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章 自作自受 下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3    作者:吕颜

为了验证自己的猜测,沈书意在翟月再次逼近的时候,再次向着左侧挪动着,眼睛状似不经意的扫过窗户外,果真再次看到了狙击手的瞄准镜反射的太阳光。

“翟月,你要是真的敢动手,你以为莫家会放过你吗?你们翟家还想顺顺利利的离开去国外吗?”镇静下来,沈书意慢慢的开口,冷笑的看着被激怒的翟月。

天色已经晚了,所以沈书意需要拖延时间,有狙击手在,再想到那些劫匪身上都绑着炸弹,沈书意也担心仓库外面也有炸弹,这会倒不敢轻举妄动了。

“你以为我会怕?”冷笑一声,眼神早已经扭曲,翟月猛然的上前,对着沈书意狠狠的甩了一巴掌,听着清脆的巴掌声,不由畅快的笑了起来,“等一会我的人过来了,沈书意你就好好享受吧,而等到后天我就要离开中国了!”

所以翟月才如此的不甘心,既然要走,那么在走之前一定要狠狠的报复回来,否则她这辈子都不甘心,而当神秘人将一个手机丢到她的卧房,翟月接了电话这才知道有人想要抢劫银行,而作为翟月帮助他们的代价,他们会替翟月将她的仇人沈书意给抓来。

没有任何的迟疑,翟月立刻就答应了,她虽然不能离开翟家的别墅,但是在别墅里倒是活动自由,而且这几天翟正春正忙着退出,所以书房有些的乱,有些机密的东西也就被翟月给翻了出来,其中就包括了翟正椿的笔记本电脑。

沈书意舌尖顶了顶被打的左边脸颊,这一点痛她倒是不在意,翟月的恶意羞辱,沈书意也无所谓,她更担心的是暗中的狙击手,和翟月合作,只怕抢银行是幌子,真正的目的是为了抓自己,或者说也为了抓谭宸!

不过前后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谭宸也该找到这边了,沈书意压下心里头的不安,再次瞄了一眼窗户外,狙击手还在,或许不仅仅是为了瞄准自己,也可能是为了瞄准谭宸,蒋海潮可能是想要在报复之后,将一切的罪名都推到翟正椿身上,毕竟这件事翟月就插手了,翟家想要摆脱干系只怕没有这么容易。

谭宸没有过来,沈书意不敢乱动,狙击手一直潜伏着,不过当门外再次有汽车刹车声传来,而四个流里流气,一脸猥琐的乞丐走进来时,沈书意看着翟月狂喜的脸,和她手里头的针筒,忽然明白里面会是什么药剂了。

“这是催qing的药?”沈书意嗤笑一声,故意挑衅着翟月,如果真的是,沈书意也就认了,大不了等谭宸过来了将人给压起来,但是如果是有危险的药,沈书意倒不敢冒险,即使有狙击手,她也要搏命一次。

“放心,这可是佟宝当初搞来的好东西,没有任何毒副作用,会让你欲仙欲死的!只怕四个男人都满足不了你!”翟月得意的大笑起来,扬起手里的手机,“我会将你的照片都拍下来,放出去,让大家知道你淫dang的一面!”

认了!沈书意低头看着胳膊上被扎上的针筒,她可以第一时间避开狙击手的枪口,但是学姐还晕厥在椅子上,所以她不能冒险。

药物被注射进了身体里,慢慢的,发热的感觉逐渐的明显,心跳加速了不少,脑子也有一瞬间的晕眩,沈书意闭着眼,并没有看眼前四个乞丐般的男人那手在腿将上下活动的低俗一面,而翟月唯恐报复的不够尽兴,又拿了几支药出来丢给了四个她特意照过来的乞丐。

只是催qing药,沈书意判断了药性,这才彻底放下心来,而废旧的仓库里,四个奇怪呼吸的声音越来越急促,不过因为受雇于翟月,这会没有她的命令倒也不敢乱动,只是眼神越来越赤红,贪婪的目光看着昏厥的南宫晚和看起来太过于冷静的沈书意。

“还等什么,还不过去!”翟月大声的开口,站到一旁,拿着手机对着沈书意录像着,她原本是想要看沈书意承受不住药剂的作用,像一条母狗一般的发qing,可是等了快二十分钟了,四个乞丐男人眼神越来越不对劲,其中一个人甚至已经发泄出来了,而且他们的目光不单单是看着沈书意,甚至也瞄向了自己,翟月心里头突的一下,有些的害怕,所以急促的开口。

