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章 自作自受 上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3    作者:吕颜

第二天,下午,距离沈书意被吃的干净已经过了一天一夜。

“你这是纵欲过度?”虽然很不好意思开口,可是看着沈书意揉腰的动作,南宫晚噗嗤一声笑了起来,同情无比的拍了拍她的纤腰,毫不意外的听到两声呻吟声,纵欲过度的结果就是腰都酸软了,被这么一拍,说不出来的难受。

“学姐,你别太高兴。”沈书意哼哼两声,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瞄了一眼幸灾乐祸的南宫晚,貌似容叔可是单身了这么久了,所以……沈书意眼神愈发的邪恶,不怀好意的笑了起来。

“喂,你这是干嘛?笑的我毛毛的?”南宫晚搓了搓手臂,危险的感觉席卷而来,让她很是戒备的看了一眼驾驶位的沈书意。

“没事。”微笑的开口,沈书意发动车子离开了,不过这一次为了顾及到南宫晚,所以车速倒没有飙的很快,当然,沈书意打死不愿意承认被谭宸知道她又开快车的话,肯定会再次将人从里到外的给吃个干净!

南宫晚侧过头瞄了一眼沈书意,眉眼之中的春色和幸福压都压不住,而露在领口的白嫩脖子上,依稀还可以看见青紫的暧昧吻痕蔓延到了衣服下面,只是露在外面的肌肤就有这么多的痕迹,南宫晚用脚趾头想也知道只怕衣服下面的痕迹更加可观。

“我打了你一天电话都是关机,你们该不会真的在床上滚了一天一夜吧?”南宫晚笑眯眯的开口,娃娃脸上满是好奇之色,比起柏斯然那个渣的不能再渣的男人,谭宸那个面瘫一看就是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不过这么纵欲,南宫晚同情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貌似不是一般人能吃得消的。

虽然没有滚上一天一夜,但是从沈书意这会下午出门,腰还酸痛,腿还有点打弯的趋势来看,其实也相差不远了,这一次沈书意算是明白为什么说男人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就连谭宸这么自制的面瘫脸,在床上的时候那根本就是禽兽啊,而且还是失去理智的禽兽。

又是啃又是咬的,煎鱼一般,将她是翻过来翻过去的折腾,以前沈书意看电视电影小说,即使说折腾一晚上,那也都是变着花样来的,好吧,谭宸那个面瘫脸绝对没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所以就两种姿势,不停的做做做!

做到最后,沈书意都直接累的昏睡过去,结果醒来之后,好不容易在浴室里洗了个清爽,结果,谭宸竟然又有反应了!而且还一脸隐忍的模样,绷着峻脸,让沈书意都感觉自己多么的狠,将自己男人给饿到几乎要化身为狼的地步了。

然后的然后,等从浴室出来,沈书意倒是又清爽了,不过这已经洗了第二次,直接被谭宸给压在浴缸里,狠狠的折腾了两次,终于受不了的将人一脚给踹下床,跌撞着将谭宸给推出门,反锁之后,沈书意这才蜷缩到床上好好的睡了几个小时,结果睡醒之后就接到了南宫晚的电话。

“羡慕啊?容叔可还没有结婚呢?”脸微微的有点热,沈书意笑着揶揄着坐在副驾驶位的南宫晚,以前她以为结婚生子,其实也只是为了完成一个女人的任务一样,毕竟大都人是都要结婚生子的。

找一个能谈得来,价值观差不多的男人,相处久了自然也会有感情的,即使不到轰轰烈烈的地步,但是也会扯了证住到一起,共同抚养一个孩子,一辈子就会刷的一下过去了。

可是在遇到谭宸之后,沈书意才突然顿悟原来爱上一个人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好,见不到会思念,见到了会想要黏在一起,相拥而眠,甚至冒着油烟做法,宁愿手粗糙了去洗衣服做家务,这却也是一种说不出来的幸福,心甘情愿。

“容大叔?你没有感觉大叔身份太高了吗?”南宫晚头摇的拨浪鼓一般,她就一个普普通通,平平常常的人,遇到柏斯然这个渣男已经够无奈的了,南宫晚想起容温俊雅却显得清冷的脸,大叔这样的好男人只可以拿来瞻仰,偶然幻想一下的,但是真的走到一起,南宫晚可没有这个打算,也不敢有这样的打算,她什么身份,大叔什么身份,南宫晚可以知道的清楚。

