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9章 风波再起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8    作者:吕颜

夏家服饰和古韵联合的秋装秀如期举行,可以说这是服装界近年来规模不是最大,但是绝对是最轰动的一次,夏峰和他的JIULAE品牌通过这一次走秀就奠定下了巴黎时装秀的资格,也等于是真正的打开国际市场的第一步。

当然,服装界对夏家秋装秀之前是没有太大的震动的,毕竟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了,早些年,只要设计师有设计天赋,旗下的品牌都可以参加巴黎时装秀,可是长此以来,有些设计师在拥有了这个资格之后,反而不思进取,利用声誉滥竽充数,只为了赚钱,根本不再将心思放在设计上。

所以后来全球时装公会召集了各国公会的代表,集体开了为期半个月的会议,重新制定了参加走秀资格的大大小小的规定,比起以往的规定,重新制定的规定要严格了很多很多,参加走秀资格的设计师或许会有很多,但是每年都需要拿出春夏秋冬四季的新款设计,并且要公会半数以上的设计师首肯通过。

这样,那些想要滥竽充数,或者在参加完走秀之后,就以为一炮而红,大揽钱财不思进取的设计师可以说都被挡在了巴黎时装秀的门外了,除非他们能保证每年自己都在不断的进步,在设计,走在时尚和潮流的前沿,否则根本不够资格参加走秀。

“你一会过来?嗯,我知道,什么……谭谭也过来了,那行,晚上吃夜宵吧,谭宸,我不和你说了,太忙。”沈书意挂了电话,整个人又陀螺般忙的旋了起来。

“化妆师还没有过来?安妮,你先给她们几个弄一下妆容,古典风格的就行,额头和眼角的鬓花等化妆师过来再弄。”沈书意快速的开口,幸好带了耳麦,否则后台这么嘈杂的环境里,估计她的嗓子都要喊哑了。

“倪大伟,你给我不要装自闭,快点去检查一下服装!”沈书意恶狠狠的对着角落里装自卑装自闭的倪大伟狠狠的开口,即使开着空调,沈书意这会也是一额头的汗,突然决定和夏家合作,后台这边简直是一团乱了,结果,得,这个爱伪装的变色龙竟然躲在角落里看美女看热闹。

“果真是距离产生美。”倪大伟懒洋洋的开口,瞄了一眼直接化身母老虎的沈书意,自己也只能去一旁帮忙,其实倪大伟是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帮忙什么,走秀的服装这一块,都是陆纪年在隔壁的试衣间里弄。

妆容和走秀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沈书意在弄,倪大伟摸摸鼻子,瞄了一眼快要暴怒的沈书意,貌似这个时候惹上老板不太好,所以也只能跑过去,腼腆着表情,去问这些快走秀的模特需要帮什么忙。

“我的头饰……别动,那个带子我是要缠在手腕上的。”

“眼影打的太淡了,弄深一点,弄点金粉上来,T台上的灯光打到脸上之后,有种魅惑。”

“那什么,谁看见我的腮红……那行,我就用你的啊……”

所有人都在忙碌着,设计师,后勤人员,模特儿,毕竟这可是规模不小的走秀,沈书意忙里偷闲的喝了一口水之后,看着忙碌的众人,直接站到了椅子上,拍了拍巴掌,清脆的声音带笑的开口,“各位,其他的话我不多说了,这一次走秀成功了,那么巴黎秋季时装周,大家一个不少的过去。”

所有模特都是震惊的一愣,她们虽然都是专业模特,但是也只是二流,有几个才够得上一流模特的资格,可是比起国外的模特,终究还是差了一些,今天这个机会对她们而言就是非常难得,所以虽然古韵是一家小的服装厂,甚至是在走秀前两天才找的她们,可是为了今天这个可以露脸的大好机会,不单单是在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团面前,而且服装界所有够资格的设计师和企业家也都过来了,所以她们宁可违约推了手头的工作都来古韵参加这一次的走秀。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这么说,让她们有资格去参加巴黎时装周的走秀,那可都是国际名模才有的资格,而她们虽然将巴黎时装周的走秀当成了目标和梦想,但是那也只是梦想而已。

