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章 相见如故 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0    作者:吕颜

“这点身手和自信我还是有的。”不过因为保护的人都集中在一楼,陆纪年这才有机会爬到了二楼上,在一楼,暗中那种戒备,虽然看不到人,但是天生的警觉之下,陆纪年能感觉出暗中有两个非常强大的人在,完全和夜色融合到了一起,是真正的高手,陆纪年都无法确定真的对上,自己能不能获胜。

“楼下有风雅阁的菜,你要下去吃吗?”沈书意将擦干的头发绑了起来,看了一眼表情纠结的陆纪年,想到楼下的谭骥炎和容温,不由的笑了起来,陆纪年也有忌惮的时候。

“那两个可都是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我们是影子,见不得光的。”陆纪年头痛的皱着眉头,貌似菜真的很香,刚刚他爬窗户的时候就闻到飘散出来的香味了,到底是下去呢还是不下去呢?

沈书意在龙组训练了很多年,真正出任务也就那几年,之后就退出了龙组,谭骥炎这些年一直韬光养晦,明面上看起来像是退出了权力的中心,并没有去争权夺势,其实暗中却是在一步一步的巩固谭家的势力和根基。

容温隶属国安部,一般的会议,他都不会出席,所以沈书意在龙组保护那一位的时候,并没有和谭骥炎和还有容温见过面。

可是陆纪年倒是认得谭骥炎,认识了谭骥炎,再加上另一个大人物姓容,陆纪年用脚趾头想也知道那肯定是国安部这些年最年轻同样也是最有魄力,让无数国安部和中南海的女人们趋之如骛想要嫁给他的优雅贵公子,如今国安部的部长容温。

这边沈书意懒得理会继续纠结的陆纪年,刚准备下楼去,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响了起来,南宫晚气恼却又无奈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学妹,你能不能来一趟医院……”

“好的,我马上过来,半个小时。”沈书意挂了电话,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柏斯然竟然真的这么无耻,今天的走秀结束之后,代表团的人回宾馆了,南宫晚身为同传翻译自然也结束一天的工作准备回公寓了。

却没有想到半路上柏斯然竟然过来劫人,南宫晚倒也动作迅速,虽然脚扭了一下,手肘也蹭伤了,不过终究还是逃走了,只是随身带的包丢了,钱包手机都在包里,又不敢回去找怕被柏斯然碰见,只能自己去了医院,找医生借了手机打给了沈书意。

要是看到沈书意和谭宸一起从楼上下来,童瞳绝对不会有什么诧异的,可是谭宸正在厨房里忙碌着将冰tang雪梨端出来给沈书意润喉,结果看到另一个男人和沈书意一起从楼上下来了,童瞳直接瞪大了一双眼,呆呆的瞅着,原本就单纯呆萌的表情这会看起来更是呆了。

谭骥炎和容温正坐在一旁说事,看了一眼陆纪年,并没有多在意什么,可是一看童瞳这震惊的明显就想歪的表情,谭骥炎峻冷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柔和而无奈的笑意,这么多年过去了,小瞳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可爱。

“你刚刚从小意的卧房里出来的?”童瞳呆呆的开口,吞了吞口水,眼神复杂的看着陆纪年,这得多大的勇气才敢从小意的房间里出来,而且小意刚刚还去楼上洗澡了,童瞳无比同情的看了看陆纪年,已经可以想象谭宸一会揍人的凶残模样。

“我和小意刚有点事说。”陆纪年自然知道楼下有两个大人物,而此刻,两个大人物已经停止了交谈,其中一个绝对是谭宸的父亲,可是他为什么用这么凶残的眼神凌迟的盯着自己,另一个自然是被称为优雅贵公子的容温,看起来清冷而尊贵,带着天生的冷漠雅致,只是陆纪年只感觉这两个人看的自己有点毛毛的。

不过眼前这和自己说话的女孩子是谁啊?陆纪年不动声色的收回放在谭骥炎和容温身上的目光,转而看向眼前的童瞳,比起沈书意的精明干练,童瞳看起来绝对的呆萌,眼神干净至极,让陆纪年突然感觉自己被丘比特的爱神给射中了,好呆萌可爱的表情!

