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4章 异国他乡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9-05    作者:吕颜

“大小姐,这个的确是蝎子帮的标志,而这个青黑色的蝎子是他们堂口堂主的颜色,蝎子帮比起战斧人数到规模都差了很多,如果说战斧是e国顶尖的黑帮,规模和武器都媲美正规军,那么蝎子帮虽然是第二,可是却都是些下三滥的狠角色组成的,无恶不作,草菅人命。”

一旁莫家在e国的下属详细的向着沈书意介绍着蝎子帮的情况,蝎子帮太混乱,都是些亡命之徒,完全依靠实力在帮派里说话,没有任何的规章制度,拳头和子弹就是话语权,谁的拳头硬,谁的子弹准,那么在蝎子帮就享有老大的地位。

“他们为什么会绑架夏峰?夏家不可能和蝎子帮有什么冲突。”沈书意皱了皱眉头,如果是战斧这样有规章制度,管理严格的黑帮,沈书意倒可以走正规的途径将夏峰给救出来。

可是听到下属的介绍,蝎子帮根本就是一群亡命之徒,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杀人不眨眼,这样的帮派,根本没有什么规矩可言,夏峰落到这些人手里,只怕是凶多吉少,当然了,如果蝎子帮这么混乱,说不定绑架夏峰也是为了钱。

“蝎子帮之前只对一些在e国的商人绑架勒索,不会动这些正规的商人,是不是改变了行事作风?”想到之前陆纪年给的一些资料,沈书意不得不往这方面推测,如果真是这样,那只是求财,夏峰至少还是安全的。

几个下属倒是诧异一愣,没有想到沈书意的消息这么灵通。莫家这些年都是莫念在做主,莫五爷早些年就修身养性,将生意都交给了莫念,所有人都以为莫念会是莫家的继承人。

可是之前突然传出来莫家有了个大小姐,而且大小姐和莫五爷分开二十多年,是莫五爷的亲外甥女,因为莫五爷放出话来,所以莫家人即使有什么想法也都放在肚子里的。

莫家的家规严格,没有人敢冒着被砍头的危险质疑莫五爷的命令,而传言莫少对这个大小姐也是疼爱有加,甚至比莫五爷还要上心,丝毫不担心会被夺权什么的,所有莫家众人也就不再多想,毕竟只是二十多年之后才认回来的大小姐,当千金小姐供着就行,想要夺权可不容易,莫家这种混黑做毒品生意的帮派,没有威信根本不可能压住下面的人。

“蝎子帮前几天老大伊万&8226;诺维奇被杀手给杀死在了别墅的游泳池里,据说是顶尖的杀手做的,蝎子帮的二把手基米尔上位,为了给伊万报仇,正在彻查,绑架夏峰可能是为了求财。”

另一个下属接着开口,分析着目前的情况,“有消息传闻是因为之前蝎子帮打劫抢夺外国商人在e国的钱财,引起了众怒,所以这些商人悬赏了花红,从英国过来的一个杀手接了任务杀了伊万,如今蝎子帮突然对这些正规商人也动手绑架了,估计是为了杀鸡儆猴,也是为了立威揽财。”

“基米尔?那个仇视华人的前e国中校?”沈书意离开龙组多年了,所以对这些也不关注,不过这个基米尔,沈书意倒是知道。

当年在暗中随着最高那一位出访e国时,身为随扈,沈书意如同影子一般将自己隐匿在暗中,和其他龙组的同伴构成一张牢不可破的防护网,而基米尔中校当时负责外围的检查和保护工作,这个男人非常的仇视中国人,态度很是傲慢。

可是因为是最高规格的国事访问,基米尔却不敢真的做什么,而且以他的资格也只是在外围工作,所以基米尔竟然在沈书意休假的第二天,看到沈书意在访问团入住的酒店外马路上走动,恶意的刁难,这个偏执而疯狂的男人,竟然指控沈书意行踪可疑,要将人带回去审问。

毫无疑问的,基米尔被沈书意狠狠的削了一顿,随扈的工作原本就是精神高度紧张,沈书意当时也知道基米尔对访问团的工作人员诸多的刁难和羞辱,所以下手自然也没有留分寸。

而基米尔想要报复的时候,根本找不到沈书意的身影,毕竟随扈就是影子,他们一旦伪装起来,外人根本无法找到,这件事虽然没有闹大,不过毕竟出手的是沈书意,上面那一位还是知道了,上位者的手段和城府是其他人根本无法比的。

等结束国事访问回国的第二天,沈书意就收到消息基米尔因为受贿罪被告上了军事法庭,之后被开除了军队,再次听到这个人的名字竟然是在蝎子帮。

“是的,伊万在位的时候,蝎子帮还算有点规矩,可是现在基米尔上位了,蝎子帮根本就是一条疯狗,前两天还冲撞了我们莫家,不过因为有战斧在,蝎子帮倒是不敢对莫家如何,不过基米尔有可能因为仇视华人,所以对夏峰动手绑架了。”莫家和战斧在毒品这一块是合作的关系,所以即使是基米尔也不敢真的对莫家动手,可是回话的男人正色的打量着沈书意。

