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7章 剽窃设计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6    作者:吕颜

“这位女士,你好,请问你知道关于古韵老板沈小姐依靠潜规则,恶意竞争打压同行的消息吗?”古韵大门口,女记者快速的开口询问着从古韵走出来的一个女工人,四周其他媒体的记者也呼啦一下围了过来,七嘴八舌的问了起来。

“我不知道现在网上还有新闻上为什么乱写乱报道,但是我知道沈小姐是好人,欧姐的女儿就是沈小姐冒着生命危险从火灾里救出来的。”女工人倒也干练的很,噼里啪啦的一阵说,让原本想要给沈书意泼脏水的记者和媒体表情都有些的难看。

“就是,丽子,我们进去,这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知道瞎报道。”又一个工人从外面过来了,狠狠的瞪了一眼将大门口给堵的严严实实的记者们,和被问话的女工人一起向着工厂里走了过去,门卫也在她们进来之后快速的将门给关了起来。

且不说古韵厂里的福利待遇比以前朱老板开厂的时候好太多了,就之前马力的家属来工厂里闹事,那些混混在厂子里放火,要不是沈书意冲进火场了,估计翟月身上就要多背上一条人命官司了。

而且倪大伟的事情,工厂里的也都知道,内幕是不知情的,但是他们都知道倪大伟这事是沈书意出面给解决的,为了一个职工,老板亲自出面帮忙,这份恩情和大义,这些在繁华都市里讨生活的普通民众其实都看在眼里。

现在这个社会,不要说人人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就连看到老太太摔倒了也没有人敢去扶,冷漠的很,现实就是如此,大家也都是如此,可是倪大伟这事,他们知道落到自己身上,只怕都不一定能出面帮忙,毕竟也牵扯到死人了,中国人谁不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可是沈书意却还是将倪大伟从公安局捞出来了,而让他留在厂里上班。

所以不管外面的媒体还有网上如何给沈书意泼脏水,甚至有的论坛公开发帖说她不知廉耻,利用潜规则上位,这样的服装企业根本没有资格进入巴黎时装秀,什么难听的话都骂出来了,甚至还有ps出来的高清床照,简直是不堪入目。

“你倒是镇定的很,一点都不在意吗?”办公室里,陆纪年熠熠着一双眼,唯恐天下不乱的瞅着沈书意,原本的猪头脸这会倒是消肿了,露出原来英俊的轮廓,只是还是有点没有褪去的淤青,一副痞子味的俊雅模样。

“我去干掉蒋海潮。”突然的,幽幽的声音森寒森寒的响起,倪大伟正坐在电脑前和网上的客户谈判着,给古韵打开销路,还是一副颓废怯懦的样子,头发有点长,都快要遮住眼睛了,整个人看起来有点的瑟缩。

可是这么劲爆的话为什么偏偏是从倪大伟这样完全不搭调的人口中说出来的!沈书意收回目光,和一旁同样瞪大眼睛仔细观察的陆纪年对望一眼,两个人垮着脸,脑袋耷拉着,甘拜下风!

不得不说主修心理学,副业是医生的倪大伟天生就是影帝,这伪装起来的模样,根本是一丝破绽都找不到,不管是他的神情,说话的语调,还是眼神,完完全全都是一副怯弱自卑的孤儿院长大的青年,可是偏偏说出来的话却让人后背发毛,这感觉就如同看到一个甜美可爱的小萝莉拿着一把染血的尖刀正在尸体上捅一样,太惊悚了。

“这小子太会伪装了,简直就是变色龙!”陆纪年阴阴的开口,不得不承认即使自己有一双火眼晶晶,但是倪大伟的伪装技术也绝对是顶尖的,根本是一点破绽都没有。

“习惯就好。”沈书意微笑的拍了拍陆纪年的肩膀安抚着,谁也看不出倪大伟竟然会是个深藏不露,手里头还粘了不少血的阴狠角色,装的太像了。

“我是认真的。”被两个人当猴子一般观赏着,倪大伟终于从电脑屏幕前抬起头来,对着沈书意和陆纪年扬唇一笑,露出一口的白牙,诡谲森寒,“杀了蒋海潮就没有人再找麻烦了。”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杀的多了,担心军方或者国安的特工将你请过去喝茶。”沈书意头痛的揉了揉太阳穴,她突然感觉将这么危险的恐怖分子留在古韵真的好吗?

