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章 一场硬仗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5    作者:吕颜

“是不是你把晚晚给带坏了?”不得不说心高气傲,再加上家世极好的柏斯然此刻第一次在大庭广众之下有点的失态,阴狠的目光盯着眼前嬉皮笑脸的沈书意,他柏斯然这辈子还没有这么被人给嘲笑过,尤其是被一个女人!

即使以前因为南宫晚这个蠢笨的未婚妻,但是那些人也只敢私底下背着自己议论而已,谁见了自己不是点头哈腰,满脸的恭敬态度,柏斯然也不蠢,他再怎么强势也堵不住别人的口,所以在狠狠的教训了几个敢议论自己的人之后,其他人即使要议论也要小心一点。

可是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南宫晚之后,这个女人顶着自己未婚妻的名誉,竟然和其他男人勾勾搭搭,而且在柏斯然看来南宫晚这变化绝对是沈书意带来的,这个女人一看就太过于精明。

“柏少主,你这样未免太难看了一点?”沈书意冷笑的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柏斯然,要不是之前给学姐送重新办的证件和身份什么的,沈书意也不会知道南宫晚竟然还有那么狗血的指腹为婚,在娘胎里的时候,就被柏家的大长老占卜出来她是大富大贵之命,旺夫旺子,命格极好。

也就因为这么狗血的占卜,所以南宫晚和柏斯然也就成了未婚夫妻,而且这种关系,即使柏斯然身为少主人也是无法解除的,不过南宫晚倒是有结婚婚约的权力,也或许是因为她的命格极好,按照柏家大长老的话来说就是命里带着富贵二气,是天上的星宿投胎转世。

所以柏家的占卜和家规约束的只是柏斯然,却不会约束命格极好的南宫晚,否则会遭天谴,毕竟给他们指腹为婚已经是逆天而为了,如果再强行约束南宫晚,那么不但无法兴旺柏家,甚至还可能遭到天谴报复。

柏斯然自然不会相信这些鬼话,在他看来南宫晚不要说福贵之命了,根本就是又笨又蠢,可是柏斯然却没有办法说服柏家的长老们,就是他继承了柏家,长老们也是有权罢黜他这个柏家家主的,所以柏斯然只能认了,但是自然是心有不甘,所以才会想着一道一道的毒计来陷害南宫晚。

柏斯然脸色阴沉的变化着,终究还是让开了身体,毕竟他的身份地位摆在这里,而且这里还是五星级的酒店,要是真的对眼前这个女人做了什么,到时候被诋毁的还是自己的名誉。

“柏少主,既然学姐已经放弃这段婚约了,柏少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你日后和朱小姐结婚生子也好,另寻娇妻也好,和学姐也算是没有关系了,不过柏少主最好不要将什么主意打到我学姐身上,她是不精通这些阴谋算计,但是我容叔可不是好糊弄的人,别弄的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擦身而过的瞬间,沈书意平静的开口,柔和的语调里甚至还带着点点的笑意,可是任谁都能从这种过于平静的声音里听出威胁和警告的意味。

什么东西!柏斯然原本就没有纾解的脸色再次阴霾起来,可是刚转过身来,可是却见一个冷酷峻寒的向着沈书意走了过来,而冷漠的一记眼神扫过来时,那其中蕴含的强大的震慑和威压,让柏斯然直接愣在原地,后背惊起一阵冷汗,突然庆幸刚刚没有为难沈书意绝对是正确的。

“你怎么过来了?”沈书意笑着向着谭宸走了过去,习惯的挽着他的手臂,谭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甚至连那威慑的眼神也只是幻觉一般,依旧面瘫着峻脸和沈书意一起转身离开了。

那个男人!柏斯然在沈书意和谭宸离开之后,这才重重的出了一口浊气,一抹额头,指尖竟然是一把冷汗,那个男人的眼神,冰冷噬骨,如同看待一个死人一般,并不像是杀手那样有浓烈的杀气,却直接将威压击打到了人的灵魂上,让你明白如果真的得罪这个男人,那么只有死亡一条路。

“南宫晚!沈书意!”等到那种忌惮的恐惧感消失之后,柏斯然阴狠的攥紧了拳头,原本冷傲的脸上表情却直接扭曲起来,眼神更是可怕的翻滚着,心里头似乎有另一种声音在叫嚣着。

