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章 挖墙角了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9    作者:吕颜

医院,病房,深夜一点钟。

“你为什么没有对赵林直接动手,他应该才是害死钱红的凶手。”沈书意反手关上门,目光从床头柜上的圣经上掠过,平静的视线看向微微诧异之后就恢复正常的倪大伟。

“要收拾赵林太容易了,可是周家两个少爷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所以事情总有一个轻重缓急,主次分明。”倪大伟笑了起来,清瘦而苍白的脸上一扫之前的怯弱和内向,眼神锐利了几分,不过并没有显露出什么杀气来。

“那是我破坏了你的计划了?”沈书意有点沮丧,正确的来说有点备受打击,看着完全像是变了一个人的倪大伟,而之前自己竟然会被他给骗到了。

虽然说只是见了几次,接触的不算太多,可是身为龙组的一员,竟然就这么被一个人给骗了,沈书意还真的有点受打击,不过貌似陆纪年之前也没有察觉,所以这是倪大伟太会伪装了?

“不,正确的来说是你救赎了我。”倪大伟笑了起来,年轻却清瘦的脸上带着一种深沉的复杂,有种过尽千帆的沧桑,倪大伟再次拿起床头柜上的圣经,手指轻轻的摩挲着已经有些破旧的封面,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沈书意说话。

“你是一个奇怪的人,明明你和周子安并没有关系,甚至可以说你并不希望和周子安扯上一丝半毫的关系,相反的是周子安对你有种说不清的情愫,而你一直在回避在拒绝,可是在小吃街的时候,液化气罐子爆炸的那一刻,你竟然第一时间扑到了周子安身上救下了他。”

倪大伟第一次暗杀周淮和周子安是在包厢里,但是他让人在自己进入包厢的那一刻断了电,而就在黑暗来临的一瞬间,倪大伟拿出了托盘下藏匿的匕首向着黑暗里周淮的胸口刺了过去。

周子安和周淮虽然身手还算不错,可是终究是普通人,他们没有太强的警觉和反应,可是倪大伟没有想到包厢里的沈书意出手竟然是那么的快,自己刚抽出了匕首她却已经挡了过来,第一次刺杀失败,而倪大伟也是第一次注意到了沈书意的存在。

而第二次,倪大伟为了能杀掉周子安,不惜在小吃街周密部署了,可是周子安却还是被沈书意给救走了,那个时候,倪大伟就开始搜集关于沈书意的资料和信息,他发现沈书意真的很奇怪,她看起来冷静而理智,可是却非常的心软善良,否则爆炸发生的那一刻她不可能扑倒在周子安身上。

佟海峰的生日宴会上,倪大伟原本是准备鱼死网破,部署下炸药,直接将别墅给夷为平地,可是他从沈书意的身上看到一种自己没有的平静和宽容,对于人性,倪大伟又有了一种新的憧憬和期盼。

“所以你只是让那些雇佣兵出来杀人,而放弃了埋下炸弹的举动?”诧异的一愣,沈书意没有想到倪大伟竟然会这么疯狂,为了报仇,差一点犯下惊天大案。

“是啊,即使放弃这一次机会,日后还是有其他的机会。”倪大伟笑了起来,态度很是平静,似乎这样的事情对他而言太稀松平常,如果没有沈书意的出现,倪大伟自己都不清楚他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

“被那些雇佣兵绑架之后,你明明有机会逃走的,也有机会陷害沈素卿的,可是你却什么都没有做。”继续的开口,倪大伟目光突然锐利的盯着沈书意,可是她的面容太平和而安宁,看不到一点的愤怒和仇恨,只有一种让人感觉到心灵上的静谧。

“就当我是烂好人吧。”莫名的,眼前的氛围倒像是两个普通朋友在交谈,沈书意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调侃的挑了挑眉头,“所以你因为我的圣母情操,所以决定放过算是间接凶手的周淮和周子安。”

“是啊,如果他们作恶,早晚也会有报应的,比起死亡,我更希望看到他们的家族被连根端起。”倪大伟大方的坦诚自己态度的改变,即使他知道钱红的死周淮和周子安都不知情,可是就是因为有这些特权分子的存在,钱红才会惨死在车轮之下。

