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 极品家人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9-03    作者:吕颜

可是如同卯足了劲一般,电话挂断不到几秒钟之后又响了起来,沈书意叹息一声,拿起手机,神色带着一股疏离和淡泊,“喂,你好。”

“小意,你在什么地方?”沈父的声音带着一股的疲惫之色,之前沈素卿让旗下的两个设计师在参观夏家服饰的时候,借机偷拍剽窃设计图,企图嫁祸给沈书意,可是事情败露,再加上秦天朗在暗中推了一把,如今天依服饰直接被n市服装协会给剔除出去了。

这也就算了,本来天依服饰也是老品牌的服装公司,有固定的客源,名声也行,所以虽然比不上夏家服饰,但是也还算能自保,但是翟月的死亡,翟正椿的出国,以前沈家服饰和翟家的亲戚关系,即使来往不算密切,但是各个部门也算给沈家面子,从不会刁难。

如今名声坏了,靠山也没有了,天依服饰的销售量差了不少,找茬的人也有不少,毕竟商场如战场,天依服饰面对的是中老年女性的顾客,也有其他的服装公司是同样的客源,所以自然也有竞争,如今天依服饰遭挫,外界的竞争倏地一下大了起来。

而沈素卿为了打压古韵,用价格战,造成天依服饰看起来销售量不错,但是实际上却只能自保,根本没有什么盈利,外加同行这么一打压一竞争,今年秋装的销售量不行,资金链就这么断了,所以沈父这才打了沈书意的电话。

“有什么事在电话里说吧。”冷淡的开口,并不是沈书意狠心绝情,可是和沈家的人,她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些琐碎的家务事,沈书意也懒得浪费时间去处理,基本上也都是吃力不讨好。

“小意,你在哪里,这事电话里说不清楚,我过来找你!”沈父再次坚定的开口,问出了沈书意所在地之后,挂了电话,直接让司机将自己送来了餐厅。

和谭宸约会的好心情再次被破坏的消失殆尽,沈父来的很快,可是当沈书意看到沈父的时候,还是错愕的愣住了,不同于过去那种温文尔雅的君子风姿,如今的沈父看起来至少老了五岁,脸上都有了皱纹,黑发里也夹杂了不少白发。

或许是真的累了,沈父坐了下来,而一旁侍应生只知道这个位置之前被预订了,刚好是两个人的餐,看到沈父过来了,以为他就是预订的人,直接将午餐送了过来,沈父诧异的愣了一下,看了看沈书意,倒也没有客气的吃了起来,这若是在平常,沈父绝对不会如此失去风度。

沈书意早上吃的迟,又吃的是饺子抵饱,所以这会也不饿,看着吃的有点快的沈父,沈书意琢磨着,沈父着急非得见自己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又是沈素卿整出了什么幺蛾子。

吃饱之后,精神和体力都恢复了不少,沈父擦了擦嘴角,倒是恢复了往常的风度翩然,放下筷子,看了一眼沈书意,这才开口,“小意,不管如何,我终究是你的父亲,在沈家这么多年来,我们供你吃喝,俗话说生恩不如养恩,我自认为没有亏待你。”

“我以为我和沈家的关系在当初沈素卿陷害我而被公安机关抓捕的时候就断了。”当初沈素卿总是想着法子陷害沈书意,可是人多时候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沈素卿机关算计反而将自己给搭进去了,当时在看守所里还犯了病。

沈父和沈母求到了沈书意面前,沈书意也算是还了沈家的养育之恩,所以将沈素卿从看守所里给捞了出来,也和沈家断了关系,沈父和沈母倒没有再出现在沈书意面前,可是唯独沈素卿即使拿到了天依服饰,即使和秦炜烜订婚了,却依旧不放过沈书意,处处打击报复,弄到头来又将自己给搭进来了。

沈父脸色一变,阴沉下来,没有想到沈书意话说的这么绝,可是如今有求于人,沈父攥紧了时候,看起来苍老了不少,目光紧锁住沈书意过于冷淡而平静的脸,可是为了沈家,为了沈素卿的将来,沈父终究还是将老脸给豁出去了。

“小意,你给素卿认个错,这样素卿心里头舒坦了,就不会为了和你竞争而将心思都扑在天依服饰上了。”天依服饰如今外部的环境就很恶劣,沈素卿又执意和古韵打价格战,导致天依服饰资金短缺,沈父又舍不得委屈沈素卿,所以这才找到了沈书意。

表情呆愣住,沈书意几乎以为自己这是听错了,看着一脸理所当然的沈父,沈书意嘲讽的笑了起来,过去她还期望着沈父对自己的父女之情,果真是脑子进水了。

“沈先生,我想你弄错了吧?是沈素卿喋喋不休的和古韵杠上了,你想让天依服饰正常发展,该让沈素卿收手,而不是来找我?”声音清冷着,沈书意冷眼看着沈父,面色也冷了很多,“还有我凭什么给沈素卿去道歉?”

