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章 战地头蛇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1-08    作者:吕颜

“对一个孩子还下重手?”沈书意冷声的开口,一手却已经快速的挡下了蔡朗打向黑丫的手臂,一手将黑丫给拉到了自己身侧。

“小意姐,是他们故意来讹诈我们,想要骗我们的积分。”其他几个孩子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指着地上破碎的瓷器。

几个孩子从外门出来,自然是满心欢喜的到处乱跑,他们原本不是孤儿院就是在街上流浪的孩子,到了外门之后,反而像是回家了一般,在外门虽然每天都花大量的时间学习,但是这些孩子都是资质极好,极其聪慧的,所以再苦再累也没有抱怨,而今天终于可以出来放风了,一个一个都高兴的跟什么似的。

可是谁知道刚到拐角这边,蔡朗就拿个一个纸盒走了过来,跑在最前面的十岁小男孩其实已经刹住脚了,可是蔡朗却故意往前两步,手一松,纸盒落地,瓷器碎了,直接讹上几个孩子,让他们赔五百的积分。

“啧啧,蔡朗,要不要哥几个帮忙给你镇场子啊。”看到沈书意轻而易举的就挡下了蔡朗,一旁几个男人笑呵呵的开口,他们虽然不服气蔡朗,但是毕竟都是牢头的手下,蔡朗得到了牢头的信任,也算是三当家,若是出了什么事,他们不帮忙,一想到牢头的手段,几个男人都感觉骨子里发寒。

蔡朗阴沉着脸,用力的将手抽了回来,目光死死的盯着眼前的沈书意,表情显得愈加的扭曲,他天生不适合习武,却偏偏出生在岛上,性格扭曲之下,蔡朗对这些外门弟子无比的嫉恨,尤其是黑丫他们这些小孩子,这都是资质极好的学武胚子。

“我会处理。”阴森着声音开口,蔡朗丝毫不给几个男人的面子,而这样的话一出口,让一旁几个男人脸色都是阴狠的变了变,不过都惧怕牢头,所以谁也不敢真的和蔡朗撕破脸。

“赔五百积分,今天这事就完了,否则不要怪我不客气!”阴沉着声音,蔡朗原本就一副营养不良的模样,乱糟糟的头发,黑眼圈,瘦的似乎被风都能吹跑,而此刻,蔡朗阴毒的目光看向一旁的黑丫和她身边的四个小孩,威胁意味不言而喻。

沈书意不是什么都不懂得新人,此刻看蔡朗这势在必得的模样,沈书意知道他肯定有所依仗,否则在岛上有黑风卫队这样的执法队,竟然还有人敢公然勒索,绝对是有靠山本事的。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你们几个还不够看。”沈书意不准备惹麻烦,但是如果别人惹上头来,她也不会退缩。

尤其是此刻还有黑丫几个孩子在,除了黑丫的性格很固执,遇强则强之外,其余几个孩子因为孤儿院或者流浪的生活环境,让他们的性子都有些的软弱,胆小怕事,不管遇到什么事,首先就是自己道歉,将错误揽到自己身上,但是在外门这种地方,独独不能有软弱两个字,所以沈书意倒也不在意,真的冲突了,就当是让几个孩子多见识见识。

“打就打,他们还敢杀了我们!”黑丫固执是争强好胜的性格,在沈书意后面昂起头,怒火冲冲的看着蔡朗,可是当看到其他四个孩子有些不安惧怕的时候,黑丫气恼的一瞪眼,小手叉到了腰上,一副大姐大的训斥小跟班的凶悍模样,“你们四个怕什么,他们又不敢杀了我们,就算真的死了,眼睛一闭,双脚一蹬,你们什么都不知道了,还有什么可怕的?你们越是怕,他们越是过分,会欺到我们头上,没听人说过软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以后当我的跟班就得不要命不怕死!”

“好了,他们见识的还少,以后慢慢教。”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被黑丫训的头都抬不起来的四个小孩子,其实这丫头才是莫家的人吧,果真是混黑帮当大姐大的架势,不过看着几个孩子,沈书意脸色也渐渐变得严肃起来,“不过黑丫说的在理,你们要记住,你如果退,别人就会得寸进尺,当你退到没有可退的时候怎么办?所以我们不主动去欺负人,但是不管什么人欺负到我们头上,是强者也好是弱者也好,只要欺负上门了,那么就不要客气,这是骨气是尊严,听懂了没有?”

