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7章 月赛分组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12    作者:吕颜

“筋脉虽然受损的不是很严重,但是想要学习内功心法的确很冒险,成功的几率不足两成。”蔡元伯的住处,大长老虽然很是难搞定,但是在知道沈书意竟然依靠后天境界直接干掉了穆导师,立刻来了兴趣,可是给沈书意仔细的把过脉之后,大长老也很是无奈,太可惜了,这丫头小时候训练的太狠,超过身体承受的幅度,损伤了筋脉,如今想要挽回却极其的困难。

“我也知道,可是小意这孩子性子太倔,否则她也不会到岛上来了。”蔡元伯点了点头,他何尝不知道这一点,这一个月的时间,蔡元伯将时间几乎都花在这一方面,阅读了大量的典籍,想要找到可疑解决的办法,但是即使是最筋脉要求最低的《元气经》,一旦锻炼出内息,谁也无法肯定内息会不会崩坏沈书意已经受损的筋脉。

而此刻,院子里,暖洋洋的阳光洒落下来,驱走了深秋早晨的冰冷,院子里的树叶都黄了,远远看去,有种萧索的美丽。

“小师弟竟然还有这么温柔的一面。”周梓幽摇着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眼睛所看到的,从大长老过五关斩六将的将谭宸收回了关门弟子之后,周梓幽这个内门低年级的导师是真的高兴自己又有了一个小师弟。

可是当看到谭宸那面瘫的脸庞时,周梓幽告诉自己,这是因为才见面,不是很熟悉,等时间长了就好了,可是周梓幽却发现自己真的错了,谭宸这个小师弟根本就是个面瘫,沉默寡言,可以几天都不开口说话。

而一开始大长老还很高兴,终于收到这么一个全部精力都放在武学上的天才徒弟,悟性极佳,脑子也聪明,关键是还超级勤奋,到哪里找全方面都如此优秀的徒弟,可是几天之后,大长老终于怒了,他收的是机器人吧?除了训练还是训练,武学之外的问题,谭宸从来都不会开口,让大长老和周梓幽都深感无语,太面瘫了!

“见识到了吧?谭宸这面瘫除了对小意融化之外,对其他人,那叫一个狠。”咬牙切齿着,陆纪年对此深有感慨,当初在N市,每一次谭宸这面瘫和小意之间闹矛盾了,你一个大男人不敢和自己女人计较就算了,说难听一点是怕老婆是妻管严,说好听一点那是有风度,好男不跟女斗,可是偏偏谭宸的性子也固执,所以吵架之后总憋着一肚子的气,然后陆纪年这个死党就无比可怜的沦为了出气筒。

陆纪年就不明白了,为什么每一次谭宸和沈书意这对恋人吵架,最后倒霉被揍的总是自己?这也太欺负人了,再然后就看着谭宸和小意吵架和好,相亲相爱去了,一身痛的陆纪年还被谭宸冷酷的扫地出门,敢当电灯泡,不想活了吧!

平常切磋,陆纪年倒也不怕谭宸,可是每一次谭宸总是和小意吵架了然后再和自己切磋,那脸黑的可以刮下一层锅灰来,气势上陆纪年就输了一大截,然后总是无比凄惨的被虐了一遍又一遍,然后谭宸消气了,和小意相亲相爱去了。

“狠?”周梓幽诧异的看了一眼表情无比阴狠的陆纪年,不由诧异的愣了愣,总感觉有点不对劲的地方。

陆纪年龇牙一笑,瞄了一眼晒太阳的沈书意和谭宸,无比同情的拍了拍周梓幽的肩膀,“兄弟,这个狠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一会你就知道了。”

一头雾水的周梓幽摇头笑着,不知道陆纪年在卖什么关子,对他而言,谭宸这个小师弟非常的话少,整日都是面无表情的训练训练再训练,当然了,和穆虹刚刚过招的时候,那进攻的招式的确算的上狠戾,可是平日里,周梓幽根本就看不到谭宸会有什么情绪波动。

