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2章 凝念内息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21    作者:吕颜

谭宸终究还是跟着大长老和周梓幽一起离开回了内门,毕竟谭宸还需要去内门组建新的绝杀,网罗一批可以信任的高手当同伴,至于岛上日后的形势,谭宸只是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预感。

不过周梓幽倒是更加了解一些情况,而岛上的内门的一些学生同样也是了解,只是投靠某个势力,如果站错队了,日后说不定就会被抹杀,所以内门的人更加的谨慎小心,而谭宸和周梓幽想要组建新的绝杀也需要慢慢来。

外门,月赛结束之后,整个外门的气氛都显得有些的诡异,低年级的学生卯足了劲在努力勤奋,一个一个都是精神饱满信心十足,而中年级的学生因为输掉了月赛,所以对低年级的学生格外的痛恨,两个年级之间的矛盾似乎一触即发,碰到面的时候,空气里都似乎弥漫着火药味。

“你们不要太过分,明明是我先来重力室的!”重力室门口,低年级的学生愤怒的看着眼前两个中年级的学长,双手因为愤怒而攥紧成了拳头。

“小子,不要以为你们胜利了一次,就一个一个目中无人,老子告诉你,在外门,谁的拳头硬谁就有权利,怎么,不服气是不是?好啊,我们去擂台打一场,老子输了,以后看见你,老子绕道走。”得意洋洋的开口,中年级的学生居高临下的看着还敢和自己争吵的低年级学生,态度极其的高傲和不屑,明摆着就是欺负人。

在这一次的月赛之前,这样仗势欺人的事情太多太多,低年级的学生从来都只能忍气吞声,可是月赛的胜利,让低年级的学生无形之中多了一份骨气,所以此刻,明知道打不过,但是却还是据理力争着。

这也是让中年级的学生看低年级的学生格外不顺眼的原因之一,以前对自己卑躬屈膝的这些垃圾废物,似乎在一夜之间都长了一身傲骨,就侥幸胜了一次,竟然敢和他们中年级的学长理论,简直是不知死活。

一听到上擂台,低年级的学生怔了一下,可是他却知道自己和中年级学生之间的差距,即使愤恨不甘着,却也只能暂时的隐忍,低年级的学生深呼吸着,将这口恶气给压了下来,“重力室让给你们,请将我刚刚刷的十个积分还给我。”

原来刚刚低年级的这个学生刷了十个积分,准备进入重力室训练,重力室是用高科技模仿外太空的环境进行改造的,重力有两倍四倍五倍十倍之分,在重力室训练,因为重力加重的关系,很多平常很流畅的招式动作,会因为重力的关系而显得堵滞生涩。

但是适应重力阻碍之后,突破人体的迹象,再回到正常的环境,同样的攻击招式,却会有质的改变,动作会更加的流畅,力度速度也会提高好几倍,所以很多学生都会来重力室训练,寻求极限的突破。

“小子,敢和我们要积分?你脑子没有进水吧?”中年级的学生哈哈大笑着,一手羞辱似的拍打着低年级学生的脸颊,耀武扬威的开口,“十个积分就当你奉送给我们的,快滚吧,否则不要怪我们动手修理你。”

“你们!”低年级学生愤怒的看着明显就是欺辱自己的中年级学生,额上青筋暴凸而起,可是实力不如人之下,却也只能悲愤的退让,转过身就离开。

“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一边去!”中年级的学生得意的开口,狂妄的向着四周同样来重力室的低年级学生叫嚣的赶人着,“一群垃圾,不要以为赢了一次就忘乎所以,真的惹了我们,让你们这些垃圾生不如死。”

即使不甘心,即使愤怒,但是在外门就是靠武力说话,低年级的学生有些愤怒的转身离开,有些直接进了重力室训练,想要一雪前耻,那么只有让自己变强,变强了才有能力获取属于自己的尊严。

角落里沈书意和陆纪年走了出来,陆纪年懒懒的笑着,“中年级和低年级之间的气氛越来越恶劣了,终究会爆发出来。”

“是啊,等到爆发出来之后,我们再出来组建外门绝杀。”沈书意附和的点了点头,她能帮的了一次,帮不了两次,而现在成立绝杀并不是最好的时机,很多低年级的学生被这一次月赛的胜利冲昏了头脑,却没有明白在外门只能靠武力说话,而中年级的学生的确有狂傲的资本,他们的实力比起低年级的学生强太多了。

所以沈书意必须等,等彼此之间的矛盾越来越激化,到最后爆发的那一刻,而沈书意和陆纪年会在最后一刻成立绝杀,让低年级的学生明白他们想要堂堂正正在你外门立足,不仅仅需要团结,更需要让自己变强。

