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章 争锋相对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2    作者:吕颜

机场。

“谭宸部队里走不开,煦桡手里头刚好有个凶杀的案子去现场了。”沈书意微笑的开口,今天容温就要离开N市了,沈书意这些小辈都该来送行的,可是弄到最后就沈书意这个当老板的时间自由,谭宸他们都没有时间过来。

“嗯,不用特意跑一趟。”容温略显得清冷的声音响起,黑色的墨镜遮挡住那凤眸里的漠然眼神,一身浅白色的细条纹衬衫,黑色的长裤,俊雅的五官,出尘冷然的尊贵气息,让人根本无法想象出这么温雅俊逸的男人竟然是谭宸的长辈。

“应该的。”沈书意笑了笑,又偷偷的瞅了一眼在机场贵宾候机室里的容温,从第一眼看到容温的时候,沈书意就感觉到了他的强大。

再加上容温天生对人都显得很是冷淡清寒,即使面对谭宸这个从小教导大的孩子都是清冷着面容,所以沈书意对容温总是太敬畏,再加上这别扭的称呼,虽然辈分是在这里,可是看着这一张比谭宸貌似大不了多少的脸喊叔叔,沈书意浑身不自在。

“你怕我?”放下手里头正在看的文件,容温毕竟已经升任到了国安部部长,大部分的时间处理的都是书面上的工作,容温拿下了墨镜,略显得诧异的看了一眼紧绷的沈书意。

说实话,容温自认为自己的脸看起来比起谭宸那面瘫脸应该好接受多了吧,可是貌似小意她对自己总是太过于客气,言谈举止之间带着敬畏,反倒显得有点生疏了。

“有一点,不过主要是容叔你看起来太年轻,我每一次叫叔的时候都有点别扭啊。”略带无措的摸了摸鼻子,沈书意尴尬的看了一眼容温,拿下墨镜之后,面容五官就更加清晰明显了,俊雅非凡,要不是谭宸说了容叔是从小教导他长大的,沈书意真的叫不出口。

清雅峻冷的脸上闪过一丝柔软的笑意,容温看着一脸纠结无比,眉头都快要皱成毛毛虫的沈书意,修长如玉的手伸了过来拍了拍沈书意的头,清越的声音里带着笑,“以后若是回北京了,多相处习惯了就好了。”

微微一愣,身体僵硬住,沈书意诧异的瞪大眼睛看着安慰自己的容温,她一贯没有什么长辈缘分,估计是因为沈书意性子执拗,而且说不来那些花言巧语,所以在长辈看来这个孩子不太好相处,脾气也不好。

而对比之下,沈素卿就不同了,嘴巴甜,又是娇弱可人的模样,沈家的那些长辈,不管亲不亲,都甜甜的喊着人,说着好听的话,而天依服饰每一年的年底尾牙宴的时候,沈素卿更是如鱼得水,看起来端庄静美的一个人,可是和那些天依服饰中高层管理者的妻子女儿们打成一片。

不是赞美谁的皮肤好,就是夸奖对方有品位衣服搭配的完美,要不就是说对方性格好,即使只是见了第一面,沈素卿却也能挽着对方的胳膊,笑容甜美,赞美的话一波接着一波的说出来,让所有人都高兴的不得了,对沈素卿也是格外的喜欢。

这些在沈书意看来都感觉很虚伪,年幼的时候,沈书意也曾学着沈素卿,比起为人处事,沈书意并不比沈素卿差,可是笑的脸皮子都僵硬了,说的喉咙都干了,沈书意站在二楼的角落里看着窗户外的景色,突然感觉这样很虚伪很做作,如果与人交往需要用这样的手段,八面玲珑,这样结交来的朋友,沈书意宁愿不要。

莫五爷虽然也算是长辈,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总有点距离感,而之前和容温见的几面,他都是清冷漠然的模样,突然这么温情的安慰自己,甚至还拍着自己的头,沈书意感觉着头顶上那温热的掌心,忽然扬唇笑了起来,对容温的敬畏在瞬间消失了。

“我知道了,有时间我一定会和谭宸来北京城的。”清脆的声音响起,沈书意笑容从眼角溢开,让原本就精致的一张脸都如同花儿一般的绽放开来,满满的喜悦和笑容,白皙的脸颊上露出两个小小的梨涡,让沈书意看起来格外的可爱,倒是显得有几分孩子气了。

