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章 开玩笑吧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4    作者:吕颜

当机场空姐甜美的声音在广播里响起时,从巴黎飞往N市的飞机即将抵达了,接机的人也都向着接机的大厅方向走了过去,而贵宾通道这边也站了不少人,正是夏家众人和柏斯然等人。

“柏先生竟然亲自过来了,幸会。”夏峰朗然一笑,向着柏斯然伸过手去,之前夏峰和柏家也没有什么交际,毕竟柏家的势力都在A省,在N市全权负责一缘国际大厦的所有事物,不过因为之前夏峰旗下的品牌都没有资格入驻一缘国际大厦,所以也就没有什么交际了。

但是对这一次巴黎秋装秀的走秀资格势在必得,而且夏峰也准备将JIULAE推向国际市场,自然也是要入驻一缘国际大厦,不过夏峰只是设计师,商业运作这一块都是夏家的其他人负责处理,和柏绪商谈合作事宜,所以这也算是夏峰和柏斯然第一次见面。

“幸会,我们一缘期待着夏设计师的入驻,届时我们一定会筹备一个大型活动,全面配合JUILAE的推广宣传。”柏斯然同样回给夏峰一个笑容,态度倒没有了面对沈书意时的高傲和轻蔑。

毕竟柏家是百年老家族,夏家同样也是世家家族,两家算是奇虎相当,虽然夏家在服装业的圈子里资格并不够老,可是夏家在古武界在体育界和军界可是响当当的分量,所以柏斯然交往的人素来都是和自己身份匹配的。

“夏设计师,刚刚我听到一个消息。”朱丽儿妩媚一笑,亲昵的挽着柏斯然的胳膊,余光不怀好意的扫了一眼一旁的沈书意和南宫晚,满眼的算计和鄙视,随后又得体的向着夏峰继续开口,“我刚刚听沈小姐说,古韵今年要打败夏设计师取得巴黎时装秀的走秀资格,而且一缘大厦的专柜沈小姐也势在必得,小绪就是太年轻经不得激将法,还给答应了。”

话说完了之后,朱丽儿格格的笑了起来,性感的撩拨了一下耳际的短发,将这件是当笑话一样说给了夏峰和他身后夏家众人听,果真其他人微微一愣之后,也都笑了起来,不过都是夏家的高管人员,所以倒没有笑的很过分,也将这事当一个笑话来听。

“他们将我们当笑话看呢。”南宫晚哼哼两声,对于朱丽儿则是格外的厌恶,安慰的拍了拍沈书意的手,随后笑了起来,压低了声音,带着几分幸灾乐祸,“到时候看谁笑到最后,不过学妹,这一次的法国代表你能搞定吗?我尽力帮忙,可是你也知道这些外国人有时候太较真了,根本不讲究什么人情面子。”

“没事,不是还有容叔嘛,容叔好像认识他们。”沈书意被南宫晚这气愤填膺随后又幸灾乐祸的模样给逗的笑了起来,再配上她这一张娃娃脸,什么表情都清楚的写在了脸上,果真一看就是被骗了还给人数钱的傻妞,估计也是因为学姐的神经太粗,才半点感觉不到容叔身上那种内敛的凛冽气势。

“嗯,容大叔看起来很可靠。”南宫晚明白的点了点头,挑衅的向着朱丽儿一瞪眼,这年头抢别人男人的小三都比正主还强势了,当然了,南宫晚是很高兴朱丽儿将柏斯然给抢走了,所以每一次看到朱丽儿那一副高高在上,得意洋洋的样子,活像是捡了个宝一样,南宫晚就偷偷的笑。

容温虽然准备和梅特尔见一面,但是毕竟因为他的身份特殊,所以这会容温还在贵宾室里等着,并没有出来到接机口这边,毕竟他的身份也摆在这里了,如果只是梅特尔一个人,容温来接机也无所谓,毕竟也算是朋友。

可是梅特尔这一行的阵势挺强大的,虽然夏家并没有让记者过来采访,可是暗中还是有不少的记者潜伏等待着,容温自然不方便露面,所以也就沈书意和南宫晚在这边等着。

古韵?夏峰精明的目光闪烁了一下,随后转过头看向不远处似乎是被众人给孤立出来的沈书意和南宫晚,那样“大言不惭”的话说了出来,可以说是贻笑大方,可是沈书意脸上却是平静的浅笑,目光柔和,无形之中让人感觉到一种强大的自信。

而南宫晚也是笑嘻嘻的模样,看起来没有什么心机城府,所以这两个人倒丝毫没有感觉到被众人给鄙视嘲笑了,自在的很,让夏峰那笑容不由的玩味了几分,柳一禾给了她们这份自信吗?

