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章 相见如故 上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20    作者:吕颜

夏家服饰和古韵合作的走秀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如果说夏家服饰的成功在众人看来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可是古韵如同横空杀进服装界的黑马,虽然主打的只有古典雅韵这一个系列的服装,很是单一,可是却依旧成功的让所有人看到了陆纪年惊人的设计才能,即使被埋没了很多年,可是天才终究还是天才,当然了,这也是莫思云的设计。

台下的记者和其他服装界的宾客早已经向着夏峰和夏家众人祝贺去了,陆纪年毕竟不方便露面,所以沈书意这个老板只能赶鸭子上架自己去面对记者和媒体。

“回去吧。”莫五爷低声的开口,站起身来,远远的看了一眼被众人包围在中间的沈书意,看着灯光之下,这一张精致漂亮的容颜,游刃有余的应付着四周的人,不管是善意的还是隐藏的恶意,沈书意却都是应付自如。

思云,如果你在天有灵,今天你也该高兴的,这些都是你设计的服装,莫五爷带着几分惆怅几分缅怀,这个叱咤黑道的人物,此刻只是一个普通的中年男人,带着浓浓的思念和欣慰,在一众保镖的拥护之下转身离开了会展。

莫念依旧冷漠着一张脸,远远看着沈书意的时候,淡漠的眼神都显得温柔了很多,那几乎是他看着长大的妹妹,如今,却已经这般的耀眼,不过倒是便宜谭宸了!

想到此,莫念不由的向着东南方的角落看了过去,即使隔得远,但是莫念也看出谭宸和谭骥炎那几乎翻版的脸庞,可是这样的场合,记者太多,莫家终究是混黑的,所以莫念和莫五爷一样都选择了退避,不给沈书意惹上多余的麻烦。

“之前听夏大小姐说我们美佳抄袭了夏家服饰的设计,还指责沈小姐是她暗中和我合作,出卖了夏家,可是看起来,夏家今天的秋装并没有和我们美佳相似的服装展示出来啊?”看不得夏峰如此的成功,杨思明端着酒杯,调笑般的开口,却成功的让原本欢悦的气氛瞬间变得紧绷起来,略显得嘈杂的现场也蓦地安静的几乎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声。

成为众人焦点的沈书意和夏峰对望一眼,夏峰倒依旧是温和的样子,沈书意的表情则明显多了一份幸灾乐祸,懒洋洋的,让那原本显得精明干练的表情瞬间变得可爱软糯了很多,一副终于等到好戏上场的闹腾模样。

“秋末性子太冲了一点,如果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我带她向杨总裁道歉。”夏峰朗然的开口,神色一片坦然,让人明白这样的男人绝对不是输不起的人,所以完全不可能去抄袭设计图。

“道歉就不用了,我也只是这么一说,毕竟设计师也是人嘛,偶然构思构图有什么重复相似的地方,也是情有可原。”杨思明笑呵呵的开口,喝了一口红酒,转而看向一旁的沈书意,再次将话题给挑了起来,“沈小姐有意愿和美佳合作吗?毕竟今天的古韵可是让所有人大吃一惊,沈小姐的才华让杨某佩服不已。”

“合作,那也是要挑合作对象的。”沈书意慵懒一笑的开口,清澈的目光扫过四周,抿唇一笑,挑了挑眉梢,目光上上下下的打量给自己抛橄榄枝的杨思明,似乎在待价而沽什么,话锋一转,“俗话说的好,不怕神一般的对头,就怕猪一般的队友……”

噗嗤一声,夏峰一个没有忍住,直接笑场了,原本这个满腹才华的设计师,这才呆愣愣的看了一眼沈书意,随后扭过头压着笑,明明他之前一直以为沈小姐都是精明干练的,百分百的职场女性,可是这样的话。

其他人也都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直接将杨思明比喻成猪一般的队友,一个一个脸色都因为压着笑而扭曲着,有没有忍住的,一口酒水都喷了出来。

