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章 神秘强人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15    作者:吕颜

不过这么多年的训练下来,身体内部自然也有一些看不见的伤害,而刚刚离开的男人似乎就是因为这一点而感觉到失望,至于他的来意,既然沈书意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男人自然不可能再说什么,只会转身就走。

根本想不透男人的来历和身份,沈书意继续向着酒吧的方向走了过去,而她也仔细的留意着,可是却再也没有人在暗中跟踪自己了,远远的就可以看到酒吧门口的招牌,不时有男男女女出入其中。

陆纪年骚扰了沈书意之后回到吧台,他倒是更喜欢去骚扰谭宸和莫念,可惜这两个人太闷,如同对着木头柱子一般,谭亦倒是一个好选择,可是谭亦人太狡猾,陆纪年也占不到便宜,再加上谭亦正和路易斯的人在接触,也不方便见面,关煦桡因为案件去了外省,所以陆纪年这才骚扰沈书意去了。

端起酒杯,陆纪年刚准备喝一口自己之前喝剩下的酒,可是当闻到杯子里散发出来的气味时,陆纪年动作一怔,将酒杯放了下来,装作来了短信一般,从口袋里掏出手机看了起来,余光却不由的扫了一眼酒吧,竟然在自己的酒里下药,看来这几天在酒吧盯梢的人不是冲着酒吧来的,而是冲着自己来的,柳一禾这个身份固定来的地方就是这个酒吧。

装模作样的将手机又放了回去,对着调酒师摆摆手,“朋友过来接我了,先走了。”陆纪年如同没有看到暗中盯梢的人那失望的眼神,直接向着酒吧门口走了过去,被下了药的酒杯孤零零的被留在了吧台上。

出了酒吧,陆纪年向着巷子外走了过去,刚刚他已经给沈书意发了短信,这会是真的收到短信了,沈书意已经过来了,陆纪年无声的勾了勾嘴角,他倒要看看这些人到底想要做什么。

“之前不给我们姐妹面子,现在就想走了?”清脆的声音带着嚣张霸道的意味在酒吧巷子里响起,之前酒吧搭讪陆纪年的两个女人再次出现在了陆纪年的面前,而此刻她们身边还跟着几个人,来者不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找麻烦的。

皱着眉头,表情像是很是阴鹜,陆纪年冷眼看着拦住自己的一群人,不耐烦的开口,“你们想怎么样?”若不是不能暴露身份,引起其他人的怀疑,陆纪年早就在这群人里杀个三进三出。

“小子,够胆色,到想在还嘴硬,就不知道你能硬到什么时候?”两个女人身后,为首的男人嘲讽的笑了起来,阴狠的目光盯着陆纪年,眼神一冷,“动手!”

陆纪年虽然如今用的是柳一禾的身份,但是也有一些的身手,只是不能暴露太多,所以在这些人冲过来的时候,陆纪年也直接抡着拳头干上去了,看起来倒是很狼狈,寡不敌众,其实陆纪年身上挨的那些拳头打的都是无关紧要的地方,比起和谭宸切磋时被打的痛,现在这样根本就如同挠痒痒一般。

“够了。”十来分钟之后,看着陆纪年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蜷缩着身体,双手抱着头,痛苦的低吟着,根本没有了还手的力气,再打下去估计人都能被打晕死过去,“将人带上车,走。”

虽然四周也有人看到这一幕,但是在酒吧这些地方,打架闹事太常见了,再加上还有两个女人在中间,一般人都以为是在酒吧里为了女人争风吃醋弄出来的矛盾,没有人会去报警,更没有人会出手帮忙。

等到对方的车子开出去之后,沈书意直接从垃圾桶旁边将陆纪年刚刚丢出来的手机和车钥匙给捡了起来,开了车子也快速的跟了上去,刚刚打斗的时候,沈书意一直在暗中留意着,陆纪年肯定是没什么事,这些人也都是普通的黑帮小混混,沈书意和陆纪年此刻诧异的时到底什么人要找陆纪年的麻烦,龙组的身份肯定没有曝光,否则来的就不是这些不入流的小混混了。