“让我出来!让我出来!让我将那些挡路者都杀了!杀了……”

“闭嘴!”低吼着,声音都有些的变调,柏斯然一拳头狠狠的砸到了墙壁上,剧痛从拳背上席卷而来,让柏斯然那涣散的眼神终于慢慢的变的澄清,心里头那可怕的恶魔也被他狠狠的压了下去,自从在四岁那年被绑架,在目睹了杀人分尸的血腥场景之后,柏斯然就知道他的心里头住着另一个人,另一个柏斯然,一个比那些分尸者更加血腥恐怖的凶徒恶魔!

果真离开了沈素卿和朱丽儿她们的餐桌,南宫晚食欲立刻就恢复过来了,沈书意和谭宸过来时,就看见南宫晚正风卷残云般的吃着饭,和一旁的梅特尔正比着手速,只见碟子里的菜肴在飞快的消失着。

“这个四喜圆子我还要……”梅特尔的声音停顿下来,在对上谭宸那冷漠的面瘫脸,乖乖的将筷子收了回来,而一旁的南宫晚也舍不得的收回目光,“学妹,你吃吧,刚送上来的,太好吃了,尤其是圆子里面的馅料太鲜美了,好像是蟹黄一类的制成了。”

沈书意倒也没有客气,夹起了一个圆子吃了起来,梅特尔那一双蓝眼睛都快要黏到沈书意的筷子上了,口水就差没有流下来了,南宫晚也绝对是一个只会吃不会做的吃货,可惜四禧圆子太少了,原本一个小盅里就四个,原本一份是四个小盅,可是因为南宫晚也过来了,所以餐厅这边直接聪明的加了一份,所以一共八个小盅。

梅特尔和南宫晚吃的快,呼啦一下,就直接搬空了五个小盅,这会就剩下谭宸和沈书意还有容温面前还有一份,两个人倒也不好意思继续抢下去了。

容温看了一眼,将自己面前白色蓝花边的小盅推到了南宫晚面前,四个圆子他只吃了一个,还剩下三个,南宫晚眼睛一亮,软糯糯的声音里满是感激之色,“那我就不客气了。”】

“我也不客气……”可惜梅特尔的话还没有说话,容温那冷淡的眼神扫了过来,让梅特尔恨的咬筷子,一个一个都太偏心了!

“学妹,你姐姐那里真的没有关系吗?”直接吃撑了,南宫晚有些担心的开口,毕竟沈素卿和朱丽儿一直在暗中挑唆,南宫晚真的担心那个叫做翟月的大小姐会对沈书意不利,毕竟不怕一万就怕万一,防不胜防。

“没事的,我会处理好的,下午我过去一趟翟家。”翟正椿在考虑了之后,终于还是打了电话给沈书意,不过要合作也是可以,翟正椿还是有些条件的,谭亦人不在n市,沈书意只好自己过去和翟正椿面谈。

沈书意这边倒是吃的其乐融融,夏峰那边也算不错,除了翟月这个意外的出现,沈素卿和朱丽儿果真是一路货色,一个伪装的娇弱可人,一个看起来精明能干,可是骨子里都是些算计和阴狠,将翟月对沈书意的仇恨直接挑到了最高值。

翟家别墅。

“真的要离开吗?”翟母比起沈母这个修身养性的姐妹,更多了一份官家太太的高贵和端庄,只是此刻,神色却带着几分抑郁,毕竟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而且一直都是人上人,突然要去国外,语言不通,环境不熟,翟母还是有些的担心的。

“必须得走了,如果能干干净净的走倒也好,我们就小月一个女儿,留在这个位置上也没有多大的意义,原本以为和佟家的婚事能让小月一辈子衣食无忧,可是如今佟海峰翻脸无情,跟在周家后面对我动手,还不如早早脱身,日后小月也能安安顺顺的过一辈子。”翟正椿是个聪明人,看的开,也看的远,在官场这么多年,这其中的门道和算计早就摸个透了。