杨思明脸上的笑容直接僵硬住,铁青着脸,怒火冲天的看着一脸无辜的沈书意,握着酒杯的手猛然的用力,几乎要将手里的酒杯给捏碎了,这么多年来,不管是面对什么样的竞争对手,就算是夏家服饰,他们也没有人敢这么侮辱自己,毕竟杨思明背后还有在北京城当官的父亲和大哥,不看僧面看佛面。

就在众人因为沈书意的语出惊人而吃惊时,突然不远处有人快速的向着众人奔跑过来,神色慌乱,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包,似乎是被什么人追赶了,所以慌不择路的直接逃了过来,结果跑的太快,砰的一声摔在了众人中间,手里的包拉链没有拉好,里面的衣服直接摔了一点出来。

“夏设计师,这个小偷跑到后台偷东西,被我们看到之后跑过来了,需要报警吗?”一个保安模样的男人快速的开口,低着头喘息着,估计是跑的太累,不过手却不动声色的对着一旁的沈书意打了个成功的手势,让沈书意放心,一切都安排妥当了,好戏就要开场了。

“将人带下去,暂时不要报警,一会我过来处理。”夏峰眉头一皱,快速的开口,神色之间的慌乱只是一瞬间的,随后又恢复了镇静,让人几乎以为他的神色不对劲只是幻觉一般。

杨思明被沈书意这么一讥讽,自然是一肚子的火气,哪里容得夏峰在这里息事宁人,冷冷一笑,一脚勾起地上的一件衣服,好奇的咦了一声,“我怎么看这几件服装和我们美佳模特身上穿的服装好像是一模一样的啊。”

众人倏地一下将目光都集中在了地上的几件衣服上,而杨思明唯恐夏峰让人将地上的衣服给拿走了,甚至还屈尊降贵的蹲了下来,将包里的衣服个拿了出来,抖了抖展开,和不远处几个美佳模特身上的衣服几乎是一模一样,如果现在说是设计上的雷同都没有人相信了,这绝对是同一款设计,只是在细微的地方处理的有些不同。

“这根本是同一款衣服吗?夏设计师,你该不会真的剽窃了美佳的设计吧?”还不等杨思明开口,沈书意突然皱着眉头,一脸怀疑的看向夏峰,神色严肃,似乎自己根本不知道这回事,所以脸色才显得有点难看。

在服装界,剽窃设计图是最无耻没品的事情,很多山寨版的服装就是依靠剽窃大品牌的设计,等大品牌的新款服装上市之后,立刻让自己的设计师去抄袭,然后下单子开工做劣质廉价的衣服,只是在设计上和这些流行大品牌很相似,所以销路一贯也很好,陆纪年之前没有来古韵工作的时候,干的就是这没品的事。

杨思明不解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她竟然将自己要说的话给说了,果真是个聪明人,知道夏峰要倒霉了,所以快速的摆明了立场,利用质问夏峰的机会,让自己撇的干干净净,和夏家服饰的剽窃抄袭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可真不是个尽职专业的小偷,跑去后台不去偷模特们的钱包和新款手机,却去偷一包衣服,这偷的还真是够巧合的。”沈书意笑着看向一旁脸色灰败的小偷,再仔细一看,差一点乐起来了,陆纪年这货竟然还临时客串了一下小偷,不过改了模样,一般人还真的看不出来。

问话的同时,沈书意毫不客气的用脚踢了踢陆纪年的腿,气的一旁的陆纪年直接低着头,装作害怕惶恐的模样,其实早已经气炸了,他就知道这一肚子坏水的丫头一定会趁机折腾自己。

看吧,早知道在倪大伟审讯杨思明安排过来的人时,自己就不该一时手痒,问出话之后,直接将人给敲晕了过去,结果只能自己临时扮演小偷,而倪大伟扮演保安。

可是对于四周的宾客和记者而言,他们可不管这其中显而易见的算计和门道,宾客们是看热闹的居多,记者中被杨思明收买的记者,这会快速的开口提问着夏峰,“夏设计师,你可以解释一下吗?为什么夏家服饰的设计和美佳服饰的秋装设计如此惊人的相似,甚至可以说是同一款设计图制出来的衣服,而且为什么今天你没有将这些服饰展示出来,是因为没有料到杨总裁竟然会带着模特过来,提前展示了美佳秋装设计,所以夏家服饰才不得不将雷同的服装收了起来?”