“是,小意姐,我们不怕!”四个小孩子同时的开口,声音也大了几分,挺直了小身板,昂着头,虽然表情还是有点惧怕的样子,但是眼神去坚定了很多,或许是因为沈书意的话让他们想到了过去在孤儿院或者流浪时候的事情,触发了他们幼小的心灵,这一刻,他们却都明白一个道理,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

几个男人看到这一幕哈哈的笑了起来,嘲讽的看向蔡朗,这个垃圾果真够倒霉的,想要碰瓷失败了不说,还被几个毛孩子当成反面教材了。

“给我一起上!”蔡朗听着四周的笑声,怒火中烧着,狭长的眼睛暴戾的凶狠起来,怒吼一声,直接向着沈书意率先动起手来,其余几个男人对望一眼之后,却没有动手。

牢头也不知道为什么对蔡朗信任有加,即使其他人都在心里头不服气,但是对牢头却很是惧怕,所以根本不敢忤逆牢头的决定,而此刻,众人可不愿意帮忙,毕竟外门子弟可都是一些天之骄子,资质极好,他们何必去帮蔡朗而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蔡朗太弱,他的身手比起普通人估计就好那么一点点,沈书意倒是诧异的怔了一下,她以为在岛上还敢横行霸道的人多少有点身手,却没有想到竟然如此之弱,“到此为止吧。”

沈书意抬脚一扫,蔡朗根基不稳直接砰的一声摔在了地上,看得出他根本没有好好的打过基础学武,黑丫他们除了常规的耐力训练之外,蹲马步可是必修课程,马步扎的好,下盘才稳,对敌的时候整个人重心才稳,不管是进攻还是防守,扎马步绝对是打基础的重中之重,可是蔡朗四肢虚浮,看得出他根本没有好好的打基础。

“打得好!”黑丫高兴的喊了起来,随后得意洋洋的看向同样面露笑容的四个小根本,耀武扬威的开口,“看到没有?以后你们跟着小意姐好好学,也能这么厉害。”

“是!”四个小孩猛点头着,他们性格多少有些的怯弱,所以对于强者格外的崇拜,之前虽然黑丫说沈书意如何如何厉害,但是毕竟没有亲眼看过,这会看见了,几个孩子眼睛里都冒着光,恨不能一瞬间自己也变得这么强。

“走了。”拍了拍黑丫的头制止了她继续这么胡扯下去,沈书意也没有下狠手,毕竟蔡朗身手太弱,不足畏惧,而且岛上还有黑风卫队的存在,沈书意也担心自己真的下狠手了,到时候被人捅到黑风卫队那里去,也是个麻烦,毕竟她也算是得罪了穆佳和刘丰这两个外门的老学员。

趴在地上,满身的狼狈之色,而一旁几个男人更是嗤笑起来,垃圾就是垃圾,一个女人带着五个孩子,还没有怎么动手,蔡朗竟然就摔的狗啃泥,真不知道牢头为什么就这么信任蔡朗,对他委以重任,真不甘心那!

“啊!”趴在地上的蔡朗嘶吼一声,双手猛然的攥成了拳头,小时候因为不能习武而遭受的各种嘲讽各种嘲笑,让蔡朗沾着灰尘的脸狰狞的扭曲着,眼睛赤红,牙齿紧紧的咬着嘴唇,“啊!”

不甘心之下,蔡朗从地上爬了起来,不顾一切的向着沈书意和几个孩子扑了过来,明知道不是沈书意的对手,却还是疯狂的向着沈书意挥舞着拳头。

抬手就挡下了蔡朗,沈书意身体一侧,冲劲太大之下,蔡朗身体失去了平衡,再次摔在了地上,可是即使第二次摔倒在地,蔡朗却还是站了起来,眼神更为的狰狞,整个人看起来是如此的疯狂。

“我不甘心!”怒吼着,抬手抹去脸颊上被地上石子给蹭出来的血迹,蔡朗第三次怒吼着,然后又向着沈书意扑了过来,任谁都看得出蔡朗的情绪不对,这根本就是一个疯子,而不是那个没有办法学武的垃圾。

沈书意让黑丫将几个孩子带到了一旁,看着又冲过来的蔡朗,身体一动,如同疾风一般,蔡朗只感觉眼前人影一闪就消失了,挥出去的拳头打空,容不得蔡朗再多想什么,他只感觉脖子一痛,眼前一黑,直接昏厥倒在地上了。

几个嘲笑蔡朗的男人自然不敢动手,目送着沈书意和几个孩子离开之后,几个男人看着地上昏厥的蔡朗,其中一个人忽然阴森的笑了起来,“既然人已经昏了,我们出出气也没有人知道。”

余下几人对望一眼之后都阴森的笑了起来,随后冲上前来对着昏厥的蔡朗一阵拳打脚踢,而沈书意虽然知道这几个男人和蔡朗看起来是一伙的,但是暗地里绝对是分成了两派,否则就不会是蔡朗一遍一遍的动手,而几个男人只站在一旁看着,根本不出手帮忙,可是沈书意却没有想到这些人不单单不出手帮忙,在蔡朗昏厥之后却下黑手。

“好了,东西也买了不少,我们去吃饭。”蔡朗的出现对沈书意而言只是一小段插曲,此刻,她带着黑丫和四个孩子向着街上的一家饭店走了过去,岛上虽然与世隔绝,流传了五百多年,但是岛上的普通居民生活和外界其实没有多少不同,街道上也是各式各样的店铺齐全。

