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章 搬起石头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8    作者:吕颜

脸被打的红肿起来,清晰的五指印浮现在脸上,翟月恨的直咬牙,恶毒的眼神狰狞的盯着沈书意,可是第一次被翟父这样当着众人的面教训,翟月一时被打的有点傻蒙了,却也不敢再忤逆翟父,就只能用这种毒辣凶狠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沈书意,恨不能将她扒皮抽筋。(* 全文字 无弹窗)

一时之间,有点的意兴阑珊,沈书意看着翟月,有这样的一个父亲,她为什么就不知道懂事一点,珍惜一点,或许也正是有这样无条件宠爱着娇惯着翟月的父亲,所以才养成了翟月这样无法无天的大小姐脾气,倒是是幸福还是不幸呢?

桌子下的大手伸了过去,谭宸五指紧扣住沈书意的手,依旧是面无表情的峻脸,可是手上的温度传递的温情却让沈书意明白,她不需要羡慕任何人,有失必有得,而她这些年在沈家从没有享受过亲情,可是如今她却一个将自己放在心尖上宠爱的男人。

心里头的滞涩和感慨都散了去,沈书意回头对着谭宸眯眼一笑,谢谢他的安慰,小手紧紧的反扣住了谭宸的手,不管是那掌心的温度,还是略显得粗糙的掌心,又或者是那强劲修长的手指,无一都让沈书意感觉到无比的窝心和甜蜜。

“小意,其他的事不说了,放火这件事的确是小月做错了,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今天我让小月给你赔礼道歉。”翟正椿笑着开口,可是却掩饰不住眉眼之间的疲惫和倦累之色。

如果只是沈书意的原因,翟正椿倒不是不能服软的人,可是正是因为精明过人,所以翟正椿明白沈书意这里其实没什么事,只要翟月以后不去招惹沈书意,一切都太平,可是周家明显是要抓着这件事逼自己下台,这才是翟正椿这几天劳累的主因。

“至于赔偿的问题,这是一张五十万的支票,算是对古韵火灾之后的赔偿和耽搁你生产的补偿。”翟正椿无视着翟月那嫉妒不甘的表情,也没有去看沈父和沈母那错愕的样子,大方的将五十万的支票推到了沈书意面前,这笔赔偿是少不了的,毕竟工厂被烧都是翟月的原因。

“谢谢,估计是要不了这么多,多余的钱我会替翟家娟到孤儿院的。”也算是积善行德,沈书意坦然的接过支票收了起来,看了一眼满脸倦色的翟正椿,笑着开口,“钱财身外物,一家平安才是正途,更何况不管如何,翟家的家底还在这里,没有必要争的鱼死网破。”

翟正椿一愣,看着眼神柔和,面色平静的沈书意,半晌之后领情的点了点头,“我会考虑的。”虽然不甘心,但是翟正椿知道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和周家斗,政界素来如此,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而哪个上位者不是踩着其他人的肩膀爬上去的。

“其实如果你决定退一步了,却又不甘心的话,或许我们还可以合作一次。”沈书意夹了一筷子菜,悠悠一笑的开口,不得不说翟正椿以前虽然自恃清高,但是却是个聪明人。

谭宸一怔,面瘫着峻脸看了一眼沈书意,却没有开口说什么,而一旁沈书意抽回手将谭宸的手打开,指尖在他的掌心里写着谭亦的名字,对于这个目前还在h国当卧底间谍,却已经将手伸到政坛的谭亦,沈书意都有些诧异,他既然有这个心思,为什么不联系谭宸,反而打了电话给自己。

“不过不用急,你可以多考虑,需要的时候再找我。”沈书意倒也不急,翟正椿是有主见的人,他之前也算是周家一脉,否则翟月和佟宝就不会订婚了,可是翟正椿却不好掌控,银行这一块的资金卡的一贯很严。

所以借着这个机会周家直接准备将翟正椿给拉下台,沈书意知道就算是为了赌一口气,翟正椿也会选择和自己合作,再者沈书意不是赶尽杀绝的人,翟正椿为了以后的考虑他也会选择和沈书意合作。

这样一个才毕业的女孩子,却已经和自己站到了同一高度,不,如今比自己的高度却高了很多,翟正椿不得不感慨果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沈家丢失了这样一个女儿,太得不偿失了!

