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0章 见家长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9    作者:吕颜

T型台上,模特在耀阳的灯光之下,迈动着步伐,古典的音乐,流动的灯光,那一件件将时尚流行和古典雅致完美糅合在一起的服装,如同会说话的灵魂,让台下的观众目不暇接着,闪光灯更是噼里啪啦的亮着,唯恐错过这场让所有人灵魂都震撼的走秀。

“其实这其中更多的还是你母亲的功劳。”后台,陆纪年低声的开口,拍了拍沈书意的肩膀,将安静的空间留给她。

陆纪年是一个设计师,所以当他拿到莫思云的设计绘本时,陆纪年就知道那是一个惊才绝艳的女子,只可惜凋谢的太早,还没有来得及将她向往憧憬的故乡了解透彻,却已然香消玉殒,陆纪年这一次的设计很多都是利用莫思云设计里的构图,将现代时尚的简约和美丽融合了进去。

沈书意静静的看着灯光之下,模特身上那一件件仿佛赋予了生命的古典服装,那种沉静、婉约的美感,让人不由联想到了这五千年华夏大地上养育出来的女子。

笑了笑,带着几分惆怅,沈书意向着会场外走了过去,可惜,她只通过舅舅那里的照片才能看到当初生下自己的母亲,否则她定然不会在沈家这么被无视的过了这么多年。

“抱歉!”因为正在走神着,所以沈书意完全没有注意到前面有人过来了,一个晃神,就一头直接撞了过去,而对方似乎也正在步履匆忙的过来,速度快了一点,没有避开,结果愣是撞成了一团。

沈书意道歉的同时,身体快速的后退,避开了对方扶住自己肩膀的大手,黑暗之下,抬头一看,却是一张冷峻威严的脸庞,五官深刻,浓眉飞扬,一双凤眸在夜色之中深沉不可捉摸,颀长的身影给人一种压迫震慑的感觉。

这是?直接傻眼的愣住了,沈书意呆愣愣的看着眼前威严冷峻的男人,这五官,这种冷酷慑人的气势,当然比起谭宸却还是有些不同,气势更加的威慑,眼角略带着细纹,对方似乎也很诧异撞到自己的人竟然是沈书意。

“怎么了?”低沉浑厚的声音响起,谭骥炎倒没有想到竟然直接和沈书意就见面了,而且她也似乎认出了自己,不过想到谭宸那脸几乎就是自己的翻版,而且还是年轻时候的翻版,每一次看到童瞳和谭宸在一起的时候,谭骥炎自己都有种看到年轻时候自己的错觉,随后就是浓浓的醋意,自己老了,而儿子正年轻,所以谭骥炎工作时间,作息倒是越来越规律了,其实他的面貌看起来和当年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气场更强盛了而已。

之前看到容叔也就算了,毕竟容叔五官就显得俊雅,是属于年轻不显老的一类,在沈书意看来谭宸因为常年板着脸,所以看起来就偏成熟稳重,但是当看到谭骥炎的时候,沈书意不由再次的纠结,谭宸长的真的太急了,这哪里像是他父亲,更像是谭宸的大哥,看起来年岁最多也就相差十来岁而已。

“谭叔叔,你好,我是沈书意。”沈书意快速的拉回思绪,估计是第一次见到家长,说话有点紧张,再次瞄了一眼谭骥炎,常年居于上位的人,所以那份气势无形之中都散发出来,让人心里头毛毛的。

“出什么事了?谭宸呢?”低沉威严的嗓音里带着几分不满,谭骥炎刚刚是走的急,所以转弯的时候没有注意,可是沈书意分明就是心绪不宁,所以才会一头撞了过来,在谭骥炎看来,自己未来的老婆心里头有事,谭宸这个臭小子竟然还不在身边。

微微一愣,听出谭骥炎语调里的嫌恶成分,沈书意笑容不由的僵硬了几分,心里头蓦地失落,只是面上依旧平静无比,“没什么事,走秀已经开始了,里面太吵,我出来走走。”

这孩子?谭骥炎皱着眉头看了一眼明显误会了自己的沈书意,想到之前沈家的种种,心里头明白沈书意的敏感,再想到谭宸那闷沉的性子,突然也有些担心这两个人会不会相处的好,能不能长久下去,一个太敏锐,一个太迟钝,这样早晚会出问题。