“小意。”谭宸从厨房里走了出来,端着炖好的冰tang雪梨,让沈书意喝完之后再吃夜宵,看着一旁明显有点走神的陆纪年,谭宸表情微微一变,面色凝重。

看吧,绝对不是自己一个人看错,沈书意同情的看了一眼陆纪年,她虽然错估了童瞳的年纪,但是也没有什么误会,可是陆纪年这明显准备犯花痴的表情……

静观其变的,沈书意坐在一旁安静的喝着雪梨汁,一边低声的和谭宸说了一下南宫晚的事情,而陆纪年和谭骥炎和容温尊敬的颔首之后,直接蹭到了关煦桡面前打探情报。

“煦桡,这个是不是面瘫的妹妹?”陆纪年压低了声音开口,这会倒是英俊邪魅的风姿,毕竟在自己心动的人面前,那种脸皮厚的吃货模样自然要掩藏起来。

关煦桡和谭沐猛然的回过头,震惊的看着陆纪年,看了一眼脸色明显不对劲的谭骥炎,关煦桡只感觉压力倍增,对着陆纪年使着眼色,可是在谭骥炎警告的眼神里,却也不敢明说,“你问这个做什么?”

身为龙组的头,陆纪年自然注意到了关煦桡不对劲的脸色,也注意到了身后谭骥炎身上那股威慑的气场,可是陆纪年难得想偏了,毕竟他现在觊觎的可是面瘫的妹妹,谭先生的宝贝女儿,所以陆纪年华丽丽的将谭骥炎冷酷的眼神当成了一个父亲仇视未来女婿的正常眼神。

关煦桡已经不敢说话了,谭沐自然也从关煦桡口中知道了一些关于陆纪年的事情,这会却明白什么叫做闻名不如见面,果真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小意,慢慢喝。”这是谭宸冷沉里带着温柔的声音,拍了拍童瞳的头,站起身来,面瘫着峻脸,神色骇然。

“小瞳,坐一下。”这是谭骥炎冷酷十足的嗓音,同样峻冷威严着一张脸,可是动作却很是温柔,只是面对陆纪年的时候,却已经气场全开!

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却已经被谭骥炎和谭宸这父子两人给挟持出了客厅,夜色之下,陆纪年正了正表情,英俊帅气的脸上带着无比陈恳之色看向谭骥炎,“谭先生,我是认真的,您或许会认为一见钟情有些的离谱,但是我绝对会用一辈子的时间来证明我的诚意。”

话音落下之后,陆纪年对着一旁的谭宸使了使眼色,既然是兄弟,这个时候就需要靠兄弟来挺一把,可是谭宸面瘫着脸做什么,果真是交友不善!煦桡都比这个面瘫要活络多了。

半晌后。

谭宸开口了,只是说出来的话却让陆纪年直接傻眼的愣住了,声音冰冷冷的,面瘫着峻脸,谭宸一字一字的开口,“你想追求瞳?”

“你敢觊觎我的人?”这边丝毫不给陆纪年反应的时间,谭骥炎冷酷着声音,威严着峻脸,拳头掰的嘎嘣嘎嘣响,竟然还敢当着自己的面要追求小瞳!活得不耐烦了!

如果说谭骥炎和谭宸这对父子绝对像是仇人一般,见面就容易冲突,但是在童瞳的问题上,父子两人绝对是一致对外。

惨叫声响起,五分钟之后,谭骥炎和谭宸同时收手转身推开门回了客厅,院子里,陆纪年四脚朝天的躺在地上,直接被打懵了。

暗中的保镖无比同情的看了一眼差一点被谭家父子给狠扁的陆纪年,这么多年了,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这么想不开的往冰山上撞,而且还是一次撞到大小两座冰山,不得不说能同时惹怒谭家父子两人,陆纪年也的确非一般人。

而此刻客厅里,沈书意却已经和童瞳凑到了一起。

“放心,谭宸是有有分寸的,而且伤药效果很好。”沈书意一看童瞳那明显写在脸上的担忧表情,不由的开口,第一次她看到眼神这么干净,什么表情都清晰的写在脸上的人。

“我知道,谭骥炎也有分寸,不过他们父子两肯定都往痛处下手。”童瞳软软着嗓音,不会出人命,不过只怕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了,童瞳瞄了一眼容温,来了精神,压低了声音,“小意你要去医院?是去看你的学姐,就是之前和上……容温在一起的女孩子?”