“那就算了。”很是惋惜的开口,倪大伟再次将注意力转移到了电脑屏幕上,他目前只想当个普通人,过普通人的生活,突然想起什么,“老板,我还有两个朋友也想来古韵上班,你放心,他们都洗的干干净净的过来了,不会有事,如果他们真的会惹事,我帮你直接干掉他们!”

“什么人?”沈书意那平静的笑容愣是僵硬了几分,她只是想要做一名很普通的商人,赚点钱,养家糊口就可以了。

谭宸已经买了房子了,自己没事的时候在古韵工作,谭宸不需要在部队里训练的话,就两个人一起过着小日子,可是沈书意此刻那精致如画的脸上表情却显得很是无奈,为什么这种梦想里甜蜜而温馨的平凡小日子已经成为奢望了。

“是双胞胎,大的叫苏大,弟弟叫苏小,两兄弟是杀手,不过现在洗干净了,只想过普通人的生活,当然了,能找个老婆结婚生子就更好了。”倪大伟慢悠悠的开口,这些人都是他在国外的时候认识的,差不多也算是同一个圈子里的人了,因为也都是中国人,所以关系倒也算不错,这不两个人都投奔自己来了。

十分钟之后,当看到办公室里一个五大三粗,黝黑着一张脸,豪爽如同东北汉子的双胞胎弟弟苏小,再看着另一个瘦瘦弱弱,白白嫩嫩的哥哥苏大,沈书意这会已经见怪不怪了,笑着开口,“你们准备应聘什么岗位?”

“老板你好,我可以去食堂帮忙,以前在国外,他们的伙食都是我负责的,天天吃那些洋快餐,嘴巴都淡出鸟来了,幸好我学了这一手好厨艺,这会也不怕找不到工作了。”五大三粗的苏小朗声的笑着,蒲扇般的大手拍在苏大的后背上,“我哥性子弱,话也不多,就给他找个仓库保管员什么的就行了。”

这是杀手!你们哪里弱了!沈书意倒是依旧维持着一个老板的架子,神色不变,眼神平静,“那行,住宿呢?你们是自己租房子住还是住厂里。”

“我们兄弟俩和大伟合伙买了一栋楼,上下一共三十套,我们各自挑了一套,以后如果还有人过来,直接就从我们这里买房子就行了。”苏小骄傲的回答,他们手里头的钱差不多就买房子了,所以这会看沈书意比较好说话,苏小大方的询问,“老板,我们哥俩工资是多少,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好好干活的。”

半个小时之后,签了用工合同,沈书意和陆纪年也准备去夏家服饰参观了,毕竟这可是个好机会,尤其是陆纪年还准备狠狠的报仇雪恨!当年在学校里,陆纪年孤僻怪异的性格就是为了衬托出夏峰那完美的家世,惊人的才华!憋屈了这么多年了,陆纪年恨不能立刻就冲上去找夏峰显摆几下。

“他们还买了一栋楼,到底准备有多少人还要过来古韵?”沈书意无奈的回头看了一眼古韵的工厂,她已经有种不祥的感觉了,这些人也幸亏不会做缝纫机,否则日后古韵已经不算是工厂了,直接当黑道精英的收留所了,退休之后直接来古韵工作吧!尤其是古韵还有一帮子小姑娘,连老婆人选都给他们挑好了!

若干年后,当倪大伟一行人集体抗议要求沈书意扩大古韵的规模,被沈书意火大的开口驳斥回去,“不行!我这里是工厂,不是婚姻介绍所!要找老婆出去找!”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

“老板,外面的姑娘太挑剔,而且看不上我们这种在古韵工厂里上班的普通工人,你还是再扩展一个车间,多收百来个姑娘家吧,这样八楼的老毛和小赵也不会因为抢女朋友直接在天台上单挑了!”

“你们够了啊!去年初八招人面试的时候,谁让你们一个个老色狼一般挤在走廊里,愣是将来应聘的姑娘家都给吓走了,单身一辈子那也是活该!”沈书意一想到这里头都大了,原本好好的应聘,顺顺利利的。

结果呢,这群老男人一听有姑娘家来了,刷的一下,将走廊挤满了,一双双狼眼冒着绿光盯着人姑娘家,愣是将人小姑娘脸色苍白的给吓跑了,而古韵的好名声也从此之后在服装业被打上了负面标签,甚至有谣传古韵是走私拐卖人口的!

