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1章 解决麻烦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10    作者:吕颜

这边菜送上来了,郝经理收到沈素卿的示意,刚准备开口,陆纪年毫不客气的抬头看了一眼,夹着一大筷子的菜开始吃了起来,冷冷的开口,“食不言!”

陆纪年如今伪装的身份柳一禾绝对是一个孤僻的设计师,的确是才华横溢,可是老天爷的确是公平的,在圈内人士看来柳一禾有着惊人的设计天赋,却缺少了与人沟通和交流的能力,空有一腔才华却也只能被埋没沦落为三流设计师。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会将目光看向了被湮没了很久的,几乎要淡出服装设计圈的柳一禾,而柳一禾更是一炮而红,古韵的订单已经发出去了不少,一些高档商场的专柜也给古韵留了位置,今年秋装,古韵绝对会掀起一股复古典雅风。

“柳设计师,比起才成立的小打小闹的古韵,我们天依服饰将会更加适合柳设计师你的发展,不管是人力物力还是财力,甚至是以后的广告宣传,都不是才成立的古韵可以比的。”沈素卿柔柔的笑着,轻声轻语的说着话,目光带着敬佩和欣赏崇拜的看着一旁的柳一禾,娇柔一笑,“不知道柳设计师有没有兴趣来天依服饰?”

“当然了,在工资这一块,年薪绝对不会低于三十万,年底还有丰厚的年终奖!”郝经理补充的开口,这个工资比起顶级的设计师肯定是差远了,但是他打听到陆纪年之前所在的三流服装公司,工资不过四五千,刚刚够一个人过日子,现在每个月都可以拿到三万了,还有年底奖金,绝对够丰厚了。

对比沈素卿柔软娇弱的美女攻势,对比郝经理那金钱诱惑,陆纪年抬起依旧有单青紫的猪头脸,龇着牙,咧嘴一笑之后,表情立刻变戏法一样直接冷了下来,干硬硬冰冷冷的两个字丢了出来,“不去。”

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沈素卿被噎的一愣,她的娇弱动人,向来都是男人的克星,即使是炜烜哥都拒绝不了自己的柔情攻势,可是柳一禾竟然这么不识抬举!

郝经理苦笑不得的扯着嘴角,就柳一禾这诡异孤僻的性格,难怪之前他的才能都被埋没了,这年头在职场上,不单单是要靠才能,人际交往也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也不知道沈家二小姐是怎么将柳一禾给挖过去的。

而屏风阻隔着,大约三米远的餐桌前,沈书意低头笑着,不用去看她也能想象出陆纪年那得瑟的样子,估计来上班之前和谭宸互殴了一番,这会正是一肚子的火气呢,刚好沈素卿这么不怕死的冲到了枪口上,还使出了美人计。

“这一招用的还真是高。”听到不远处包厢里沈素卿的声音,秦天朗微微一笑,英俊的脸上带着几分赞赏之色,沈书意开的那两个条件,秦天朗也从周子安这里听到了,要说翟月这事沈书意既往不咎,秦天朗倒也明白。

周子安想要利用翟月这事让沈书意和翟正椿斗起来,周家坐收渔翁之利,可是沈书意看起来柔柔和和,可是精明的很,周家下了饵,可是沈书意不咬钩,反而和翟正椿和解了,秦天朗明白周家再要拉翟正椿下台只能自己动手了。

但是秦天朗不明白的是沈书意开出的第二个条件,竟然是让秦炜烜和沈素卿订婚,如果说沈书意真的厌倦了秦炜烜,翻脸无情,甚至随便找个女人塞给秦炜烜,不让他来继续纠缠她和谭宸的生活,但是沈书意看起来绝对不是那种玩弄其他人感情和生活的毒辣之人,这第二个条件就值得让人玩味了。