所以倪大伟当时也的确偏执了,他不惜一切代价的想要杀了周子安和周淮,可是当这股杀人的冲动因为沈书意而不得不停缓下来之后,倪大伟突然发现即使自己杀了周淮和周子安,还有第二个第三个这些军二代官二代会出来,依旧会横行霸道,依旧会草菅人命。

所以倪大伟静下心来仔细的思考推敲着,与其自己杀掉一个两个,这样治标不治本,还不如让他们活着,但是被人牵制着,如果他们继续为非作歹,到时候必定会有人收拾他们,也许会是沈书意,也许会是其他人。

可是比起对钱红的被下药和死亡完全不知情的周淮和周子安,马力,倪大伟是绝对不会放过的,所以他在查到了佟宝的行踪之后,故意设计了这个局,他将马力推出马路当场撞死,而面对佟宝这个官二代,倪大伟想要试试看沈书意会袖手旁观,还是会选择救一个无辜的人。

“那我如果和佟海峰妥协了,放弃了保释你,你是不是会继续之前的炸弹计划?”沈书意皱了皱眉头,虽然倪大伟此刻的表现很平静,可是沈书意能从他的眼睛里看见一种疯狂的东西。

过去在龙组的时候,为了训练,沈书意曾经很系统的研究过许多疯狂的人,从他们的眼神和面容之中沈书意就能发现异常,可是倪大伟后来真的掩饰的太好太好了,所以沈书意根本没有发现他的不对劲,也或许是因为倪大伟放弃了这么疯狂的报复,如同普通人一般,所以沈书意才没有察觉到不妥的地方。

“或许吧,谁知道呢。”倪大伟笑了起来,打开手里的圣经仔细的看着,神色平静,“赵林就交给你了,至于周子安和周淮也交给你了。”

沈书意知道交谈结束了,看了一眼倪大伟沉默的转身离开,至于倪大伟自己,是被警方给抓住,还是逃走了,都和沈书意无关了,这个世界上作奸犯科的人太多了,她不是警察也管不了那么多。

黑暗里,莫家大宅。

莫念皱着眉头,一张冰冷的俊脸上满是黑暗冷邪的气息,漠然的看着眼前的谭宸,更准确的来说是谭宸怀里正呜呜的哭的一颤一颤的小男孩。

“收养。”冷声的开口,已经被小泪包给哭的厌烦了,谭宸毫不客气的将死死的抱着自己脖子不撒手,还不断喊着大怪兽的小泪包当包袱一般丢到了莫念的怀里。

“有病!”虽然大手接住了被谭宸丢过来的小泪包,莫念低头看了一眼,一脸不悦的看着面瘫着脸,终于得到自由的谭宸,他大晚上的就送一个莫名其妙的孩子来给自己收养?

小泪包满是泪水的小黑手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朦胧里就看见一张比谭宸更加冷漠的脸,皱着眉头,眼神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那种黑暗的气息,让小泪包浑身一“听潮阁”更新最快,全个颤抖,然后哇的一声嚎啕大哭起来,整个人突然挣扎着向着谭宸的方向扑了过去,也幸好莫念眼明手快的将人给抱住,否则小泪包直接就要摔在地上了。

“大怪兽,不要大大怪兽!”声音还不太清楚,小泪包已经哭了一路,嗓子都有些的哑了,可是这会被莫念抱紧之后,不能动弹之下,整个人更加的害怕了,泪水滚滚的从眼睛里流淌下来,双手向着谭宸的方向挥舞着,不知道的还因为哪个狠心的妈妈将孩子给卖给满脸横肉的人贩子了,否则怎么有这么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不许哭!”异口同声着,谭宸和莫念同时开口,对于这两个性格比较相似,都讨厌麻烦的男人,小泪包简直就是他们的克星。

哭声戛然而止,凌晨两点钟的夜晚,孩子凄厉的惨叫声,怎么看都显得很是恐怖,而小泪包突然不哭了,谭宸和莫念同时松了一口气,也幸好莫家是住在别墅区,四周都是莫家的人,否则这会肯定有人报警了。

“不哭!”小泪包扁着嘴巴,却也不敢哭出声来,可是泪水却不停的滚落下来,身体一颤一颤的,可怜巴巴的看着一旁的谭宸,哽咽的声音都快要听不清楚了,“要……大怪兽,不要大大……怪兽。”

