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8章 全部离开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29    作者:吕颜

“你先去岛上探路,我和陆纪年迟一些时间过去。。”病房外都是莫家的人严密把守着,还有绝杀的高手隐匿在暗中,所以沈书意这会也不需要装作重伤不治的模样,靠在床上和一旁冷着脸的谭宸说话,彭雄突然发难,沈书意只能先斩后奏,等谭宸知道的时候事情都结束了。

看沈书意的脸色的确还不错,谭宸冰冷的面瘫脸也柔软下来,在床边坐了下来,大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看着她染笑的却带着几分苍白的脸,心里头却满是不舍,沈素卿死了,沈母也死了,唯独沈父中了一枪这会也在医院里救治着。

“我没事。”对上谭宸深沉的黑眸,沈书意明白他没有说出口的意思,叹息一声,她也没有想到沈素卿竟然疯狂到这种程度,人已经死了,沈书意也不想多说什么。

一时之间沉默在病房里蔓延开来,谭宸愈加的心疼沉默的沈书意,沈家给不了的亲情,他来给,至于沈父,谭宸也不会追究什么,毕竟他们都要离开去岛上了,沈父也只是一个陌生人而已,只要他不招惹小意,谭宸绝对不会理会。

“等养好了伤,最多一个月我一定会去岛上的。”沈书意反握住了谭宸的大手,只怕最多就这一两天的时间就要分开了,而她肩膀上的枪伤还得调养,暂时瞒过了红霞,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谭宸只能尽快离开去岛上,顺便将红霞给带走,否则她若是知道被骗,以红霞那狂傲不可一世的性子,她真的敢大开杀戒,而红霞的身手太强,谭宸他们根本防不住。

这个道理谭宸自然明白,何况自己先过去也好,岛上的情况谭宸可以先了解,站稳脚,等小意过去可以避免不少危险,可是一想到分开,谭宸冷峻的脸庞微微的暗沉下来,用力的抱紧沈书意。

病房这边布置了最新的热感应设备,只要有人过来了,热感应设备会立刻发出警报,而暗中莫家和绝杀的人也都严密部署着,红霞即使身手再强悍,但是也强不过这些高科技的装备,而只有是自己人,才能进入走廊。

“啧啧,我说谭宸你也太重口味了,小意这还伤着,你就这么忍不住了,也不怕莫念这个当大舅子的发威揍你一顿。”随着病房的门被推开,陆纪年站在门口暧昧的笑着,目光无比“淫邪”的看向床上相拥在一起的谭宸和沈书意,明明是融洽幸福的气氛,可是被陆纪年这张嘴这么一说,直接就成了旖旎暧昧,似乎再迟来一会儿就能看见两个人直接滚床单了。

谭宸和莫念冷眼看着欠揍的陆纪年,突然怀疑让他和小意一起去岛上到底对不对?就陆纪年这性子,估计还没有上岛就会惹上无数的麻烦,到时候别说照顾小意了,能不连累小意就谢天谢地了。

“哥,小意,先吃饭。”越过闹腾的陆纪年,谭亦径自的走了过来,邪魅的俊脸上依旧是优雅的笑容,将手里的食盒放到了一旁的桌子上,“我从路易斯那里了解到,红霞应该明天就准备离开回岛上而来,今晚上可能过来一趟。”

“那个女人,早晚我要收拾了!”哼哼两声,陆纪年一想到之前自己被红霞给揍的鼻青脸肿,堪比猪头脸,陆纪年就恨的牙痒痒,“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我去了岛上,看我大杀八方!小意,以后就跟着我混,保你在岛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沈书意忍不住的笑了起来,谭亦已经无语了,一旁谭宸倒是动作迅速的将饭菜给端了起来,再被陆纪年这么嘴馋的用手拈着菜吃,自己和小意一会只能吃白饭了。

“不至于这么小气吧。”陆纪年嗷嗷的抗议着,不满的瞅着面瘫着脸的谭宸,太小气了,不就是吃几口菜,谭宸有必要这么小气嘛,拘小节者,以后能成大器!

