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章 上门威逼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16    作者:吕颜

“失踪”了二十四小时的陆纪年终于在一处黑暗的巷子里“醒了”过来,身上的钱包被搜了,衣服被扒的就剩下一条内裤,明显一看就是为了寻仇报复。

“笑屁啊!你们俩少在这里幸灾乐祸!”上了车,看着连开车的莫念那冰山脸上都带着笑容,陆纪年咬牙切齿的开口,火大的厉害,“这一次牺牲大了,你们准备怎么补偿我?”

“那什么,晚上准备了一桌子的好菜,你尽管吃到饱。”沈书意连说带笑着,回头看着后座裹着毯子一脸憋屈的陆纪年,笑的肚子都有些的痛了。

谁知道那些混混这么缺德,关押了陆纪年二十四小时之后,竟然将他衣服扒光了给丢到了巷子里,也幸好天黑,没有被什么人看见,否则明天网络上说不定就会传出变态男裸身出现在暗巷。

“空调开大一点,冻死了。”没好气的瞪着幸灾乐祸的沈书意,陆纪年将毯子裹紧了几分,要不是为了这丫头,自己有必要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吗?等事情结束之后,那些敢扒了自己衣服的混蛋,陆纪年表情显得异常的危险,他绝对会将他们一个个都扒光了,连内裤都不留,然后将人都给吊在闹市区的树上!

汽车开回了揽月苑,陆纪年回家洗了个澡换了一身衣服过来时,沈书意已经将之前就烧好的饭菜都端上了桌子,关煦桡外出查案子去了,谭宸也出任务没有回来,所以这一大桌子的菜也就三个人吃。

沈书意夹了一筷子菜,却没有什么胃口,陆纪年瞅了一眼,挑挑下巴,“不至于吧,不就是谭宸外出几天了,你这还茶不思,饭不想了。”

莫念也停了筷子,抬头看着沈书意,依旧是漠然的一张峻脸,声音带着惯有的嘶哑,“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谭宸出任务也不是头一次,而且莫念也发现了沈书意似乎心里头压着什么事。

“我这几天在查民间或者官方是不是有什么诡秘莫测的组织部门是我们所不知道的,不管隐藏的多深,只要存在,应该就能查到蛛丝马迹。”沈书意严肃的开口,她之前调查的时候,所有人都以为沈书意还是在查路易斯背后的势力,所以大家也就没有多想什么,可是沈书意查的并不是路易斯,而是之前在湖边跟踪自己的神秘男人。

沈书意刚准备继续说,突然院子外响起了汽车刹车的声音,谭宸提前回来了?沈书意站起身来向着门口走了过去,院子门被打开,谭宸将车子开了进来。

“呦,这就回来了,不是说还有三五天?”陆纪年这会已经吃了半饱,也不担心谭宸和自己抢菜,端着饭碗站在大门口调侃着下车回来的谭宸,陆纪年眼神微微一变,回头看向身后的莫念,“面瘫表情不太对。”

虽然陆纪年看起来没个正经,每天都是唯恐天下不乱,可是骨子里却是精明的很,这会看到下车的谭宸,陆纪年立刻就发现谭宸的面瘫脸似乎蒙上了一层阴影,阴沉的厉害,活脱脱是被人抢了老婆一般。

莫念自然也发现了谭宸的脸色不对劲,虽然谭宸看起来终年都是面无表情,但是每一次见到沈书意的时候,那原本冷硬的脸部线条会柔软很多,眼神也会显得温和,带着浓浓的宠溺,可是此刻的谭宸明显因为什么在压抑着情绪,如同出鞘的利剑,浑身散发嗜血和冷厉的光芒。

“吃饭了没有?”沈书意并没有去询问谭宸出了什么事,面带着柔和而包容的笑容,轻轻的握住了谭宸的大手,“饭菜还都热的,我去拿碗筷。”

“我自己来。”将负面的情绪压了下来,谭宸反握住掌心里的小手,握的很是用力,似乎担心眼前的人会突然消失一般,冷峻如霜的脸庞上表情异常的深沉。

沈书意还是第一次看到谭宸如此的压抑,似乎背上背了一座沉重的大山一般,任由谭宸牵着自己的手走近了厨房里,随着厨房门被关上,沈书意瞬间被搂进熟悉的怀抱,很是用力,几乎要将沈书意的骨头给折断般的用力。

“谭宸。”低柔的开口,沈书意任由谭宸抱紧了自己,一只手伸到他的身后,轻拍着谭宸因为太过于用力而紧绷的后背,一点一点的抚摸着,直到谭宸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那勒死人不偿命的力度也减缓了许多,只是这样静静的抱着。

“出什么事了?”感觉到谭宸终于放松下来了,沈书意这才开口询问着,心里头有种浓浓的不安,能让谭宸的情绪压制到这样的程度,一定发生了非常严重的事情,否则就算是发生第三次世界大战,对谭宸而言也只是坐镇战场而已,而不会有这样大的情绪暴动。

谭宸并没有开口什么,只是将面无表情的峻脸埋首到了沈书意的肩窝处,似乎这样就能平复自己巨大波动的情绪,而此刻,他脑海里不由的浮现出在X省的一幕。

这一次绝杀的任务并没有太大的难度,只是去X省调查一桩和恐怖袭击有关的行贿受贿渎职的案件,因为牵扯面比较广,而X省的少数民族比较多,所以在政治上,调查案件就有些的敏感,明面上也有调查组下来了,不过谭宸带的一个小队是在暗中调查搜集资料,将一些有用的资料和线索交给明面上的调查组。