老板发火了!哎!众人灰溜溜的转身离开了,他们容易吗?也不知道是哪个混蛋兔崽子将古韵的消息散了出去,现在好了,之前倪大伟他们买的那栋楼早就被各式各样混黑下来的人给住满了,旁边三栋楼也都是自家人买的,一个一个的直奔古韵而来,甚至还有人根本还没有从各自的组织退下来,但是却已经提前在古韵这边买了房子预备着的混蛋!

没任务的时候,还故意耍帅的来古韵里绕绕,美其名曰无偿当义工,尼玛,当这些光棍老男人的眼睛都是瞎的吗?当义工,当义工你怎么不去孤儿院照顾七八十岁的老奶奶,当义工,那眼珠子直往小姑娘身上黏是怎么回事?还义工呢!分明就是*熏心的大尾巴狼,想要提前物色老婆人选!

这边沈书意和陆纪年刚一出古韵的大门口,呼啦一下,等了一个早上的记者们立刻蜂拥的挤了过来,话筒都高高的举起对准了沈书意,闪光灯噼里啪啦的亮着。

“沈小姐,请问你对潜规则这件事有什么看法?”

“沈小姐,你不认为你这样的行为很可耻吗?你这样的依靠潜规则上位,会让那些付出努力和汗水的人遭遇不公平!”

“沈小姐,沈小姐,你有没有想过现在的社会风气正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因素造成的,而沈小姐你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手段会让给社会造成恶劣影响,甚至会误导青少年,认为依靠*交易就可以成功,沈小姐,你难道不会感到羞愧吗?”

车子是开不出去了,毕竟前面堵的都是人,沈书意这要是油门一踩估计就要血流成河,横尸当场了!陆纪年倒是一脸看热闹瞅着车窗外,英俊的脸上笑容邪魅而腹黑,快乐就是要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

深呼吸着,对着镜子看了看自己的妆容,沈书意突然打开车门下了车人,让围堵的记者有一瞬间的错愕,现场也诡异般的安静下来,毕竟他们以为沈书意是绝对不会下来接受采访的,只可能让保安出来将记者阻挡开,然后开车走人,谁知道她竟然就下车了。

“在场的记者,每个人一个问题,问完了我还要工作。”笑容得体而大方,沈书意平静的目光扫过全场,自己不理会,这些人倒是越来越过分了,沈书意笑了笑了,一丝厉色从眼中划过,既然如此,那就一次性解决这些负面影响吧!

毕竟从潜规则上位这件事暴露之后,沈书意和古韵一直没有接收采访,而在蒋海潮不死不休的报复之下,媒体这块根本压不住,毕竟事情一旦闹大了,想要压也就困难了。

一分钟之后,当记者眼尖嘴利的问着沈书意,沈书意倒是态度平和,面带笑容,“潜规则上位?这还真够无耻的,不付出就收获,太让人嫉妒了,我拼死拼活的弄一个古韵,厂房还是租的,职工也不过两百人左右,每天累死累活的在工厂里付出,真有潜规则,谁还弄一个小型的服装工厂,直接去外贸就行了,接了单子,然后稍微加点差价发给下面的工厂来做,故意一年都能赚上千万,比起我这样累死累活的做实业可是容易太多了。”

沈书意笑着开口,倒着苦水,直接化身唐僧,噼里啪啦的一阵说,现在办工厂多么困难,职工难招,利润太低,大到欧美的服装公司走转战到非洲这些不发达的国家去了,所以国内服装业不景气,小到现在物价太高,蔬菜都是几块钱一斤,食堂两百多人的伙食开销就够吓人的。

最后提问的记者直接头大退到了一旁,耳朵被沈书意的倒苦水给念叨的阵阵发热,太能说了,竟然中间都没有歇口气,难道唐僧都能念死小妖精,他也想要自杀去了,什么大白菜多少钱一斤,马铃薯多少钱一斤……太可怕!