南宫晚已经醒了,被解开绳索之后,看了一眼沈书意,倒也冷静了下来,不过当眼前一个满是恶臭,直接裸着下半身的乞丐过来时,南宫晚直接抡起椅子猛然的砸了过去,砰的一声,男人直接被砸到在地。

沈书意也活动着手腕,站起身来,不动声色的靠近了气喘吁吁的南宫晚,和她快速的避到了安全区域,离开了狙击手的射击范围,冰冷着眼神,冷傲的看着走过来的三个男人。

或许是沈书意的眼神太冷,那种满是杀机的冰冷眼神,让三个男人猛然的停下了脚步,粗重的喘息着,手还杂不停的活动,可是因为乞讨多年,所以他们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一眼就看出了沈书意的可怕,那种平静背后,隐匿的可怕和强大,如同那些野兽一般,看起来只是冷静的站在一旁,可是随时会发动强烈的攻击,一击必杀。

“你们还等着做什么?不想要钱了吗?”翟月一看四个乞丐,其中一个人被南宫晚给砸晕了,半天没有爬起来,另外三个人去停在了沈书意的两米远,一动不动,气的翟月猛的从包里拿出之前说好的一万块钱。

看到钱,又看到了拿着钱的翟月,三个乞丐粗重的喘息着,眼神满是无法压抑的狂暴和**,突然的,其中一个男人低吼一声,一把向着翟月扑了过去,钱他们要了,人他们也要了。

“学妹?”呆呆的一愣,南宫晚猛然的抓紧了沈书意的手,却感觉到烫的吓人,南宫晚不由担心起来,而不远处翟月的尖叫声,和三个男人的兽欲,让南宫晚皱紧了眉头,此刻,她们也是自身难保,但是看到翟月被这样凌辱,却也有点于心不忍,只是虽然有点同情,南宫晚却没有任何举动。

“跟着我离开!”如果只是翟月一个人,沈书意不介意以怨报德救下翟月,可是暗中还有狙击手,沈书意不准备冒险,冷着声音,呼吸微微的急促,浑身上下的肌肤如同又羽毛在轻轻的刷着,难耐之下,只能靠强大的意志力支撑着。

翟月只有一个,可是想要一逞兽欲的乞丐却有四个人,所以当药性完全发挥出来,其中一个乞丐不受控制的向着沈书意和南宫晚扑了过来,甚至不再惧怕沈书意那肃杀冷血的眼神。

随后抄起地上的一根棍子,太长,两米多,不方便动手,沈书意看着冲过来的乞丐,突然横手向着棍子中间劈了下去,咔嚓一声,棍子被劈成两半,倒像是双节棍。

乞丐的脚步猛然的停了下来,粗重的喘息着,眼睛发红,已经压制不住药性催出来的兽yu,但是沈书意这一手,却让乞丐忌惮着,依靠着最后一点的自制力,猛然的转过身来,再次向着翟月扑了过去。

靠着墙角挪动着,在碰到窗户的时候,矮着身,沈书意快速的拉着南宫晚向着门口挪移着,而一旁被四个乞丐给压住的翟月将尖利的叫了起来,可是刚叫出一身,嘴巴却再次被堵住了,让人作呕的味道,让翟月痛苦的挣扎着,可是敌不过身上的八只手。

“小心,紧紧跟着我!”呼吸急促着,吐出来的气体都带着灼热,沈书意的脸也在药性之下泛红了,可是强大的危机之下,她的神经绷的紧紧的,瞄了一眼之前狙击手潜伏的位置,带着根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不过却同样高度警惕的南宫晚慢慢的挪动着。

南宫晚不知道沈书意在防备什么,翟月的痛苦也近在眼前,南宫晚看得出沈书意绝对有办法救人,可是她却似乎在忌惮着什么,连走路了都是如此的小心谨慎,南宫晚知道自己这会是个累赘,所以听话的跟着沈书意挪动着步伐。

“上车,趴在车厢里别动!”打开了翟月的车子,一把将南宫晚给推了进去,沈书意快速的滚到了车子底下,仔细检查起来,防止车子上被转了炸药。

趴在车厢里,南宫晚听到沈书意的话,眼睛滴溜溜的转动着,细细的看着车厢里,也摸了摸座位下面,压低了声音,“学妹,什么东西都没有。”

