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章 初步接触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13    作者:吕颜

眼见的自己身体能痊愈了,可以改变上辈子病死在医院的凄凉宿命,可是沈素卿却根本没有想到这一切的契机竟然掌握在了沈书意的手里头,沈书意她高兴了,自己就能得到医治,可以健健康康的活着,她若是不高兴了,沈素卿知道自己难逃上辈子的厄运。

恨!愤怒!不甘心!各种情绪复杂的纠结在了心里头,沈素卿低着头,眼中的仇恨几乎要实质化,为什么,为什么老天这么不公平,自己重生了,这难道不是老天爷给自己的机会,让自己重新回头来改变宿命,让她有机会报复沈书意,让沈书意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可是为什么洞悉了天机的自己却在命运一点一点的改变之后却走到了今天这样的地步!

沈素卿不甘心,真的不甘心,牙齿咬的咯吱响,一张苍白的脸此刻被仇恨覆盖着,完全的扭曲狰狞,上辈子,沈书意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和炜煊哥相恋然后结婚,继承了天依服饰,过的幸福快乐,可是自己却病死在医院里。

而这辈子重生之后,沈素卿发誓要改变上辈子悲惨的命运,她要抢走所有属于沈书意的东西,自己挑拨离间成功的让沈书意和炜煊哥分手了,沈素卿是那么的高兴,这代表她的宿命已经开始改变了。

可是沈素卿却没有想到在改变之后,沈书意竟然认识了谭宸,这个看起来只是部队连长的男人,却是异常的强大而可怕,而天依服饰虽然也被沈素卿抢到手了,但是如今却因为经营不善又被沈书意给收回去了。

沈素卿之前虽然也是如此的不甘,但是鹿死谁手,还需要看最后是谁胜利,沈素卿不介意让沈书意享有暂时胜利,可是为什么能医治她身体的大夫却因为沈书意而不愿意动手医治自己,心狠手辣的要看着自己就这么死去。

沈书意安安静静的站在一旁,看起来乖巧的不得了,脸上也没有什么幸灾乐祸的笑容,不过心里头却也是格外的痛快,说实话对于沈素卿,沈书意还真的不知道怎么办。

小的时候,每一次沈素卿使坏挑拨离间,沈书意都会毫不客气的将沈素卿给狠揍一顿出气,即使因此也算是中了沈素卿的陷阱,被沈家人更加的讨厌,但是沈书意就是犟脾气的每一次都狠狠的将沈素卿给收拾一顿,然后被沈父沈母厌恶之后,骄傲的挺直了身体回到小楼里,然后才会流露出难受和伤心。

再后来岁数大了一些之后,沈素卿这些小手段,沈书意都看不上眼了,所以也就懒得和她计较,大部分的时间都用在了龙组的训练上,只不过和沈家人的关系在沈素卿的努力经营之下,越来越差,同住一个屋檐下,都能算是陌生人。

如今,看着沈素卿这么不甘心的样子,这二十多年来的怨气,咻的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让沈书意都忍不住想果真是善恶终有报,冥冥之中自有注定。

“我进去准备晚饭了。”清和的嗓音里夹带着笑意,沈书意遍体舒畅,和谭亦说了一声之后直接向着院子最左侧的厨房走了过去。

余光看着离开的沈书意,沈素卿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太过于用力之下,身体都有些的颤抖,她是真的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都会和沈书意成为莫逆之交!难道沈书意的人缘就这么好?

“易大夫,真的不能帮帮我吗?”在沈书意离开了之后,沈素卿明白决策权还是在谭亦身上,所以此刻,柔弱无助的红着眼眶,沈素卿泫然欲泣的目光凝望着谭亦,娇弱的身影在夕阳的光芒之下显得如此的纤瘦,似乎风轻轻一吹就会折断了。

在知道沈素卿的真面目之后,她这么的伪装,在谭亦看来根本就是可笑的做作,跳梁小丑莫过如此,谭亦笑容依旧,俊雅非凡,“抱歉沈小姐,我想我是不能医治你了,还请你另请高明吧。”

说完不等沈素卿的回答,谭亦也迈步向着厨房走了过去,狭长的凤眸之中冷意一闪而过,既然不能动手杀了沈素卿,那么就让她尝尝这种痛苦等死的滋味吧!尤其是沈素卿上辈子只怕也是这样死亡的,所以这种痛苦等于无形之中加倍了许多。

带着满满的不甘,沈素卿也知道事发突然,所以她只能暂时离开,但是她绝对不会放弃的!沈素卿将这口恶气吞了下来,恶狠狠的看了一眼厨房的方向,沈书意这个贱人,想要害死自己,不让易大夫给自己医治!自己一定会让沈书意后悔的!

暗处,目睹着沈素卿那表情狰狞,眼神恶毒的模样,原本还算漂亮的脸此刻只会让人毛骨悚然,陆纪年啧啧两声,在沈素卿离开之后这才大摇大摆的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这是准备吃满汉全席吗?”当打开冰箱,看着堆满了冰箱的菜,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心虚的陆纪年,他今天翘班一天就去市场将所有的食材都搬回来了吧!鸡鸭鱼肉,一应俱全,也不怕吃撑了。

“这不是秋天了嘛,俗话说的好秋天要进补,多吃点好的才能猫冬。”陆纪年厚脸皮的笑着,之前在揽月苑的时候,有谭宸这个面瘫在,好菜他还没有夹几筷子,谭宸就护犊子一般唯恐小意饿了,好菜刷刷的送到了小意的碗里,这一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陆纪年自然要敞开肚子大吃一顿。

“把我哥也叫过来一起吃吧。”谭亦可是知道谭宸的厨艺,除了做的甜汤可以吃之外,其他的菜都能烧出甜腻腻的味道,小意这两天不在家,谭亦自然是心疼谭宸这个当哥的。

沈书意择菜的动作停了下来,陆纪年的笑容也僵硬下来,随后直接炸了起来,“面瘫过来了,我还有饭吃?直接吃拳头吧!”小意受伤了,自己可是知情不报!

