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章 泪包战略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1    作者:吕颜

“所以谭宸三更半夜将小泪包送到你这里了?”沈书意看着无尾熊一般趴在自己怀里,双手死死的抱着自己脖子的小泪包,头痛的叹息一声。

“半夜将人从孤儿院偷出来的!”一想到这里,莫念再次黑了脸,第二天早上,当几个警察硬着(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头皮来到莫家,身后跟着孤儿院的院长和蔡阳。

“莫先生,我们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误会,可是刚刚陈女士报警说他们孤儿院被人偷走的一个四岁小男孩正在贵府。”警察苦巴巴的开口,莫家的身份摆在这里,想要一个孩子,用得着去偷吗?

莫念眉头一皱,原本就黑暗的峻脸上神色就显得更加的阴邪诡谲,冷酷的气息让人都感觉呼吸困难,而一旁说话的警察更是后背直发毛,唯恐暗中突然射出一颗子弹将自己给送上天了。

吞了吞口水,不敢看莫念那黑森森的满是血腥和冷酷的脸庞,可是一低头,目光落在莫念那缺了一截手指的手上,就更加显得惶恐不安了,颤抖着声音开口,“我们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丢失的小男孩从莫家打了电话回孤儿院的,所以我们追踪电话信号这才找到这里来了。”

天翔孤儿院不单单收留一些被遗弃的孤儿,还包括一些身体有疾病的孩子,但是被领养走的一般都是健康的孩子,可是也担心那些领养人不会真心对待孩子,有可能让他们去乞讨或者被狠心的虐待,所以孤儿院里每个孩子都熟记了孤儿院里的电话,即使只有三岁的小孩子也知道如何打电话回来。

“等一下。”莫念冷声的开口,转过身向着屋子里走了过去,一想到昨天晚上半夜三更被谭宸送过来的小泪包,想到他将鼻涕泪水糊了自己一脖子一脸的,莫念脸庞就黑的能刮下一层锅灰来。

而此刻,孤儿院的老院长也满脸的不安,带着几分祈求的目光看向被吓得够呛的警察,“我们不能进去找吗?小胖就在里面,电话也是小胖自己打过来的。”

“不是我不帮你,陈女士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你看看四周,这是别墅富人区,可是这里所有居住的人都是莫家的人,这里所有的地产都是莫家的,这是真正混黑的地方,我们警察都得罪不起,更不用说你的孤儿院了,陈女士你再等等。”警察无奈的开口,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即使外面是阳光明亮的刺眼,可是警察却依旧感觉到浑身发冷,莫家是他们可以放肆的地方吗?

虽然警察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家突然在深夜从孤儿院偷走一孩子,但是这是他们没有办法管的事,不过小胖既然能拿到手机打电话回孤儿院,想必莫家也没有对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蔡阳拉了拉院长的手,对着她摇摇头,虽然莫念给人的感觉太震慑太可怕,但是蔡阳看得出这种真正的混黑的大毒枭,貌似并不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凶残和暴戾,所以小胖应该没事的。

莫念打开卧房的门走了进去,kingsize的大床中间鼓起了一个大包,莫念将被单掀开,小泪包哭了一晚上这会已经睡着了,光溜溜着莲藕般胖乎乎的身体,小屁股撅着高高的,趴在枕头上睡着了,不过手里还抱着莫念的手机。

昨晚上谭宸离开之后,莫念强制的将小泪包丢到了浴缸里,扒光了衣服,好好的洗了一番之后将人丢到了床上,莫念闭着眼睡觉了,任由小泪包在一旁哭了一夜。

想来是早上自己起来去外面训练的时候,小泪包拿了放在柜子上的手机打了电话回孤儿院,而孤儿院又报警,警察这才找了过来。

当莫念再次出现在莫家大宅门口时,怀里多了一个睡的昏天暗地的小泪包,不过身上倒是裹了床单,只露出一张胖嘟嘟的脸,浓眉大眼,可爱非凡,不过因为哭了太久,眼眶四周都红了,鼻子也因为擦鼻涕次数太多,鼻尖给拧的红通通的。