“小月,给沈小姐道歉。”如今不再端架子,翟正椿也知道沈书意和沈家的关系恶化了,所以自然更不会端着长辈的架子,直接称呼一句沈小姐,催促着翟月道歉。

不甘心着,可是脸上还火辣辣的痛,来餐厅之前,翟母已经说了一下翟家如今危险的处境,翟月其实一直不相信的,不相信自己之前还是一人之上的千金小姐,如今瞬间就落魄了,如果她不给沈书意道歉,那么后面几年的时间很有可能就会在监狱里渡过。

“对不起!”终究还是屈服了,这还是翟月第一次这样低头,眼睛里含着泪水,压抑住满脸的不甘和愤怒,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沈书意,一把将杯子里的酒给喝光了。

“够了!小意,不要太过分!”这边翟正椿和翟母都没有说什么,一旁沈父看不下去的狠狠一拍桌子,怒火冲冲的看着仗势欺人的沈书意,痛心疾首的斥责着,“你还要做贱糟蹋小月到什么时候?”

谭宸脸色一沉,他从来都舍不得对沈书意发火,这会沈父却是一而再的对沈书意端着为人父母的长辈架子,可是却从来没有给沈书意一点关心和照顾,只是一味的指责和训斥。

“关你什么事?”冷酷的声音冰冷刺骨的响起,谭宸面瘫脸阴沉的都可以掉下冰渣子,阴霾着眼神讥讽的看着拍桌子的沈父。

谭宸不言不语的时候都百分百的招惹仇恨值,更不用说此刻,谭宸冷着面瘫脸,端出了高高在上的架子,那种尊贵的气势,轻蔑而不屑的眼神,直接可以让人有种被当成蝼蚁的愤怒和屈辱。

“你?”沈父没有想到谭宸竟然会开口,一时之间被噎的够呛,脸色扭曲了再扭曲,愤怒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谭宸。

“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再敢对小意出言不逊,我让你沈家家破人亡,至于沈素卿,你想让她被卖去m国那些地下场所当三陪女,还是被送到战乱地区当军ji?”冰冷的峻脸满是嘲讽之色,谭宸毫不客气的搬出自己的身份来威胁,他一贯不屑用谭家的权势来压人,谭宸离开国安部的训练基地之后,直接组建了绝杀,在绝杀这种完全靠能力说话的地方,谭宸根本不需要摆出什么架子来,直接用拳头就可以解决所有的事情。

但是在必要的时候,谭宸绝对不会固执的不使用谭家的权势,当然了,要对付一个小小的沈家,如同掐死一只蝼蚁一般,谭宸即使不用谭家,直接动用绝杀的力量都可以让沈家无声无息的在n市消失。

任何一个男人爆粗口说粗话,沈书意都能接受,她自己火起来的时候都能爆粗口的,可是看着谭宸板着面瘫脸,一本正经的严肃冷酷模样,可是却口吐着三陪女,军ji什么的,沈书意表情狠狠的抽搐了一下,冲击力太强大了!谭宸这绝对不是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气死人不偿命!配上他冷酷的峻脸太违和了。

沈父的脸已经被气的苍白,颤抖着手,可是被谭宸那冷肃的脸色所震慑到,明明想要开口,可是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沈父有种本能的直觉,谭宸绝对是说多做到,他真的敢让沈家家破人亡,真的能将素卿给卖出去。

