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5章 死亡报复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6    作者:吕颜

“终究是我对不起你,小月变成如今这样也是咎由自取!”翟正椿缓缓的开口,眉宇之间带着深深的疲倦之色,不过倒是一点没有责怪迁怒沈书意的意思。

翟正椿一直认为女儿就该富着养,娇惯着养大,若是儿子,翟正椿肯定会严厉要求,可是这是自己的女儿啊,日后终究要结婚嫁人的,如果父母再不疼爱,结婚之后去了婆家就更没有人会疼爱自己的女儿了,而且在翟正椿看来女儿即使再娇惯也最多是脾气大一点,任性一点,出不了大事。

可是如今不但是整个翟家都被翟月给连累了,就连她自己这会也在医院里,双腿在爆炸里做了截肢手术,翟家如果能安全脱身,那么翟正椿的钱还能保护这个已经注定失去双腿的女儿一辈子衣食无忧。

可是如果翟正椿被双规坐牢去了,那么翟月这辈子就真的完了,说一点不迁怒沈书意那也是不可能的,可是如今的形势摆在这里,翟正椿知道自己想要脱身,翟月的后半辈子,这些都必须靠着沈书意帮忙,说到底翟月这事也算是咎由自取,就算真的是被沈书意给害的这么凄惨,翟正椿也只能认命。

“翟月能知道银行的一些机密吗?”沈书意询问的看向翟正椿,翟月的事情抛开不说,翟正椿目前最大的麻烦就是抢劫银行的罪名,而之前几个劫匪都失踪了,山上的狙击手在反抗过程里被童瞳和陆纪年给击毙了,也算是死无对证,可是翟月和几个绑匪的通话记录还有短信却都被人匿名给送到了纪委,而也是因为翟月,所有人都怀疑幕后黑手其实是翟正椿。

“小月能知道什么?被人利用了而已,只怕是丁国知道我要离开,过去那些罪名都会推到他头上,所以他这才先下手为强!”翟正椿叹息一声,满脸的疲惫之色,官场就是如此,一步错,满盘皆输。

他原本是想着等自己离开n市之后,再让其他人收网,将丁国这个银行行长拿出当替罪羔羊,而且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去了国外,再怎么闹也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可是就因为这么迟疑了一下,丁国却先下手将自己给陷害进去了。

谭宸一直沉默的站在一旁,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他一贯懒得理会,也讨厌这些权利的争斗,谭宸更喜欢依靠拳头和势力说话的军区。

可是因为谭亦要插一脚进来,连累沈书意也只能跟在里面忙活,这会谭宸冷着脸,对于谭亦这个弟弟倒是第一次生出了不满,否则这会他还可以和小意出去走走,今天天气终于凉爽了。

“如果丁国和蒋海潮合作,那些绑匪只怕都是专业级别的人,有可能是一些退伍的军人,想要找到证据不容易,而目前的证据对你非常不利,翻案太难。”实话实说,沈书意并不是怕了蒋海潮,而是这个男人在警备司令部,掌权多年,手里肯定能找到一批好手给自己办事,而且翟月又被他们给利用了,翟正椿如果真的死咬着这一切和自己无关,那么被抓坐牢的人那必定是翟月了,所以翟正椿目前的状况绝对是进退两难。

“你让我替你们扳倒蒋海潮?”一瞬间,翟正椿表情陡然之间锐利起来,目光刀子一般看向微笑的沈书意,她才大学毕业,明明该是才进入社会,什么都不懂的菜鸟,或许清高,或许自大,或许在咬着牙逐渐适应这个现实的社会。

可是此刻的沈书意给翟正椿的感觉太精明太老练,比起自己在官场多年的老人丝毫不逊色,不动声色的为自己打算,可是最关键的是,即使沈书意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却丝毫不会让人感觉到厌恶,她的眼神和平静,表情坦然,这是一个让人无法拒绝合作的人,即使她是如此的年轻。

“不算是吧,我对这些也没有什么兴趣,我只是一个商人,不过这件事既然蒋海潮插手了,要脱罪只能从源头开始做起。”沈书意笑了笑,谭亦绝对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人还在国外,竟然就算计着将翟正椿手里所有的人脉和关系都拿走了。