“我收养了,手续问题会让人过去办的。”冷着声音开口,如果不是谭宸说了小意很喜欢这只会哭的小泪包,莫念绝对不会收养,不过一想到谭宸竟然大半夜的去孤儿院偷孩子,偷了之后还“栽赃”给自己善后,莫念危险的眯起了黑眸,他就知道自己和谭宸是八字不合,怎么看怎么的不顺眼。

院长刚想要说什么,蔡阳却一把将院长给抓住了,仰起头看着冷酷着峻脸的莫念,“你会善待小胖吗?”不会虐待,不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目的,蔡阳早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满腔热血的青年,他知道即使他们不愿意,即使他们想要将小胖带走。

可是眼前这个男人能深夜从孤儿院将人给偷走,再加上来的路上警察大致的说了一下莫家的势力,蔡阳太明白胳膊拧不过大腿,他们根本没有办法选择。

莫念冷傲孤寒的眼神漠然的看着即使有些害怕,却还是强撑着向自己寻求答案的蔡阳,沉默了半晌之后,缓缓的开口,声音依旧冷酷,不过倒不算不近人情,“会,小意很喜欢他。”

小意?院长和蔡阳一愣,之前沈书意和谭宸来孤儿院的时候带来了不少东西,也做了自我介绍,当他们走了之后,小胖子还炫耀用沈书意的电脑看动画片了,还说了遇到一个大怪兽,当然,炫耀的结果就是单纯的小胖子被孤儿院里其他的孩子一直鄙视外加孤立了。

院长为此都很是无奈,小胖才四岁,即使吃的并不是多有营养,可是却长的特别好,胖嘟嘟的,说话也是奶声奶气的,就是太爱哭,所以孤儿院里的孩子都不太喜欢小胖。

孤儿院里的孩子太早熟,小胖却总是一副天真的样子,高兴也哭不高兴也哭,被欺负了更是哭,所以院长越是多偏爱小胖,小胖却越是被孤立被排挤。

如今听到莫念这么一说,院长和蔡阳不由的想到了沈书意,而蔡阳更是顶着莫念身上的那股寒气再次开口,“是沈书意沈小姐吗?”

单冷酷的一个字算是回答,莫念低头看着怀抱里睡的跟小猪一般,还打着小呼噜的小泪包,实在不明白沈书意为什么喜欢这个小泪包。

“那为什么沈小姐自己不收养?”蔡阳悬着的心这才放了下来,如果是沈小姐的话,蔡阳是真的不用担心了,毕竟钱红的事情和她无关,可是沈书意却一直在努力的查清楚案子,甚至答应会成立一个天翔孤儿基因,日后帮助孤儿院出来的孩子,不管是治疗这一块还是日后上学这一块,即使杯水车薪,但是至少能帮助一些需要帮助的孩子。

“和你无关。”冷冷的开口,莫念抱着睡的呼呼的小泪包转身离开,而莫家大宅的大门随后就关了起来,至于原因呢,莫念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谭宸在吃醋,所以才会将小泪包丢到自己这里来。

而莫念在等小胖醒了之后,收养的手续就快要办好了,唯独名字这一块耽搁住了,莫念原本想着姓沈,可是想到沈家那些人,就放弃了,跟着谭宸姓?

可是一想到谭宸这无良的面瘫竟然直接将人丢自己这里,孩子养大了日后还跟着谭宸姓,莫念难得的小气的计较起来,所以最终还是决定姓莫。

“所以莫念哥你这是带小泪包出来买衣服。”了解前因后果的沈书意对于谭宸的做法很是无奈,拍了拍小泪包的厚实实的背,“下来试衣服。”

“不要,不要大大怪兽,回姐姐家。”哽咽着,抽了抽鼻子,昨晚上莫念也实在被小泪包给哭怕了,黑着脸,在他的左右口袋里都放了手帕,如果再敢将泪水和鼻涕糊到他身上,莫念指了指莫家大门口的一人多高的垃圾桶,将小泪包悬空举在了垃圾桶的正上面,警告的意味不言而喻。

所以小泪包这会虽然还红着眼睛,却揪着小手帕擦了擦鼻子和泪水,红红的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沈书意,抽噎了两下,颤抖着肥肥的短短的小指头指着莫念,“大大怪兽是坏人,丢垃圾桶。”

