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章 受伤逃跑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10-06    作者:吕颜

而此刻,刀疤男痛苦的嘶吼着,右脚上鲜血淋漓的流淌出来,因为没有防备,所以刀疤男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手里竟然还有兵器,而轻敌的结果就是他不但没有踩到沈书意,反而右脚的脚筋被沈书意给割断了,痛的他狰狞的如同疯狂的野兽一般。

近战,枪失去了作用,真正能有威力的还是冷兵器,趁着刀疤男沉浸在痛苦里,而一旁的黑人也是错愕的一愣,沈书意瞅准机会迅速的向着一旁跑了过去,一把捞起地上的背包。

机会也只是一瞬间,沈书意一逃,黑人就立刻追了过来,而因为拉开了一段距离,刀疤男顶着一张恐怖的脸,直接掏出了手枪。

利用停车场里的车子当掩护,沈书意将背包背了起来,手里也多了一把枪,看着紧追不舍的黑人,身体向左侧快速的一拐,黑人立刻追了过去,而刀疤男也拖着受伤的腿,迅速的追赶了过来。

就是这个时候,沈书意身体猛然的一个后倾,避开了射过来的子弹,身体在落地的一瞬间,枪口对准了前面汽车的油箱,直接开了一枪。

后背再次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痛的沈书意脸都变了色,而爆炸声随即响起,被打爆了油箱的汽车瞬间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浓烟滚滚,火光四起,沈书意则是趁着机会快速的逃离现场。

逃走了!避开了爆炸的危险,等刀疤男和黑人再次冲过来时,早已经失去了沈书意的踪影,两个对一个,依旧没有见个人给杀了,而且刀疤男的脚筋还被割断了,这让两个人脸色异常的阴沉,对于杀掉沈书意的心更加的坚定!

公园角落的长椅上个,沈书意喘息着,快速的给陆纪年发了一个短信之后就将手机给关了,这个时候她一点不敢大意,路易斯是铁了心要杀掉自己,手机如果开机说不定会直接找过来。

等了大约二十分钟,陆纪年快速的跑了过来,当看到一身狼狈的沈书意时,错愕的愣了一下,眉头紧锁着,眼中的杀气怎么都遮掩不住,“怎么回事?”

不要看陆纪年平日里嘻嘻哈哈,没个正经,可是骨子里却是极其护短,虽然他赞成沈书意冒险,可是真看到她这样狼狈的坐在椅子上,明显就伤得不轻时,陆纪年整个人神色都变了,如同出鞘的利剑,锋芒毕露,杀气蒸腾。

“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低声的开口,沈书意倒也不敢大声说话,后背撞击的伤太严重,让沈书意也不敢大意,之前吐了几口血,绝对是内伤了。

“你想瞒着谭宸?”眉头皱了皱,陆纪年坐了下来,沈书意虽然看起来狼狈,但是倒也不是致命的伤,他的脸色这才舒缓了一点,不过看沈书意这打算,根本就是要瞒着谭宸了。

瞄了一眼一猜就准的陆纪年,沈书意点了点头,将沈父和彭雄见面,之后彭雄和路易斯见面的事情大致的说了一下,之前沈书意从咖啡厅离开之后,路易斯这些人绝对是没有找到沈书意,但是他们却找到了她的车子,所以尾随之后,趁机撞车,原本是想要撞死沈书意,却还是被她逃走了,这才有了后面的追击和堵截。

“谭宸要是知道了,肯定能宰了我,而莫念绝对会在一旁给谭宸递刀子!”咬牙切齿的开口,陆纪年看了看沈书意,无奈的叹息一声,将人给扶了起来,不管如何,先检查了身体再说,路易斯明显是要杀人报复的,所以沈书意如果躲起来,只怕会更麻烦,只能继续和路易斯正面接触。

诊所看起来不大,不过倒很干净,一个六十来岁的老头看了一眼陆纪年,一脸的不高兴,活脱脱是要赶人出去,不过在沈书意咳嗽几声之后,抹去嘴角的血迹,老头皱着眉头,嫌弃的摆摆手,“将人送到里面的手术室。”

“走吧,老头子在这里,只要你还有一口气,绝对死不了。”陆纪年笑了笑,没有想到老头子竟然在这里。

半个小时之后,“外伤没什么事,内伤需要中药调理,半个月就能恢复。”老头是中医,把脉之后,快速的开了药方子递给了一旁的陆纪年,“药钱加上诊金,五万块。”

“老头,你怎么不去抢?”陆纪年咋舌着,恶狠狠的盯着狮子大开口的老头,张口就五万块,陆纪年自己的工资一个月不就几万块,这老头也太黑了。

“不高兴给钱,你出去啊,我可不留你。”老头挑着眉头,鄙视的看着还想要讨价还价的陆纪年,每一次都弄半死不活的病人过来,想要宰客,都没有时间,毕竟抢救病人重要,而每一次陆纪年也都趁机会逃了,老头对那些好不容易从鬼门关逃回来的病人也下不了狠手宰客,这一次好不容易来了一个轻伤的,老头阴森森的笑着,陆纪年这小滑头该庆幸自己没有再多加一个零。

“你个死老头!”陆纪年气的牙痒痒,狠狠的一瞪眼,认命的抓着药方去前面抓药付钱去了,五万那,这死一个人安葬了估计也就五万了,太黑了。

这诊所其实是一个名宅改建的,前面两间三间门面改建成了诊所,后面的小院子晒了一些中草药,两幢三层的小楼房则是住的地方,一般人来看中医,都直接拿了药回去,只有真正知道老头本事的人,也得到了老头的认可,才能在后面的楼房里住下来,也算是住院了。

