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4章 尴尬清晨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4    作者:吕颜

天蒙蒙亮,沈书意从睡梦里醒来,一想起昨晚上因为被翟月打了一针药剂,结果将谭宸直接给扑倒在地的事,沈书意的脸慢慢的烧了起来,一幕一幕暧昧而显得很是放dang的场面回想,让沈书意哀嚎一声,“我没脸见人了!”

“小意?”从睡梦里惊觉到沈书意的苏醒,谭宸声音带着初醒的沙哑和低沉,习惯的抬手揽了揽睡在自己怀抱里的沈书意,睁开眼,带着才入睡不到几个小时的困顿。

“你为什么不拦着我?”直接一个翻身,沈书意压在了谭宸的胸膛上,气势汹汹的开口,睡的够了,沈书意这会越想越感觉臊的慌,她要是和谭宸单独关上门滚床单也就滚了,可是昨天那可是车zhen!

“继续睡。”谭宸睡眠严重的不足,大手拍了拍沈书意的后背,将人亲昵的揽在了怀里,看了一眼窗户外,天色还很早,之前沈书意的状况明显不对,绝对是被下了药的,谭宸将人送回揽月苑之后,医生就过来了,还是莫家派过来的医生,给沈书意做了抽血化验。

还好,翟月的药只是药性强了一点,并没有什么副作用,所以谭宸这才放下心来,给沈书意洗了澡,将人抱到了床上,可是谭宸还有不少后续的事情要处理,而莫念也不知道怎么得到了消息,大半夜的上门和谭宸打了一架,所以这会才六点,但是谭宸是四点不到才睡的,之前的一天一夜又是和沈书意在床上渡过的,这会睡眠是严重的不足。

“后来怎么样?翟月呢?”丢脸也丢过了,沈书意软绵绵的趴在谭宸的胸膛上,双手抱着她的腰,灼热的脸蛋贴着谭宸的胸膛,听着那一声一声沉稳的心跳声,倒也没有感觉太丢脸,反正自己是被下了药的。

“废旧的仓库外安置了炸弹,我们将那些狙击手给击毙之后,蒋海潮的人远程遥控引爆了炸药,翟月一双腿废了,人还在医院重症监护室,翟正椿涉嫌银行抢劫案,被纪委和公安的联合小组给双规了。”谭宸大手轻轻的拍着沈书意的头示意她继续睡,他也是因为处理这些事,所以才忙到凌晨四点才睡。

沈书意沉默着,这样的结果和她料想的差不多,抬头看着闭着眼睛,冷沉着面瘫脸的谭宸,黑暗里,依旧看的清楚,所以谭宸眉宇之间的倦累和疲惫,让沈书意不由的心软起来,声音也低了很多,“你快睡吧。”

“嗯。”的确困的很了,谭宸抱着沈书意,片刻之后就进入了沉睡里,而沈书意倒是一点睡意都没有,身上干爽的很,事后肯定是谭宸给自己洗了澡,而且还换上了睡衣,第一次倒是有些的尴尬,这会听着谭宸那沉稳的呼吸声,感觉到他的气息萦绕在鼻尖,沈书意倒也没有什么羞赧和尴尬了。

蒋海潮还真的够狠的!连翟月都利用上了,而且还是将翟正春给拖下水了,只怕这其中也有周家的功劳,沈书意这会睡不着,所以将事情前前后后的又想了想。

按理说,翟月即使能拿到一点机密的资料不奇怪,但是翟正椿行事小心谨慎,又在这么紧要的关口,翟正椿虽然没有防备翟月,但是一些机密的东西也不可能这么麻痹大意,而且银行当天可是被抢走了不少钱,毕竟是要下班的时候,银行一天的交易额都在,这可是一笔巨款。

黑暗里,沈书意无声无息的笑了起来,眼睛里闪过一丝锐利和精明之色,蒋海潮利用翟月将翟正椿拖下水,也利用翟月来当替罪羔羊报复自己,可是从银行里抢走的钱,只怕蒋海潮也不会放过,谭亦安排的人想要顶上翟正椿的位置,那么翟正椿就不能这么被双规诬陷了。

扭头看了一眼窗户外,天色明亮了一点,谭宸依旧睡的沉,眼下有着显而易见的黑眼圈,沈书意动作轻缓的掀了被子下床,看着谭宸峻朗的脸庞,即使睡着了,这五官依旧没有舒缓,看起来依旧是有棱有角的冰冷。

弯下腰,低头在谭宸的薄唇亲了一下,沈书意这才心满意足的洗漱去了,客房这边倒没有什么动静,毕竟才六点半不到,熬了粥,时间充足,沈书意又煎了鸡蛋饼,顺便炒了个京酱肉丝当配菜。

听到客厅里的脚步声,沈书意放下豆浆机,走出来一看,却是谭骥炎冷酷着峻脸从楼上下来了,穿着居家服,峻冷的脸庞依旧威严峻寒,不过看到沈书意,倒是柔软了不少,“这么早起来了。”