翟月的性子被养的太骄纵,又是女孩子,是绝对不可能继承家业的,所以翟正椿原本以为和佟家联姻之后,翟月会一辈子顺风顺水,而且只要自己在这个位置,佟家必定会对翟月好,日后有了孩子,也算是安定下来了,可是计划赶不上变化。

如今,翟正椿想的只是尽快抽身,干干净净的抽身,他手里头也有不少钱,国外也有偷偷置办下来的产业,这点只有翟正椿一个人知道,都瞒着她们母女,倒不是不信任她们,只是担心知道的人多了,一部小心说漏了,反而多惹麻烦,如今这些家产倒可以让翟家即使搬到国外那也是过着富人的优绰生活。

“小意她……”翟母停下话来,皱了皱眉头,她一直都是知道沈书意的身份的,当年沈母这样无视漠视沈书意的存在,翟母也没有认为有什么不妥,毕竟是小三生出来的女儿,沈家养着她也算是仁至义尽了,可是沈书意却从小到大的欺负沈素卿这个姐姐,被冷遇也是人之常情,可是翟母根本无法想象为什么突然一切都变了。

“沈家那些事你别搀和,素卿你真以为是那么柔弱的性子?”翟正椿嗤笑一声,以前他看不上沈家,所以对沈家这些事也从没有了解过,仅限于知道,但是如今看来,翟正椿倒是冷笑了几分,只怕沈素卿这些年没有少做手脚,否则沈书意的性格不会被传的这么难听。

“小月她,我……”翟母刚准备说翟月不一定愿意离开n市去国外,就看见大门被推开了,翟月一脸阴沉的走了进来,比早上和翟父吵闹时脸色更加的难看。

“你们这是做什么?收拾东西?灰溜溜的离开?”嗤笑着,翟月看着大厅里被简易打包的几个行李包,阴霾着脸走了过来,鄙视的看了一眼过去自己当成了天的父亲,“你就这么怕沈书意那个贱人?就这么要离开n市?”

“小月,怎么和你爸爸说话的呢?”翟母脸色微微的变了一下,之前翟家在n市也是显贵,风生水起的,翟月结实的也都是圈子里的朋友,有身份有地位,自然也有涵养,虽然知道翟月娇惯了一点,但是翟母一直很满意这个女儿的,本来女儿就该娇着养就该富着养,可是此刻一看才感觉翟月太过于骄纵了。

“从今天开始,你就一直留在家里,不许出去,我已经冻结了你的银行卡,也让陈旺在门口守着,即使打断你的腿,这几天你也给我安安分分的留在家里。”翟正椿慢慢的开口,神色严肃,即使声音并不大,但是足可以让人知道他话里的分量。

翟月这几天一直想要找沈书意的麻烦,可是她过去认识的都是圈子里的人,如今翟家势头不对,那些小辈们自然也被家里长辈给叮嘱了,不可能跟着翟月胡闹,更何况沈书意背后可是莫家,n市里有头有脸的人自然就更不可能和沈书意过不去了。

而唯一可以依靠的佟宝也是避而不见,幸好也只是订婚了,没有扯证也没有结婚,所以佟宝也就没有再理会总是纠缠不休的翟月,这让翟月即使想要报复也找不到门路,不过这些事翟正椿都明白的很,他担心的是翟月再做了什么糊涂事被周家拿到了把柄,那么翟家就真的要变天了。

“你要关着我?为了沈书意那个贱人关着我,要打断我的腿?”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话,翟月怒到极点的失去了理智,又吼又叫着,猛然的将桌子上才茶杯都给摔在了地上,整个人如同发疯了一般又是砸东西又是尖叫。

翟母还想要拉,可是被翟正椿给制止住了,十多分钟之后,客厅里已经是一片狼藉,翟月气恼的向着门口冲了过去,可是门外的保镖却严格执行着翟正椿的命令,丝毫不退让。

“好,好,好!有本事你就打断我的腿!”一抹眼泪,翟月怒火冲天的向着楼上跑了过去,翟母也忍不住的上楼去安慰这个女儿。

“让你见笑了,小月被我惯坏了。”翟正椿之前就收到保镖的信号知道沈书意过来了,刚刚翟月正在打砸东西,沈书意为了避嫌所以没有进来,而是站到了院子里,翟月因为太气恼,所以没有注意到沈书意的到来,否则只怕又是一阵疯闹。