“正好你没事,陪我走走。”谭骥炎突然伸过手,温暖的大手拍了拍沈书意的头,看着她猛然之间遽变的脸色,从犹豫不决和不安转为了惊喜,谭骥炎倒是有几分心疼了,糖果那丫头从小就是娇惯着长大的,无法无天的性子,懒得够厉害,柳叶胡同大大小小的人都护着,谭骥炎自然也是将这个女儿疼到心坎里去了。

这会突然看到沈书意这么受宠若惊,但是又惶恐不安的样子,对于沈家,倒是也厌烦了几分,原本冷沉的声音倒是显得温柔了不少,带着长辈的关切,“N市不太平,有什么事让谭宸陪着你。”

一瞬间,窒闷沉重的心绪倏地一下飘远了,沈书意这才明白之前谭骥炎之前语调里的嫌恶是因为谭宸没有陪在自己身边。

“没事,我能自保。”轻声笑了起来,夜色之下,目光平静了下来,沈书意再次看了一眼谭骥炎,只感觉谭骥炎和谭宸这父子两人还真的很像,五官面容根本就是翻版的,不过想到谭宸对待小泪包那嫌恶的恨不能塞垃圾桶的态度,再对比着谭骥炎对待自己的柔和,突然感觉,谭宸以后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比起谭骥炎这个父亲绝对差远了。【这误会大发了,哈哈!】

“嗯,都注意一点也好,艾布力的事情,我会尽快解决,不过前几次只怕你还需要出面。”冷沉着嗓音,谭骥炎一边走着,一边找着话题和沈书意说话,因为想到童瞳,不由的笑了起来,峻冷的脸庞上薄唇微扬,冷峻的五官在瞬间软化,“你和小瞳倒一样,出门就容易惹事。”

“谭叔叔你一个人过来的?”沈书意尴尬的笑了笑,她其实真的没有出门就惹事,貌似都是躺着也中枪,被无辜牵累的。

“我和小瞳一起过来的,刚刚有事去了容温那里一趟,所以才来迟了。”谭骥炎原本就忙的厉害,毕竟N市这边一动,北京城这边也是跟着要动,有些事和有些人,谭骥炎得事先给谭宸他们这些小辈安排好。

可是童瞳一直想要来N市看看沈书意,之前倒是不敢过来,怕她和谭宸的感情还没有牢固,自己过来了,将谭家未来的媳妇给吓跑了就不好了。

结果容温过来之后,见了沈书意也给童瞳去了电话,童瞳自然就熬不住了,思思念念的想要过来看看人,谭骥炎这段时间忙的够呛,但是为了防止童瞳偷跑,所以毫不客气的将有些事推给了关曜和谭景御来处理,自己倒是陪着童瞳一起过来了N市。

谭骥炎话并不多,人也很冷酷,可是或许沈书意是小辈,也或许是因为想到糖果这些年的生活,所以对沈书意这孩子自然多了一份关爱,毕竟谭家的男人一贯都是铁血教育男孩子,对女孩都是娇着养,所以这份娇惯也落到了沈书意的身上。

沈书意虽然有点紧张,但是毕竟也算是口才不好,见多识广,所以倒也和谭骥炎相谈甚欢,可是偏偏就有不和谐的声音插了进来。

沈素卿今天是来看沈书意出丑的,可惜古韵的走秀太出色了,设计的服装出彩,模特也是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精神奕奕,即使知道沈素卿后面要出丑丢人,但是这会沈素卿还是不想留在会展里看其他人对沈书意赞美有加,所以这才出来了,谁知道竟然冤家路窄的给碰到了。

“沈书意,你不要……这不是谭宸?”原本以为这是沈书意和谭宸在外面花前月下,庆祝古韵第一场走秀的成功,沈素卿刚想要讥讽几句,可是这才震惊的发现眼前和沈书意看起来很是亲密的男人却不是谭宸,比起谭宸的面瘫和冷漠,眼前的男人给人的气势更加的冷酷威严,是那种站在云端睥睨天下的上位者才有的威慑气场。

谭骥炎并不认识沈素卿,不过他倒非常不喜沈素卿说话语调里的讥讽之意,所以人向着后退了两步,峻拔的身影隐匿在了黑暗之中,只余下那种威严慑人的气场,让人明白这个男人绝对是王,真正的不可侵犯不可亵渎的王者。

“你竟然背着谭宸和其他男人在外面约会?沈书意,你果真不要脸!难怪可以成功,看来媒体报道的一点不假,大家都还都在猜测你是怎么勾搭上柳一禾这个孤僻的设计师的,该不会也是在床上让他臣服的吧?”既然早已经撕破脸了,沈素卿丝毫不在意的恶语相向,说是嘲讽,其实又何尝不是嫉妒呢,嫉妒沈书意身边的朋友一个比一个有能耐,一个比一个有权势,就连周家两个少爷周子安和周淮都对沈书意另眼相待!