“沈小姐,有人爆料说你和这一次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团有不正当的关系,从而竞争到了巴黎时装周的走秀资格,这些照片都是证据!”一看前面的记者败北而走,另一个漂亮的女记者眼尖嘴利的反问着沈书意,她才不会傻到将主动权教到对方手里,自己就要掌控主动权,质问的同时,还拿出了几分杂志,上面就是ps出来的沈书意和某个面部不清楚的外国男人的亲密照片,吃饭的,接吻的,一起去宾馆开房间的。

“谢谢。”面对女记者的逼问,沈书意突然陈恳的道歉,笑容和煦,让严阵以待的女记者直接傻眼了,一旁其他的人也都傻眼了,不明白沈书意这是做什么。

“古韵的律师已经准备着手起诉这些对我名誉造成伤害的报纸和杂志,多谢你帮我收集好了,不介意的话,这些我就收下了。”沈书意笑着将女记者手里的杂志和报纸都拿了过来,目光扫了一眼,眼中笑意满满的荡漾开来。

“至于这些是不是伪造的照片,自然在起诉的时候会有公证机关做出鉴定,我这里也稍微讲解一下吧,毕竟这ps的也太粗糙了一点。”沈书意拿起一本封面杂志,正是她挽着一个外国男人进入宾馆的画面,画面上沈书意正回头着,所以脸部照的很是清晰。

“大家看到拎着爱马仕包的手了吧,麻烦看一下我的手,幸好烫伤的疤痕还没有完全消除,不过这照片上倒是我的脸,杂志社为了博取眼球,弄ps的照片当封面欺骗大众,我和我的律师一定会追究杂志社的责任。”依旧面带着微笑,可是那原本该是柔和平静的表情却显得很是冰冷,沈书意扬了一下手,上面因为火灾而被烫伤的疤痕并没有完全的消除。

陆纪年坐在车子里,看了一眼车子外舌战群儒而丝毫不显败像,反而愈战愈勇的沈书意,比起龙组那些沉闷寡言的成员,小意这性子可真的够泼辣的啊,牙尖嘴利,陆纪年英俊帅气的脸上闪过一丝惋惜之色,太可惜了,现在小意也是有主的人了,和谭宸那个死面瘫抢人肯定有生命危险。

突然,陆纪年眼神一亮,猛然的坐起身来,看着不远处拿着一束玫瑰花走过来的梅特尔,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猛拍着方向盘,这一下精彩了,小意肯定要炸毛!

不是吧!原本已经带着胜利之色,准备回车的沈书意笑容突然僵硬在了脸上,她突然好想有个分身术将眼前一脸兴奋走过来的娃娃年男人给打飞到天边去!容叔虽然只有脸看起来不像是长辈,但是那气度举止绝对的是长辈。

可是眼前的梅特尔,不单单是长相,连性子都不像是长辈,当然,在沈书意看来梅特尔更像是一个毛头小子!只会惹事祸害自己!

“宝贝,你这是特意出来迎接我的吗?”梅特尔一口流利的中文脱口而出,激动的向着沈书意快速的走了过来,手里的玫瑰花异常的显眼,偏偏梅特尔还没有看出沈书意眼中的恼火,满脸温柔的开口,“宝贝,这是我送给你的花,当然了,在我的眼里在美丽的花朵也没有宝贝你的笑容美丽。”

好吧,之前的努力都白费了!看到记者们突然如同打了鸡血一般直奔潜规则新闻里的另一个男主角而去,沈书意发现之前浪费那么多口水太傻了。

打开车门,砰的一声关了车门,看着驾驶位上笑的前俯后仰的陆纪年,沈书意阴着脸,从牙缝里挤出话来,“开车!”

而被记者围住的梅特尔正无比高兴的在大庭广众和镜头之下表白着,“怎么是潜规则呢?我可是很认真的在追求宝贝,你们记者不要胡乱报道,玷污我纯洁的感情……啊,宝贝,等等我,我陪你一起去夏家服饰……宝贝……”

可惜陆纪年已经开车子呼啸而去,甚至还得瑟的从车窗伸出手来对着追过来的梅特尔摆摆手,而梅特尔也终于顾不得这些记者了,直接也上车追了过去,一边拨通了沈书意的电话,可怜巴巴的道歉着,“我这是在帮你啊,我说我是在主动追求你,这样媒体就不能用什么潜规则来诬陷你了。”

“谢谢!可是中国有句古话叫做越帮越忙!”沈书意咔的一声挂了电话,没好气的瞪了一眼笑的都要肚子疼的陆纪年,白眼一瞪,“你够了啊,一会可就要见到夏峰了。”