这边看到夏峰和柏斯然说了几句之后就转身向着沈书意和自己走了过来,南宫晚表情不由戒备了几分,毕竟夏家这一次来接机就来了十来个人,柏斯然这边也带着保镖秘书,阵型一对比,南宫晚立刻发现敌人太强大,不由哀怨了娃娃脸,抱怨起来,“容大叔也不知道将他的保镖丢下来给我和学妹你撑场子!”

“夏设计师,你好。”沈书意微笑的开口,神色柔和,不卑不亢,这就是陆纪年思思念念想要打击报复的对象,对比一下柳一禾这个身份展露出来的那种孤僻怪异的性格,再看着夏峰这种才华横溢却又温和儒雅的性子,沈书意不难想象陆纪年每一次回家画个圈圈诅咒夏峰的画面,有时候为了掩饰身份,该有的牺牲和憋屈还是有的。

“沈小姐,久仰,没有想到一禾会被沈小姐给挖走,当年我可是三顾茅庐,结果都是吃了闭门羹。”夏峰爽朗的笑着,说到这里就感觉到鼻子都痛了,当年夏峰可是真的三请四邀想让陆纪年来自己的这里工作。

可是陆纪年那原本就因为伪装的身份憋屈的够呛,自然不可能去夏家工作,夏峰丝毫不知道陆纪年那小心眼,结果来的次数多了,最后一次,陆纪年恨恨的一摔门,退避不及之下,夏峰直接被门板给拍出了两管鼻血。

后来夏峰也忙碌起来,再后来也知道陆纪年去了三流的服装公司,依靠剽窃名牌设计师的创意修修改改,弄山寨版的设计,夏峰当时很是失望,再次去找了陆纪年,却依旧被他酸言酸语的给赶了出去,如今再听到柳一禾的名字,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去了古韵。

沈书意同情的看了一眼陷入回忆的夏峰,闭门羹这事她能说那铁定是陆纪年那混蛋趁机报复呢,沈书意用脚趾头都能想象出,陆纪年赶走夏峰关了门之后,在屋子里仰头大笑,终于出了一口恶气的得瑟模样。

这边沈书意刚想要开口说什么,不远处的朱丽儿脆声开口,“夏设计师,他们出来了。”不远处,陆陆续续的几个外国人相继过来了,正是这一次的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

南宫晚一扫浅笑的模样,神色瞬间转为了正色,带着严肃和认真,快速的向着走在最面前的夏峰迎了过去,夏家这一次一共请了两个同传翻译,之前南宫晚推拒后又接下了单子,而夏家另找的同传翻译也没有回拒,毕竟两个翻译在如果有什么事也好照应一下。

这一次巴黎时装公会的代表团毕竟是为了夏家而来的,所以夏峰和夏家服饰的高层领导走在最面前没有人会说什么,可是当柏斯然和朱丽儿看到南宫晚竟然直接走了过去跟在夏峰后面,两人都是一愣。

“晚晚,你干什么?”柏斯然皱着眉头不悦的开口,他知道南宫晚没有什么心思,可是却没有想到这样的场合她竟然这么不知道轻重,而过去在柏家很多次也是如此,明明被人嘲讽算计而来,她还是一副不知道的蠢笨模样。

“柏先生,放手!”被抓住了胳膊,南宫晚冷淡的开口,原本软糯的声音此刻却是音色清晰悦耳,直接挥开了柏斯然的手,法国代表团的人已经过来了,南宫晚迅速走上前来标准地道的法语脱口而出,快速的给代表团的人介绍着夏峰一行人的身份。

同传翻译的功底在这一刻完全的展露出来,几乎是法国代表团的人开口说什么,南宫晚也在同步翻译起来,丝毫不需要等待的时间,所以夏峰和代表团的人直接是一边用中文一边用法语没有任何障碍和时间间隔的交谈着。

