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章 极品家人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9-03    作者:吕颜

入夜之后的揽月苑一片的静谧,沈书意放下手里的文件,揉了揉眉心,抬头看了一眼角落里摆放的落地钟,已经凌晨十二点了,可是谭宸还没有回来。

“咚咚。”书房的窗户被敲响,打破一室的宁静,沈书意侧过头看向窗户外,拉开窗帘,果真二楼之外,正是陆纪年那张英俊邪魅的脸放大的映在玻璃窗上,比起走正门,陆纪年更喜欢爬窗户,越爬越顺手了。

“你闲的没事做吗?”没好气的开口,沈书意打开窗户看着动作利落进来的陆纪年,还穿着睡衣,吧唧着拖鞋,若不是这一张英俊的脸庞,和那闪烁着精明算计的邪魅目光,估计没有人能相信这么不着调的一个男人竟然是龙组的头,果真是人不可貌相!

“我这不是看沈丫头你独守空房,所以特意过来陪你嘛。”勾了勾嘴角,陆纪年颀长的身影靠在窗口,眯着狭长的凤眸,眼角的鱼尾纹微微的折叠着,看起来格外的魅惑勾人。

“别惹我。”白眼一瞪,沈书意没好气冷哼一声,转身向着书桌走了过去,她这几天一直压着情绪,谭宸太忙,早上她还没有醒人就走了,晚上沈书意睡的呼呼的谭宸应酬才回来,即使沈书意心里头知道谭宸这么做这么勉强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知道归知道,心里头依旧不痛快。

双手快速的举起做出投降的姿势,陆纪年可不敢招惹此刻的沈书意,这丫头平日里看起来和善可亲的,可是真的惹毛了她,蒋海潮那死无全尸的结局就是下场。

“沈丫头,帮个忙,怎么样?”无比殷勤的凑到了沈书意的面前,陆纪年快速的从睡衣口袋里掏出一个一张纸,一脸狗腿模样的递给了沈书意。

沈书意怀疑的看了一眼无事献殷勤的陆纪年,打开纸快速的扫了一眼,是e国华人的资料,很简单的资料,身份姓名住址工作什么的,“牵扯到e国的黑帮?怎么回事?”

龙组是特殊的部门,不同于国安部和军情处,龙组的性质是保护是随扈,不涉及到其他的利益纠纷,所以当陆纪年将资料递过来之后,沈书意不由怀疑的瞅着陆纪年,挑了挑纤细的眉梢,“你给我正经一点?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如果被上面知道陆纪年和其他部门有关系往来,这可是犯大忌的死罪。

“不要这么死板,要知道变通变通。”陆纪年心虚的笑了起来,摸了摸沈书意的头,这丫头有时候就是太正直了一点,真的一点都不可爱!

“别嬉皮笑脸的说实话!”侧过头避开陆纪年的手,沈书意脸色难得严肃认真起来,这可不是小事,一旦被发现,轻则被开除出龙组,一辈子都会被监视被管制,重则直接会被秘密处死,连个墓碑都找不到,尸骨无存,陆纪年胆子也太大了一点。

“好吧,我说实话说实话。”看沈书意表情不对,也知道她这是担心自己,陆纪年拉过一旁的椅子坐了下来,收敛了吊儿郎当的神色,“之前偶然遇到了一次,孟楠是前国安部的,多个朋友也多条门路,以后消息什么的也灵通一点,放心,我有分寸,不会把自己的小命给弄丢的。”

孟楠在e国卧底,e国黑帮的势力及其庞大,甚至掌控了国家25,的经济,更不用说武器什么的,甚至让美国都很是忌惮,孟楠从最底层的小喽啰做起,到如今也算是老资格了,可是却因为调查一桩案子而陷入了麻烦里。

“贩卖情报的?”沈书意算是了解了孟楠如今的身份,e国经济和军事都是亚洲这一块的龙头老大,在e国经商和间谍活动的中国人很多,他就靠贩卖消息赚钱,可是如今却因为帮派之间的斗争,孟楠阴差阳错的被当成了替死鬼,所以联络上了陆纪年请求帮忙。