“呦,这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有些人就算想要出来卖,那也需要有人看上眼呢,可惜了,身体太弱,估计一般人还是喜欢健健康康的姑娘家,有权有势的人估计还有点忌讳,担心病气传到自己身上来了。”以前在沈家的时候,沈书意很少和沈素卿正面冲突,没意思,到时候被沈父责骂的人还是自己。

可是此刻,沈书意却是第一次这样牙尖嘴利的直接戳着沈素卿的软肋,沈书意其实真不明白沈素卿为什么这么偏执的要和自己死磕到底,当然了,她倒是不怕的,只是懒得理会,可是这会,沈书意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就这么幼稚的反驳回去了,而且还是往沈素卿最在意的伤口上撒盐巴。

“你?”不得不说沈书意话说的够毒辣,气的沈素卿脸色直接就变了,愤怒的浑身颤抖,想要骂人却都骂不出来。

“我怎么了?人在做,天在看,坏事做多了,担心报应到自己身上,折了寿。”笑着反问了回去,沈书意哼了一声,又感觉有点不好意思,回头看了一眼谭骥炎。

以前谭骥炎和容温他们都以为谭宸就算找了个姑娘家,那一定也是和小瞳一样的性格,单纯干净,可是此刻,看着沈书意,眉眼弯弯里带着羞赧的神色,不过倒绝对不是柔弱的性子,够精明也够泼辣,绝对是那种,人若犯我,斩草除根的性子。

“无妨。”沉声的开口,谭骥炎倒挺喜欢沈书意这性子的,他以前就担心童瞳的性子会吃亏,小瞳性子太简单,黑白分明,也幸亏是有一身好身手,所以倒不会真的吃亏,但是绝对没有沈书意这种厉害,小辣椒一般。

“沈书意,你就这么欺负你姐姐的?真该让谭宸哥看看你这丑陋的嘴脸!”夏秋末的声音清脆的响起,快步的走了过来,一把将被欺负的沈素卿护到了自己身后,盛气凌人的看着沈书意。

要不是她刚刚听到,夏秋末真的不相信还有这么恶毒的女人,对自己的亲姐姐这么冷嘲热讽,知道她身体不好,还诅咒她会折寿早死。

谭宸那臭小子还有暗恋者?谭骥炎这个当爹的这一次倒是真的震惊了,那个臭小子有什么好的,整天面瘫着脸,性子又沉又闷,竟然还有姑娘家会喜欢她?

谭骥炎狭长的凤眸里目光扫了一眼夏秋末,倒是长的很不错,只可惜这性子太傲,绝对是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当然了,糖果也是被娇惯着养大的,但是却没有夏秋末这种识人不清,盛气凌人的姿态。

“让您见笑了。”沈书意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第一次见家长,就闹了这么一出,不过沈书意也装不来逆来顺受的娇弱模样讨长辈欢心,“要不我们先进去吧。”

这些都是小辈的事情,谭骥炎自然不用插手,更何况在谭骥炎看来沈书意完全可以处理好,她没有动这些人,只是因为懒得动手,所以谭骥炎也就没有说什么,和沈书意转身离开。

“不许走!”被沈书意这么无视着,再想到之前爷爷说让自己放弃,自己和谭宸哥是有缘无分!夏秋末怎么都不甘心!