简易的出租屋,屋子里亮着灯,很是杂乱不堪,衣服鞋子堆积在一旁,桌子上更是不知道多久没有收拾的零食水果,垃圾桶里也堆满了快餐盒子,地上到处都是烟蒂,空气里都散出酸臭的味道,这也幸好是秋凉了,所以味道不算太重,否则屋子里估计都不能住人了。

“将这小子绑起来,否则一会疯起来也麻烦。”为首的男人开口,拉过一张椅子坐了下来,从口袋里掏出香烟,点燃了,享受的抽了起来。

几个小混混快速的将陆纪年给绑坐在一旁的椅子上,也趁机将他口袋里的钱包给搜了出来,又细细的摸了一下,没有摸到手机,不由骂了出来,“他妈的倒霉,估计是刚刚动手的时候手机给掉地上了。”、

当时他们人也多,又乱,再加上巷子里没有路灯黑的很,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陆纪年的手机掉了,少了一笔收入。

一路的颠簸,陆纪年这会已经是“昏厥”的状态,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被人给绑了起来,一旁的混混笑着开口,“大哥,这小子摸起来还挺有肉的,就是不经打,这会都昏过去了。”这要是没有昏,估计一会就得将陆纪年给敲晕过去。

“好了,将家伙准备好,这小子可是运气,这么好的面粉,我自己都是第一次遇到。”感慨的开口,为首的男人看了一眼陆纪年,也不知道这小子得罪了什么人,下了这样的血本,不过看这小子那孤僻傲气的臭脾气,不得罪人才奇怪。

“好咧。”一旁一个手下快速的将桌子上的垃圾都给挥到了地上,将桌子简单的清理出来,其中一个人拿出一个黑色的包,从里面拿出一小袋的毒品,然后就是吸毒用的一系列的工具,看他们的动作,倒是熟练的很,估计没少干这样的事。

“这东西你们可别眼瞅着,吸上了上瘾了,我告诉你们这些小兔崽子,这辈子你们就完了,这白粉可是高纯度的,之前莫家还出了一些事,听说就是和这批毒品的规格是一样的。”为首的男人一看四周手下那毛着绿光的眼睛,毫不客气的将其中两个人给踹翻在了地上,严厉的警告着。

他们这些混混根本不成气候,又怕死,也不敢和那些帮派抢夺地盘,不过蟹有蟹路,虾有虾道,为首的男人带着这批手下,干的就是一些下三滥的事情,谁和谁有仇了,找上他们,将人教训一顿,或者婚姻里男人出轨了,他们也可以帮忙拍些裸照什么的,欠债不还,直接上门泼油漆,帮忙恐慌恐吓家里的老人孩子,反正面对的都是普通人,所以他们倒也赚了一些钱,为首的男人倒也聪明,招的手下也都是高中毕业以上的文凭,穿的好了,也是人模人样的,也算是在黑道中有一点生存之地。

而今天他们接到的单子就是有人和陆纪年有仇,给他们十万块,代价是让陆纪年染上毒瘾,至于毒品由雇主提供,所以为首的男人之前就派人去查陆纪年的底,然后在酒吧盯梢,今晚上弄两个女人过去搭讪,原本想要无声无息的将陆纪年给弄走,可惜没有成功,最后只能用强的,不过酒吧这边即使有人看见了,也不会报警,所以他们倒也不怕。

即使报警失踪了,那也必须在二十四小时之后,为首男人手里头的毒品,纯度高,隔五个小时注射一次,一天下来,基本就会染上轻微的毒瘾,等过些天,再将人给绑来注射,事情就成了,十万块也倒手了,虽然事情有点阴损,但是对他们而言只要有钱赚,没有危险的话什么事都敢干。

“莫家,什么时候我们能进莫家该有多好。”一个手下感慨的开口,黑道之上,谁不知道莫家垄断了毒品的生意,那利润正常人都没有办法想象,而两个多月之前,莫家的毒品出了事,据说还死了不少人,可是莫家依旧好好的,让黑帮众人再次感慨莫家的强大,绝对是黑白两道都能通吃的狠角色。