“沈小姐,这是真的吗?”有模特儿不敢相信的开口,妆容美丽的脸上带着激动和不敢想的期盼,真的能让她们去参加巴黎时装周的走秀。

“当然,所以今天好好表现吧。”沈书意面带着微笑,眼神柔和而平静,给人一种可以信任的安心和可靠,其实走秀除了模特这个因素之外,更重要的还是设计师。

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服装只要出色,那么即使是普通人穿上走秀,也能让人体验出服装的美丽,而且在沈书意看来,设计师设计出来的服装就是给人穿的,如果仅仅靠顶尖的国际名模才能穿出服装的特色来,那么这设计在沈书意看来就是失败。

噼里啪啦的鼓掌声响起,所有的模特都激动不已着,每个人都像是被打了鸡血一般,眼睛里冒出战斗的光芒来,这样可遇不可求的机会,如果她们再把握不住,那就真的不用在T型台上混了。

沈书意笑着看着精神状态完全改变了的模特们,这种改变不是依靠平日里的训练,也不是依靠经验,而是一种从里而外的激情,即使走秀还没有开始,沈书意也能想象出今天的T台将会多么的耀眼辉煌。

“怎么了?有事?”沈书意从化妆间里出来,就看见夏峰站在门口,目光复杂的看着自己,让沈书意都有点诧异。

“你真的很特别。”朗然一笑,这句赞美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夏峰自己就是设计师,主办了至少上百场的走秀,而且夏家的模特都是国内顶尖的名模,有些还是国外的一流名模,可是看了一眼化妆间里古韵模特那种张扬热情和喜悦气息,让夏峰突然有种预感,今天的走秀真正成功的将会是古韵。

“见笑了,既然要上战场了,自然要多鼓励鼓励战士了。”沈书意淡笑的接过话,看了一眼四周,这才压低了声音,“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更新最快,全.文.字手打)

“放心,一切都弄好了,不过这一次还真的要谢谢你。”夏峰完全没有想到沈素卿竟然这么恶毒,为了报复沈书意,还真是不遗余力,甚至连夏家都利用上了,也幸好有沈书意之前的通风报信,所以夏峰才来得及避免这一次被夏家死对头杨思明的算计陷害。

“那我先出去绕一趟,既然将要我拖下水,我怎么能龟缩在后台呢,怎么也要给他们一个报复的机会。”沈书意潇洒的对着夏峰摆摆手,向着外面走了过去,看起来柔和平静的一个人,可是真的犯到沈书意头上了,她也不是软柿子!

夏家有一个专门的走秀T台场所,直接可以媲美国际专业的舞台,外面是一个大型的展厅,而此刻,记者和前来参观的宾客都聚集在展厅这边,酒水糕点果品一应俱全,倒也显得热闹非凡。

那就是沈素卿合作的杨思明?沈书意站在不惹人注意的角落里,借着白色罗马柱的遮挡,远远的看着正被记者围起来采访的杨思明,比起夏峰的内敛和才华,杨思明只是单纯的商人,经营的佳美服饰走的也是高端金品的路线,和夏家服饰可以说是奇虎相当,也算是死对头。

杨思明也算是个官二代,父亲和大哥都在北京城从政,家里的势力不算小也不算大,杨思明也是个活络的人,他对从政没兴趣,即使有钱了也不能挥霍太没意思,他父亲大哥就是如此,到如今也就开着奥迪车,手表也就只能戴十来万的,怕被人举报,所以总是低调。

杨思明想着家里有父亲还有大哥在从政,他经商的话,那百分百的稳赚不赔,有什么好的政策和福利,自然都是杨思明第一个拿到手,但是杨家父兄也只是北京城里的官员,到了北京才知道自己的官小,这话说的一点也不错。

所以杨思明将地点选在了N市,比起龙蛇混杂水深的北京城,杨家父子的权力在N市倒显得重一些,而杨思明也的确有份经商的才能,将美佳服饰发展的很好,只是近年来因为夏峰的设计天赋,美佳服饰即使有竞争力,但是没有顶尖的设计师,逐渐被夏家服饰压了一头。

“杨总裁,听说你今天可是带着旗下的模特一起来的,怎么没有见到人呢?”记者争相恐后的蜂拥而来采访着杨思明,圈子里谁不知道夏家和杨家是死对头,杨思明既然来了,肯定不是单纯的来参观的。

“杨总裁,不知道你对今年JUILAE的秋装秀有什么猜测?会成功的打入国际市场吗?”

