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8章 幕后凶手

所属目录:婚宠军妻    发布时间:2013-08-07    作者:吕颜

“我以为我可以帮到她,可是呢?自以为是的要坚持正义!”蔡阳讥讽的笑了起来,不知道是笑这个社会太黑暗,还是笑自己太自不量力,那原本满是愤慨的眼睛猛然之间转为了痛苦和狰狞之色,一把抓住了沈书意的胳膊失控的咆哮起来。

“可是就因为我的不放弃,因为我的天真,却害死了她!”怒吼的声音里似乎夹带着终于可以发泄的哽咽,蔡阳一瞬间如同失去了所有力量一般,瘫软着身体靠在一旁的巷子里,仰着头,闭着眼,将那份悔恨的热泪狠狠的压了下来。

是他不放弃,是他劝着钱红不能这样屈服,是他亲手将那个已经饱受痛苦和屈辱的女孩子害的惨死在车轮之下,这辈子,蔡阳知道即使自己在孤儿院里劳动一辈子,却也没有办法偿还自己身上的罪孽,也没有办法让惨死的钱红活下来。

“钱红她有没有特别要好的朋友或者恋人?”沈书意静静的开口,安慰的拍了拍蔡阳的肩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或许说什么都是如此的苍白无力,钱红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

而且沈书意比任何人都清楚,钱红这个案子根本没有办法沉冤得雪,不要说周淮三年前根本不知道钱红不是出来卖的女孩子,而且以周家的势力,沈书意明白周家要护住周淮太容易了。

更何况,所有的证据都没有了,钱红也死了,只有蔡阳一个人,他的口供根本不足以成为证据,而且三年前的强奸案,周淮根本不不知情,钱红应该是被其他人下了药送到了周淮的床上,那些人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干什么?你想要做什么?”发泄之后终于冷静了不少,蔡阳狠狠的抹了一把脸,神色晦暗,却已经没有了三年前的一点生机和激情,颓废如同耋耄老人一般,就这么冷冷的戒备的看着沈书意。

“关于这起强奸案,我只能告诉你当时涉案的男人并不清楚钱红被人下药了,而且他的家世和背景,不要说是三年前的案子,即使是现在的案子,证据确凿之下,他也不会被判刑。”只要有人的地方都有特权的存在,沈书意清澈的目光冷静的看着脸色莫测的蔡阳,她并不是给周淮开脱,而这个就是现实,即使如此的不公平,却是必须接受的现实。

钱红这个案子不管怎么查怎么追究,即使水落石出了,周淮也绝对是平安无事,沈书意回头看着身后不远处的天翔孤儿院,清幽的声音带着一丝无奈,“我会说服他建立一个天翔资金,尽可能的帮助其他孤儿院里的孩子。”相信周淮也会同意的。

若是沈书意说的多么冠冕堂皇,蔡阳绝对不会信任她,他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自以为是,以为黑就黑,白就白的年轻警察,这三年来的一切让蔡阳看透了现实,而沈书意这样的保证,蔡阳终于舒缓了脸色,不再是那么的愤世嫉俗,或许自己终于还是屈服了,被社会被现实给屈服了。

伸张正义又能怎么样?钱红已经死了,人死不能复生,而孤儿院那多么孩子还活着,如果钱红的死在三年之后可以换回孤儿院这些孩子健康的活着,或许在九泉之下,钱红也是高兴的。

“但是开车撞死钱红的凶手一定要绳之以法,包括这些幕后指使者!”蔡阳缓缓的开口,眼神锐利如芒,恨意在黑眸里翻滚着!