这样的笑容和眼神?容温微微的沉了一下眼眸,他之前一直以为谭宸日后即使结婚生子,娶的女孩子必定也像是小瞳那样的性格,干净透彻,黑白分明,没有一点算计的心思。

可是当沈书意的名字出现在柳叶胡同的时候,容温都有些的诧异,不明白谭宸为什么会选择一个看起来很是精明而且带着几分偏执性格的女孩子。

童瞳在外人看来绝对是软和的,给人一种温暖,可是沈书意看起来则坚硬很多,有棱有角,而且行事处世则圆滑很多,也没有绝对的原则性,和周子安这些官家少爷们不交好但是也没有交恶,这样圆滑冷静性子的女孩子,在容温看来谭宸是不会喜欢的,倒是比较合适谭亦那邪魅腹黑的性子。

可是几面相处下来之后,尤其是此刻看着沈书意这满眼真诚而喜悦的笑意,容温突然明白,剖去沈书意外在的冷静和圆滑,她的心比任何人都要柔软而善良,有着一双干净透彻的眼睛,谭宸这小子倒是火眼晶晶,一块伪装在华丽外表下的璞玉都被他给发现了。

“以后有什么事不方便让谭宸处理,记得啦啦文学更新最快打我的电话,即使是捅破天了也没有关系。”想到沈家这些年来对沈书意的忽视甚至漠视,再看着她亮晶晶的眼眸,容温嘴角缓缓的勾起淡泊的笑意,大手再次在沈书意的头上拍了两下,眼神温暖。

第一次听到这话是从谭宸那里,这会再听到容温这么说,沈书意笑着眯了眼,打趣的开口,“我知道了,基本上不会捅破天的,这话谭宸之前还说过,其实我看起来也不大像是会闯祸的人吧。”

“嗯,看起来比谭宸懂事多了,谭宸的母亲以前倒是挺会闯祸的,三天一小祸,五天一大祸。”想到童瞳,容温目光显得愈加的温柔,也幸好是遇到了谭骥炎,这么护短的男人,而且宠爱小瞳到了无法无天的地步,否则就小瞳那惹祸的特质,估计一般人都得受不了。

沈书意刚准备开口,看着突然推开门进来的几个人,瞬间就戒备起来了,虽然气息完全没有变化,可是眼神却显得锐利了很多。

容温的身份沈书意已经知道了,这会他的保镖都去检查飞机了,所以贵宾室这里只有两个保镖在,沈书意习惯的戒备起来,不过在看到进来几个人的动作,再观察他们的气息之后,沈书意放下了戒备都是普通人。

小意这警戒的状态?不动如山,动若雷霆!容温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沈书意,即使很是细微的眼神和气息的变化,但是容温却也察觉到了几分情况,小意过去应该是保镖随扈一类。

而且在眼前几人进来时,她的身体微微向左侧倾斜了十五度,右脚脚尖踩低,这种完全保护的姿势,让容温明白,当危险发生的那一刻,沈书意这清瘦的身影绝对会如同离弦的利箭一般,动作迅速的挡在自己的身前,不管是反击成功还是失败,她这是在用身体来保护自己。

柏斯然眉头一皱,没有想到贵宾室里还有其他人,这可不是普通的贵宾室,一般商务舱的客人也有专属的贵宾室,但是比起这个钻石级别的贵宾室可是差了很多,而柏斯然这个A省神秘家族的少主人,从来都是来这种钻石级别的贵宾室,只是没有想到竟然还有其他人也在。

“怎么回事?怎么还有其他人在?机场这边是怎么做事的?”挽着柏斯然胳膊的俏丽女人,眉头一皱的开口,带着几分盛气凌人的强势。

利落的短发,精致的妆容,一身昂贵的限量版夏装,前凸后翘之下,让人知道这绝对是一个大美女,这身材那胸至少是D罩杯的!可是态度却显得太过于强势,上挑着眉梢,有种尖酸刻薄的厉害。