而法国代表团这边的同传翻译甚至还无比震惊的看了一眼南宫晚,虽然是同传翻译,可是有的时候也会有些的停顿,尤其是在说到服装业的一些专业术语的时候,翻译只要想一下,翻译就会有片刻的停顿。

可是南宫晚却如同地道的法国人一般,法国代表团的人在说法语的同时,她已经通过耳机将翻译过来的中文传到了夏峰等人的耳中,完全到达了同步翻译的功底。

“美丽的东方小姐,你也是翻译吗?”这边一道带笑的声音响起,梅特尔闪亮着一双幽蓝的眼睛,一脸兴奋的凑到了沈书意面前,活脱脱就是金毛大狗狗看到了肉骨头,一张娃娃脸虽然经过岁月的凿刻,不过留下来的痕迹很少,倒还是那娃娃脸的模样,只是稍微多了一点点的成熟。

“我不是翻译,你是?”沈书意倒有些诧异眼前的这个身高修长,过于热情的金色头发的男人,属于外国人的白色肌肤,湛蓝的一双眼,鼻翼高挺,五官倒没有其他外国人的老陈,反而显得格外很年轻,尤其是梅特尔露出大大的笑容,一口白牙,语调轻快而热情,不得不说比起国人的内敛,梅特尔热情奔放多了。

“美丽的小姐你可以叫我梅特尔,如果知道这一次来接机的人里有这么漂亮的小姐,我一定提前几天就赶过来了,不过幸好没有错过,美丽的小姐,希望这几天我们有一个美好的约会。”梅特尔快速的开口,直接张开双臂,不给沈书意丝毫反应的时间,嗷嗷两声之后直接给沈书意一个熊抱,吧唧一口亲在了沈书意的脸颊上,百分百的热情四射,挡都挡不住。

“麻烦请放开!”沈书意直接傻眼了,她哪里知道刚刚还只是说话的梅特尔,这会突然手脚并用的将自己给狠狠的抱住,让沈书意那惯有的笑脸瞬间破裂。

“不放不放,我好不容易才抱到了软软的东姑娘家。”梅特尔兴奋的直叫嚷,身为天才设计师,梅特尔有一双慧眼,诡异的慧眼,能让他一眼看顺眼的人真的不多。

想当年在北京城的时候,梅特尔可是第一眼就看中了童瞳,那种真正的干净透彻,让梅特尔甚至还想着将人拐回法国结婚去,可是他这个外国佬自然没办法赢过谭骥炎这个本地人,所以华丽丽的惨败而归,如今,时隔多年,梅特尔出关之后,一眼就看见了站在角落人群后的沈书意。

四周喧闹的环境里,她就这么静静的站立着,不张扬却也不会让人忽视,嘴角带着淡淡的浅笑,眼神柔和而清澈,当一眼看过去之后,梅特尔从沈书意的身上发现一种特别的韵味。

法国的女人很浪漫,美国的女人很奔放,而在梅特尔看来中国的女人则是过于典雅,而显得有些保守,可是沈书意身上有种恰到好处的美丽,将女人的自信张扬和沉静典雅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这样的女人就像是大海,美的让人敬畏,自信而宽广,夕阳西下,这种美是安静的宁和的,可是也有可能会在瞬间席卷起惊涛骇浪,梅特尔还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矛盾的两个极端在同一个人身上如此美丽的糅合在一起,恰到好处,多一分则盛,少一分则亏。

“麻烦,请放手。”多了几分咬牙切齿,沈书意能感觉出梅特尔并不是趁机占自己的便宜,那种热烈快乐的气息很纯粹,可是余光扫过四周咔嚓咔嚓拍着照片的记者,沈书意表情僵硬了几分,一手握住了梅特尔的手腕,然后稍微的一个用力。

“嗷嗷……手断了……”凄厉的惨叫声直接掀破屋顶,沈书意的力气控制的很好,会有一点痛,但是绝对不会痛到让一个男人这样扯着嗓子嗷嗷的叫唤着。

“为什么所有我看上的东方姑娘家都一个比一个出手狠。”垮着娃娃脸,梅特尔可怜巴巴的睁大着一双蓝色的眼睛看着沈书意,金色的头发都似乎是有气无力的蔫在了头上,和那被主人抛弃的金毛大狗狗没有两样。

