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5章 欺人太甚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09    作者:吕颜

沈书意刚在宿舍里将《元气经》又仔细的看了一遍,将蔡元伯所叮嘱的注意事项和学习内功心法的一些要点也都牢牢记在了心里,刚准备一鼓作气来试试看自己的筋脉里如果产生内息会有什么状况,结果方宁在外面敲门喊了起来,“沈学姐,穆导师让你过去一趟。”

穆导师?沈书意将《元气经》放在床边的桌子上,起身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脸上却带着几分诧异之色,虽然当时和女疯子严铁男战了一场,沈书意的身手惊艳全场,第二天外门的导师将沈书意当成了香饽饽,可是随后在知道沈书意经脉受损之后,所有导师唯恐被沈书意赖上一般跑都跑不急。

而穆导致是穆佳的表姨,也是中年级的老师,按理说她和沈书意之间是没有什么纠葛的,可是突然穆导师让方宁过来叫沈书意过去一趟,明显是出了什么事。

“谢谢,我这就过去。”对于方宁这个原本看起来很是热情爽朗,可是骨子里却阴险的女孩子,沈书意是敬而远之。

最开始方宁想要让沈书意加入火玫瑰失败之后,方宁也跟着穆佳挑唆让沈书意和严铁男打了一场,一战成名之后,方宁倒是不敢再来惹沈书意了,虽然是一个院子,可是架不住沈书意那后天巅峰的境界。

“学姐就赶快过去吧。”方宁笑着回答,可是眼中却闪过一丝阴狠得意之色,让她自以为身手了得,看不起自己,这一下倒霉了吧!看你还能得意到几时!

沈书意敏锐的将方宁眼中的得意之色收入眼底,心里头也有些的底了,看来穆导师找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这些天外门一些关于沈书意高傲不可一世的传言什么的,沈书意倒也知道,而传这些话的人估计就是方宁,只不过沈书意虽然经脉受损,止步先天,但是在外门却还是没有人敢挑衅沈书意,所以方宁即使心里头嫉恨,却也只能私下里做这些小动作来报复沈书意。

“穆导师,你找我?”敲了敲办公室的门,沈书意走了进来,视线快速的扫了一圈,当看到阴狠着一双眼,满脸报复的狼哥时,立刻明白是什么回事了,看来打了小的,老的就出来找自己麻烦了。

“外门的规矩你不知道吗?不管是在外门还是在岛上,严禁械斗!”女人的声音总显得有点的尖细,而此刻穆导师冷言斥责着沈书意。

当初她以为沈书意是个天才,自然是想尽办法要将人给拉拢到自己身边,收为徒弟,甚至不计较她对穆佳的冒犯,可是谁知道沈书意竟然经脉受损,这样的废物,穆导师自然不会再放在眼里,这一个月来也听了不少关于沈书意的传言。

明明经脉受损,止步先天,可是却依旧狂傲不可一世,目中无人,自以为是,穆佳这孩子还想要将她加入火玫瑰来保护,结果沈书意竟然还端着架子,不知好歹,此刻,揪到了沈书意的错,穆导师更没有好脸色,疾言厉色的怒斥起来。

“好了,穆导师,事情都是双方的,不要指责这个小丫头了,我儿子只怕也有错。”坐在狼哥身边却是一个黑瘦的老头,身材并不高,说话也是和和气气的,但是那阴狠的眼神,脸上一闪而过的厉色,让人明白这个黑瘦老头绝对是比狼哥更加可怕的对手。

“沈书意,我问你,冯华是不是被你打伤的?”穆导师对牢头的话很买账,倒也停下斥责沈书意了,端坐在椅子上,居高临下的审问起沈书意来了。

冯华就是被沈书意给打伤的狼哥,只不过在决斗场这样的地方,基本没有人叫名字,都是代号,如同冯华的父亲就被称为牢头,而冯华因为身手强悍,性格阴狠毒辣而被称为狼哥。

“我是正当防卫,我们在吃饭的时候冯华带着好几个手下来找麻烦,原本只是简单的过招,不过在冯华输掉之后,竟然背后对我们射了淬了毒的弩箭,他身上的伤完全是咎由自取。”沈书意虽然有点奇怪穆导师竟然完全和牢头他们是一伙的,但是狼哥受伤这事,完全是他歹毒造成的,天作孽,尤可活,自作孽,不可活,沈书意已经手下留情了,否则就冲狼哥那六枝淬了毒的弩箭,沈书意杀了他也不为过。

“强词夺理!身为外门子弟,你不知道外门的规矩吗?什么叫做过招?自以为学了一点本事,就出去耀武扬威,逞凶斗狠,你这样的性子,难怪会止步先天!”听到沈书意承认狼哥的伤是自己造成的,穆导师眼神陡然之间狠戾起来,更是怒声训斥着,“你立刻给冯华道歉!乞求他的原谅!”

