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8章 泪包无敌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7    作者:吕颜

“不准告诉夏峰!”陆纪年阴测测的笑了起来,沈书意留心到了沈素卿带来的两个设计师正在用袖口上的微型照相机在偷拍设计室里的成品服饰,陆纪年自然也注意到了,镜片后的眼睛里闪烁着算计的阴险和狡诈。

沈书意不屑的瞅着小心眼的陆纪年,哼哼两声,“你还真是睚眦必报,当年那也不是夏峰抵制你,你有必要这么小气吗?”

“我高兴不成吗?”痞子味十足的反问了一句,陆纪年推了推鼻梁上的厚眼镜,英俊帅气的脸上笑容一闪而过,得瑟的厉害,有仇不报非君子啊。

不远处,夏峰正对着梅特尔一行人说着话,余光扫过这边,远远的看着沈书意和陆纪年正低头说着什么,一禾完全没有了面对自己时的排斥和孤僻,夏峰目光闪烁了一下,看来沈书意果真不简单,连一禾这样性子的人都能拉拢到。

“哥,你该不会真的要和沈书意合作吧?”夏秋末踩着高跟鞋啪嗒啪嗒的走了过来,阴狠嫉恨的目光远远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市侩算计,阴险无耻,不择手段!谭宸哥常年在军区里,接触的女人少,才会被沈书意这样狡猾奸诈的女人算计到了,可是哥为什么也识人不清!

“合作的事情你不需要理会。”夏峰并不是只注重名誉的人,虽然沈书意提出来的合作很是突兀,甚至在外人看来这绝对是依仗着夏家的名头想要给古韵造势,可是在夏峰看来合作这事于自己并没有什么损失,而且陆纪年的古风设计风格将现代和古典的服饰之美完全结合在一起,如果合作,倒也是美事一桩。

夏秋末从没有想过这个夏家小辈里最优秀的哥哥竟然会反对自己,而选择站在是一个外人身边,这种失落,再加上谭宸和沈书意的关系,让夏秋末那美丽高傲的脸庞倏地一下苍白了不少,却依旧高昂着头颅,带着不屈不饶的清高,转身直接离开了。

“喂,带了装备没有?”沈书意压低了声音开口,这会夏家的人都陪在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团身边,沈素卿和她的两个设计师正忙着偷拍成品衣服,甚至还偷偷的对着桌子上没有完成的设计图也快速的用微型照相机偷拍着。

“吃饭的家伙自然随身带着,不过什么代价呢?”陆纪年阴险的笑着,他就喜欢沈书意这一点,看起来柔和善良,其实骨子里坏的很,谁招惹了她,沈书意倒不会主动去报复,但是有机会了自然也不放过,这份秉性太和陆纪年的胃口了,龙组的那些手下都太死板了,毕竟是随扈的工作,所以受职业的影响都是不苟言笑,严肃古板,无趣的够呛。

“你想要什么条件?”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直逼奸商的陆纪年,这男人不但一肚子坏水,精明腹黑,而且还脸皮堪比城墙厚,幸好是朋友,这要是敌人,百分百是最难对付的劲敌。

“没想到,以后再说,先欠着。”陆纪年将手腕上的手表稍微的拨动了一下,直接将镜头对准了沈素卿带过来的两个设计师,手表上的摄像功能将这两个人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剽窃拍的是一清二楚。

夏家服饰,对陆纪年而言除了夏峰主打设计的jiulae让他不得不刮目相看,其他设计师的作品,陆纪年倒不放在眼里,所以也就懒得多看了,继续和沈书意咬着耳朵,满脸的幸灾乐祸,“按理说沈素卿不会这么蠢的剽窃夏家的设计,这等于和夏峰撕破脸,夏家要弄死沈家太容易了。”

“所以她这么做估计是来陷害我的。”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沈素卿不会干这么蠢的事,所以沈书意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陷害自己的,再加上现在媒体上大肆宣传自己靠着潜规则上位,排挤夏峰,再有了自己剽窃夏家设计的罪名,沈书意在服装界的名誉倒是臭的不能再臭了。

“那我们就抢先一步,将沈素卿偷拍设计图和成品服装的证据,再加上她暗中和其他人勾结陷害你的证据搜集全了,到时候来一个绝地大反攻怎么样?”眼睛里熠熠着战斗的光芒,陆纪年嘿嘿的笑着,只感觉到心里头无比的痛快啊!