这就是那个在飞机上坚决称不来中国,口口声声说他的爱情夭折在这片东方土地上,他这辈子最爱的女人被一个可恨的冰山男人给娶走了,所以梅特尔之前一直闹着矛盾,怎么劝说都说坚决不来中国,即使他们将他绑架来了中国,他也会从万米高空跳下去,即使到达中国了也会乘飞机立刻返回巴黎。

可是这个刚刚搂着人中国姑娘又是抱又是亲,活像打了鸡血的金毛男人到底是谁!时装公会代表团的男人们齐刷刷的将头扭到了一旁,太丢人了,丢人丢到中国来了!

“伊斯先生,这位沈小姐有一家今年才成立的两百个工人的服装厂古韵,她来这里是因为沈小姐很有信心会打败夏设计师,让古韵在巴黎时装周上走秀。”朱丽儿担心南宫晚不会帮自己翻译,或者翻译的话会偏袒沈书意,所以朱丽儿自信的笑着,用流畅的法语向着梅特尔&伊斯和其他代表团的人说明了沈书意的身份。

夏峰听到朱丽儿的话并没有开口说什么,毕竟他的身份摆在了这里,不管说什么都不合适,夏家服饰其他人则是嘲讽的冷笑一声,刚刚他们并没有注意到梅特尔和沈书意的互动,这会才看见。

不过在众人看来,梅特尔这个代表团的首脑人物绝对不可能偷偷摸摸的去搭讪沈书意,所以在他们看来沈书意不过是想要勾引梅特尔,从而拿到巴黎时装周的走秀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资格,这种明显的潜规则,而且针对的还是夏家服饰,自然让他们不耻。

梅特尔笑容收敛了一点,目光复杂的看向沈书意,毕竟外国人很多时候都比较较真,不讲究人情和面子,大家都靠实力说话,尤其是这些设计大师更是如此,不管你多么有钱多么有权利,如果没有真才实学,想要进巴黎时装周那绝对是不可能的。

朱丽儿得意洋洋的笑着,她见过不少自大的女人,可是还没有见过这么蠢的女人,竟然还想要进入一缘国际大厦,还想要去巴黎时装周走秀,简直让人怀疑沈书意的脑子是怎么长的。

“我就知道我看中的东方姑娘与众不多,这么有自信,简直是太棒了,多少人都以为巴黎时装秀是多么的遥远,其实我们欢迎一切有实力的设计师来参加,太棒了,我以为中国人都是谦虚的,没有想到宝贝你这么自信,我们简直是中国古话里说的绝配。”可惜让朱丽儿失望了,梅特尔不但没有嘲笑沈书意,反而是蓝眼冒着精光,又想要伸手给沈书意一个熊抱,可是想到刚刚沈书意掐在自己手腕上的力度,梅特尔忌惮的将伸出去的手又收回了回来,摸了摸自己的金毛。

“宝贝,为了鼓励这种自信和大胆,我决定了今年巴黎时装秀的资格就给你了,现在我已经没事了,我们出去约会吧,可惜啊,吃不到北京烤鸭了,这可是我的最爱。”梅特尔一本正经的开口,闪亮着眼睛,又嬉皮笑脸的凑到沈书意的身边,“我听说N市有很多地道的美食,宝贝这一个星期我们就好好约会吧!”

沈书意以为陆纪年这个设计师已经够离谱的了,这会看到激动的上窜下跳的梅特尔,沈书意才感觉陆纪年正经多了,巴黎时装秀的资格就这么给自己了,夏峰估计连想死的心都有了。

不得不说说梅特尔绝对是语不惊人死不休,代表团的人表情都僵硬的扭曲了,他们太习惯梅特尔这种怪异的性格和行为方式了,只要他高兴了,限量版的衣服都可以给街头的乞丐来穿,因为梅特尔看来乞丐才能穿出他这一款衣服里蕴藏的颓废风味。

夏峰那得体的笑容也直接僵硬在了脸上,这一行的代表里最重要的人就是梅特尔这个国际顶级的设计大师,得到他的首肯就等于迈出了成功的步伐,也有传闻说梅特尔的性格有些的不靠谱,可是他就一句话就将走秀的资格给了古韵,夏峰揉了揉眉心,这是不靠谱吗?这根本就是人来疯!