如今听着不远处沈素卿那软言软语的话,秦天朗这个秦家大少爷立刻就看穿了沈素卿的伪装,将这样的女人丢给秦炜烜,还真是绝配,一样的虚伪做作,一样的工于心计,都会摆着一张正义凛然的面容,其实骨子里比谁都要精通算计,不择手段,这样的秦炜烜和沈素卿真是天造地设的一双。

“能不能成,还需要秦少你放弃打压秦氏集团。”沈书意微笑的开口,热闹也听了,这会该说正事了,按理说秦天朗这种出身名门的大少爷,没有必要纠缠着秦炜烜,甚至还要打压秦氏集团的生意,毕竟不在同一个档次上,所以在秦天朗看来秦炜烜应该都没有资格算得上他的敌人,否则的话秦氏集团在最初发展的时候就会被秦天朗给打压了。

“可以,我已经确认了一些事,自然没有必要再打压秦氏集团,不过你告诉秦炜烜,以后在商场见到了,谁胜谁负就各凭本事了。”秦天朗爽快的答应了,因为绑架案的事情,他也算是欠沈书意一个人情,而且需要确认的事情,秦天朗已经确认了。

秦炜烜背后果真还有一个隐藏的更深的人,而这个人明知道秦炜烜对秦家有恨意,却一直默默的在暗中帮助秦炜烜,那么这个幕后人的最终目的必定是秦家,这才是秦天朗真正的用意。

周子安此刻静静的用着餐,举止优雅,带着惯有的尊贵气息,只是那斯文儒雅的脸上表情却显得有点沉,利用沈书意,或者说是利用莫家,将蒋海潮和翟正椿拉下位,这事周子安已经部署了,接手他们位置的人周家也找到了。

而此刻,周子安抬起头,镜片后的目光复杂的看着和秦天朗有一搭没一搭说话的沈书意,他没有想到沈书意比自己想象的还要聪慧敏锐,竟然主动和翟正椿和解了,如此一来,周子安要对翟正椿动手只能用翟月的安全来要挟,这就处于被动的局面,而且于周家名声也不好。

可是更让周子安感觉到压力的是,他一直以为牢牢掌控的N市,竟然还隐藏着一股势力,在周子安算计翟正椿和蒋海潮的时候,这股势力竟然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蛰伏在暗中,而翟正椿因为周家的不仁不义,已经和周家算是撕破脸了,翟正椿这个位置,周家想要拿下来只怕不易,而且翟正椿很有可能会和暗中的这股势力合作。

“小意,阿淮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也没有说清楚。”压下满腹的心思和算计,周子安朗然的开口,俊逸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只是视线停留在沈书意的脸上总是带着复杂莫测,是不舍是犹豫也是震惊。

“这事还是三年前的旧事了,不过你放心,暗中的人已经不会再对你和周淮动手了,不过作为条件,他需要弄垮赵林,赵氏集团如今的副总经理。”沈书意并没有将倪大伟的身份暴露出来,而是大致的将钱红的事情给说了一遍。

周淮也算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强了钱红,周家的管家也没有深查这件事,只当是周淮的胡闹,丝毫没有想到赵家这个私生子竟然胆大包天的来算计了周淮,所以事情就这么发生了,钱红死了,开车撞死钱红的那个逃犯去年也因为倪大伟的举报而被捕执行了死刑。

马力这个被收买的司机也惨死在了车轮之下,而当年负责案子的警察,如今派出所的所长钟家生也因为受贿罪被双规了,如今只剩下部署一切,为了私利而草菅人命的赵林还活着,估计他如今都不知道一张无形大网已经张开了。

“成立天翔流浪儿童入学和健康的基因会有周家来处理,小意你替我转告他,这件事是周家欠了他,从此之后,一笔勾销,至于那个叫做蔡阳的警察,我会让他重新进入公安系统工作的。”周子安没有想到竟然会因此这么一件小事而引出这么大的危机,当日佟海峰的生日宴会上,如果真的被埋上了炸药,即使周家人侥幸不死。