“好了,各位各位,今天可是夏家服饰是主角,你们这么围着我,只怕夏设计师看见了要不高兴了。”三十来岁的杨思明朗声笑着,打断了记者们七嘴八舌的问话,摆摆手示意大家安静下来,这才继续开口。

“我在这里预祝一下夏设计师的秋装秀取得成功。”杨思明见四周安静了不少,慢悠悠的开口,看了一眼过来的模特,眼中笑意加深,带着老谋深算的奸诈,“我的模特们过来了,今天借着夏家的风头也给美佳宣传一下,下个月的美佳秋装秀还请各位捧场那。”

美佳的模特今天都是有备而来,盛装出席,那一款一款的新装,在模特的猫步之下,展露住服装的韵味和魅力,而记者也毫不吝啬的咔嚓咔嚓的拍着照片,当然,这其中也有不少记者是被杨思明给收买了。

“这是美佳今年的新款秋装,提前做个宣传了。”笑呵呵的开口,杨思明瞄了一眼四周,果真看见有夏家的人神色匆忙的向着后台跑了过去,杨思明眼中笑容加深,他倒要看看今年夏峰怎么走这一场秋装秀。

突然,当余光扫到柱子后的沈书意,杨思明快速的走了过去,热情的招呼着,如同偶遇的老朋友一般,“沈小姐竟然在这里,让我好找啊。”

这话一出,四周的记者刷的一下眼睛都亮了,只感觉这关系还真是错综复杂,之前传言沈书意靠着潜规则上位,和夏家杠上了,甚至要抢走夏家服饰巴黎时装秀的资格,可是这会夏家服饰的死对头杨思明竟然却如此热情而主动的和沈书意打招呼,这关系一般人真的理不清楚,只感觉商场里的人果真都是带着面具,是朋友还是敌人,根本分不清。

“你好,杨总裁,久仰了。”沈书意笑着走了出来,看了一眼诡谲算计的杨思明,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只怕根本看不出这个男人包藏祸心,笑里藏刀。

“不知道沈小姐有没有兴趣和美佳合作呢?”一语惊人,杨思明笑着握着沈书意的手还不曾松开,这边满脸笑容的面对着记者,四周的闪光灯再次闪亮,估计在场的人,不单单是记者,其他一些宾客也都弄不明白杨思明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有机会的话,一定。”将自己的手给抽了出来,沈书意笑着点了点头,目光扫过角落里几个出来的设计师,却见他们脸色阴霾,目光停留在几个杨思明带来的模特身上。

“夏设计师,我这是班门弄斧了,请不要见怪啊,借着你的名头给美佳做个宣传呢,失礼失礼了。”杨思明笑着向着夏峰和他身边几个脸色阴沉的设计师拱手打着招呼,似乎根本没有发现他们阴沉而愤怒的眼神。

夏峰并没有开口说什么,只是神色有点的冷,而他一旁的几个被剽窃了设计的设计师脸色就更加难看了,刚想要说什么,却被夏峰给拦了下来,“不用过去了,他已经抢先展示了,现在说什么都迟了。”

“可是……”明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但是却还是不甘心,设计师烦躁的一抹脸,“可是这样一来,今天的走秀怎么办,这几款衣服都不能用了!”

“没关系,我们还有备选的。”夏峰倒依旧镇定自若,让一旁气愤难当的几个设计师也只能作罢,转身回去后台,快速将备选的服装找了出来,可是备选的比起被剽窃的几款设计差了很多。

杨思明看着夏峰并没有说什么就带着旗下的设计师转身走了,阴冷一笑,以为这样就可以息事宁人了吗?等到走秀结束之后,杨思明已经准备好了,会将夏家服饰这几款一模一样的服饰再让人给弄出来。这样一来,夏峰剽窃美佳的设计就是铁板钉钉的事实了,可是因为之前看到自己将模特穿了这些衣服,所以临时将剽窃的设计服装给藏了起来,一想到会有这种结果,杨思明眼中笑意再次加深了不少。

“这几款衣服设计的非常独特,看来美佳也要走国际路线了。”四周都是聚集的记者,沈书意笑着开口,向着美佳的模特们走了过去,回头笑问着杨思明,不动声色的给他下着套,“不知道是哪位设计师的手笔,日后也要让我们古韵的柳设计师一起切磋切磋。”