暖洋洋的太阳晒的人有点昏昏欲睡,沈书意看着身边还是皱着眉头不说话的谭宸,无奈的开口,“我保证不会乱来的,一旦有什么不对劲,我一定停下来。”

“不行。”绷着面瘫脸,谭宸冷酷的嗓音没有一点转圜的余地,他过去跟在夏老爷子后面也学习了一些夏家的内功心法,所以谭宸的筋脉没有任何的损失,只是夏家祖传下来的内功心法并不齐全,到了岛上之后,谭宸才真正系统的学习了内功心法,也知道经脉受损在学习内功心法之后会有多么的危险。

一不小心内息将受损的筋脉崩坏的话,几乎可以伤到人的根本,筋脉若是断了,人就废了,尤其是谭亦在中医宗也努力了两个月,却依旧是没有办法,所以如今,不管沈书意如何坚持,谭宸对她要去学习内功心法都是极其的反对,太危险了,成功的几率不足两成,这根本是拿自己的命在赌博。

又来了!沈书意斜着眼瞅着板着脸,看起来无比冷酷而严肃的谭宸,每一次有矛盾分歧的时候,谭宸都这样,根本不和你说道理,也不和你辩解,他就是这么一个态度,你口水说干了,喉咙说的冒火了,他直接就是一个不行,让沈书意都气的牙痒痒,和谭宸说话有时候真的太憋屈了。

“虽然危险,但是也不是百分百的死路一条,我会循序渐进的尝试,一旦不对劲,我会立刻停下来,我保证不会拿自己的小命来开玩笑的。”耐着性子,沈书意继续开口,可怜巴巴的看着谭宸,小手握着着谭宸的宽厚温暖的大手,陪着笑脸,“你知道我的性子,你们都变强了,只有自己原地踏步踏,我不尝试一次绝对不死心。”

“不行。”太危险,这根本不是尝试的问题,而是危及生命,谭宸黑眸沉沉的盯着沈书意,薄唇紧抿着,看起来极其的不悦。

对沈书意非要拿自己的生命来尝试,谭宸是真的不高兴,不要说小意如今的身手已经是后天巅峰的境界,就算是普通人,谭宸相信自己日后一定可以保护好沈书意,绝对不需要她拿自己的生命来胡闹。

“那我偷偷的练!”沈书意原本温柔握着谭宸的手直接改为了掐,她知道谭宸的顾虑,但是对沈书意而言,只有自己变强了,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让她不尝试就放弃,沈书意是真的办不到,而且红霞依旧在进步,谭宸虽然能保护自己,但是总不可能全天候二十四小时的跟在自己身边吧,所以沈书意需要自己变强。

“不行!”面瘫脸彻底黑了下来,谭宸皱着眉头,对于沈书意的固执,他比谁都清楚,也清楚沈书意看起来冷静性格背后的固执和疯狂,她绝对敢偷偷的来,这让谭宸脸色愈加的难看。

不远处,陆纪年撞了撞周梓幽的肩膀,挑了挑眉梢,一副过来人的模样,“看到了吧,这两个人绝对吵起来了。”

而一旦吵起来了,身边的人就会倒霉了,哎,陆纪年再次同情的看了一眼周梓幽,如今这出气筒挨揍被虐的人选就换成周梓幽了,谁让这是谭宸的师兄,这一点自我牺牲绝对是必须的。

周梓幽笑了起来,“我还以为小师弟总是面无表情,原来也会生气啊。”周梓幽真的以为谭宸是面部神经坏死,泰山崩于前都是面不改色,没有想到刚刚还和小弟媳还你侬我侬,片刻就能冷着脸。

“除了不行,你就不能换两个字吗?”吵架吵到这种憋屈的程度,沈书意深呼吸着,她真的好像对着谭宸的面瘫脸啃上几口,太可恨了,就知道说不行不行,让沈书意想要给自己辩解都找不到立足点!

得,谭宸这会直接冷着面瘫脸,连不行两个字都不说了,黑眸就这么直勾勾的盯着沈书意,任由沈书意掐着自己的手臂和腰,至于沈书意想要学习内功心法,谭宸是绝对不同意!