“要不是你一直让素卿受挫,她怎么会失去理智的和古韵杠上?”沈父声音提高了不少,原本求人的态度也变得强势了几分,怒火冲冲的看着沈书意,“你难道就不能体谅一下你姐姐身体不好吗?让步一下又怎么样?”

“要不是沈素卿脑子进水的天天要和我过不去,她会受挫吗?沈先生,你该庆幸我对捏死沈素卿一点兴趣都没有!”沈书意直接气乐了,之前在古韵工厂了,听那些女工人说家里的那些极品亲戚什么的,沈书意都感觉有点不可思议,可是如今看着沈父这模样,沈书意才明白原来还真的有这么多极品的人。

“因为你的关系,天依服饰已经资金周转不灵了,工商和质检也一直在找麻烦,银行这边也不给贷款!,现在仓库里还压着三百多万的库存!”沈父说到这里,眉头紧缩着,只要资金链一旦出了问题,天依服饰就危险了。

可是沈素卿为了争一口气,为了打垮沈书意,不但没有看到目前危险的局势,反而继续大量的仿照古韵的设计,大批量的生产秋装,到时候一旦销售不出去,库存大量积压,再加上如今时装流行的太快,一年一个样,天依服饰肯定会被拖垮的。

但是看着沈素卿终于散去了平日里晦暗的表情,转为了高兴,沈父又舍不得责备沈素卿,只想让这个女儿高高兴兴的,可是天依服饰的情况越来越为吸纳了,沈父只能来找沈书意,让她去给沈素卿道了歉,沈素卿心里头舒坦了,自然不会再揪着古韵不放手,也不会继续打压古韵。

“所以呢?”沈书意挑着眉梢笑着,她倒要看看这些人还能说出什么样极品的建议来?反正谭宸还没有过来,纯当找乐子了。

“我按照现在的销售价将库存的衣服卖给你,你和夏家服饰合作,现在销售路子也广,和巴黎时装公会也有关系,这些库存你完全可以销售出去。”既然沈书意不愿意道歉,沈父想了想还是要解决天依服饰资金短缺的问题,所以想要将这些很有可能卖不出去的库存衣服都兜售给沈书意。

“那我赚什么呢?”沈书意慵懒的坐在椅子上,一手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上好的普洱茶,口味醇厚,沈书意一副精明的商人模样,冷笑着继续开口道:“在商言商,同样的价格将库存卖给我,我一毛钱都赚不到,还给天依服饰解决了库存,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你!”沈父眉头紧锁着,恨恨的看着过于精明的沈书意,这态度,哪里像一个女儿对父亲的态度!奸商也莫过如此!可是有求于人之下,沈父只能恨声的开口解释,“天依服饰的这些衣服都是按照成本价定价的,这个价格已经是最低了,再低,就要亏本了!”

“沈素卿不是就想要用价格战来拖垮古韵吗?”嗤笑一声,沈书意倒是知道天依服饰的价格的确是成本价,可是因为沈素卿这么卑贱的手段,古韵的衣服都大量库存了,她都准备去e国打开销售市场,天依倒是想要将这些库存丢给自己来处理。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看着沈书意这么不愠不火的态度,沈父终于耐心用尽,他原本就讨厌商场这些手段,更不用说是对自己的女儿低声下气的,沈父脸色阴霾下来,怒着脸看着沈书意。

“不怎么样!沈素卿既然让天依服饰资金链断了,这是她罪有应得,古韵可不是垃圾桶,所以沈先生,你不用再说了,如果你不死心的话,可以去其他服装公司,让他们帮忙处理天依的库存衣服。”冷冷的开口,沈书意直接站起身来,和沈父说话根本就是对牛弹琴。

“那你让银行不要卡着天依服饰的贷款,工商这些部门不要天天来找麻烦!还有劳动部门,已经煽动天依的员工要罢工了!”看着转身离开的沈书意,沈父倏地一下也站起身来,怒吼的咆哮,砰的一声,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将桌子上的茶杯震的咚咚响。

“我不是沈素卿的老妈子,她出了什么事,惹了什么祸,沈先生,我没有义务来给她擦屁股,沈先生,你该庆幸我没有暗中插一脚已经是我人品高尚了!”懒得再说什么,丢下最后的话,沈书意直接向着门外走了过去。

被丢下的沈父牙齿咬的嘎嘎响,脸色阴霾的骇人,可是却也拿沈书意没有办法,天依服饰的问题正在慢慢严重,说不定什么时候就爆发出来了,他必须解决,否则素卿以后要怎么生活!