但是出现这么重大的危机,这也是N市各个领导的责任,不管是监察不利还是渎职罪,或者是重大安全隐患罪,周子安明白周栋这个副市长和N市市委的其他领导班子都得引咎辞职,而且和佟海峰交好的人一般也都是周家的势力,那样的爆炸里,非死即伤,对周家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果真是周子安,无时无刻都在谋划算计着,这件事一出,虽然受益的是孤儿院的那些孩子,可是对周家的名誉和声威而言也是极其有利的,沈书意悠然一笑,爽快的答应下来,“可以,由周家出面,N市大大小小的企业肯定会出一份力,比我来做效果好太多了。”

“到时候还请小意你百忙之中也抽空过来一趟,我会举行一个慈善晚会,三天后吧,这几天我先咨询成立慈善基金相关的手续问题和后续的管理监督。”周子安笑了笑,可是笑意却不抵眼中,他忽然明白自己和沈书意之间的距离似乎是越拉越远了,在他一次一次的算计利用的时候,他们之间早已经隔着万丈鸿沟,根本就无法跨越。

“这样也好。”沈书意倒无所谓这个慈善家的名誉是不是被周家给占了,放下筷子站起身来,“那么古韵还有事,我就先走了。”

今天过来,一来是为了倪大伟这事,二来就是让秦天朗放弃打压秦氏集团,目的都已经达成了,沈书意自然也不愿意再留下来,毕竟不是一路人。

“再见。”朗声一笑的道别,秦天朗倒是无所谓,在他看来不管沈书意是聪明也好愚笨也罢,和秦天朗是没有多大的关系的,他的事业日后还是会在北京城,不过秦天朗倒是有几分欣赏沈书意的聪慧和城府,只是秦天朗将自己的位置摆的很高,所以在他看来不管是沈书意还是秦炜烜都不够资格值得他注意成为他的敌人。

“小意!”可是周子安却突然开口,看着走到过道里的沈书意,快速起身追了过来,斯文俊雅的外表让四周注意到这边的女孩子都不由的侧过头看了过来,这年头虽然大街上的帅哥是不少,可是这样尊贵优雅而且面容俊逸的年轻男人可是不多见的。

“还有事?”沈书意回头看着有几分急切快步走过来的周子安,该说的事情已经说完了,而且大家都是聪明人,怎么做对自己有利都心里头明白,所以沈书意不解的看着叫停自己的周子安。

追过来了又能说什么,不要说小意已经和谭宸在一起了,即使小意是单身,可是只要莫家的身份摆在这里,周子安知道自己和沈书意根本是不可能在一起的,但是即使知道,可是心里头却总是有几分钝钝的难受,偶然在喧闹的宴会上,看着四周觥筹交错的热闹,却总是有种莫名的空虚和浮躁,而周子安也总是喜欢在最寂寥的时候想起沈书意,似乎这个人就成了复杂城府里最单纯的一个念想。

“小意。”低喃的嗓音带着无法形容的温情,周子安站定在沈书意的面前,双手随意的插在了西装裤的口袋里,透过镜片目光静静的凝望着沈书意姣好静美的面容,五官精致,眼睛很大,黑润沉静,总是习惯的带着淡淡的笑意,粉嫩的嘴角微微的扬起,而如果笑容加深时,会露出脸颊上的小酒窝,黑发只是简单的扎在了脑后,这样随意却又清爽的姿态,明明就这么普通却让周子安心悸情动,周子安放在口袋里的手突然攥紧成了拳头。

“小意,你真的要插手进来吗?”周子安再次的开口,俊逸的脸庞上表情显得极其的严肃,一手伸过来落在了沈书意的肩膀上,微微的收紧,握住了她瘦削的肩头,压低的清朗声音里带着连自己都不明白的复杂,“一旦真的踏进来了,要抽身就难了。”