毕竟是私活,陆纪年不方便出面,龙组的其他人也不方便,刚好沈书意准备将库存的古韵在e国打开你市场和销路,所以陆纪年脑筋一转就求到了沈书意这里,让她借着去e国做生意的机会帮忙将孟楠给平安弄出来。

“详细资料一会给我。”点了点头,沈书意答应下来,陆纪年不方便出面,不过她倒可以,而且莫家和e国最大的黑帮战斧有毒品的往来,如果真的出了什么事,沈书意倒也可以安全脱身,也正是因为莫家的关系,所以陆纪年才厚着脸皮让沈书意帮忙。

“行,我回去整理一下,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陆纪年朗然一笑,随后又打开窗户,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这爬窗户倒是爬成习惯了。

将桌子上的文件收拾了一下,沈书意站起身来关了灯向着卧房走了过去,安静的屋子,因为只有一个人在,所以显得格外的清冷和寂寞,以前她在沈家小楼住的时候,倒也习惯了这份寂寥,只是有了谭宸的陪伴,而这几天又突然是一个人,这感觉还真的有点不是滋味!

“混蛋谭宸,有本事晚上不要回来!”哼哼两声,十二点半了,沈书意直接拉过被子将脸都给盖上了,蜷缩着身体睡了起来。

过了十分钟之后,远远的有汽车声传来,谭宸脸上带着倦累和疲惫,因为知道沈书意这会肯定睡了,所以他没有将车子开回院子,直接停在了路边,打开车门下了车,一身的酒味和烟味被夜里的风一吹倒是散了几分。

抬头看向家里,二楼卧房的灯已经熄灭了,院子里的路灯还亮着,客厅了的灯也亮着,谭宸打开院门走了进去,安静的客厅里,桌子上还摆着两个碟子,谭宸走了过去打开,一碟是已经包好的饺子,直接下锅煮一下就可以吃了。

一碟是用肉末和老干妈辣椒炒出来的酸菜,酸菜切的碎,肉末在油锅里炸香之后,将酸菜倒进锅里,用辣椒一炒,酸辣的味道很是下饭。

不太饿,谭宸将碟子又放回了冰箱里,上了二楼,推开卧房的门,黑暗里,并没有开灯,担心惊醒了沈书意,谭宸看着蜷缩在床上的人,忍住将人抱进怀里的渴望,凝望了片刻之后,动作轻缓的打开了衣柜,拿了睡衣又转身去了楼下。

房间也有浴室,但是一定会将沈书意吵醒,所以谭宸动作轻缓的下了楼,去楼下的客房洗澡,冲去一身的疲惫和烟酒味,如果说绝杀完全依靠实力和能力拉说话,那么想要在n市,以前关老爷子掌控的军区站稳脚,更需要的就是经营和人脉,所以喝酒应酬根本都无法推脱。

半个小时之后,带着一身的水汽,沾染在身上的烟酒味散了去,谭宸擦了擦湿漉漉的头发,这才脚步轻缓的上了楼,这会差不多已经是凌晨一点了。

掀开被子,看着睡在床里侧背对自己的沈书意,谭宸犹豫了一下,这才将手轻轻的伸了过去搭在了沈书意的腰上,却也不敢再有什么动作,担心将人给吵醒了!

有本事晚上不回来啊!沈书意闭着眼,呼吸轻缓,完全像睡着了一般,只是背对着谭宸的小脸上表情凶狠着,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小愤怒。

落在沈书意腰间大手犹豫了一瞬间,谭宸看了看似乎真的睡着了沈书意,身体向着床里侧挪动了几下,完完全全的将沈书意给抱在了怀里,一晚上的倦累和疲惫似乎消失了。

头轻轻的靠到了沈书意的头上,一只手伸了过去,让沈书意的头枕到了自己的肩窝处,揽着沈书意腰间的手也收紧了几分,让她清瘦的身体完全契合的靠在了自己的怀抱里,谭宸这才安心的闭上了眼准备睡觉了。

等了半个小时,背后谭宸的呼吸均匀起来,沈书意这才慢慢的挪动着身体,转了个圈,抬头看着闭着眼睡着的谭宸,让你天天出去应酬喝酒!还粘着香水味回来!还让女人接你的手机!