可是一对上莫念的黑脸,那一点点指控抗议的勇气咻的消失的无影无踪,立刻又怕的够呛,再次的将脸埋到了沈书意的肩窝里,用力的抱着沈书意的脖子,不过幸好脸是擦的干干净净的,倒也不会再糊了沈书意一脖子的泪水鼻涕。

这怂样!莫念皱了皱眉头,既然已经姓莫了,那就是莫家的人了,可是从以前到如今,莫家还从来没有这么孬的孩子,即使是女孩子那也是巾帼不让须眉,莫家人素来都是流血不流泪,可是眼前的小泪包除了流泪之外,还吃软怕硬,没节操没骨气。

“这个小泪包他还是孩子,四岁的孩子。”一看莫念那严肃至极的眼神,沈书意快速的开口,这是养孩子,不是养杀手,莫念真的没有必要这么凶狠着眼神,“其实小泪包感应能力还是不错的。”

虽然没有回头,但是却也能感觉到莫念那要吃人的眼神,小泪包浑身抖的厉害,双手更是死死的抱着沈书意的脖子,无尾熊一般抱紧了沈书意,对于危险小泪包的确很有感知力。

“我去结账。”莫念冷声的开口,为了防止自己将这个小泪包从沈书意的怀里给扒下来,丢到莫家的训练场给狠狠的训练一番的冲动,莫念攥紧了一下拳头,直接转身去一旁给刚刚买好的小男装结账去了,眼不见为净。

“大大怪兽!哼哼!我有凹凸曼!”这边莫念刚转身离开,小泪包突然就松开了抱着沈书意脖子的手,快速的从口袋里掏出一个不足十厘米高的塑料奥特曼,对着莫念的后背嘿嘿哈哈的比划着,胖嘟嘟的小肥脸,得瑟嚣张的小模样,“看我打怪……”

可是就在瞬间,莫念突然转过身来,小泪包的兽字还没有出口,目瞪口呆的看着背后如同长了眼睛的莫念,呆呆的愣了一下之后,咻的一下,被踩到了尾巴一般,快速的扭过身来抱住沈书意,可是却忘记将手里头的奥特曼给收起来。

塑料奥特曼的胳膊从沈书意的眼角狠狠的划过,带出一道细长的血痕来,沈书意闭上眼,可是眼球还是被碰到了,生理泪水不受控制的滚落下来。

莫念周身冷酷肃杀的寒意在瞬间凝结的爆发而出,小泪包一看沈书意的脸上流血了,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用力的抱紧了沈书意的脖子,吓的手脚并用的在沈书意的怀抱里乱挣扎着。

“下来!”冷怒着声音,莫念寒着眼神,大手直接伸了过去要将小泪包给扯下来,而沈书意原本白皙的脸颊上,眼角处是一道细长的血痕来,直接蔓延到了眼睛,因为她闭着眼,所以莫念也不知道眼睛有没有受伤。

“没事,只是碰了一下,别吓着他。”眼睛有点刺痛,估计是划到了眼球,沈书意也顾不得自己了快速的开口,睁开左眼看了看浑身怒寒的莫念,快速的对他丢了个眼神,让莫念收敛一下气势不要吓到了已经哭的浑身颤抖哽咽的小泪包。

对于沈书意,莫念是真的将人放在心里头疼了快二十年了,从他被莫五爷收养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一个替身,是为了保护沈书意,莫念并没有嫉妒也没有扭曲心“听潮阁”更新最快,全理,反而他更加努力的训练,让自己强大起来,强大到可以保护沈书意,可以让莫五爷和沈书意团聚,而不是只能在暗中默默的守护着。

所以此刻小泪包伤到了沈书意,即使是无意,即使他只是个小四岁孩子,可是莫念却依旧寒了眼神,周身的戾气瞬间迸发而出,寒气逼人,满是蒸腾的杀机,让被保护的沈书意又是动容又是无奈。

“哥,我真的没事。”扬唇笑了起来,沈书意谄媚的开口给小泪包求情,眼角还有残余的泪水,不过那打心里流露出来的笑容,让莫念周身的寒气消散了一些。

沈书意这一声哥让莫念突然感觉到这么多年的守护似乎终于修成了正果,他当初看到的那个小小的倔强的妹妹,却突然之间已经长大了,甚至比自己知道的还要优秀还要强大。

“啧啧,和个小泪包置气什么,太掉价了啊。”陆纪年笑眯眯的开口,清越的嗓音里透露着几分慵懒的味道,只可惜他的猪头脸还是青青紫紫的,反而是没有了那份邪魅和慵懒,多了一丝滑稽。