夏家其他人还有柏斯然和朱丽儿更是在震惊之后,表情无比的复杂,说不上是愤怒还是挫败,终究是青青白白的表情扭曲的变化着,估计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就这样能拿到走秀的资格,这是开玩笑吧,这绝壁是开玩笑!

“伊斯先生你果真风趣,这个玩笑太好笑了。”朱丽儿僵硬着笑容开口打破了平静,她绝对相信这只是一个玩笑,梅特尔就算再离谱也不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法国时装公会也不会允许梅特尔这么做的。

“怎么可能是玩笑,我绝对是认真的,无比的认真,巴黎时装秀的走秀资格怎么能拿来开玩笑呢?这关系到设计师的名誉也关系到巴黎时装秀的声誉,我不会拿这件事开玩笑的!”一本正经的训斥着朱丽儿,梅特尔板着脸,似乎是受到了侮辱一般。

众人表情再次青白交错的扭曲着,你也知道巴黎时装秀的资格不能拿来开玩笑,那你之前就因为一句话,把这个资格就送人,这叫什么?这不叫开玩笑,这他妈的叫什么啊!

看着一本正经的梅特尔,夏峰这会连想死的心都有了,他发现自己不该将巴黎时装秀当成最后的目标,为什么设计界的人就没有几个正常一点的,如此看来,柳一禾只是孤僻了一点,大胡子厚眼镜的装束怪异了一点,至少人还是正常的。

“宝贝,要不你嫁给我吧,这样我们不但年年能走秀,而且我们就是一家了,你的古韵就成了时装秀的主办单位,以后你看谁顺眼就让谁上台。”梅特尔嬉皮笑脸的向着沈书意开口,一双湛蓝的眼睛里盛满了柔情蜜语,“我都是四十多岁了,我母亲已经不止一次的催我结婚了,没有想到我的爱情果真还是在中国,太感谢丘比特爱神了,宝贝,嫁给我吧!”

“抱歉,我已经有交往的人了。”唯一表情还算正常的就属沈书意了,她只是微微诧异之后,就面带着平静的笑容,没有因为梅特尔的许诺而惊喜万分,神色自然,淡定平常。

“哪个混蛋抢走了我的心上人,让他出来,我要和他决斗,一定要决斗!”梅特尔气恼的直瞪眼,难道自己又迟了吗?

为什么每一次他看中的东方姑娘都有心上人了!上帝也太不公平了!不对,一定是中国的神灵知道他信仰的是上帝,所以菜户假公济私的让自己的爱情一直失败,梅特尔突然决定他要改信佛祖了!

“夏设计师,两天后的秋装秀我们会如期过来的,梅特尔的话请不要放在心上。”代表团的人已经决定无视离谱的梅特尔了,上帝果真是公平的,他给了梅特尔惊人的设计天赋,所以就默默的收回了他正常的思维和智商。

“我明白。”夏峰笑了笑,按理说这样的事情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为什么看着这个明明四十多岁,看起来却像是二十来岁的娃娃脸男人,夏峰有种不祥的预感。

沈书意的法语同样很流畅,而梅特尔只是失落了片刻的时间,立刻又拉着沈书意给她介绍代表团的成员,而这一次沈书意倒没有拒绝了,用法语笑着和众人打着招呼,再加上有梅特尔这个不正经的设计大师在中间搅和着,交谈倒也顺利了不少。

夏峰看了一眼气的铁青着脸,红了眼的夏家众人,无奈的笑了起来,或许这就是个人魅力吧,沈小姐如果没有一点本事,又怎么可能将柳一禾这个怪癖的男人给挖走。

柏斯然和朱丽儿也是脸色很是难看,今天的主角应该是夏家,而柏斯然管理的一缘国际大厦也该是半个主角,毕竟很多顶级品牌的服饰都在他的大厦专柜里销售,可是沈书意这么一出现,成功的吸引走了梅特尔不说,甚至其他代表团的人也对沈书意口中这种复古风的中国设计很是敢兴趣,甚至还决定吃过饭之后直接去古韵看看陆纪年的设计图和成品衣服,东方的文化在外国人眼中素来都是神秘而高贵的。