“我记得你晚上吃撑了。”莫念冷漠而嘶哑的声音响起,饶是莫念生性淡漠,此刻也很是鄙视的看着陆纪年,晚上他明明吃撑了,直说胃疼,还让莫念帮忙揉肚子,结果这才十五分钟不到的时间,竟然又嘴馋的吃了起来。

“莫念,我就知道你最关心我,担心我吃撑了。”眼睛蹭蹭的冒着绿光,陆纪年兴奋的一把扑倒坐在沙发上的莫念,亲昵的揽着莫念的肩膀,整个人都挂上去了,“这才是兄弟死党,无时无刻都挂念着我的身体。”

嫌恶的看着黏到自己身上的陆纪年,莫念将人给扒了下来,直接漠然着一张峻脸从沙发上起身站到了谭亦身边,自己绝对不认识陆纪年这混蛋!

病房里倒显得很是热闹,冲淡了离别的忧伤,沈书意肩膀上有伤,吃的也不多,而陆纪年也知道即将和谭宸和谭亦分别,等沈书意的伤好了,他和沈书意也要离开,和莫念分开,陆纪年站起身来,“今晚上不醉不休!下一次再见面也不知道是何年哪月了。”

“我去买酒。”谭亦点了点头,病房这边防守异常的森严,一般人根本闯不进来,即使在这里喝酒,外人也不知道,毕竟要分开了,男人之间,还是喝酒最合适。

几分钟之后,谭亦回到病房里,谁也不知道他打劫了哪个酒柜,弄来这么多珍藏的好酒,谭宸依旧冷沉着一张面瘫脸,倒也和莫念喝了不少酒,“煦桡他们都交给你了。”比起莫念,关煦桡和顾岸他们终究经历太少,以后遇到事了还需要莫念帮忙照顾。

“嗯。”同样是天生冷漠寡言的性格,所以莫念和谭宸之间的交谈也比较少,言简意赅,不过却彼此明白对方的意思。

不同于谭宸和莫念之间只喝酒不说话的气氛,陆纪年绝对是闹腾的性子,拉着谭亦七扯八拉的说着,一个一个酒量极好,喝的多,却只是微醉而已。

沈书意靠在床上静静的看着,偶尔也说几句,陆纪年还想要趁机灌沈书意几杯酒,直接被护短的谭宸和莫念给镇压了,惹得陆纪年又嗷嗷叫着要和谭宸莫念拼酒,不醉不归。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暗中的人也一直在高度戒备着,红霞并没有出现,不过谁也没有放松警惕,毕竟红霞随时都可能出现。

“我去外面醒醒酒,你先睡。”快凌晨一点钟了,谭亦三人带着空酒瓶已经离开了,谭宸站起身来,一身的酒味,不想熏到沈书意,所以才准备去外面醒醒酒。

“嗯。”点了点头,沈书意这会也是睡意全无,她倒是没有喝酒,不过看到谭亦陆纪年他们喝了这么多,那种闷闷的感觉压在心里头,让沈书意也有些的难受。

男人不同于女人,纵然有再多的情绪,却也是压在心里头不说,只闷头喝酒,一切尽在不言中,这一次离开,少则三年,多则五年,谁也不知道在岛上会遇到什么样的危险。

谭宸大手亲昵的揉了揉沈书意的头,给她盖好了被子,这才面瘫着峻脸向着病房外走了过去,看起来只是空无一人的走廊,暗中不单单有莫家的人在防守着,绝杀的成员也在暗中戒备着。

医院大楼下的庭院里,谭宸站在背光的角落里,点燃了一支烟,黑暗中,一道身影快速的走了过来,突然出手向着谭宸发起猛烈的攻击。

眼看着这一拳头就要击中谭宸的胸口,他这才侧身避让开,动作流畅,浑然天生,明明是猛烈的攻势就被谭宸云淡风轻的化解开。

“怎么回事?为什么突然要离开?”凌浩然收回手,对于谭宸变态的身手,凌浩然早八百年就明白自己不是他的敌手,只是每一次碰到依旧手痒痒的想要试探一下,残酷的事实却是每一次凌浩然都倍受打击。