三年了,他每一次都会从噩梦里惊醒,清醒的记得是自己让钱红不要放弃,是自己劝着钱红不断的上访上访,最终的结果就是害得她惨死车轮之下,蔡阳宁愿出事的被撞死的人是自己。

“可以,钱红这个案子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一点沈书意可以保证,杀人偿命,当年某些人为了巴结周家,巴结周淮,这样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害的惨死,终有一日,他们也会遭到报应的。

三年前的天翔孤儿院和现在一样,除了政府的补贴,外界的捐款并不多,而今年孤儿院里收养了几个身体有缺陷的孩子,钱立刻就不够用了,这些孩子的药一旦停了,不出一年,这几个孩子都得死。

钱红如今已经是大一的学生了,拿到了全额奖学金,兼职几份工作,可是在高价的药费之下,她的钱再怎么贴补孤儿院也是不够的,最后钱红想到了去金色丽都,那样的场所虽然危险了一点,可是工资却高的多。

尤其是很多时候都有小费,即使她只是去打扫整理房间,但是来金色丽都居住的客人都是非富即贵,一点小费丝毫不会觉得有什么,可是这些钱对钱红而言却是雪中送炭,是孤儿院里那些孩子的救命钱。

钱红从小在孤儿院长大,性格很是温柔,带着几分柔弱,也是因为在孤儿院里经常照顾孩子,所以做起事情来非常的顺手,给客人整理房间时,她也会细心的发现客人的一些小习惯,从而提供更周道的服务。

也或许是因为钱红这份体贴,让不少常住在金色丽都的客人都挺喜欢钱红的,当然,来这样地方的客人,却也不会真的强人所难的对钱红做什么,他们的身份摆在这里了,而那些真的想做什么的客人,一般都轮不到钱红来服务。

因为金色丽都里多的是想要被包养,一举过上公主般生活的女孩子,所以那些风评不太好,但是喜欢动手动脚包养女孩子的客人,都是被其他人给抢走了,留给钱红的一般都是比较正经的客人,来金色丽都也是为了商业应酬。

这样的客人都非常自律,不管你如何的色诱,他都不会出轨,所以也正是如此,钱红在金色丽都一直都平平安安的,客人给的小费也非常可观。

可是钱红太单纯,当那些心怀不轨的女服务员知道他们即使陪着那些变态的客人上了床,被折腾的死去活来,得到的好处还比不上一个正正经经当服务员的钱红,有些人也就眼红了嫉妒了。

其实这也挺正常,如果姿色真的那么好,学识修养也好,她们直接去前台当公主了,怎么在后面当客房服务员,占她们便宜的客人都不是什么好货色,玩玩可以,真的要包养自然是选择前台的那些公主。

听到蔡阳的复述,沈书意皱了皱眉头,缓缓的开口,“即使她们给钱红下了药,但是也没有办法将人送过去。”

因为不够资格,周淮的身份非同一般,再加上周家在N市的势力,想要爬上周淮床的女人简直是数不胜数,这些欢场女人还好一点,至多就是为了一点钱而已。

而别有用心的一些人,甚至可能想要偷偷留下周淮的孩子,这样等孩子出生之后,说不定可以母凭子贵的一举和周家联姻,所以周淮即使再胡闹,周子安也会派了人暗中跟着,不会让周淮真的出了什么事,也不至于让他被人算计了,但是钱红这事明显就是周淮被人给算计了。

“赵家买通了给周淮开车的司机,是他偷偷将钱红给搬上车送到了酒店的。”蔡阳说到这里,眼神完全变了,带着狰狞和痛恨。

钱红被下药之后,人有点神志不清,但是模模糊糊还有点意识,她记得自己是被一个男人给搬到了车子的后座上,然后被带到了酒店里丢到了床上,男人想要脱她衣服的时候,开门声响了,男人就停了手离开了房间,再之后药性上来了,一切都太迟了。

被那些嫉妒心扭曲了人性的女服务员下药之后,按理说钱红这姿色和打扮明显就不是出来卖的人,可是在讨好周淮和周家的这群人里,赵家的一个私生子想要和周家攀上关系,从而可以以私生子的身份光明正大的回到赵家。

赵林这个私生子偷偷的玩了一手好计策,当金色丽都的那些服务员勾搭上他之后,赵林知道她们嫉妒钱红,甚至想要给教训她,赵林就玩了这么一手,稍微暗示一下,这些服务员就在钱红的茶杯里下了药。

赵林又买通了临时给周淮开车的司机,周淮到了N市,他不愿意被人跟着管着,周子安也拿周淮没有办法,只能让暗中的人远远的跟着,原本给周淮开车的司机也是周家的保镖,可是被周淮发现了,直接将人给赶走了,随便找了个普通人当自己的司机,否则赵林不管出多少钱也不可能买通周淮的司机。