“沈小姐,冒昧的开口,这几天在对夏家的考察中,你可以一直随行吗?当然,如果柳设计师愿意的话,他也可以随行,当然了,做为交换的条件,我们也会将古韵列为这一次的考察对象。”代表团里戴着眼镜,表情很是严肃的设计师郑重的向着沈书意请求着。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不过我可以知道原因吗?”沈书意微微一愣,随后笑着接受下这份交易,而一旁梅特尔直接凑了过来,沈书意一记冷眼扫了过去,成功的将梅特尔给钉在了原地,晦暗着娃娃脸。

梅特尔这离谱的性子说出那么任性的话来,沈书意并不会当真,即使是真的,也没有什么意义,能参加巴黎时装秀,不仅仅是需要资格,更需要的是实力,所以沈书意倒是不明白为什么代表团里的二把手会提出这样的条件。

“是这样的,梅特尔的性子太过于活泼,而似乎沈小姐你可以管得住他,为了这一次考察的顺利,所以只能麻烦沈小姐了。”外国人说话倒是实在,他们是拿梅特尔一点办法都没有,虽然将人是给强行带到中国来了。

但是谁能保证梅特尔会不会半路逃走,根本不去夏家服饰考察,而是四周溜达,而且这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曾经还任性的赖在床上装病,也故意下楼梯的时候崴了脚,要不在眼睛里滴上几滴辣椒水,然后说自己眼睛痛,没有办法工作。

所以对于梅特尔,所有人都头痛了,他们甚至恨不能找个魁梧的保镖来看着梅特尔,为什么这么有设计天赋的大师性格这么离谱呢!不过谁也没有想到短短的接触之后,沈书意眼神一变,梅特尔就跟老鼠见了猫一般的老实了。

当然套用梅特尔的话,他还在追求阶段,身为有绅士风度的好男人自然要满足自己未来妻子的一切要求,听话就是首要条件。

“好了好了,你们继续谈,我去见个老朋友。”梅特尔不愿意看着一群老男人围着自己心上人转,直接开口赶人。

沈书意知道梅特尔要见的人是容温,所以回头看了一眼南宫晚,对她笑了笑,又低头和一旁的梅特尔快速的开口,“可以拜托你的朋友照顾一下我学姐吗?她和柏先生还有朱小姐有点矛盾。”

“放心。”梅特尔目光精明的扫了一眼精明干练的朱丽儿,随后快速的对着代表团的快速的开口道,交待他们照顾好南宫晚,这才一脸表功的看向沈书意,可惜沈书意却已经迈开步子向着贵宾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代表团的人看着梅特尔屁颠屁颠追过去的背影,无比感慨的总结道,“抛去性格不论,没有人能否定梅特尔的设计天赋。”

“姓容的,哈哈,我终于找到我的爱情了,你就准备继续打光棍吧。”当看到贵宾室里的容温,梅特尔得瑟的跑了过去,向着容温显摆着,他们之所以会熟悉,也是因为谭骥炎和童瞳的关系,一来二去,倒也成了朋友。

容温抬起头,俊雅的脸上倒没有什么特别高兴的表情,估计有梅特尔这么不靠谱的朋友,一般人都很难高兴起来,看着手舞足蹈,一脸显摆的梅特尔,再看着跟在后面走过来的沈书意,容温不用想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因为同样的事情在柳叶胡同发生了三四次了,自从追求童瞳失败之后,梅特尔回到法国,后来几次有事来北京城,知道童瞳是没有希望了,梅特尔直接将目标打到了十一的身上,差一点没有成为在北京城失踪的外国人。

黑道教父惹不起,梅特尔估计是被虐的有点惨,物极必反的竟然再次将注意到了秦清身上,这一次不需要关曜动手了,秦清一记眼刀子扫过去的同时,手里的水果刀冷冷的从梅特尔的耳边射了过去,生命比爱情重要多了,梅特尔再次惨败而归,最后直接将注意到了谭果身上,然后带着一双中国特色的熊猫眼回法国了,看来这一次是旧病复发了。

“不要羡慕我,这是羡慕不来的,我的爱情果真是在中国。”梅特尔娃娃脸上扬起得意的笑容,一手拍了拍容温的肩膀,“我给你介绍一下……”

“你不怕谭骥炎动手尽管试试。”容温冷淡淡的开口,清冷的声音听在耳中很是悦耳,只是少了几分感情和温度,显得有点冰冷。

谭骥炎?梅特尔诧异的愣了一下,回头看向一旁笑容柔和,可是却完全看不透的沈书意,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着,“难道谭骥炎竟然婚外情?有了小瞳不够还要霸占其他人!”

