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8章 完全不敌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13    作者:吕颜

“那个就是史浩。”这边沈书意刚介绍内向文静的汪小甜给陆纪年认识,忽然看见不远处人群里的史浩,毕竟都是三十六组的成员,而且明显穆导师要报复自己,所以沈书意还是想要争取最大的胜利局面。

史浩冷漠着一张脸,木然着眼神看着走上前来的沈书意,“不要说和我合作的事情,也不要说让我们共同对敌,没兴趣!”

“哥们,你难道准备好了被中年级的学长揍一顿?”陆纪年抢先的开口,笑眯眯的热络模样,一手拍在了史浩的肩膀上,“放心,虽然我们是弱的很,但是就算输也要输得体面,不能让中年级的学长给看扁了。”

冷着眼神看着陆纪年搭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史浩皱着眉头,“放手,还有这是你们的事情和我无关!不要找我!”

这还真的碰到一个难缠孤僻的角色,陆纪年将手收了回来,懒懒一笑,耸耸肩膀退到一边,将这么难搞定的史浩丢给沈书意处理,汪小甜只是性格内向羞涩,但是这个史浩看起来就像是谁欠了他八百十万一样,一副生人勿进,我被全天下都给背叛的模样,这样不相信同伴的人太难处理了。

可是史浩根本不给任何人靠近自己的机会,漠然的迈动脚步就要离开,至于三十六组,只是抽签自己刚好抽到三十六组而已,史浩根本不在乎胜利,他也不在乎失败或者被揍,或许用行尸走肉来形容史浩的状态更为合适。

“算了。”看得出史浩对任何人都不会相信,沈书意淡然的接受这个事实,毕竟比起方宁这样的内奸,史浩只是独来独往而已,也算是不错了。

“小意姐,这样真的没事吧?”汪小甜看着冷漠离开的史浩,苦着小脸,原本自己就很弱了,现在史浩根本不和任何人合作,这样一来,三十六小组就又少了一个人了,而且小意姐还说让自己小心这个方宁,这样三十六组就剩下自己和小意姐还有陆大哥三个人了,比起其他五人小组实力弱的太多。

“小甜,不用担心。”沈书意笑着安慰着明显忧心忡忡的汪小甜,这个上个月才过了十八岁生日的小姑娘其实性子真的太单纯,这担心的表情让沈书意暖暖的笑了起来,小甜是真的担心才会有这样焦急不安的表情。

想到汪小甜那两个伯父为了谋夺武馆,不单从小对汪小甜冷暴力,甚至还想要在她成年之前制造车祸害死汪小甜,汪小甜会养成这样怯弱的性格也不奇怪,至少只是性格稍微的怯弱了一些而不是那些愤世嫉俗的狭隘偏执性格。

“放心吧,小丫头,有我们在想让我们输那也是相当困难的。”陆纪年嘿嘿一笑的,大手揉了揉汪小甜的头,中年级最强的只怕就是穆佳和刘丰的九组,但是就这些人,陆纪年一个人都能单挑了他们一组,所以汪小甜的担心完全是多余的。

分组差不多已经快要结束了,沈书意和陆纪年带着汪小甜和其他人一样相继的离开,原本是准备先去这一次要进行月赛的林子那边稍微侦查一下地形,可是却是冤家路窄,竟然碰到了刘丰带着田飞还有其余几个跟班。

“沈书意,你强,你真的很强,竟然找自己男人过来打了穆导师。”看到走过来的几人,刘丰站定脚步对着沈书意竖起大拇指,阴森的笑着,满脸的幸灾乐祸,“沈书意,你得罪了穆导师就等于得罪了这一次所有参加月赛的中年级小组,你再能打,你再强,但是你能胜过一个人两个人十个人,但是你能胜过中年级的几百人吗?沈书意,这一次你死定了。”

“刘哥,你说怎么有这么蠢的女人,还有今天挑战穆导师的那男人也是蠢到家了,为了出风头什么事都敢做,真是活腻味了。”跟班的田飞哈哈大笑起来,“刘哥,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沈书意明天被人给打残打废的可怜样子了。”

“就是,就是,自以为有几分身手就敢在外门耀武扬威了,也不看看外门真的是你们这些新人的地盘吗?找死的话,我们明天就成全你,一人一口唾沫都能淹死你!”