在小泪包看来,谭宸至少白天见过一面,而且谭宸虽然冷漠了一点,但是却带着军人的浩然正气,可是莫念就不同了,尤其是在晚上,那浑身的黑暗气息,阴冷森寒的带着杀气和血腥,让小泪包越看越害怕。

看着莫念被嫌弃,谭宸挑了一下眉头,潇洒的要转身离开,都这么晚了,小意肯定睡了,而且小意睡觉太警觉,自己如果回去,肯定会将人给惊醒,谭宸犹豫了一下,到底是上楼去搂着沈书意一起睡觉,还是在楼下的客房里将就一晚上。

“站住!”莫念不得不开口,他第一次怀疑沈书意的眼光,明明小意很聪明,可是为什么这么想不开的看上眼前这个面瘫脸男人,大半夜的将自己给叫起来,丢给自己一个哭得稀里哗啦的小破孩,关键是还一句交待都没有。

如果不是莫念笃定谭宸这性子就算有私生子那也是个小面摊,而不是手里这个满脸鼻涕泪水,一副要被大野狼给吃掉的小包子模样,莫念都以为这是谭宸的孩子了,还有他到底从哪里找来这么一个孩子大半夜的丢给自己。

“小意想要收养他,所以放在你这里养着,我和小意会来看他的。”谭宸看着挡住自己的莫念,估计也知道不说清楚是走不了了,所以这才大致的说了一下。

汽车发动的声音在黑暗里响起,谭宸果真是行动派的,交待完之后直接开车离开了,留下还穿着黑色睡衣的莫念孑然的站立在夜色之中,四周莫家的保镖一个个都眼观鼻,鼻观心,他们什么都没有看到。

没有看见少爷和一个男人纠缠不清,而且这个男人还交了一个孩子给少爷收养,可是为什么是两个男人?如果是一个女人的话,他们还可以认为是什么私生子和初恋情人的浪漫爱情,两个男人?好吧,男男生子绝对是腐女小说里才有的情节,绝对想多了,脑补过头了。

“不许哭!”莫念沉声的开口,低头看着怀抱里满是鼻涕泪水的小泪包,这眼睛是自来水龙头吗?这都哭了多久了!

“不……不哭……要大怪兽……”哽咽着,小泪包颤抖着嗓音,可是一边说话一边还是不断的流着眼泪,他还回自己的小木床上,他想要院长奶奶,他不要大大怪兽。

“收拾干净,睡觉。”走到大门口,莫念准备将小泪包丢给一旁的保镖,可是小泪包却突然动作迅速的在莫念的怀抱里站起身来,双手死死的抱住了莫念的脖子。

肌肤上那种滑腻腻的传来,莫念眼神一寒,表情狠狠的抽搐着,谭宸这个混蛋!一旁保镖一看莫念这眼神不对劲,快速的要将小泪包给抱过来,可是他却如同八爪鱼一般双手死死的搂着莫念的脖子不撒手,一面还哭的稀里哗啦的。

“算了!”想起刚刚小泪包抱着谭宸的模样,莫念知道如果能将人给扒下来,谭宸估计早就将人格扒下来了丢副驾驶位置上了,而不是一边开车一边任由小泪包抱着他的脖子哭,鼻涕眼泪都弄了一身。

揽月苑,客厅。

“你不能明天晚上再来打击我吗?”气的牙痒痒,陆纪年毫不客气的向着沈书意扑了过去,占着沈书意一手拿着杯子准备喝茶,没有丝毫的防备,所以陆纪年得意洋洋将人给扑倒在了床上上。

“我以为你脸皮够厚了。”挑着眉梢开口,沈书意右手依旧牢牢的握住了杯子,幸好动作够稳,所以杯子里的水没有泼出来。

从医院回来之后,一想到自己竟然没有发现倪大伟的伪装,沈书意心里头憋的慌,刚好谭宸又出去了,所以沈书意毫不客气的拐到了陆纪年的房间里,将陆纪年给狠狠的打击鄙视了一番,毕竟沈书意现在已经算是从龙组退出来了。

