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分歧出现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9-02    作者:吕颜

拿过碟子将蔬菜装盘,谭宸回头看向身侧的沈书意,突然伸过手一把将人给抱在了怀里,低沉的嗓音带着浓浓的歉意。

“不用说对不起,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可是谭宸,我不想你做你不想要做的事情,也不想你勉强自己,更何况我也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弱那么需要保护。”放软了身体,沈书意靠在谭宸的怀里,双手抱住他的腰,低声的继续开口,“谭宸,你还要和周子安继续合作下去吗?”

“嗯。”半晌之后,是谭宸低沉却肯定的声音,他不喜欢权力的争斗,但是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谭宸认为一切都值得,只是因为太忙而忽略了沈书意,所以谭宸才感觉到如此的抱歉。

沈书意没有再开口说什么,其实她更希望谭宸可以放弃的,可是谭宸的态度太坚决,沈书意笑了笑,“好了,快将菜端出去,陆纪年之前就嚷着饿死了。”

原本都是六点吃饭的,可是因为这几天谭宸太忙,有时候都不回来吃饭,有时候也是忙到七点多才回来,今天也是如此,七点才回来,所以陆纪年才饿的去啃西红柿。

餐桌上,看到谭宸端着菜出来饿了,之前冷肃凝重的神色消失了,又恢复了惯有的面瘫,关煦桡三人算是松了一口气,这是和好了吧!可是唯独周子安淡淡的笑了笑,神色高深莫测。

蒋海潮的死亡被定性为失踪,这其中就有周子安的帮忙,地下通道的责任完全归罪到了赵方力身上,而因为石磊的招供,丁国也被逮捕了,翟正椿安排好了翟月的后事之后,带着妻子还是出国了,毕竟国内也没有他留下来的意义了。

n市在无声无息中,权力已经有了一些的变故,因为谭宸的介入,沈书意将之前谭亦需要让自己帮忙的事情和人脉关系都交给了谭宸,她倒是又闲了下来,只负责古韵的生意和发展。

“抱歉,谭连长刚刚去洗手间了,有什么事吗?我可以替你转达。”电话里传来清脆柔和的女音,女孩子态度落落大方,让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和谭宸的关系非同一般。

“不用了,谢谢。”挂了电话,沈书意叹息一声,这已经是第几次了?原本她还想约着谭宸一起吃午饭的,而早上也说好了,可是过了饭点,谭宸还没有打电话过来,沈书意就打了电话过去,却没有想到会是一个女孩子接的电话。

“男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很多时候身不由己,以你的聪明绝对不会因为这些误会谭宸的吧?”陆纪年优哉游哉的开口,笑着啃着手里的鸡腿,瞄了一眼沈书意,他就知道谭宸一旦开始介入权力的中心,肯定会忙的没有时间,不过这样也好,晚上又有口福了。

“滚!”没好气的开口,沈书意直接将桌子上的文件夹向着沙发前的陆纪年丢了过去!心情莫名的糟蹋了几分,虽然知道谭宸这么努力,这么打拼的确是为了保护自己,可是沈书意真的不需要谭宸这么小心翼翼的保护,甚至连见一面都不容易!

“军区那些老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不管有关系没关系,到一起了,首先喝上几大瓶茅台,然后再有事说事,谭宸在n市的根基太薄弱,想要在军区揽权,估计有的喝。”陆纪年避开砸过来的文件夹,邪魅一笑,无比同情这些天天天都在应酬被灌酒的谭宸,不过这还好是在军区,谭宸虽然性子冷沉闷了一点,但是还能打开局面,如果是在政坛,谭宸这性子绝对不行。

“我出去吃饭。”肚子也饿的咕咕叫了,再看着陆纪年在办公室里大快朵颐的啃着鸡腿,沈书意拿起包和车钥匙站起身来。

“喂喂,这几天市场上出现了很多山寨的衣服,天依服饰不要成本的在打压我们古韵,你还有心思出去吃大餐呢?”可惜陆纪年的声音被关门声给隔断了,自从之前的服装走秀,沈素卿原本想要陷害沈书意,可是却被揭穿了,反而害的天依服饰名誉大跌,既然已经撕破脸了,沈素卿也终于不再藏着掖着,光明正大的打压古韵。

而天依服饰的战略的确可以说很是卑鄙无耻,每一次古韵新款设计一出来,天依服饰立刻让旗下的设计师开始大规模的仿照,然后设计出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五的衣服,而价格只有古韵的三分之二,大批量的将衣服投入市场。

