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章 分歧出现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9-02    作者:吕颜

地下通道的交通事故很快就有了明确的调查结果,负责交通调度的赵方力已经被警方拘捕归案,而罪名就是在中国时间因为饮酒,所以导致地下通道事故的发生,情节极为恶劣,不久之后就会被法院提起公诉。

“不出去吃?”周子安这几天也忙的够呛,地下通道的事故虽然已经有了官方的解释,但是毕竟死了好几个人,影响太恶劣,想要挽回政府的名誉,周子安这个才进入政府宣传部的科长可以说是事必躬亲,忙到一天二十四小时手机都开机着。

不过虽然累的够呛,喉咙都沙哑了几分,不过周子安总算是打响了自己政界生涯的第一步,圆满的解决了地下通道这件事,甚至受到了省委的点名表扬。

“小意在家。”冷声的开口,谭宸直接向着自己的车子走了过去。

自己怎么着也算是谭宸的情敌吧?就这么被他光明正大的往家里带,谭宸是不是太看不起自己了?周子安俊雅的脸上闪过一丝挫败,既然谭宸都不在意,自己还顾忌什么,所以周子安也直接打开车门上了副驾驶这边坐了下来。

揽月苑里,沈书意坐在沙发上沉思着,纤细的眉头皱了皱,有点的心不在焉,沈书意一贯都是冷静而理智的性子,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去做什么,对于感情,沈书意更是认准了就不会回头,即使日后有一天,真的走到分手的那一步,沈书意至少可以安慰自己曾经我爱过那样一个出色的男人。

可是即使在理智冷静的人,真的爱上一个人的时候,却也会有些的患得患失,心神不定,“谭宸,这个混蛋!”沈书意咬牙切齿的嘀咕着,她倒是不认为谭宸这几天忙的连人影都见不到是因为在外面有人,即使他身上带着女士香水的味道,沈书意还是相信谭宸的。

可是相信归相信,心里头依旧不痛快!记得以前秦炜烜和沈素卿有些勾搭不清,暧昧的时候,沈书意都是冷眼看着的,可是如今,将人换成谭宸的时候,沈书意已经开始在脑海里幻想着将谭宸凌迟处死,十八种酷刑伺候着。

厨房里,因为谭宸这几天天不亮就出去忙,夜里不过了凌晨不回来,所以沈书意那情绪这几天蹭蹭的攀升着,一直都习惯了沈书意泰山压顶面不改色的冷静淡定,突然看到沈书意坐在沙发上,表情诡异的模样,厨房里三个男人都齐刷刷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冷,莫名的蛋疼。

“沈丫头会不会半夜拿出一把剪刀将谭宸给咔嚓了?”陆纪年手里抓着个西红柿在啃着,原本三个男人准备来厨房做饭的,一个人弄一个拿手菜出来,那至少也可以当晚饭吃了,好缓解沈书意那看起来很是凶神恶煞的情绪。

可惜陆纪年外表看起来人模人样的,精明帅气,带着几分邪魅的慵懒,可是骨子里那邋遢的够呛,还竟喜欢藏脏袜子,真不愿意洗,丢垃圾桶也好,放洗衣机里让关煦桡一起洗了也好,可是陆纪年偏不,他就喜欢藏,床底下,衣柜下,甚至连天花板上头爱藏着,让关煦桡这温和脾气的好男人都气的差一点将陆纪年给赶出大门,所以做饭,陆纪年只会吃而已。

关煦桡和谭沐回头看了一眼提议做晚饭,可是这会只会啃西红柿的陆纪年,两人齐刷刷的冷哼一声,继续处理着流理台上的蔬菜,活该陆纪年到如今都是孤家寡人,哪家姑娘眼睛瞎了才会看上这么一个虚有其表的邋遢男人。

“哥,这几天是怎么回事?”清洗着手里烧汤用的小青菜,谭沐低声的询问着关煦桡,以前在北京城的时候谭宸哥的重心都在军区里,作息时间都很规律,可是现在倒是忙的好几天都不见人影,难怪小意的火气节节攀升着。

