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章 命中注定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27    作者:吕颜

面瘫脸突然一变,谭宸目光复杂的看着沈书意,看着沈书意眼中那种期待和喜悦,谭宸默默的转过身向着衣柜走了过去,好爸爸?

想到日后有个小面摊的臭小子,睡自己的床,抢自己的女人,小意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小面摊身上,谭宸眉头直接皱成了毛毛虫,他感觉非常不好,他绝对不会是个好爸爸!也不想养个小面摊和自己抢人!

谭宸心情诡异的洗了澡从浴室出来之后,沈书意正窝在被子里想着如果有了个孩子会怎么样,虽然沈书意感觉短时间内是不行了,岛上太危险,不过沈书意一想到谭宸抱着个奶娃子的模样,突然就乐了。

“谭宸,你喜欢男孩子还是喜欢女孩子,我比较喜欢儿子,等我老了,挽着一个年轻小帅哥上街太拉风了。”沈书意熠熠着一双眼,无比的期待。

果真小面摊什么的绝对不能有!尤其谭宸想到日后自己老了,而这个小面摊风华正茂,小意甚至宁可带着小面摊上街,而嫌弃自己,谭宸再次坚定小面摊绝对不能有!

“谭宸,男孩子还是比较好,不过一个孩子太孤单了一点……”沈书意挪到了床里侧,让谭宸也躺了下来,像谭宸和谭亦这样兄弟两就比较好,小时候不会孤单,长大以后,有什么事还可以有商有量的。

一个小面摊还不够,小意还想要第二个?难道还准备要第三个?谭宸眉头越皱越深,脑海里已经想象出一群小面摊围着沈书意,而谭宸这个大面瘫可怜巴巴的被挤了出去,这个画面让谭宸刷的一下黑了脸,坚决不能有!一个都不能有!、

要是女儿还勉强接受!但是一想到自己捧在手心里头呵护的小丫头日后被其他男人给拐走了,谭宸感觉自己很有可能下杀手宰了那小子!所以统统一边去,儿子女儿都不要!

“我说孩子……”沈书意刚准备继续开口,兴致勃勃的要和谭宸讨论,可惜身侧的谭宸却突然一手关了灯,随后抱住沈书意,倾身覆了上去,直接吻住沈书意的红唇,小面摊什么的滚一边去!

呜呜!沈书意挣扎着,谭宸精力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可惜被未来的小面摊给刺激到了,谭宸霸道的吻住沈书意,大手也顺着她的睡衣下摆摸了进来,还是干点别的来转移小意的注意力。

黑暗里,大床在巨大的撞击力之下发出嘎吱的声音,若是陆纪年真的在这里,一定会骂谭宸太变态,精力好的跟禽兽没什么两样,别人一夜七次郎也就算了,谭宸绝对是能夜夜都是七次!

“你果真很想要个儿子!”沈书意声音断续的响起,妩媚的红晕爬上了脸蛋,连同脖子都染上了诱人的红色,对于谭宸的禽兽,沈书意无奈的瞪着白眼,自己不就是说了一下孩子的问题,谭宸有必要这么的言出必行,自己只是提了一下,他直接就提枪上阵了,刺激太大了吧!

谭宸动作猛然一顿,黑暗里,黑眸定定的看着不满抗议的沈书意,谭宸突然感觉自己果真是脑子抽了!明明不想要小面摊,为什么还这么卖力去制造小面摊!

可是此刻,看着沈书意那娇羞的脸庞,软呢的声音带着动情之后的沙哑,谭宸再次克制不住的运动起来,不至于这么倒霉吧,就这么有了小面摊?

天从黑暗渐渐的转为了明亮,猛然的从噩梦里惊醒,谭宸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抬手抹去额头上的冷汗,看了一眼窗户外才亮的天际,侧过身看向睡在自己怀抱里,只露出一颗黑黑小脑袋的沈书意,原本冷硬的脸庞不由的柔软下来。

不过昨晚的噩梦?谭宸表情纠结的僵硬着,睡梦之中,一群小面瘫,一个一个都英俊帅气,而谭宸发现自己竟然老了,而这群可恨的小面摊竟然将自己和小意隔离开来,每个星期,谭宸只能远远的看一眼,噩梦太可怕,将谭宸都给吓出了一身冷汗。

“几点了?”察觉到谭宸似乎醒了,沈书意含混不清的开口,还想睡之下,沈书意动了动身体,整个人再次窝进了谭宸的怀抱里,他的怀抱很暖,秋意渐浓之下的清晨,沈书意只感觉无比的舒适,天冷了窝在被窝里睡懒觉绝对是人生一大幸事。

“很早,继续睡。”谭宸侧过身,强劲的手臂紧搂着沈书意,而沈书意也是半睡半醒,所以说完话之后,又发出了均匀的呼吸声睡熟了,让谭宸那冷硬的脸庞上不由的浮现出一抹宠溺的浅笑。

N市的早晨渐渐的来临,阳光明亮着,让人知道又是一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可是相比较沈书意和谭宸之间幸福融洽的氛围,彭雄却是一夜没有睡。

