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章 演出结束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27    作者:吕颜

“可是我不甘心!”秋风冰冷里,沈素卿冻的瑟瑟发抖,可是那一张苍白的脸却是扭曲的狰狞,丑陋如同不甘心的女鬼,对着眼前的彭雄嘶吼着,情绪激动的无法控制,“凭什么?凭什么沈书意这么好运!凭什么她找的男人是北京城的太子爷,而我就什么都不是,我努力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是一场空,我不认输,死了都不认输,就算要死我也将沈书意拉着一起死!”

昨晚上的订婚宴是沈素卿从上辈子的梦想,上辈子只能是梦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沈书意幸福快乐,拥有美满的婚姻,继承了天依服饰,和炜烜哥相亲相爱,多少次躺在床上,沈素卿恶毒的诅咒着,诅咒着沈书意从天堂坠落到地狱。

在扭曲的滔天嫉恨里,沈素卿何尝不再幻想着,幻想着拥有这一切的女人是自己,可是上辈子直到最后病死在医院里,沈素卿只能不甘心的闭上眼,死不瞑目。

可是沈素卿没有想到再次醒来自己竟然重生回来了,回到两岁的时候,沈素卿不止一次的后悔着,如果她重生更早一点,说不定就能将还睡在婴儿床上的沈书意给弄死,一个不能动的小婴儿,沈素卿即使也是小婴儿,可是她的身体里可是上辈子的灵魂,她有的是办法将沈书意给弄死。

可是沈素卿重生的时候已经两岁了,沈书意也可以蹒跚晃悠的走路了,沈素卿不是没有想过将沈书意给弄死,可是看着一脸稚气只有两岁的沈书意,沈素卿放弃了,这样弄死沈书意太便宜她了,这么小,沈书意就算死了估计都没有任何的害怕,沈素卿不甘心那,她怎么能让沈书意这么痛快的死去呢?

她要让沈书意万劫不复,要让沈书意生不如死,要抢走沈书意的一切,所以沈素卿从小就开始算计陷害,挑拨离间,沈书意和沈父沈母的关系日益恶劣,沈素卿多少次从睡梦里笑醒了,可是还不够,还不够,她要抢走天依服饰,让沈书意只能流落街头当个乞丐,她要抢走炜烜哥,让沈书意为情所苦,只能看着自己和炜烜哥相亲相爱。

冷风一吹,沈素卿从幻想里惊醒,双手环着瑟瑟发抖的身体,现实太残酷,昨天的订婚宴上,沈素卿以为自己上辈子期望的一切都实现了,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到最后沈书意却来了一个绝地大反攻,为什么谭宸竟然是北京城谭家的少爷,是真正的太子爷,沈素卿悲哀的发现,就算自己不惜一切,她根本就报复不了沈书意,谭家太庞大,那是真正的皇族贵胄。

北京军区,那是谭家老爷子当年的地盘,如今是谭景御这个混世魔王的谭家三少所掌控,国安部如今是最年轻的部长容温坐镇,公安部是关曜一手把持着,而谭骥炎如今在权力的中心,更不用说小瞳的父亲那可是真正有实权的一位领导,当年没有上位也只是为了将机会留给谭骥炎,如今最上面这一位其实只是一个过渡而已。

虽然这些隐秘沈素卿还不够资格知晓,但是就一个谭家,从百度上知道的谭家众人的简历,那些职位,就让沈素卿知道自己就算嫁给了省长,也根本不够资格和谭家斗,机关算尽太聪明,到头来却是一场空,从上辈子到这辈子,这么多年的算计都是一场笑话,沈书意就找了一个好男人,一切就不同了。

“素卿,你没事吧?”沈父也下了车,面色难看的看了一眼彭雄,随后担心的看向眼前情绪已经崩溃的沈素卿,隐隐的,心里头有种惊恐和不安的感觉。

“素卿,你冷静一点,日子是自己过的,你不比任何人差,炜烜也比不谭宸差。”比起沈父纯粹的担心,沈母这个一贯高傲端庄的贵妇此刻则冷静不少,一眼就看出沈素卿眼中的嫉恨和不甘心,这让沈母也有些的不明白,沈素卿为什么会如此的嫉妒沈书意。

“你们不懂,你们不懂!都给我闭嘴!”情绪早已经失控,沈素卿对着关心自己的沈父和沈母用力的嘶吼,他们什么都不懂!“你们知道我上辈子的不甘心吗?都是你们,要不是你出轨和沈书意那个贱人的母亲搞在一起,怎么会有沈书意这个野种出生?”