“进哪一间?”陆纪年何尝不是老狐狸,笑着看向沈书意,虽然是询问,可是两个人却不约而同的向着刚刚五号重力室走了过去,既然低年级的学生被欺负了,他们同样是低年级的学生,怎么着也要欺负回去。

五号重力室是四倍重力,一般低年级学生都会在一到四号重力室训练,四倍重力于他们而言太困难了一点,不过中年级学生最低也是后天四层的境界,所以完全可以承受四倍的重力,沈书意和陆纪年他们一般都是过去五倍重力室的。

当推开门时通过走廊走进训练室时,四百多平米的训练室里,基本都是中年级的学生,只有少数几个低年级的学生,他们都是后天三层的巅峰境界,即将要进入中年级,所以才会来五倍重力室,只是此刻,四个低年级的学生却被中年级的学生给围了起来。

“又来了几个垃圾……”一看陆纪年是生面孔,几个中年级的学生笑着,可是当看到沈书意转过身时,原本的笑容倏地一下都死死的僵硬在脸上了。

沈书意虽然没有学习内功心法,但是身手却比得上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绝对是外门第一人,即使是高年级的学生只怕也不是沈书意的对手,更不用说他们这些中年级学生,沈书意绝对能秒杀了他们。

“沈学妹。”低年级被围困的四个学生眼中一喜,快速的推开眼前的人,向着沈书意和陆纪年走了过来,这一次的月赛,让沈书意的声望绝对到达了顶峰。

“沈书意,这事和你没有关系,你不要管的太宽了。”为首的中年级学生曹鹰冷声的开口,虽然有些的忌惮沈书意,但是此刻五号重力室中年级的学生有三十多人,而低年级学生一共就六个,在人数上,曹鹰他们绝对占了上风。

“如果我没有记错,外门的规矩里写明了严禁私下斗殴,情节严重者直接开除外门。”微微一笑,沈书意倒是丝毫不惧怕气势汹汹走过来的三十来个中年级的学生,她一直都在高年级训练用的五倍重力室,所以在四倍重力区,沈书意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重力压制。

“当然,我们也没有准备私下斗殴,不过这四个人不长眼的惹到了我们,所以我们正和他们商量着去擂台上打一场。”曹鹰冷笑着,阴狠的目光看着沈书意六人,“沈书意,这里可不是山林,没有地形的优势,而且你们也只有六个人,识相的你就让开,否则不要怪我们以多欺少!”

“沈学妹,算了,我们走吧。”低年级的学生压低了声音开口,在四倍重力室,他们境界还不够,所以不要说动手了,就是最基本的动作,都因为重力的关系被压制着,动作招式生涩的如同初学者,要是真的动起手来,低年级的学生绝对会吃大亏。

这边一看低年级的学生要走了,曹鹰等人突然恶毒的笑了起来,“怎么?想要走了?可以,给我们磕头赔罪,以后看到我们绕路走,今天我们就看在沈书意的面子上,大人大量的放过你们。”

“是啊,磕头赔罪!”

“妈的,现在的低年级垃圾们,一个一个都以为自己多厉害,不过是月赛赢了一次,一个个的都鼻孔朝天了,不将他们好好的整顿一番,真以为我们中年级的学长比你们弱吗?”

其他中年级的学生立刻叫嚣起来,这里可是四倍重力室,他们已经习惯了在这里训练,但是这些低年级的垃圾连正常行走都有些的吃力,要动手的话,只有被痛扁虐打的份,当然了,他们是有些忌惮沈书意,可是沈书意只有一个人,中年级这边可是三十多个人,只要抓住了这些低年级的垃圾当人质,他们倒要看看沈书意怎么给这些低年级的垃圾废物出头?更何况在四倍重力的压制之下,沈书意没有内息,实力大打折扣,所以他们也不怕,到时候说不定是谁输谁赢呢。

“有种我们出去上擂台,一对一。”低年级的四个学生既然来了五号重力室,也都是后天三层巅峰的境界,虽然比不上中年级的学生,但是也弱不了多少,此刻看中年级的学生如此欺人,一个个也火了起来,大不了在擂台上被打一顿,但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中年级的学生要欺负他们也做好被打的准备。

“你傻啊,我们为什么要和你们上擂台,要打就在这里打。”曹鹰嘲讽的笑了起来,愈加的认为沈书意等人怕了。

真的要在擂台上,即使输,低年级的学生也不至于输到哪里去,可是在重力室,因为重力的压制,再加上曹鹰这边足足有三十多个人,根本就是压倒性的胜利。

“可以吗?”陆纪年低声询问着沈书意,这里毕竟是五倍重力室,动作什么的都会有些影响,尤其是没有学习内功心法,沈书意比起其他人在重力室其实吃力多了。

沈书意笑着耸了耸肩,回给陆纪年一个狡黠的眼神,“试试看就知道了。”