“小意,以前的事不管是我对还是不对,可是你不该这样和爸说话,你不高兴,我给你赔礼道歉。”一直装柔软装可怜的沈素卿就是被谭宸的话给气的肺都痛了,可是这会却还是摆出楚楚可怜的模样,端着酒杯站起身来,活脱脱一副被沈书意给欺负的模样。

说完话,沈素卿将酒给干脆的喝了下去,可是喝的太急,直接呛咳起来,原本就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这会捂着胸口咳嗽着,目光点点含泪,更是可以让任何一个男人心软不已。

沈素卿一面咳嗽着,一面凄楚的而无奈的看着谭宸,咬着嘴唇,眼中含泪,“谭先生,我爸爸只是太关心我而已,希望你不要生气,我给你赔罪了。”

不管自己还在咳嗽,沈素卿再次端起酒杯,楚楚可怜的看着谭宸,虽然沈素卿从上辈子开始就喜欢秦炜烜,但是这个时候冷着面瘫脸的谭宸,却让沈素卿有点心里头痒痒的,这种充满着男子气概,尊贵狂傲的谭宸,让沈素卿心砰砰的跳动着,即使她还是喜欢秦炜烜,却依旧会谭宸心悸。

呃这是当着自己的面勾引自己男人了?沈书意看了看沈素卿,这样的伎俩她太熟悉了,过去在沈家的时候,沈素卿就是用这样的一面来勾引秦炜烜,和秦炜烜暧昧不清的。

让你没事给我出头!看吧,招惹狐狸精了!沈书意桌子下的手狠狠的在谭宸的手臂掐了一下,气鼓鼓着小脸,一副吃醋的样子,但是那眼中却满是笑意,对谭宸,即使真的看到他脱光了衣服和沈素卿在床上,沈书意气归气,但是还是相信谭宸的。

“不要闹。”看都不看沈素卿一样,谭宸转过目光看着闹腾的沈书意,宠溺而无奈的摸了摸她的头,当然也任由她掐着自己的胳膊,对于沈书意这种一不高兴就喜欢掐自己的小动作,谭宸自然是放纵着。

直接被晾在了一旁,沈素卿不甘心的一咬牙坐了下来,嫉妒的看了一眼被宠成幸福小女人模样的沈书意,上辈子的时候,沈书意和炜烜哥虽然结婚了,过的也很幸福,可是沈书意却从来没有这种幼稚的小女孩的一面。

而如今,沈素卿不甘心的攥紧了拳头,指尖狠狠的摁到了掌心里,为什么这一世,沈书意丢弃了炜烜哥这么优秀的男人,却还是过的这么幸福,而且沈素卿再傻也知道谭宸的身份绝对不是一个小连长这么简单,那份气度,那份尊贵,举手投足之间无形里散发出来的优雅气息,根本不是普通人家可以养出来的,她不甘心,真的不甘心,老天爷为什么这样偏爱沈书意,凭什么!

之前虽然气愤不甘,想要看沈素卿和翟月给自己赔礼道歉,但是这会沈书意突然感觉挺幼稚的,她原本也不在乎她们,面对这这几张脸,还不如回家和谭宸去吃饭。

“算了,以后大家进水不犯河水,否则不要怪我翻脸无情。”沈书意站起身来,一手拉起身旁的谭宸,懒洋洋的丢下一句话,直接和谭宸离开了。

小意果真还是太善良了!沈书意如果真的小气,那么她绝对不会这么简单的放过翟月和沈素卿,沈书意不追究了,谭宸自然也不追究了,但是,冰冷如刀的眼神警告的扫过在坐的几人,谭宸冷冷的放出战场对敌的凛冽杀气,下不为例,否则即使小意不追究,谭宸也绝对不会放过这些人!

