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3章 明着要挟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24    作者:吕颜

越大越感觉到一种浑然天成的畅快淋漓,陆纪年懒懒的笑着,和戴振豪那阴沉的脸色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不得不说有了内息的支持,那绝对是发生了质的改变。

“沈书意,这就是你教唆的吗?不将外门弄的天翻地覆你是不是不甘心那?”怒斥的声音尖锐的响起,穆导师快步的走了过来,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穆导师自然看出来戴振豪已经处于劣势,只是陆纪年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不想立刻取胜,所以才在这里磨叽着。

无妄之灾!沈书意毫不客气的翻了个白眼,反正已经和穆导师撕破脸了,沈书意也懒得说什么,估计今天就算是岛上地震了,穆导师都能将这个罪名安插到自己头上。

“哼!”冷哼一声,穆导师身影一动,迅速的介入到了打头之中,不过嘴上倒是说的冠冕堂皇,“外门严禁打斗,你们不知道规矩吗?”

怒斥的同时,穆导师却对陆纪年不动声色的下着狠手,让原本打算收手保住脸面的戴振豪微微一愣之后,随即眼中杀机暴露,疯狂的向着陆纪年攻击着,他自然看出来穆导师这是在帮偏架,根本是要致陆纪年于死地。

“哇,穆导师,这可不是我要打的,我只是自卫,戴学长发起的挑战。”眼中精光一闪,陆纪年大呼冤枉,陡然之间爆发出了八成的力量,避开穆导师凶残的攻击,如同泥鳅一般,话来一下,借着最后一记飞踢,反作用力之下,身影迅速的后退了三四米,直接跳出了战斗圈子外面。

逃的还真是快!穆导师脸色更加的阴沉,她没有想到自己出手了,竟然还是让陆纪年给逃走了!不由愤怒的看向笑的慵懒的陆纪年,果真和沈书意是一路货色,奸猾无比。

唯一松了一口气的是戴振豪,如果没有穆导师的出手,今天戴振豪就要丢脸了,不过此刻,逃过一劫,戴振豪却已然是怒火狂烧,这些低年级的垃圾,竟然敢挑衅他高年级的尊严,一个一个都该死!该杀!

“沈书意,陆纪年,你们不知道外门的规矩吗?竟然敢私下斗殴,很好,很好!”穆虹阴冷着声音开口,恨不能立刻将沈书意和陆纪年给打死。

“穆导师,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这事我只是正当防卫,还有,即使是我和戴学长犯错了,那也和小意没有关系,穆导师你不用伤及无辜。”嘿嘿的笑着,陆纪年还是一副慵懒懒的样子,就这幅阴狠小人的模样,难怪周大哥看不上了,这个老女人不但心眼小,而且还是睚眦必报的恶毒性子,是个男人都看不上。

“闭嘴,我没有眼睛,我不会看吗?”穆导师怒声斥责着陆纪年,转而看向一旁的戴振豪,“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有了之前穆导师的帮偏架,戴振豪可不是傻,立刻走上前来高声开口,“导师,是陆纪年故意挑衅,先动的手,我只是正当防卫,而且为了不伤及到低年级的学生,我只用了五分的力量,否则早就将人给打趴下了。这些学弟们都可以证明我说的话。”

戴振豪说完之后,挑衅的看了一眼陆纪年,随后将威胁的目光冷酷的看向四周的人,他倒是没有将沈书意拖下水,毕竟在戴振豪看来,只要陆纪年被废了,沈书意没了靠山,还不是自己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其他中年级的学生立刻高声附和着戴振豪的话,颠倒是非黑白,而低年级的学生有些之前就选择了中立,此刻必然还是选择了沉默,而在沈书意这边的低年级学生一个一个都气的浑身直发抖,高声反驳着,一时之间,整个食堂乱成了一锅粥,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几乎都要成掐架的菜市场了。