“穆导师,虽然你也是我的导师,但是也没有权利私自给我定罪吧?更何况我已经说了我是正当防卫!难道有人要杀导师你,导师你还大度的以理服人,用外门弟子不能动武的规矩任由别人宰你几刀吗?”冷冷的反驳回去,沈书意目光平静的看着勃然大怒的穆导师,她既然一面倒的帮狼哥,沈书意就算再有理也是枉然,所以沈书意也懒得理会什么尊师重教了,穆导致明显就是找自己麻烦。

“好,好,好!”接连三个好字,穆导致气的脸色发青,估计还是第一次被人这么顶撞,看着沈书意这么平静自若的模样,穆导师更是气的火冒三丈,倏地一下站起身来,“你不是自以为身手了得吗?那我就来会会你,看看你这个高手到底有多么了不起!”

面对穆导师的攻击,沈书意脸色也是一沉,不过多少大风大浪都经过了,即使穆导师是先天五层的高手,但是沈书意还真没有怕过谁。

好强的力度!好快的攻击速度!沈书意快速的躲闪着,每一次在穆导师的手或者脚要伤害到沈书意的时候,她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快速的避让开,虽然沈书意比不了穆导师的速度,但是她过去在龙组的经验,可怕的直觉,却让沈书意即使只能防守,但是别人想要伤到她也没有这么容易。

“果真有几下子,难怪这么傲。”自己出手竟然还拿不下沈书意,穆导师怒极反笑着,筋脉中的内息猛然的在全身流转着,这种内息配合着外功招式产生的内劲,让沈书意也是状况险出,局面越来越危险。

“还不认错道歉!”终于一拳头击中了沈书意的肩膀,穆导致原本是想要趁机抓住沈书意,可是她却如同一尾鱼一般,滑不留手,身影快速的一个扭转,愣是从穆导致的手中再次逃脱了。

“我何错之有?”冷笑的反问着,沈书意动了动肩膀,这一拳头力度极重,沈书意只感觉肩膀的骨头都要被震碎了,看着咄咄逼人的穆导师,沈书意依旧平静着一张脸,不惜不怒,却让人知道这个看起来乖巧的女孩子绝对有一身的傲骨。

“好,我今天就好好教训教训你!”穆导师看着根本不服输的沈书意,眼中的杀气一闪而过,一个止步先天的废物,就算是伤了,外门也没有人会找自己麻烦,既然沈书意不识抬举,刚伤了冯华,穆导致阴狠着眼神,手中的攻击愈加的强势而可怕。

胸口又挨了一脚,沈书意忍不住的咳出一口血,看起来很是的狼狈,一旁的狼哥满脸笑意的看着完全被穆导致压制的沈书意,敢对自己动手,这个女人简直不知死活,等弄死她了,再去找陆纪年还有那个胖子,还有几个毛孩子算账,一个一个将他们都给弄死!

沈书意虽然节节后退,一个后天武者和先天境界根本没有办法比,更何况穆导致的身手已经是先天五层的境界,高出太多,沈书意的经验根本弥补不了这种差距,所以她越来越危险了,狼哥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得意,一旁的牢头也是阴沉着一双眼,敢伤了自己的儿子,简直是不知死活!

砰的一声,沈书意再次后退了几步,单膝跪在了地上,又吐出了一口鲜血,穆导师根本是下了杀手,沈书意双手猛然攥紧成拳头,一手抹去嘴角的血迹,抬头看着直接走上前来,一脚向着沈书意脸庞踹过来的穆导师,沈书意冷酷一笑。

比不了身手,那就比战斗经验,比战斗的头脑,就在穆导师以为沈书意根本是个垃圾,只能匍匐在自己脚下苟且偷生的时候,沈书意突然一手抓住了穆导致踢过来的脚,用力的一个拉扯,穆导师重心不稳的往前一个踉跄。

这就是机会!沈书意挨了这么多拳头,吐了好几口鲜血换回来的机会!陡然之间,清瘦的身影如同利箭一般,沈书意从地上瞬间跳起,趁着穆导师重心不稳的一刹那,手掌里赫然多了一把黑色看起来很是普通的匕首,这确实诸葛大师最后的遗作凤凰喋血!

而穆导师也猛然惊觉到危险,快速的拔出了自己随身携带的银色匕首,岛上的人都习惯带着冷兵器,穆导师更擅长用的是鞭子,但是平日里带着鞭子不方便,所以她还带了一把匕首,只是她没有想到竟然真的被沈书意给逼的拔出了匕首。

可是寻常的匕首能挡得住凤凰喋血的锋利吗?即使是穆导师这把精钢锻造出来的银色匕首,但是当碰到兵中之王的时候,也之后陨落的份!

没有任何声音,凤凰喋血的锋芒直接将穆导师手里的匕首给割断了,锐利的刀锋瞬间就逼到了穆导师的脖子,虽然还没有碰到肌肤,但是凤凰喋血的锋芒却已经将那白皙的肌肤给割破,殷红的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下来。

“穆导师,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不介意多杀一个人。”冷声的开口,沈书意持着凤凰喋血将愤怒不已的穆导师给逼停了下来,平静如水的目光瞬间看向一旁同样因为震惊而站起身来的牢头,“你动作再快却绝对快不过我,所以还请坐下来!”

