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章 命中注定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27    作者:吕颜

沈书意和路易斯合作祸水东引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一来可以避开谭家牵扯到黑帮的争斗之中,最上面那一位如果想要背后给谭家一刀明显是不行了,二来,将路易斯这些人给引去R国,治标治本,即使沈书意和谭宸他们都离开去岛上了,至少不用担心莫念和关煦桡他们的安全。

可是这其中就有一个问题,路易斯这个敌人真的可信吗?如果在合作过程中,路易斯下黑手,那么沈书意只怕有生命危险,苦肉计演的不好说不定会真的丢了性命。

“总是要试一试的,目前也没有其他更好的办法,而且彭家已经算是完了,红霞还不知道会怎么报复,与其被动的接受,不如我们主动出击,掌控主动权。”沈书意很是平静的开口,祸水东引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可以一劳永逸,将路易斯他们都送到R国,等三五年之后,他们从岛上归来了,也就不用再忌惮路易斯红霞这些人诡谲精湛的身手。

谭亦看了一眼冷着面瘫脸不说话的谭宸,视线随后看向同样漠然着一张峻脸的莫念,无奈的叹息一声,哥和莫念是绝对不会让小意去冒险的,即使用苦肉计祸水东引是唯一的也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如果路易斯将计就计的下黑手,小意就危险了。

想到此,谭亦侧过头,俊雅尊贵的脸庞转向一旁的陆纪年,对着他挑了挑眉头,让陆纪年帮忙说情,谭亦还是比较理智冷静的,以他对路易斯的了解,路易斯很有可能会答应合作,不过目前最重要的是让哥和莫念先答应。

为什么每一次都让自己当炮灰!陆纪年不满的瞪着给自己使眼色的谭亦,谭家果真没有一个好东西,都是一肚子的黑水!

陆纪年鄙视的看了一眼邪魅不羁的谭亦,这才看向冷着脸的谭宸开口,“利用彭家和戴家打击莫家是绝对不行了,目前的N市没有人会和路易斯合作,谭家的声势太强,但是红霞这个女人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她对莫家是不是垮台没有什么兴趣的,所以红霞最可能的是直接对小意动手。”

“不过顾忌到你的存在,红霞不敢真的下杀手,所以她最有可能动的是莫五爷和莫念,当然,我也是目标之一,而且时间可能就在这几天,红霞的身手太强,根本没有办法防范,所以我们没有选择只能合作。”

陆纪年话说的很直白,因为之前谭宸的威胁,红霞不敢真的对沈书意下杀手,但是这口恶气红霞吞不下,那么她只可能对沈书意身边的人动手,莫五爷、莫念、陆纪年就是目标人选,之前红霞就将陆纪年给揍的跟猪头似的,这一次只怕不是打一顿了,红霞绝对会下杀手,让沈书意痛苦。

谭宸面瘫着脸,从脸庞上绝对看不出什么表情,可是任谁都能感觉到谭宸身上那不断散发出来的森寒黑暗的气息,这是唯一的办法,却也是谭宸没有办法接受的办法,每一次出事,却都是让沈书意去涉险受伤,谭宸猛然的攥紧了拳头,倏地一下站起身来,暴戾的因子在血液中沸腾着。

果真兽化了!陆纪年嗷的一下缩到了谭亦身边,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瞄了一眼谭宸那几乎要将人给碎尸万段的眼神,陆纪年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就算是缩头乌龟,至少还是活物,惹到谭宸了,只怕比死还要难受。

小意!谭亦和陆纪年同时将求救的目光看向一旁的沈书意,这个时候能阻止的只有沈书意了!看谭宸这架势,只怕要找人打一架!

头摇的跟拨浪鼓一般,沈书意一脸无辜的仰头看着天花板,她才不要傻了吧唧的去阻止谭宸,这个时候不发泄一出来,一会睡觉的时候,说不定谭宸一个兽化,到时候被折腾的一夜不能睡,腰酸背痛的肯定是自己。

所以沈书意无视着陆纪年和谭亦求助的目光,死道友不死贫道,谭宸的怒火发泄出来了,晚上自己就安全了。

果真都没有一个好人啊!陆纪年恶狠狠的瞪着撇的干净的沈书意,他就知道这丫头骨子里坏着呢,陆纪年和谭亦对望一眼之后,随后将期盼的目光看向莫念,反正莫念也很是不高兴,毕竟这两个男人却护不了沈书意的周全,不要看莫念漠然着一张脸,只怕也憋着一肚子的火,正好让他和谭宸对干一场,发泄一下,大家就都安全了。

莫念也站起身来,漠然到极点的脸庞此刻却是薄唇紧抿着,莫念的确感觉到很愤怒很憋屈,身为兄长,他却没有办法护小意周全,只能看着她与虎谋皮,看着她受伤涉险,这种愤怒这种无力如同一把火在莫念的心里头燃烧着,比起自己重伤死亡都让莫念难受,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在乎的妹妹去冒险去受伤,甚至可能生死未卜,莫念恨不能化身修罗将路易斯红霞这些强者都给碎尸万段。