“我去处理。”说话的跟在女人身后的是一个拿着公事包的女人,对比之下显得弱小多了,戴着厚厚的黑边款眼镜,快速的接了一句之后转身向着外面走了过去。

容温比较低调,所以即使出去公干一般也都是乘飞机,很少用专机,只是安保这一块倒是非常严格,飞机商务舱这边所有乘客的身份都会提前从机场这边拿到资料核实,飞机也会经过严密的检查,不过因为容高温出行一贯都是低调,保密性一流,所以即使有什么人想要对容温不利,也追查不到他的行踪,所以一直很安全。

柏斯然在沈书意他们对面坐了下来,厉害的短发女人也亲昵的坐在了柏斯然的身边,倒没有了那么厉害和强势,反而妩媚的笑了起来,“然,我给你按按肩膀,这几天你太忙了,都没有休息好。”

斯然点了点头,闭着眼睛休息起来,而一旁的朱丽儿立刻起身站到了他的身后,豆蔻玉手随即轻柔的按压着柏斯然的肩膀,高挑着目光斜睨的看了一眼对面的沈书意,姿色中等,尔后目光落到了容温身上。

可惜容温此刻却已经戴上墨镜,低着头专注的看起文件来了,让朱丽儿有些的惋惜,之前扫了一眼,眼前这个男人长得非常的俊雅,有种出尘尊贵的气息,不过身边这个女人太逊色了一点,穿的太普通。

候机厅里此刻倒也显得安静,两边的人泾渭分明着,突然的,容温手机响了起来,看着上面的号码,容温拿起手机,“是我,什么事?”

“迟几天回来。”电话另一头,谭骥炎冷酷的声音威严的响起,即使是有求于人,倒是依旧说的正大光明,态度强势,没有想到时隔多年,那个娃娃脸的混蛋竟然还想要将小瞳给拐走,一想到此,谭骥炎直接黑了峻脸。

【娃娃脸设计师,亲们还记得么?如果看过婚前试爱的亲们会记得,一开始就出场了,是知名的设计师,当初小瞳代理了他的设计品牌,如今梅特尔是法国服装公会元老级的人物,当然还是那一张娃娃脸外加没个正经的模样。】

“原因?”容温再次开口,谭骥炎这个混蛋果真比起谭宸还要可恨多了,毕竟谭宸再面瘫,但是对容温却很是尊重。

有时候在谭宸看起来容温更像是自己的父亲,所以为此,谭骥炎还和容温撸着袖子干了一架,即使再不待见谭宸这个臭小子,那也是自己的儿子。

尤其更让谭骥炎不爽的是,因为容温一直还是单身着,所以童瞳这段时间的心思都放在了容温身上,要给容温物色个对象,结果连晚上说梦话都是说到容温,气的谭骥炎恨不能冲到N市将容温给揍一顿,结果这里的危机还没有解除,竟然梅特尔那个娃娃脸竟然要要来北京城将小瞳给拐走。

半晌之后,听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容温没好气的开口,俊雅的脸上带着几分无奈,谭骥炎这男人年纪越长倒越是强势了,“我回来还有工作,没有时间逗留在N市。”

“你是说张老的事情,我已经给你接手了,所以这几天你就当假期吧,就这样,对了,顺便看看谭宸这臭小子到底要干什么,N市都弄的人人自危了,谭谭也从军区调过来了。”谭骥炎沉声的开口,虽然威严冷酷的语调听起来是责备,可是那股言语里的自豪让人感觉到他不但不是责备谭宸,反而是很欣赏,毕竟才到N市没有多久,就能让军政商三界都动荡起来,这才是他谭骥炎的儿子,不动则已,动就是要惊天动地。

“这盘棋可不小呢。”比起北京城那错综复杂,但是却是明面上的关系网,在容温看来N市更为复杂麻烦,水太深,那些百年的老家族都沉淀在N市里,谁也不知道他们的关系网到底有多大,他们到底是什么态度,谭宸他们这群小辈直接在N市试水,难度可想而知。

“无妨,谭亦的手已经伸过去了,谭谭也过来了,还有谭宸这小子坐镇,不会出事的。”谭骥炎峻冷的脸庞上目光睿智而犀利,人素来都是在挫折和打击里成长的,日后谭宸这些孩子如果回北京城,那么N市就是他们的后盾,前锋锐利,后盾牢固,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