而且沈书意和倪大伟的接触并不多,再加上倪大伟对沈书意很信任,一点防备都没有也没有其他心思,所以沈书意这才没有注意到倪大伟的不妥,可是陆纪年可是龙组的头,他和倪大伟接触时间也多,他竟然没有发现倪大伟的不对劲,这绝对是相当大的失误,所以沈书意憋的慌,自然也将陆纪年给拖下水了,大家一起郁闷一起检讨。

谭宸回到揽月苑竟然没有找到沈书意,想起刚刚车子过来时,关煦桡的小院里二楼的灯光还是亮着的,虽然现在是凌晨三点多了,按理说沈书意应该会在房间里睡觉,但是……

“小意?”关煦桡打着哈欠,诧异的看了一眼谭宸,转过头向着楼上的房间看了过去,不会吧,小意什么时候过来的,而且还这么晚了。

可是当打开门,再当看见陆纪年压着沈书意在床上,突然的,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了,陆纪年和沈书意大眼瞪着小眼,为什么有种被抓奸在床的感觉?而且还是三更半夜被正牌老公给捉在床上。

“我可以解释,我完全可以解释,谭宸,你看这是我的房间,我在床上睡的好好的,所以这和我绝对没有一毛钱的关系!”陆纪年动作迅速的坐起来,看着面瘫着脸完全看不出表情来的谭宸快速的解释着,尼玛,这个面瘫脸就是这一点不好,即使生气也看不出来啊,太可怕了,只感觉脑袋上悬了一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掉下来!

“那个陆纪年被打击的有点精神失常。”沈书意干干的笑了两声,她后悔的恨不能撞墙了,刚刚自己为什么要顾虑着杯子里的水会撒到床上来,所以一时犹豫,让陆纪年将自己给扑倒了,然后就被谭宸给抓奸在床了!

“回去,睡觉。”谭宸沉声的开口,牵过沈书意的手,语调很是平静,表情依旧是那面瘫脸,径自的拉着沈书意离开了。

睁大着眼睛,陆纪年摇了摇头,看着独自站在房门口的关煦桡,自我安慰着,“刚刚我一定是眼花了吧,就你一个人过来了是不是,那个面瘫脸会这么冷静?”

“这会很晚了,谭宸哥回去让小意先睡觉,至于秋后算账,估计一会谭宸哥就要过来。”投给陆纪年一个好自为之的眼神,关煦桡打着哈欠向着门外走了过去,谭宸哥会这么大方吗?绝对不可能,所以陆纪年惨了!

所以一会谭宸要回来报仇了?陆纪年嗷了眼神,直接倒在了床上,他现在离家出走还来得及吗?不知道谭宸下手会不会太重。

一直到了第二天早上,阳光明亮的照射下来,酷暑的高温依旧没有褪去,关煦桡看着趴在客厅桌子上黑着眼圈的陆纪年,“你一晚上没有睡?”

“老子在等谭宸那个死面瘫来报复!”咬牙切齿的开口,陆纪年恶狠狠的看着睡饱的关煦桡,胳膊直接将他的脖子给勒住了,笑的无比阴险,“是谁告诉老子说谭宸会过来秋后算账的?”

结果陆纪年等了又等,等了又等,想要睡觉又担心谭宸到时候杀过来了,直接将睡梦里的自己给狠揍一顿,所以为了保持清醒的时的战斗力,陆纪年努力的撑着眼皮子,尼玛,结果一晚上没有睡,谭宸的人影子都没有看见。

“那估计是谭宸哥在陪小意一起睡觉所以没有时间过来。”关煦桡同情的看了一眼颓废不已的带着黑眼圈的陆纪年,安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放心,谭宸哥绝对会找你算账的。”

果真,当沈书意准备去古韵临时的工厂去上班时,一直都蹭车子的陆纪年被谭宸给拦了下来,等沈书意的车子开出去片刻之后,远远的还能听见背后痛苦的惨叫哀嚎声。

佟海峰办事的效率的确非常高,虽然古韵的工厂因为火灾还在装修,佟海峰却给沈书意在工业园里重新找了个工厂,虽然只是借了两个车间来用,但是至少能保证古韵的货单可以如期出货而不会违约。

“老板,我来上班了。”大清早的,倪大伟精神倒是显得不错,不过还是那种斯文内羞的模样,还对着沈书意鞠了个躬。

“老板,幸亏你帮忙,否则大伟这一次可麻烦了,那些人还真是凶狠,抓到大伟还不将人给打死。”