沈素卿这么柔柔弱弱的虚假模样,不知道突然将自己最丑陋的一面在大庭广众之下暴露出来,沈素卿会是什么表情,越想陆纪年越感觉可行,甚至都不和沈书意商量了,迈开步子大步的向着外面走了过去,四处无人之下,陆纪年掏出了手机拨通了谭宸的号码。

“面瘫,沈家人又要算计你未来老婆了,我们来个釜底抽薪,绝地大反攻怎么样?”陆纪年清朗的声音里带着不怀好意的算计和阴险,背靠在身后的墙壁上,笑着对着电话另一头的谭宸噼里啪啦将沈素卿他们的丑行给说了一遍,“怎么样?你去查查看谁和夏家服饰是死对头,对方肯定愿意和沈素卿合作来陷害夏家。”

“嗯。”冷沉的一个字也算是回答,谭宸峻冷着面瘫脸,对于沈家,沈书意不在意了,将沈家人当成陌路人,谭宸也就不去理会,毕竟不管如何,沈勋都是小意的亲生父亲,所以谭宸也顾忌着这一点,小意嘴上说不在意,但是如果沈勋真的有个三长两短,只怕也还是会在意的。

可是谭宸却没有想到沈素卿竟然这么纠缠不休,之前小意让沈素卿和秦炜烜订婚,也就是为了摆脱这两个人,可是沈素卿即使得到了沈家的天依服饰,也得到了秦炜烜,却依旧对小意不死不休的报复。

“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码?人家可是思思念念的要对付沈丫头!”陆纪年挫败的开口,他不单单看谭宸这张面瘫脸心里头不舒坦,尤其受不了谭宸这沉默寡言的闷葫芦性子。

可惜回答陆纪年的是手机被挂断的嘟嘟声,气的陆纪年直咬牙,而挂了电话之后,谭宸沉默了一下,随后拨通了一个号码,“是我。”

“上校!”电话另一头的男人估计是受宠若惊,音调直接拔高了几分贝,绝杀里所有成员都知道谭宸的性子,冷漠寡言,训练起来绝对是变态里的战斗机,突然接到非任务时间谭宸打过来的电话,这可比天降红雨更让人吃惊。

“修恒,替我查一下沈家女儿沈素卿的所有事情,派两个人盯梢着,几天她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记录下来。”冷沉的声音响起,谭宸面瘫着峻脸,狭长的凤眸里眼神在这一刻显得很是冷厉。

他不对付沈家只是因为小意的关系,可是如今看来,沈素卿对小意的仇恨根本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以沈家父母对沈素卿的偏爱,谭宸明白沈家日后少不了纠缠,而最后受伤的肯定是小意。

所以谭宸已经决定无声无息的将沈家给灭了,这样虽然算是隐瞒着小意来行动,但是比起日后沈家父母为了沈素卿而伤害小意,这件事的隐瞒,小意日后或许会抱怨自己,可是谭宸却更不希望沈书意受到沈家人的伤害。

“上校你放心,我一定从她出生的时候就开始查,巨细靡遗,什么事都不会忘记的,保证完成任务!”铿锵有力的回答着,既然是上校要查的人,翻天覆地也要查出来。

不得不说夏家服饰的确是服装业的龙头老大,设计的服装丝毫不比国外顶尖的品牌逊色,最为出色的就是夏峰主打的设计jiulae,完全有资格参加今年秋季的巴黎时装周的走秀。

今天的参观的确让时装公会的代表们很是满意,而中餐直接定在了夏家主宅,请了几个地道的中餐厨师,是自助餐的形式,菜色酒水都非常不错。

“柳设计师回去加班加点的弄设计图了。”拿着筷子,沈书意吃了一口菜,微笑的和坐在身边的夏峰说话,因为夏家主宅的设计富有特色,所以代表团的人这会就如同惨叫就会一般,都端着碟子去外面参观房子的设计和建筑特色了,大厅里倒没有几个人在。

“一禾他很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候。”夏峰哭笑不得的开口,以前在设计院的时候,陆纪年根本就是孤僻的性子,也没有什么争强好胜的心,可是如今,夏峰再傻也看得出陆纪年对自己的抵触和排斥,而且这么拼,根本就是为了打败自己。

想到陆纪年那睚眦必报的性子,沈书意同情的看了一眼君子端方的夏峰,被陆纪年给记恨上了,估计未来的合作里,夏峰有的愁了,陆纪年绝对是个小人!