看到谭宸和莫念同时起身,陆纪年终于感觉危机解除,可是谁知道两个男人竟然径自的向着陆纪年走了过来,在陆纪年怨恨的眼神之中,直接将人拉到院子里去了。

“喂,喂,你们这太过分了啊!”陆纪年嗷嗷的惨叫着,一脸憋屈的看着心情不悦的谭宸和莫念,尼玛,你们不高兴就拿自己出气,这是死党吗?这把自己当成出气包了,虽然陆纪年承认有的时候自己的确欠揍了一点,嘴巴坏了一点,但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沈书意和谭亦慵懒的站在门口,看着院子里做着垂死挣扎的陆纪年,耸了耸肩膀,不管是谭宸还是莫念,这会都是炸药包,一点就炸的,所以死道友不死贫道,陆纪年就自我牺牲一点吧。

“不公平,不和小意切磋就算了,为什么不找谭亦!”无力回天之下,陆纪年潇洒的将西装脱了下来丢到了沈书意手里,解着衬衫扣子,不满的抗议着,好男不跟女斗也就算了,谭亦这笑面银狐的身手可是间谍界闻名的高手。

“我如果受伤了,怎么和路易斯他们解释呢?”勾着薄唇,双手环着胸口靠在门框上,谭亦狭长的凤眸染着笑意,对着垂死挣扎的陆纪年眨了眨眼,“这可是难得的机会,说不定就能突破极限。”

“免费的试炼对手,我怕个P啊。”陆纪年鄙视的收回目光,嘀咕一声,活动了一下手腕,对着一旁的谭宸勾勾手指头,挑衅一笑,“来吧,反正都要去岛上了,多练练手也是好的。”

和不同的高手实战对决,对自己的身手也有很大的提高,虽然陆纪年每一次都怨念十足的说谭宸和莫念欺负人,其实更多时候他也是乐此不彼的去挑衅,然后好好的打一场,毕竟谭宸的身手摆在这里了,和谭宸过招,很多时候都能察觉到自己的不足之处,美其名曰谭宸就是不要钱的教练,不使唤那就是浪费。

庭院里,路灯的光芒之下,谭宸也脱了西服,峻挺的身影看起来有点的瘦削,但那是肌肉锤炼到极致才形成的完美身材,每一寸肌肉都蕴藏着无尽的力量,线条流畅而完美,估计任何一个女人都恨不能扒了谭宸身上的白色衬衫,好抚摸那媲美雕刻大师凿刻出的完美身材。

“小意,谭宸这身体不错吧?以后缺钱了,照几张半裸的美男照片,卖版权就够你数钱数到手软。”吹了个响亮的口哨,陆纪年暧昧的对着沈书意眨着眼,啧啧,谭宸这身材让同样身为男人的陆纪年都要羡慕嫉妒恨了。

“我哥能和陆纪年成为朋友真的很诡异。”谭亦慵懒的摇头笑着,就陆纪年这性子这张嘴,谭亦怎么看和谭宸成为朋友的可能性都是负数,可是偏偏他们就是朋友,还是可以交出后背的死党。

“我更好奇以后哪家姑娘能受得了他这不着调的性子。”闻言沈书意也笑了起来,其实沈书意倒是挺喜欢陆纪年的性子,够闹腾,只要陆纪年在永远不会冷场,但是这是朋友,这要是女朋友,能受得了陆纪年这耍宝折腾的性格吗?

谭宸的确憋着一肚子的火气,他恨自己的不够强大,否则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沈书意去冒险,所以和陆纪年切磋之后,谭宸没有休息,又和同样情绪低落的莫念对练了一场,发泄之后,两个冷酷的男人这才冷静下来,考虑着沈书意冒险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

“难怪能一夜七次,谭宸的爆发力和耐性太变态了。”陆纪年这会瘫软在沙发上,羡慕嫉妒恨的瞅了一眼喝水的谭宸,和自己还有莫念两个都打了一场,竟然还是呼吸均匀,果真是禽兽!够变态,“小谭亦,用力一点,我这老肩膀都要被谭宸刚刚的一拳头给打废了。”

“你左臂的爆发力还需要加强。”谭亦虽然没有战斗,但是一直旁观着,敏锐的发现陆纪年的左臂比起右臂,力度和敏捷度都要薄弱了不少,战斗过程中,如果敌人也看出这一点,集中攻击陆纪年的左侧,高手对决,这样的疏漏将是陆纪年的致命伤。

“人无完人,你以为谁都跟你哥这么变态。”翻了个白眼,陆纪年懒洋洋的开口,不满的哼哼着,谭宸真的太变态了,难怪煦桡这小子将谭宸当成英雄榜样了,不管是反应的速度还是力度,爆发度耐力,谭宸都是顶尖的,关键是小意身体还有些暗伤,可是谭宸身体好的跟禽兽一样,太让人恨的牙痒痒了。

沈书意将熬好的银耳莲子汤端了过来,秋天天寒,晚上又吃了不少烧烤,这会喝点热汤很是暖胃,沈书意看着凑到餐桌前端起碗就喝的陆纪年,扬唇一笑,挑了挑眉梢,“你左臂爆发力不够?我怎么感觉你是左撇子!”