谭沐来n市直奔军区来的,谭宸并太在意权势,关煦桡又进了公安系统,所以军区这一块,谭沐只能亲自过来了,刚好在北京军区,谭家势力太大,而且谭景御看起来没个正经,可是北京军区绝对是一块铁板,牢固的很,完全没有谭沐锻炼的机会,所以谭沐倒是愿意过来n市。

摇摇头,关煦桡也有些诧异的,不明白谭宸为什么这几天会这么忙,甚至连陪小意的时间都没有了,关煦桡此刻皱了皱眉头,谭宸哥突然这么忙,是在地下通道出事之后,难道谭宸哥准备介入权力的中心了?

“喂,你们俩当我是空气吗?”不得不说被忽略的陆纪年很不是滋味的看着凑在一块说悄悄话的关煦桡和谭沐,他一直都是一个人,虽然也有忠心的下属,可是死党朋友倒很少。

难得和关煦桡这温和性子的男人很是对口味,所以陆纪年自然没脸没皮的赖上关煦桡,至少也摆脱了孤家寡人的生活,可是谭沐过来之后,陆纪年立刻就吃醋了,这两人是开裆裤长大的死党,所以谭沐来了n市之后,陆纪年立刻感觉自己被抛弃了,谭沐和关煦桡之间的默契,根本是外人介入不了的。

谭沐回头看了一眼被抛弃的,宛若小媳妇模样的陆纪年,峻朗的脸上表情微微的变化了一下,同情的看了一眼关煦桡,好像这就是传说中的交友不善。

关煦桡刚准备说什么,院子外传来了汽车声,厨房里,三个男人立刻都停下话来,齐刷刷的看向大门口,关煦桡表情倒是很平静,陆纪年就满眼的幸灾乐祸,谭沐倒是一直沉稳的模样。

还知道回来!沈书意冷眼瞪着走进来的谭宸,又看了一眼他背后跟着的周子安,原本气呼呼的表情却又变化了,笑着站起身来。

谭宸也知道自己这几天太忙,忙到忽略了沈书意,所以这会看到沈书意笑靥如花的走了过来,不由的加快了脚步,可惜沈书意却从谭宸身边直接越了过去,直接无视了谭宸径自的向着周子安走了过来。

“周少今天怎么有时间过来?”笑着开口,背对着谭宸,沈书意声音听起来倒很是热情,可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的凶悍!

“和谭宸一起过来吃个饭,打扰了。”周子安朗然一笑的开口,倒是不失君子风度,只是看着沈书意这皮笑肉不笑的模样,不由同情的看了一眼谭宸。

“怎么能说是打扰呢,上一次还麻烦周少送我去的医院。”沈书意笑着开口,怀疑的看了看周子安,他和谭宸过去可不对盘,可是现在居然会和谭宸一起回来吃晚饭?

面瘫脸上表情有点的呆滞,谭宸根本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就这么被沈书意给无视了,听着她和周子安相谈甚欢的声音,谭宸眉头皱了皱,不悦之色直接写到了峻脸上。

“你的腿还没有好,我自己就行了。”周子安快速的拦下沈书意,也不当自己是客人了,起身拿过茶壶给自己和沈书意还有谭宸各自倒了一杯茶,对上沈书意笑靥如花的热情,周子安转念一想就知道沈书意这是故意的,可是看着谭宸那黑的可以刮下锅灰的脸,周子安突然感觉即使是做戏那也是好的,至少可以看到谭宸变脸。

小意?以前和沈书意在一起的时候,她的注意力都会全部放在谭宸身上,可是此刻,看着沈书意根本无视自己的存在,和周子安有说有笑的,谭宸紧抿着薄唇,明白沈书意这是因为自己这几天的忽视而生气了,倒也压住了情绪,坐到了沈书意的身边,大手向着她放在膝盖上的小手伸了过去。