牢头在看到穆导师的匕首给凤凰喋血给割断的时候就知道坏了,他瞬间站起身来想要偷袭沈书意,可惜沈书意的动作太快,而且即使和穆导师这样的高手对决,被打的连连败退吐血,却还是防备着自己,而且沈书意站在穆导师的身后,凤凰喋血架在穆导师的脖子上,牢头纵然身手再强此刻却也不敢轻举妄动。

“小丫头,我今天过来只是来了解情况,你这孩子还真是冲动,竟然对自己的导师如此不敬。”缓缓的开口,牢头一脸惋惜外加无奈的看向沈书意,似乎他根本不是过来兴师问罪,只是态度和善的来询问一下事情的经过,可是沈书意却不知好歹,竟然对自己的导师动手,还伤了人。

“是非对错,不是我说的,也不是你们说的,穆导师既然对我下杀手就应该知道,没有人会等着被杀而不反抗,至于你说的不敬,我沈书意从来都是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但是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笑着开口,沈书意表现是如此的平淡,似乎根本不将挟持穆导师这事当成什么大事,这种内敛的自信和低调,让精明的牢头知道这个看起来如此年轻的女孩子,绝对是个狠角色,而且是个精明的狠角色。

牢头眉头皱了皱,他原本以为打伤自己儿子的只是外门一个才入的新弟子,即使身手了得又如何?岛上最不缺的就是高手,外门最不缺的就是天才,更何况如果真的是黑丫这些小孩子,牢头还要忌惮几分,毕竟这些孩子未来成长的空间太大了,若是被哪个导师看中了收为徒弟,那可是不好得罪的,但是沈书意这些大人,牢头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可是牢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如此强大,虽然只是后天巅峰的境界,一直被穆导师压制着,节节败退,但是她受的都是轻伤,而且却一直在计算着,掌控着全局,等到穆导师轻敌的那一刻,突然之间反击,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竟然依靠后天巅峰的境界压制住了穆导师先天五层的境界。

这一场战斗,诚然穆导师太轻敌了,当然了,她若是一开始就对沈书意下杀手,沈书意根本没有招架的余地,可是穆导师却要在战斗过程中凌辱沈书意,她要让沈书意明白她的狂傲根本就是可笑,一个止步先天的废物,还敢这么嚣张,但是到最后,穆导师却被沈书意给算计到了,沈书意用最小的伤害,换取了这个机会,一举制敌。

“沈书意!”愤怒惊恐外加不敢相信,太多的情绪让穆导师整个人都扭曲了,阴狠的眼神,可惜脖子上的利刃,却让穆导师丝毫不敢动弹,沈书意看起来安静内敛,但是真的动手了,却比谁都狠,面对一个先天五层的高手,却敢以身诱敌,这可是冒着生命的代价,一般人绝对没沈书意这般大胆。

牢头也知道这样僵持着根本不行,最后只能按照沈书意的要求将蔡元伯还有其他几个导师,包括洪长老和郑长老都叫了过来了。

“小意,放下刀子。”蔡元伯也根本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过当看到沈书意竟然挟持住了穆导师,蔡元伯也足足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

穆导师可不是严铁男,这可是实打实的先天高手,而且还是先天五层的境界,比起蔡元伯厉害多了,进入先天之后,越往后面越困难,有些人十年才能进步一层,有些人一辈子就困死住了,蔡元伯这辈子也就是先天三层的境界,十多年了,根本没有办法再进一步。

“是。”比起对穆导师的态度,对于疼爱自己的蔡元伯,沈书意还是非常尊敬的,听到他的话,随即就将凤凰喋血给收了起来。

而变故就在瞬间发生,穆导师今天丢了这么大的脸,之前沈书意的凤凰喋血一直架在她的脖子上,穆导师纵然已经气炸了,却也不敢动,但是此刻,沈书意将凤凰喋血拿开之后,穆导师眼中阴狠着,猛然之间向着沈书意发起了必杀的攻击。

“穆导师之前你要杀我被我反制止住了,现在当着这么多导师的面,你还要偷袭杀我吗?”厉声指责着,沈书意早已经防备,身体猛然一个后九十度的倾下,手腕一扬,还沾着鲜血的凤凰喋血直接向着穆导师的手腕削了过去,这可是神兵利器,穆导师已经尝到了厉害,绝对不敢冒险。

果真是如同沈书意判断的一样,穆导师只能后退两步避开了凤凰喋血的攻击,而沈书意身影已经迅速的侧移到了郑长老身边,她还担心穆导师不上当呢,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一个导师偷袭自己的弟子,还下了杀手,不管如何,局面对沈书意已经好多了。

“穆导师,你一而再的要杀小意?”蔡元伯虽然反应慢了一些,但是也是先天的高手,再加上听到沈书意刚刚的怒斥,蔡元伯这个温和的男人也火了起来,身影上前,一把挡在了沈书意的面前。

其他几个导师也是眉头皱了皱,如果说之前看到沈书意竟然挟持了穆导师让他们感觉到很是奇怪诧异之外,穆导师竟然在沈书意拿开匕首之后对沈书意偷袭下杀手,这让几个导师都感觉太不应该了,之前就对一个孩子下杀手,现在当着他们的面又对沈书意下杀手,这个穆虹到底要做什么!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