如果眼前的沈书意真的是个好姑娘,比自己更加优秀,那么就算退出,夏秋末也认了,可是沈书意是什么人?不择手段的奸诈小人,阴险毒辣,对自己的亲姐姐都能这么狠,她一定是看上了谭宸哥的家世背景,所以才不要脸的黏着谭宸哥,夏秋末是绝度不会放手的。

“那你想怎么样?夏大小姐,你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这样纠缠不休丢的可是夏家的脸。”沈书意懒懒的开口,也懒得和夏秋末这么继续纠缠着,一次解决了倒也好。

沈书意想想还真是不痛快,谭宸可是自己的,即使面瘫了一点,话少了一点,在谭家众人看来绝对算不上好男人人选,可是沈书意也舍不得让不来,当然,也不愿意其他女人在一旁觊觎着谭宸,随时要取代自己的位置,想想就不舒坦。

“夏大小姐你说吧,怎么样才能放手,别纠缠着,打扰我和谭宸生活,要怎么解决你画个道出来。”带着几分的痞气,沈书意利落的开口,原本柔和而平静的目光里此刻却带着锐利之色,莫家人骨子里的张狂和狠戾,沈书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意绝对遗传到了,只是平日里都被理智和涵养给压制住了。

谭骥炎沉默的站在一旁,越来越欣赏沈书意这性格了,也不知道这孩子怎么就那么想不开的看上了谭宸,也算这个臭小子运气好,这么聪明伶俐,身手胆识都极好的姑娘就被他一眼看相中了,还成功的拐回家了。

夏秋末一直认为沈书意绝对是个心计城府极深,不择手段的恶毒女人,可是却没有想到她竟然这么干脆利落的开出条件来,这让夏秋末怀疑的看向沈书意,担心她是不是在设什么陷阱,好让自己放弃谭宸哥。

“真的随便我开出什么条件来?”成功的诱惑太大,夏秋末小心翼翼的开口,满眼戒备的盯着沈书意,确定她不会算计自己。

“当然,不过之后你不要再纠缠着谭宸,我脾气可不太好,要是一不小心对夏大小姐你做了什么,那可就不好了。”沈书意笑着答应下,夏秋末这性子倒也不错,就是太骄纵了一点,太心高气傲了,至少比起躲在她后面的沈素卿要好太多了。

沈素卿绝对是小人,阴险恶毒的小人,行事小心谨慎,暗算别人,偏偏还要装成一副受害者的娇弱模样,楚楚可怜,活脱脱是被人给欺负了,沈书意生平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性子的人,太虚伪太做作,其实骨子里比谁都毒辣阴狠,要不是这年头杀人是犯法的,沈书意真担心哪天自己火起来了,直接将沈素卿给咔嚓掉了。

“那我们打一场,如果你赢了,我就放手,否则你就和谭宸哥分手!”终于,还是私心战胜了理智和人品,夏秋末有一瞬间的犹豫,不过为了自己这辈子的幸福,她还是开口了,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唯恐她会反悔。

夏家是古武世家,即使小辈从事的是其他职业,但是那也是从路还没有走稳就习武,夏家的人,不管是夏秋末还是夏峰也都算是中高手,一般七八个人绝对不是他们的对手,夏秋末开出这个条件,明显就显得很是卑劣了,毕竟一个普通人即使有几分自保的身手,但是也绝对不会是夏家人的对手。

“可以。”沈书意点头应了下来,不好意思的朝着谭骥炎笑了一下,毕竟她也算是用了点手段,夏秋末性子高傲,但是她也的确很在乎谭宸,所以沈书意将选择权丢给了夏秋末,任由她开出条件。

按理说夏秋末应该会要求和沈书意比演奏钢琴的,毕竟她可是专业的钢琴演奏家,只要这一次赢了,沈书意就要和谭宸分手,可是夏秋末太急切,再加上她的性子,如果这里有钢琴,她或许会选择钢琴演奏,但是这样的场合,这么难得的机会,夏秋末太担心沈书意之后会反悔,所以她就选择了保证能让自己赢的条件,比武,也就成功被沈书意给算计到了。

走秀还在进行中,基本上所有的宾客都在会场里,比武不需要有什么准备,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沈书意也就是利用夏秋末的心思和性格,所以以绝后患的直接将夏秋末那还没有开始的爱情给扼杀了,毕竟她绝对不会善良到将谭宸给让出来,也不会让夏秋末有机会和自己竞争,平添无数的麻烦事,面对情敌,直接咔嚓掉就好了。

抢先一步动手,夏秋末直接将劲道运到了全身,身为夏家最受宠的女孩子,夏秋末从小娇惯,唯独习武这一块夏老爷子管的一直很严,要确保夏秋末有自保自救的能力,可是夏秋末一拳头刚向着沈书意的要害挥过去的时候。

