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章 死亡报复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6    作者:吕颜

眉头一皱,对于翟月这样的恶毒女人,谭宸宁愿直接扭断她脖子,一了百了,可是因为谭亦的破事,看了一眼满脸笑意乞求看着自己的沈书意,谄媚的小模样,还拉着自己的手撒娇,谭宸终究还是妥协了点了点头站定了脚步,否则他也怕自己进病房之后,一个没有忍住直接咔嚓了翟月。

病房里,翟母刚刚出去了,所以只有翟月一个人躺在病房里,薄薄的被单之下,明显能看得出腰部之下的双腿被截肢了,显得空荡荡的,截肢这样的手术说起来是大手术,可真做完之后倒也没有什么,只需要术后护理好,伤口不要感染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出院,只是病人却永远失去的双腿。

“沈书意,你说我这是咎由自取吗?”缓缓的开口,翟月脸色煞白的躺在床上,眼神失去了焦点,或许任何一个女人都无法接受自己失去了双腿,一辈子要靠轮椅和假肢活着,而且再次之前,翟月甚至被自己找来的几个乞丐男人给侮辱强bao了。

“等你出国之后,国外的环境要宽松许多,一般人也不会歧视你,有足够的钱保障生活,再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后悔什么的也没有意义了。”平静的开口,沈书意一贯都是冷静的,翟月既然做了,就要承担后果。

没有开口说什么,翟月静静的躺在床上,片刻之后再次睁开眼看向沈书意,突然冷冷的笑了起来,表情很是狰狞的恶毒,“沈书意,你以为我为什么会这样?爆炸的时候,谭宸明明可以救我的,他可以救我的,可是他却冷眼看着横梁倒下来将我的双腿砸烂,他根本是想要我死,如果不是关煦桡将我从废墟里拖出来,今天你看到的就是一具尸体!”

错愕一愣,沈书意只知道翟月的腿是在爆炸里被毁了,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这样的一出,看着扭曲了表情,满脸不甘心的翟月,她虽然满脸的狰狞和恶毒之色,但是却没有说谎。

“沈书意,这就是你看上的男人,狼心狗肺,心狠手辣的刽子手,有一天,沈书意有一天你也会被谭宸给抛弃的,他也会冷血的看着你死的!”翟月哈哈大笑着,甚至不在乎扯痛了腿上的伤口,她在昏迷之前,她一直是意识清醒的,清醒的看着谭宸那个男人那么冷血绝情的眼神,如同野兽一般,没有一点的良知和人性,谭宸是看着自己死的,要不是关煦桡出现了,翟月知道自己必死无疑,而谭宸从始至终就那么冷血绝情的站在一旁看着自己一点一点的被爆炸的余威吞没。

“沈书意我诅咒你,诅咒你和谭宸一辈子无法幸福!”眼神突然一狠,扭曲着,翟月大吼一声,突然手腕一动,即使沈书意想要阻止却已经来不及了,翟月手里的水果刀狠狠的在脖子上划了下去,割破了动脉,鲜血从血管里喷涌而出,直接射到了雪白的墙壁上,在白色的病床也开放出一朵一朵殷红的血花。

“呃……咕咕&……”还想要说什么,可是却已经无法说出来了,翟月死死的瞪大一双眼睛,恶毒的看向沈书意,她诅咒沈书意和谭宸不得好死,即使他们在一起又怎么样?她的死亡会是沈书意一辈子都无法抹去的记忆,她永远都会记得自己在她面前割破了血管死亡,而谭宸既然想要看着自己死,那么自己就死在沈书意面前,让他们成为永远的凶手!

明知道已经没有救了,沈书意还是按了铃,医生和护士快速的冲了过来,谭宸也察觉到了不对劲,从走廊里快步的跑了过来,推开病房的门,血腥味铺面而来,原本该是雪白的病床上,鲜血怵目惊心,翟月脖子上是一道深深的伤口,脸上带着死前的狰狞和恶魔般扭曲的笑容,让医生和护士也惊恐的感觉到后背一阵发毛。

“病人家属快出去!”护士快速的开口,一边将沈书意和谭宸赶出了病房,快速的关上门,而医生检查了一下病床上的翟月,摇摇头,宣布病人死亡,一旁的护士也快速的在病历上记录下死亡的准确时间。