沈书意和谭宸离开之后,餐厅包厢里,众人呆愣愣的怔住,一个一个都被谭宸那满含杀气的眼神给震慑住了,呆愣愣的坐在原地,后背发冷,心头更是惶恐不安的惊颤着,如果说之前谭宸说让沈家家破人亡只是口头上的威胁。

可是临出门的那一刻,那样嗜杀的血腥眼神,却让众人都心里头打颤的明白,谭宸绝对是说到做到!翟正椿第一个回过神来,沉了沉眼神,之前沈书意说和翟正椿合作,翟正椿以为沈书意背后的推手是莫家,但是此刻,翟正椿不得不正色的思考着谭宸的身份,一个军区小连长,就算是军区大校都不一一定能有谭宸那样的眼神,难怪周子安对沈书意和谭宸都礼遇有加,只怕是更加忌惮他们的身份。

“回家去吃,还是重新找个餐厅?”夜色之下,沈书意笑眯眯的看着身侧的谭宸,越看越感觉他的面瘫脸帅的天怒人怨,也顾不得四周是不是还有人了,踮起脚吧唧一下啃在谭宸的薄唇上昭显自己的好心情。

骨子里的谭宸带着几分的保守,当然了,在谭宸看来沈书意的一分一毫他都不愿意暴露在外人面前,尤其是沈书意刚刚那么大方的亲了自己,四周的人都诧异的投射过来好奇的目光,谭宸黑着脸快速的拉着沈书意向着停车场走了过去,不愿意其他人的注意力多留在沈书意的身上。

“喂,不是吧?你这是嫌弃我亲了你?难道我就这么见得不人吗?”脆声笑着,明知道谭宸板着脸是因为什么,沈书意故意的赖在原地不走,一脸不满外加抗议的瞅着谭宸。

谭宸不是第一次看到沈书意幼稚,可是倒是第一次看到沈书意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幼稚的举动,而四周的人原本就将目光看过来了,这会有几个人更是停下脚步看着两人。

“小意。”谭宸开口,低沉醇厚的嗓音里满是无奈之色,若不是在大庭广众下,谭宸绝对将人压在身下狠狠的吻了一番,可是他绝对没有当众表演的冲动,更不会让其他人看到沈书意面色嫣红的动情模样,可是偏偏小意总是和自己唱反调。

眉眼弯弯里满是笑意,沈书意就这么赖在原地不走,还故意的嘟了一下红唇,对着谭宸眨巴着眼睛,勾人的小模样,让谭宸的面瘫脸更加冷沉了几分,狭长的凤眸危险的眯了起来。

瞬间,众人只感觉眼前一花,谭宸却已经动作迅速的一把将沈书意给拦腰抱了起来,恶狠狠的看了怀抱里笑的肆意的人,快步的向着停车场走了过去。

“那回家去吃饭吧。”沈书意脸上露出胜利的笑容,双手亲昵的抱着谭宸的脖子,虽然有点丢脸,毕竟这么大的人了被谭宸在大庭广众之下抱着,不过沈书意破罐子破摔的将脸埋首在谭宸的胸膛上,反正丢人就丢人了,别人也看不到自己的脸。

可是当谭宸打开车将沈书意放到后座上时,沈书意诧异的一愣,可是容不得她多想,谭宸直接开了车内空调,关上车门之后,伟岸的身影毫不客气的压了过来,将刚刚在大庭广众之下故意媚惑自己的沈书意给狠狠的吻住。

气息紊乱起来,车子里有点的燥热,空调的凉意还没有散发出来,后座太小,谭宸只能直接压到了沈书意的身上,霸道而激烈的吻将沈书意那一点一点的理智和意识都吻的七零八落,只能急促的喘息着,红着脸,任由谭宸给欺负了。

“呃……”突然的,当那略显得粗糙的大手挑开了内衣,袭击到了xiong前时,沈书意呼吸一顿,脸上瞬间爆红的充血,难耐的扭动着身体,似乎是要避开谭宸放肆的大手,可是毕竟车子后座地方太小,再怎么躲却也没有办法真的避开。

“小意!”声音沙哑的厉害,沈书意不断的扭动着,如同一把火让将谭宸的理智也给烧的消失殆尽,他原本只是为了惩罚一下沈书意,可是却没有想到直接擦枪走火了,腿间的某处已然苏醒了过来。