“一起去?”一看童瞳这明显熠熠着光芒的眼睛,沈书意这边刚问完,童瞳已经蒙点着头了,毕竟和容温扯到一块的女孩子,童瞳的好奇心直接被勾了起来。

“可是谭叔肯吗?”压低了声音,沈书意瞄了一眼推开门进来的谭骥炎,刚刚外面陆纪年那惨叫声够吓人的,看谭叔这么宝贝瞳的样子,沈书意只感觉悬!

介于童瞳的要求,再加上她的脸的确年轻,所以沈书意就跟着谭宸直接叫单字:瞳,毕竟对着这么年轻的一张脸叫阿姨,实在叫不出口,而且童瞳对阿姨这两个忒反感。

“谭宸也不会让你过去吧?”童瞳哀怨着叹息一声,看了看面瘫着脸的谭宸,和一旁沈书意对望一眼,两个女人同时垮着脸了。

这么晚了,她们一个人才坐飞机到了n市,然后草草的吃了饭直接去了会场,一个因为走秀的事情忙了一天,这么晚了,她们想要出去,两个宠妻如命的男人绝对只有两个字:不准。

谭宸和谭骥炎诧异的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关系亲密的凑到一起不知道说什么的沈书意和童瞳,对望一眼,将询问的目光看向一旁的容温,出什么事了?

“各自搞定!”沈书意和童瞳异口同声的开口,相视一笑,毕竟是自家男人,什么脾气她们都是清楚的,这会为了出去,两个人立刻站起身来。

“学姐那出了点事,她在医院,我得过去一趟了。”沈书意低声的开口,直接将谭宸拉到了角落里说话。

眉头一皱,谭宸看着眼下带着黑眼圈的沈书意,“我让煦桡过去。”不管让什么人过去,谭宸自然舍不得让沈书意大晚上的奔波。

“我还是自己过去一趟吧。”沈书意瞄了一眼谭宸,表情很是坚持,谭宸虽然霸道,但是一贯很尊重沈书意,从不干涉她的决定,她既然坚持了,谭宸只能妥协。

“我陪你过去。”这是底限,原本家里人就多了,谭宸自然更不愿意放弃和沈书意独处的机会,更何况这么晚了。

“不用,我自己过去就行了,很快就好,你安排谭叔他们休息。”沈书意再接再厉,虽然谭宸对谭骥炎这个父亲的态度很是一般,可是对沈书意而言这可是长辈,照顾好招待好是小辈的本分,她要出门了,谭宸这个男主人自然要留在家里招呼。

“好吧,明天晚上我随你处置!”沈书意这也是豁出去了,红了红脸,声音几乎有点弱到听不见,谭宸眼神一沉,随你处置四个字太有诱惑性了,身为男人,不管自制力多好,面对自己的女人,那绝对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而另一边,童瞳软糯着声音,瞅了瞅谭骥炎,“我要出去医院一趟,去看看和上校在一起的那个女孩子到底是什么样的。”

“休息,明天再去。”对于其他事,谭骥炎对童瞳绝对是百分百的纵容,但是关系到她的身体和休息,谭骥炎自然有自己的立场。

“晚上不去我肯定睡不着,半夜也想要偷溜出去。”半是威胁的开口,童瞳瞄了一眼四周,对着谭骥炎暧昧的眨了眨眼睛,耳朵尖直接泛红了,小手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毕竟纵欲不好,所以两个人的生活自然也有节制,可是谭骥炎每一次都是欲求不满的凶残模样,所以童瞳这一次直接下血本了,一夜三次!她认了。

谭宸和谭骥炎的原则在ooxx的诱惑之下直接软化,可是看了看眼前自己放在心里疼爱的女人,不由同时开口,“我陪你过去,太晚了,不安全!”

“我会保护小意!”这是童瞳的声音。

“我会保护瞳!”这是沈书意的声音,两个女人同时开口,看着对方,倒是有些诧异,毕竟她们谁也没有见识到对方的身手。

容温和关煦桡、谭沐,还有刚刚从院子里终于爬起来的陆纪年都无力的看着眼前的沈书意和童瞳,心里头都明白,这两个女人要是一起出门,只怕只有别人吃亏被揍的份,一个天生敏锐警觉,一个身手极强,要动她们,可能吗?

沈书意和童瞳同时眼巴巴的看着自家男人,红红着脸,眼睛里带着几分羞赧,色相都出卖了!再起不到效果,她们就真的不用活了!