沈素卿已经疯了,在她以为可以踩死沈书意的订婚宴上,从天堂到地狱,沈素卿输的一无所有,所以此刻,不甘心的沈素卿将所有的仇恨和愤怒都发泄了沈父和沈母的身上。

激烈扭曲的表情,不堪入目的咒骂。沈素卿如同一个女疯子,阴毒的目光森冷的看向沈母,“还有你,还有你这个没用的女人,看不住自己的男人,让他出轨,竟然还生出一个野种,妈,你真的没用那,你为什么没有在沈书意还没有出生的时候将这个野种给弄死,为什么不在她出生之后将她掐死,你真是最没用的妻子和母亲,我一切的不幸都是你们两个造成的!”

沈父和沈母都惊呆了,或许这辈子他们都没有这么震惊过,目光发直的看向已经魔怔疯癫的沈素卿,这还是他们那个温柔娴淑,才德兼备的女儿吗?为什么如此的陌生?

彭雄何尝不是不甘心,比起沈素卿,他何尝不也是从天堂掉到了地狱,但是彭雄毕竟是黑道枭雄,多少大风大浪都挺过来了,虽然这一次一败涂地,但是彭雄还是怕死的,他如今只希望可以活下来,安全的离开N市,毕竟没有了彭家,他在外面还有一些产业,在瑞士银行还有一笔巨款,这都是当年他年轻的时候就准备好的,为的就是有一日如果自己真的走投无路了,至少可以安度晚年。

彭雄看着又叫又闹的沈素卿,披头散发着,如同女疯子一样,彭雄突然感觉心里头安慰多了,也对自己可以安全的离开N市有了信心,沈素卿这个疯女人这么多年来如此仇视沈书意,沈书意都没有弄死沈素卿,看来沈书意终究还是心软的,自己活着离开很有可能。

“先生,都布置好了。”一旁的手下走了过来,面色凝重的对着彭雄开口,如今的情况有多么危险,所有人都清楚明白,他们很有可能都会丧生在这里,死无全尸,可是没有退路之下,只能背水一战,只希望可以打沈书意一个措手不及。

“将人都带到船上去!”彭雄点了点头,五号码头是自己的地盘,而且他给沈书意的时间很短,即使莫家想要部署人员,也来不及了,而且到了船上,也不担心会有埋伏。

彭雄的手下押着沈家三人向着不远处的船上走了过去,这是一艘英国籍的船只,船上也有一些货物,只要出了海,就不担心莫家人也不担心会被海警缉捕,彭雄已经打算背水一战了,如果能成功要挟到沈书意,就带着沈家三人当人质直接出公海。

当将汽车停到了码头上,暗中的人已经迅速的通知了已经上船的彭雄,所有人都严阵以待的戒备起来,即使沈书意只有一个人过来,但是没有人敢轻敌。

“彭先生,你这事做的可不地道。”打开车门下车,沈书意悠然的笑着,风吹拂着她脖子上的围巾,连同飞舞的衣摆,如同画卷中走出的人,带着倾城绝色的风姿。

可是却偏偏让对面的彭雄有种不寒而栗的畏惧和恐慌,沈书意太平静了,平静到让彭雄突然懊悔为什么要招惹上沈书意招惹上莫家,否则他还是N市的黑道三巨头之一,如今却是丧家犬,命在旦夕。

“大小姐,我也是没有办法,好死不如赖活着,我彭雄错了,但是我也不想死。”彭雄一点黑道枭雄的架子都没有了,垂头丧气着,已经卑微到尘土里,彭雄叹息一声,“大小姐,你就饶了我这一次,我彭雄发誓有生之年绝对不会踏入N市一步,日后若是在其他地方看到大小姐,我彭雄绝对绕道走。”

“我若是不高抬贵手,彭先生你是不是准备鱼死网破?”勾着唇角笑着,沈书意向着一旁的货船走了过去,瞄了一眼货船上面悬挂的英国国旗,看彭雄这样子是真的准备在莫家开始反击报复之前就逃了。

不管是彭雄还是他的这些死忠手下都不安着,整齐的站在两旁,态度恭敬,沈书意上了船向着船舱走了过去,而船舱中间,沈父沈母和沈素卿并没有被绑住了,在彭家这些人手中,沈家三人根本没有任何逃脱的可能性。