激烈的吻从唇上蔓延到白皙的脖子处,然后是那魅惑的锁骨,吻的太用力之后,一朵一朵暧昧的吻痕如同绽放开的花朵一般,在白皙的肌肤上显得格外的诱人,而当谭宸的吻继续下移的时候,沈书意双手已经不自觉的攀上了他的肩膀。

一切都乱了,原本该是最理智的两个人,可是在面对自己所爱的人的时候,却显得更为的疯狂,暧昧的气息爱车子里蔓延开来,粗重的喘息声伴随着细碎的带着愉悦又似乎是痛苦的女音混杂在了一起。

终究地方不对,所以谭宸最后一刻还是克制住了,而沈书意自然也只能牺牲了自己可怜的双手,掌心都给蹭的红通通的,可是谭宸的持久力太好了一点。

“好了没有啊?我饿了!”可怜巴巴的开口,自作孽不可活!沈书意这会算是彻底明白过来了,而且谭宸即使自制力极好,可是他依旧是个男人,而挑拨的下场就是这会沈书意衣衫不整的被谭宸抱在怀里,双手卖命的工作着,如果这会不是在汽车里,估计沈书意那可怜的小清白就没有了。

“小意。”低沉的声音沙哑而性感,谭宸一手扳过沈书意的头,直接吻上了那原本就红肿的唇,余下的大手亲昵的搂在沈书意的腰间,眷恋的抚摸着她纤腰腰肢上那光滑的肌肤,如同着了魔一般,怎么都舍不得挪开。

男人永远比女人冲动,沈书意也就是有色心没有色胆,偶然勾引一下谭宸,这会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而沈书意也被谭宸给吻的浑身都是青青紫紫的暧昧痕迹,就差最后一步就真的ooxx了。

想到此,沈书意不由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谭宸,小手用力的掐了一下,怒目圆瞪的模样丝毫没有什么威胁性,反而俏丽的勾人,只是突然被这么一掐,谭宸峻冷的覆盖上情yu的脸庞表情狠狠的纠结了一下。

沈书意一看也知道自己手重了一点,连忙补救的快速的给谭宸轻抚着,终于让谭宸直接低吼一声的发泄了出来,双臂用力的抱紧了沈书意。

这会可不敢乱动了,沈书意等了半晌之后,这才红着脸,推了推谭宸,还没有开口,肚子却汩汩的叫了起来,从被谭宸压到车上到此刻,都快过一个小时了。

“回家,吃饭。”谭宸看了一眼红着脸饿瘪的沈书意,刚刚因为情yu而显得迷离的峻脸已然恢复了冷静,动作熟练而自然的拿过纸巾将自己和沈书意都给简单的打理了一下。

这男人这面瘫着脸的表情,让沈书意突然有种被人给吃干抹净之后,男人立刻就冷了脸的薄情感觉,活脱脱上chuang之前花言巧语,海誓山盟,等男人解决了舒服了,直接翻脸无情了,将女人当成发泄物给丢在一旁。

不得不说沈书意脑补的严重了一点,可是谭宸这面瘫着脸,没有一点不好意思,也没有一点尴尬的打理着彼此,动作不急不缓,面色冷静的给沈书意将衣服穿好,甚至还给她将内衣扣子给扣了起来,沈书意突然傻傻的开口,“那什么,你该不会就看中了我的身体,准备吃完了就不认人了吧?”