打了谭宸的电话,沈书意坐在汽车里,“谭宸,你什么时候才能过来,我都饿了!”找了个借口,懒得将沈父的事情说给谭宸听,这些糟心事,沈书意自己经受一遍也就算了。

“再等我半个小时。”低沉的声音压的有点低,谭宸接着电话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而餐桌前,一个军区的老将军笑着开口,声音浑厚,“小谭,快点过来,就等你敬酒呢。”

“小意,你饿了先吃饭,我一会就过来。”谭宸这几天都在拜访这些军区有实权的老一辈子,撇开谭家的关系,依靠自己来打关系,的确很难,谭宸也只能先和这些人熟悉起来,而中国想要熟悉起来,自然就是要吃吃喝喝,尤其牵扯到了军区,那关系就是喝酒喝出来的,越能喝,关系会越牢固。

谭沐吃了一口菜,看着出去接电话的谭宸,他是直接带着谭景御这个父亲的关系过来n市的,所以即使年轻,在场的人都给谭沐几分面子。

而且不同于谭景御的吊儿郎当,没个正经,谭沐看起来沉稳刚毅,话并不多,可是却给人非常可靠的关系,再加上谭景御这个北京军区一把手的将军父亲,在场的人不管权力多大,都得给谭沐几分面子。

“那好吧,你先忙。”沈书意失望的开口,又和谭宸说了几句,知道他在忙,沈书意挂了电话,撇了撇嘴巴,饿倒是不饿,只是早上起来就期待和谭宸的约会,人没有过来失望有点大。

“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你们这些小辈一个一个都是青出于蓝,我们老了啊。”餐桌这边气氛依旧很是热闹,不得不说谭宸虽然面瘫了一点,话少了一点,可是还很是很让这些老一辈的将军们赏识。

合作合作,自然要找一个可靠可信的合作伙伴,谭宸绝对是最可靠放心的伙伴,这点眼力,这些老辈们还是有的,可是毕竟不了解,谁也不可能这么匆忙的合作,自然要多吃多喝多交谈,接触多了,再看看谭宸的处事能力,才能近一步说合作的事情。

“姜老,我敬你。”不习惯说那些官场上的话,谭宸倒也干脆,直接端起酒杯,看了一眼姜老,直接一仰头,一杯子的白酒灌了下去,面不改色,眼神沉稳。

“好小子,这酒量还真是不错,干了。”姜老哈哈大笑着,很喜欢谭宸这性格,军人嘛,总要有几分血性和担当,而不是想那些政客,就靠耍嘴子皮,姜老毕竟身份摆在这里,可是他还是和谭宸一样一口干了酒,让在座的人明白姜老的确很欣赏谭宸。

谭沐和谭宸的关系并没有曝光,毕竟谭宸只是外调过来的,可是谭沐却是高调从北京军区过来的,所以一般人没有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能想到这层关系的人也都不是简单的角色,大家都心知肚明,小辈们想要在n市军区站稳脚跟,只靠家里的背景那绝对是不行的,关键还是要看自己。

没有心思回餐厅吃饭,沈书意将车子开到了和平公园这边,菊花展倒也开始了,还没有到九月,不过这些菊花有些花期早,提前就开放了,远远的就能看到公园门口一盆一盆摆放的菊花,盛开的艳丽,倒让人心情好了不少。

公园门口有些店,沈书意进去点了杯水和一块黑森林蛋糕,慢悠悠的吃了起来,陆纪年将孟楠的资料更为详细的传了过来。

沈书意这会坐在角落里,正对着笔记本屏幕看着,孟楠这事还不算太麻烦,只是被他所在的帮派当成了抵罪羔羊,这会人还被软禁着,具体处理结果还没有出来。

【沈丫头,e国这边情况瞬息万变,你尽快过去吧。】纪年通过qq发来了消息,他也担心过去迟了,孟楠就成了尸体了,在e国黑道横行,打听一般的消息很容易,但是想要进e国最大的黑帮战斧,甚至还到了孟楠如今的位置可不容易,所以陆纪年不管是与公与私都想要保护下孟楠。

【知道了,我尽快过去。】沈书意发了一句话,她还想要和莫念哥联系一下,之前和东突恐怖分子艾布力这边,最近也有消息过来了,沈书意想要将见面地点也约在e国,这些事都得处理好,否则一旦出了错就麻烦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