“让谭宸过来吧,我身体看起来也算健康。”沈书意虽然有点担心受怕的,到底也是心疼,更何况这两天没有看见,心里头也是思念,到不至于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只是总感觉心里头有点空。

陆纪年指控的瞅着沈书意和谭亦,为什么他有种吃过今晚上这一顿就见不到明天太阳的可怕直觉!

菜的确很丰盛,沈书意将牛肉切成了细丝,然后配上辣椒丝,又切了一些罐头装的冬笋,直接炒了一大盘,至于买回来的小母鸡放到高压锅里用金针菇炖着,浓郁的鸡汤味直接从厨房里飘到了饭厅里,让药老都放下手里的书,直接坐在餐桌边等着了。

“陆纪年剁椒放哪里了?你过来了。”沈书意正回头准备问陆纪年买回来的剁椒放哪里了,别看陆纪年不会做饭,但是对吃倒是讲究的很,一个大鱼头足足有三四斤重,正好做剁椒鱼头,结果一回头就看到了谭宸走了过来。

笑容不自觉的从脸上浮现而出,心里头的空落在瞬间就被填满了,沈书意笑着开口,“冰箱上面的橱柜打开,看看有没有剁椒。”

“嗯。”依旧是峻冷的面瘫脸,不过那冷硬的面部表情也是柔软了很多,个子高的好处就是谭宸直接抬手就将柜子给打开了,要是沈书意估计还得踮着脚才行。

厨房里香味浓郁着,尤其是高压锅里的鸡汤这会用小火炖着,可是当谭宸靠近沈书意的身边时,表情怔了一下,从背后抱住沈书意的腰将人给拉到了怀抱里,仔细的闻了闻,瞬间表情一变,小时候谭亦学医的那段时间,谭宸对中药的气味格外的敏感。

“我说你们要亲热也等我们填饱肚子好不好,闻得到吃不到,很饿的。”厨房门口,陆纪年暧昧的笑着,冲着抱在一起的两个人使着眼色,看谭宸这样子貌似是没有发现小意受伤了,也对,现在秋凉了,都穿着长袖长裤的,只要不去滚床单,估计谭宸是绝对发现不了,而陆纪年想沈书意除非是脑子进水了,才会顶着淤青一片的后背和谭宸滚床单。

“出去坐一会,马上就好了。”沈书意抬起手臂,手肘撞了撞谭宸的腰,让他先出去,再等十分钟就能吃饭了。

“嗯。”依旧是简单的一个字,谭宸松开抱着沈书意的双手,这才转过身面无表情的看着靠在门框上调侃的陆纪年,凤眸之中光芒一闪而过,难怪昨天今天手机都关机了。

莫名的,有种危险的感觉,陆纪年仔细的瞅着沈书意,脸上脖子上还有手上都没有伤口,所以一定是自己想多了!毕竟谭宸这冰山脸常年都是这样冷冰冰的,而不是发现自己隐瞒了小意受伤的事。

“我们出去说。”意外的,走到门口的谭宸竟然主动的抬手搭在了陆纪年的肩膀,若是其他人这么做,陆纪年自然会认为是哥两好的表现,可是谭宸突然来了这么一手。

陆纪年的脸刷的一下就僵硬了,毛骨悚然的感觉之下,陆纪年同手同脚的被谭宸“亲密的”搭着肩膀带出了厨房直接到了院子里。

“那个我要帮忙去摆碗筷了。”嘿嘿的笑着,心虚啊,陆纪年忍不住的想要转身回屋子,至少屋子里有药老在,而且地方小,谭宸动手也不方便。

“小意受伤了!”一记冷眼射了过来,谭宸的脸此刻则是彻底的淤青下来,冰冷冷的眼神看着试图逃跑的陆纪年。

尼玛!果真东窗事发了!陆纪年恨不能一头撞死自己,为什么之前谭亦提议让谭宸过来吃饭的时候,自己没有坚定的阻止,就算阻止不了,自己也不该因为贪吃而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应该溜之大吉啊!谁给自己一瓶子后悔药!

“那个我可以解释的。”陆纪年快速的开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陆纪年这会也不狡辩了,争取宽大处理!噼里啪啦一阵说,陆纪年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了路易斯身上,自己装成无辜受害者的可怜模样,眼巴巴的瞅着谭宸,“不是我军大意,实在是敌军太强大,所以小意就受了一点伤,不过没事,过几天就好了,我们主要是不舍得你担心,所以才会选择隐瞒的。”

谭宸阴冷着脸庞,眉宇蹙了起来,能伤到小意,路易斯的这些手下的确很棘手,而且对小意是百分百的杀心。

一步一步,陆纪年小心翼翼的向后挪移着,眼瞅着就要到门口了,谭宸突然从深思里回过神来,咻的一下抬头看了过来,让刚退到台阶的陆纪年浑身一毛,一个踉跄,一屁股跌坐在了台阶上。

“你这反应也太大了吧?”谭亦刚从屋子里出来就看到这一幕,俊脸上扬起揶揄的笑容,陆纪年看到哥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笑屁啊,知情不报,你也算是元凶之一。”陆纪年哼哼两声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拍拍屁股上的灰尘,跐溜一下窜进了屋子里,自己是胆小吗?那也是被谭宸给揍怕了,谁让这死面瘫一碰到小意的事情就直接兽化,根本没有理智可言,果真是损友不可交!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