“还有,你就不能随便找个女人将就一下吗?不行找个男人也行!”抱怨的开口,谭骥炎揉了揉眉心,他越来越感觉到容温的可怕了。

当年小瞳就以容温马首是瞻,结果过了这么多年了,容温竟然就靠着单身两个字,成功的让小瞳的目光依旧停留在他身上,当然了十一那里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顾凛墨为此也吃醋吃到酸死,结果和十一闹起来了,这几天竟然可怜巴巴的睡地板。

回答谭骥炎的是手机被挂断的嘟嘟声,容温这边挂了电话,抬头一看,俊雅的脸庞上神色微微一变,而沈书意也是诧异的一愣,刚准备站起身来,结果一旁给柏斯然按摩的女人朱丽儿却抢先开口了。

“是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来的?”尖细的声音带着嫉恨和愤怒,朱丽儿随后讥讽的笑了起来,看着推开门进来的南宫晚,带着盛气凌人的骄傲和得意,“你是不是暗中打探了然的行程,知道然今天要离开N市,所以特意过来的。”

三两步走到了南宫晚的面前,朱丽儿得意的冷笑着,带着胜利者的骄傲,鄙视的看着南宫晚,“你还很是够不要脸的,我们女人的脸都给你丢尽了,然根本不喜欢你这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你还这么不要脸的勾搭,想要爬到然的床上吗?南宫晚,你怎么这么下贱呢!”

“啧啧,连一个下贱女人的未婚夫你都要抢,那你是比下贱更下贱么?这难道就是人至贱则无敌吗?”这边看着南宫晚被骂的一愣一愣的,想要开口,可是眼前的朱丽儿身高至少一米七三,说话声音又大,语调又快,南宫晚根本找不到机会开口,更不用说反驳了。

沈书意不得不悠悠的插过话,带着淡淡的嘲讽的笑意,成功的将朱丽儿给骂的一愣,南宫晚这才回过神来,快速的开口,“我和你们没有关系!我也不知道你们在这里!”

南宫晚头痛起来,昨晚上学妹才让新的身份给自己送过来了,结果今天自己还兴冲冲的来机场这边准备接机,可是来的太早,夏家的人和其他随行的翻译都没有过来,因为南宫晚接机的也都是贵客,所以她才来这边贵宾候机厅等候,谁知道竟然会碰到柏斯然,想想南宫晚都头痛,这么一来,她之前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朱丽儿明显是不相信南宫晚的话,可是却又怀疑的看了一眼出口帮腔的沈书意,难道南宫晚真的不是过来找然的?不是想要破镜重啦啦文学更新最快圆?

“和你没有关系。”南宫晚没好气的开口,气鼓鼓着圆圆的娃娃脸!好心情急剧下降,早知道能碰到这两个人,南宫晚就算不接夏家这个单子,她也不愿意再碰到这两个人,更可恨的是,之前学妹给自己弄的身份什么的说不定就没用了!她还想隐藏着身份在N市好好过日子呢!

这么一想,南宫晚可怜巴巴的看向给自己帮腔的沈书意,幸好还在这里碰到了学妹,否则自己都没有还嘴的机会!

“学姐是来送我容叔的,你们有意见?”沈书意笑眯眯的开口,这边刚说完,正在找借口掩饰自己同传翻译身份的南宫晚眼睛如同猫一般蹭的一下瞪圆了。

“是的,我是来送容大叔的,之前都是吃大叔的住大叔的,怎么也该来送行的。”南宫晚糯糯着声音开口,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么一说会有多么的暧昧,蹭蹭的蹭到了容温身边坐了下来,一手挽住容温的胳膊显得亲昵无比。

学姐神经真够粗的!沈书意看着直接将容温当挡箭牌的南宫晚,难道学姐就一丝一毫发现不了容叔身上那股内敛的锐利气息,这绝对是杀过人,沾过血的人才有的,而且每一次学姐靠近容叔的时候,四周的保镖都高度警惕的,如果学姐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他们绝对能在一秒钟之内拔枪射击。