“夏设计师。”这边有记者开头了,其他人自然也不会放过夏峰,再次咄咄逼人的开口质问,“夏设计师,是不是如果今天美佳没有展示出他们秋装新款,夏家服饰就会将这些衣服展示出来,这样即使美佳宣称这是他们的设计,可是因为夏家服饰是早先一步将服装给展示出来的,所以美佳即使有异议,却也只能吃哑巴亏了。”

“首先,我要声明的是,夏家服饰绝对不会抄袭,至于这几款可以说是同一张设计图做出来的衣服,我可以请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们出来证明,之前他们参观夏家工厂的时候,就已经看到这几款的设计图和成品衣服了。”夏峰朗声的开口,神色凛然而严肃,杨思明想要借着这个机会搞垮夏家,却没有想到终究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功亏一篑不说,还会报应到自己头上。

“可是法国时装公会和夏家服饰的关系非同一般,沈小姐又是和夏家是合作的关系,只怕这样的说辞不能取信大众。”有记者又将沈书意潜规则上位的事情拿出来说事了,虽然说之后沈书意和夏峰合作,杜绝了这种恶性竞争的推测,但是梅特尔大师在古韵大门口给沈书意送玫瑰花,这件事完全可以说明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和沈书意的关系非同一般,甚至很密切,这样一来,即使搬出了时装公会的代表们来证明,却也不能取信众人。

“当然,我们自然也有证据来证明这一点。”夏峰坦然的开口,看了一眼杨思明,冷冷一笑,t型台后面就是全新的立体环绕声的显示屏幕,夏峰拍了拍手,四周的灯光稍微黯淡了一下,而显示屏幕则亮了起来。

突然,画面出现在了显示屏幕上,画面之上正是两个设计师正在动作怪异的举着手,而他们面前有几款衣服,正是这一次美佳模特身上穿的衣服,有的是一模一样,有的还是半成品。

设计师的共办公室里是没有监控的,因为他们的设计图和衣服都在工作室里,有了监控,一来设计师会很反感,二来则是担心有竞争对手利用黑客高手侵入电脑系统,利用监控盗取设计图,所以夏家服饰才没有办法用其他的方法来证明这些设计都是夏家服饰的,可是此刻却不同了。

“这两个人是沈素卿小姐借着参观夏季服饰的时候带过来的设计师,而他们的衣服袖口上,闪亮着红点的正是最新款的微型照相机。”夏家服饰的安全科长此刻正站在角落里向着众人解释着。

众人这才明白过来,这两个设计师不时的抬起手肘,原来根本就是为了偷拍衣服,而画面中,其中一个设计师,四处看了看,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快速的将桌子上的设计图打开,用袖口上的微型照相机快速的拍摄着,直接坐实了他们偷拍剽窃的罪名。

角落里,沈素卿脸色呆呆的僵硬住了,她根本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幕,而一旁陪同沈素卿的夏秋末脸色更是青青白白的变化着,似乎根本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这一幕。

而画面随后再次变换,这一次是沈素卿半路下车去了咖啡厅,之前因为谭宸的交待,绝杀的成员将沈素卿给盯的死死的,所以她和蒋海潮见面的画面,包括她将一个微型的内存卡给了蒋海潮,尔后,蒋海潮的下属带来了笔记本电脑。

当内存卡被打开之后,笔记本屏幕上显示的正是之前两个设计师偷拍的成品衣服和一些设计草图,尔后,杨思明也出现在了咖啡厅里,虽然大屏幕上此刻显示的都是高清照片,没有言语,但是蒋海潮将笔记本给杨思明看了之后。

放大的画面上,杨思明那丑陋的算计的嘴脸,让在场的众人都极度的不耻,这绝对是贼喊捉贼,等杨思明和蒋海潮都离开之后,画面又转到了沈素卿这里,她之前离开咖啡厅之后,并没有立刻就走,而是找了一个角落,一直看到蒋海潮和杨思明都离开之后,这才露出恶毒狠戾的笑容,任谁都无法想象出这么一个看起来娇弱动人,楚楚可怜的女人竟然在无人看见的时候,会露出这么丑陋的一面。