“够了,沈书意,这些中年级的学生都指认了你,你还想要狡辩什么?你以为你收买几个低年级的学生,颠倒是非,胡说一气,就能逃脱责任了吗?立刻跟我去黑风卫队走一趟!”穆导师厉声开口,打断了吵闹的众人,直接将责任再次推到了沈书意的身上。

“那就走一趟吧。”沈书意倒是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制止了黑丫和汪小甜要开口说什么,和陆纪年一起向着食堂外走了过去,即使被如此的冤枉,看得出沈书意是一点都不担心,就冲着这份镇定,也不得不让人佩服。

黑风卫队是岛上的执法队伍,可以说是有权处置犯了错的任何人,不管是岛上的居民还是外门的学生,而此刻,穆导师带着戴振豪和其他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美其名曰是当人证,但是沈书意这边低年级的学生则是一个都没有带过来当人证。

“这是怎么回事?”不得不说当看到沈书意的时候,负责黑风卫队的长老脸倏地一下沉了,冷着脸,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斥责道,“沈书意你来外门才一个多月,可是你看看你到底弄出了多少事来,我在外门几十年,还从没有看见过你这样会闹事的学生!”

“哼,仗着自己有几分身手,她还将我们导师和长老放在眼里吗?”穆导师附和着,冷冷的看着沈书意满脸的嫌恶,快速的将事情给说了一遍,“既然他们犯了错,自然有吴长老你来处罚。”

“按照规定在外门私自斗殴,影响恶劣,警告处分,不尊重学长,又是一条,对导师不敬,沈书意,依照外门的规矩,直接废除你的身手,开除出外门,不过你也可以放心,即使被开除了,你也可以在岛上生活,当个普通人倒也好,省的你天天兴风作浪,最后将自己的小命给弄丢了。”吴长老大声的开口,倒是一副慈悲的模样,似乎这样已经是宽大处理,给了沈书意莫大的好处。

“戴振豪,你身为学长,即使是正当防卫,那也不该动手,好了,罚你积分一个月,紧闭三个月。”为了显示自己的公正,吴长老也说出了对戴振豪的处罚。

不得不说,这话一出,几个中年级的学生都是喜上眉梢,得意洋洋的看着沈书意,戴振豪也很是高兴,毕竟沈书意成了普通人更好,至少不敢反抗自己,而穆导师达成了要求,同样对着吴长老点了点头,“既然判决已经出来了,直接动手吧,省的日后麻烦。”

“你去将废除功力的药剂拿过来。”吴长老对着一旁的手下开口,片刻的时间,一个手下拿过来一个小盒子,吴长老亲自拿出钥匙开了锁,里面装了十来支药剂,都是中医宗配出来的,喝下去之后,可以摧毁人的筋脉,而沈书意之前只是经脉受损,但是这种药剂却可以将筋脉几乎要断掉,即使不断掉,但是日后手脚比起普通人都要弱上几分,其实说白了就是直接成为了废人。

看着自导自演的一群人,沈书意倒是面不改色,依旧平静自如,一旁陆纪年也是懒懒的笑着,双手环着胸口,如同在看一出闹剧一般。

而这会,穆导师也察觉到了不对劲,沈书意太冷静了,没有求饶,也没有给自己狡辩,这让穆导师反而有些的不安了,和一旁吴长老对望一眼,“快让她喝了吧,我倒要看看有人是不是敢不服判决!”

“这要是给你强来了。”陆纪年对着沈书意眨了眨眼睛,“啧啧,这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估计是铁了心要弄死你了。”

吴长老走了过来,将药剂递给了沈书意,盛气凌人的开口,“沈书意,你不要做无畏的抵抗,当一个普通人,在岛上也可以好好生活的,但是如果你敢抵抗的话,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可不要怪我们不客气!这药剂我多的很,你打翻了一瓶,还有更多。”