“怎么这个世界上还有你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夏秋末端着碟子坐在了夏峰身边,不屑的看着和夏峰说说笑笑的沈书意,她就不明白沈书意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谭宸哥喜欢她,现在连哥都准备和沈书意合作!

夏秋末早上被气的够呛,所以打了电话回去给夏老爷子,想要利用家里长辈的分量让夏峰放弃和沈书意合作,可是夏老爷子虽然脾气暴躁,但是也是是非分明的,商界的事情他是不会插手的,自然也不会干涉夏峰的决定,救兵没有搬到,夏秋末又气不过,所以还是冲过来对着沈书意恶言相向着。

“你敢说你不是借着夏家服饰的名气来给古韵打市场?现在外面报道满天飞,你一旦和夏家合作了,这些谣言就等于是不攻自破,沈书意,你真的好算计!”言辞犀利着,夏秋末讥讽而鄙视的看着笑容不变的沈书意,这个女人脸皮真够厚的。

听到夏秋末的逼问,夏峰眉头一皱的刚要阻止夏秋末,可是沈书意却笑着先开口了,“在商言商,如果一点好处都没有,我为什么要和夏家服饰合作呢?夏小姐,你果真太天真了,商人一贯都是无利不起早。”

沈书意如此的坦然,倒是让夏峰一怔,虽然说商场上一贯都是在商言商,可是很多时候人都是如此,占了便宜,却都遮着掩着,好像自己牺牲了多少一般,夏峰倒是第一次见到沈书意这样坦诚的人,一瞬间,对她的好感倒是多了不少,难怪一禾会选择去古韵,这样一个直白而真挚的老板,的确很不错。

“你?”不但没有打击到沈书意,反而被她说自己天真幼稚,夏秋末气的脸庞都狰狞了起来,愤怒的盯着笑容平和的沈书意,怒极反笑的开口,“我还真的没有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算计别人,竟然还是一副心安理得的模样!”

“说算计太难听了,我和夏设计师这也算是合作,互惠互利而已。”看着一脸气愤不甘的夏秋末,沈书意倒真的没有什么生气的,反正这都是谭宸惹出来的,否则夏秋末这心高气傲的性子,估计还不屑管夏家服饰和古韵的合作,求爱不成,所以对自己这个情敌倒是痛下杀手了。

“那你说和你合作,夏家能得到什么好处?”没有见过沈书意这样不要脸的女人,夏秋末这会还真的相信了沈素卿的话,沈书意果真是不择手段,心机城府都极深。

碟子里的菜有点凉了,沈书意到倒没有立刻开口,反而是慢条斯理的吃了起来,举止优雅,神色平和,完全没有一点的焦躁,对比之下,夏秋末这个夏家大小姐的气质和风韵倒是消失殆尽。

夏峰看了一眼,也慢慢的享用着午餐,比起沈书意,秋末太嫩了,完全像是象牙塔的小公主,就脾气大,心高气傲,这也是因为这么多年不管在哪里,都有夏家的这个靠山,所以秋末完全不需要自己去谋算什么,所以性子才这么的单纯,受受挫也是好的。

就在夏秋末被吃饭的沈书意给夏峰晾的快要再次发飙的时候,沈书意终于吃好了,拿过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端起一旁玻璃杯里鲜榨的果汁喝了一口,这才悠然的开口,“如果我们不合作,夏家服饰想要拿到这一次巴黎时装周的参赛资格可是很悬,夏小姐要知道现在这个社会,并不是完全靠能力说话,有时候关系比能力更重要。”

“但是,如果和古韵合作,走秀的资格绝对是胜券在握,还有,我和梅特尔设计师关系不错,夏家服饰以后推入国际市场,有了梅特尔设计师的推荐和介绍,必定会容易很多。”完全无视着夏秋末气的铁青的脸,沈书意笑着将合作的好处说了一下,有关系何必假清高的不用,更何况,她选择和夏家合作,而不是排挤掉夏家,也不算愧对夏家。

“当然了,这些,夏设计师估计都考虑到了,所以才选择和古韵合作的,夏小姐你毕竟只是一个钢琴演奏家,商场的事情不懂,我不会见怪的。”最后,沈书意还无比宽容大方的卖了个好,似乎原谅夏秋末的无理取闹,大人不记小人过嘛。

