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章 抓捕逃犯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31    作者:吕颜

“我去拿药。”病房里,谭宸站起身来,虽然说沈书意的伤并不算太严重,只是看起来有点的怵目,不过也都算是皮外伤,而且沈书意也只是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地下通道的情况,可是谭宸却明白沈书意之所以安然无恙,那也只是因为这一次很幸运,或许下一次说不定就是致命的危险。

原本沉重的心情因为谭宸的到来而得到了舒缓,安静的病房里,沈书意笑了笑,静静的靠坐在床头,以前沈书意从来都是什么苦什么痛都自己一个人承担,在沈家的那么多年,她就是多余的一个人,默默的生活着,也习惯了坚强。

可是当有了依靠的时候,谭宸那温暖而熟悉的怀抱,强劲有力的手臂拥抱着自己时,沈书意这才知道原来不管是什么样的女人,不管她自认为多么的坚强坚韧,可是女人终究还是感性的,终究还是希望有一双臂弯可以依靠、可以支撑。

出了病房,走廊里,周子安正快步走了过来,手里拎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的正是沈书意这几天需要用的药,看到出来的谭宸,周子安明显的发现谭宸那总是面无表情的面瘫脸上此刻神色却严肃冷凝了很多,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冷酷气息。

“这是小意的药。”站定脚步,周子安看了一眼站在身前的谭辰,将手里装着药的袋子递了过去,挑着眉梢问道:“地下通道那边是怎么回事?小意是不是在那里受伤的?”

冷峻着脸庞,谭宸接过袋子,没有回答周子安的问话,也没有回病房,而是径自的向着高级病区走廊尽头的一个空中花园走了过去。

这个男人到底有什么好的!?周子安皱着眉头,有些不悦谭宸的冷漠,回头看了一眼沈书意病房的方向,却也大步的向着谭宸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空中花园并不是很大,两百个平米不到,四周都是巨大的绿色盆栽,生机盎然,中间间隔的摆放着木制和藤制的桌椅,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因为有茂密枝叶的遮挡,所以丝毫不显得燥热,反而有种生机勃发的静谧。

“小意为什么会选择你?”冷声的开口,周子安从口袋里拿出香烟,抽了一支,犹豫了瞬间,将香烟递给了谭宸,自己点燃了烟,吸了一口,白色的烟雾从口鼻中喷吐出来,朦胧之下,周子安俊雅的脸庞上染上一丝无奈的苦涩。

“说实话,我真的不明白小意为什么要选择你?明明你们认识没有多久,小意是那么聪慧剔透的一个人,却偏偏就认准了你,甚至放弃了和秦炜煊在一起快十年的感情。”一手夹着烟,一只手臂曲起靠在空中花园的栏杆上,周子安看着谭宸,眼神复杂是羡慕是嫉妒,却也是深深的无奈。

周子安何其聪明,从沈书意和莫家有关系的时候,周子安就知道自己这辈子和沈书意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一个政界世家,一个是黑道毒枭,周子安只要想要从政,那么他就不可能和沈书意在一起。

或许正是因为这份注定了的不可能,所以才会心有不甘,才会意难平,如今看着面瘫脸的谭宸,周子安是怎么看怎么的嫌恶,不过他倒也不是死缠烂打的性子,对谭宸只是有点看不惯而已。

谭宸也拿过一支烟抽了起来,他并不经常吸烟,不过抽烟的姿势却显得格外的酷,峻冷的面瘫脸,浑身冷酷的冰山气息,瘦削挺拔的身影,就这么靠在回廊上,强劲有力的手指夹着烟,眉宇微微的蹙起,这样冷酷却显得正直刚毅的男人强大的让人敬畏,而带着几分忧伤的话,那更是让人忍不住的想要抹平他眉宇之间的褶皱,想要看到冰山融化的那一刻。

“听从蒋海潮的命令更改了地下通道交通灯的那个人谁?”低沉的嗓音显得冰冷无比,这一刻,谭宸那狭长的凤眸里杀气凌厉的展露而出,若不是蒋海潮已经死了,谭宸不介意亲手干掉这个丧心病狂的疯子。

“你还没有回答我小意是不是也在地下通道受伤的?”周子安冷哼一声,他果真和谭宸这样根本不懂得人际交流的男人八字不合。

看着谭宸面瘫着脸,一幅理所当然让自己回答问题的高傲冷酷姿态,周子安不优雅的撇了撇嘴角,这个面瘫男人比自己这个n市圈子里的太子爷还要的高傲,百分百的招惹仇恨值!