而古韵的确遭到了冲击,毕竟比起沈书意的资金,天依服饰要雄厚的很多,网店这一块,古韵差不多都被沈素卿用这样即使亏本也要打压沈书意的贱招给抢占了。

到了预订的餐厅,侍应生虽然诧异只有沈书意一个人来这里吃情侣餐,但是还是将餐点送了上来,沈书意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咖啡,古韵这段时间的情势的确不容乐观。

沈素卿根本就和疯了一样,不计成本的打压古韵,毕竟古韵才成立,很多方面比不上天依服饰,而且天依服饰仿照出来的衣服卖家比古韵低了很多,沈素卿宁可亏本,也要将古韵打压,根本不在乎是不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

“呦,怎么,你一个人过来吃饭?谭宸呢?”冤家路窄,这边沈书意刚还想着古韵的行情,沈素卿竟然也在这家情侣餐厅吃饭,从洗手间出来就看到沈书意独自坐在一旁,不由讥讽一笑的走了过来,挑着眉梢,“沈书意,怎么了?是不是秋装卖不出去,都库存在厂里了,资金链断了吗?可惜啊,和你斗,你还太嫩了一点!”

“你以为你靠着压低价格又能维持多久?”心情不太好,这会看到沈素卿就更不太好了,沈书意冷笑一声,早知道就不来这里吃饭了。

“那又怎么样?天依服饰有的是钱,实在不行,炜烜哥还可以借我钱周转,我就是用价格战将你打败!你又能怎么样?顾客又不是傻子,同样的设计,同样的质量,可是我们价格却低了三分之一,而且还是老牌的服装企业,顾客肯定会选择我们天依服饰的产品!”沈素卿得意洋洋的笑着,这么长时间了,她这是第一次在沈书意面前扬眉吐气。

“那你就继续亏本下去吧,我们就这么死磕着,看谁坚持到最后!”丝毫不畏惧沈素卿无耻的挑衅,沈书意低头吃了一口煎的嫩嫩的牛排,突然脑海里亮光一闪而过,沈素卿在国内市场打压古韵,可是还有国外市场呢!

想到仓库里那么多库存的服装,沈书意笑了起来,既然国内市场不行,那还可以走国外市场,如今在国外的华人也不少,而且在国外的华人更喜欢中国的古文化,相信古韵的设计风格一定会让她们喜欢的!

看着沈书意一点都没有生气,反而吃的挺香的,沈素卿不甘心的咬着牙,踩着高跟鞋离开了,不管古韵设计出什么样的服装,只要衣服一出来,天依立刻就让设计师抄袭过来,然后大批量生产,她就不相信打不垮古韵!

而同样的饭点时间,另一家私藏菜的会馆包厢里,“小谭,我这个女儿刚刚从国外留学归来,脾气拗的很,有什么不好的地方,你直接说,这丫头还就听你的话。”主位上,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笑呵呵的开口,越看谭宸越满意!

原本老婆当年生了女儿,高兴归高兴,可是慢慢的,张彖倒是有些的担心了,女儿终究是要嫁人的,他在军区打拼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坐到这个位置,一旦内退下来,就什么都没有了,如果是儿子,还可以继承自己的位置,但是女儿?

张彖后来就想这个给女儿找个可靠的丈夫,这样自己即使退下来了,但是也等于是幕后的太上皇,倒不用担心什么,而谭宸的出现,让张彖看到了希望,今天原本是和谭宸出来吃饭的,但是实际上却是相亲宴。

“爸,有你这么在外人面前贬低自己女儿的吗?”娇俏的表情很是嗔怪,张雪不满的看了一眼父亲,随后笑着看向谭宸,“谭连长,如果我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你直接说啊,在国外这些年,有些习惯估计不好。”

张雪性格很是开朗,大大咧咧的,但是谭宸给她的感觉很是古板封建,又是军人,张雪在被那么多追求者哄着捧着之后,谭宸倒是让张雪很喜欢,丝毫不阿谀奉承,这样才是真正的男人,才可以依靠可以放心。

即使性子冷了一点,但是以后不会有什么花花心思,女人这辈子要找的就是这样的男人结婚,谈恋爱的时候到可以找一个浪漫的男人,但是结婚还是需要找谭宸这样可靠的。

“我已经有谈婚论嫁的恋人了。”谭宸冷沉着声音开口,话音刚落下,张彖的表情倏地一变,一旁张雪笑容也是僵硬在脸上,不过随即又恢复过来,只是脸色依旧有些的不好看。

“小谭,你这是什么意思?看不上我女儿吗?”冷着声音,张彖刚刚还笑呵呵的脸完全冷了下来,啪的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年轻人说话不要这么古板死硬!”