“是你?是你让彭雄绑架我们?小意,你是狼心狗肺吗?早知道当年我们就宁可将你掐死,也省的日后你这么对待养大你的父母姐妹!”看到沈书意和彭雄一起走进船舱,沈父脸色猛然阴沉下来,厉声怒斥着沈书意。

彭雄和他的手下都猛然愣住,有些吃惊看着如此颠倒是非黑白的沈父,怎么看都是他们绑架沈家三个人来要挟沈书意的,怎么突然就变成是沈书意主使绑架沈家三人的?而且沈父是不是太没有脑子了,如今的沈书意是他能呵斥的?这在古代,那就是皇子妃,不要说沈父什么身份都没有,就算身份尊贵,但是能比得上谭家儿媳妇尊贵吗?

“世上没有后悔药,您老的悔悟来的太迟了。”沈书意嘲讽的笑着,当年自己还抱有希望,希望眼前这个男人能看到自己,能关爱自己,如今沈书意只感觉自己是错得离谱。

沈父被沈书意这话给气的浑身直发抖,想要上前几步质问沈书意,可是太气之下,身体一下跌坐在椅子上,脸色铁青,“逆子,你这个无情无义的逆子,我真该如素卿说的在你出生的时候就掐死你。”

彭雄看了看沈书意,依旧是那云淡风轻的笑容,彭雄莫名的头痛起来,他知道沈家和沈书意的关系很差,但是沈父毕竟是她的亲生父亲,彭雄是真的指望用沈家三人来威胁沈书意的,可是如今,彭雄突然感觉自己错了,沈家三人根本就是沈书意的仇人,说不定自己痛宰了他们三人,将沈家三人给虐的死去活来,沈书意一高兴就真的放自己离开了。

看着气愤难当的沈父,看着依旧高高在上,如同端庄贵妇,可是以前沈母只是无视沈书意的存在,如今看向沈书意的目光里却带着忌惮和不安,而沈素卿离疯子也不远了,失望太大变成了绝望,沈素卿整个人都魔怔了,若不是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沈书意的对手,说不定她还真的能扑上来杀了沈书意。

这辈子,沈书意第一次这么苦恼,沈家三人,沈书意是真的受够了,她不是冷血动物,但是眼前这三人,沈书意是真的懒得去管他们的死活,若不是想要和路易斯合作将红霞给骗走弄回岛上去,沈书意这会绝对在家里晒太阳,管他们是死是活。

“大小姐,我知道你不方便动手,只要你点个头,这三个人我帮忙处理了。”彭雄快速的开口,沈书意并不是嗜杀的人,否则彭雄和他的死忠部下早就死的只剩下渣子了,这会看局面不对,彭雄直接抛弃了绑架沈家三人当人质要挟沈书意的念头,转为投靠沈书意给她出手报复,毕竟这也是她的血亲,沈书意不可能亲自动手,那么这个恶人彭雄来当。

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表忠心的彭雄,之前还要挟自己,这会却要帮自己,这算是哪门子的事!路易斯怎么还没有过来,他不过来今天沈书意也算是白来这一趟了。

“沈书意,你还敢狡辩吗?你这个狼心狗肺的小畜生!”之前沈父还只是怀疑,这会听彭雄这话,沈父再次气的浑身直发抖,愤怒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他怎么有这么一个良性让狗给吃了的女儿!

一看彭雄脸色一变的要对沈父动手,沈书意抬手挡了下来,并没有开口说什么,至于沈父的辱骂她也根本不在意,沈书意坐在椅子上,纤细白皙的手指有节奏的敲击在桌面上,今天这一出苦肉计还真是不太好演,路易斯过来之后,肯定有一场血战,沈书意借机重伤,让红霞出一口恶气回岛上。

沈素卿看着坐在一旁如同女王一般的沈书意,心里头那个恨如同一把烈火一样烧着,什么希望都没有了,沈素卿在发了疯之后也冷静了一些,她知道即使自己和秦炜烜订婚了,但是也只是订婚,结婚还有离婚的,订婚算什么。

而且彭家倒台,沈家根本什么都不是,沈素卿太明白自己日后的处境了,她不可能嫁给炜烜哥了,也不可能有机会报复沈书意了,云泥之别,过去沈素卿一直认为自己是高如天际白云,沈书意是千人踩踏的污泥,可是如今却反过来了。