“我靠,这可是我保命的底牌,小意,你是有三只眼的二郎神吗?这都能看出来!”梗着脖子叫了起来,陆纪年抽过纸巾擦着嘴巴,不满的瞅着沈书意,谁都不知道陆纪年其实是左撇子,他的左臂才是真正的优势,在碰到强者玩命的时候,这可是陆纪年翻盘的底牌,谁知道竟然被沈书意给看出来了。

谭宸眉头微微一皱随后又放松下来,难怪和陆纪年打斗的时候,他总感觉有点违和,原来陆纪年还是藏拙了。

莫念倒是诧异的一愣,漠然的眼神看了一眼因为太吃惊,直接将一口汤给喷出来的陆纪年,他以为谭宸已经够变态了,其实陆纪年也是变态中的一员。

“你这还藏着一手?”谭亦也是诧异的放下碗,他是真的没有看出来陆纪年竟然还藏了一手,他竟然是左撇子,那么如果真的是生死对决,陆纪年的战斗力至少还能提高三成。

嘿嘿的笑着,陆纪年得意的端起碗继续喝起甜汤来,欠扁的开口,“那是,和你们动手,小爷我只是玩玩,真动手了,你们可不是小爷的对手,现在知道真相了吧?还不赶快来膜拜小爷。”

这混蛋果真是蹬鼻子上脸,太欠揍了!一众人挫败的看着显摆的陆纪年,随后齐刷刷的将目光看向沈书意,比起陆纪年还藏了一手,他们更好奇小意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这眼睛也太毒了一点。

“别这么看着我,只是感觉。”沈书意笑着开口,被众人看得都有点心里头发毛了,她真的就是感觉,毕竟比起对打斗的精通了解,谭宸是由容温亲自带出来的,绝对是真正的行家,谭宸都没有发现,沈书意依靠的就是直觉。

“明天去买彩票!”陆纪年来了劲,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就小意这直觉,陆纪年感觉自己绝对能中个几千万,还去岛上做什么?拿着钱当土豪去!

前路茫茫,谁也不知道隐藏着什么样的危险和波折,但是沈书意等人依旧洋溢着热情和自信,而闹腾一番之后,众人这才离开,虽然陆纪年很想继续留下来,半夜扒门缝,看看谭宸到底能不能一夜七次郎,可惜谭亦和莫念直接一人架起陆纪年的一只胳膊将人给拖走了。

将沈书意赶上去洗澡去了,谭宸喝甜汤后的碗筷送到了厨房里洗了干净,检查了煤气罐和门窗,这才关了灯向着楼上走了过去。

卧室暖黄的灯光之下,沈书意刚洗了澡出来,小脸被熏的红红的,披散着头发,穿着墨绿色的卡通睡衣,毛绒的兔子头拖鞋,看起来如同没有长大的孩子,漂亮的眉眼之间满是纯情稚嫩之色,笑起来是如此的干净透彻。

沈书意暖暖的笑了起来,看着眼神复杂走过来的谭宠溺,声音柔软下来,“怎么这么看着我,没事的,路易斯应该会合作,我至多就是受一点伤,将红霞骗走回岛上就完事了。”

谭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大手轻轻的抚上沈书意的头,那柔软的黑发自指尖滑过,让谭宸的心也柔软的化成一趟水,将人揽到了怀抱里,紧紧的抱住,自己还不够强,所以自己会努力的变强,强到没有任何人能威胁小意能伤害到小意。

“去床上暖着。”半晌之后,担心才洗了澡穿着睡衣的沈书意受凉,谭宸将人给拦腰抱了起来,向着床边走了过去。

比起那些抱个女人手臂都有些颤抖的男人,谭宸这样的强者完全不需要担心,不要说在谭宸看来沈书意还太瘦了,就九十斤左右,就算是重个十斤二十斤,谭宸依旧能将人抱的稳稳的。

被谭宸当成小婴孩一般的照顾着,沈书意有时候都有些的无奈,也和谭宸沟通过,可是和面瘫沟通,永远都是一种结果,沟通的时候,谭宸很干脆的答应了,半点不打折扣的,可是事后该怎么做依旧是怎么做,让沈书意都无奈了。

比如,谭宸只要在家,绝对不会让沈书意洗碗做家务,如果不是他烧菜实在不能吃,估计做饭谭宸都要包了,早晨起来,谭宸绝对先下床,牙膏都给挤好,要是不是沈书意强烈抗议,估计谭宸对于脱掉沈书意衣服和给她穿衣服都是乐此不彼。

天一凉,沈书意有些的畏寒,所以谭宸早早的就换了厚一点的被子,而谭宸不怕冷,夜里盖被子都有些的出汗,热醒了,但是他宁愿自己热也不让沈书意冷着,至于分床睡,或者一个人盖一床被子睡一个被窝,那是根本不需要想的,绝对不可能。

“快去洗澡吧。”被子盖到了脖子处,沈书意就一个头露在被子外,笑着开口,“谭宸,你以后绝对是个好爸爸。”谭宸虽然沉默寡言,但是太会照顾人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