“客气了。”沈书意淡淡的开口,笑着走了进来,看着狼藉一片的客厅,又看了一眼角落里的行李,明了于心,“有什么条件你都可以说出来,可以的话,我们一定会答应的。”

翟正椿上位这么多年来,虽然行事小心谨慎,但是毕竟也是在权力的中心,有些违法乱纪的事情自然也是做了,他位置牢固的时候,即使杀了人估计都有人给翟正椿揽着,但是如今,一旦翟正椿下台,那就是树倒猢狲散,只怕还有不少泼脏水的,所以翟正椿需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干干净净,平平安安的离开。

“这份材料我交给你们了,里面有不少银行的内幕和机密,还有一些人的把柄,至于这些人要怎么处理,是将他们拉下台,还是继续使用着,都和我无关了。”翟正椿大方的将一个牛皮纸的文件袋递给了沈书意,这可是翟正椿这么多年保命的东西,交出来也是为了取信沈书意,当然也是为了让自己脱干净,证据都不在自己手里,那些人也不会继续纠缠着自己。

“你放心,不管是周家这边,还是纪委这边,都不会难为你的。”沈书意将文件直接放到了背包里,这些事她只是替谭亦出面处理的,接替翟正椿位置的人之前也联络了沈书意,这些文件到时候还是要送给对方去处理。

“不过有一个人,不能放过。”翟正椿缓缓的说出了丁国的名字,也是他这些年来用的最多的属下,xx银行目前的行长。

至于丁国倒谈不上对翟正椿有多么的忠心,不过都是互相利用而已,可是很多事都是丁国出面处理的,说翟正椿心狠手辣也好,说他狼心狗肺也好,翟正椿要脱干净,自然需要有人出来顶罪,而这个人就是丁国,当然,不管是翟正椿还是丁国都曾经违法乱纪过,所以丁国虽然被推出来顶罪了,但是也没有平白冤枉他。

“丁国的犯罪证据也都在文件袋里的一个内存卡里,当年震惊n市的洪春桥垮塌事故,就是因为丁国给没有资质的承建商贷款,帮助他拿下这个工程,丁国自己就拿了一千二百万的好处费。”翟正椿缓缓的开口,如果不是事情到了这一步,翟正椿或许还舍不得放弃手里的权力,可是真的走到这一步了,倒也感觉是一身轻松。

丁国?沈书意倒没有什么印象,毕竟以前她只想当一个普通人,好好的过日子而已,自然不了解n市权力中心的这些人,不过当年洪春桥垮塌,造成九死十二伤,可是重大事故,既然如此,丁国即使被推出来顶罪也是罪有应得。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尽快处理的,如果你还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可以说,病退的报告上面已经审批下来了,明天早上就正式实施,所以还是尽快离开n市吧。”沈书意站起身来,也算是给翟正椿一个忠告,毕竟他和自己合作,也等于是和周家对立,他尽快离开倒安全,否则丁国势必会知道翟正椿的打算,到时候丁国一旦和周家合作联手,翟正椿想要安全脱身只怕不容易。

“放心,我明白,最迟还有三四天。”翟正椿笑着点了点头,无事一身轻,整个人看起来倒像是个儒雅的中年男人,文质彬彬,过去的那份精明算计都消散了不少。

沈书意推测的不错,翟正椿既然要走,那么他的替罪羔羊肯定是丁国,而丁国这只替罪羔羊也不是傻,为了自己的前途和性命着想,丁国直接找了周子安。

“周少,你真的要救我啊,翟正椿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他根本不是人那,就这么对待我这个忠心耿耿的下属,我过去做的那些事,哪一桩哪一件不是他翟正椿指使的,否则我一个小小的银行行长,我哪里有这么大的胆子!”丁国圆圆胖胖的身体几乎都要给周子安跪下了,一脸气愤填膺的开口指控着翟正椿,随后又谄媚巴结的看向一旁的周子安。

“丁行长太谦虚了。”周子然温雅的笑着,修长的手指轻轻的摆弄着桌子上的青花瓷茶杯,看了一眼点头哈腰的丁国,“那就说说看,你们过去到底都做了哪些事。”