“周少还是第一次上门,我陪你出去走走,秋凉了,揽月苑的景色倒是不错的。”可惜在谭宸的手伸过来的瞬间,沈书意直接站起身来,避开了他的手,笑着对周子安提议着,随后也不等他回答,径自的向着门口走了过去。

“那好,就一起出去走走吧。”朗然一笑,瞄了一眼黑着脸的谭宸,周子安随即大步追上了沈书意的身影,虽然知道沈书意这是在演戏,只是为了故意气气谭宸,可是周子安俊脸上的笑容却愈发的灿烂,想到这里,周子安都不由自嘲的苦笑了一笑,情不知所起,果真说的一点不假。

就这么被丢在了客厅里,看着关上的门,谭宸深呼吸着,这几天忙的厉害,他并不热衷权力,所以也很少用心思在这上面,再加上谭宸的性子并不适合这些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争权夺势,培养人际关系,所以这几天谭宸也累的厉害,这会更是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生着闷气。

厨房里,关煦桡和陆纪年还有谭沐对看一眼,这还是他们第一次看到沈书意和谭宸之间吵架,当然了,并不能说是吵架,要真的吵起来或许过一会就没事了,可是沈书意性子太冷静,谭宸性子太沉闷,所以这两个人根本不可能脸红脖子粗的吵架,也正是他们性格的迥异,关煦桡等人其实一直都很诧异这两个人到底是怎么走到一起的。

“哥,小意只是有点闹脾气,你别在意。”关煦桡温声的开口,虽然他不认为自己的安慰有什么效果,但是关煦桡终究还是担心谭宸和沈书意的关系。

“吵架分手什么的太正常了,夫妻都还有吵架离婚的呢,更别说你们还没有结婚……得,算我没说。”对上谭宸凶狠的眼神,陆纪年无辜的一耸肩膀,好吧,自己不该提什么离婚分手,可是,陆纪年摸摸鼻子,自己难道说错了吗?这本来就是事实啊,这年头很多十年二十年的夫妻转眼都能各奔东西,更何况谭宸和沈丫头这才认识多久,会分手也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吧。

“哥,你这几天在忙什么?”谭沐直截了当的开口询问着谭宸,他看起来很是稳重老陈,话也不多,五官俊朗,带着军人的正直和刚毅。

可是谭宸依旧板着面瘫脸并没有说什么,黑眸之中目光略显疲惫和倦累,谭宸此刻想起小时候,那个时候谭骥炎就非常的忙,工作应酬太多,谭宸和谭亦更多的时间都是和童瞳这个母亲在一起的。

谭宸并不喜欢权力和金钱,所以他小时候其实有点反感谭骥炎的忙碌和应酬,忽略了家人,偶然要一家四口出去一趟,还得挤着时间,而每每那个时候,谭宸一直都记得童瞳脸上的喜悦和期盼,那个时候谭宸就告诉自己,日后,他绝对不像谭骥炎这样,为了工作而忽略家人。

所以谭宸进了军区,但是却建立了绝杀,他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可是沈书意的一次又一次的遇险,让谭宸突然犹豫了,迷失了方向,他知道自己必须像谭骥炎这个父亲一样牢牢的抓住权力,这样才没有人敢对沈书意下手,可是当他这么忙碌而忽略沈书意的时候,沈书意的无视,让谭宸有些的烦躁,似乎不管怎么做都是错的。

院子里,立秋之后,那酷暑燥热的天气终于凉爽了下来,尤其是在傍晚的时候,太阳落山了,风一吹,让人感觉无比的惬意和清爽。

“你和谭宸在谋划什么?”走到了僻静的林荫道上,沈书意的脚还有点隐隐的痛,所以她直接坐到了长椅上,回头看向站在一旁的周子安,脸上刚刚刻意伪装出来的热情笑容消失的无影无踪,只余下冷静和理智。