叹息一声,沈书意柔和的笑着,有时候无知果真是幸福的!学姐估计只知道容叔身份不简单,绝对想不到容叔的身份那可是跺一跺脚整个中国都要动三动的人物。

柏斯然在看到南宫晚的时候就皱着眉头,这年头竟然还有指腹为婚一说,这让柏斯然很是不乐意,更何况在他看来南宫晚从小到大成绩一般,长相也只算是甜美可爱,关键是南宫晚太没有心机了,任谁都能将她给骗了,而且骗了一次还能骗到第二次。

为此,就顶着未婚夫的名头,私下里,柏似然知道自己不知道被人给嘲笑了多少回,可是南宫晚丝毫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愚蠢呆笨!要是南宫晚家世显赫也就罢了,关键是她的父母和两个哥哥,都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还唯利是图,借着柏家的名誉在外面耀武扬威,一家的蠢材!

可是当看到南宫晚竟然会挽着另一个男人的胳膊时,柏斯然原本以为自己该高兴的,毕竟这个蠢女人终于可以丢掉了,但是心里头却蓦地生出一股不满和嫉妒来,让柏斯然直接黑了高傲的俊脸,就算是他不要的女人,却也不是其他男人可以染指的!这不是等于给自己戴绿帽子吗?

“容大叔,这几天谢谢你的照顾,我都不知道你今天要走,你竟然都没有和我说一声。”南宫晚幽幽的开口,不满的看了一眼容温,她以为他们算是朋友了,毕竟大叔也帮了自己很多,而且还交换了手机号码。

虽然是南宫晚自来熟的将自己的手机号码输到了容温的手机上,然后用容温的手机拨了自己的手机,将号码都存了起来,可是在南宫晚看来也算是朋友了吧,竟然就这么不告而别。

“暂时不走了。”容温清冷着嗓音开口,看了一眼南宫晚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对上一旁沈书意笑眯眯的,一副我什么都没有看到的模样,突然感觉再加上一个梅特尔,估计这几天的N市一定会很热闹。

“晚晚,你怎么会和这些人认识,你过去被骗的次数还少吗?”高傲的面容,配上自以为是的训斥嗓音,柏斯然面带不悦的看向一旁的南宫晚,沉着脸,不悦的继续开口,“光天化日之下和其他男人勾勾搭搭成何体统!”

这哪里来的老八股?沈书意悠然的笑着,懒洋洋的靠在沙发上,她如果没有看错的话,刚刚在学姐进来之前,他身边的这个女人正在给他按摩肩膀,可是那D罩杯的大胸可是暧昧而挑逗在他的后背上摩挲着,这会竟然还训斥起其他人来了,果真是只准自己群P**,但是不准别人夫妻正常OOXX。

“那个大叔既然你不走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可以走了?”南宫晚懒得理会一副老学究模样的柏斯然,笑嘻嘻的看向容温,既然大叔不走了,那么自己也可以趁机先离开,这样至少也隐瞒住了自己的身份,省的和柏斯然这个自大狂纠缠不清。

温站起身来,身旁的南宫晚见状立刻喜笑颜开的跟着站了起来,什么表情都直截了当的写在了脸上,容温收回目光看起来果真是很好骗的样子。

沈书意原本就是来送容温的,即使容温强调了不必送,但是这基本的礼节她还是知道的,不过容温既然决定暂时不走还在N市停留几天,沈书意也就跟着起身准备离开了。

“怎么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这边沈书意刚走到门口,门再次被离开,一张青青紫紫的猪头脸出现在视线里,黑色的短发一根一根刺猬般的竖立起来,柏绪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碰到沈书意,眉头一皱,语调张狂,“看来你的消息还挺灵通的,知道法国的服装公会的代表团今天会过来。”

柏绪之所以来机场,绝对不是为了柏斯然这个他看不惯的哥哥,而是因为今天法国服装公会的代表要过来N市,而且刚刚收到消息不单单是为了这一次夏家设计师夏峰旗下的品牌JIULAE的秋季时装发布会,更重要的是因为世界时装协会准备在亚洲成立一个服装城。

而服装城的选址如果落在中国的话,那么就在N市,所以这一次法国服装公会的代表过来其实是有两个目的,一个是夏装的秋装发布会,一个是为了亚洲服装城的成立,所以柏绪这才匆匆的过来机场了,没有想到竟然遇到了柏斯然之前出去的秘书,这才知道柏斯然也在这里。