直接被沈书意被说的一愣一愣的,明知道她这是在强词夺理,可是夏秋末愣是没有办法说出话来反驳,气的浑身直发抖,脸色更是难看。

“沈小姐,抱歉了,秋末被我们娇惯坏了。”夏峰这次是真真实实的见识到了沈书意的口才,代替夏秋末道歉之后,唯恐夏秋末被沈书意给气死,直接起身将人强制的带离了桌子。

好可惜,难得耍一次嘴皮子,沈书意抿唇笑着,继续喝着果汁,果真还是当商人最舒心,可以赚到钱不说,没事还可以打压打压这些千金大小姐,商场谁不玩弄心计手脚,那就等着被人给吃的死死的,所以比起那些假清高的人,沈书意倒是更欣赏商场中的人,凭的都是各自的本领。

“哥,你真要和这么没有人品的女人合作?我们夏家什么时候沦落到这样被人欺凌威胁的地步了?”走到了角落了,终于从愤怒里拉回了理智,夏秋末尖声的反问着夏峰。

“秋末,首先你要明白这是商场,梅特尔大师既然说出那样的话来,那么就有可能这一次夏家失去参加巴黎时装秀的资格,这是现实,即使你不愿意接受也不行。”夏峰难得严肃了表情,秋末被娇惯了二十多年,所以才会这样天真,商场从来都不是干净的地方,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这就是生存规则。

“更何况,沈小姐提出的合作对双方都有利,古韵即使参加了走秀,也是和夏家完全不同的设计风格,对我们而言并没有任何的损失,既然是双赢,为什么不合作?”夏峰慢慢的开口,拍了拍夏秋末的肩膀,这些话希望秋末可以慢慢的想明白,至于她找沈书意的麻烦,夏峰倒是不在意,夏秋末只是纸老虎,对上沈书意完全没有任何的胜算。

午餐结束之后,从夏秋末口中知道沈书意竟然会和夏家服饰合作,沈素卿此刻坐在车子里,脸色阴沉的扭曲着,笑容显得很是毒辣,“沈书意果真好手段,夏峰这样的敌对对手都能收买成合作伙伴。”

沈素卿知道,只要夏家和沈书意合作,那么之前报道中说沈书意靠着潜规则上位,恶意竞争,靠着出卖身体来打击竞争对手夏家,这些都不成立了,古韵和夏家服饰如今是合作的关系,会一起参加巴黎时装周的走秀,沈素卿猛然的攥紧了手,不甘心那!

“你们先回去。”半道上,沈素卿下了车,看了一眼四周,直接向着一旁的咖啡厅走了过去,拿出之前蒋海潮让人送给自己的名片,上面只有一个手机号码。

沈素卿之前是不准备和蒋海潮合作的,她也找人打听了,蒋海潮唯一的侄子,当成儿子养的蒋明在医院被杀了,到如今只说是意外死亡,当时医院太混乱,凶手找不到,蒋海潮因为嫉恨上了沈书意和谭宸,所以自然会联络上沈素卿想要报复。

可是沈素卿从秦炜烜这里盘敲侧击知道蒋海潮这一次是宁可鱼死网破,也要和谭宸沈书意磕到底,不死不休,这样疯狂的蒋海潮,沈素卿不愿意合作,一旦失败了,自己肯定会被牵连,沈素卿做事小心翼翼,可是如今,沈素卿只能找蒋海潮帮忙,翟月手机都关机而来,根本联系不上,朱丽儿那个女人太精明,沈素卿也不敢与虎谋皮。

所以权衡之下,再加上对沈书意的嫉妒,沈素卿终究还是选择了蒋海潮,但是她不会主动出手,只是把这些东西给蒋海潮,他要怎么对付都是他的事,和自己无关,沈书意倒霉被蒋海潮给弄死了,那是最好,如果蒋海潮失败了,和自己没有干系。

半个多小时之后,蒋海潮过来了咖啡厅了,比起当日在军区那个风度翩然,精于算计的蒋司令,此刻的蒋海潮看起来阴郁了很多,原本以为只是对付一个谭宸和沈书意,根本不放在眼里的人,可是真的动手之后,蒋海潮才知道自己轻敌了。