“是啊,老板,你放心,大伟虽然不怎会说话,但是在网上的时候就等于变了一个人,单子接的是一笔比一笔大。”

沈书意笑的有点扭曲,看了一眼倪大伟,微微的感觉到有点头痛,他这还真是伪装的够像的,自己只想弄个小小的服装厂养家糊口而已,多了一个陆纪年也就算了,还多了一个不知道是什么身份的倪大伟!能接触到雇佣兵的人,绝对是混黑的吧?沈书意突然感觉自己落实了毒枭的身份了。

“那就好好干吧,销路就靠你了。”沈书意微笑着开口,向着办公室走了过去,煦桡不准备追究倪大伟的责任了,所以自己就当做什么都不知道吧。

沈素卿拿着喜帖过来时,沈书意正在召开会议,所以沈素卿只能在办公室外等了半个小时,办公室的门这才打开了,工厂里几个骨干陆续走出,几个大男人看到了沈素卿,不由的眼睛刷的一下亮了,美女啊。

沈素卿娇柔的笑着,倒是最后出来的陆纪年和倪大伟只是看了一眼沈素卿,一个顶着猪头脸,一个人低着头带着几分不好意思,匆匆走了过去。

这两个人还真会装!沈书意合上文件,表情纠结的看了一眼离开的陆纪年和倪大伟,转而看向走过来的沈素卿,从她手里的请帖上扫过。

“我和炜烜哥18号订婚,小意,你有时间请一定过来。”沈素卿微笑的开口,言语里带着甜蜜,将手里的请帖递了过去,目光扫过办公室里几个模特身上的衣服,眼中闪过惊艳,这些衣服真的好漂亮。

“好的,我一定会送上来一份重礼。”沈书意微笑的接过请帖,打开看了一眼,沈素卿和秦炜烜的名字并排在一起。

沈素卿以为会看见沈书意嫉妒的目光,可是沈书意表情却是如此的平静,沈素卿笑容不由的冷了几分,心里头有些的不甘,让一直以来的愿望即使实现了,可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那么高兴了。

“如果没事的话,我要工作了。”沈书意开口赶人了,对于沈素卿,沈书意只有一种老死不相往来的念头,最好见到面都当不认识最好了,沈家的人和事,以后和自己都没有关系。

“那好,你工作吧!”沈素卿脸色一白,目光又在模特身上的几套秋装上扫过,或许只要是女人都会喜欢美的事物,尤其是古韵的设计风格偏仿古,而沈素卿自认为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所以更感觉这几套衣服像是给自己量身订造的一般,比起那些国外的名牌更加适合自己的气质和风韵。

其实沈书意也不知道沈素卿为什么对自己有那么大的仇恨,不过她已经和秦炜烜订婚了,估计以后也没有什么往来了,沈书意还是想的浅了,有上辈子的怨恨和嫉妒在,即使沈书意大方的让出了秦炜烜,可是沈素卿的满足和喜悦也只是一时的。

离开古韵之后,沈素卿没有回沈家,而是去了天依服饰,她毕竟是沈家的千金小姐,日后天依服饰也是由沈素卿继承的,所以未来的老板娘过来了,天依服饰的大小领导立刻都出来迎接了。

“大家都去忙吧,我只是过来看看。”微笑着开口,沈素卿保持着自己端庄贤淑的一面,既然沈书意能开古韵,自己的基础比沈书意更好,难道天依服饰会输给古韵吗?

可是当去了设计部,当看到天依服饰今年主打的设计服装时,沈素卿那满满得意和自信的表情一点一点的消失了,甚至都忘记在外人面前伪装自己柔弱的一面,表情显得很是冷淡。

“郝经理,这就是我们今年秋季主打的服装?为什么没有一点的特色!”沈素卿不满的开口,板着脸,高高在上的端起了老板的架子,这些衣服和沈书意办公室里的衣服一对比,优劣立现。

“现在服装这一块不好做,流行的太快,而且国外的品牌冲击的很大,尤其是不少网络上的店铺冲击着实体店的生意,天依服饰面对的是中年女性,所以设计上走的是保守一点的路线,能保证所有的衣服做出来门市店能销售出去。”

郝经理快速的解释着,天依服饰毕竟落后了,新潮时尚这一块肯定是不行了,只能走保守的路线,针对中年女性,每年流行的元素都在改变,如果冒失的推陈出新,到时候新款服饰不被大众接受,销售不出去,库存量太大,那么天依服饰肯定要亏损,资金链说不定还会断掉,所以只能走把稳的线路。

“那古韵这个才成立的服装公司,为什么设计的都是新潮的服饰?”沈素卿眉头一皱,表情越来越冷凝,突然之间,沈素卿发现自己即使拿到了天依服饰,改变了上辈子的命运,可是沈书意却自己成立了古韵,丝毫不比自己差,不甘心那!