“小绪,你认识他们?”柏斯然也诧异的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会看到刺头青的弟弟,站起身来,柏斯然依旧带着惯有的柏家少主人的高傲,“你的脸怎么回事?你又出去打架了吗?小绪,你是柏家的少爷,不是什么小混混!不要整天在外面胡闹丢了柏家的脸面。”

“这是古韵的老板,之前来了一缘想要在一缘设立服装专柜,不过规模太小,今年才成立的服装厂,工人就两把人,连厂房都没有。”柏绪即使不待见柏斯然,毕竟还是自己的哥哥,更重要的是柏家的少主人,所以柏绪即使情绪不对,倒也开口回答了,只是将沈书意的古韵贬的够低的。

之前去询问为什么候机厅里还有其他人的小秘书这会已经过来了,快速的拿出了平板电脑,刷刷的翻阅了几下之后,将平板电脑递了过去,上面是古韵的的消息。

柏家全权负责一缘国际大厦的一切,所以不管是国外还是国内的服装企业,都有详细的资料库,甚至是沈书意的这个才成立的小公司也有相应的档案和资料,所以柏斯然只要一看资料就一目了然。

“你们想要进入一缘国际大厦设立专柜,所以想要取巧的和法国服装公会的代表见面,从他们这里下手?”嗤笑的开口,知道了沈书意的身价,柏斯然自然是一点都不将他们放在眼里。

这样的小公司,不对,连公司都算不上,只能算个小小的服装厂,竟然还想要进入一缘国际大厦,和那些世界顶级品牌的服装一起出售,简直是贻笑大方!

“怎么?难道不行吗?”沈书意笑着反问着,眉眼里带着淡淡的笑意,半点没有因为古韵被柏斯然鄙视了而感觉到自惭形秽,可惜啊,这会陆纪年不在这里,否则这种掐架的事情就不需要自己这个当老板的亲自上了。

“晚晚?你怎么也在这里,你和这个男人“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是什么关系?”这边柏绪还挺高兴沈书意和柏斯然对掐,要知道他的脸这会还痛着呢,昨天那个混蛋猪头设计师下手还真狠!所以连带的柏绪对沈书意也是万分的不满,能有那个猪头设计师的老板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人!

结果没有想到等柏绪让开位置,好让沈书意和柏斯然对掐,即使干一架也无所谓,却没有想到竟然看到了后面的南宫晚和容温,而南宫晚竟然还挽着容温的胳膊,这让柏绪声调猛然提高了几分,快速的冲了过来要将南宫晚给拉开。

可惜柏绪刚冲到容温这边,一个保镖却已经快速上前,抬起胳膊挡下了柏绪,威严的脸上表情严肃而冷酷,肃杀的眼神冷冷的盯着柏绪,不让他有丝毫的机会接近容温的身侧。

“小绪,你好,又见面了,这是容大叔,他对我很好。”南宫晚不待见柏斯然这个未婚夫,但是对这个弟弟还是很喜欢的,笑着摆摆手打着招呼,还给两人做着互相介绍,“大叔,这是柏绪,虽然脾气有点大,但是绝对是个好人。”

“南宫晚,你这个笨蛋女人!你没有听过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吗?你是不是被人给卖了还帮骗子数钱那!”柏绪气的直接炸了起来,可是他却知道眼前这个保镖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只是被他的眼神给盯着,柏绪就感觉四肢就好像是被钉在了原地一般,这种慑人的气势只是一个保镖,那这个带着墨镜,清冷着面容的男人只怕更加的可怕,也就南宫晚这个笨女人什么心思都没有,永远都相信天下好人多坏人少!

被当成骗子骗财骗色的容温依旧清冷着俊颜,他的判断果然从没有出错过,只要留在N市只怕会是非不断!这不还没有出候机厅麻烦就一桩接着一桩过来了。

沈书意也懒得理会柏斯然,这种眼高于顶的男人,你越理会他,他越得意,以为自己多了不起,最好的方法就是直接无视,所以沈书意笑眯眯的靠在门边看着容温这边,纯属看热闹,学姐看起来没什么心思,但是绝对不傻,容叔和谭宸一样,虽然给人一种危险的感觉,但是却正直,不是那种小人。