沈书意诧异的一愣,回头看着南宫晚,她以为学姐并不在意这些的,否则怎么会一点都没有感觉到压力,和容叔相处起来倒是很平和随意的,却没有想到南宫晚竟然也会在意着身份门第。

“因为没有所图,所以才能当朋友一样的相处啊。”笑了起来,南宫晚抿了抿红唇,虽然感觉放弃容大叔这么好的男人,的确有点可惜,甚至还会感觉到一丝瑟瑟的钝钝的难受,但是人贵有自知之明。

沈书意收回目光并没有再说什么,感情的事情从来不是外人可以插手介入的,而且容叔太清冷,也没有真的对学姐有什么特别的照顾,不过如此一来,沈书意倒也明白为什么为什么南宫晚补办身份证和银行卡出了问题时,没有选择找容叔而是等了一天才找自己帮忙。

因为柏斯然暗中的下黑手,所以南宫晚装有手机和银行卡还有证件的包给弄丢了,原本这些证件都是沈书意帮忙让莫家给弄的假证件,但是夏家翻译的工钱可都是打到了银行卡上来的,所以南宫晚只能重新补办,可是因为柏斯然暗中的搅和,再加上这些证件也都是假证件,最后南宫晚只能让沈书意帮忙来银行补办。

这年头有人有权就好办事,柏斯然虽然权力不小,但是毕竟他的地盘是a省,在n市这边,莫家的势力可是大了很多,更何况有了翟正椿的帮忙,沈书意和南宫晚刚过来,银行的经理就热情的接待着两人,完全没有了之前南宫晚一个人过来办事时的冷淡态度。

“没有关系,麻烦龚经理帮我复印一下证件了。”沈书意微笑的开口,和南宫晚就在这边等着,突然的,当银行电动卷闸门向着降的时候,沈书意表情一变,迅速的将一旁的南宫晚快速的拉了起来,推到了角落的绿色盆栽后面,一米多高的圆柱形花盆,再加上绿油油的植物职业的遮挡,完全将南宫晚的身影给挡住了。

“不许动!”劫匪来的很快,脸上都带着各种恶魔化的面具,有的是僵尸的造型,有点是吸血鬼的造型,让原本就被吓到的银行众人更是心生恐惧!

“是都不许动!不许报警,如果警察来了,我们立刻就引爆!”三个劫匪迅速的冲到了柜台前面,手里的枪手对准了柜台后的银行工作人员。

而其中一个人快速的拉起了t恤衫的衣摆,露出绑在腰上的炸弹,右手拿着手枪,左手拿着一个引爆装置,让原本想要趁机按响警报器的银行职员满脸冷汗的将手颤抖的收了回来。

银行的电动卷闸门慢慢的降到离地面还有一米左右的高度停了下来,沈书意双手抱着头,快速的瞄了一眼卷闸门外,停的是一辆武装押运的车子,目光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这个时间段银行也快要下班了,所以即使突然关了门,过路的行人也不会注意到什么,这些劫匪是踩着点在银行快要下班的时候过来的。

“所有人都不许动,谁报警,只要听到警笛声,大家一起死!”震慑住了银行的职员之后,身上帮着炸弹的劫匪快速将腰间的炸弹露给了在场的所有人看,凶神恶煞,加上手里头举着枪更是慑人。

按理说这些绑匪为了钱,说会引爆炸弹,很有可能只是吓人的噱头而已,毕竟炸弹一爆炸,不单单是人质会死,这些劫匪也都会死,可是这样的情况之下,却没有一个人敢报警,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劫匪真的疯狂的引爆炸弹呢?再者抢的也是银行的钱。

“我们只是为了钱财,不是为了杀人,所以大家老实一点,我们马上就走,谁也不会受伤,否则的话……”带头的男人阴狠的开口,阴森一笑,手里的枪猛然的对准了天花板上的灯,子弹射出,还亮着的白炽灯啪的一声被子弹给打灭了,玻璃哗啦一下飞溅开来,让所有人都知道这些劫匪不是说的玩着,他们手里有枪,真的敢动手杀人。