“好吧,好吧,不要生气了,我不笑了。”陆纪年见好就收,耸了耸肩膀,决定这会还是不要惹怒沈书意为妙,毕竟她要是火起来,对着谭宸吹吹枕边风,到时候自己可又得顶着猪头脸了。

被挂了电话,梅特尔委屈的拨了拨额前的头发,他真的是好心帮忙,冒着被谭宸这个面瘫脸狠揍的威胁帮忙送花的!可惜梅特尔不知道这些记者媒体都是被蒋海潮给收买了,不管他怎么解释,媒体这边只会断章截句的报道,依旧会对沈书意泼脏水,而梅特尔手捧玫瑰花的到来就是他们有奸情,潜规则上位的有力证据。

夏家服饰。

下车的陆纪年倒又恢复了过去那种孤僻诡异的性格,一副生人勿近的鬼性子,透过厚厚的眼镜斜着眼睛看人,浑身都冒着一股排斥他人的冰冷气息。

“好久不见,一禾。”夏峰倒是一直在门口等待着,看到陆纪年和沈书意下车之后,随即笑着迎了过来,主动向着陆纪年伸过手。

“哼,我和你不熟!”冷冷的开口,陆纪年一脸嫌恶的模样,一扭头直接越过夏峰就向着大门口走了进去,目中无人的态度,让夏家众人气的牙痒痒,就是这么一个不上台面的设计师还想要抢走夏设计师走秀的资格?

法国代表团的人倒没有什么,毕竟都见识过了梅特尔那没个正经的性子,陆纪年现在展露出来的性格他们倒是容易接受多了,毕竟设计师很多都是性子怪异而孤僻的。

梅特尔也下了车,估计知道自己好心办坏事了,一脸不安的瞅了瞅沈书意,倒也不敢热情的凑上去了,耷拉着金色的脑袋向着时装公会的人走了过去。

“哥,你真是太好说话了,什么阿猫阿狗的人都给脸色,有些人是你给脸她就越不要脸!”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夏秋末高挑着身材走了过来,盛气凌人的高傲态度,来者不善。

因为夏家的人从小都习武,即使日后他们不是从事古武这一块,但是习武不但可以强身健体,也是自保,所以夏秋末虽然是个钢琴演奏家,但是身手也还算不错,骄傲里自然带着一股凌厉的冷意,阴沉的眼神看向沈书意。

“沈大小姐,你也过来了。”夏峰笑着先和一旁的沈素卿打了招呼,看了一眼她身后跟着的两个男人,虽然夏峰忙于设计,但是倒也认识这两个人也是设计师,看来是在沈家的天依服饰工作,沈素卿倒有些手段,短短的一天时间,竟然就和秋末认识了,甚至还将沈家的设计师带到了夏家来参观。

“哥!让她离开!”夏秋末这是第二次和沈书意见面,之前为了全球的演奏,她一直在国外,却没有想到刚回国没有几天,眼前这个沈书意竟然就和谭宸哥在一起了!越想夏秋末越不甘心!

身为夏家这小一辈里唯一的女儿,夏秋末自然从小到大都被夏家一众雄性男人给关心呵护着,夏老爷子更是将人疼的跟命一般,小时候夏秋末见过谭宸一次,后来就闹着跟着夏老爷子去了国安部的训练基地,当然了,是住外岛上普通的民宿里。

不过因为夏老爷子那精湛的身手,和夏家独传的内息吐气心法,所以国安部这边夏老爷子也算是古武学的教官,不过真正算是关门弟子的倒只有谭宸一人,虽然谭宸一直不愿意拜师,但是夏老爷子凭借着自己火爆的脾气,愣是要收谭宸为徒弟。

这样一来二去,夏秋末也和谭宸算是认识了,不需要出去参加钢琴演奏比赛的时候就去谭宸那里,直到谭宸离开了国安部的训练基地,夏秋末也去了维也纳深造,不过谭宸过年的时候一般也会来n市看望夏老爷子,而夏秋末自然也都是每次提前飞回国,将谭宸当成了自己的准男友。

可是还没有等夏秋末告白,谭宸早已经名草有主了,所以这会看到沈书意,夏秋末自然是没有好脸色,倨傲着态度,冷眼看着沈书意,这个女人一看就是一副市侩精明的模样,根本是贪恋谭宸哥的家世!