接过药剂,沈书意在手里把玩着,抬头看着紧绷的穆导师等人,唯恐出了什么变故,沈书意莞尔一笑,估计这会蔡导师也快要过来了。

“沈书意,你快喝!”穆导师催促着,冷冷的看着沈书意,恨不能走上前来直接给沈书意灌下药剂。

“穆虹,你不要太过分了!”门口传来蔡导师急切的声音,带着愤怒,蔡导师快速的冲了过来,几乎有些的形态尽失,看得出蔡导师是真的担心沈书意。

洪长老和郑长老此刻也过来了,看着对峙的几个人,无奈的叹息一声,不过瞅着表情无辜的沈书意,再看着眼神尖锐残酷的穆导师,也明白她们两人之间的矛盾只怕是无法化解。

“蔡元伯,沈书意公然违背外门的规矩,人证物证都在,你难道还要包庇她吗?”穆导师尖声斥责着,疾言厉色,神色狰狞,似乎不将沈书意弄死,她是绝对不甘心,“而且沈书意自己也承认了!”

这边不等沈书意开口,戴振豪还有其他几个中年级的学生也快速的开口,恨不能直接将沈书意的罪名给落实下来,霹雳啪啦一阵说,而沈书意和陆纪年却依旧老神在在的保持着镇定之色。

洪长老和郑长老对望一眼,彼此心里头都明白,不管是这些指控沈书意的学生,还是穆导师,他们根本不是沈书意和陆纪年的对手,不要看沈书意和陆纪年一句话都没有辩驳,那不是理亏更不是承认,分明是胜券在握,所以懒得浪费口水和这些人争论,外面来的人果真都是经历过风雨的,一个一个精明的跟人精似的。

“好了。”洪长老毕竟是外门的掌控者,此刻他一开口,乱糟糟的场面就控制住了,洪长老有些挫败的看着沈书意,这丫头也不能安生一点,“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

“我只是在食堂吃饭,动手的是戴学长和陆纪年,我也不知道穆导师怎么就眼神不好的将我看成罪魁祸首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手吧。”沈书意无奈的笑着,表情很是无辜,目光看了一眼戴振豪,“学长我没有说错吧?”

“是。”戴振豪即使再颠倒黑白,但是沈书意毕竟从头到尾都没有动过手,他也不能诬陷。

穆导师眼神阴沉下来,洪长老再次询问着一旁的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的确动手的是陆纪年,这让洪长老准备的看了一眼吴长老,“你这是怎么查的,根本就是瞎胡闹!”

“没有沈书意的唆使,陆纪年会和戴振豪动手?”穆导师依旧不愿意放过沈书意,强词夺理的开口,依旧要将脏水泼到沈书意的身上。

洪长老都无语了,有气无力的看着穆导师,“够了,你也不用说了!”难怪沈书意这丫头从头到尾都不给自己辩解一句,她根本就没有动手,看起来穆虹想要扳倒沈书意,根本是没有一点可能。

蔡导师这会也松了一口气,他只知道黑丫来说出事了,蔡导师赶忙让人联系了洪长老和郑长老,自己率先就赶过来了,唯恐沈书意出了什么事,谁知道这根本和沈书意无关。

“洪长老!”穆导师看向洪长老,她算是看清楚了,洪长老根本不愿意给沈书意定罪,想到此,穆导师脸色阴冷着,有些的不甘,自己在外门多少年了,而洪长老却宁可帮着才入外门不到两个月的沈书意,而且沈书意经脉受损,根本就是一个废物,这让她怎么甘心!

“洪长老,我今天就明说了,只要沈书意在外门,有她没有我!”穆虹冷声的开口,态度坚定,她也懒得兜圈子了,如果洪长老真的要瞎了眼的放弃自己,那就不要怪自己不客气了!外门和内门看起来平静,谁不知道根本是惊涛骇浪的凶险,穆虹之前一直没有表态,但是如今,真的逼急了,她不在意站到另一边去!

洪长老脸色一沉,他没有想到穆虹竟然这么不顾身份,而她的话,洪长老自然明白,这是威胁,是让他不得不重视的威胁,穆虹并不是一个人,她还有几个爱慕的导师,如果穆虹站到了另一边,那么外门就更加危险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