给自己注射毒品?陆纪年皱了皱眉头,却没有开口说什么,因为路易斯的出现,所以陆纪年沈书意他们身上都随身携带着微型定位仪和联络器,这会沈书意正在询问陆纪年需不需要动手,不过陆纪年倒选择了冒险,宁愿冒险一次,也好趁机取信路易斯,看来路易斯是想要通过控制陆纪年来将毒品弄到莫家,毕竟设计师柳一禾可是沈书意最信任的手下和朋友,如果陆纪年背叛了,沈书意绝对没有什么防备,而毒品自然是最好的选择。

五个小时的时间很快就要到了,陆纪年的胳膊上已经被注射了一次毒品,不过守着他的混混早已经呼呼大睡了,黑暗里,沈书意撬开了锁,无声无息的进入了客厅,看着被绑在椅子上的陆纪年,低声的开口,“没事吧?”

“放心,只是一次,轻微的剂量,没什么影响。”陆纪年动了动被绳索给绑的麻木的身体,抬抬下巴,“不过再多注射几天,我怕我也扛不住。”

沈书意走到了桌子边,将放在一旁的毒品给收了起来,从口袋里拿出另外一袋,倒在了桌子上的塑料袋上,除非是用仪器来检验,否则根本不会发现毒品已经被人给换了,回头走向陆纪年,“吃了吧,这是谭亦弄出来的药丸,据说效果非常好。”毒品这东西毕竟不是好东西,即使剂量少,对身体也是有危害的。

“回去休息吧,我这里没什么事。”陆纪年催促的开口,这些小混混都是普通人,暗中出手的应该是路易斯,所以沈书意也不需要留下来。

“我在暗中守着,谭宸这几天出任务去了,我也没什么事,小心一点为好。”不管是路易斯,还是今晚上出现的男人,都让沈书意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危机感,所以她自然不放心陆纪年,将毒品换掉之后,给陆纪年吃了解毒的药丸,自己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不过却是守在暗中,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陆纪年对着联络器喊一声,沈书意就能过来。

陆纪年如果有家人,一晚上没有回来,白天也不见人影,基本上家人在找不到人之后都会报警,可是陆纪年如今的身份只是孤儿出生,所以即使一天没有去古韵上班,同事也不会直接就去报警,即使他的手机也不打通。

而此刻,总经理办公室。

“柳设计师没有来上班?嗯,我知道了,中午我会过去一趟。”做戏做全套,沈书意这会正坐在办公桌后面,让汇报情况的秘书出去之后,拿起手机拨了莫念的电话,早上沈书意离开之前,直接让莫念过来接班,“哥,没什么事吧?”

“嗯,每隔五个小时给陆纪年注射一次毒品,基本没什么事。”暗中,莫念冷沉的声音响起,陆纪年现在的状态依旧是“昏迷”,刚要醒了,这些人就会将陆纪年给敲晕,隔五个小时注射一次毒品,针孔也不大,所以一般人根本想不到自己昏迷的时间里会被人注射了毒品。

办公室里,沈书意挂了电话,路易斯到底是什么人?昨晚上出现的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可惜谭宸出任务去了,这几天联系不上,让沈书意都没有一个能商量的人,而她也在今天早上联系了谭宸留在N市的人,甚至还冒昧的联系到了容温,可惜所有人都不知道还存在什么强大的组织。

不可能是军方和国安部的,否则容叔肯定知道,如果是民间的什么组织势力,按理说谭宸的部下也该知道,他们的情报部门可是非常的强大,一般的消息都能搜罗到,而且身为中国最大的黑帮,顾家这边也没有任何的线索,这让沈书意只感觉自己如同井底之蛙一般,知道暗中一定有自己不知道的强大存在,但是却什么线索都查找不到,不过越是如此,沈书意倒越是冷静。

------题外话------

家中一个长辈突然去世,明天早上去送葬,感觉人真的很脆弱,短短五天的时间,一个好好的人,突然之间就从生到死,变成了一抔黄土,亲们,保重身体,活着就该快快乐乐,人死如灯灭,真的太脆弱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