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章 报复回来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10    作者:吕颜

“有没有要赌积分,我赌穆导师肯定输!”陆纪年吆喝着,声音故意说的很大,让四周的学生都诧异的看着陆纪年,尼玛,这是想积分想疯了吧?一个导师再怎么逊色,能输给学生?

“这你们就不懂了吧,你看这来挑战的学生面瘫着峻脸,一看就是胸有成竹,没有开打已经在气势上胜了,可是穆导师怒火冲冲,情绪不稳,这样在战斗里会很吃亏的,所以我赌穆导师肯定输!”陆纪年挑着眉头,一脸邪魅不羁的模样,啧啧两声,“你们敢赌吗?”

虽然很多学生也认为陆纪年说的挺对,但是中年级的导师最差也是先天四层的高手,而穆虹已经是先天五层巅峰,即将跨入先天六层的境界,说穆虹会输给一个先天一层的学生,所有人都不相信。

“好,我和你赌了,一千积分,穆导师胜利!”穆佳第一个走了过来,愤怒的看了一眼陆纪年,她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的关系非常铁,这一次,陆纪年只怕是故意这么说,让表姨丢脸,毕竟陆纪年手里头的积分有十多万,根本不怕输,但是这么一造势,却会让表姨的名誉受损。

刘丰第二个赌的,他再傻也知道穆虹不可能输,越级战斗,如果说这个面瘫着脸来挑战的学生是先天五层或者四层,那么还有可能赢,先天一层,必输无疑,刘丰得意一笑,“我赌一万积分。”

中年级的学生基本都赌了,当然是赌穆虹胜,低年级的学生看这架势,再看自己导师那严肃的表情,也都不敢赌了。

“这是内门的学生?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一旁低年级的导师对着另一个导师开口,毕竟他们都是外门导师,谭宸只是先天一层,说明才进入内门没有多久,他们怎么一点都不认识。

“我看着也陌生,而且怎么会突然挑战穆虹?”另一个导师也压低了声音,不由的想到昨天沈书意和穆虹之间的冲突,难道是来寻仇的?可是沈书意之所以会胜利,那完全是侥幸,看穆虹这架势,绝对是一出手就是必杀,毕竟高了三四级,想要越级挑战胜利,根本是不可能。

导师也凑到一起议论起来,学生就更是议论纷纷,外门不限挑战,毕竟都是武者,但是这么多年来还真的没有多少学生会挑战导师。

“死了不要怪导师我没有提醒你。”冷酷的开口,穆虹阴狠着眼神,昨晚在沈书意那里丢了面子,今天,无论如何,穆虹也要将自己的面子给找回来,否则她怎么领导外门中年级的导师,怎么教导中年级的学生。

冷着面瘫脸,谭宸动手了,而穆虹也如同导师们判断的一样,一开始就是十成的力气,直接下狠手,绝对不会让自己再犯昨天一样的错误。

拳来脚往,穆虹速度力度都提升到可怕的程度,但是谭宸同样很快,虽然只有先天一层的境界,但是谭宸和沈书意一样有着强悍的战斗经验,他们过去对敌,都是必杀的凶险,所以即使穆虹提高了警惕,但是在战斗经验这一块而言,比起谭宸和沈书意还是弱了很多。

“怎么可能!”当飞起的一脚被谭宸的手臂给挡了下来,穆虹形态尽失的低吼,不敢相信自己先天五层巅峰的境界,竟然会被先天一层的学生给挡了下来。

“该我了!”冷酷着声音开口,谭宸一双黑眸冰冷到极点,他最开始只是防守为主,而摸清了穆虹的攻击手段和套路之后,谭宸终于开始攻击了。

快如疾风,锋芒毕露!谭宸终于开始猛攻了,一招一式,直接将穆虹的退路都封死了,退无可退,而正面却是谭宸必杀的凶狠攻击!