这年头,真正耿直性子的男人从来都是被压的死死的,在社会的最底层,沈书意并不是说欣赏坏男人,可是社会现实就是如此,太正直的人往往吃亏,而那些投机取巧,八面玲珑的坏人却步步高升,即使不承认这也是事实。

“你不用指望了,也不用去打扰法国时装公会的大师们,一缘国际大厦是绝对不会让你们这样名不经传的小工厂入驻的!即使夏家都没有资格入驻一缘国际大厦!”态度高傲的开口,柏斯然已经将平板电脑丢给了一旁的秘书,这种小工厂的品牌柏斯然看都不会看一眼。

不过沈书意的无视,让柏斯然不由的愤怒了起来,所以才会语调尖酸的开口,吸引沈书意的目的,他居高临下的看着沈书意,等待着她的反击,尔后,柏斯然会狠狠的打击回去!

“是吗?可是之前柏绪已经答应了,只要我们古韵拿到了巴黎秋季时装周的资格,就将夏家的专柜让出来给我们,柏绪,难道你要出尔反尔?”沈书意毫不客气的祸水东引,也算是给容温解围了,否则柏绪这个愣头青只怕还真的要动手。

容温身边的这些保镖可不是陆纪年,绝对不会手下留情,这些保镖和沈书意他们龙组的随扈性质差不多,一旦出手,都是必杀的凶残,绝对不可能留给对方活下来再次反击的机会。

“就凭你们也能拿到巴黎时装周的资格?”柏绪果真性子简单,这边刚刚还对容温虎视眈眈的,将他当成了大奸大恶之徒,这会被沈书意一开口,立刻就将注意力转移了过来,火大的打击着沈书意。

说实话,要是普通人,绝对不可能拿到巴黎时装周走秀的资格,毕竟夏峰这个设计师经营了多年,这才稍微垮了一步,得到法国时装公会代表团的认可之后,才有机会去巴黎时装周走秀,沈书意这个小小的古韵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可是想到陆纪年那恨不能将夏峰给咬碎了吃掉的小心眼,沈书意自信的笑着,反正即使是开后门,那也是陆纪年的事情了,自己不需要考虑那么多的。

“成不成,到时候再说吧,不过我想柏家不会出尔反尔吧?”沈书意笑着反问回去,这一次平静的目光却是锐利的看向一旁高高在上,目中无人的柏斯然,她要的就是这个机会,能进入一缘国际大厦的机会,这可是鲤鱼跃龙门的大好时机,日后就不用愁古韵的销路了,这么一想,沈书意感觉自己未来一定会赚的盆满钵满,果真当个商人赚钱比当毒贩子好太多了。

“自然,柏家人一贯都是一言九鼎,不管你是用什么手段,只要你能拿到巴黎时装周走秀的资格,一缘国际大厦绝对给你们设立专柜!”柏斯然倨傲的开口,很是不屑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有信心是好的,可是很多时候信心过大那就是自大了,巴黎时装周的走秀资格,是多少设计师梦寐以求的,柳一禾这个设计师的确非常一般。

可是全世界有多少出色的设计师,柳一禾一头栽进去都沉到底了,柏斯然嘲笑的看了看沈书意,随后将目光转向了一旁的南宫晚,也就是这个蠢女人看不清事实,会轻易的相信别人,只怕晚晚是相信了他们的话,所以才和他们混在一起,不自量力!

“然,既然今天法国时装公会的代表团过来,我们也把行程推迟几天吧。”朱丽儿妩媚的开口,身上带着成功女性的光彩,挺了挺胸脯,比起沈书意比起南宫晚,朱丽儿感觉自己才是真正的女人,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也能在事业上帮助然,比起南宫晚这个蠢货,自己才是最适合柏家少主人的未婚妻!

“容叔,让你见笑了,要不你就先回去吧,我和这些代表先见上一面。”沈书意压低了声音对着容温开口,之前给南宫晚送假身份,她说了自己同传翻译的身份也包括接了夏家这笔单子,沈书意绝对借着南宫晚和法国的代表先认识一下。

“不用,一起吧。”容温清冷着嗓音开口,梅特尔必定就是他们要见的人,既然如此,直接开个后门就行了,即使是巴黎时装周的走秀资格,梅特尔这点权利还是有的。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