沈书意面色淡定,脚步一错,清瘦的身影上前,直接一手钳制住了夏秋末的手腕,反手一扭,骨头错位的声音响起,沈书意借势用力,砰的一身,一个利落的过肩摔,夏秋末整个人呆愣的被摔砸了地上,后背一阵生疼,更不用说被错位的手腕骨,直接失去了攻击的能力。

出手狠戾,但是却没有丝毫的杀气,沈书意曾经身为龙组的随扈,其实她一出手都是必杀,若是在战斗里,错开对方骨头之后绝对不是过肩摔,而是直接扭断对方的脖子,让其完全失去战斗力。

不敢相信,夏秋末根本无法想象为什么只是一个照面,自“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己就输了,甚至连她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沈书意给摔在了地上,整个人都呆住了。

“夏大小姐,一言九鼎。”沈书意居高临下的开口,看了一眼夏秋末,虽然感觉她有点可怜,毕竟夏秋末只是喜欢上了谭宸而已,但是这就是她沈书意的感情,干脆明了,甚至带着几分偏执和固执,她绝对不会让谭宸和其他人暧昧不清,即使是什么朋友关系也不行,太糟心,当然了,谭宸也绝对不会有什么关系极好的女性朋友,这让沈书意想要吃醋都不可能。

爱情是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既然你选择了对方,就该对对方负责,并不是说不能拥有异性朋友,可是明知道你的异性朋友,对你有着暧昧的心思,暗恋着你,处处关心的着你,暧昧不清,可是你却一直当对方是自己的好朋友,甚至告诉自己的另一半,“你想多了,我们真的只是朋友,关系好而已。”

这样的感情,沈书意不屑要,谭宸如果明知道夏秋末喜欢自己,可是却依旧当她是自己师傅的孙女儿,随叫随到,经常陪着对方,接对方下班,一起吃饭,一起出去游玩,这样的话,沈书意估计直接就提分手了,即使谭宸对夏秋末并没有这个心思。

“再来!”夏秋末站起身来,动了动右手腕,剧痛传来,可是夏秋末却还是直接将手骨给接上了,再次向着沈书意气势汹汹的攻了过来。

可惜,夏秋末的武术再好那也是自保而已,她绝对不是沈书意的对手,论出手的速度和准度,即使谭宸也不是沈书意的对手,当然了,谭宸的持久力却要好上很多,而且还有一种野兽般的直觉。

“沈书意,你是故意让夏小姐上钩的?”沈素卿扶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的夏秋末,刻意的点出了沈书意的算计,想要继续挑拨。

“那又如何,愿赌服输。”沈书意不在意的笑了笑,沈素卿的确是一个小人,真正的小人,如同跗骨之蛆,这样的女人竟然还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沈书意摇摇头转身离开了,不过心情倒是不错,夏秋末心高气傲,既然输了,就绝对不会再来纠缠自己和谭宸了。

谭骥炎一直都在旁观,看着得瑟模样的沈书意,她的聪慧和手段丝毫不会让人感觉到厌恶,难怪连容温那个单身快一辈子的老男人对她都赞赏有嘉,毕竟即使面对十一,容温也依旧是清清冷冷的模样,只对小瞳态度柔软,如今却又添了一个。

走秀也快要结束了,沈书意和谭骥炎刚走到门口,突然一道清瘦的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直接奔着谭骥炎扑了过来,清脆的声音带着指控和抗议,“难怪你一定要来N市,原来谭骥炎你是过来找人约会去了!”

童瞳这话其实是带着几分玩笑,当然也有几分的闷闷的不乐,这些年谭骥炎身边自然是有不少的女人想要黏上来,可是谭骥炎一贯都是不假颜色,冷酷对待。

可是刚刚远远的看见谭骥炎和一个姑娘家边走边说话,身为枕边人,童瞳自然是看得出谭骥炎态度之间的柔软之色,即使知道谭骥炎不会和别人有什么,但是却还是有点吃醋。

“小瞳。”无奈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笑意,谭骥炎挫败的接住扑过来的童瞳,倒是有几分喜悦的将人给抱满怀了,毕竟小瞳现在主动投怀送抱的机会可不多了,总是说什么老夫老妻的,不必要太黏糊,谁知道这稍微误会一下,竟然还有这样的效果。