局面瞬间翻转过来,如果说最开始穆虹是占着上风,谭宸是防守为主,但是此刻,当谭宸攻击的时候,穆虹完全被压制住了,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地,她的境界,她的身手根本来不及发挥出来就被谭宸的猛攻给打断给压制!

砰的一拳,穆虹脚步猛然的后退,嘴角破裂,可是容不得她愤怒,谭宸势如破竹的攻击再次逼上前来,让穆虹几乎是手忙脚乱起来,太快,太猛,太狠!谭宸如同死神一般,招招必杀,不留一点余地!

所有学生都惊呆了,所有导师也都愣住了,难道现在流行越级战吗?为什么一个先天一层的学生将先天五层巅峰的导师打的没有还手的余地,只能被动的挨揍!

“这才是真男人!对敌人就要狠!”陆纪年悠哉的开口,啧啧,他就知道当小意被欺负的事情传回内门,谭宸这个面瘫肯定暴怒了,看吧,这才是真男人!越级战,直接在挑战赛里光明正大的报复回来,啧啧,太过瘾了,不过谭宸这面瘫也变态了,才一个月竟然就先天一层了。

“够了!”洪长老快速的开口,同情的看了一眼被揍的穆虹,这都是什么事啊,一个导师被学生揍?而且穆虹多少也是个女人,这内门的小面摊,难道不知道尊师重教,不知道给导师留点情面吗?

谭宸将距离穆虹鼻子不到一厘米的拳头给收了回来,而太凌厉的杀机震慑之下,穆虹脸色煞白着,竟然双腿一软,踉跄了好几步,根本被谭宸猛烈的攻击给打的措手不及,狼狈无比。

看着四周学生那复杂的目光,看到几个导师同情的眼神,穆虹呆愣住了,脑子里嗡嗡的,她输了,输给了一个先天一层的学生,在大庭广众之下输了?

“啊!我要杀了你!”疯狂的叫了起来,愤怒让穆虹双眼赤红,猛然的向着已经收手,背对着自己要离开的谭宸发起了杀招。

“我靠,太无耻了吧!竟然偷袭!”陆纪年直接嗷了一嗓子,然后迅速的换了个位置,直接躲到了广大学生中间,省的被穆虹给惦记上了。

不得不说陆纪年这么一嗓子,让所有学生都有些鄙视的看向偷袭的穆虹,别人已经收手了,不揍你了,你竟然还无耻的偷袭,还是大杀招,这也太无耻一点了,更何况穆虹还是个导师!

偷袭的动作一顿,可是穆虹眼神一狠,再次向着谭宸继续攻击过去,不过这一瞬间的停顿,让谭宸早已经防备,其实即使没有陆纪年这一嗓子,谭宸也不会将自己的后背就这么留给敌人,所以在穆虹攻击而来的瞬间,谭宸略显得瘦削的身体陡然之间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直接飞起一脚踢向穆虹的脸。

“好了,穆虹!”偷袭失败,看着穆虹竟然还要继续下去,洪长老快速的上前,迅速的将穆虹给挡了下来,被一个学生给打败的确丢脸,但是偷袭自己的学生那更丢脸!

“我要杀了他!”阴毒着眼神,穆虹浑身直发抖,扭曲的脸上满是浓烈的杀机,不杀了这个学生,穆虹死都不甘心!

“随时奉陪!”面对一个先天五层巅峰高手的杀机,谭宸冷冷的开口,依旧面瘫着脸,根本不将穆虹放在眼里。

现在内门的学生都这么强吗?其他导师一看谭宸这面瘫的表情,都无语了!好吧,虽然是越级战斗,但是谭宸的确胜利了,所以穆虹即使要杀人报复,估计也只有失败的份,不过为什么能越级胜利?太扯淡了,这真的不科学!