多余的话都不需要说了,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杨思明脸色彻底阴沉下来,角落里,沈素卿的表情更是灰败如土,第一次她的丑陋嘴脸完完全全,清清楚楚的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

“老板,老板,是你给了我五万块钱,让我去夏家的后台将这些衣服给找出来的,现在你可不能不认账!”陆纪年扮演的小偷,突然开口,哀求的向着杨思明说话,随后表情一冷,倒是破罐子破摔了,眼神阴狠,“老板,你可不要将我当替罪羔羊,这都是你幕后指使我做的!”

气的浑身直发抖,杨思明这会也顾不上一旁揪着自己不放的“小偷”了,阴毒的目光看了看沈书意和夏峰,冷冷的开口,“很好,很好,竟然给我下套呢,你们等着瞧!”

猛然的转过身来,杨思明愤怒的大步离开,这一次算是丢脸丢尽了,明明都算计部署好了,可是到最后,却报应到了自己头上,杨思明丢不起这个脸,记者的闪光灯自然也是对准了愤怒离开的杨思明,毕竟记者里不仅仅有杨思明收买的人,也有夏家服饰收买的记者,就等着这一刻呢。

“沈素卿,你这个挑拨离间的贱人!”啪的一声,清脆的巴掌声响起,夏秋末怒极的开口,她就算再傻,这会也明白过来自己被沈素卿给利用了,到头来,出卖夏家的人竟然是沈素卿而不是沈书意。

夏秋末毕竟是个练家子,再加上这会气到极点了,出手自然就重了很多,一巴掌扇了过去,沈素卿脸直接肿了起来,整个人被扇倒在了地上,仪态尽失,而四周的记者拍不到离开的杨思明了,自然将镜头对准了沈素卿。

这可也是个大话题,毕竟沈素卿和沈书意的关系摆在这里,传闻说沈书意和沈家不和,离开了沈家,而沈家的天依服饰也有沈家大女儿沈素卿继承,如今闹了这么一出,谁都看出来了沈素卿在其中扮演的角色就是陷害沈书意。

脑袋嗡了一下,闪光灯的光芒,记者的提问,让沈素卿脸色一片苍白,呆愣愣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反应,或许沈素卿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了众人眼中可笑的小丑,算计沈书意不成,而且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给扒下了伪装的脸皮。

打击太大之下,沈素卿只感觉胸口剧烈的痛了起来,躺在地上,脸颊上是阵阵的痛,视线透过众人,看着站在不远处的人群里,高高在上的沈书意,再看着如此狼狈丢脸的自己,沈素卿表情猛然的狰狞起来,眼神恶毒,可是因为身体不支,眼前一黑,怒火攻心之下直接气晕了过去。

现场再次乱了一下,夏峰回头一看,沈书意早就屁颠屁颠的跑到谭宸那边去了,毕竟今晚上的事情也算是解决了,至于昏厥的沈素卿,是死是活,沈书意都懒得理会,她可没有这么好心,被人陷害了,这会还去担心沈素卿这个凶手的死活。

毕竟这里是夏家的会场,夏峰让人过去将沈素卿给送去医院,不过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看起来倒有几分可怜的沈素卿,之前沈家的事情夏峰不知道,但是看着今天这事,夏峰却明白,如果不是自己和沈书意早有准备,不管是夏家服饰还是古韵,都会被他们给狠狠打击了一次,名誉大损,所以沈素卿和杨思明这也是咎由自取,怪不得任何人。

“死了?”看到笑靥如花的沈书意,谭宸沉声的开口,目光远远的看了一眼被记者围观的地方,因为谭骥炎的身份特殊,所以谭宸自然也不能过去。

不过要是就这么死了倒也自在了,听说沈素卿的身体不好,所以派出去的人拍到照片之后,谭宸特意让人挑了沈素卿表情最恶毒的几张给了夏峰,绝对存着将人给活活气死的打算。

“气昏了。”估计一时半会是死不了,沈书意看了一眼面瘫着脸,眼神带着几分可惜的谭宸,这明明是自己的敌人,谭宸这模样倒像是他的生死仇人一般,当初就是面对东突恐怖分子的头目艾布力,谭宸都是冷漠着面瘫脸,没有什么表情,对沈素卿倒是如此的深仇大恨。