翟正椿的态度部不明,也让周子安不安起来,毕竟他之前是想要扳倒翟正椿让自己的人上位,翟正椿的位置可是个肥缺,总管着n市的银行,要多少资金都能从这里出来,所以这个位置只要是自己的人,周家就等于掌控着n市的经济命脉。

可是周子安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和翟正椿和好了,让周子安无法坐山观虎斗,只能明着和翟正椿撕破脸,而这也导致翟正椿拒绝和自己合作,所以周子安想要将自己的人推上位,没有了翟正椿的帮忙,反而多了这道阻力,所以事情就棘手了很多,毕竟翟正椿的能力可是不容小觑,银行这一块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下。

半个小时之后,说的口干舌燥,丁国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却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毕竟周子安从头至尾都是这么优雅淡定的模样,让丁国也摸不着头脑,不知道怎么才能救下自己。

“退,你肯定是要退的。”终于,看丁国也吓的够呛了,周子安这才朗声缓缓的开口,看了一眼丁国失望的脸,不由表情一冷,“你以为翟正椿将你推出来当替罪羔羊,你还能安全无虞的留在行长这个位置吗?”

“不,周少,我怎么敢妄想呢,我只想安安稳稳的过下半辈子就行了。”贪污的钱早就够花了,虽然舍不得,可是丁国被周子安这么一训斥立刻就软了下来,哪里还敢忤逆他。

“翟正椿最宝贝的还是翟月这个女儿,可是纵火罪只是小事,能要挟翟正椿退位已经没有办法第二次用了,所以你如果想要安全,就想个计谋,让翟月再次犯事,而且还必须是惊天大案,翟月一个女孩子懂什么,那么她背后的人肯定就值得推敲了,翟正椿想要走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周子安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丁国太贪,留不得,但是这个棋子不利用的话,想要扳倒翟正春可不容易。

银行这个行业要发生惊天大案那只有抢银行才行!“可是周少,让翟月犯下惊天大案根本行不通啊!”丁国一头雾水的看着周子安,其他事他还能设计陷害,可是这事根本不靠谱。

“翟月和沈书意有矛盾,这些天正找着佟家少爷给她出气,可是没有成功,估计这会已经气的够呛了,你难道不知道借刀杀人吗?”周子安眉头一皱,嫌恶的看着蠢笨的丁国,不过随即话锋一转,态度严厉,“事情要做就要做的干净漂亮,否则不要怪我翻脸无情,保不下你!”

借刀杀人!丁国这也是因为翟正椿的事情失去了理智和思维,这会被周子安这么一点拨,忽然,眼睛一亮,一道毒计已经在脑子里形成了,“周少,你放心,我也认识不少人,这点小事还能办得妥的!”

翟月是愤怒的,连带的连翟正椿这个父亲都恨上了,而这个仇恨就更加强烈的要报复到沈书意身上,可是她的银行卡被冻结了,手里一毛钱都没有,而且即使有钱也没有人,翟月恨不能自己找把刀子将沈书意给杀了,所以当丁国设计陷害的时候,翟月没有任何迟疑的就上当了。

沈书意离开了翟家,原本准备回揽月苑的,可是却没有想到谭宸的电话直接打了过来,听到谭宸的话,沈书意诧异的一愣,“什么?记者围堵在揽月苑那边?行,我知道了,我先去莫家。”

挂了电话,沈书意打开手机一看,果真铺天盖地的消息都是自己的,而且都是不堪入目的负面消息,潜规则上位这个话题直接被媒体给炒成的沸沸扬扬,而导火索就是沈书意和梅特尔在机场的一幕。

而沈书意自然被塑造成了为了利益不惜出卖*的企业家,而夏峰这样真正有名的设计师,却因为潜规则而有可能错失巴黎时装周的走秀资格,再加上夏峰的那些粉丝,更是将不堪入耳的话都骂了出来,沈书意这会走到大街上,估计都能被唾沫星子给淹死。

谭宸和莫家都没有压得住这个新闻,看来蒋海潮果真准备背水一战了!沈书意调转了方向向着莫家开了过去,一场硬仗在所难免!而当周子安离开茶室之后,蒋海潮却在半个小时之后出现在了丁国面前。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