安静的房间里,装修的很是简约,看起来倒很是舒适,沈书意换了一身衣服坐在床上休息着,后背的伤之前已经擦了老头配置的药油,效果很好,缓解了不少疼痛。

“这里倒是安全,谭宸一时半刻也找不到,不过我估计他能想到你肯定是受伤了,所以才避而不见。”陆纪年拉了把椅子坐了下来,他这可是帮凶,等事情暴露的时候,沈书意肯定没事,可是自己绝对会很惨很惨,知情不报也就算了,还助纣为虐,陆纪年都可以想象自己悲惨的下场。

“没事,我之前和谭宸闹别扭,这会不回去,他不会多想的。”沈书意笑着开口,看了一眼陆纪年,“你不要给穿帮了就行。”

“那你好自为之,东窗事发之后,千万别把我拖下水。”陆纪年点了点头,之前这两人还在在冷战,这会弄个离家出走也不稀奇,所以陆纪年这才放下心来,又交待了沈书意几句才离开了诊所。

沈书意也累了,不过因为后背的伤,只能侧躺着,片刻的时间久睡着了,而再次醒来时是因为门外的脚步声。

“药好了,喝了吧。”看到沈书意从床上一坐而起,那种戒备警觉的状态,老头并没有多在意,将手里乌漆墨黑的药汁端了过来,蓝色的花边瓷碗,整整一大碗,再加上浓郁的中药味,不要说喝了,就闻着也有些的难受。

“谢谢药老。”沈书意皱了皱眉头,笑容僵硬的接过药老头递过来的中药,深呼吸一口,然后一仰脖子直接将一大碗的中药给灌了下去,一阵一阵的反胃,也幸好沈书意知道这是调理身体的中药,所以这才压着没有吐出来。

老头这才收回目光,笑着点了点头,“安心休息,这里一般人找不到,很安全。”比起对待陆纪年的态度,老头神色和蔼了不少,接过空碗,“再休息一下,半个小时之后吃饭。”

虽然中药很是苦涩,可是真的喝下去之后,过了半晌,沈书意明显能感觉到心肺处的闷痛减缓了不少,呼吸之间也没有那种一抽一抽的痛了,这倒是让沈书意不得不承认比起西药,中药的确博大精深。

拿起手机,沈书意给谭宸发了个短信,仔细的检查了一遍,没有什么问题,也不会让谭宸怀疑到自己受伤了,沈书意这才将短信发了出去。

军区,谭宸正在监督着周淮这些少爷连的少爷们训练,比起其他教官要不鼓励要不打击的训练手段,谭宸就如同冰山一般站在这里,冷着面瘫脸,就这么看着你,看到你头皮发麻,后背冒冷汗,认命的一遍一遍的完成自己认为无法完成的训练。

手机响起来时,周淮这些个身体素质好的终于先一步完成了训练,大口大口的喘息着,要不是谭宸的冷脸摆在这里,周淮他们干脆就能死狗一般瘫软在地上,还顾个屁面子。

“连长,是不是我们嫂子的爱心短信。”嘿嘿的笑声揶揄的响起,他们也是见过沈书意了,所以谭宸有短信,除了沈书意绝对没有第二个人会傻了吧唧的给谭宸短信。

【鉴于我们目前的意见不能统一,而天冷了,我也不能让你继续打地铺,所以我决定暂时离家出走几天,你什么时候改变主意了,我再回来!】

皱着眉头,谭宸再次的将目光转向了手机屏幕,却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真的离家出走了,之前打地铺已经让谭宸孤枕难眠,折腾了一晚上才睡着,没有想到沈书意这会更直接,来了一个离家出走。

谭宸拨了沈书意的手机,可惜却是关机状态,冷着脸,转而拨通了陆纪年的手机,竟然也是关机状态,不用问也知道陆纪年是担心谭宸找上门来,所以干脆也学着沈书意关机。

“不是吧?连长,你和嫂子吵架了?”有眼尖的在谭宸再次看短信的时候也瞄了一眼,这才震惊的发现这不是什么爱的短信,而是离家出走的短信。

“看吧,我就说嫂子早晚有一天受不了连长这张臭脸,高兴是这样,生气也是这样,天天对着一张面瘫脸,不离家出走才奇怪。”

“连长这一次惨了,要是其他人遇到这事,一定想着办法将女朋友给哄回来,可是看连长这性子,估计连服软的话都不会说,更不用说哄人了。”

有的时候男人绝对比起女人更为的八卦,所以片刻的时间,众人已经议论开来了,可怜巴巴的看向冷着脸的谭宸,第一步是离家出走,第二步说不定就是分手了。

“训练量加倍。”冷声的开口,谭宸直接将手机收了起来,对上众人错愕之后要抗议的表情,眼神一冷,阴沉沉的声音响起,“有意见?”

平时候的谭宸都没有人敢惹,更不用说此刻面临失恋状态的谭宸,众人认命的对望一眼之后,迈着步子继续去训练,尼玛,当连长了不起吗?有本事和嫂子去耍横逞凶那,欺负他们这些不敢反抗的小兵兵太可恨了。

活动了一下身体,沈书意刚准备出来吃饭,突然听到前面的声音,身体迅速的向着一旁躲了过去,路易斯的这些手下怎么找过来了?难道自己藏身的地方暴露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