至于一些顽固的分子,依仗着少数民族的关系,谭宸他们的任务就是暗中动手,直接在对方的饮食里放了慢性毒,等调查的风波过后,一年之后内脏器官会慢慢衰竭而死,到时候没有人会将这一起死亡事故和一年前的调查案件联系起来。

可是盯梢的一个目标竟然在绝杀成员的严密监控之下,无声无息的被人杀了,这让谭宸和绝杀的成员都震惊了,能在他们的眼皮底下杀人,而且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这几乎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而就在当天深夜,谭宸正在仔细看着案发现场的照片时,一个女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谭宸的窗户外,避开了四周警备的绝杀成员,虽然被谭宸发现了,可是这样一个女人,如果要动手,只怕绝杀的成员也不是对手。

“不用看这些照片了,人是我杀的,你们绝对不可能查到任何线索的。”红衣女人高傲的笑着,靓丽的脸上那种表情是看待蝼蚁一般的骄傲,对于外人而言不管多么厉害的高手,对红衣女人而言,只是动动手就可以杀死的蝼蚁。

“你是谁?”谭宸冷声的开口,眼前这个看起来莫过于二十岁的女人,乍一看和那些娇惯的千金大小姐没有什么不同,可是能无声无息的避开四周警备的绝杀成员潜入进来,绝对不是普通角色,尤其是即使此刻这个红衣女人给谭宸一种无比强大的感觉。

“你不用管我是谁,我只是过来告诉你,现在和我走。”红衣女人高傲的开口,如同施舍一般看了一眼谭宸,看着他冷着脸的样子,嗤笑一声,突然红色的身影一动,瞬间,整个人如同清风一般飘到了谭宸身前。

“反应很快,可是和我比,你太弱了,我轻轻动手就能捏死你。”狂妄的开口,红衣女人一手挡下谭宸的攻击,一手并指向前伸了过来,指尖如同散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无形之中好像形成了一圈罡气一般,竟然直接撞开了谭宸的手臂,指尖直接点中了谭宸的胸口几处。

“看到没有,你现在已经丧失了反击能力,我要杀你易如反掌。”似乎很是高兴可以摧毁一个强大男人的尊严,红衣女人双手环着胸口,骄傲的抬起头,美丽的脸上表情格外的高傲,“所以不要让我说两遍,跟我走!否则我不介意将外面那些小喽啰都给杀了将你强行掳走。”

点穴一直都是古代武侠小说和电影里才有的神奇功夫,谭宸在国安部训练的时候,曾经师从夏老爷子,虽然没有拜师,但是夏老爷子一直将谭宸当成自己的关门弟子,所以很多夏家的绝学还有内功心法都交给了谭宸,而其中就有点穴。

在搏斗中,点击人体上某些主要穴位可产生麻、哑、晕、死、咳、笑等效果,有些穴位虽轻打亦承受不起,重则死亡,而这就是所谓的死穴,当然,至于那种点了穴道,人就完全不能动弹了,自然是夸张。

可是此刻,当红衣女人快速的点中了谭宸胸口几处穴位,却造成了他血脉的堵塞,从而导致脑部供血的部位的血液输送减少,人体各种动作就是依靠大脑的各个神经中枢,而此刻谭宸虽然可以动,但是反应速度却如同行将就木的老人,力度也被削弱了九成,要杀他的确很容易。

可是不同于其他被钳制住不能动弹的男人,谭宸依旧漠然着一张面瘫脸,没有求饶,没有害怕,也没有那种临死不惧的激昂,谭宸就这么冷淡淡的,面无表情的一张面瘫脸。

“你?”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男人,明明弱小的自己随时都能杀死,可是却偏偏这样的面无表情,红衣女人愤怒的皱起了眉头,一手抓住了谭宸的手,指尖探向了他的脉搏,片刻之后,得意的笑了起来,果真是自己看中的人,虽然是后天武者巅峰的状态,在岛上绝对是最入的外门子弟,但是根基极好,经过训练之后,一定可以成为岛上的高手。

突然的,谭宸手腕一动,大手却反抓住了红衣女人的手腕,用力的一个反扭,左手同时向着女人的胸口挥过去一拳,因为速度极快,红衣女人反应虽然避开了谭宸的一拳,可是手腕却被折的剧痛不已,让红衣女人瞬间冷了脸,眼中满是愤怒的杀机。

“滚。”冷声的开口,大敌当前,谭宸原本面瘫的表情终于被打破,转为了深深的嫌恶,抬手从桌子上抽过纸巾擦了擦刚刚被红衣女人抓住的手。

“很好,你是一个人这么无视我的男人!你让我滚,哈哈,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让我滚!”被谭宸这一系列的动作给气的俏脸铁青,红衣女人冷冷的盯着谭宸。

在岛上,红衣女人如今的身手绝对算得上是岛上排名前十的高手,又年轻漂亮,关键是红衣女人的背景非同一般,这样的情况之下,红衣女人自然是岛上诸多男人追求的目标。

不管多么强大的女人,终究是有虚荣心的,而谭宸却如同一个异类一般,让红衣女人气的恨不能杀了他,可是转念一想,这样杀了谭宸太便宜他了,她要让这个狂傲到没边的男人拜倒在自己的石榴裙下,让他如同狗一般的跪在自己面前给自己舔鞋子!

“谭宸,出去吃饭吧。”沈书意已经盛好了饭,低声开口,很少看到谭宸竟然这么失神,而且脸色很是凝重严肃,让沈书意也有些的不安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