莫念看了一眼过来的陆纪年,虽然有点诧异他的脸,不过面上不显,原本的寒气倒是因为外人在场而完全收敛了,只余下一股冷漠。

“来,小泪包哥哥抱着。”陆纪年瞄了一眼沈书意眼角被划伤的痕迹,摆出最和善的笑容向着沈书意怀抱里缩成一团的小泪包伸出手来。

孤儿院的孩子都有一个梦想,最开始的时候希望爸爸妈妈会找来,会温柔的告诉他,不是爸爸妈妈不要他们了,而是不小心将他给弄丢了,所以现在爸爸妈妈来接他们回家了。

可是时间久了,梦想就破碎了,但是却依旧希望着,有一天会有一个温柔的阿姨和高大的叔叔来孤儿院将他们领养走,他们会有新的爸爸和妈妈。

小泪包知道被莫念收养的那一刻,也是无比高兴的,他终于有新的爸爸妈妈了,可是莫念的脸太黑太吓人,小泪包即使来商场买新衣服,却也是哭丧着小脸,而看到沈书意的时候,小泪包才真正的感觉到了希望,只是当他不小心划伤了沈书意的脸上,那份嚎啕大哭里蕴藏更多的是害怕,害怕自己犯了错被丢回孤儿院,害怕他好不容易找到的新家又没有了。

所以当陆纪年那很是温柔的男中音响起来时,小泪包却也不敢继续抱着沈书意,甚至不敢抬头去看,害怕从沈书意的脸上看到了冷漠看到了嫌弃,可是当睁开满是泪水的眼睛,朦朦胧胧的看到一张可怕的猪头脸出现在视线里时,小泪包一愣之后,再次哇的一声大哭起来。

“不要被猪头怪给吃掉!呜呜……小胖听话了……”听着小泪包的嚎啕声,陆纪年的脸一寸一寸的黑了下来,这才想起拜谭宸所赐,他俊美帅气的脸庞这会正是惨不忍睹的状态。

“哼,不要吓哭小孩子!”而跟在陆纪年后面过来的年轻男人正是刚刚在办公室里接待沈书意和陆纪年的一缘国际大厦目前的代理经理柏绪,而原本的经理是他的哥哥柏斯翰。

“呦,这还挺耐打的啊。”陆纪年笑着回头看着同样被揍成猪头脸的柏绪,啧啧两声,一手懒懒的搭在莫念的肩膀上,“现在的小屁孩都需要好好管教,否则一点不懂得尊老爱幼,还死不服输。”

“你!”干了一架而惨败的柏绪脸色倏地阴沉下来,怒火在黑眸里燃烧着,沈书意离开办公室之外,柏绪原本准备直接打发走陆纪年的,即使他也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设计师很有天赋,古韵也非常完美。

可是进入一缘国际大厦服装专柜最低的标准是这个品牌至少也在巴黎时装秀上走过场,可是古韵不要说是才成立的服装公司,规模太小,即使有一个优秀的设计师,但是从布料到产品质量,到售后服务和销售宣传都没有办法和国际顶尖的品牌相比,所以古韵根本不可能进入一缘国际大厦的服装专柜。

但是柏绪太年轻,性格太张扬,陆纪年这个老狐狸一刺激,柏绪自然就上当了,他和陆纪年直接在办公室里打了一架,原本以为在柏家训练了这么多年,不要说对付一个普通人,就是一个高手,柏绪也是丝毫不怕的。

但是轻敌的结果就是柏绪被陆纪年单方面的殴打了,而因为柏绪毫不客气的嘲笑了陆纪年的猪头脸,这会柏绪这个毛头小子也顶着新鲜出炉的猪头脸登场了。

“欺负小孩子,你也好意思啊?”沈书意眼睛里的刺痛舒缓了一点,试着睁开眼,红红着眼睛,很是鄙视的看了一眼得瑟的陆纪年,他什么身手,眼前的柏绪是什么身手,这是同一个档次上的嘛。