之前繁盛热闹的彭家,如今却是一片狼藉,除了彭雄的几个死忠部下,所有人都逃走了,不要说莫家的打击报复,就是一个北京城谭家,就能让所有人万劫不复,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而且沈书意之在订婚宴会上说了三天之内,只要退出了彭家,绝对不会追究任何人的责任,所以彭家在一夜之间就垮了,垮的彻底,俗话说人走茶凉,可是彭雄还没有走,茶已经凉的结冰了。

“莫家欺人太甚,沈书意这个贱人!”猛然的站起身来,彭雄阴狠着脸,一夜未睡之下,彭雄看起来苍老了十多岁,整个人暴躁却又不甘着,可是面对庞然大物的谭家,彭雄连一只蚂蚁都算不上!沈书意这一招釜底抽薪太狠了,将彭雄所有的退路都给封的死死的!

如果彭雄手底下还有人,就算拼着一死,他也要让莫家断一条胳膊,可是如今,彭家瓦解了,彭雄完了,人都逃了,彭雄就算想要和莫家拼死一战,却一点资本都没有了,彭雄已经一无所有。

“既然沈书意这么狠,将我逼上绝路,当了婊子还想要立牌坊,我就让沈书意名誉扫地!”彭雄终于冷静下来了,攥紧了双手,表情阴狠到了极点,带着疯狂之色,“去将沈素卿还有她爹妈都给老子抓起来,绑到码头上去,沈书意让我安全离开N市,那么大家都好,沈书意若是想要杀我,我就让沈家三个人陪葬!”

彭雄也知道沈素卿他们根本算不上人质,沈家人和沈书意之间的关系早已经降到了冰点,但是莫家的人,彭雄能绑架到吗?不要说绑架威胁沈书意了,只怕还没有靠近莫家大门就被枪子给射成了蜂窝,所以彭雄只能从沈家人身上动手。

黑帮不是说最重义气吗?他倒要看看沈书意能不能狠下绝情的不救下自己的爹妈和姐姐,如果沈书意真的这么狼心狗肺,彭雄不介意将这一幕给发到网上去,就算死,他也要沈书意名声扫地,让莫家名声扫地,连自己爹妈和姐姐的生死都不理会,这样的女人还指望她讲义气,可能吗?

沈书意接到彭雄电话的时候,谭宸刚离开家去了军区,看来彭雄是派人在暗中盯梢着,看着谭宸离开才打了电话过来的,“有什么事?”

“大小姐,你一个人来五号码头,否则我手这么一按遥控器,你爸妈还有姐姐可就要灰飞烟灭了。”电话另一头,彭雄沙哑着声音开口,他已经疯了,彭雄也希望所有人认为自己疯了,只有疯子才不怕死,才能震慑住沈书意和莫家。

彭雄这是要和自己同归于尽?还是想要用沈家三人当人质要挟自己放他离开?沈书意挂了电话,皱着眉头,路易斯和红霞还没有行动,彭雄竟然已经不顾一切的就行动了,不过这倒是一个好机会!

沈书意直接拨了一个电话,一面拿着车钥匙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路易斯先生,你好。”

“沈小姐?有什么事吗?”电话另一头的路易斯也很吃惊,这会他刚起来没有多久,正穿着睡衣站在窗口,沈素卿订婚宴上发生的事情,路易斯也都知晓了,他就知道一旦谭宸暴出了谭家的身份,在中国这片土地上,绝对没有人再敢对沈书意和莫家动手。

而红霞知道这个结果之后,直接气的就要疯了,当天晚上就让路易斯集结所有的人直接冲去莫家,来个你死我活的大血拼,不过被路易斯给劝住了,为此,路易斯也是无比的头痛,红霞和沈书意之间根本就是不死不休。

但是红霞报复完了之后拍拍屁股回岛上去了,安全无虞,但是路易斯就要承受谭家的打击报复,虽然谭家可能被最上面那一位牵制着,但是要对付路易斯,谭家有的是办法,何况还有黑道教父顾凛墨的存在,所以路易斯暂时是劝住了红霞,让她从长计议,但也只是缓兵之计,到底要如何解决,路易斯也是头痛的厉害,昨晚想了大半夜,这会才起的这么迟。

“路易斯先生我们谈个交易如何?”沈书意也不和路易斯玩什么手段和心计,直截了当的开口,“我和红霞之间势必有一个人会死,不过不管牵扯到莫家,还是牵扯到路易斯先生你都不好,所以我们来一个明修栈道暗渡陈仓。”

沈书意合作的目的很明确,今天彭雄绑架了沈家三人引诱自己过去五号码头,那么路易斯也过去做个鉴证,到时候,沈书意会见机行事,在和彭雄对峙过程中受重创,当然,这苦肉计自然需要路易斯帮忙了,路易斯可以取得彭雄的信任,知道彭雄在五号码头的所有部署,到时候路易斯和沈书意做一出戏给红霞看。

沈书意“重伤”,路易斯就趁机将红霞劝走回岛上去,红霞出了一口恶气,自然也不会要求继续留下来,而等红霞离开之后,路易斯直接带着他的人去R国,莫家和顾家还可以给路易斯提供一些帮忙,而沈书意等“伤势痊愈”之后自然也会去岛上,至于真正的决一死战,自然是在岛上。