“沈小姐客气了,这可是美佳秋装今年主打的产品,是我们设计团队辛苦努力了几个月的成果……”完全没有想到沈书意在给自己下套,杨思明为了让人先入为主的认为夏家剽窃了美佳的设计,所以这会正口沫横飞的说着美佳设计师的辛苦和秋装设计的风格构思。

这边杨思明正侃侃而谈着,沈书意微笑着刚准备离开,可是突然,夏秋末砰的一声推开了门,高挑着身材,淡蓝色的礼服,美女原本就够吸引人的眼球了,更何况还是夏家的大小姐,自然更是让记者的目光和来宾的目光都看了过去。

“杨思明,你竟然剽窃夏家的设计?”夏秋末愤怒的质问着,三两步走到这些模特面前,指着她们的衣服,“这分明是夏家今天要展示的服装,怎么就成了美佳的服饰了?你们美佳赢不了我哥,就用这么卑鄙下作的手段吗?”

热闹的现场倏地一下安静下来,众人都诧异的看着怒不可遏的夏秋末,倒是杨思明依旧老神在在的笑着,被指责了也没有什么不高兴,“夏大小姐这话说的可不对了,这分明是我们美佳今年秋款的设计,怎么就成了剽窃了,夏家服饰的设计图难道我们美佳还能盗窃到?如果真是这样,夏设计师只怕早就报警了。”

服装公司的设计图素来都是最保密的,外人根本不可能拿到,杨思明再接再厉的开口,“夏大小姐这是认为夏家服饰里有内奸叛徒了,所以才将设计图卖给我了?”

夏秋末气的够呛,却也不知道如何反驳杨思明,突然当目光看到站在杨思明身边的沈书意时,夏秋末突然像是全部明白过来了一般。

“原来是你!沈书意是不是你趁着参观夏家服饰的机会,将设计图卖给了杨思明,合伙来陷害夏家?”厉声质问着,新仇旧恨之下,夏秋末压不住满腔的怒火,直接向着沈书意冲了过来。

“够了,无凭无据,你在胡闹什么?”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一身深紫色的唐装,夏老爷子在夏峰和夏家其他几个小辈的陪同之下走了过来,严厉的制止住了冲动的夏秋末。

“爷爷,分明就是他们合伙起来剽窃夏家的设计?”夏秋末气红了眼,恶狠狠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书意,咬牙切齿的开口,“我知道肯定是你,除了你,没有人有机会盗取夏家的设计图!”

“各位,走秀马上就要开始了其他事情,等这一次的走秀之后我们再做定夺。”夏峰沉声开口,走上前来要将夏秋末给拉回来,可惜她却执拗的站在原地,一双目光毒辣的盯着沈书意。

“好了,有什么事私下说,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夏老爷子的确是脾气火爆,即使他最疼爱这个孙女儿,却也是严厉着表情,神情慑人。

夏秋末即使脾气再大,但是此刻场景不对,再加上夏老爷子也发火了,绷着脸,夏秋末也不敢再揪着沈书意不放,恨恨的看了她一眼转身跟着夏峰离开了。

四周的宾客和记者都感觉今天只怕是个是非日,走秀还没有开始,却已经出了剽窃的事件,按理说看起来是杨思明占着理,可是大家都是聪明人,杨思明来参加走秀,为什么要带着自己模特,还穿着有争议的服饰过来,这分明是故意来恶整夏家的。

可是俗话说的好,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夏家服饰监督不力,设计图没有保管好被杨思明给弄去了,夏家也只能吃下这个闷亏,自认倒霉,当然,杨思明这做法也够卑劣的,可是打压竞争对手,谁的手段不是这样,无所不用,不择手段,这就是商场的残酷。

“沈书意,只怕夏峰最怀疑的也是你吧?你可真是好手段,利用合作的关系,借着夏家服饰来给古韵打广告,背地里又偷偷的将夏家服饰的设计图给卖出去,背后捅了夏家一刀,最毒妇人心,果真一点不假。”沈素卿柔和的笑着,手里端着香槟酒,低头轻啜了一口,讥讽的看向沈书意。

沈书意她想和夏家服饰合作,想要走捷径,没有这么容易!沈素卿太懂得人心了,今天这事,即使夏家查不到证据证明是沈书意做的,但是疙瘩已经存在了,日后夏家服饰绝对不会和沈书意合作,服装业的其他人只怕也不会和沈书意合作的,如果夏家服饰一怒之下打压古韵那就更好了。

“不要笑的太早,笑到最后的人才是胜利者。”沈书意悠然一笑,神态慵懒,清澈如水的目光带着几分不解看着虚伪做作的沈素卿,“我倒是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针对我呢?就因为你的身体不好,怕自己活不长,所以嫉妒我这个健健康康的人?”