“秋末,不要胡闹!”夏峰根本不知道夏秋末为什么对沈书意这么大的仇恨,只当是沈素卿挑拨的,毕竟之前沈素卿和朱丽儿在餐桌上故意挑唆翟月的事情,夏峰可是亲眼目睹的,这会对沈素卿的印象就更加差了。

“哥,你要帮着一个外人吗?”夏秋末怒了起来,不敢相信的回头看向表情严肃的夏峰,怒级的笑了起来,突然快速的上前,原本高挑的身影快如疾风,直接向着沈书意攻了过去,愤怒的开口,“那我就亲自将人赶出去!”

“秋末!”夏峰身影快速的拦截,可是他没有想到夏秋末竟然会对普通人直接动手,所以失了先机之下,只能看向夏秋末的拳头狠狠的对着沈书意挥了过去。

说时迟,那时快!沈书意其实也没有想到夏秋末会动手,但是她的速度可比夏峰敏捷多了,夏秋末的拳头挥过来的时候,沈书意笑着向着陆纪年的身后闪了过去。

小意!陆纪年倒是依旧一副孤僻的模样,可是心里头恨不能将沈书意给拉出来扁上一顿,他就知道这丫头是个肚里黑的!

夏秋末的拳头虽然快,力度也不小,但是对陆纪年这些经受过训练的人而言,并没有什么,不过为了配合,陆纪年倒是吃痛的弯了腰,夏秋末的一拳头打在了他的小腹上。

“够了!”夏峰眼神一冷,直接将夏秋末还要挥舞的拳头给阻挡了下来,担心的看向陆纪年,“一禾,你没事吧?”

“夏设计师,你就这样对待我的朋友,人品有问题的设计师即使设计出天才的设计图来,那也是不够资格来巴黎时装秀的!既然这样,我们走吧!夏家直接取消这一次的走秀资格!”梅特尔抓紧机会,快速的对着夏峰开口,言辞犀利,话一说完,随后就谄媚的向着沈书意邀功着,蓝色的眼睛眨巴着,一张娃娃脸上满是期盼之色。

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们一个个都无力的看着就差没有摇尾巴的梅特尔了,对于服装界而言,需要的是杰出的代表时尚和美丽的衣服,设计师的人品从来不是他们关心的重点,当然了,作奸犯科的人除外,而且刚刚这事根本和夏峰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躺着也中枪的夏峰干干的笑了两声,反正他算是明白了,梅特尔大师对自己是百般不待见,一旁沈书意哭笑不得的看着站出来维护自己的梅特尔,再看了一眼夏秋末那阴狠的眼神,其实梅特尔就是过来帮倒忙的吧!

“难怪报纸杂志满天飞了,沈书意,你果真不要脸,就算你勾引了其他人又怎么样?夏家服饰依旧是中国服装业的龙头,就算不去巴黎走秀又怎么样?”夏秋末一听梅特尔这话,对沈书意更是怒火中烧,“我真该让谭宸哥看看你的真面目!”

沈素卿倒是站在门口并没有说什么,目光里带着点点满意的笑,朱丽儿给自己牵线搭桥了,果真这步走的极好,夏秋末这个夏家小姐对沈书意不满意,自己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

“我们还是进去参观吧,正事为主。”沈书意平静的对着满脸无奈的夏峰开口,拍了拍陆纪年的后背,不就是一拳头,他有必要一直用这么阴狠阴沉的眼神盯着夏峰吗?又不是夏峰打的。

“哼!”陆纪年直接对着夏峰不屑的冷哼一声,高傲着态度直接迈开了步子,明明他是来算账报仇的,为什么还没有动手就挨了一拳头!

法国时装公会这边也开口说话了,南宫晚快速的翻译着,一行人倒是正事为主的开始了今天的考察,直接将夏秋末这个大小姐丢在了原地。

“别生气了。”沈素卿走了过来,柔声安抚着,因为夏秋末的帮助,她带来的两个设计师也在考察的行列之中,沈素卿自己对服装一点都不懂,自然就没有跟着过去了,而是留下来安慰着被众人当成空气无视的夏秋末。

“我倒是小看了沈书意!果真有手段!”夏秋末虽然心高气傲,但是也不是没脑子的,气归气,该有的思考还是有的,这会阴沉着脸对着沈素卿开口,“走吧,我们一起进去,有什么事以后再说!”