和普通城市的女孩子一样,娇嫩白皙的肌肤,一身悠闲舒适的服装,身材是江南女子的纤瘦,面带微笑,看起来冷静淡定,可是就凭着刚刚简短的问话,在场的人却也不敢小看沈书意,能知道这么多,绝对不是普通角色。

“替我去战斧打听一下孟楠目前的状况,还有不惜一切代价保他不死。”情况了解的差不多了,沈书意将今天过来的另一个目的说了出来,对上几人诧异的表情,微笑的开口,“帮朋友的一个忙,孟楠在消息这一块很灵通,将人捞出来,对我们也很有利,而且孟楠之所以被陷害,只怕也是因为基米尔仇视华人的结果。”

如果说莫念是冷酷而黑暗的,那种漠然里透露出来的危险气息,让人震慑害怕,那么沈书意的微笑,她的平静,反而让人感觉到捉摸不透的高深,因为看不透,所以也不敢对沈书意小看,而她的一切表现都太平静太自然,无形之中透露出来的自信和冷静让人不由自主的臣服和听从。

这边交待完毕,沈书意向着画廊走了过去,而当看到画廊里的四个人时,玩味的一笑,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刚刚还太说基米尔,现在竟然就看到本尊了。

基米尔是一个英俊的e国男人,因为是白人,所以肌肤很是白亮,深刻的五官,鼻梁高挺,瘦削的脸颊,若不是知道他疯狂偏执的本性,只怕会将这么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当成一个绅士。

“不是归你们管的事情,最好不要插手!”棕色的眼睛冷冷的看着沈书意,带着盛气凌人的狂傲,因为战斧的关系,基米尔并不能对莫家这些中国人动手。

可是消息灵通之下,基米尔自然知道夏峰这一次接机的人是沈书意,也是莫家的人,所以基米尔此刻冷冷的警告着沈书意,表情狂傲,即使时隔多年,依旧没有改变对中国人仇视的恶劣态度。

而因为没有了军队的约束,在蝎子帮这样的黑帮里,基米尔那种偏执的心理似乎愈演愈烈,此刻他挑着眉梢,神色倨傲,似乎来这里对沈书意放话都是浪费时间和口水。

“基米尔,这位漂亮的中国姑娘惹你生气了吗?”陪伴在基米尔身边的是一个妩媚的女人,约莫三十来岁的模样,一身奢华的装扮,打扮的很是年轻,风姿绰约,笑着走了过来,打量了一眼沈书意,似乎很诧异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让基米尔竟然亲自上门来警告。

沈书意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面带着浅浅的笑容,眼神冷淡的看着目中无人的基米尔,在脑海里将所有的事情都过了一遍。

孟楠之所以被战斧给抓起来关到地牢里,也是基米尔仇视华人的原因,伊万的死亡可以说是犯了众怒,所以那些商人才联合起来雇了顶尖的杀手杀了伊万,这对e国黑帮而言可以说是一桩丑闻,所以蝎子帮肯定要找回脸面。

而孟楠也或许是因为知道些什么所以被基米尔陷害了,战斧将孟楠给关了起来,可是即使如此,基米尔依旧不罢休,以前蝎子帮只是打劫抢夺一些小生意人,可是如今,基米尔却疯狂的直接绑架了夏峰,因为沈书意和夏峰是在一起的,所以基米尔消息灵通的查到了沈书意和莫家的关系,这才来到画廊这边警告沈书意。

“基米尔先生不要太过分!”不得不说莫家人绝对是忠心的,这边看到基米尔威胁沈书意,一旁跟在沈书意后面的男人快步的走上前来,冷眼看着基米尔,若不是因为在e国,这样敢来莫家放肆的人,早就变成尸体被抬出去了。

可是战斧虽然和莫家有合作关系,毕竟战斧也是e国黑帮,更维护的还是蝎子帮,只要蝎子帮没有太过分,战斧是不会给莫家出头的,这个道理莫家人明白,基米尔也清楚,所以他才敢这么肆无忌惮的来莫家的据点挑衅示威。

“哼!”冷嗤一声,根本没有将莫家放在眼里,俗话说的好强龙压不过地头蛇,更不用说莫家在e国只是一个据点,所以基米尔嗤笑着,棕色的眼睛突然危险的眯了起来,阴冷森寒的光芒凝聚在眼底,手腕一动,一把银色的手枪却已经在掌心里,枪口对准着男人的眉心。

倨傲狂野的笑了起来,基米尔得意洋洋的开口,语带羞辱!“中国猪!你要试试看是你的嘴巴快还是我的子弹快吗?”