沈素卿伪装的笑容冰冷下来,她永远都没有办法忘记上辈子自己悲惨的经历,为什么同样都是沈家的女儿,沈书意却过的那么幸福,有了炜烜哥那么好的男人当老公,继承了天依服饰,一辈子衣食无忧。

可是自己呢?上辈子,沈素卿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病床上,要不就是羡慕的看着沈书意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和炜烜哥一起出门约会,她在医院里饱受折磨的时候,她却和炜烜哥幸福的选婚纱拍结婚照,自己高烧病弱,害怕一睡不醒的时候,她在众人的祝福之下挽着炜烜哥的手走向了婚姻的礼堂。

不甘心那!要不是沈书意和她的母亲莫思云,要不是因为她们母女两人,妈怎么因为怀了自己而饱受打击,自己怎么会是早产儿,怎么会身体这么弱,甚至没有享受过爱情,没有享受过男欢女爱就这么香消玉殒了!既然老天都是垂怜自己的,让自己竟然死后重生了,那么这辈子,沈素卿绝对不愿意重复上辈子那么悲苦的命运,她要将属于自己的一切都夺回来!她让沈书意万劫不复,生不如死!

看着沈素卿眼中那种偏执的扭曲的仇恨,沈书意耸耸肩膀转身离开了,自己怎么傻到询问沈素卿,她脑子不太好使,自己也被带着傻了。

“沈小姐,老爷子有请!”这边沈书意还没有走到后台,一个男人快速的走了过来,绝对是个练家子,眼神都不一样,浑厚的声音里可以听出常年练武的那种气势,说是有请,可是态度却显得很是强势,只怕容不得沈书意不答应。

“麻烦带路了。”上一次为了亚特兰蒂斯这一款游戏里仙剑诀的设计,沈书意还登门拜访了,老爷子那脾气可真不是盖的,火爆的很。

走廊左转之后,男人打开门,沈书意走了进去,藤椅上,夏老爷子正坐着,夏峰估计是去外面忙碌了,还有一些夏家的长辈们在,三个中年男人也坐在一旁,几个年轻的小辈倒是恭敬的站在长辈的后面,唯一一个小辈也就是夏秋末才有资格坐在椅子上。

“夏老爷子,好久不见,各位,打扰了。”沈书意笑着走了进来,即使这是鸿门宴,可是沈书意神色坦然而平静,进退有礼,倒是看不出一点的惧怕和不安。

“你还有脸过来!”夏秋末第一个扛不住的再次恶言相向,蹭的一下站起身来,怒火冲天着,估计是越想越气,这会看到沈书意恨不能冲上来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貌似是老爷子请我过来的吧?”笑着开口,沈书意倒是一点也不畏惧,挑着眉梢看了一眼怒不可遏的夏秋末,就这么火爆的大小姐脾气,难怪谭宸当年没有看上眼,也幸好没有看上眼!这么一想,沈书意倒自己先乐了,“夏小姐只怕是因为谭宸的事情迁怒吧,所以才疑神疑鬼的,我和夏设计师是合作关系,自然不会做这么卑劣的事情,更何况这么做,与我也是一点好处也没有,但凡有脑子的想一下也知道。”

“你说谁没有脑子?”夏秋末的确没有沈书意的好口才,被沈书意这么云淡风轻的一说,火气再次炽热的蒸腾燃烧起来,可惜身体刚要冲过来,却被夏老爷子眼明手快的给抓住手腕拉坐在了椅子上。

“小丫头够老练的啊。”夏老爷子哼哼的开口,皱着眉头,带着皱纹的脸上,一双眼却异常锐利的紧盯着沈书意,“依仗着谭小子倒是和我老爷子也敢这么没大没小的!”