而红霞若是死了,路易斯也不用担心今天五号码头的这出戏会东窗事发,而沈书意如果死在了岛上,红霞自然也懒得去追究路易斯当初的瞒骗,所以这还是双赢,各自达到各自的目的。

“沈小姐真的愿意和我合作?”路易斯思索着,看起来这个合作的确对自己很有利,路易斯需要时间来建立自己的势力,所以他并不在意是在中国还是在R国,但是目前看在中国是不行了,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了出来了,中国人对自己已经有了防范,继续留下来只有死路一条,去R国也是一个好的选择,更何况还有莫家和顾家的帮助,想要在R国站稳脚跟绝对很容易。

“当然,我也有我的顾虑,我并不畏惧红霞,但是我身边的家人和朋友却不行,我不能让他们因为我而受伤甚至死亡,所以我们的目的都是一样,将红霞弄回岛上去,大家都安全了。”沈书意笑了起来,红霞太强,而且这个女人太过于高傲,不可一世,所以沈书意忌惮,;路易斯自然也是忌惮,惹怒了红霞,若是她直接动手将路易斯给宰了,路易斯就真的只能去阴曹地府哭诉了。

“好,合作愉快,我现在就联络彭雄。”路易斯干脆利落的答应和沈书意的合作,将红霞弄走之后,路易斯就没有后顾之忧了。

而沈书意这边也松了一口气,又拨打了电话通知了谭亦和陆纪年,至于莫念和谭宸,他们太在乎沈书意的安全,估计看到沈书意受伤肯定要暴走,为了陆纪年的人生安全,沈书意决定还是瞒着比较好。

我就不明白,我难道比较好欺负吗?接到沈书意的电话之后陆纪年一脸严肃的沉思着,他突然感觉自己非常的悲催,不由的想起之前看到的一则笑话。

美国,想打谁就打谁;英国,美国打谁,我就跟着打谁;以色列,谁想打我我就打谁;俄罗斯,谁骂我我就打谁;韩国,谁打我,我就和美国搞军演;中国,谁打我,我就骂谁;朝鲜,谁打我,我就打韩国,而陆纪年深深的感觉自己就是韩国,谁惹了谭宸,他都会打自己,太可恨太无耻了!

而谭亦都不需要找理由,路易斯直接就联络了谭亦,毕竟演戏也是有危险的,路易斯再狂傲也明白沈书意如果出了什么事,路易斯必死无疑,就算是红霞也是必死无疑,所以路易斯知道谭亦的医术卓绝,将谭亦带过去也是为了安全。

五号码头,虽然今天是个好天气,艳阳高照,但是码头上风依旧很冷,吹的人不由的一个哆嗦,时间还很早,码头这边并没有什么人在,尤其是五号码头一直是彭家负责的,所以彭家在一夜之间人走茶凉之后,码头这边也显得很是冷清。

“你们几个都走吧,明天这个时候再回来。”对着码头几个人开口,彭雄的死忠手下直接将闲杂人等都敢了过去。

彭雄走下车,看了看四周,脸色阴沉的厉害,生死就在今天早上了!他这么急急忙忙的行事,就是为了打沈书意一个措手不及,不给沈书意任何准备的时间,“你过去将探头都对准这边,如果沈书意翻脸无情,立刻将监控拍下的录像发到网上去。”

“是。”一个手应承下来,看了一眼码头四周的摄像探头,随后快速的向着不远处的三层小楼跑了过去,这剩下的都是彭雄的死忠部下,不管生死,他们都只能跟着彭雄,有些人也不是不想走,但是之前在道上惹上了很多死敌,有彭家的庇护,他们才能活的好好的,仇家不敢上门,如今彭家倒台了,他们只要离开彭家,也是死路一条,跟着彭雄,说不定还能侥幸的活下去。

另外几个手下将汽车的车门给打了开来,沈家三人都还穿着睡衣,昨天订婚宴的事情让所有人都没有意料到,谭宸的身份太尊贵,沈素卿一夜未睡,早上刚准备眯上眼睡一下,却直接被彭雄的人给绑了起来带上了车。

“干爹,你要做什么?”还穿着真丝的睡衣,在冷风一吹之下,沈素卿冻的直发抖,却依旧僵硬的扯起笑容,礼貌有加的向着彭雄询问着,似乎根本没有发现自己这会只是人质。

彭雄定定的看着眼前的沈素卿,半晌之后,突然叹息一声,“素卿,你知道我很信命,人这一辈子,有些事是上天注定的,很玄乎,让你不得不相信。”

彭雄慢慢的开口,一手摩挲着手腕上的一串檀香木的佛珠,彭雄看着不远处的江面,“我以为我能成功,这一次打击莫家,那是天时地利人和,不是我的命不好而是莫家的命太硬,莫家背后竟然还有谭家,放在古代,那就是皇家,谁敢和皇家为敌?素卿,你要认命,这辈子,沈书意的命太好了,老天都眷顾着她,她和秦炜烜分手,随便认识一个军区的小连长,可那是隐藏了身份的太子爷!”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