陆纪年挑了挑眉梢笑着,半点没有不好意思,子弹不长眼的,柏家这个小子太张狂了,在自己手里头吃点苦只是挨几拳头,这要是出去了挑上了什么狠角色,那可就危险了,断胳膊少腿的还是好的。

莫念皱着眉头看着沈书意红通通的右眼,又看了一眼一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红通通着眼睛的小泪包,冷着脸将手伸了过去要将人给抱过来。

着小泪包可怜巴巴的那种惶恐不安的眼神,沈书意眯眼一笑,笑容温柔至极,或许也是因为沈家的那么多年,沈书意从小泪包这种惶恐不安的态度里似乎看到了当年同样卑微的乞求着温暖的自己。

确定沈书意没有生气,也没有要将自己给送回去,小泪包哽咽着,抽了抽通红的鼻子,小手慢慢的伸到了沈书意的脸颊上摸了摸,只是划了一下,划破了表皮,已经不流血了,所以小泪包这才放心下来,咬着嘴巴任由莫念将自己给抱了过去。

“哼,我告诉你们,没有国际服装公会的认可,你们不用指望可以进入一缘国际大厦,不过我好心的透露一个消息给你们巴黎服装公会的代表团明天会来N市,他们是来考察夏家设计师夏峰和他旗下品牌JIULAE是不是够资格进入巴黎春夏时装周的,如果你们能得到他们的认可,拿下这个内定的名额,那么我就将JIELAE的专柜让给你们!”

柏绪噼里啪啦的一阵开口之后,狠狠的瞪了一眼没个正经的陆纪年,转身就离开了,夏家是N市百年的古老家族,夏家原本是古武世家,可是如今的社会,夏家这样的家族虽然还是致力于古武这一块,可是夏家的小辈们有些却从事了其他职业,而其中就以夏峰父亲这一支发展的最好。

夏峰的父亲和沈父差不多的年纪,他依靠夏家的人脉关系和资产成立了夏家服饰公司,主打高端品牌的服装,这些年发展的也非常好,可以说是服装企业的龙头老大,而夏峰这个儿子的的确确是为了服装而生的,他主打设计的JIULAE一举成名,即使价格昂贵,但是那些贵妇小姐们依旧趋之如骛,而夏峰带着他的品牌也准备打入巴黎时装周,将JIULAE这个品牌推向国际。

“呦,夏峰还藏的够深的啊。”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下巴,陆纪年眯着眼睛,表情很是算计的危险,早在几天之前,古韵就收到了夏家的请帖,直说是邀请古韵的老板和陆纪年这个设计师来参加夏家今年秋装的发布会,但是夏家丝毫没有透露会有巴黎服装协会的代表莅临。

“沈丫头,这可是一举成名的好机会,怎么样?撬了夏峰的机会,我们去巴黎时装周?”嘿嘿的笑着,陆纪年当年在学校里和夏峰可以说是两大亮点,比起夏峰雄厚的家世,一流的设计天赋,和同学打成一片的温和,陆纪年绝对是负面代表,孤僻怪异,即使有设计天赋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怪胎,陆纪年当年为了隐藏身份,可是默默的咬碎了一口白牙,这可是报仇雪恨的大好机会。

沈书意正眨动着眼睛,还是有点刺痛,看了一眼满脸算计的陆纪年,沈书意突然感觉将陆纪年拉到古韵来,日后她还有平静的日子吗?

古武世家的夏家?沈书意不由想起当初为了亚特兰蒂斯的游戏,曾经找到了夏老,夏老那火爆的脾气,还有那一心将谭宸当成准老公的夏家千金夏秋末,沈书意突然感觉未来果真会不平静了,而罪魁祸首绝对是陆纪年。

这边沈书意不准备去莫家的,毕竟只是小伤,可是莫念坚持要让莫家的医生刘毅给莫念检查眼睛,刚僵持着,沈书意手机响了起来,却是陌生的号码。

“喂,你好,我是沈书意,学姐?”沈书意没有想到电话另一头竟然是南宫晚,之前虽然在金色丽都见了一面,可是南宫晚当时跟着容温一起离开了,并没有互相留号码。

虽然沈啦啦文学更新最快书意和南宫晚也算是认识,但是也仅仅是认识而已,沈书意进入N大上学的时候,南宫晚已经研究生毕业了,都没有交集了,却没有想到她竟然会找到自己。

“嗯,学妹,有件事要拜托你。”南宫晚软糯糯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有些的为难,但是在N市她认识的人并不多,学校里那些关系比较不错的同学,南宫晚也不敢找她们,自己去找房子,又担心会被柏家的人给找到。