谭宸动作停顿了瞬间,随后依旧继续着手上的动作,看了一眼沈书意,无奈而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声音还是显得有点低沉暗哑,“别胡思乱想。”

是我胡思乱想吗?分明是这个面瘫脸这表情太让人误会了,百分百的就是那种位高权重,轻蔑女人的大男人,自己爽了,直接就提起裤子就准备走人,大方一点的丢张支票下来,当然了,谭宸倒没有提起裤子就走人,而是率先给沈书意整理着,可是沈书意越看着谭宸这张脸越容易想偏。

“那什么,你不给点小费么?怎么我也工作了这么久?”反正破罐子破摔了,沈书意又来了精神,嘿嘿一笑,将小手摊开来伸到了谭宸的面前,得瑟的晃动了几下。

峻脸再次狠狠的纠结了一下,谭宸无奈的看着调侃的沈书意,地点不对,所以谭宸面瘫着峻脸忍了下来,这要是在家里,谭宸绝对要将人给做死在床上,每一次擦枪走火都是小意这丫头主动闹腾起来的。

当然了,谭宸自己倒是挺满意的,可是他最无奈的就是沈书意这么不分场合的闹腾,让谭宸第一次有种牙痒痒的无奈感觉,恨不能将人给按在腿上打一顿屁股,可是想虽这么想,自己倒是舍不得。

“你这也太小气了吧,竟然一点钱都不给。”哀怨着,沈书意故意的挑了挑眉梢,一脸看不起的瞅着谭宸,努力的从这张面瘫脸上找出一点不一样的表情来。

谭宸回到驾驶位上发动汽车离开,而后座上的沈书意估计是嫌闹腾的不够,乐淘淘的从后座上站起身来,趴在驾驶位上,从后面搂着谭宸的脖子,小手直接在他结实的胸膛上游移着,刚刚被压在后座上,沈书意直接缴械投降了,这会怎么都要摸回来。

等到了揽月苑时,关煦桡已经将外卖给送了过来,陆纪年一句厚脸皮的拿出四双筷子,即使十分钟之前他和关煦桡才吃了饭,可是对陆纪年而言隔锅饭绝对香一些,所以这会依旧乐淘淘的过来蹭饭吃,要知道谭宸订的可是风雅阁从来不外送的三菜一汤。

“小意去洗澡了还没有下来。”关煦桡毫不客气的打开陆纪年要偷吃的手,恨不能从不认识这个看起来邪魅精明,可是骨子里却懒散爱吃,还喜欢乱塞臭袜子,要怎么邋遢就怎么邋遢的男人。

“啧啧,你们该不是车震了吧?”暧昧的笑着,陆纪年抬头看着先洗好澡从楼上下来的谭宸,挑着眉梢,“够激烈的啊,脖子上都挠出几条血痕来了。”

皱着眉头,谭宸看了一眼桌子上的四双筷子和四个碗,嫌弃的看了一眼脸皮堪比城墙厚的陆纪年,都懒得赶人了,要真的赶人,肯定得打一架,才洗了澡的谭宸也懒得动手,更何况陆纪年即使输了,他也能没有节操的抱着大门不撒手,和他这一张俊美邪肆的脸完全的不符。

“呦,哥们,艳福不浅那,你怎么还板着这张面瘫脸,就不担心沈丫头嫌弃你没有表情将你给甩了,还是说常年待军区,憋的太久这里坏了,所以沈丫头还有力气上楼洗澡不说,刚刚她踹我那一脚可是很有力的,你该不会不行了吧?”

嘴贱的调侃着,陆纪年哥俩好的搭着谭宸的肩膀,笑眯眯的模样看起来绝对是欠扁,刚刚两个人从车上下来,陆纪年这狗鼻子立刻就闻到了不对劲的气味,再加上沈书意脖子上鲜艳的吻痕,还有那红肿的唇,怎么看都让人想入非非。

所以陆纪年立刻就上去调侃了,沈书意翻了个白眼直接踢了一脚过来,自己上楼去洗澡了,而这会心里头好奇的跟猫抓了似的,陆纪年立刻凑到谭宸这里来打探。

出手的速度极快,而没有防备之下,陆纪年嗷的一声惨叫起来,一手捂着肚子后退了几步,心里头有点心惊谭宸的速度竟然快到这种程度,简直都要超出人类的极限范围了,不由的明白之前和谭宸动手的几次,谭宸只怕至多就用了六成的实力,果真是变态啊!