“好耶。”几个孩子都高兴的喊叫起来,对于他们而言,玩够了肚子饿了,能吃到一顿大餐自然是最好的,尤其岛上不管蔬菜还是肉类都是纯天然,不添加任何化学成分的,所以食物的口味比起外面要美味了许多,一听到能吃大餐了,就连黑丫都两眼冒金光,只是还故作老成的板着小脸。

“你们还真能逛,快点上来,我们就要点菜了。”二楼上,陆纪年坐在靠栏杆边的桌子边,低头招呼着终于过来的沈书意等人。

“点菜我最拿手,这道秋浦鱼可好吃了,是岛上淡水湖里的鱼,肉质鲜嫩,鱼刺也少,黑丫他们都可以吃,还有这个牛肉丸子,那绝对是口味正宗,烤羊腿也好吃……”这边沈书意和黑丫他们刚坐下来,小胖已经拿着菜谱刷刷的介绍起来了,他这一身的肥肉还真是名副其实。

沈书意笑着看着黑丫他们和小胖因为点什么菜叽叽喳喳的吵闹着,脸上的神色不由的轻松下来,接过陆纪年递过来的茶杯,“谢谢。”

“谢什么?我也够没用的,内门竟然连门都没有进去,更不用说让谭宸那面瘫出来和你见面了,谭亦这小子也疯狂的在中医宗的书楼里啃古药书,我什么都帮不了你。”陆纪年白了沈书意一眼,端着茶杯喝了一口茶,自怨自艾的叹气起来,“小意,你要是心里头不痛快就打我一顿出气吧,反正谭宸也没少干这事。”

“放心,我还不至于因为经脉受损就拿你出气。”被陆纪年这模样给逗乐了,沈书意摇摇头,瞥着逃过一劫的陆纪年,坏笑的开口,“要不回去我们试试手,你如今已经是内功三层,可以修炼出内息了,也让我看看你进步的程度。”

“你丫的,和谭宸一样都是一肚子坏水!”陆纪年刚以为逃过一劫,结果沈书意这么一说,让陆纪年差一点一口茶就喷了出来,他这个当朋友的容易吗?“等我对内息的掌握熟练了,至少内功四层了,我们再动手,现在我还半生不熟的,动手不就是被虐的份。”

“我也准备这几天试试看了。”沈书意神色一片柔和,语调轻缓,可是这话语里却带着一股坚韧,甚至可以说是疯狂,已经一个月了,沈书意也不想再拖延下去了。

菜很快就送上来了,口味的确很好,小胖别的不会点菜绝对拿手,所以一桌子人倒是吃的有滋有味,顺便说说学武的事情,气氛格外的融洽。

“就是你们几个敢动了我们的人?看来外门的人还真是越来越嚣张了,才入外门的新人一个一个都以为自己天下无敌了!”就在众人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突然,十多个人呼啦一下冲到了楼上,将沈书意这一桌子的人都给包围住了,为首的男人穿着黑色的唐装,浑身透露出一股嗜血残忍的气息,阴冷冷的声音让人听的毛骨悚然。

沈书意看着众人,目光落在被两个人扶着的,有些神志不清的蔡朗身上,微微怔了一下,她当时并没有下重手,可是看蔡朗鼻青脸肿,站都站不住,眼神涣散,神志不清的模样,分明是受了重伤,看来是自己离开之后,其他人动的手。

“狼哥,就是他们动的手!”说话的正是当时在蔡朗身边的男人之一,此刻指认了沈书意之后,男人立刻退到了一边,低着头,眼神有点飘远,不敢看沈书意,毕竟是做贼心虚,沈书意离开之后,他们将蔡朗给狠打了一顿,结果太痛快之下,忘记留手,将蔡朗给打的奄奄一息。

几个男人也害怕了,毕竟牢头可是很看好蔡朗,角斗场分为内帮和外帮,内帮就是负责决斗场的运营管理,而外帮则是牢头掌控,负责决斗场在外面的一切事宜,包括决斗场固定的斗手,和岛上其他一些势力之间的交涉,这些都是牢头管的。

外帮牢头是大当家,那么此刻质问沈书意的狼哥就是牢头的儿子也是二当家,至于最不让人服气的蔡朗就是三当家,不要看狼哥平日里对蔡朗很和气,但是聪明的人都知道狼哥最看不惯蔡朗,可是牢头积威已久,不要说这些手下不敢,就是狼哥这个狠角色也不敢忤逆,如今蔡朗被外人打成这样,狼哥盯着外帮的脸面也要出来讨回公道的。

“小意,你一出门就惹上地头蛇了啊?”陆纪年幸灾乐祸的笑着,一手依旧拿着筷子夹着菜吃,啧啧两声,不知道等谭宸这面瘫能自由出来之后会怎么想,就冲着小意惹事的本事,谭宸也得拼命的进步啊,否则解决不了麻烦。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