“您老这是欲加之罪,要是没事我去后面忙了。”沈书意倒也不客气了,直接在一旁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看了一眼目瞪口呆的众人,笑笑开口,“麻烦倒杯水。”

“谁让你来喝水的!”夏老气的直接火了起来,夏秋末那脾气也绝对是遗传了夏老爷子,这么一吼,中气十足,丝毫没有刚刚在外面的稳重的模样,直接是个老小孩一般,怒火冲冲的对着沈书意骂了起来,“不是你这个臭丫头,那设计图会被盗窃吗?你敢说不是因为你搅和在其中的关系,所以才连累了小峰。”

“杨思明可是冲着夏峰来的,我这是无辜被连累了,我都没有找人诉苦水呢,您老还好意思对我大呼小叫的?有本事你冲杨思明去咆哮。”被吼的耳朵阵阵发麻,沈书意身体向后倾了几分,不怕死的一阵说。

“你这个没大没小的臭丫头,你还敢说!”夏老气的火冒三丈,咚咚咚的走到沈书意身边,“今天夏家不和你合作,有多远给我滚多远!跟着谭宸那臭小子越学越坏!”

后台事情的确不少,沈书意真的站起身来转身就要走,让一旁赶人的夏老愣了一下,没有想到沈书意这么听话,不由的再次怒了起来,直接操起一旁的茶杯砸了过去,砰的一声砸到了门上。

夏家几个长辈和小辈都傻眼了,他们都知道夏老脾气火爆,这些年愣是一个人住,平日里除了夏秋末之外,其他小辈,夏老爷子都不待见,可是他们还是第一次看到老爷子这么火大,而沈书意倒是一点都不害怕。

“这要是砸伤了,我可算是工伤。”沈书意倒是没有一点害怕,老爷子火气大,但是也知道分寸的,所以茶杯直接对着门砸过去的。

“那个我还有事。”沈书意回头看着气呼呼的夏老,打开门,诧异一愣,却没有想到谭宸竟然在门口,身边还跟着关煦桡和另一个年轻的男人,健康的麦色肌肤,五官英俊,身材修长而健硕,看起来很是稳重的感觉。

“嫂子。”谭沐沉声的开口,这倒是他第一次见到人,之前在柳叶胡同倒是听了不少传闻,毕竟大家都好奇倒是哪家姑娘这么想不开,不怕死的和谭宸哥谈恋爱,如今一看,第一眼,却是一张精致如画的脸,眉眼秀美,眼神带着笑意,看起来很精神也很精明。

“谭谭,你好。”沈书意一愣,立刻明白了谭沐的身份,一看倒真的像是军区里走出来的,刚毅正直,眼神炯亮有神,比起谭宸的面瘫,关煦桡的和煦温雅,谭沐倒最现实一名军人,话也不多,沉稳可靠。

“谭宸哥?”夏秋末没有想到竟然会看到谭宸过来,可是当谭谭那一声嫂子,却又让夏秋末脸色倏地一下苍白,血色尽褪,咬着红唇站起身来,留恋的目光看着谭宸,为什么谭宸哥要选择沈书意这样的女人!

夏季众人都知道心高气傲的夏秋末一直有暗恋的人,而这个人也算是夏老爷子的关门弟子,可是据说老爷子很想收他为徒弟,可是却被一而再的拒绝了,这让夏家众人对谭宸都好奇的厉害,毕竟夏家小辈里,即使有杰出的,老爷子也从不会收为徒弟,偶然指点一下都让人狂喜不已,更不用说收为关门弟子这样的荣耀,可是还有人不屑不要。

夏季众人一眼看去,门口的三个男人各有千秋,关煦桡温文尔雅,谭沐稳重刚毅,可是谭宸却面瘫着一张脸,对比一下,夏家众人怎么看关煦桡和谭沐也比谭宸来的好啊,这么面瘫的一个男人,看起来冷冰冰的,连眼神都是冷的,这要是当老公,还不得闷死自己,而且这么冷酷的男人,能指望他会体贴入微,温柔浪漫吗?

屋子里除了夏老没有感觉到什么压力之外,夏家众人只感觉一股莫名的压力,不由自主的提高了戒备,谭宸眼神冷冷的扫过地上还冒着热气的茶水和破碎的茶杯,再想到沈书意刚刚站在门口,自然知道出了什么事。

“臭小子,看什么看,就是我砸的!”夏老哼哼着,火气十足的瞪着谭宸,“现在倒是硬气了(,为了个女人就敢瞪老子了!”