翟月毕竟是之前银行抢劫案的重大嫌疑人之一,警察也在病房外看守着,病房里也安了监控,翟月的突然死亡,警方这边也将沈书意带回了公安局里做了笔录,法医的尸检,还有水果刀上的指纹,加上监控录像都显示翟月是自杀的,和病房里的沈书意无关。

“哥,一会小意就能出来了,还有一点手续要办。”关煦桡负责银行抢劫案,所以翟月的死,也是他负责处理的,此刻,关煦桡看了一眼冷沉着面瘫脸的谭宸,压低了声音开口,“翟月自杀之前,说了爆炸现场的事情。”

翟月是不想活了,翟家垮了,翟父被双规了,自己的双腿没有了,甚至还被强暴了,这一切,让心高气傲的翟月根本没有办法去面对,所以她想到了死亡,可是临死之前,翟月想要报复,报复谭宸和沈书意,所以她故意在沈书意面前自杀,割破了颈动脉,鲜血喷涌,她要让沈书意一辈子都记得自己死亡的一幕,她要让自己的死横亘在谭宸和沈书意之间,让他们一辈子也不得安生,这就是翟月的报复,用死亡带来的报复。

负责案子的其他几个警察,都在一旁,目光诡异的打量了一眼谭宸,看着他和关煦桡一起向着审讯室那边走过去了,这才低声的开口,“你说审讯室里的沈小姐晚上会不会做噩梦?这得看心理医生吧?”

“估计没办法和谭宸在一起生活了吧?毕竟只要看到对方就会想起死亡的翟月,一般人都接受不了。”另一个女警察很是感慨的开口,她到现在都还记得第一次出外勤的时候看到的那个上吊死亡的死者,只是毕竟是警察,经受过专业的训练,普通人只怕没个三五年都无法忘记这些恐怖的记忆。

“不过翟月这女人也够狠的,连死都不放过别人。”另一个警察附和的开口,摇摇头,这种女人真的很可怕,其实连死的勇气都有了,为什么没有活下去的勇气,再说也只是残废了双腿,家里有钱,其实日子还是能过下去的。

“我听所翟月在送医院抢救的时候,曾经醒来一次,说谭宸害的她,谭宸见死不救,所以她才被砸烂了双腿,最后还是关队过去将人给救出来了,不过已经太迟了,我看翟月故意在沈书意面前自杀,估计就是为了报复呢。”之前的女警察压低了声音,这个机密还是当时在医院里的警察听到的,刚好他在任务里腿也受伤了,去复健才听到这个消息。

谭宸脚步顿了一下,即使后面的议论声很小,但是耳力极强之下,这些话谭宸还是听的清楚明白,一瞬间,谭宸突然有点的不安,只是面上不显示分毫。

“哥,小意不会错怪你的。”原本谭宸放任翟月差一点死在爆炸里的事,关煦桡是不准备告诉沈书意的,可是没有想到翟月这么狠,竟然这样的报复。

推开门,沈书意从审讯室里走了出来,毕竟翟月还是银行抢劫案的嫌疑人之一,所以手续就有点的复杂,不过幸好有警方的监控录像,沈书意倒是没有什么事,一出门就看见门口的谭宸和关煦桡,而关煦桡温和的脸上表情有点的迟疑。

“翟正椿那里煦桡你替我过去一趟了,我过去毕竟不太好。”沈书意和翟月的死毕竟脱不了关系,她过去只怕会刺激到翟正椿,说完话,看了一眼谭宸,沈书意立刻就明白过来了,走上前来主动握住了谭宸温暖的手。

“走吧,我们回家。”斜睨的看了一眼表情明显轻松的谭宸,沈书意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她又不是琼瑶剧里的女主角,是那种圣母白莲花,为了别人伤害自己所爱的人,翟月的死,沈书意虽然没有预料到,但是完全不会因此来迁怒谭宸,更不会影响到他们之间的感情。

看着沈书意依旧面色轻松,甚至还可爱的翻了个白眼,谭宸的心瞬间就安了下来,紧抿的薄唇勾了一下,反握住沈书意的手牵着她大步离开,让一旁的关煦桡也跟着笑了起来,翟月用死亡来报复的打算只怕是落空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