哼哼着,要不是怕惊醒了谭宸,沈书意直接一口就咬在了谭宸的脖子上,可是这会,黑暗里,沈书意亮晶晶的目光里算是狡猾和阴险的算计。

身体慢慢的挪动着,曲起的腿有意无意的蹭到了谭宸的腿间,沈书意小手也搭到了谭宸的后背上,抱的紧,再加上沈书意刻意这么左蹭蹭,右蹭蹭,小脸埋在谭宸的胸膛上,温热的呼吸喷吐在他睡衣敞露开的肌肤上,舌尖还顽皮的舔了舔……

还没有醒,毕竟这几天有点的累,不单单是身体,精神上也累,可是被沈书意刻意这么一挑逗,谭宸还闭着眼,可是只感觉呼吸越来越低沉急促,身体也越来越燥热,一股灼热的热流直奔腿间而去。

看到谭宸快要醒了,沈书意倏地闭上眼,表情平静,一副睡熟的模样,平日里,睡的熟了,一直不习惯和人睡而单独睡了二十多年的沈书意,也不知道怎么就养成了无尾熊的睡姿,直接将谭宸当抱枕给抱个严实,所以这会她这手脚都缠在谭宸身上的姿势半点不会让人怀疑,平日里都这么睡的。

小意?低沉的嗓音显得格外的沙哑,黑暗里,谭宸晦暗着双眸,低头看着蜷缩在自己怀抱里将自己当抱枕给抱着的沈书意,她的脸直接贴着胸膛,随着呼吸,那若有若无的气息撩拨在胸膛上,让谭宸原本就有些失控的理智更加的溃不成军。

“唔唔……”感觉到谭宸的后退,沈书意不满意的嘟囔着,还没有睡醒的模样,身体又往谭宸的怀抱里缩了缩,小手不满的抱紧了谭宸的腰,身体向上挪动了一下,倒是放过了谭宸的胸膛,可是小脸却直接枕到了谭宸的脖子边,一出去气,温热的气息就喷吐在谭宸脖子处,尤其是沈书意似乎感觉这个姿势还不舒服,所以腿直接卡到了谭宸的腿中间,娇嫩的唇就这么贴着谭宸的喉咙,然后继续睡。

若是平日里,这样亲密无间的拥抱姿势,谭宸铁定在心里头乐开了花,可是此刻,谭宸只感觉一股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香气飘在鼻尖,而因为沈书意过于亲密的姿势,腿间刚刚苏醒的某处此刻更是灼热起来。

深呼吸着,想要将苏醒的某地再给压下去,可是谭宸好不容易感觉降温了,沈书意又扭动了一下身体,这么蹭了蹭,让谭宸之前的一切努力直接功亏一篑!

大手不受控制的从沈书意被撩起的睡衣上摆摸了进去,停留在那纤细的腰肢上,肌肤光滑而细腻,腰很瘦,但是因为这么多年的训练,却很紧实,摸起来让人爱不释手。

“你回来了?好困……”感觉到谭宸的大手越摸越上,都袭到了xiong口上,沈书意再次悠悠的转醒,含混不清的嘀咕一声,眼睛倒是没有睁开,嘴巴直接对着谭宸的脖子亲了亲,亲昵娇憨的模样如同是撒娇的波斯猫,而那细细的牙齿甚至还直接咬到了谭宸上下滑动的喉结上。

“小意?”浑身紧绷着,气息已经灼热而混乱,谭宸强忍着**,看着刚说了一句又睡着的沈书意,终究还是将大手从沈书意的睡衣里撤了回来,身体也慢慢的向着床外侧挪动着,没有了软玉温香,谭宸这才冷静了一点。

可是?看了看睡裤之间凸起的地方,再看着蜷缩在一旁睡的熟的沈书意,谭宸却也舍不得将人给吵醒,只能这么干晾着,等这股被沈书意“无意”之间勾起来的热浪慢慢褪去。

让你以后还天天早出晚归!黑暗里,沈书意瞄了一眼,阴森森的露出一口小白牙,原本以为谭宸不是靠自己的五指姑娘解决,就是去浴室里冲冷水澡,可是等了半天,却是一点动静都没有。