“你消停一点。”关煦桡温和的脸上满是无奈的表情,他就不懂陆纪年怎么就敢对谭宸哥这么没大没小的,甚至还是开黄段子。

“煦桡,谭宸这是被我踩到了痛处恼羞成怒了。”嗷嗷两声之后,陆纪年回到了椅子上,掀起衣服,揉了揉被谭宸给击中的小肚子,无比鄙视的目光看向坐下来的谭宸,“果真是重色轻友的面瘫。”腿上刚被小意给踹了一脚,这会肚子又受伤了,这两个人果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等沈书意下楼来吃饭的时候,就看见陆纪年化悲愤为食欲,筷子飞舞的抢食起来,也幸好是从风雅阁订了三菜一汤,否则有陆纪年这个吃货还真的不够吃。

“他这是做什么?晚上不是才吃了吗?”沈书意柔声的开口,之前谭宸打电话订餐的时候,问了关煦桡,他和陆纪年已经在吃晚饭了,所以谭宸只订了三菜一汤。

“抽疯。”懒得理会陆纪年,谭宸给沈书意夹着菜,看了一眼低头吃起来的沈书意,想到白天她的提议,对于收养一个孩子,谭宸真的没有什么兴趣,他绝对不会让一个小破孩来介入自己和小意的生活里。

可是看的出沈书意貌似真的很喜欢小孩子,或许是和她过去在沈家的一切有关,谭宸又舍不得沈书意难受,他原本打算让关煦桡收养着,但是想到关煦桡的警察工作,有时候忙起来要在外面蹲点,几天都可能不回家,陆纪年这个邋遢男人自己都照顾不好自己,到时候肯定会将小破孩丢给小意照顾。

谭宸不由的想到了莫念,不得不说比起没个正经的陆纪年,沉默寡言的莫念看起来要正常多了,而且莫家人也多,即使莫念有事了,也可以让人照顾小破孩,到时候自己可以带小意偶然去莫家走动。

吃过饭之后,陆纪年这吃货果真吃撑了,挺着肚子回家里找消食片去了,谭宸看了一眼时间,“我出去一趟,有点事。”

将碗筷洗好了放到了橱柜里,谭宸沉声的开口,既然已经决定将小破孩送去莫家给莫念收养了,谭宸决定连晚再过去孤儿院一趟。

“嗯,开车小心一点。”沈书意放下手里的计划书,倒是没有怀疑什么,送谭宸上车离开之后,沈书意回到客厅里,看着古韵的销售计划,不由的想到了倪大伟。

关煦桡已经派了人将还在医院里的倪大伟给盯死了,而他也貌似没有其他举动,就这么安静的在医院里,撞死马力的事情佟海峰已经处理好了,马力的家人拿到钱之后都消停了。

而这个马力就是当年被赵家私生子赵林给收买的司机,那一次拿到好处之后,马力也趁机提了要求,赵林将马力给弄到了城管里,也算是有个正式职业了,保险什么的也都有了,而马力只怕到底都不清楚自己是怎么死的。

想了想,沈书意放下了计划书,她还是过去医院一趟吧,既然已经查清楚了,总该问问倪大伟他到底准备怎么办。

从揽月苑开车出来之后,沈书意过了一个路口就发现有人在盯梢,技术很专业,看起来不是业余人士,不过也只是盯梢而已,沈书意也没有多在意,直接将车子向着医院方向开了过去,这个时候盯梢的人,沈书意知道只怕是蒋海潮派过来的人,毕竟他也是警备司令部的副司令,真的找几个退伍的人过来帮忙太容易了。

“老板,这么晚了你怎么过来了?”诧异的开口,倪大伟快速的将是手里正看的书放到了床头柜上,估计是没有想到沈书意竟然这个时候过来了。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