所以南宫晚就想到了沈书意,毕竟当时谭宸和关煦桡的身手,还有容温的那些手下,让南宫晚明白沈书意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且柏家人在查也不会查到和自己间隔了六年时间的沈书意这个学妹身上。

“你又去了金色丽都找容叔要了我的手机号码?”沈书意慢慢的开口,容温虽然面容俊雅,可是那种强大的气场和冷漠的气息,让沈书意最开始的时候都戒备着。

学姐神经果真够粗的,竟然还敢去敲608的房门,还敢找容叔要了自己的手机号码,难道学姐就没有感觉懂到害怕?“学姐你说是什么事,我能帮到的一定帮忙。”

“具体事情我不方便对学妹你说,我目前在逃难中,要避开一些人,所以不方便自己出去找房子住,而且工作暂时也没有,外面那些打小广告的人都是骗子,即使弄了假的身份证和户口簿,但是一查就查出来了,所以学妹,我现在是无家可归中。”南宫晚抓了抓头,无奈的叹息着,她竟然会混到这样的地步,可是天无绝人之路,竟然让自己遇到了学妹,而且学妹的老公一看就不是普通人,所以南宫晚就厚脸皮的找沈书意帮忙了。

“那学姐你暂时睡在什么地方?”沈书意吞了吞口水,一种不祥的感觉涌入心头。

“暂时赖在金色丽都,不过容大叔绝对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才收留我的,给我开了一个房间,每天饭菜都送上门。”南宫晚娃娃脸上这会终于带了一丝尴尬之色,随后便有打起了精神,状态极好,软糯着声音开口,“不过学妹你放心,等我假身份证弄好之后,我就可以工作了,我已经接到单子了。”

“同传翻译?”沈书意这一次还真的小小的震惊了一下,她以前是龙组的人,都在暗中保护,那个时候经常出国访问,所以也看到过很多的同传翻译,这绝对是高薪职业,一般高手一个小时都有三千的薪金,一天的薪金就有一两万。

当然了,薪水这么高自然对翻译的要求水准也很高,在对方说话的同时,同传翻译已经同步翻译出来,这样两方条谈的时候才不会有任何的停顿,而且翻译必须精准,不管是口语还是书面语,还是一些俚语都必须精通,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交谈的双方都懂外语,其实这都是同传翻译的功劳。

“是啊,不过现在原身份不能用,所以银行户口什么的都不能用了。”南宫晚也没有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柏斯然还真是赶尽杀绝!不过幸好,当年自己够聪明,虽然顶着未婚妻的名头,但是一点感情都没有投入,反而借着柏家的关系学了这一手顶尖的翻译技巧,否则早晚得饿死自己。

“那好,我给学姐会办理一个新的身份和住处,晚上我来金色丽都将东西给你。”沈书意不是好奇心重的人,而且学姐身份应该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否则不会住到了容叔那里。

“半天就能弄好?”南宫晚诧异的一惊,随后明白过来,学妹果真比自己想象的还要有身份背景,否则怎么可能半天就弄好一个新的身份,不过学妹的身份今晚上就能弄好,那么明天的单子就可以接下来了,而且行程一共有一周,绝对可以赚上一笔,法语的同传翻译虽然很多,但是像自己这么专业的可不多。

南宫晚快速的又拨通了一个电话,将这一次从巴黎过来的服装协会的同传翻译的任务接了下来,之前南宫晚因为身份证的关系,已经婉拒了夏家的聘请,即使这一周的薪酬就有十万。

单子都是在晚上接的,夏家要求最好的同传翻译,尤其是懂得服装业的专业术语的法语同传翻译,这才找到了口碑最好的南宫晚,南宫晚当时挠心挠肺的纠结着,却还是婉拒了,说手头有工作了,夏家虽然已经找了其他翻译,但是却依旧想要请南宫晚过来,所以她才顺利的又接了这个单子。