想到此,沈书意动容的笑了起来,满心的柔软,借着会场黯淡的光线,再加上众人的目光都在沈素卿和夏峰那边,沈书意亲昵的抱住了谭宸的腰,将脸埋首在他的胸膛上,软软着嗓音开口,“好累,我们回家吧。”

“嗯,以后这些事让陆纪年来做。”心疼无比的开口,谭宸大手轻轻的抚着沈书意的头,今天他自然是看到沈书意如何的忙,声音都有些哑了,幸好之前他问了夏峰,早早的就准备好了冰tang炖雪梨,也幸好是甜的口味,所以谭宸做起来绝对拿手。

夏峰还有不少善后工作,这会儿远远的看到离开的沈书意和谭宸,想到今天早上突然接到谭宸的电话,电话里,这个男人一本正经的询问自己走秀后台会有那些事情,需要准备什么。

夏峰当时直接傻眼愣住了,他的私人号码,知道的人并不多,而且他根本不知道这个陌生嗓音的男人到底是谁,不过倒是将零零碎碎的事情说了一遍,陆纪年之前都是三流设计师,根本没有什么走秀的经验,所以谭宸的电话这才打到了夏峰这里。

通过夏峰的描述,知道今天沈书意会很忙,谭宸一早就给沈书意准备的是软底的平底鞋,又出去买了雪梨和冰tang,还在沈书意的包里放了润喉片。

接电话的夏峰刚准备询问对方到底是谁的时候,可惜手机里却传来嘟嘟声,直接挂断了电话,让夏峰直接傻眼了,大清早的六点钟就被电话给吵醒了,还不知道对方是谁,不过听着电话里那种冷漠的嗓音,夏峰几乎可以想象出电话另一头的男人绝对是一个冷漠至极的男人,但是他却无比仔细的听着自己刚刚的絮絮叨叨。

应该就是谭宸吧!夏峰早上其实就有了推测,毕竟和自己一起走秀的就是古韵,不可能是为了一禾打的电话,那就可能是为了沈小姐,夏峰虽然没有和谭宸正面接触,但是从夏老和夏秋末那里,他也知道谭宸的性子,如今倒是明白过来这个看起来冷漠面瘫的男人,其实有着一颗无比柔软的心,而他对沈书意的感情,夏秋末是无论如何也插不进去的。

“哥,我是不是很蠢,被人算计利用了都不知道。”夏秋末灰败着脸,表情颓废,低声的询问着夏峰,整个人都失去了过去的精神奕奕。

“秋末,放手吧,那个男人不属于你。”夏峰心疼的看了一眼夏秋末,那个男人,太冷太寒,而他所有的温柔全都放到了沈书意的身上,这样性格的男人,一旦爱上了,那就是一生一世,至死不渝的感情,他绝对不会爱上其他女人,如果他对秋末有心,早些年就会在一起了,而不是秋末一直以来都是单恋。

说放手哪有那么容易,可是夏秋末比武输给了沈书意,再加上沈素卿的事情,夏秋末低着头,虽然还是不甘心,虽然还是痛苦,却没有再反驳夏峰,也没有大言不惭的要将谭宸给抢过来。

揽月苑。

灯火明亮着,客厅里,容温早一步处理完了事情过来了,还带来了风雅阁的菜肴,毕竟是容温亲自出面过去的,风雅阁的大厨亲自操刀,准备了不少菜,这会桌子上都摆满了。

“沈丫头,一入侯门深似海,你确定你真的要和谭宸搅和在一起?”沈书意刚洗完澡换了衣服从浴室出来,就看见陆纪年趴在二楼的窗户外,笑着对沈书意说教着。

“你这又是唱的哪一出啊?”哭笑不得的打开窗户,沈书意看着动作利落跳进来的陆纪年,瞄了一眼窗户外,“你就不怕被暗中的人给毙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