“煦桡抓住了帮着蒋海潮篡改银行雷达t系统的黑客。”一句话就是对整件事的描述,谭宸再次夹着烟深吸了一口,尼古丁的辛辣味道从咽喉蔓延到了肺部,让谭宸开始清醒的思考着接下来的路要怎么走。

但是不管如何,谭宸终究会改了初衷,不再是仅仅限于拥有绝对力量的绝杀,可是在军区和地方政府却没有任何的话语权,他需要拥有自己的力量,谭宸知道如果自己拥有绝对的力量,那么蒋海潮就不敢这样的草菅人命,丧心病狂!

周子安瞪眼看着话语简短的谭宸,却也只能无奈的收回目光,谭宸这冷酷的性子,周子安也算是明白,不过谭宸虽然说的简单,但是周子安差不多已经可以推测出事情的经过。

之前周子安收到消息的时候只知道地下通道发生了有史以来最为惨烈的车祸,而政府对媒体和大众的解释是因为交通指示灯突然失控,可是实际情况却是有人强行改变了地下通道的交通指示灯。

而事情还在彻查的开始,交通局负责交通调度的赵方力却突然失踪了,所有电话都联系不到,而家里和交通局也都找不到赵方力的行踪,在这样敏感的时刻,赵方力的失踪让人明白地下通道的惨烈交通事故绝对和赵方力脱不了关系,毕竟也只有赵方力有这个权利。

而赵方力也是蒋海潮一手提拔上来的,绝对算是蒋海潮的死忠部下,所以当周子安得到消息蒋海潮也联系不到人,再加上沈书意的伤明显就是车祸现场造成的,结合谭宸的话,周子安立刻就推敲出了事情的经过。

在关煦桡将关键人物石磊抓住之后,蒋海潮为了杀石磊灭口,对关煦桡和沈书意发起了追杀,而地点就是地下通道,而执行的人就是赵方力,可是关煦桡和石磊安然无恙,沈书意也只是受了轻伤,但是赵方力和蒋海潮却都失去了踪影,地下通道这事瞬间就变得明了起来。

“你要做什么?”看着谭宸那冷酷的面瘫脸,周子安突然生出一股不安,之前遇到沈书意的时候,不远处一辆悍马车正在爆炸里燃烧起来,而车牌正是蒋海潮的车子,这说明蒋海潮已经死了。

谭宸若是在私自弄死了赵方力,那么地下交通事故就没有可以伏法认罪的责任人,媒体和大众都需要一个明确的人出来承担这一次重大交通事故的罪名。

“谭宸!你不要胡来!”看到拎着药离开的谭宸,周子安大声的开口,可惜回给他的是谭宸冷漠离去的背影。

周子安气的牙痒痒,他在n市这么多年,虽然并没有端起高高的架子,但是谁见到周子安不是恭敬有加,可是唯独谭宸这个面瘫脸,总是沉默着一张脸,面无表情,却独独气的周子安恨不能将谭宸那面瘫的表情给打碎。

沈书意的脚伤最为严重,不过也不需要住院的,在家里调养就完全可以了,所以拿了药之后谭宸和沈书意一起离开了医院回到了揽月苑。

“你抽烟了?”汽车里,副驾驶位的沈书意疑惑的看了一眼冷漠着面瘫脸的谭宸,微微诧异的愣了一下,随即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沈书意不由的笑了起来,柔软的目光里满是动容之色,之前因为地下通道车祸而造成的内疚和自责全都散了去。

“你自责什么?这事和你也没有关系,是蒋海潮太丧心病狂。”沈书意握住谭宸的一只手,可惜谭宸虽然反手握住了沈书意的手,但是面瘫脸上的表情却依旧是冷冰冰的冷硬紧绷,看得出谭宸的确是在自责,而且丝毫没有原谅自己的打算。

“你看我都不自责内疚了,你也不要绷着脸了,怪吓人的,”沈书意无奈的开口,解开了安全带,身体侧了过去,一手不由的掐了掐谭宸紧绷冷硬的面瘫脸,这男人板起脸来都能吓哭小孩子。

谭宸回头看了一眼沈书意,小意果真很自责愧疚,而这些原本和小意都没有关系,若是自己勾强大,足可以震慑住蒋海潮这些人,那么他们也不敢对小意动手了,想到此,谭宸不但脸色没有舒缓,反而更加的冷凝。

“好了,好了,不要绷着脸了。”拖着受伤的脚踝,借着红灯停车的间隙,沈书意抱起谭宸的脖子,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脸上,眉眼弯弯里满是柔软之色。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