而周子安更想说的是,如果小意真的和N市那股潜藏的势力有关系,那么日后她必定会站在周家的对立面,不,不需要到日后,就蒋海潮和翟正椿这件事,小意一旦插手,他们会直接成为敌人,而这也是周子安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

“很多时候身不由己不是吗?”沈书意笑了笑,侧过身避开了周子安落在肩膀上的手,抿唇一笑,“既然没事,那我先走了。”

如果是其他人的话,沈书意自然不愿意介入到N市的权力争斗里,但是谭亦亲自打的电话过来了,沈书意即使不愿意却也只能一脚踩进去,谭亦这性子和谭宸这个当大哥的还真的差了十万八千里,明明人还在H国卧底当间谍,手却已经伸到了N市来,甚至精准的掌控了解着N市政局的变化和走势。

秦天朗慢悠悠的在一旁吃着午餐,看了一眼不远处失魂落魄的周子安,淡淡的一笑,看不出还真是个痴情男人,可是对周子安而言,权力和地位远远超过爱情,所以既然早已经知道自己的选择了,又何必做出这么难受的模样,太矫情了。

周子安的失神和怔愣只是片刻,目送着沈书意纤细的背影离开之后,转过身向着秦天朗走过去时,却已经恢复了常色,只是面色如常,可是内心深处的落寞和涩然却只有他自己明白。

“何必呢,你我如今的位置,儿女情长根本不适合,想当年我还记得当时我父亲和母亲争吵时,曾经提到谭部长,那个时候他还是北京市副市长,为了一个演艺圈的女人和当年谭家的老爷子谭司令闹的差一点退出政坛离开了谭家。”放下筷子,秦天朗背靠在椅子上,带着几分调侃的笑意。

“这年头,你认为有几个男人能和谭部长一样不爱江山爱美人,而且当年的谭部长即使真的离开了政坛,以谭家的势力也没有人敢对他怎么样,可是你我这样的地位和背景,如果家族一旦失势,只怕多的是落井下石的人,所以婚姻日后也是一个保障,门当户对的婚姻不过是买卖是交易,是为了寻求更牢固的一方势力。”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只是放不下而已。”自嘲一笑,周子安侧过头看着窗户外的人来人往,这个道理哪里需要其他人来说来开导,或许自己只是还年轻,还有一份向往,所以在求而不得之后,便成了执念,再也放不下了。

周子安从十六岁的时候就有了女人,他并不纵欲,但是这些年身边也有过不少的女人,来来往往,千娇百媚,却独独只有那么一个人,如同一道风景,驻进了心田里,即使有一天,位高权重,即使有一日,白发苍苍,却终究无法忘怀,曾经,有那么一个女孩,惊艳了时光,温柔了岁月,留给他一世的伤感和怀念。

而不远处的餐桌边,陆纪年眼神一冷,手里的筷子啪的一下放在了桌子上,透过啤酒瓶底那么厚的眼睛看着一旁开口问话的沈素卿,冷冷的开口,“谭宸打的!”

“什么?”沈素卿一愣,她一直都很诧异柳一禾这猪头脸是谁打的,但是为了保持自己淑女的一面,所以克制的没有开口询问,可是柳一禾这个怪胎,简直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油盐不进,什么软的硬的手段都不行。

所以沈素卿不甘心之下看着陆纪年风卷残云的大吃一番之后,故意装作关心的模样,可是实际却提起陆纪年这被打的青青紫紫的猪头脸。

“你以为我为什么要留在古韵,自然是为了追求我的心上人,谭宸算什么东西,死面瘫!”陆纪年蹭的一下站起身来,满腔的怒火蒸腾,他以为自己已经够变态了,谁知道谭宸这个吃了醋之后的死面瘫根本就是变态中战斗机,早上这一架,陆纪年不得不承认谭宸比自己更强!当然了,陆纪年更自我安慰的认为谭宸这是因为吃醋所以大受刺激,所以才爆发出这么强悍的战斗力。