“谭家的儿媳妇,谭宸未来的妻子。”容温大方的说出了答案,同情无比的看了一眼梅特尔傻愣住的表情,倒是好心的提醒道,“你可担心一点,谭宸可不比骥炎。”

谭骥炎虽然看起来冷酷威严,但是更多的时候还是君子之风,明面上很少动手,但是暗地里绝对是布下天罗地网,弄不死你才怪,这种属于杀人不见血的男人,心计城府极深,谋定而后动。

可是谭宸绝对是实干型的,谭宸一直都认为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阴谋陷阱都是无用功,所以谭宸更喜欢直接动手,所以得罪了谭骥炎最多只是被恶整一番。

得罪了谭宸这个面瘫脸,就准备在医院里躺上十天半个月了,否则别指望能下床,当然不排除有恢复能力好的,而这种基本会被谭宸再次动拳头狠揍到医院里住满半个月。

“这是谭宸那面瘫脸的媳妇?”梅特尔还用了句地道的中国词语媳妇,梅特尔只见过谭宸一次,而也是最凶狠的那一次。

有个海归女人第一眼看到谭骥炎的时候就直接将这个位高权重的峻朗男人当成了自己的目标,而圈子里关于谭骥炎和童瞳的传言也有不少,而极品女人听到的传言版本是最不靠谱的一种。

说沈书意不过是演艺圈里一个孤儿,靠着脸蛋和手段,母凭子贵的依靠着儿子成功上位,而这个孩子还是当年沈书意在大一就生下来了。

所以极品女人直接找童瞳放话,让她识相一点,结果谭宸直接一拳头轰掉了谭骥炎的门牙,在谭宸看来自己的母亲被另一个女人放狠话,不管是什么原因都是谭骥炎的错。

此刻想到敢对着谭骥炎那张威严的冰山脸挥拳头的,貌似也就谭宸这个面瘫脸敢这么做,梅特尔后怕的瑟缩了一下,一双湛蓝的眼睛复杂的看着沈书意,可怜巴巴的开口,“宝贝,你有多么想不开才会看上谭宸那个面瘫脸,我已经可以想象未来的日子里,你将会生活的多么无趣多么的枯燥!”

沈书意无力的笑着,她都有种怀疑了,在外人的眼里,谭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宸到底有多么的差啊?为什么每一个熟悉谭宸的人都会用这种敬佩又外加同情的眼神看着自己。

朱丽儿很是不甘心!她根本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被梅特尔这个设计大师看上,甚至还当众放话要将夏家的资格让给沈书意,按理说沈书意和朱丽儿也没有交集,可是因为中间牵扯到了一个南宫晚,而沈书意明显护着南宫晚,让朱丽儿自然痛恨起沈书意来。

“记住,这些报道要怎么写都可以,将声势弄大,当然了,对外而言,给一缘国际大厦和夏家服饰打广告才是首要的。”角落里,朱丽儿快速的对着眼前的几个记者开口,阴冷的笑了起来,古韵想要进入巴黎时装周,那么自己首先就弄臭古韵的名头,再加上记者偷拍的那几张照片和梅特尔的话,朱丽儿已经可以想象的出古韵即将而来的巨大打击。

这个年头,社会越来越开放了,行业潜规则自然也是比比皆是,可是这都是在暗处的,真的摆到明面上来了,那么肯定会被群起而攻之,会被狠狠的唾骂,而朱丽儿已经决定将沈书意塑造成为了利益不惜勾引法国设计大师,甘心爬上他的床,就是为了拿到巴黎时装秀的资格。

而夏峰这个知名设计师,一直默默努力,明明是夏峰该有的荣誉和资格,却因为潜规则而被沈书意抢走,甚至沈书意还嚣张的在机场里就勾搭梅特尔大师,侮辱夏峰这个知名的设计师。