“或者现在就可以生死斗!”就在众人还感觉处于玄幻状态中时,谭宸再次冷声的开口,冰冷的黑眸就这么平静的看着发疯的穆虹,她如果想要死,谭宸不介意动手。

这真的是偶像啊!外门所有观战的学生都齐刷刷的将敬佩的眼神看向谭宸,太帅了,太威武了!尼玛,他们什么时候能进入内门,能这么威风?

“好了,小师弟,既然胜利了我们就回去吧,老师可气的不轻。”一道清朗悦耳的声音响起,越过众人,一个三十四五岁的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面带着和煦的笑容,向着一旁的导师颔首致敬,所有又向着洪长老开口,“洪长老,这是我的小师弟,刚刚多有冒犯,我现在就将人给带走。”

“那个老疯子今年收的徒弟?我记得这小子两个月前才进的岛。”洪长老也愣了,内门大长老那可是顶尖的高手,但是性子可是孤僻怪异,收徒的要求极高,所有人都以为他只会收周梓幽一个徒弟,谁知道今年竟然收了一个从外面来岛上的学生当徒弟。

不过此刻看着谭宸的模样,好吧,这的确是个变态的天才,才上岛两个月,竟然已经进入先天一层的境界,而且还越级战斗胜利了,难怪能让老疯子看中收为徒弟。

“是你?”穆虹愣了愣,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看到自己曾经暗恋多年未果的男人,可是看着周梓幽俊雅带笑的脸,再想着自己形态尽失的样子,穆虹在怔愣之后,随即脸色大变,阴狠的目光再次杀机毕露的盯着谭宸,这个人必须死!

“穆导师,小师弟性子不太好,多有冒犯。”周梓幽依旧朗声的开口,只是当看到穆虹那满含杀机的眼神时,表情不由沉了沉了,无奈的看着面瘫着脸的谭宸,小师弟至少要告诉自己,他到底出来挑战穆导师是为了什么啊?

“周梓幽,这是我的事,和你无关!”穆虹尖声的开口,恨自己此刻里子面子都没有了,更恨周梓幽竟然维护外人!

“好了,臭小子,给老子回去继续练功!”一道愤怒的声音响起,估计是担心周梓幽这个师兄根本拿谭宸这面瘫没有办法,所以大长老竟然亲自过来抓人了。

“明天回去。”即使面对大长老,谭宸依旧面瘫着脸,丝毫不理会气的几乎要炸起来的大长老,目光扫了一圈,最后看向陆纪年,大步的走了过去。

哗啦一下,四周的学生都齐刷刷的推开了,连穆导师都能打败,他们可不敢惹,气场太强了,而陆纪年嘿嘿一笑,拜谭宸所赐,今天又狠狠的赚了个盆满钵满。

“还明天回去?谁给你的假,给老子现在立刻马上就回去!”大长老果真被气的胡子直翘,嗷嗷的叫了起来,三两步的向着谭宸冲了过来,这个臭小子,死面瘫!

“你输了!”对于大长老的身手,谭宸根本没有什么招架的余地,所以此刻,谭宸皱了皱眉头,不悦的看着要将自己抓回去的大长老。

“老子输个屁,你个混小子,你他妈的用枪,老子是铜皮铁骨吗?能不输吗?”大长老再次暴怒的吼了起来,一般人用枪,大长老根本不担心,可是谭宸的枪,那就是夺命的利器,而且这个臭小子还真的敢开枪,大长老也只能退避三舍,让谭宸给出来了,气得大长老都想揍人了。

看着面瘫脸的小师弟,再看着跟个炮仗似的老师,周梓幽无奈的揉了揉眉心,他突然感觉以后的日子一定很艰难很艰难!

突然,就在周梓幽以为谭宸和大长老要打起来的时候,谭宸那原本冷酷的面瘫脸突然柔软下来,随后快速的转身,一瞬间,冰冷的黑眸温柔的可以漾出水花来。

冰山融化啊!所有人都傻愣住了,顺着谭宸的目光看了过去,一下子被这么多目光盯着,沈书意无奈的一笑,不过脚步倒是快了几分,“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不打败你老师就不给出来吗?”