“退下。”清冷的声音响起,沈书意当年和基米尔冲突的时候,他也是这样出口侮辱,沈书意当时毫不客气的一脚踹了过去,狂傲自大的基米尔没有防备,直接被踹翻在地,恼羞成怒之后,直接诬陷沈书意是危险分子要将她给逮捕,时隔多年,这一幕再次出现。

男人并不畏惧基米尔的枪口,不过却听从沈书意的命令后退着,恭敬的站到沈书意的背后,这样剑拔弩张的时候,沈书意语调不变,神色不变,就凭着这份胆识也称得上是莫家的大小姐。

“这里是莫家的地盘,动枪的话,如果有什么损伤,可别说我们仗势欺人,毕竟是基米尔先生你送上门来让我们欺负的。”笑着开口,沈书意眼神冷了几分,倒没有什么杀气,乍一看和普通人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更加的冷静镇定。

“你算什么东西?”当年在军区就是因为一个中国女人而引发了冲突,基米尔虽然疯狂,但是也不傻,他知道当年突然被人告发贪污受贿,被送上了军事法庭,绝对是和他冲突的那个中国女人有关系,可是根本找不到这个人。

如今看着眼前的沈书意,想起了旧恨之下,基米尔表情狰狞的一变,当年被驱逐出了军区是他一生最大的耻辱,所以此刻,基米尔看着挑衅自己的沈书意,他虽然不敢在莫家的地盘上杀人,但是教训教训还是可以的。

e国人本来就高,再加上沈书意身材娇小,所以当基米尔的手枪向着沈书意的头打了过来时,身后几个莫家的人眼神一变,刚想要冲上来救人,可是沈书意却站在原地并没有动,在枪托要砸到自己脸颊的时候,身体突然一个侧转,脸颊避开了枪托。

沈书太抬手抓住了基米尔的手腕,用力的一个反扭之后,横手再次劈向了基米尔的手肘处,这里是胳膊上的麻穴,基米尔手不受控制的一松,手枪坠落下来。

沈书意接过手枪,用脚狠狠的踢向基米尔的膝盖,吱嘎一声!剧痛之下,基米尔单膝跪在了地上,而此刻成了沈书意居高临下的站着,手里的手枪枪口指着基米尔的额头,而单膝跪地的基米尔显得异常的狼狈。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前后不过几十秒的时间,所以莫家的人根本没有来得及动作,基米尔的两个下属也没有来得及,所以当众人回过神时,便是眼前这一幕。

“基米尔先生,伊万先生尸骨未寒,我想基米尔先生估计不想去九泉之下陪伴伊万先生的,所以有时候,脾气还是得克制一下,否则枪一走火,就什么都没有了。”淡然的开口,沈书意笑着,没有一点的杀气,可是此刻她的自信她的强大让在场的人都明白这个女人绝对是真正的狠角色。

将手枪丢给了基米尔,沈书意看向表情凛然敬佩的莫家人,微微一笑,语调简短有力,“送客!”

接过手枪,受到这样的侮辱之下,基米尔直接举枪对着沈书意的后背砰砰的扣动了扳机,可是手枪咔嚓响了几声,却没有子弹射出来。

“难怪在伊万先生去世之后,基米尔先生才能上位,这样背后开枪的小人行径如果传出去,只怕蝎子帮的脸都要丢尽了。”如同料想到了这一幕一般,沈书意慢悠悠的转过身来,看着表情震惊的基米尔,手腕一动,几颗子弹从沈书意的掌心里滑落到了地板上,谁也没有看出来刚刚沈书意夺枪之后,是什么时候将子弹从弹夹里给卸下来的。

“走!”这一刻,对上沈书意的目光,那种眼神,很平静,平静到似乎是在看一个死人,基米尔心里头一颤,不安的感觉浮现,表情狰狞的变了变,可是人终究是怕死的,沈书意如果真的要动手杀人,基米尔只怕就算是九条命也不够死的!

所以即使愤怒不甘,基米尔却没有再多做停留,脸色难堪的带着手下快速的离开了画廊,虽然愤怒的五官都扭曲了,但是在死亡的威胁之下,基米尔是不敢和沈书意正面冲突的。

“大小姐,基米尔这个人很疯狂,他本身又仇视华人,小姐这样做,只怕基米尔不会罢休的。”如果说之前对沈书意的尊敬是因为莫五爷的命令,那么刚刚沈书意这么漂亮的一手,大家风范的教训了上门挑衅的基米尔,在场所有莫家人对沈书意那是发自内心的尊敬和敬佩,难怪五爷说大小姐骨子里流淌着莫家人的血液,果真是巾帼不让须眉!莫老将军泉下有知必定会很欣慰的。

“他既然查到我和夏峰有合作,甚至还到这里来挑衅,如果我们弱了,基米尔才会纠缠不休的找麻烦,不过基米尔只怕不敢轻举妄动了,是人都惜命的,更何况基米尔如今可是蝎子帮的老大,他不敢的。”沈书意笑了笑,倒不担心。

基米尔这样的疯子,只有让他怕了,不敢了,才能安生,不过沈书意倒也担心自己离开e国之后,基米尔会继续仇视莫家,会不断的找麻烦,不过暂时先不考虑这个问题了,先将夏峰和孟楠给捞出来再说。

离开了画廊之后,沈书意回到酒店,在八楼餐厅吃着饭,于天明就咚咚的赶了过来,满脸的焦急和不安,直接冲到沈书意的餐桌前,“沈小姐,绑匪来电话了!”

“坐下慢慢说。”沈书意倒不担心,基米尔既然查了自己,肯定也查了夏峰,他绝对不敢真的对夏峰下杀手,招来古武世家夏家的报复。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