赵林买通了司机之后,让他提前将钱红给带去了宾馆,而事情果真如同赵林推测的一样,这个孤儿院的女孩子被强了之后,半夜药性过去醒过来了,穿好衣服之后第一时间就去报警了。

而之后,赵林直接将案子给压了下来,处理的妥妥当当了,这才向着周家的管家邀功去了,钱红是孤儿院出来的女孩子,品学兼优,在金色丽都工作也是为了给孤儿院筹钱,如果她这样被周淮这个军二代给强了,这样的消息一旦暴露出去,毕竟会引起轩然大波,即使最后不出事,但是也会给周家抹黑,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赵林借此邀功,周家的管家也没有察觉到有什么不妥,毕竟周淮这个纨绔少爷什么祸没有闯过,这一次喝多了酒强上了一个普通女孩子,周管家记下了赵林这份情,原本是要上报给周子安的,但是周淮这些破烂事,周子安也懒得管,都是交给周管家善后处理的,毕竟周淮只要来N市都会惹出或大或小的麻烦,不少风流债,这些也都是周管家处理的。

赵林因为周家的关系,成功的以私生子的身份进入了赵家,钱红也离开了金色丽都,而负责办案子的钟家生也得了赵家的好处,节节高升,而蔡阳因为不识抬举,则是被远调。

按理说事情这样也就结束了,周淮和周子安都不知道他们竟然会被赵家一个小小的私生子给摆了一道,利用周家的关系成功的进入了赵家,但是赵家太小,和周家对比一下,如同是蚍蜉和巨像的差距,所以赵林的事情,直接是周管家全权处理的,俗话说的好宰相门前七品官,赵家这样的小公司,周管家过来都算是抬举他们了。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蔡阳竟然牢牢的抓着这个案子不放手,让钱红不断的上访,赵林好不容易进入了赵家,只要努力日后也可以成功的享有继承权,他自然不可能让钱红来破坏自己得来的一切,尤其是如果让周淮和周子安知道他们被小小的一个赵家私生子给摆了一道算计了,不要说赵林了,整个赵家百度搜索本书名+看最快更新都得陪葬。

赵林找了人拍了钱红的赤身**的照片为要挟,原本以为事情已经结束了,蔡阳也远调离开了N市,可是蔡阳却过不了心里这道坎,在被开除之后又回到了N市,他告诉自己不能屈服,否则这辈子他不用说当一个警察,都不能挺直腰杆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蔡阳一次一次的找到了钱红,给她做心理辅导,给她帮助,和她一起支撑孤儿院,钱红终于再次被说服了,蔡阳也悄悄的打探到了不少的消息,他们准备继续上访,可是就在去火车站的时候,蔡阳去不远处的小店里买水,一回头,就听见汽车尖锐的刹车声,钱红的身体被高高的抛起,当场死亡。

赵林被蔡阳给逼迫的越来越害怕,最终,他不惜用钱买通了一个畏罪潜逃的犯人,对方当场撞死了钱红之后,拿着赵林给的钱逃走了,他原本身上就背着三条人命案子,现在多一条也无所谓了,关键是赵林给了他三十万,有了这笔钱,即使逃亡到其他城市,也可以逍遥自在的过上好几年。

钱红死了,肇事司机畏罪潜逃,下落不明,肇事车辆也是偷来的,唯独目睹了车祸的蔡阳知道,那汽车分明是对着钱红撞过去的,加大油门撞上去的,为的就是当场撞死钱红。

那一刻,蔡阳突然明白了,痛苦了,也后悔了,他知道如果不是自己坚持,如果不是自己过不了心里头的这道坎,如果不是他一次有一次的劝说钱红,以钱红那柔弱的性子,她已经默默的接受了这个事实,或许心里头依旧有道疤,但是她至少还好好的活着,还有希望,而不是这样惨死在车轮之下。

“赵家?”沈书意想了一下,终于想起了这个赵家,商界中和沈家差不多规模的赵氏集团,也算是老字号的家族,可是在如今的商界,和沈家一样逐渐被秦氏集团这样的新成立的公司所打压。