“刘哥,听说这个女人之前还得罪了你。”另一个跟班走上前来,色迷迷的看着面容柔和平静的沈书意,盛气凌人的开口,态度极其的高傲,似乎在施舍沈书意一般,“现在跪下来给刘哥磕头赔罪,今晚上好好的伺候刘哥,说不定刘哥一高兴,明天你就平安无事,要是伺候的不好,明天你就不是伺候刘哥一个人了,只怕中年级的学长们都要轮流伺候一遍。”

刘丰身边的几个狗腿子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眼神愈加的淫邪而猥琐,不得不说外门这地方虽然不算和尚庙,但是也是男人多女人少,漂亮的女人都攀上了那些高年级的学长,所以轮不到他们来享受。

这会看着沈书意娇嫩白皙的小脸,扎着马尾辫,阳光之下,五官柔和而精致,突然的,心中邪念**蹭的燃烧起来,这么乖巧的女人干起来一定很带劲。

沈书意笑着看着眼前大放厥词的男人,眼中笑意更深了几分,眼睛弯弯,看起来真的乖巧如同邻家妹妹,可是突然的,沈书意身体一动,直接飞起一脚踹了过去。

满脸猥琐的男人还在脑子里YY着,突然感觉腹部剧烈一痛,想要稳住身体,可是沈书意这一脚踹的够狠,男人即使是中年级的学生,可是架不住沈书意的速度太快,男人感觉到剧痛的同时,整个人直接被踹飞了出去,砰的一声撞到了后面粗壮的树杆这才停了下来,撞击力度之大,让树叶都飘落了好几片下来。

“唔!”男人刚想要开口,可是沈书意踹的够狠,直接是小腹下方,每个男人最薄弱的地方,所以男人脸色煞白的捂着腿间痛的都抽搐了。

“继续啊,怎么不说不笑呢?”清脆的声音响起,沈书意还是一副笑容柔和的模样,可是那生猛狠戾的一脚,让在场所有男人都感觉腿间一痛,下意识的后退了好几步,更有胆小的直接捂住了腿间的命根子,这一脚踹过来,离断子绝孙也不远了。

自己一直以为谭宸这面瘫够狠,每一次和小意闹矛盾置气了都拿自己来出气,这会看着沈书意,陆纪年突然感觉其实真正的狠人在这里啊,尼玛,这一脚踹出去,简直是惨绝人寰那!

汪小甜满脸的震惊之色,眨了眨眼,随后敬佩无比的看着沈书意,小意姐太帅了!而汪小甜性格怯弱,所以最缺少的就是胆色和勇气。

“既然都是中年级的学长,那么我就将话先放出来,劳烦各位替我传达一下,明天的月赛,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这就是榜样。”沈书意悠然的开口,嫩白的小手指指着不远处还痛的直哆嗦,半天说不出话来的男人,谁敢打群战围殴自己,那么沈书意就让他断子绝孙,要比狠戾,沈书意还真不怕谁。

刘丰那原本幸灾乐祸的表情狠狠的僵硬在脸上,不得不说沈书意这一脚让所有男人都感觉命根子很痛很危险,虽然中年级的人被刘丰一煽动,再加上穆佳一挑拨,基本上所有人都准备摩拳擦掌的好好教训沈书意一顿,然后去讨好穆导师,可是比起讨好穆导师,估计所有男人还是认为自己的命根子更重要吧!