“你……我不和你说了!”不想自己被谭宸给气炸,沈书意呼啦一下站起身来,狠狠的对着谭宸的脚跺了两下,直接向着厨房的方向走了过去,再说下去,沈书意绝对要抓狂了。

“小弟媳,就不担心小师弟一怒之下会动手吗?”周梓幽看着直接暴怒离开的沈书意,啧啧的感叹着,小师弟这表情看起来真的很恐怖啊,没有想到冷静的小弟媳竟然还敢暴力的跺上几脚。

“小意绝对不会担心,谭宸就算是气死了,也不会一巴掌拍死小意,他只会拍死你这个当师兄的。”陆纪年摇摇头,再次感慨着,谭宸这脸黑的就跟墨汁染了一样,周梓幽有难了。

站起身来,谭宸目送着沈书意进了厨房,深呼吸着,随后转身看向不远处的陆纪年和周梓幽,对于沈书意,谭宸是真的没有办法,哄也哄不了,**根本没用,当然,谭宸也绝对舍不得,所以这会谭宸烦躁的厉害,只是峻脸还是处于黑沉的面瘫状态,让人看不出他真正的情绪。

“我去和蔡导师请教几个问题。”陆纪年快速的丢下一句话,随后火烧屁股一般直接蹿进了屋子,如今这个当陪练出气筒的任务就交给周梓幽了,反正他比谭宸身手高上许多,所以绝对不可能死人的。

半个小时之后。

看着终于发泄了情绪,冷静下来的谭宸向着厨房走了过去,去找沈书意继续你侬我侬的谭宸,周梓幽这个俊雅温和的男人,半天才反应过来,刚一动身体,浑身的伤痛,让周梓幽嘴角直抽搐,小师弟这也太欺负人了!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能者多劳嘛。”嘿嘿的笑着,陆纪年懒懒的靠在门框上,无比同情的看着被虐了一顿的周梓幽,果真是当师兄的,知道自己小师弟情绪不好,竟然还克制着不还手,只被动的防守,果真是好人啊!当初陆纪年可是卯足了劲和谭宸干一场,不过暴躁情绪之下的谭宸绝对是禽兽啊,所以陆纪年总是华丽丽的失败了,谁让他比不上兽化的谭宸呢。

可是如今,看着周梓幽,陆纪年无比的敬佩,这才是兄弟友爱啊,面对兽化的谭宸,周梓幽竟然还压制了身手,啧啧,陆纪年再次感慨周梓幽人格之高尚,果真是自己这类小人没有办法比的,至于谭亦那狐狸,每一次知道谭宸和小意闹矛盾了,那跑的比兔子还要快。

“你还能再幸灾乐祸一点吗?”周梓幽没好气的开口,他算是知道了,难怪之前陆纪年笑的那么阴险。

“死道友不死贫道嘛。”哈哈两声笑,陆纪年侧过身让一身酸痛的周梓幽进门,哥俩好的搭着他的肩膀传授着经验,“你别以为面瘫平日里沉默寡言,这混蛋比谁都腹黑阴险,他和小意闹矛盾了,舍不得和小意吵架,又不愿意自己憋着气,所以总是拿我们撒火,我哪知道周大哥你竟然如此品格高尚,竟然不还手。”

周梓幽没好气的看着笑的如此得瑟的陆纪年,他可是本着兄亲弟恭的高尚风格,谁知道小师弟竟然这么腹黑,下狠手啊,果真太狠了!自己这把老骨每个五六天都恢复不了。

“你竟然打不过小面瘫?”屋子里的,大长老一脸鄙视的看着自己的大徒弟,“你可别说你是老子的徒弟,先天六层竟然打不过先天一层,丢人丢到你姥姥家了。”

周梓幽无力的翻了个白眼,他这是招谁惹谁了,不过是看小师弟情绪不对,同门师兄弟,自己不帮谁帮?谁知道小师弟这么狠那,还有师傅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你去试试看暴怒兽化的小师弟的身手,绝对的压制,那出招都是杀招,那眼神就跟看死人一样,太狠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