“干嘛?”哼哼着,童瞳不满的掐了一下谭骥炎的腰,这才从他的怀抱里探出头来,直接“嫌恶”的将抱着自己的谭骥炎给推开,大热天的也不嫌弃热。

童瞳好奇的张大眼打量着能让谭骥炎开金口的女孩子,好年轻,童瞳垮了脸,自己虽然看起来也年轻,不过倒真的老了,谭宸都要找媳妇了。

看起来也很精明聪慧的模样,童瞳皱了皱鼻子,不满的瞪了一眼谭骥炎,为什么他身边出现的女孩子都是一个比一个优秀,让童瞳想要显摆一下自己正室的身份都不行,因为对方看起来比自己要优秀很多。

这些年,即使外界都知道谭骥炎和童瞳的感情有多么的深厚,但是还是有很多女人,总认为自己够年轻,总认为自己能捕获住谭骥炎的心,所以总是前仆后继的想要黏上谭骥炎。

当然,偶然一些官方的聚会,也有人向着童瞳示威,明着暗着说着酸话,基本上这些女人都是精明干练的内型,所以让童瞳都有种危机感了,对比,这些年,貌似自己还真的就是个吃软饭的角色。

“童阿姨?”对着这么年轻而且看起来好单纯的一张脸,沈书意这声阿姨喊的格外的别扭,之前她还误会了一次,将童瞳当成了谭宸的女朋友,可是真的不怪沈书意识人不清,实在是童瞳看起来真的太年轻,而且丝毫没有官家太太那种高贵端庄的家世,一身简约的服装,扎了个马尾辫,和谭骥炎站在一起,至多也就三十岁的模样。

“我和你不熟。”闷闷的开口,童瞳自然不好意思对才见面的女孩子摆脸色,所以直接将目标对着了谭骥炎,上一次聚会里,就有个二十来岁的小丫头当众叫自己阿姨,童瞳倒也没有在意,毕竟她也的确是阿姨了。

可是对方却开始含沙射影的埋汰童瞳人老珠黄了,也该退位了,谭骥炎看起来多么多么的年轻,童瞳一个老女人,儿子女儿都要结婚了,还好意思霸占着谭骥炎,早就该识趣的让出位置了云云。

所以这会对阿姨这个称呼,童瞳很是别扭,当然了,她也看出来沈书意倒没有什么恶意,或许只是单纯的依照年龄的关系叫人,可是心里头还是不痛快啊。

“这是小意。”谭骥炎无奈的摸了摸童瞳的头,这吃醋吃的够离谱的,不过谭骥炎倒也高兴,原本冷厉的脸庞柔软了很多,对着一旁的沈书意点了点头,“不要在意,小瞳就这个性子。”

童瞳直接傻眼了,呆呆的看着沈书意,这是谭宸未来的媳妇儿?刚刚自己说了什么?蹭的一下,小脸爆红,童瞳再次扑到了谭骥炎的怀抱里,丢脸丢到家了!这也太出丑了!可是当初因为尊重沈书意,所以童瞳他们根本都没有调查,自然也不知道沈书意长的什么模样。

谭宸也是接到容温的电话才知道谭骥炎和童瞳也来N市了,比谭沐的航班迟了两个小时,这会谭宸和关煦桡还有谭沐三个人也出来了,结果就看到堵在门口的众人,刚好看到谭骥炎对沈书意在笑,让她不用在意童瞳之前那无厘头的话。

咻的,峻挺的身影快速的一闪而过,沈书意还没有来得及和谭宸打招呼,却已经被他直接抱到了一旁,远离门口的谭骥炎,而且谭宸还直接依仗着自己的身高挡在了沈书意面前,面瘫着脸开口,语调不悦,“你来做什么?”

来就来了,还事先不说,竟然还和小意在一起,而且还对小意笑!这些年谭宸都没有看见谭骥炎这个父亲笑几次,所以这会,谭宸直接黑着面瘫脸,不满的看着谭骥炎。

“谭宸,小意。”听到儿子的声音,童瞳感觉脸还是有点热,只能同样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骥炎,让他不事先告诉自己,害的自己在小意面前丢脸。

比起面对谭骥炎这个父亲两看两相厌的冷脸,谭宸对童瞳的态度绝度算得上是和颜悦色,不过倒没有了小时候的粘人,“瞳,你怎么过来了?”