不得不说即使有了人数上的巨大悬殊,但是沈书意的确够生猛,刺激着四个低年级的学生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潜力。

四倍重力的压制作用下,每一次出拳或者出腿,沈书意都能感觉一种无形的力量压制着,让原本顺畅的动作变得生涩缓慢,似乎是如同在粘稠的液体里打斗一样,处处不顺,不过因为之前都是在五倍重力之下训练的,所以这种压力沈书意依旧能抗拒,但是总有种很是憋屈的压抑感觉。

可是当时间一点一点的推移,沈书意突然发现原本毫无动静的经脉之中,有股温热的感觉,那种被重力压制的身体,却渐渐的开始灵活了不少。

错愕着,沈书意几乎有点不敢相信,在谭宸离开外门之后,沈书意在蔡导师的监督之下,终于开始第一次尝试着凝聚经脉中的内息,但是让沈书意无语的是,她不管如何的运气,经脉之中根本就感觉不到内息的存在。

所以既不存在内息会将已经受损的经脉崩毁,也不存在凝聚出内息,沈书意只感觉自己不管如何的运气凝息,但是内息就如同石沉大海一般,根本没有任何的反应,这让沈书意在无奈的同时也松了一口气,至少她学习内功心法不会将经脉崩毁。

但是此刻,在四倍重力的压制之下打斗,沈书意其实是有些吃力的,毕竟其他人都有内息,有了内功心法的支持,其他人每一次出手,比沈书意省力多了,但是沈书意完全是依靠着**在抵抗四倍重力。

就是这种感觉!手臂似乎轻松了许多,沈书意猛然之间的一拳狠狠的将眼前的曹鹰砰的一声打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连同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级的学生也一起给摔飞了出去。

所有人都震惊了,在四倍重力压制之下,竟然还能爆发出这么强悍的力度,这还是人吗?可是唯独沈书意是喜上眉梢,终于,她终于感觉到了经脉之中流淌的那种温润的感觉,而似乎身体里蕴藏着无尽的力量,只要她愿意,随时都能爆发出来。

如果说最开始中年级的三十来个学生是占据着完全的优势,可是此刻,所有人表情都狠狠的扭曲着,只见沈书意如同魔兽化了一般,力量和速度都提升到惊人的地步,每一次出手,中年级的学生都没有招架之力的被打飞了出去,然后失去了战斗力。

一个两个三个……十个……二十个……终于,所有中年级的学生都如同见到了魔鬼一般,再也不敢有任何的反抗,跌跌撞撞的,惊恐不已的向着重力室外冲了出去。

“沈学妹,你?”低年级的四个学生同样也是惊呆了,若是在外面,沈书意展现出这样的力度和速度,他们丝毫不会感觉到震惊,毕竟沈书意是后天武者巅峰的境界,但是在四倍重力室,却有这样的力度和速度,这是多么的骇人听闻!

“小意,你好好的怎么兽化了?”陆纪年也是嘴角直抽搐,他已经习惯了谭宸的面瘫和变态,但是突然看着沈书意如同被附身了一般,身手强悍到变态的地步,饶是陆纪年一贯镇静,这会也有些的难以接受。

沈书意没好气的白了一眼陆纪年,随后盘膝坐了下来,默默的温习着内功心法的口诀,静心凝息,想要再次体验内息在经脉里流转的感觉。

可是当半个小时的时间过去之后,沈书意无语的睁开眼,经脉之中又是静悄悄的一片,之前的内息如同顽皮的小孩子一般,这会又不知道蛰伏到了身体的什么地方,沈书意再次出拳,只感觉到四倍重力的压制作用,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顺畅。

“怎么了?”陆纪年也紧张的瞅着沈书意,之前看沈书意打斗时动作那么流畅,然后又看到沈书意盘膝坐了下来,陆纪年立刻就想到了一种可能,就是沈书意已经凝念出了内息。

要知道沈书意因为经脉受损,想要凝念内息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为此,谭宸也是极度的反对,可是最后还是因为太在乎沈书意而妥协了。

“没什么。”倒不是丧气,沈书意只是有些的无奈,她有种感觉,自己的经脉里绝对已经凝念出了内息,可是这内息貌似根本不听从沈书意的指挥,只在刚刚打斗的时候昙花一现的冒了出来,这会竟然又无声无息的找不到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