“古韵?”郝经理微微一怔,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沈书意,毕竟是业内人士,郝经理自然知道这匹杀出来的黑马正是沈家二小姐自己成立的公司,而且貌似很有背景和靠山,之前有人想要打压这个新成立的公司,结果消息刚犯出去,自己就被人给警告了。

“大小姐,古韵的设计师很有才,柳一禾曾经就是设计院的鬼才,古韵走的是仿古路线,也是高端品牌,服饰面料到设计风格都非常独树一帜,古韵是金品,我们是大众路线,没有什么可比性的。”斟酌着用词,郝经理不得不解释了一番。

其实在郝经理看来,沈书意的确很有冲劲,在服装业这么不景气的情况之下,古韵直接杀进了进来,听说单子接了好几笔了,设计风格很是独特,将古代知性典雅和现代的时尚简约风格完美的结合在一起,毕竟有柳一禾这个设计师在,古韵会有前景也是可以预料的。

“我们改革走金品路线不行吗?打出我们的品牌,毕竟天依是来品牌的公司了,有一定的信誉度了。”沈素卿再次开口,如果这样发展下去,只怕要不到五年,古韵就会超过天依服饰,而且沈素卿知道天依服饰太墨守成规了,如今已经到了必须要改革的地步了,否则日后只会一点一点的被其他公司吞并掉。

“我们的设计师不行。”直接否定了沈素卿的提议,郝经理震惊的发现这个大小姐并不是自己以为的那么温柔贤淑,竟然也会有这样嫉恨的眼神,阴沉的骇人,果真这些豪门世家里的门道很多。

郝经理敛下异色,再次开口,神色里多了份谨慎和小心,“好的设计师都被大公司网罗了,我们很难挖到人过来,年轻的设计师缺少经验,更加不可能推陈出新,一炮而红,所以目前的环境之下保守本分是最好的选择。”

“不惜一切代价将柳一禾给挖过来,开三倍或者五倍的工资,给丰厚的年终奖金。”沈素卿终于冷静了几分,将心里头嫉妒的毒蛇给压了下“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来,笑着看向郝经理,轻柔着声音开口,“我想郝经理也是职场老人了,这些事应该会熟练的,你放心,年终的时候,我会给郝经理更加丰厚的奖金的。”

“大小姐,我会试试看的。”郝经理无奈的接下这个担子,至于能不能挖到柳一禾,郝经理还真的不敢肯定,毕竟柳一禾那根本就是个怪胎,否则怎么会混成了三流设计师,不过没有想到被古韵给挖走之后,柳一禾竟然大展手脚了。

一直忙到中午,沈书意给谭宸发了个短信,告诉他自己过去和周子安还有秦天朗见一面,毕竟让沈素卿和秦炜烜订婚的条件之一就是秦天朗放弃对秦氏集团的打压。

“和你家面瘫脸谈情说爱呢?”咬牙切齿的开口,顶着猪头脸,陆纪年恶狠狠的看着沈书意,明明是这丫头大晚上的用倪大伟的事情来打击自己,自己就是脑子一热将人给扑了,谭宸那个死面瘫有必要将自己揍的这么惨嘛。

“这管药膏很不错,三天就能消肿去淤。”沈书意打开抽屉将一管没有标签特制的药膏丢给了陆纪年,是之前谭宸带回来的医药箱里的,里面的药膏都是绝杀医疗部特制的,都是特好的东西,市面上都没有的卖,一般人也拿不到。

“今天天依服饰有人找了我了,要挖墙角,你等着,我这就挪窝,除非让谭宸滚过来给老子狠狠的揍一顿!”陆纪年将药膏接住,扫了一眼,打开盖子,淡淡的中药味蔓延开来,一闻就知道是好东西,不过即使这样,陆纪年也不准备罢手,这算什么?