“是啊,谭叔,你坐一下,早餐一会就要好了。”笑的有点尴尬,面对谭宸沈书意倒是破罐子破摔了,可是面对谭骥炎这个长辈,一想到昨天自己的开放,沈书意快速的又将身体缩回了厨房继续打豆浆。

谭宸这个臭小子到现在还不起来!谭骥炎不满的看了一眼楼上,果真是不会疼人的闷性子,要是哪天谭家未来的儿媳妇跑了,看这个臭小子还敢不敢睡到日上三竿都不起来。

坐在客厅靠窗的椅子上,谭骥炎拿起早上的报纸看了起来,突然,神色一变,报纸上,赫然披露的头版头条竟然是《毒品泛滥,数百人吸毒致死,其中疑似有惊天机密!》

这篇报道的文笔很是老练,还配了好几张图片,也有死者家属的控诉,乍一看绝对能引起普通大众的同情和共鸣,可是谭骥炎将注意力放到惊天机密这里,报道里含沙射影了指出来n市和周边几个城市毒品泛滥的源头是在于官方的不作为。

而政府这边之所以不作为,完全是因为军方高层有人涉嫌到了毒品买卖,利用手里的权力给毒贩子撑起保护伞,谋取巨大利润,而导致毒品泛滥,数百人死亡,所以这里并没有明确的证据,但是谭骥炎知道这是冲着谭宸和莫家来的。

站起身来,谭骥炎拿着报纸直接上了楼,主卧房里,沈书意在楼下厨房里做早饭,谭宸还在睡着,谭骥炎开门走进来的瞬间,床上补眠的谭宸立刻就惊醒了,可是太困之下倒是没有睁开眼,已然听出脚步声是谭骥炎。

“起来!”冷声的开口,谭骥炎毫不客气的将被子给掀了起来,而床上,谭宸蓦地睁开眼,冷漠着黑眸,不满的看着扰人清梦的谭骥炎。

“什么事?”同样是冰冷漠然的声音,谭宸眉头蹙了起来,睡眠不足,若是被沈书意叫醒,谭宸自然不会有什么起床气,但是被谭骥炎这个父亲给掀了被子,谭宸直接黑了面瘫脸。

“还有心思睡觉。”冷哼一声,谭骥炎将手里的报纸丢了过去,这个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小瞳现在在外面都不和自己亲热了,所以谭骥炎绝对不承认他是被之前谭宸和沈书意秀恩爱给醋到了,所以这会没事找茬来了。

快速的将报纸上的报道看了一下,谭宸随手将报纸丢到了床头柜上,这会也是睡不着了,所以直接起身,懒得理会一旁闲得无聊来找茬的谭骥炎,直接进了浴室洗漱去了。

片刻之后。

陆纪年依旧习惯爬窗户进来,毕竟一楼这边还有高手,不过潜伏的高手只有一个人了,可是当推开窗户,跳进卧房,对上谭骥炎威严冷峻的脸庞时,陆纪年直接傻眼了,“谭先生,早。”

“早。”面对外人,谭骥炎一贯都是沉默寡言的,冷声的应了一句,起身向着卧房外走了过去,峻冷的面容,修长伟岸的背影,若不是知道他是谭宸的老爹,陆纪年绝对以为这个男人最多也就三十来岁,正值壮年。

这是小意的房间吧?自己没有爬错窗户吧?跟在谭骥炎后面,压力巨大的陆纪年看了看卧房,的确是主卧室,他之前还来爬过窗户。

而当出了卧房的门,走廊里,童瞳和谭宸从客房出来时,陆纪年看了看走在前面的谭骥炎,突然感觉自己一定还没有睡醒!否则为什么小意的房间里是谭先生出来的,而谭宸竟然和童……阿姨一起出的房间!世界果真玄幻了。

谭宸没有睡好,所以脸色倒是不太好看,冷眼看着一脸表情怪异的陆纪年,直接向着楼下走了过去,谭骥炎和童瞳也一起下了楼,让还在走廊里被无视的陆纪年继续风中凌乱着。

厨房里,沈书意这会刚好将早餐都准备好了,厨房也收拾了出来,就看见陆纪年同手同脚的走了过来,俊逸的脸上表情格外的扭曲。

“沈丫头。”三两步上前,陆纪年快速的揽过沈书意的肩膀让人带进了厨房,面色无比的严肃而凝重,“你昨晚是睡主卧?”

“你问这个做什么?”沈书意眉头一挑,怀疑的看着总没个正经的陆纪年,他这表情倒是扭曲的有点诡异,让沈书意更是怀疑起来。

一分钟之后。

沈书意呆呆的看着一吐为快的陆纪年,同情的收回目光,指了指他的身后,陆纪年机械的回头,背后,一大一小两座冰山男人,脸上表情阴森的骇人。

三分钟之后。

院子里,陆纪年大字型的躺在草地上,一动不动的看着湛蓝色的天空,俊脸狠狠的绷紧,结果扯痛了嘴角,让陆纪年痛的嘶了一声,果真是父子!下手一样的阴一样的狠!

“小意,你说陆纪年得多想不开,才会同时招惹谭骥炎和谭宸。”童瞳站在窗口,捧着碗,同情的看着大清早被揍的很是凄惨的陆纪年。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