为此,蒋海潮没有反省,而是因为蒋明的死带来了更大更为疯狂的仇恨和报复,倾其所有,蒋海潮发动了自己所有的人脉和势力,但是依旧没有撼动袁德明这个团长的位置,蒋海潮这才冷静下来,将仇恨放到一旁,仔细的思索分析着。

袁德明虽然有点关系和人脉,那都是在中下层的军官,否则他不会这么多年来还只是一个团长,位置都没有动一下,但是扳不倒袁德明的时候,蒋海潮第一反应是不是袁德明已经选择站队了,他背后的靠山在帮着袁德明。

可是仔细一打探,根本没有这回事,袁德明依旧还是袁德明,根本没有选择任何一方势力站队,蒋海潮突然有种惧怕,那么站在袁德明后面的人到底是谁?无声无息的侵入到了n市的军区,甚至各方势力都查不到!

再之后,从关家这边,蒋海潮终于打探到了一点消息,关煦桡是从北京来的,他和谭宸是发小死党,又是姓谭,蒋海潮后背发冷的想到了北京城谭家,但是仔细一打探,谭家据说是有一个儿子,被称为京城六少,可是性格和谭宸完全不符,也没有去部队当兵,蒋海潮不由的想谭宸的背景有可能就是关煦桡关家。

而关家两派同时都找到了蒋海潮,让他尽管放手去做,蒋海潮也不是傻子,关家如今一分为二,两边势力都在紧绷的角逐着,关煦桡这个继承人突然到了n市,关家人自然忌惮了,但是不方便明着出手,所以借着自己的手来做事,反正是合作,蒋海潮也无所谓了,这一战赢了,他还是蒋司令,如果输了,那就一无所有。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蒋海潮如今只能背水一战,而媒体这一块对沈书意的诬陷有蒋海潮的功劳,也有关家人的功劳。

“这是有人从夏家服饰里拍到的东西,有不少是夏家这一次即将走秀的服饰和设计图。”沈素卿笑着开口,将一个小小的内存卡放到了桌子上。

蒋海潮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咖啡,连日来的疲惫消散了几分,即使有关家在军区帮忙,蒋海潮自己在军区和武警大队包括公安系统都有不少的势力,可是不管他如何报复打击,谭宸那边倒依旧是波浪不惊,如同一拳头打棉花里去了,这让蒋海潮总有种不安的感觉,休息的自然也不好。

“你想要让我继续打压沈书意和她的古韵。”都是聪明人,东西一拿出来,蒋海潮就知道沈素卿的用意了,她借着自己的手给沈书意泼脏水,倒也算是好手段。

“做与不做,和我无关的。”笑了笑,沈素卿站起身来,对着蒋海潮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她相信蒋海潮不会放过这个这么好的机会的!

沈素卿猜测的的确不错,蒋海潮不介意被沈素卿利用一次,所以他拿着内存卡,在喝完咖啡之后,一个部下快速的走了过来,将笔记本放在了桌子上。

内存卡里果真是夏家服饰的一些设计图和成品服饰,甚至还拍到了沈书意和陆纪年进入夏家服饰设计室的一幕,如此一来,如果这些服饰让夏家的死对头看到了,对方一定会在后天夏家的秋装秀上狠狠的打夏家的脸,甚至可以说是夏家抄袭他们的服饰,这可是服装界的忌讳。

而到时候稍微放出一点风头,所有人都会以为这是沈书意做的,故意泄露夏家的设计,恶性竞争,用不法的手段来打压夏家服饰,再不行,让夏家的死对头将话说的暧昧一点,将脏水泼到沈书意身上,倒是不错的法子,至少可以让沈书意在服装界永远不能出头。

沈书意可不愿意记者继续围堵在揽月苑,有家不能回,所以直接催促着夏峰下午就召开了记者发布会,而当沈书意和夏峰一起笑着走向发言台时,所有的记者都傻眼了,不是说夏家服饰和古韵正死磕着,怎么这会倒是一笑泯恩仇了。

而随着夏峰的发言,台下更是炸锅了,夏家服饰和古韵竟然合作了,而且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团也公开讲话,驳斥了记者媒体的不实报道,关于之前沈书意被泼的脏水,这一次直接被洗清了,什么潜规则上位,什么靠着出卖*,什么恶性竞争,打压同行对手,都被夏家服饰和古韵联手合作共同参加巴黎时装秀的消息给替代了。

