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脱衣上药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6-15    作者:吕颜

“呦,谭连长果真是非常人,一个人就将这个强奸犯给抓住了。”穿着警服,嘴巴里叼着烟,估计是因为看守所火灾导致不少犯人逃出去了,所以公安局这边也忙的够呛,所以说话的警察看起来脸色不太好,眼下有着淤青,胡子拉碴着,只是说出来的话却带着一股酸气和鄙视。

“不过这怎么还一个女受害者?谭连长,你拒绝局里的帮忙,该不会是利用无辜的群众来将强奸犯给引出来的吧?你这可是违法的!”警察酸言酸语的讥讽着谭宸,不过是一个小连长,妈的,有什么了不起的,竟然看不起他。

想到此,警察的目光若有所思的看向沈书意,快速的走了过来,一扫刚刚嫉恨的表情,显得正义凛然,“这位小姐,你不用怕,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告诉我们,先进来喝杯茶暖一下身体,我让女同事找找看有没有衣服给你换上。”

沈书意余光瞄了一眼站在一旁正在签字记录上签字的谭宸,这个警察明显的不待见他,而且话里话外的意思似乎想要让自己帮忙倒打一耙诬陷。可是谭宸却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冷漠模样,别说为自己辩解了,连眼神都吝啬的看一眼这个警察。

沈书意突然明白为什么他即使从军区过来帮忙却还是被警察给排斥的原因了,这个男人太冷太傲,完全没有一点为人处事的圆滑。

可惜警察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如果是一般女受害者,谭宸从头至尾的冷漠,甚至连一句安慰的话都没有,活脱脱就是个冷面大冰山!再听这个警察一番挑拨离间,说不定真的会陷害谭宸几句。

可是沈书意却是一扬眉头,看起来骄纵的厉害,虽然她没有谭宸那么冷漠,可是那种大小姐的骄蛮气息倒是演的活灵活现,很是嫌弃警察的啰嗦,抹了抹脸颊上的雨水,“不用,赶快录口供,我还有事!”

警察眉头皱了皱,他原本以为可以抓住这一次的机会让谭宸难做人,说不定还能留下一点案底,在部队留下一点案底就足以毁了谭宸的一辈子,可是看沈书意不但没有女受害者的害怕,浑身湿透的也没有什么抱怨,反而骄纵的如个女王一样对自己颐指气使,警察直接被气的胸口都痛了,一个一个都是怪胎。

沈书意被警察带去录口供了,谭宸的手续也交接完了,回头看向一身湿透的沈书意,虽然之前看起来人是呆呆的,不过此刻灯光之下,面色白皙,抿着粉唇,杏眼清澈透明,骄傲的扬着眉头,一副大小姐的娇蛮样子,倒像是张牙舞爪的小仓鼠,明明没有什么气势,偏偏装的很厉害,不过却显得有几分可爱。

“你是说你下山途中被歹徒范远国给碰到了,然后在范远国袭击你的时候,谭宸就出现了救了你?”做记录的警察问着,故意的引诱沈书意,眼神阴沉了几分,“有没有一种可能是谭宸之前就发现了范远国,但是担心突然去抓人会打草惊蛇,让范远国逃走了,所以正好利用你绊住了范远国,然后他再出现一举两得,不但抓歹徒立功了,还救了你。”

沈书意一双杏眼瞪大的看着一本正经的警察,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懒懒的靠在椅子上,挑了挑眉头,脆声笑道,“我说这位警官你是不是和谭连长有过节,还是说你是学编剧的,这故事编的倒是活灵活现的,不过我只知道我被歹徒袭击了,然后是谭连长出来救了我。”

“你!”警察恼羞成怒的瞪着看起来笑的很欠扁的沈书意,却也没有办法真的让沈书意改口供陷害谭宸,所以草草的结束了,直接摔门出去了。

出了公安局,外面依旧是大雨倾盆着,沈书意直接从沈家离开的,包包也没有带出来,站在大门口的回廊下看着夜色,一毛钱都没有带出来,看来只能回去找警察借个手机打电话让蓝玉来接自己了。

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突然开了过来,刺眼的灯光让沈书意不由的眯着眼,而随着驾驶位车窗的降落下来,露出谭宸那依旧面无表情的冰山脸,冷淡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去哪?”

“无家可归。”不得不说谭宸突然的到来让茫然不知道可以去什么地方的沈书意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暖意,连带的那看起来有几分叛逆骄纵的气息都消失了,“随便找个酒店吧,麻烦再借一千块钱给我。”

当然了,以沈书意对谭宸的判断,也知道这个冷漠如冰的男人是不可能绅士十足的给自己开车门的,所以说完话之后沈书意直接就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有时候和这样的人打交道反而更加的舒适,不需要有任何的防备。

这么晚了谭宸也不可能回部队的,他原本是准备将沈书意送回酒店自己回住所的,虽然所有人都以为谭宸只是一个部队一个普通的连长,但是谭家的实力摆在这里,即使是寸土寸金的N市谭宸也有房子,好方便他生活。

余光掠过沈书意脖子处红艳艳的血痕,想到她的腰还扭伤了,谭宸调转了方向直接向着住所开了过去。

谭宸虽然人看起来很难相处,太过于冷漠,话又极少,可是发小死党却还是有一大批的,这些人基本全国各地都有房子,甚至连各大景区也都置办了住所。

这卧房绝对是女孩子的房间,并不奢华,但是绝对让人有种舒服温馨的感觉,看得出布置这个房间的人是多么的用心,是他的女朋友?沈书意不知道为什么又想起来之前在停车场回头的那一刻,原本该是冷酷的面容在接电话的时候表情却显得那么的温情,能被这样一个看起来冰冷但是却内在温柔的男人呵护应该是很幸福吧。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从浴室出来时,差不多是同一时间谭宸就敲响了卧房的门,还是那一张冷漠的脸,手里拎着一个药箱,看着开门的沈书意,面色冷沉,眼神淡漠,“上药。”

洗澡的时候沈书意就对着镜子看了看,脖子上是被花瓶里的桃树枝给刮出了一道血痕来,后腰这一块连续撞了两次,青紫了一大片。

沈书意抬眼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谭宸,虽然见了两面,但是也完全是陌生人,其实沈书意并不太习惯和陌生人有什么肢体接触,不过后腰的瘀伤她自己肯定上不了药,只能让他帮忙,可是瞅着谭宸这一张冷脸,沈书意明白拒绝肯定是没用的,所以她倒也大方的转过身走到了床边直接趴了下来,掀起睡衣的衣摆露出纤细的后腰。

撞的这么严重!那白皙一片的肌肤上,足足有杯口大的一块淤青的痕迹让谭宸眉头皱了皱,撞的狠了,青青紫紫的一片,似乎一碰淤血就会渗透出来。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