微微的睁开眼,沈书意快速的向着床外侧瞄了过去,谭宸这会闭着眼,峻冷的脸庞上带着几分隐忍的难受,眉头皱了起来,眉宇之间有着一股可以感知的疲惫,再没有了之前的随意轻松。

心里突然就舍不得了,沈书意静静的瞅着谭宸,明知道他这么忙碌这么勉强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再看着谭宸腿间根本没有消退下去的某处,这些天谭宸早出晚归,别说和沈书意亲热了,就连见面说话的时间都短,所以才会被沈书意这么左蹭蹭右蹭蹭,就给蹭出火来了。

沈书意一个翻身直接压到了谭宸身上,让闭着眼的谭宸不由一惊,双手一把抱住沈书意,他这会退到床外侧了,担心沈书意这么大咧咧的动作直接给摔下床去。

“小意?”当对上沈书意清明的双眼,半点没有睡梦中被吵醒的朦胧之色,谭宸怔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低沉浑厚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歉意,“对不起。”

这会谭宸也明白了,刚刚沈书意是故意的,而他上床睡觉的时候都快凌晨一点了,小意早上七点多就起来,这么晚还没有睡,必定是在等着自己,峻冷的脸庞上表情愈加的愧疚。

“难道你在外面交了公粮,所以这会回家没有粮食可以交了吗?”看着强忍的谭宸,哼哼两声,沈书意小手直接探了下去,感觉到谭宸猛然之间紧绷的身体,和掌心里明显变的更为灼热坚挺的某处,低声骂了一句笨蛋,直接吻住了谭宸的唇,他真的没有必要说对不起!

安静的夜晚,气息在瞬间显得暧昧缠绵起来,沈书意终究舍得不看谭宸这么煎熬,所以脑子一热,心一软,就傻了吧唧的将自己给脱的干干净净送了过去了。

天色已经明亮,阳光显得有点刺眼,毕竟这会已经九点钟了,沈书意含混不清的嘟囔着,翻了个身,直接拉过被子盖住头,遮挡住窗户外的阳光。

“女人果真傻!谭宸这个混蛋!”沈书意嘀咕一声,转了个身,床外侧已经没有了谭宸的身影,难怪都说结婚之后,男人和女人都得变!

女人结婚之后,心就收了,全心全意的放在家里,放在男人身上,放在孩子身上,可是男人结婚之后,就认为女人是自己的了,不需要像谈恋爱的时候那样小心呵护着,工作重要,朋友重要,就老婆孩子不重要!

这会沈书意揉着酸痛的腰,没有看到谭宸,第八天孤零零的在床上醒来,心里头莫名的酸楚起来,她从来不是矫情的人,可是这会还是感觉到心里头有点不痛快。

身上倒是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不过浴室里,沈书意又冲了个澡,看到镜子上脖子和胸口处斑斑点点的暧昧吻痕,还有那酸软的像是被碾压过的腰肢,沈书意苦笑一声,下一次自己再心软就一拳头敲晕自己!

桌子上有早上谭宸才包好的饺子摆放在碟子里,沈书意烧了开水煮了就能吃,豆浆也打好了放在冰箱里了,拿起谭宸留在桌子上的字条:小意,早上有事先出去了,饺子在桌子上,中午等我一起吃饭,下午去和平公园。

“算你还有良心!”郁闷的心情消散了不少,沈书意哼着小调在厨房里煮起饺子来吃,这会都快十点了,沈书意想了想就煮了八个饺子,多余的放到了冷冻箱里冻着,中午一会就要吃饭了,难得谭宸知道安排约会,虽然古板了一点,但是沈书意脸上的笑容怎么都压不住。

沈书意衣服都算不错,虽然不是国际顶尖的品牌,但都是以舒服为主的棉麻系列的衣服,穿起来有种悠闲的感觉,配上沈书意精致的五官和娇嫩的肌肤,显得格外有味道。

谭宸发了短信过来,让沈书意先去餐厅等一下,他一会就过来,有点事情给耽搁了,这边刚在餐厅坐了片刻,手机响了起来,原本以为是谭宸的电话,结果一看竟然是沈父的,这让沈书意眉头皱了一下,将手机丢在一旁没有接。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