“战场上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周子安看着神色冷淡,眼神过分冷静的沈书意,想到她刚刚的笑容和热情,只是为了气气谭宸而已,心里头不由的酸涩了几分,背靠着身后的粗壮的大树,看了一眼沈书意继续的开口,“我若是和谭宸继续鹬蚌相争下去,只不过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所以你们选择合作了?在外界看来还是互相争斗撕咬的敌对?”沈书意何其聪明,周子安跟着谭宸进了揽月苑,沈书意立刻就想到了这一层,如今周子安这么一说也是肯定了沈书意的推测。

在外人看来,谭宸和周子安是不死不休的敌对,但是暗中两个人却是心照不宣的合作关系,那么想要完全控制n市军政商三界的势力必定是指日可待,只怕日后,利用这种假象,他们可以继续合作下去,不单单是n市,甚至可以将势力扩展到j省,甚至发展到北京城去,当然,这种明着是敌人,暗地里是伙伴的合作关系,需要的是完全的信任。

谭宸不是那种阴险算计的小人,所以周子安可以相信谭宸的合作,而周子安是极其聪明的男人,他看得清事实,所以周子安也不会破坏这份合作的关系,和谭宸合作,对周子安而言百利而无一害。

“他不喜欢这些的。”叹息一声,沈书意缓缓的开口,目光悠远的看着天边的夕阳,谭宸根本不喜欢这些勾心斗角,否则谭亦就不会选择自己来帮忙,可是,沈书意明白谭宸突然有这样的改变却是因为自己。

“他是男人,很多时候会身不由己,没有选择,小意,这是男人的责任和担当,如果谭宸不能保护你,只能看着你陷入危险里,他又怎么配留在你身边,照顾你保护你?”感慨的开口,周子安最羡慕的就是谭宸可以找到这么一个为了自己而考虑的女人,周子安身边的女人何尝不多,可是谁不是冲着他的身份和家世来的。

当然,也不排斥真有被周子安吸引的女人,但是呢,进入了周家,在这样权力和财富的圈子里,最初纯真的感情还能保持这么纯粹吗?周子安这样的身份,日后的婚姻必定是政治联姻,感情里插入了政治的因素,还能有纯粹的感情吗?

沈书意原本和周子安出来是想要让他不要和谭宸继续合作下去,她不想看着谭宸这么疲惫,为了自己去应酬去交往,谭宸是一匹孤傲的狼,他永远都做不来左右逢源,口蜜腹剑的狡猾狐狸,而沈书意也舍不得谭宸委屈,但是周子安的话却让沈书意犹豫了。

“小意,你该知道谭宸既然做了决定,他就不会改变。”看着沈书意的为难,周子安淡淡的开口,隐匿住眼底深处的一丝算计和深沉,日后若是谭宸和小意不和的话……周子安终究还是为了自己的那渺茫的,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感情而选择了算计。

沈书意突然的抬起头,眼神锐利的看向一旁的周子安,他还是一副俊雅尊贵的模样,沈书意眼神沉了沉,终究没有再开口说让周子安放弃和谭宸合作的打算,“走吧,回去吃饭。”

当开门声再次响起,一直坐在沙发上沉思的谭宸猛然的抬起头,总是面无表情的脸上,此刻却带着几分的不安,谭宸不后悔自己的选择,既然只有权力才能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么即使不喜欢又如何?

“我买了几个熟菜回来。”沈书意笑着开口,完全看不到之前的坏情绪,而桌子上,关煦桡和谭沐倒是折腾出了几个熟菜,再难的菜肴他们也无能无力了,不过因为气氛不对,谁也没有心思关心晚上的菜色,这会看到沈书意恢复了正常,还带了菜回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我去拿碟子。”诧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谭宸却没有多想什么,心里头的不安总算散了过去,快步的走了过来,再次伸过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而她没有再躲闪,这让谭宸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大手紧紧的包裹住了沈书意的手牵着她向着厨房里走了过去。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