终于,考虑到沈书意和童瞳的身手,谭宸和谭骥炎还是点了点头,同时父子两人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对方,如果对方有原则性一点,他们就不用看着这两人就这么欢快的出门了!可是彼此对望着,父子两人突然有种被抛弃的,同是天涯沦落人的感觉。

沈书意车速开的并不快,但是晚上路上车子少,所以速度自然就一点一点的加了起来,让一旁的童瞳不由的手痒痒了,“小意,让我开吧,谭骥炎太霸道了,不准我碰车,给我开的车子车速都给我限定死了!”

“谭宸一样,之前那辆军区的吉普车他直接给弄回军区了,不过这车我偷偷改装了一下。”沈书意诧异的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童瞳,这样看起来呆萌可爱的人,竟然也是喜欢飙车一族。

靠边停了车,沈书意和童瞳换了位置,一上车,童瞳立刻就活了一般,呼啦一下,油门加到底,汽车速度直接飙了起来,太久没有开快车了,这种狂飙的速度太过瘾了!

沈书意何尝不是如此,之前担心童瞳,毕竟一般人都不能接受这么快的速度,所以她虽然开的快,但是却还是控制着车速,结果童瞳这一上车就直接飙高的速度,让沈书意明白什么叫做人不可貌相,骨子里那疯狂的因子也随即活跃起来。

“瞳,你在n市要留几天?五华山那边路况极好,可是我手头就这部车。”沈书意微笑的开口,过去因为龙组的关系,所以她亲密的朋友几乎没有,总是担心会泄露自己身上隐藏的秘密,如今因为认识谭宸的关系,倒是和陆纪年关煦桡他们关系极好,但是毕竟是男人,开开玩笑还行,但是如果过了,谭宸肯定得吃醋,这会和童瞳倒是相见恨晚。

“真的吗?那我多留几天,反正我回北京城也没事,可惜秦清和子瑶这几天有些忙,否则让她们一起过来。”童瞳失望的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医院,开的太快,呼啦一下就到了,“那车子呢?”

“放心,莫念哥那里肯定有。”要飙车自然要有好车子,否则速度提不上来,方向盘不够灵活,那简直如同鸡肋,之前沈书意因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太忙,所以根本没有机会,如今来了一个志同道合的人,心思立刻就活跃起来了。

而被抛弃的谭宸和谭骥炎父子两人,如果知道未来的日子里,他们会一次又一次的被抛弃了:【小剧场1】做足了前戏,刚准备ooxx的时候,突然开口,小意(瞳)约我明天出门,今晚上不做了,翻身睡觉,保持体力,养足精神明天出门,留下一旁的男人恨恨的看着自己可怜巴巴被抛弃的小弟弟。

【小剧场2】某天,下班回家,屋子里一片黑暗,开了灯,这才在桌子上发现一张字条:谭骥炎,我和小意和十一她们出去旅游了,归期不定,不要太想我,瞳。

而同样,谭宸从军区归来,看着手里的字条,冷眼看着柳叶胡同里同样拿着字条的谭骥炎,当然,随后其他几家的院门同时打开,每个男人手里都拿着一张字条,刹那,一阵冷风吹来,四周的保镖无声无息的将身影再次融进了黑暗里,好冷那!

【小剧场3】某日,晚饭吃完之后,洗了澡,沈书意坐在沙发上擦头发,突然站起身来,对着书房里的谭宸开口,“我有事和瞳说,半个小时之后回来。”

半个小时之后……一个小时之后……等谭宸上门找人的时候,发现关曜和顾凛墨他们也都过来找人了,而谭骥炎正坐在客厅里黑着脸。

“谭宸,今晚上我就睡这里了,不回去了。”楼上,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对着谭宸抱歉的笑了笑,在自家男人发火之前,蹭的一下溜回了房间。

“关曜,今晚留宿。”冰冷着声音,秦清的声音再次响起。

“谭骥炎,小意她们今晚上住这里,你就睡客房吧。”最后,童瞳出来做了总结的发言,几个女人关了卧房的门却不知道在房间里说什么,而此刻客厅里,被抛下的几个男人面面相觑着,这样的事情已经是第几次了?

若是早知道会有这种情况出现,估计就算天塌了,谭骥炎也不会让童瞳来n市,而谭宸则是懊恼的恨不能让时间倒转回去。

------题外话------

哈哈,沈素卿算是里子面子都没有了,嘿嘿,瞳和小意一见如故,哈哈,父子两人得吃醋吃到酸死了,么么,谢谢大家的投票,感谢,颜今天有爆发哦,吼吼。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