“给你报仇。”明目张胆的开口,谭宸握住了沈书意的手,两个月未见,这一刻,谭宸恨不能直接将人抱在怀里。

报仇?学生们是一头雾水,而所有的导师都错愕的愣住了,随后看向穆虹,这会看沈书意和谭宸之间的亲昵,谁都知道这报仇两个字是因为什么。

沈书意扭头看向表情阴狠的穆导师,随后无奈的看向谭宸,“是陆纪年告诉你的吧?报什么仇啊,再说了我也没有输啊。”

“我看见她脖子上的伤口了。”谭宸那面瘫的峻脸上倒是勾起一抹浅显的笑,打斗的时候,他就看到穆虹脖子上的伤口了,很细,在动脉上方。

被谭宸这么一提醒,众人刷的一下看向穆虹,却见她脖子上的围巾已经掉落在地上,而脖子上伤口自然浮现在众人眼中。

“老子以为这个小面瘫已经够变态了,没有想到这丫头更变态啊,一个后天境界竟然也能赢,洪海,你们外门的导师是不是太没用了?”大长老此刻嘿嘿的笑了起来,得意洋洋的看向哭笑不得的洪长老,接二连三的被学生给揍了,这还算是导师吗?当陪练还差不多。

“老师,你少说几句啊。”周梓幽无奈的看向大长老,您老没有看见外门导师的表情都不太对劲吗?“这里是外门,是小师弟媳妇待的地方,你想让小弟妹以后没有办法待下去吗?”

“谁敢欺负我们家的人,老子揍扁他!待个屁啊,面瘫,带着你媳妇跟老子回去,这里导师太弱了,待着也没什么用。”大长老眉头一挑,威胁的目光看向一种导师,你们敢动手给面瘫媳妇穿小鞋试试看!

“不行!”这边谭宸和沈书意都还没有开口,陆纪年直接不干了,嗷嗷的抗议起来,这人都去了内门,剩他一个待在外门,这绝对不行。

刷的一下,众人目光诡异的看向陆纪年,毕竟大家都知道陆纪年和沈书意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会看陆纪年这么明目张胆的反对,众人暧昧的笑了起来,难道是三角恋?

“小子,你反对个屁啊?”大长老危险十足的开口,动了动拳头看向陆纪年,“你小子再说一遍?”

“那个面瘫的老师,你绝对了解面瘫对不对?我敢保证,你让小意跟着走了,面瘫绝对要将心思都放到小意身上,绝对不会好好训练的!”陆纪年嘿嘿一笑,暧昧的瞅着一旁你侬我侬的两个人,对着大长老眨了眨眼睛,这绝对是经验之谈。

大长老表情一顿,为难的看了看谭宸,貌似还真是这么回事!“面瘫,你媳妇还是留在外门吧,最多,一个月准你过来一趟,不过你放心,以后外门谁敢欺负你媳妇,老子带内门的人过来将他们轮流虐个遍。”

“我不和你过去了。”沈书意微笑的开口,看着谭宸明显不高兴的脸庞,眼中笑意加深了不少,对于谭宸面瘫着峻脸装可怜的样子,沈书意是最没有办法了,只能软着嗓音哄人,“蔡导师学识渊博,对内功心法这一块很有见解,我想跟在蔡导师后面多学学。”

谭宸抿着薄唇,冷酷着面瘫脸,就这么看着沈书意,一副我很生气我绝对不屈服的冰山模样,让周梓幽直接傻眼了,大长老也差一点将眼珠子给瞪下来,这就是他们那个面瘫的徒弟(小师弟)?竟然装可怜博同情?貌似和他们相处的时候,明明是一天都没有几句话,面无表情,除了训练还是训练,可是现在这被人欺负的Q版小冰山模样?这世界真的玄幻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