电动的卷闸门只关到了大约一米来高,所以除非外面有人会蹲下身来向着银行里看,否则绝对不会知道银行里有劫匪,而银行里的人质唯恐劫匪真的会引爆炸弹,所以谁也不敢报警,谁也不敢反抗,即使劫匪根本没有将手机给收走,也没有人敢在持枪劫匪拿着手枪的时候报警,或者偷拍。

对着南宫晚摇摇头,沈书意一眼就看出劫匪身上的炸弹是真的,如果他真的按下引爆器,只怕所有人都要丧命在这里,这些劫匪估计是为了钱将自己的老命都豁出去了。

快要下班了,银行还没有扎帐,不过一天的交易金额都在这里,钱真的有不少,在枪的威逼之下,所有的钱都被拿了出来,装到了劫匪带来的几个大行李包里,而因为有炸弹的威胁,不单单是人质不敢乱动反抗,银行里的职员也不敢报警反应,否则炸弹一响,所有人都得死,估计劫匪也是掐准了中国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怕事心理,才敢用这样的狠招。

所有人都将呼吸放慢了,只期盼着这些绑匪抢走了钱之后立刻就离开,可是却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暗中偷偷报了警,当绑匪即将钱都丢到了外面的车子上,要离开的银行,众人都松了一口气,感觉死里逃生的时候,突然的,警笛声响了起来。

“谁报得警?”愤怒的低吼着,一个劫匪拿着枪,阴冷的目光看向瑟瑟发抖的众人,透过面具,那森冷的眼神阴狠的吓人。

“快走,警察就要过来了!”外面的劫匪催促着,估计也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人敢报警,可是警笛声越来越近,劫匪看了一眼银行里惊恐的众人,“抓一个人质!”

“啊!”南宫晚惊恐的捂住了嘴巴,刚要冲出来,可是却被沈书意一道眼神冷冷的给制止住了!

可是就这么一个出声,让劫匪也注意到了躲在花盆后的南宫晚,直接将枪对准了她的头,将人给拽了出来,沈书意原本握紧的拳头又松了开来。

如果只是沈书意一个人被抓挟持了,在走到门口的时候她会趁机挣脱,电动的卷帘门是半开的,劫匪都要弯着腰进出,而外面的运钞车尾巴正对着银行的大门口,所以劫匪弯腰之后直接就进了车子里,丝毫不担心外面的行人会看见他们这些带着面具的劫匪。

可是当南宫晚也被挟持了,而且劫匪的手枪对准了她的头,沈书意却也不敢随意的行动了,而挟持沈书意的绑匪直接用枪托狠狠的撞了一下沈书意的头,粗暴的催促着,“快点走!”

头上剧烈一痛,鲜血顺着伤口流淌了下来,沈书意吃痛的抿了抿嘴角,暗中对着南宫晚再次使了个眼色,任由劫匪压着自己弯腰出了卷闸门,直接进了运钞车里,而南宫晚也被压着一起进了运钞车。

双手咔嚓一下被手铐给铐住了,沈书意坐起身来,靠在最里面,当头上被套上黑色的布套时,沈书意怔了一下,这些劫匪原本是为了抢劫银行来的,所以应该不至于在车子里准备挟持人质的手套和头套。

当然了,沈书意也无法肯定,毕竟这些劫匪行事很快,前后不过三分钟的时间,或许他们也预料到了会有人报警,所以提前准备了这些手铐头套这些工具,用来挟持人质。

将沈书意戴上了头套,而将南宫晚直接给敲晕了之后,几个劫匪将脸上那凶残的面具都给拿了出来,露出一张一张的脸,并不如那种穷凶极恶的劫匪歹徒,肤色偏黑,眼神锐利,更像是训练有素的专业劫匪。

一二……六十五,左转弯,一二三四五……一百二十八,红绿灯……沈书意闭着眼慢慢的记数着,每一次车子的转弯,每一次碰到的红绿灯,注意力高度集中,也幸好是用黑色的布套罩住了她的脸,所以车子里几个劫匪丝毫没有预料到沈书意正在一点一点的将从银行离开的线路都给记在了心底。