而此刻,在军区里,刚结束了早上的训练,一群少爷们此刻都累的够呛,不过不得不说谭宸训练士兵很有一套,这些平日里被普通士兵看不起的纨绔少爷们,如今却是进步飞速,让其他士兵都震惊的愣住了,甚至在射击还有泅渡这些方面赶超了他们。

王少华、魏子还有如今成功和这些少爷们融入到一起的周淮一个个虽然累的恨不能爬回宿舍楼,但是一个个却都挺直了腰杆,得瑟的跟什么似的,完全没有看出来这些普通士兵正中崇拜的是将他们这些少爷训练成铁人的教官谭宸。

“连长,后院起火了,我靠,这个臭老外竟然敢强抱嫂子还敢亲下去了!”王少华咋呼的叫了起来,一把抓着手里的苹果手机,蹭蹭的向着谭宸跑了过去。

其他人一听这话,哗啦一下都站了起来,直接以谭宸为中心围了过来,手机上的娱乐新闻上,正是梅特尔拥抱沈书意的一幕,也包括了他吧唧一口啃在沈书意脸上的画面,在国外,这也算是礼节,可是关键是报道的文字却将沈书意写的不堪入目。

“这是有人暗中操控的。”周淮也被魏子给揽着肩膀过来凑热闹,看了看手机上的报道,周淮立刻发现了其中的不妥,N市上层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沈书意背后是莫家,这样的报道按理说不会有人敢这样名目张当的给沈书意泼脏水,可是这种报道却出来了,必定是有人在暗中操控对沈书意不利。

黑着面瘫脸,梅特尔这张脸,还有那一头金毛,谭宸即使只见过一面却也记得,听到周淮的话,谭宸沉思了一下,唯一能想到的人应该就是和自己还有小意有矛盾的蒋海潮。

“连长,这些媒体不想干了吧,这根本就是给嫂子故意泼脏水!”魏子也是气愤难耐,他们这些少爷也许现在没有什么本事和能力,但是绝对有义气,他们将谭宸当成了自己人,自然也就将沈书意当成了自家嫂子,这会有人这么对沈书意下黑手,魏子冷了脸,“连长,我三姑夫在N市媒体还有点实力,我让他将消息封锁下来。”

这还只是几家媒体的网络报道,如果不控制的话,估计等到明天沈书意的名声还有古韵的名声都被毁了,而且古韵这个才成立的公司,一旦没有了名声,要打开销路就困难多了,这明摆着有人借事闹事和沈书意过不去。

“嗯,先将消息封锁下来。”谭宸沉声开口,看来蒋海潮已经开始动手了,谭宸将手机还给了王少华,自己拿着手机走到了暗处,拨通了莫念的手机。

“我也收到消息了,已经派人去处理了,还有,蒋海潮的事情你尽快处理好,不要连累了小意!”电话另一头,莫念的声音冷冰冰的响起,对于谭宸的事情却让沈书意受连累很是不满。

“我明白,小泪包怎么样?”果真,在外人看来谭宸绝对正直没有花花肠子,可是他明知道莫念对小泪包是打也打不得,丢也丢不掉,却故意提起小泪包来埋汰莫念,所以即使顶着一张面瘫脸,谭宸骨子里也是有几分腹黑阴险的。

“滚!”毫不客气的开口,一想到今天早上小泪包竟然尿了自己一腿的,莫念那原本漠然的脸直接黑了下来,不用想也知道谭宸是故意的!

“蒋海潮在公安系统这一块还有不少的人脉关系,莫家如果也有人的话,提前将名单给我。”再次说起了正事,谭宸要动蒋海潮自然是要连根拔起,他一直在警备司令部这一块,所以不但在军区有些势力,在武警大队,在公安局这一块都有蒋海潮的人。

莫家是混黑贩毒的,必定在公安这一块也有自己的人,所以谭宸提前招呼一声,否则到时候说不定会将莫家的人也给拔了起来。

“嗯,我心里头数,晚上我过来一趟揽月苑,有几个人或许可以趁机除掉,人心不足。”莫念冷着嗓音回答,他今天一早上也就是在忙这件事,有些人可以留下,有些人贪得太多,胃口太大,借着谭宸的手直接除掉也方便。

------题外话------

亲们七夕节快乐!O(∩_∩)O~,梅特尔简直太搞笑了么么。

年会复选貌似快开始了,亲们请继续支持颜,谢谢,拥抱一下。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