车底下也没有东西,沈书意摩挲到了驾驶位这边,快速的打开车门人也进去了,弯着腰,仔细检查着车子前面,却也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地方,刹车什么的也都没有动过,翟月的车子没有被动手脚,松了一口气。

沈书意突然发动汽车,速度快的让后座没有防备的南宫晚狠狠一头撞了过去,鼻子立刻被撞红了,两管鼻血刷的一下流了出来,南宫晚用力的抓住了车子的座椅,却也不敢起身,依旧趴在车厢里面。

汽车速度很快,呈现着s形的线路防止被狙击手瞄准,渐渐的,翟月的声音远了,狙击手也没有任何动作,沈书意正诧异着,突然,前面有几辆车快速的开了过来,熟悉的车子让沈书意猛然的踩住了刹车,人趴在方向盘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小意,你没事吧,放心,狙击手已经解决了。”童瞳快速的下了车,直奔沈书意的车子而来,拍了拍车窗,当她和谭宸还有谭骥炎他们过来时,身为狙击手,童瞳第一时间就感觉被人给盯上了。

容温直接带着自己的保镖,还有关煦桡和陆纪年过去解决狙击手了,谭宸和童瞳还有谭骥炎三个人过来救人,因为狙击手没有解决,他们也不能轻举妄动,这会刚收到容温他们的消息,开车过来了,结果就碰到了沈书意的车子了。

“小意?”谭宸刚开口,皱着眉头,神色阴沉的看着沈书意不对劲的脸色,可惜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沈书意却突然从驾驶位蹿了出来,一把扑向了谭宸。

没有防备之下,谭宸直接被扑倒在地,而沈书意虽然忍的难受,不过一只手还是护向了谭宸的后脑勺,她若是不这么做,谭宸估计只会任凭自己的头砸在冰冷的地面上。

灼热的唇直接堵住了谭宸的薄唇,那股压抑的热浪这一刻如同火山喷发一般,根本就压不住了,所以沈书意脑子里那紧绷的弦啪的一下断裂了,药性太强,忍到现在几乎都是身体的极限,毕竟是佟宝他们弄来的好药,药性极强,而且没有任何副作用,否则佟宝他们这些少爷也不敢用。

童瞳呆傻的愣住了,眨了眨眼,回头看向一旁的谭骥炎,她从来不知道小意还有这么热情似火的一面,这还是在外面,竟然就这么压倒谭宸了!

这个臭小子还真有福气!谭骥炎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谭宸,绝对不是羡慕!打开车门,看着从后座爬出来,鼻子被撞红的南宫晚,再看了看地上的拥吻的抱在一起的两个人,“我们先上车。”

“不是吧?谭宸这也太猴急了!”陆纪年直接叫了起来,刚解决完了狙击手,原本还是准备过来支援的,可是相隔大约十米远,那车子上下颠簸震动着,陆纪年眼珠子都要瞪掉下来了。

谭宸哥这也太……关煦桡温和的表情也破裂了,呆呆的看了一眼,随后收回目光戒备着四周,虽然狙击手解决了,但是也担心暗中还有其他埋伏,这会谭宸哥和小意只怕根本没有精力戒备暗中可能出现的危险。

汽车的空间太窄小,谭宸直接将座椅放了下来,看着坐在自己腰腹上的沈书意,粗喘的气息之下,狠狠的压抑着渴望,“要去医院吗?”

“没事,没有副作用!”脸已经完全的潮红,眼神也有些的迷离,沈书意再次低下头,一口咬在了谭宸的咽喉处,自己都这么难受了,这个面瘫脸竟然还能忍住!之前的一天一夜,让他忍的时候,他倒是一点不客气的将自己折腾过来折腾过去。

沈书意急促的喘息着,双手直接将谭宸的衣服给扯开了,小手急躁的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挪动着,可是药性让四肢无力,之前因为狙击手又精神高度紧绷,所以这会沈书意根本就像是服了肌肉松弛剂一般,虽然她很想压倒谭宸,但是那力气小的也只能抱住眼前的人。

“别动,我来,不要受伤了!”谭宸同样压抑着,拉住了沈书意四处放火的小手,将人抱了抱,吻住了那不满的翘起来的红唇,车厢里气息越来越炽热……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