莫家大宅。

小泪包原本还高兴沈书意会来莫家大宅住两天,可是记者会之后,那些记者也都没有办法继续泼脏水了,都从揽月苑撤走了,所以沈书意和谭宸也不用过来莫家大宅借助了。

气鼓鼓着脸,闷声不说话着,小泪包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个奥特曼和一个小怪兽,却无精打采着,都没有力气玩了。

“舅舅,莫念哥,这事暂时不用帮忙,我能处理好,实在不行的时候我再找你们帮忙。”沈书意微笑的开口,蒋海潮这事谭宸和谭亦都在插手处理,所以沈书意完全不用担心会镇不住场子,也就不需要莫家介入进来这些权利的争斗里,毕竟莫家还是混黑。

“那行,你们处理着。”莫五爷笑了笑,倒是不担心,毕竟谭宸看起来是不知变通的面瘫脸模样,但是能将蒋海潮逼迫到如今背水一战的地步,莫五爷是相信谭宸的手段。

“怎么不愿意去幼稚园?”正事说完了,沈书意看向沙发上闷闷不乐的小泪包,比起在孤儿院里,小泪包此刻看起来好像又胖了一点,胖乎乎着一双小肥胳膊,虎头虎脑的样子,看起来格外的呆萌。

“不去。”三两下爬到了沈书意的怀抱里,小泪包双手抱着沈书意的脖子,将脸埋在了她的肩窝里,气鼓鼓着脸,很是委屈的模样。

沈书意不解的看向一旁的莫念,小泪包这是怎么了?按理说能去幼稚园上学,应该是高兴的,可是小泪包怎么这模样。

当天莫念就让人找了n市最好的幼稚园,可是当莫念将小泪包送到教室里时,看着花花绿绿充满童趣的教室,小泪包眼睛都不够用了,莫念原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结束了。

可是当莫念将小泪包交给了老师,转身离开时,刚刚还满脸兴奋,激动的四处看的小泪包突然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一把抱住了莫念的腿,哭的那叫一个惊天动地,鼻涕泪水都蹭到了莫念的西装裤上。

“莫先生,不用担心,第一次来幼稚园的孩子都会哭的,一周下来就好了。”老师也诧异的一愣,没有想到小泪包竟然说哭就哭,都没个征兆的,只能快速的对着莫念说了一声之后,自己蹲下身来,柔软着语调来哄小泪包。

可惜啊,小泪包双手死死的抱着莫念的腿,嚎啕大哭着,让老师说的嘴巴都干了,小泪包还是继续哭,老师看莫念那阴沉的脸色,自己也有些的忌惮,只能强行的将小泪包给抱过来,有些孩子太黏家长,第一次上幼稚园的时候,只能强行将孩子给抱走,家长也要狠狠心离开,这样孩子没有了指望,哭几天之后也就适应了。

可是老师抱的用力,小泪包更是嗷嗷的哭着双手死死的抱住莫念的腿,牙齿直接咬着莫念的西装裤,穿着短裤的小肥腿更是交叉的虬住了莫念的腿,任凭老师怎么拉扯都无法将小泪包从莫念的长腿上给扯下来。

最后,还是莫念自己弯下腰,黑着脸,冷漠的将如同粘了502胶水的小泪包从自己的腿上给扯了下来,丢到了老师的怀里,大步的离开了。

其实莫念在教室外也等了五分钟,可是幼稚园的园长也来说了,“莫先生,孩子第一次上幼儿园都这样,下午的时候稍微接的早一点,几次下来,孩子就习惯了,我们老师也会哄着孩子的,小少爷一会就能适应幼稚园的生活和玩乐。”

莫念点了点头,终究还是转身离开了,毕竟他早上还有事,而守在幼稚园外的保镖看了一眼莫念那惨不忍睹,满是鼻涕和泪水的西装裤,动作熟练的极爱那个车子里备用的西装和长裤递了过来,毕竟收留小泪包之后,莫念换衣服的速度直线增长。

当莫念在酒吧里,和几个试图压低毒品价格的黑帮老大正在谈生意的时候,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电话另一头的幼稚园老师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小泪包那沙哑的哭声已经清晰的传来了。

脸色阴沉了几分,莫念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时间,从他离开到现在已经六个小时了,小泪包还在哭!“莫先生,真的很抱歉,你可以将小少爷暂时接回去吗?我担心他会哭坏了身体!”