“岛上是一个未知的区域,路易斯既然出来了,日后说不定还有其他人会出来。”冷沉的声音回响在黑暗里,谭宸手里头夹着烟却没有吸,深沉的目光看向眼前的凌浩然,“绝杀就交给你了。”

关于路易斯和红霞,还有他们所在的那个神秘岛屿,凌浩然也知道的不多,这差不多算是一级机密,为了防患未然,谭宸必须离开绝杀前去岛上,凌浩然直接将谭宸指间点燃的还未吸的香烟夺了过来,深深的吸了一口,黑暗在他英俊的脸上勾勒出深沉的阴影,“放心吧,只要有我在绝杀就不会被任何人给抢走,不过你在岛上也要注意安全,那些人只怕比你还要变态,可别死在了外面丢了我们绝杀的脸。”

谭宸依旧冷着面瘫脸保持着沉默,绝杀大部分的事务都是凌浩然处理的,谭宸只负责训练,还有一些S级别的危险任务,也是谭宸带队处理的,如今他离开,对绝杀的影响倒不是很大。

“谭叔和瞳阿姨那里不过去说一声?”凌浩然也不指望谭宸开口,不过这一走只怕要好几年的时间,而且前路茫茫,谁也不知道有什么样的危险等待着。

“不回去了。”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听起来依旧没有音调的起伏,就好像谭宸是多么的冷血无情一般,或许这就是男人,即使有再多的情绪却也只是压抑着,不会表露出来。

凌浩然也说了一些绝杀的问题,绝杀虽然隶属军方,但是却也独立在军方之外,绝杀里的成员都是绝对的死忠,所以倒也不担心谭宸离开之后,其他势力染指绝杀,凌浩然不会同意,谭家也不会同意,“等你回来,只怕更加变态了,记得一定要好好偷师,让我们绝杀日后更上一层楼。”

临别,凌浩然朗声开口,笑着和谭宸来了一个离别前的拥抱,随后身影直接消失在黑暗之中,这些年来,他们是生死与共,可以放心将后背交出来的兄弟,如今,谭宸即将远行,凌浩然会留守在绝杀,等待日后相聚的那一天。

冷风吹拂着,目送着凌浩然离开之后,谭宸这才看向左侧的树林,冷着脸,并没有开口,但是他的动作却让人明白他已经发现了隐藏在树林里的身影。

“果真很警觉。”脆声笑着,红霞依旧是一身红色的衣服,妖娆如同火焰,带着盛气凌人的姿态向着谭宸走了过来,闻到谭宸一身的酒味,不由咯咯的笑了起来,“怎么了?因为沈书意重伤,所以借酒消愁。”

眉头一皱,谭宸冷眼看着态度嚣张的红霞,依旧抿着薄唇没有说什么,黑暗之中,冷酷的身影显得更加的漠然,气息冰冷,隔绝任何人的靠近。

“明天早上我们一起走。”站定在谭宸身边,红霞仰起头凝望着眼前这个冷酷峻傲的男人,他越是如此的冷漠,目中无人,红霞愈加的想要征服这个男人,让这一座冰山只为融化!

“谭宸,我既然能让沈书意重伤,也可以要了她的命,所以你最好不要有任何的异议,和我走,沈书意是死是活我懒得理会,否则不介意亲自动手。”张狂的笑着,红霞抬起手抚上谭宸的肩膀,还想要抚上那冷峻如刻的脸庞,可惜谭宸却冷漠的一个后退避让开了。

“滚!”冷酷的声音冰寒至极,谭宸漠然的眼神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眼前的红霞,那凌厉如霜的脸庞,森寒的眼神,周身张扬起的气势让人明白,只要红霞再近一步,谭宸绝对会动手,怜香惜玉这四个字从来不会出现在谭宸的字典里。

“你!”愤怒着,红霞将手收回,可是对于谭宸,她却总有一种忌惮,红霞深呼吸着,将怒火压了下来,骄傲的抬起下巴,不可一世的放出警告,“谭宸,明天早上六点,我来接你,我们离开,否则后果自负!”

