕的敌人,他们不会认为沈书意和陆纪年是狂妄自大,他们绝对是有信心才会这样做,即使沈书意和陆纪年是后天武者,而他们都是先天武者。

这一次没有再回答,沈书意眼神一冷,陡然之间再次出手攻击,蝴蝶利刃带着慑人的寒光,不动如山,动若雷霆,沈书意的攻击凶狠,招招必杀。

很强!老二主攻着,瘦猴在一旁辅佐偷袭,不得不说后天和先天之间却有极大的差距,如果普通的后天武者,根本避不开沈书意的攻击,可是先天武者却每每都能在最关键的时候,依靠着内息的支撑,让自己的速度快到极致。

“猛攻!”老二低吼一声,让瘦猴不要只偷袭了,他已经看得出沈书意的战斗经验比起自己还要充足,即使没有内息的支撑,但是沈书意的速度力度和准度都高到惊人的地步,而沈书意的攻击比他们这些决斗场的死士还要猛烈还要尖锐,所以想要击败沈书意,只能破坏她的攻击。

该死的内息!不得不说没有内息的支持,沈书意在和先天武者的战斗之中吃亏了很多,很多时候,明明知道这一招可以杀敌,但是速度就是跟不上,力度也跟不上,让沈书意气的牙痒痒,却也拿自己的身体一点办法都没有。

而老二和瘦猴这样拼着重伤也要杀了沈书意的强攻,让沈书意的攻势也渐渐的被拖的减缓了不少,不过之前在外门和陆纪年还有蔡导师练手,沈书意已经渐渐习惯了先天高手的速度和力度,而她虽然没有内息的支撑,但是**的潜力却已经发挥到了极致,所以才会即使面对两个先天高手的强攻也没有落了下风。

腰身扭转到不可思议的地步,看着瘦猴眼中一闪而过的狂喜,沈书意面带着淡然的浅笑,左手一动,瞬间,瘦猴狂喜的表情僵硬在了脸上,身体猛然退后,不敢相信的低头,胸口处鲜血染红了衣服。

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不单单是右手强悍,她的左手竟然也丝毫不输给右手,而正是没有防备到这一点,瘦猴直接被沈书意一刀给命中了心脏,陨。

“你到底是什么人?”老二此刻红了眼,在决斗场的每个人都是狠角色,杀人不眨眼,但是此刻,他也怕了,怕了沈书意这份淡定和冷静,似乎杀了自己这样的先天高手如同屠杀猪狗一般,太容易,这让老二是真的害怕了。

可惜,沈书意并没有回答,战斗之中,如果说话那就要思考,这是人的本能反应,而或许就是这一瞬间的思考,就会让敌人有机可乘,沈书意杀了瘦猴之后,冷然着眼神再次攻击。

如果说之前老二他们还说沈书意是没有杀过人见过血的,那么此刻,他们已经明白这样面对杀人如此冷静,而且招招都是对准要害的攻击,这样的人只怕不知道杀过多少人,手里头沾染了多少鲜血,否则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冷静自若权财全文阅读!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