“走!”虽然不甘心,沈书意沈书意的身手可是摆在这里,连女疯子严铁男都不是她的对手,所以刘丰想要借机会狠狠的羞辱沈书意一顿只能以失败告终,灰溜溜的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

“小意,你越来越凶残了。”陆纪年看着跑的比兔子还快的刘丰等人,大笑的对着沈书意竖起大拇指,他已经可以想象,除非是想当太监,否则明天绝对没有人会来围殴小意,“不过小意,对付女人这一招可不太管用。”

沈书意和陆纪年看向林子深处,虽然掩藏的极好,但是在龙组最优秀的两个成员面前,这些人的隐藏术根本就是小儿科。

“沈书意,你果真厉害啊。”穆佳带着自己的人从树林里慢慢的走了出来,她们之前就发现了对峙的沈书意和刘丰等人,所以穆佳就带着自己的人在暗中藏匿着,却没有想到竟然就这么被沈书意给发现了,还有刘丰那个蠢货,竟然就这么简单的被沈书意给吓退了,真是没种的男人。

“不过沈书意,你再厉害,可是你的小组貌似是低年级最弱的吧?”恶毒的笑了起来,穆佳看起来绝对是个前凸后翘的妩媚女人,可是眼神却无比的阴沉,看了一眼陆纪年,倒是有几分忌惮,不知道这个男人身手怎么样?

“沈书意,我很期待明天的到来。”穆佳也不傻,刘丰等人的教训刚刚就在眼前,所以穆佳绝对不会和沈书意正面冲突,毕竟她也忌惮沈书意的身手,但是到了明天的月赛,穆佳几乎忍不住的想要大笑,明天她会让沈书意好看!表姨说了,只要废了沈书意,保证自己一定能达到先天!

“孔老夫子说:唯女子和小人难养也!古人诚不欺我!”陆纪年感慨着,比起直接挑衅的刘丰,这个穆佳可是恶毒多了,在背地里耍阴招下黑手,“小意,明天需要我出手?”

沈书意是准备一直让陆纪年低调的,毕竟陆纪年目前的身手没有暴露出来,在外门这个一月的上课时间,即使是课堂上的对决,陆纪年也只是拿出了后天三层的身手,所以其他人根本不知道陆纪年也是实打实的后天巅峰的状态,而且战斗经验丰富,这也算是沈书意的一个后招,永远不让敌人摸清楚己方的实力。

因为大长老和周梓幽都被留下来,所以几人也就没有去其他地方住了,直接留在了蔡元伯这里,空房倒是挺多,而且人多也是难得的热闹。

沈书意和陆纪年回来之后,众人也知道了月赛的分组情况,对于沈书意他们这个三十六组的几人,要说不是暗中动了手脚,只怕根本就没有人相信,刚好将最弱的几个人都分到了沈书意的小组,至于陆纪年会分到同一组,不用想也知道是因为陆纪年和沈书意的关系非同一般,所以想要借着月赛将两人一举都给干掉。

大长老更是气的直拍桌子,怒火冲冲的要找洪长老去重新给沈书意换个组,不过被蔡元伯和周梓幽给劝了下来,虽然月赛是小组形式举行的,但是就沈书意的身手,再加上一个诡谲莫测的陆纪年,即使三十六组的其他成员都是弱鸡,有沈书意和陆纪年在,他们三十六组也绝对是立于不败之地!

夜色之下,沈书意带着谭宸在四处走着,外门地方极大,风景也非常的漂亮,不同于外面那些完全经过人工改造加工的景区,这种原生态的环境更让人流连忘返,享受的或许就是这种天然的意境。

“谭宸,你放心,我绝对不会胡闹的,不过不尝试,我是真的不会死心的。”林子里,只有不远处的路灯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光芒,沈书意拉着谭宸坐在树林里的长椅上,侧过头看着身侧这个冷酷着峻脸的男人,他的担心她知道也明白,可是沈书意也有自己的坚持和固执。

若是不知道还有岛上这种强大的存在,若是不知道红霞对自己一直存有杀机,若是不知道路易斯这些岛上外门的人在有心人的指使一下,已经离开岛上进入外面的世界,若是没有这些种种因素,沈书意又怎么会拿自己的安全来赌?