沈书意带着小泪包回揽月苑了,莫念终究不放心还是打了电话让莫家的医生刘毅过来一趟,陆纪年正准备狠狠的和夏峰斗一场,将巴黎时装周的资格给抢过来,所以直接回古韵去弄自己的设计了。

而同一时间,沈素卿原本以为依靠高薪和自己无往不利的脸蛋和楚楚可人的气质,绝对能拿下柳一禾这个孤僻的设计师,却没有想到被拒绝了,气的沈素卿不甘心的同时,也升起了弄弄的**,要将沈书意打败的**。

所以沈素卿让郝经理用高薪重新挖回来了两个还算挺出名的设计师到了天依服饰,在不改变天依服饰中老年的设计之下,重新开辟出一个新的市场面对高端客户的市场,而起沈素卿也绝度走仿古路线。

“二位,只要你们好好在天依服饰,我们绝对不会亏待你们的。”办公室里,沈素卿柔柔的开口,面带着笑容,但是比起往日里的娇弱动人,却多了一份老板的高傲,“古韵既然已经发现仿古这一条路会成功,那么我们也就不用担心市场了,只需要好好的大干一番,凭借天依服饰的底子和声名,要打败古韵独占仿古服装的市场绝对是指日可待。”

“是,沈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努力的。”因为天依服饰开的条件很优厚,所以两个设计师当场就和沈素卿签订了合约,至于走古韵开辟出来的仿古设计方风格,两个设计师包括沈素卿都没有丝毫的感觉到不好意思。

服装这一块发展到了今天,原本就是大同小异,而且过几年流行时尚就会绕一个圈,今年流行的蕾丝,明年肯定不流行的,但是三五年之后肯定又会流行起来,所以他们丝毫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这种行为是无耻的。

反而一个一个都跃跃欲试,信心十足,期待着利用天依服饰的先天条件,将才成立的古韵给狠狠的打趴下,而沈素卿就更是得意了,她绝对不会放过这一次的几乎,她已经抢回了炜烜哥,至于沈书意,即使她有古韵又如何,一个小公司,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的容易。

“大小姐,这是之前夏家送来的请帖,邀请我们去参加夏峰设计师今年JIULAE的秋装发布会。”以前这些应酬都是郝经理去的,可是如今他看得出沈素卿的野心,所以这才又将请帖给拿了出来,询问沈书意。

“古韵会有吗?”沈素卿打开请帖看了一眼,夏家和沈家走的不是同一个路线,所以也就不存在冲突和竞争了,而且沈家也是老品牌的公司了,沈素卿带着几分骄傲和得意随意的问了一声,在她看来沈书意的古韵才成立的,连自己的工厂都没有,根本不够资格参加夏家时装周的发布会。

“按理说应该不会邀请。”郝经理慢慢的开口,虽然古韵势头很强劲,但是毕竟规模太小,夏家这种大家族,不可能邀请古韵的,而郝经理是不知道古韵背后还有一个人人忌惮都要给三分面子的莫家,否则他就不会如此说了。

“我知道了,我会参加的。”沈素卿得意一笑,只感觉到无比的满足,可惜她不能去沈书意的面前炫耀一番了,否则让沈书意知道她根本什么都不算,自己才是沈家的大小姐!

将南宫晚的事情交给了莫念帮忙,谭宸从军区回来时,就看见沈书意正在点眼药水,眼睛里还有一点红红的,而她的眼角更是一条细长的血痕,一瞬间,原本就面无表情的俊脸显得更加冰冷面瘫了。

“怎么回事?”冷沉着嗓音开口,谭宸快步走了进来,目光从客厅里的莫念和小泪包身上扫过,不可能是莫念的,谭宸明白莫念和自己一样看不得小意受伤。

而且是伤到了眼睛,一般人的攻击小意肯定能躲过,如果是敌人,伤口也不可能是这么细长的一道血痕,很有可能是意外划伤的,不会是莫念,那么……谭宸黑着面瘫脸,凶狠的目光倏地一下刀子一般看向了一旁扁着嘴巴抽噎起来的小泪包。