沉默了大约半个小时,翟正椿抽了三支烟,慢慢的将烟蒂按灭在烟灰缸里,看了一眼平静站在窗口的沈书意,站起身来,狠狠的抹了一把脸,“好,我将我所有的人脉和关系都给你,不过你要替我照顾小月,给她最好的照顾,如果可能的话,尽快让小月和你姨妈先离开去美国。”

“可以。”沈书意点头答应下来,不管是谭宸还是谭亦,包括关煦桡他们在n市的势力还是太薄弱,虽然沈书意后面有莫家,谭宸背后有谭家,可是有些事有些人掌控在自己手里那才是真正的势力,靠着家里人的帮忙终究不是长远之计。

翟正椿也没有再矫情什么,快速的写了两个电话号码给了沈书意,这是他最后的也是最信任的两个人,如今交出去了就真的什么也没有了,可是想到翟月还在医院里,翟正椿叹息一声,自作孽不可活,小月如果不是还偏执的要去暗算沈书意,怎么会落到这样的下场和地步!

看守翟正椿的人还是态度恭敬的送谭宸和沈书意出门了,毕竟翟正椿目前可是重要的嫌疑犯,有资格能探视他的人至少是市长一类的人,倒不是说沈是意和谭宸就有这个职位和权力,但是他们至少有这样的关系,看守的人自然不敢得罪。

“下次让谭亦自己派人处理这些事。”出了老旧的老公寓楼,谭宸霸道的一把握住了沈书意的手,还是面瘫着峻脸,可是这语调怎么听都不对味。

“你这是吃醋了?”错愕着,沈书意快速的扭头看着板着脸的谭宸,只感觉这个原本看起来如此可靠的男人,竟然再次露出这么幼稚的一面,绷着脸,寒着嗓音,就像是被抢走了心爱玩具的大男孩,可是这样直白的被人在乎被人重视的感觉却如同电流一般直击人心,让沈书意心里头甚是温暖,只是脸上的笑容却显得有几分揶揄之色。

吃醋吗?其实谭宸倒没有,对自己和沈书意的感情他是绝对放心的,更何况他知道沈书意帮谭亦也只是因为自己的关系,沈书意对权力对财富并没有**,她从来都把握的很好,钱够用就行,有几个能帮上忙解决麻烦的朋友就可以了,沈书意其实真正想要的是平静的生活,可是却总是因为一些人一些事被扯到权力的争斗里。

可是看着沈书意笑弯了一双眼,笑靥如花,带着轻松和调侃之色,谭宸倒是点了点头,却见沈书意眼中的笑意加深,便感觉偶然被误会也没有什么,小意高兴就好。

“谭亦是你的弟弟,再说了蒋海潮也是因为我们的关系而成为敌人,总要解决了,否则日后我们可没有安生的日子过。”看了一眼四周,沈书意快速的在谭宸的脸上亲了一下,“我最在乎的是你,别乱吃醋了。”

“嗯,以后回北京去。”握紧了沈书意的手,谭宸突然感觉回北京城也不错,有谭家的关系在,没有人会惹到小意,也没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汽车直奔医院的方向而去,沈书意也么有矫情的要买什么花和水果去看望翟月,翟月变成这样,沈书意说不上是同情还是什么,只能说翟月这绝对是咎由自取,自己作死,甚至还连累了父母,不管翟正椿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可是他身为一个父亲绝对是合格的。

下了车,谭宸又恢复了面瘫脸,可是进入医院之后,谭宸原本的冷脸却显得气势十足,眼神冷酷而充满了杀气,四周的医生护士和病人家属都不由好奇的看了过啦,毕竟这股骇人的气势再加上谭宸的冷脸怎么看都像是来报仇的而不是来看望病人的。

“我这不是没事嘛,你别绷着脸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来报仇的呢。”沈书意不得不拉了拉谭宸的大手,他这模样自己看了都有点发憷。

“我倒更想亲手废了她!”冷沉着嗓音,谭宸一想到翟月再次对沈书意动手,眼神冰冷的都能冻结一切,只断了双腿还是便宜她了!这样的女人死不足惜。

看着谭宸那毫不掩饰的杀气,沈书意哭笑不得的将谭宸给留在了走廊外,“我进去看翟月就行了,不管如何,也算是答应翟正椿了,你就在这里等我一下,最多二十分钟我就出来。”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