可是沈书意明白日后的局面只怕会越来越复杂危险,岛上这些强者,即使是外门的子弟,那也是极其强悍的高手,更不用说内门那些绝对可以秒杀所有人的先天高手,所以沈书意必须变强,日后如果真的有人想要入侵,想要在中国这片土地上掀起血雨腥风,那么沈书意做为谭宸最在乎的人,她必须要让自己变强,而不是成为谭宸的累赘和弱点。

冷沉着脸,谭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深刻的五官在夜色的阴影之下显得极其的峻美,黑眸定定的看着软着语调说话的沈书意,谭宸将人揽到了怀里,大手温暖着沈书意被秋风吹凉的手。

“没事的,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我不会强求的,只是试一试。”任由谭宸揽着自己,沈书意靠在了他的肩膀上,不去尝试就放弃,沈书意绝对做不到,但是如果真的在尝试之后还是没有办法,沈书意也会选择放弃。

“小心一点,我让谭亦到外门来。”谭宸低沉浑厚的嗓音在沈书意耳边响起,低头轻柔的吻落在了沈书意的额头上,谭宸更担心的是沈书意会背着自己偷偷的尝试,所以在知道根本没有办法说服沈书意的情况之下,谭宸也只能让谭亦过来,有蔡导师在一旁,这样更加的安全。

成功!沈书意眉开眼笑着,她知道谭宸的性子,那是绝对的固执而冷酷,可是谭宸因为自己而退让,这种被宠溺的感觉,让沈书意忍不住的再次笑了起来,一手抱住谭宸的脖子,将他的头拉低,直接吧唧一口亲在了谭宸的薄唇上,“奖励!”

“太轻了。”做出了这么大的让步,谭宸看着吻了一下就想要逃开的沈书意,强劲的手臂直接禁锢住了沈书意的身体,低头,不同于沈书意那蜻蜓点水的一吻,分别两个多月,沈书意这一吻绝对是导火索,让谭宸的**在瞬间炽热的燃烧起来。

疯狂的吻如同狂风暴雨一般的侵袭而来,谭宸的大手甚至控制不住的从沈书意的衣摆下探了进去,急切地抚摸着那细腻而柔滑的肌肤。

唇抵着唇,交换着呼吸,可是不够,还是不够,谭宸这一刻真的直接化身为了野兽,直接将人压到了长椅上,两个月的思念,两个月的禁欲,这一刻,谭宸突然有种想要将身下的人给拆图入腹的强烈**。

脸上的温度愈加的烧热起来,沈书意只能被动的承受着,呼吸急促着,低低的动人的细碎声音从喉咙传出,娇软的身体化成了一弯水,血液加快的在身体里流动着,脑子里已经成了一片浆糊状态,似乎灵魂已经从身体里飘飞了出来,在暖暖的云端享受着阳光。

虽然在以往的时候,谭宸也是很是激烈刚猛,但是却从没有哪一次如同这一次这般的猴急,简直是化身成了野兽,只残留着最原始的**。

“你压死我了。”终于得到了一丝自由,沈书意疲软无力的双手推了推压在自己身上的谭宸,脸红的跟染了色一般,呼吸急促着,即使在外面,可是脸上身上却也出了一层薄汗。

长椅毕竟是长椅,地方有限,谭宸突然这么猴急的直接将人压在了椅子上,所以原本身体的重量也有大部分压到了沈书意的身上,即使沈书意想要动一下,可是地方太小,长椅又硬,让沈书意终于不满的抗议了,她的小身板和谭宸这看起来瘦削,但是却很有料的身体根本不成对比。

粗重的喘息着,谭宸定定的看着沈书意,突然有种深深的无奈,为什么小意就能这么煞风景呢!

无辜的眨着眼,沈书意欠扁的笑着,快速的将自己已经被拉扯的松垮的衣服又给合拢起来,“那个你是不是太急切了一点?活脱脱就跟吃了药一般。”自己的老腰后背被长椅给磕的难受啊。

自己有必要吃药吗?谭宸板着面瘫脸没好气的看着还左扭扭,右扭扭活动身体的沈书意,他原本就是有些克制不住,这会被沈书意这么一磨蹭,谭宸黑眸再次幽沉下来,要不是地方不对,谭宸还真想直接将人给办了!

“我不动了!”立刻警觉到谭宸那要吃人般的目光,沈书意立刻就老实了,陪着笑脸,“要不我们回宿舍去?”蔡导师那里,沈书意是打死不会带谭宸过去的,那可是导师的家里,不过看谭宸这样,沈书意可不敢保证谭宸只会盖着棉被聊天睡觉。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