又是一个喜欢上沈书意的男人!沈素卿是绝对不会看上陆纪年的,虽然他现在不是一副胡子拉碴的邋遢模样,但是却戴着伪装用的眼镜,厚厚的镜片足有啤酒瓶的底那么厚,而且性格又孤僻又怪异,沈素卿自然是看不上眼,可是听到陆纪年留在古韵上班根本是为了追求沈书意,心里头立刻就不平衡了,嫉妒的扭曲了原本娇弱动人的脸庞。

陆纪年扫了一眼眼神恶毒而嫉恨的沈素卿,直接吃饱喝足的转身离开了,等到了外面,远远就看见沈书意的车子停在一旁,陆纪年三两步走了过去,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来。

“喂,我说你那个姐姐是不是因为从小生病,所以脑子不太好了。”陆纪年拿下眼镜,慵懒懒的开口,摸了摸肚子,果真吃撑了一点。

“沈素卿怎么着了你?”发动汽车,沈书意熟练的打着方向盘,笑着看了一眼吃饱之后瘫软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陆纪年,明明第一眼在火车上看到陆纪年的时候,这还是一个俊美邪肆的男人,五官出色,腹黑魅惑,果真是距离产生美,现在看陆纪年,根本就是个吃货的邋遢男人。

“按理说她已经如愿以偿的和秦炜烜要订婚了,怎么还一脸嫉妒的恨不能将你给吃了,难道上辈子你们有仇?你是抢了她男人,还是掘了她家老祖坟?”陆纪年右手拇指和食指摩挲着下巴,眯着凤眸,一脸认真的思索着,他还真没有见过这么心理扭曲的女人。

果真没个正经,也就是煦桡性子好,这才能忍受陆纪年,沈书意发动着汽车向着市区大型的购物商场开了过去,古韵秋装很快就要面市了,除了网络上的销售之(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外,沈书意还瞄准了这些高档专柜,只是这些让古韵的销售过来不行了,毕竟这些高档专柜门槛太高,沈书意只能亲自过来一趟,顺便将陆纪年这个设计师也拐带过来了。

一缘国际大厦是N市最高的建筑,商场里进驻的都是国际顶尖的品牌,吃穿用行,只要你能想到的绝对能在一缘国际大厦购买到,而很多看不起亚洲都不愿意入驻的顶级品牌,却纷纷入驻在一缘大厦。

传言称一缘国际大厦的幕后老板是英国的贵族,世袭的公爵,所以这些顶尖的国际品牌才会入驻,而这里也是N市这些千金小姐和富家太太们最喜欢来的地方,而因为这里的品牌在其他城市都无法购买,除非是出国,所以很多外地的那些千金闺秀们也经常特意来N市就是为了来一缘大厦买这些限量版的奢侈品。

“沈小姐,柳先生,请坐,我们经理正在开会。”秘书优雅的笑着,将两杯茶送了上来,这才转身离开,一个小小的都不知道是什么的品牌的服装公司,也敢来一缘国际大厦,还想开专柜。

“我们这是被鄙视了?”陆纪年懒懒的靠在沙发上,虽然接待他们的秘书笑容很得体,表情也没有不对劲,但是即使伪装的再好,在陆纪年这只老狐狸眼中根本不值一提,除了被倪大伟给欺骗了之外,陆纪年还没有看走眼过。

当然了,今天早上到了古韵之后,陆纪年毫不客气的将倪大伟给堵在了卫生间里,顶着一张猪头脸一番审问下来,这才知道倪大伟小时候被收养了,可是最后却被人贩子给拐卖到国外去了,而走私船被M国海军拦截了之后,船翻了,倪大伟掉进了海里。

再次醒来之后就到了人间地狱,这是一个黑暗组织,走的也是雇佣兵的路线,但是却等于一支军队,武器强大而精良,而倪大伟在心理学这一方面非常的有天赋,虽然他手上沾的人命并不多,可是却也是秘密组织里的重要一员,绰号就是医生。