“反正也砸不中。”沈书意笑着开口,主动的握住了谭宸的手,他这样子看起来真像是要和老爷子打一架,难怪夏老这么火大。

“下次不用客气。”冷声的开口,谭宸正色的看向沈书意,虽然他也知道夏老不会没有分寸,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这话一出,夏老爷子再次气的怒火冲天,他舔着老脸要收谭宸为关门弟子,可是这个臭小子就是不点头,如今却为了一个臭丫头,这么顺从,夏老爷子华丽丽的吃醋了。

“你在这里和老爷子说说话,后面事情多,我先过去了,还有半个小时走秀就开始了。”沈书意笑着开口,又握了一下谭宸的手,都有点舍不得放开了,事情太多,都是些杂乱的事情,吼的嗓子都痛了,沈书意还真想赖在谭宸这里不走了。

“我过去帮忙。”低沉的嗓音,谭宸看了一眼有点疲惫的沈书意,从早上就开始准备到现在了,中午也就草草的吃了快餐,因为合作的事太突兀,所以这几天沈书意和陆纪年都忙的够呛,睡也没有睡好,眼下都有黑眼圈了,让谭宸不由心疼起来。

“不许去,后台都是模特,你是不是想要偷看美女啊?”而且模特们都习惯了,有时候直接就在后面换起衣服来,倪大伟那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陆纪年虽然还是那孤僻的模样,可是沈书意知道只要是个男人都不会放过饱眼福的机会,所以她绝对绝对不会让谭宸去后台的。

被沈书意这凶悍的小样给逗乐了,谭宸无奈的叹息一声,大手握了握掌心里柔软的手,“我让煦桡和谭谭过去帮忙。”

被点名的两个人哭笑不得的看着有女人没兄弟的谭宸,他们都是大老爷们,去后台能帮什么忙?给模特拉拉链,还是给她们找鞋子化妆?

“不用,已经差不多了,我过去就行了。”沈书意笑了起来,这才松开谭宸的手,瞄了一眼爱恋看着谭宸的夏秋末,突然拉低了谭宸的身体,吧唧一下,亲在了他的薄唇上,这才带着胜利的笑容转身出门了,这可是自己的男人,打上标签最好,省的被其他人惦记,夏老爷子可是一直想要撮合谭宸和夏秋末呢。

“这个不要脸……”夏秋末一愣之后,随即就是怒火冲天,可是怒骂的话还没有说完,谭宸冰冷的眼神却已经如同刀子一般扫了过来,愣是让夏秋末余下的话给震慑的卡在了喉咙里,这也是夏秋末第一次面对谭宸这么阴冷骇人的眼神,冰寒刺骨,没有一点温度,如同在看一个死人一般。

“那个臭丫头有什么好的?”夏老爷子见不得夏秋末被欺负,不满的看向谭宸,他就不明白了,秋末哪里不好,她可是和谭宸这个臭小子从小就认识了,可是为什么这个臭小子就选择了那个牙尖嘴利,一看就是一肚子坏水的丫头,秋末除了脾气大一点之外,样样都好,哪里比不上沈书意了!

夏家其他人无语的看着夏老和夏秋末,不是他们偏袒外人,可是感情这事从来都不是好与不好来评判的,而且短短的几分钟里,他们都看出来了,谭宸这个面瘫脸,即使面对夏老都是冷冰冰的没有温度,可是面对刚刚离开的沈书意时,那眼神却想到很是柔软,峻冷刚硬的五官也软化下来,这分明就是将人疼到骨子里了。

老爷子这么瞎搅合根本就没有,而且秋末虽然脾气大,心高气傲,但是面对谭宸的时候却分明软了不少,可是沈书意却敢和谭宸开玩笑,这不需要对比就看得出,沈书意更合适谭宸,秋末只是单方面的暗恋而已。

T型台上灯光已经亮了,所有的宾客也都按位入座了,音乐声响起,后台的模特也都准备好了,沈书意也终于闲了下来,对着倪大伟开口,“杨思明估计派人去后台偷之前剽窃的那几款衣服,搜集证据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放心。”倪大伟也累的够呛,懒懒的接过话,转身就离开了,这点小事,他要是办不好,早八百年就死在国外了。

------题外话------

么么,谢谢亲们的投票,感谢,抱抱,O(∩_∩)O~,票票向着颜飞过来吧,吼吼。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