“意外而已,被划了一下,医生已经检查过了,没事了。”沈书意头痛起来,好不容易安抚了莫念哥不要怪小泪包,结果这户又多了一个苦主,沈书意无奈的看了一眼被吓哭的小泪包,恶狠狠的警告了谭宸一眼,快速的将人给包起来安抚着。

“下来!”异口同声着,谭宸和莫念同时开口,当然训斥的目标自然是又开始掉眼泪的小泪包,他们原本性子就冷漠刚硬,自然是不喜欢动不动就哭的小泪包,尤其这个小泪包还让沈书意受伤了。

“我说你们够了啊!别哭,我们去厨房做饭。”沈书意自然是维护小的,所以不满的看了一眼冷着脸的两尊大佛,直接将小泪包抱起来向着厨房走了过去,再吓下去,小泪包眼睛都要哭瞎了,不过这孩子还真的喜欢哭。

“我不哭。”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抹了抹眼睛,小泪包对着沈书意咧嘴一笑,可是怎么看都还是哭丧着小脸,不过倒是不敢让沈书意抱着了,肉肉的小手抓着沈书意的手向着厨房走了过去。

看着即将走到厨房里的两个人,而被丢下来的两尊大佛还是沈书意给训了一句,不单单谭宸吃醋了,就连莫念也醋了,小泪包这才来一天就立刻成了小意呵护的对象,而且还一起去厨房将他们丢在客厅了,谭宸和莫念对望一眼,立刻统一战线将仇视的目标一致对外。

“小意,你的手不能碰水。”虽然用了绝杀的烫伤药,但是谭宸还是不让让沈书意的手碰水,快步的将要进厨房的沈书意和小泪包给挡了下来,而本意就是隔绝沈书意和小泪包去厨房的独处。

“嗯,晚饭我来做。”莫念自然知道谭宸那诡异的厨艺,也不敢让他那甜腻腻的菜肴来糟蹋沈书意的胃,所以莫念也快速的起身进了厨房,谭宸打下手洗菜切菜,莫念来煮。

片刻之后,在厨房里忙碌的热火朝天的两尊大佛这才感觉不对劲,回头看向客厅里,小泪包正坐在沈书意身边乐呵呵的看着动画片,还手舞足蹈着,而他们竟然灰溜溜在厨房里做饭,谭宸和莫念再次对望一眼,为什么有种被小泪包给打败的诡异感觉了。

“不可以跟着姐姐吗?我会乖乖的,不吵也不哭,我将奥特曼扔垃圾桶了。”小泪包眼巴巴的看着沈书意,抬着肉嘟嘟的脸,小肥手抓着沈书意的手,他不想回大大怪兽那里,他想要和姐姐在一起,而那个奥特曼是他最喜欢的玩具,可是因为伤到了沈书意之后,小泪包终究还是哭了几声之后将奥特曼给丢到垃圾桶里了。

“可是大怪兽不愿意啊,他要是背着姐姐欺负小泪包怎么办?”沈书意也配合的压低了声音,握了握小泪包的手,扭头看了一眼厨房,“其实去大大怪兽那里也好,那里有很多叔叔很会打架,他们会教小泪包。”

“我不打架着头,小泪包诧异的看着沈书意,不明白她为什么会让自己打架,太痛了。

“可是不会打架,以后有人欺负怎么办?”沈书意再接再厉的游说着,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要将小泪包留下来,谭宸肯定不反对,只是也不会高兴,顾虑到谭宸,沈书意只能将小泪包继续留在莫家了,不过有时间可以经常过去,而且舅舅琴棋书画都懂,还可以教教小泪包。

泪包立刻回答,他被打的时候都是跑的,跑的远了,就没有人再来打自己了。

“跑不掉呢?”这孩子还真的没有好战的心理,沈书意无奈的反问着。

是小泪包的战略,只要一哭了,院长奶奶就会抱着自己,而且电视上的孩子只要一哭,爸爸妈妈都会抱着他们,还给他们买礼物,虽然小泪包发现自己受骗了,自己只要一哭,大怪兽和大大怪兽都想要将他丢垃圾桶里。

沈书意无语的看着小泪包,摸了摸他的头,这胖乎乎的身体里都是水吧,否则怎么哭这么久了,还能哭出泪水来。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