倪大伟之所以能瞒过沈书意和陆纪年的眼睛,也是因为术业有专攻,在表情和动作这一块,倪大伟的确是佼佼者,而他对沈书意和陆纪年只有信任,所以即使沈书意的警觉性再好,也不会察觉到倪大伟的伪装。

“能见我们一面还是因为莫家的关系呢,知足吧。”沈书意并不在意,至少顶着莫家的名头,她还能进入办公室,至于能不能在一缘大厦弄下一个专柜来,就看陆纪年的设计了。

等了大约十多分钟之后,随着办公室门的推开,一个很是年轻的男人走了进来,气息却很是张狂,挑着眉头看了一眼沈书意和猪头脸的陆纪年,冷哼一声,吊儿郎当的回到座位上,直接翘着二郎腿,“我见你们一面,是因为莫家的关系,但是在商言商,你们古韵的确势头不错,可是在我这里还不够资格,所以请回吧,不要耽误我工作。”

比你要张狂多了啊!沈书意打量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不过二十六七岁,一张娃娃脸,但是态度跋扈的年轻男人,对着一旁的陆纪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么被鄙视被挑衅了,陆纪年即使只是伪装的设计师,估计也要炸毛。

“话不要说的太满,看了我的设计再说。”陆纪年推了推厚厚的眼镜,悠然的站起身来,带着几分更加狂傲的气势,啧啧,现在的年轻人果真一个比一个狂妄,都不知道尊老爱幼了,对比一下,煦桡可真的好太多了。

“那个你们慢慢谈,我先出去逛逛。”沈书意也笑着站起身来,眼前这个一缘大厦的经理,一看就是个刺猬头,所以正常的谈判手段是用不上了,与其浪费口水,还不如让陆纪年来解决,如果这点事情他都解决不了,估计也不用在龙组混了。

果真和那个面瘫脸一样都没有一个好东西!陆纪年愤愤的瞪着潇洒的摆摆手直接出了办公室的沈书意,杀人不见血说的就是这腹黑阴险的丫头,倏地一下,陆纪年眯着眼,一手撑在办公桌上,身体逼近了年轻男人几分,啪的一声将手里的设计图拍在了桌子上。

“看过之后再说话,不要这么幼稚,小子。”陆纪年哼哼着,斜着眼睛看着被自己震慑住之后,随后要炸毛的年轻男人,果真是太嫩了一点,一激就怒了。

“哼,你让我看我就看吗?什么垃圾设计图也敢污染我的眼睛!”估计还没有碰到陆纪年这样的人,尤其他还顶着一张猪头脸,年轻男人火大的开口,眼神更为的鄙视不屑。

“怎么?不敢看?还是怕错过我这个绝世天才设计师的设计图?”陆纪年玩味的笑着,一扫刚刚的气势逼人,慵懒的靠在办公桌前,“看看吧,这点耐性都没有,还怎么给人掌管一缘国际大厦?”

“你?谁小了?”年轻男人果真怒了起来,他最痛恨的就是所有人都当他小,当他不懂事!看着陆纪年,明明知道这是激将法,年轻男人还是快速的翻开了办公桌上的设计图。

沈书意慢悠悠的晃了出来,果真是国际顶尖的品牌专柜,东西都非常不错,可是那价格也是吓人的厉害,动辄都是几十万的价格,可是即使如此,却还是络绎不绝的客人穿梭其中,刷卡刷的一点都不手软,让沈书意不得不感慨难怪再有钱的人都会哭穷,因为他们的消费档次太高了,所以钱也总是不够用。

“小泪包?”这边沈书意正诧异的,突然看见不远处正死死的扒拉着莫念脖子不松手的小男孩,几乎以为是自己眼花了,可是那泪水汩汩的满是鼻涕的包子脸,沈书意想要认错都难。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