谭宸那个死面瘫唱黑脸,沈丫头唱白脸,打一顿给个甜枣?哼哼两声,陆纪年倒是快速的将药膏给擦到了脸上,那红肿疼痛的感觉瞬间消失了,猛然的抬起头,眼神锐利了几分,低声对着走过来的沈书意开口,“那小子到底什么身份?这药膏龙组都没有。”

龙组的配置素来都是最顶尖的,毕竟他们干的是随扈的工作,而保护的人可是最上面的那一位,所以用的不管是武器还是伤药,甚至工资也都是顶级的,可是这么好的药膏,效果这么快,陆纪年不得不起了心思,郑重的看了看沈书意,“你别扯到那些旋涡里了,即使离开了龙组,可是你的身份和档案还保留在,日后如果牵扯到了什么纷争,会很麻烦的。”

陆纪年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的,都说这些富二代官二代,草菅人命,其实古话说的好,一将功成万骨枯,真正的上位者那才是杀人不眨眼,沈书意是隶属龙组,即使已经退出了,但是还是龙组的人,如果日后谭宸的家族牵扯到权力的中心,而上位者要是给沈书意下了什么命令,日后她就会夹在谭宸和龙组之间,这绝对不是陆纪年愿意看到的场面,而龙组不服从命令的人,从来都只有一个下场,死无全尸。

“你认为我现在还有选择吗?”沈书意笑着开口,目光很是平静,并没有陆纪年的沉重和凛冽,她不可能和谭宸分开的,而谭宸的家族?沈书意不由的想到了之前在金色丽都看到的容温,只怕谭宸真的是北京城的那个谭家吧!

“确定谭宸是谭家主脉?而不是旁支吗?”陆纪年脸色再次凝重了几分,他不是没有猜测过谭宸的身份,可是据他的了解,北京城谭家很低调也很神秘,据说谭家只有一个少爷和一个公主,而谭家那个少爷据说俊美非凡,优雅尊贵,和谭宸这面瘫脸的性子完全不搭,所以陆纪年也没有多想了。

可是这管药膏,再加上沈书意的表情,让陆纪年再次联想到了谭家,眼神更是一沉,他没有忘记最上面这一位,目前最仇视最忌惮的可就是谭家,谭家的根基太深,军政商三界都牢牢的掌控在手里,所以最上面的那一位一直忌惮着谭家,如果让他知道沈丫头和谭宸的关系,陆纪年不用想就知道会有什么结果。

而沈书意如果违背了命令,那么等待她的就将是整个龙组的追杀,而她如果答应了,那就等于是卧底,是间谍,会密切的监视着谭家的一切动静,不管是哪种结果,都是沈书意无法接受却不得不接受的。

“这些事不是我能决定和改变的,到时候再说吧。”沈书意笑着开口,将那些繁杂的思索都压了下来,看了一眼陆纪年,“和天依服饰的人约在哪里了?我送你过去。”

“那行,你那个姐姐还真是见不得你好。”陆纪年又恢复了懒散的一面,笑呵呵的开口,和沈书意一起向着外面走了过去。

而沈书意也顺便将周子安和秦天朗约到了同一个餐厅,不过隔着屏风,所以沈素卿和郝经理丝毫不知道不远处就是沈书意在,而且沈书意的耳力极好,沈素卿他们说了什么自然是听的清清楚楚。

“柳设计师,你好,你这是?”诧异的开口,沈素卿不由的面露忧色,关切的看着陆纪年的猪头脸,“很痛吗?那中午我们吃一点清淡的菜肴。”

不得不说端庄的大美女这么软言软语的安慰着,还有那一双美目点点带着关切之色,是个男人骨子都会酥了,陆纪年倒是继续伪装着那孤僻的性格,冷冷的开口,“不用,有什么事就说吧,我的时间有限。”

“我们还是边吃边说吧。”郝经理打着圆场,笑了笑,不得不说柳一禾还真是怪,对着大小姐这张温柔娇楚的美丽面容,竟然也是这么冷言冷语,一点不懂得怜香惜玉,这让郝经理感觉挖柳一禾更加没有希望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