幼稚园老师都想要哭了,从早上莫念离开开始,小泪包就坐在教室门口,哇哇的哭着,小肥手在脸上抹了几下,然后继续哭,等泪水鼻涕出来之后,再用粗粗的小胳膊蹭一下,继续哭。

老师先是哄了,毕竟这孩子身份金贵,开始哄了根本一点效果都没有,老师只能稍微威胁一下,再哭你爸爸就不来接你回家了!可是小泪包油盐不进,继续哭。

老师也干脆不理会小泪包了,等他哭够了,自己再来哄人,可是谁知道整幢幼儿园的老师和孩子都知道,小三班来了一个会哭的孩子,已经哭了一个早上了,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依旧不吃,老师要将人从门口抱走,小泪包双手死死的扒着门不放,继续大哭,声音哑了,眼睛红了,鼻子都红了。

整整六个多小时,再哭下去估计都要出人命了,老师只能硬着头皮给莫念打电话,她还从没有见过这么会哭的孩子,直接可以媲美水龙头了。

“我知道了。”冷声的开口,莫念咔的一下挂了电话,冷眼看着还想要联合起来威胁自己的几个黑帮老大,莫念冷漠的起身离开,两个保镖快速的跟在莫念后面。

沈书意无奈的听着莫念的讲述,看了一眼趴在自己怀抱里的小泪包,拍了拍他的后背,“真的不上去幼稚园吗?”

“不去,爸爸说去幼稚园不准哭。”小泪包用力的摇摇头,估计是孤儿院的孩子,总担心会被大人给遗弃,所以当被丢到陌生的幼稚园,小泪包就知道使劲哭,哽咽了两声,估计委屈了,小泪包喃喃的开口,对着沈书意告状着,“爸爸……要丢了……我。”

莫念冷眼看着告状的小泪包,他这辈子还从没有见过这么能哭又懦弱性子的小破孩,难怪谭宸会将人丢自己这里。

“坏爸爸!”小泪包扭头对着莫念一瞪眼,随后又害怕的一把抱住沈书意的脖子,牛仔短裤包裹之下的小屁股还扭动了几下,小泪包早就聪明的发现了,只要沈书意护着自己,谁也不能欺负自己!

不但好哭,还欺软怕硬!莫念再次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再次考虑着要不要将小泪包强行给丢到了幼稚园里去,可是第二次强行将小泪包丢到幼稚园的结果,就是这小破孩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差一点哭的昏厥了,这性子这么软,可是哭的性子倒是一根筋到底,拗得很。

谭宸这边刚到莫家,莫念却一脸阴霾向着谭宸走了过去,还不等谭宸和沈书意说话,莫念已经让人强行拉出去切磋去了,要不是谭宸,自己会整天对着这个小破孩嘛!

“去幼稚园,老师会讲好听的故事给你听。”沈书意拿起沙发上的故事书,翻开一页,“从前有个美丽的小公主,她的皮肤和白雪一样白,所以大家都叫她白雪公主……”

“公主是什么?白雪做的?会不会被太阳晒化了?”小泪包好奇的打断了沈书意,在沈书意的解释之后,继续听着故事,片刻之后再次开口,“为什么新妈妈会很坏呢?院长奶奶说,新妈妈就跟我们妈妈一样的,会喜欢我们,陪我们玩给我们做好吃的。”

“有的新妈妈很坏,比如白雪公主的新妈妈。”沈书意干干的解释着,突然明白莫念为什么要和谭宸出去切磋了,估计是憋屈的够呛。

“那为什么不打电话给院长奶奶,院长奶奶说了如果新妈妈对我们不好,就让我们打电话回去,院长奶奶会将我们接走。”小泪包抬起头,一脸诧异的开口。

“换个故事……”

“为什么小和尚要挑水喝,没有自来水吗?水龙头一打开,水就出来了。”

“再换个故事。”

“大灰狼还会说话?可是院子里的老黄狗为什么不会说话,它就会汪汪的叫,有时候给骨头吃还啊呜啊呜的叫,可是不会说话。”

“小红帽一个人出门?院长奶奶说一个人出门会被人贩子给拐跑的,好孩子不能一个人出门。”

“谭宸,我和莫念哥切磋一下!”终于,沈书意将满脸好奇的小泪包丢到了谭宸怀里,自己宁愿和莫念打一场,她也不要给小泪包讲故事了!

------题外话------

周末愉快!谢谢亲们的投票,抱抱,感谢,让大家破费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