运钞车开到了一处没有监控探头的大桥下面,快速的将沈书意和昏厥的南宫晚重新的押上了一辆越野车,汽车再次发动,这会已经出了城区。

绕回来了?当外面的喇叭声和红绿灯多了的时候,沈书意明白换了车子之后他们又回到了市区,依旧慢慢的在心里头默默的记着,包括其中有两处建筑工地的噪杂声,一处商业广场上大喇叭的宣传声,直到天色渐渐黑了下来,确定没有任何人的追踪之后,汽车终于停了。

将沈书意和南宫晚关押到了废旧仓库里,直接用绳索将两个人绑在了椅子上,劫匪们快速的侦查了一圈,发现并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这才放下了警惕。

又等了大约十分钟的时间,沈书意仔细聆听着,外面有汽车停在了仓库外,而劫匪里,带队的两个男人快速的走了出去看着从车子上下来的翟月,冷声的开口,“人我们已经替你抓来了,交易结束。”

“你们走吧。”翟月大方的开口,脸色异常的差,不过想到沈书意就在屋子里面任由自己处置,翟月不由的阴狠了眼神,大步的走了进去。

而几个绑匪也都陆续的走了出来,上了越野车直接发动车子离开了,可是翟月若是仔细小心谨慎一点,就会发现别墅外早已经埋下了炸药,而且别墅里的监控探头在翟月进入之后就已经启动了。

这是女人的脚步声?沈书意诧异的一愣,高跟鞋的声音让她几乎有点不敢相信,毕竟之前这些劫匪虽然都没有露面,可是所有的步骤却是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完全是专业人士作为,呼吸很缓慢,脚步声也很轻微,可是此刻却明显是高跟鞋的声音。

“你也有今天?”阴森的笑了起来,翟月一把拉下沈书意头上的黑色布套,丝毫不在意自己的脸暴露出来,居高临下的看着被绑起来的沈书意,洋洋得意的笑了起来,“我爸怕了你,可是沈书意我可不会怕你!”

“你和那些劫匪合作?”皱着眉头,沈书意看着表情狰狞而扭曲的翟月,翟家毕竟过去掌控着n市的银行,所以如果有劫匪想要抢劫银行,找到翟月合作也不是不可能的,而翟月的目的只怕就是自己,可是那些绑匪太专业了。

翟月狰狞一笑,从包里拿出一个针孔,猛然的向着沈书意的胳膊扎了过去,可惜却被她侧身一让,整个人连同椅子一起向后退了一米多远避开了针孔。

“你敢躲?沈书意你信不信我直接杀了这个女人,听说她可是你的学姐,你们关系不错!”翟月一击不成,表情瞬间恶毒起来,手里头的针头直接对准了南宫晚的眼睛,而此刻她还是在昏厥着,这一针下去只怕南宫晚的眼睛就要毁了。

“你特意和这些劫匪合作将我抓来,不是为了杀我吧?”沈书意不动声色的活动着椅子后面被绳索给绑起来的双手,绑的手法很专业,而他们也似乎知道自己有几分身手,所以绑的很用力,绳子几乎都要勒进了肉里。

“杀了你?哈哈。”翟月笑了起来,将针从南宫晚闭合的眼睛上拿了下来,“我为什么要杀了你?杀了你太便宜你了,一死百了,你不是什么痛苦都没有了?沈书意我要让你活着痛苦万分!”

如果不是沈书意,爸怎么会突然决定离开n市,而且还要辞掉现在的工作,翟月从小娇惯着长大,现在就这么离开去国外,她除了有点钱之外,什么地位和身份都没有了。

而且佟宝的翻脸无情,更让翟月无法接受,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沈书意害的,所以翟月阴狠着表情,抓紧了手里的针再次向着沈书意逼近了,“你放心,死不了,这里面只是有点药而已。”

手腕剧烈的摩擦着肌肤,鲜血顺着勒紧的绳索慢慢的滴落下来,借着说话的功夫,手腕终于可以活动自如了,沈书意刚准备动手挟持住翟月,突然不安的感觉在心里头席卷而来。

沈书意快速的抬头看了看自己的位置,直线距离之下,不远处就是仓库的窗子,而窗户正对面是一个小山头,绿绿葱葱的都是茂盛的树木,夕阳的阳光之下,绿叶之中,有明亮的光芒一闪而过,狙击手的瞄准镜!

因为沈书意刚刚要躲避翟月,所以连人带椅子后退了一米多,所以导致外面的狙击手也只能跟着调整射击的角度。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