“机关算尽太聪明,反算了卿卿性命,沈素卿,其实我真的不太明白你为什么一直和我过不过去?你实话说了,今天我绝对会高抬贵手放你一马。”这可是沈书意心里头的疑惑,难道自己上辈子真的挖了沈素卿家的老祖坟,这辈子她从小就和自己死磕,什么阴谋诡计,陷阱陷害,怎么狠沈素卿怎么来,沈书意都感觉幸好自己运气够好,进了龙组训练,沈素卿再怎么折腾也折腾不出什么事来,这要是一般人估计就早夭了。

“你以为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一个野种,你凭什么这么高高在上的和我说话!”沈素卿输入不输阵,倨傲的抬起头,拢了拢凌乱的长发,阴狠的目光盯着沈书意,冷笑一声,“你不过是一个贱人……”

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这一巴掌不是沈书意动手的,她甚至没有任何的眼神示意,可是彭雄可是个纵横黑道多年的人精,一看沈素卿出言不逊,直接就抡起手扇了一巴掌,冷声怒斥,“嘴巴放干净一点!”

“彭雄,你算什么的东西,你敢打我?”尖声怒叫着,沈素卿发疯一般的向前冲了过来,可惜她再疯也就是个女疯子,彭雄的手下直接一脚踹了过去,将沈素卿给踢倒在地,这个时候,谁都知道必须巴结沈书意,只要大小姐高兴了,他们就能活命了。

沈父和沈母也是脸色大变的冲了过来,不过彭雄倒也精明,并没有对沈父动手,直接让一个手下将他给抓住了,沈母扶起地上的沈素卿,红了眼眶,愤恨的开口,“沈书意,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直接说吧。”

“我还真不想怎么样,我要真的想弄死沈素卿,她早八百年就死的烂成渣子了。”悠然轻笑着,沈书意看着尖叫的沈素卿,这么一个女人,算计了自己一辈子,终究是一无所有,这就是对沈素卿最大的惩罚,比将人给杀了有意思多了。

沈母没有再开口说什么,昨晚上的订婚宴,沈母明白沈书意根本不是他们能招惹起的狠角色,就算没有谭宸,仅仅是沈书意的身手,沈母也知道这些年沈书意身上有很多他们根本不知道的秘密,何况还有一个莫家的存在,沈书意要动手,他们真的早就死了。

“彭先生,你既然离开N市了,估计也会离开中国吧,毕竟彭家的死敌也不少,那么彭家的所有产业就留下来吧,也是带不走的,那些因为彭家而死的兄弟,我总要给他们家属一些经济补偿。”沈书意正色的开口,目光平静,可是一股看透人心的锐利却从眼眸深处迸发而出。

“大小姐你放心,这些都是死物,我只要有名活着,这些东西我绝对都会留下来。”彭雄倒也爽快,虽然他也是不甘心的,原本是打算着如果安全离开之后,过了十年八年,等风声过了,再偷偷回来将浙西产业给变卖了,可是如今却被沈书意都给算计走了。

“钱财的确是身外物,彭先生用这些换你和你的手下一条命的确值得,这些产业我会让人收回的,需要签字的地方彭先生也请大方一些,直接签字了事,在半个月时间里会一切处理妥善。”对于彭雄的干脆,沈书意很满意,看了一眼松了一口的彭雄,沈书意倒也笑了起来,“那今天彭先生你就可以安全的开船离开了。”

“大小姐放心,只要我安全了,我会理智联系莫家办理交接手续的。”没有想到会这么方便,彭雄真的松了一口气,面露喜色,他在国外可有不少的产业,瑞士银行也有上千万的美金,即使不能回国,但是在国外,彭雄也绝对能潇洒安度晚年,再找几个女人生几个孩子也是可能的。

“不要你联系的,不管你在哪里,哪个国家,还没有国安部特工找不到的人,到时候会有人带着手续过去的,瑞士银行那边的一千两百万美金已经有人在处理了。”抿唇一笑,沈书意同情的看了一眼脸色煞白的彭雄,他难道真的以为只放弃N市的产业就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彭雄愣住了,心薄凉薄凉的,呆呆的看着沈书意,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么狠,连他瑞士银行的钱都给弄走了,这可是号称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可是彭雄哪里知道,再安全,也架不住谭家的权势庞大,架不住沈书意和顾钧澈这两个黑客高手。

“至于这三个人。”沈书意头痛的看了一眼沈家三人,她真的不嗜杀,但是沈素卿这样的人,沈书意看到都嫌烦,“这样吧,彭先生将他们带出国吧,是生是死,都和你我无关。”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