“我反正也没事,所以过来N市看看你和小意啊,不过谭骥炎说自己有时间,所以也一起跟过来了。”童瞳快速的回答,看了一眼沈书意,发现她并没有因为之前自己的失礼而不高兴,童瞳这才恢复了正常。

有时间?谭宸鄙视的看了一眼撒谎不打草稿的谭骥炎,一旁,童瞳也因为刚刚的事,同样默契的鄙视的看了一眼谭骥炎,被母子两人给同时嫌弃了,谭骥炎倒面不改色,依旧冷然着峻脸站在一旁。

沈书意好奇的看着眼前的一家三口,再看着谭骥炎一副被母子两人同时嫌弃的模样,再想起之前谭骥炎关切的照顾自己这个小辈,甚至还告诉自己有什么事都可以打他电话等等,这会看着谭骥炎被谭宸给嫌弃了,沈书意不由的拉了拉谭宸的手。

所有人都诧异一愣,谁都知道谭宸这个冷酷的性子就是遗传了谭骥炎,父子两人面容相似,性子也是相似碰到一起,基本就和仇人一般,可是这会沈书意打着圆场,包括谭骥炎都好奇的看着谭宸,不知道这个儿子会怎么做。

在沈书意看来谭骥炎虽然冷酷了一点,威严了一点,绝对是一个好父亲,否则就不会陪着自己走了这么久,还说了那么多的话,沈书意看得出谭骥炎的性子其实也是沉默寡言的,要不是为了照顾自己的心情,不让自己紧张,他不会主动找了那么多话题和自己说,这会自然也是维护着谭骥炎。

“父亲!”谭宸终究还是退让了,握紧了沈书意的手,在她没有注意到的时候,狠戾的看了一眼显摆的谭骥炎,他刚刚一定和小意说了什么!将小意给骗了。

噗嗤一声,童瞳直接乐了起来,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谭宸这么吃瘪,向着谭骥炎低头,一旁的关煦桡和谭沐都无比敬佩的看着沈书意,果真是一物降一物,嫂子都还没有说什么,谭宸哥直接屈服了。

沈书意毕竟对见到谭骥炎和童瞳还是有些紧张的,再加上先入为主的观念,所以才误会了,这会一看童瞳三人的表情就聪明的明白过来了,被谭宸握住的手不由的挠了挠他的掌心,笑着主动示好。

宠溺的目光纵容的看着道歉的沈书意,谭宸半点不在意,握紧了她的手,沉声开口,“走秀快要结束了,还要进去忙吗?”

了点头,沈书意看了一眼众人,“大概还有半个小时走秀就结束了。”

一行人再次步入了会场,沈书意向着后台这边走了过去,谭宸原本是要跟过来的,但是后台这边其实也不需要谭宸帮忙,而且谭骥炎和童瞳都过来了,沈书意自然让谭宸留在原地陪着他们。

“我以为你和谭叔叔关系很好。”低声的开口,沈书意瞄了一眼不远处坐下来的谭骥炎和童瞳,她之前以为谭骥炎是那种面上看着冷,但是很照顾孩子的男人,可是这会算是明白过来了。

哼着,谭宸摸了摸沈书意的头,“你不用管,那是我和他的事。”不管算他不错,还知道对小意好,谭宸知道沈书意对待亲情这一块有些的敏感,如果谭骥炎是用对待谭宸的态度对待沈书意,肯定会让沈书意误会谭骥炎不喜欢她。

当然了,这种低级的错误谭骥炎自然不可能犯,更何况他也的确很喜欢沈书意这孩子,所以对待她的时候态度柔软,和对待自己的女儿差不多,这也才导致沈书意误会了。

“那我过去了。”沈书意笑了笑,还是面对谭宸的时候更加的自在一点,即使谭骥炎和谭宸的脸看起来就像是翻版,可是看着谭骥炎的脸,沈书意只有尊敬。

第一次面对谭宸的时候,即使有点看到教官时的忌惮,但是沈书意却也敢和谭宸闹腾,但是如果不知道谭骥炎的身份,第一次见到谭骥炎,沈书意绝对不会对谭骥炎没大没小的。

“去吧,不要太累。”低沉浑厚的嗓音里带着浓浓的温情,借着后台这边黯淡的灯光,谭宸低头快速的在沈书意的唇上亲了一下,瞳他们过来了,肯定要住揽月苑,一想到这几天肯定不能和沈书意亲热了,谭宸突然很想要将谭骥炎这个父亲打包丢给北京城去,太碍眼了!

------题外话------

吼吼,将谭家人拉出来了,抱抱亲们,谢谢大家的投票,么么,感谢。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