不得不说比起夏家服饰这样快一千多人的工厂车间,古韵简直就是小儿科,而且夏家服饰这边设计组就有三个,一共三十多个设计师,有些甚至都是在国际上赫赫有名的人物。

“比起我可差了一点。”陆纪年低声的开口,虽然还是一点不屑的态度,但是不得不说从设计师的角度而言,夏峰的确是个天才,一个眼光独特却又勤奋的天才,jiulae绝对够资格参加巴黎时装秀。

“和古韵的风格不同,成为不了竞争对手,不过倒是可以和夏家服饰合作一下,古韵这一块的仿古风格,夏家倒没有。”沈书意悠悠的开口,虽然之前她是大话在柏绪面前说了,可是走秀的话,只靠着陆纪年一个人还不成,再说陆纪年的身份也不适合在国际上曝光,防止会有后续的麻烦。

“你这是不相信我了?”陆纪年阴测测的开口,危险的目光透过镜片盯着沈书意,她明知道自己和夏峰八字不合,竟然要和夏家合作!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嘛。

“你折腾了,你真的打败了夏峰,你赶去法国的t型台吗?”沈书意没好气的看着闹腾的陆纪年,她可是直到的,走秀最后就是设计师和模特集体出来谢礼,陆纪年不适合曝光,但是和夏家合作就不同了,陆纪年完全可以隐身在幕后,刚好夏家也没有仿古这一风格的设计。

“我要告诉面瘫脸你收了梅特尔的玫瑰花!”陆纪年自然知道沈书意考虑的周全,不过倒是依旧气愤的哼哼两声,随后却又阴险的笑了起来,腹黑的神色在眼底蔓延,让人知道他肯定又在想什么算计人不偿命的坏主意。

“合作就合作吧,不过你去说服夏峰。”陆纪年低声的开口,合作也好,自己就有机会狠狠的算计一下夏峰了,报报当年的仇!这边话一说完,陆纪年直接就转身走人了,在外人看来果真是孤僻怪异,这么难得的机会竟然不知道珍惜,没有看见沈素卿带来的两个设计师,恨不能将眼珠子都黏到夏家设计的衣服上来了吗?

梅特尔倒也没有再胡闹,跟着代表团的人专心的四处看着,不时听取着设计师的解说,夏峰看了一眼离开的陆纪年,诧异的一愣,随后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一禾他这就走了?”

“嗯,毕竟想要参加走秀,之前设计的服装还不够,回去画设计图了。”沈书意微笑的开口,看了一眼夏峰,话锋一转,“不知道夏设计师有没有和古韵合作一次,办一个中西合璧的走秀?”

合作?夏峰一愣,看着笑容柔和,眼神平静的沈书意,陆纪年的设计才能夏峰是知道的,但是也知道他对自己的排斥,而且从来没有两家不同品牌的服饰公司合作走秀。

“不要脸,没有资格就不要想占着夏家的便宜!”夏秋末打从心里头瞧不起沈书意,不屑的冷哼着,竟然还想要和夏家合作,分明是自己不够资格走秀,想借着夏家来出风头,还说的好听是合作!

“夏家的风格偏时尚前卫,柳设计师的是古典风格,富有东方神韵,当然了,夏设计师你可以考虑一下。”沈书意倒也不着急,夏峰是聪明人,那么他注重的不仅仅是巴黎时装秀的名头,更注重的是将品牌推广出去,而陆纪年的中国古典风的设计其实比起夏家服饰更加适合推广出去,让其他人也认识一下中国古典设计的韵味和魅力。

不得不说沈书意招惹仇恨值的能力和谭宸一样的,面对夏秋末这样的千金大小姐,沈书意都是直接无视,吵也没意思,动手更没有意思,所以直接当空气无视吧,不管夏秋末如何挑衅,沈书意就两个字:无视!

而沈书意和夏峰还在谈话,可是沈素卿那边,两个设计师拿了沈家的高工资,可是要设计出顶尖的设计图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沈素卿逼的太急,这会他们两人借着参观的名头,袖口上的微型照相机则是对着一件一件的成品服饰咔嚓咔嚓拍着照片。

眼神突然扫了过去,沈书意过去毕竟是龙组的人,所以对两个设计师这么不自然的抬手动作自然看的清楚,再仔细一看,不由乐了起来,沈素卿带的两个设计师这是要剽窃夏家的设计了,天依服饰的名头只怕就要毁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