说完话,唯恐再被谭宸给气到,红霞转身离开,等到了岛上,她会让谭宸知道沈书意这个后天武者根本不算什么,岛上的后天武者可是一大批!沈书意也就在俗世里耀武扬威,真去了岛上,只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谭宸也转身向着身后的电梯走了过去,明天早上六点,看来谭亦也会跟着一起走,卧房里,听到开门声,沈书意扬起笑容看向谭宸,“遇到红霞了?”

外人在谭宸的面瘫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变化,但是即使是细微的变化,沈书意也能察觉到,明显能看出谭宸脸上暗中不悦的表情,沈书意知道他肯定是遇到了红霞。

“明天早上六点。”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了,谭宸走到床边坐了下来,终究还是要分开了,万语千言,却也只化为一个暖暖的拥抱,“好好养伤。”

“我知道,我不会急的过去岛上的,这边还有一些事情需要处理。”即使知道很快就要分开,但是真的知道了,心突然就沉了下来,似乎坠落到了冰窟窿里,沈书意发现脸上的笑容都是如此的僵硬。

凌晨五点,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候,沈书意和谭宸一夜没有睡,就这么靠在床上天南地北的说着话,可是时间却过的格外的快,再有一个小时就要分开了。

“哥,别用这么嫌弃的眼神看着我。”当谭亦敲了敲门,对上过来开门的谭宸那嫌恶的表情,谭亦无奈的一耸肩膀,笑着开口,“爸妈还有糖果过来了。”

谭宸这才看见在谭亦后面过来的谭骥炎还有童瞳和糖果,冷着的面瘫脸在看到童瞳和糖果之后终于软化了一点,或许少小离家,在绝杀这些年也是聚少离多,谭宸已经习惯了和家人的离别。

“大哥。”糖果眯眼一笑,婴儿肥的圆脸上笑起来,大眼睛直接眯了起来,扑腾的直接冲到了谭宸的怀抱里,一把将人给抱住了,“大哥,要不是我过来,你是不是都不打算回家看我了。”

“我去看小意嫂子。”糖果随后从谭宸的怀抱里溜了出来,快速的推开门向着病房里走了进去,张大着一双眼好奇的看着要从床上下来的沈书意,眉眼弯弯,看起来活脱脱是个没长大的小丫头,“嫂子,你别起来,受伤了就好好躺着。”

“坐。”沈书意诧异的看着糖果,再看了一眼谭骥炎那死板的面瘫脸,这真的是兄妹,亲兄妹吗?为什么感觉差的是十万八千里,随后礼貌的看向进来的谭骥炎和童瞳,“谭叔,小瞳。”

“别起来,中了一枪呢,扯到伤口就麻烦了。”童瞳也快步走了过来制止了要起身下床的沈书意,看着已经窝到沈书意身边,拿起一个枕头抱在怀里懒骨头一般的糖果,童瞳无奈的叹气,糖果这丫头能不能自觉一点,能坐着绝不站着,能躺着绝不坐着,这丫头已经懒到无可救药的地步了。

“能自己的人都保护不好。”冷沉的嗓音显得很是鄙视,谭骥炎威严着峻脸,鄙夷的看了一眼板着脸的谭宸,这绝对不是亲生父子,生死仇人也莫过如此,不过对沈书意的态度倒显得很是温和,“小意,好一点没有?以后这些危险的事让这个臭小子去做。”

在谭家女孩子就是宝,男孩子就是草,谭亦双手环着胸口,慵懒的靠在门口站着,邪魅的俊脸上表情却显得很是诚挚,只有在家人面前,谭亦才会褪去面具。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