“谭连长,我想你误会了,我只是感觉你可以当朋友,完全没有其他的意思。”张雪拉了拉愤怒的父亲,笑着对谭宸开口,可是脸色依旧有点的难看,毕竟任谁被一个自己看中的男人这么拒绝,无异于是大众被打了一巴掌一样的难看,不过张雪还算涵养好,所以才会忍住没有发脾气。

谭宸看着脸色勃然大怒的张彖,看着强颜欢笑的张雪,莫名的烦躁起来,他原本就讨厌这些应酬,明明是一句话可以说的事情,却总是推三阻四,绕很多的圈子,谭宸不是玩不转官场,只是厌恶,如同此刻一样,明明是约好和张彖这个少将来说正事的,却莫名的变成了相亲宴,甚至让他放弃了和小意中午吃饭的约定。

“小雪,我们回去吧,有些人该回去好好反省反省!”估计还是很看好谭宸这个未来的女婿,所以张彖并没有当场拂袖而去,而是又吃了几口之后,这才啪的一下摔了筷子站起身来。

“谭连长,我爸脾气不好,你不要介意,我们先过去了,改天我一定亲自给谭连长你赔罪。”笑着站起身来,张雪和谭宸招呼了一声,这才和张彖一起离开了。

私房菜的菜色很不错,口味也正,可惜谭宸却是一点食欲都没有了,沉着面瘫脸,谭宸端起酒杯子,直接喝了一口白酒,他知道要打好关系,站稳自己在军区的势力,需要不少应酬,可是这些应酬只会让谭宸感觉到厌烦,而同样的,也因为应酬,谭宸基本都是早出晚归。

“哥,你没事吧?”谭沐刚好也在这里吃饭,正是进入了n市军区之后,谭沐虽然没有能直接拿下蒋海潮之前的位置,但是坐这个位置的人也是个傀儡,可以说谭沐如今在警备司令部里绝对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这几天饭局也多,刚刚在包厢里才知道谭宸这个饭局实际上是相亲宴。

“坐。”冷沉着嗓音,谭宸并没有看进来的谭沐,以前谭宸只想着将绝杀建立好,而绝杀也不需要和这些人打交道,如今,谭宸才知道这些交际应酬实在够烦的,而他也不喜和人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套近乎拉关系。

“哥,谭亦哥才适合做这些。”谭沐稳重的开口,他们这些发小和死党里,谭亦哥最热衷的就是这些,那可是真正的老狐狸,将人卖了你还替他数钱呢,谭宸哥更像是一个带兵大战的将军,不适合这些勾心斗角,尔虞我诈。

“我明白,只是有些不适应,以后会好的。”谭宸揉了揉眉心,只是不适应而已,过去这么多年,他一直子在绝杀,完全靠作战能力说话的地方,根本不需要这些虚假的关系和应酬,如今谭宸只是需要时间让自己适应。

多余的话谭沐也没有再说,其实他真心感觉谭宸哥不可能喜欢这些算计和应酬的,即使适应了又如何,自己肯定过的不开心,而谭宸哥这么勉强自己,小意肯定也是不高兴的,不过谭沐也知道多说无益,谭宸的性子太冷,这事除非他先放弃,否则谁也劝不动。

因为找到了打开销路的问题,沈书意情绪好了不少,开车回古韵的途中却意外的接到了谭亦的电话,声音还是清越带着笑意,“嫂子,我哥这段时间貌似钻牛角尖了,你也别太在意,过段时间就好,我哥这是太在乎你了。”

“我知道。”沈书意笑着开口,虽然心里头有些小小的不满,但是沈书意何尝不知道谭宸这么做都是为了保护自己,她若是不领情那就太傻了,有一个男人为了你,愿意委屈自己去做不喜欢做的事情,沈书意自然是理解的,只是她何尝不心疼谭宸这么委屈勉强自己呢。

“得,看来是我多虑了。”笑了笑,谭亦是刚刚接到谭沐的电话,所以才不放心的给沈书意打了电话,弄了半天,嫂子完全明白,那就看哥什么时候能回头了,其实哥完全不需要这么担心和着急。

谭谭已经进入警备司令部了,暗中开始收拢军区的势力,煦桡在公安这一块也慢慢的站稳了根基,哥只需要和容叔那样完全依靠自己的势力站稳脚跟就行了。

这些勾心斗角的琐碎事,由他们来做就行了!军区的力量虽然需要经营和人脉,但是同样也需要英雄的存在,而谭亦看来谭宸只需要将自己的优势发挥出来,势必会有人追随在谭宸身后,在军区论实力,绝对没有人是哥的对手,哥因为太在乎,所以才急切了,不过幸好嫂子明白,没有因此生气和哥生疏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