而赵家比沈家境况还是要好一点,因为赵家的幺子赵林进入赵氏集团之后,给赵家带来了几笔不小的生意,让赵家隐隐有强大的势头了,而赵林的风评在商界并不好,唯利是图,不择手段,赵氏集团的公关都是出来陪客户上床用的,好多生意也都是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才得来的,这样的赵氏集团即使有一时的发展,但是从骨子里已经腐烂了,终究有一天会轰然倒塌。

“是,罪魁祸首赵林!帮凶是如今派出所的所长钟家生,还有当年那个被赵林收买的司机马力,撞死钱红的那个在逃犯一年前已经被抓枪毙了,至于金色丽都那些给钱红下药的女人都没有什么好下场。”蔡阳深呼吸着,这些人都欠了钱红,是他们因为自己丑陋的心思害死了一个无辜的女孩子。

马力?倏地一下,沈书意眼神微微一变,可是瞬间又归于平静了,只是心里头的不安却瞬间扩大,马力已经死了!“那些给钱红下药的女服务员都怎么了?”

“在金色丽都这种地方,又是那种品性还能怎么样?有的染上了毒品,有的自甘堕落的当了三陪小姐染了病,也有些赚了不少钱回家结婚了,可是心性如此的女人自然没有一个好下场。”这些蔡阳都调查了,这些女人有的都已经死了,有的过的很不如意,或许可以说是生不如死,这也许就是报应吧,仰头看着湛蓝的天空,阳光明亮的刺眼,朗朗乾坤,人在做,天在看。

“钱红是不是有什么相好的朋友或者恋人?”沈书意声音压的很低,带着一种平静,会是这样的吗?那么马力的死或许不是意外,一年前被抓捕的在逃犯或许也是有人刻意将他的消息泄露出来了。

“我听钱红说起过以前在孤儿院的时候有一个青梅竹马的小哥哥,但是后来那个男孩子被人收养了,就失去了联系,不过在收养之前,他曾经和浅红约定好了,等十八岁的时候一定会回到N市来找钱红,不过他终究是失约了,钱红估计很伤心,只和我说起过一次,后来都没有再开口了。”蔡阳那段时间为了说服钱红不要被恶势力所镇压所屈服,和她接触的很多,否则这么隐秘的事情,以钱红那羞涩的性子必定是不可能开口的。

“马力已经死了,至于赵林,你放心,他不会有好下场的!”清澈的黑眸冰冷了几分,如果说周淮只是被算计了,那么钱红的死都是赵林一手促成的,这个为了自己私利为了攀上周家的男人,不惜这么毁了一个好女孩的清白,这样的人只是一死太便宜他了!

沈书意柔和静美的脸上笑容忽然显得有些的冰冷,她不是什么好人,有些时候沈书意也有自私自利的一面,如果钱红这件事,沈书意宁愿周淮出一笔钱给孤儿院里的孩子帮忙,而不是固执的要将周淮绳之以法,但是对赵林这样的人渣,沈书意冷笑着,双手猛然的攥紧成拳头,这样唯利是图的男人,让他一无所有才是最好的报复。

“你到底是什么人?”沈书意那冰冷而阴邪的眼神,让蔡阳不由感觉到后背一阵发冷,他其实早已经放弃希望了,三年了,如果“六夜言情”更新最快,全能扳倒赵林,他早就做了,蔡阳甚至想要直接杀了赵林,可是每一次却都被院长给劝服住了,看着孤儿院里那些需要帮助的孩子,蔡阳知道自己不能死,他死了,他活着至少还可以出一份力。

“你等着看结果就行了。”没有再多说什么,沈书意转身向着孤儿院的方向走了过去,远远的就看见大门口回廊之下,谭宸正冷着面瘫脸,一旁的小泪包泪眼婆娑着,小嘴巴直扁,可是估计太害怕谭宸了,愣是不敢哭出声来,不知道的人远远一看绝对以为谭宸这是在欺负小孩子。

“回去。”看到沈书意过来了,谭宸快速的将沈书意的笔记本收到了包里,大步走了过去,至于身后糊了自己一脖子泪水和鼻涕的小破孩,谭宸狠狠的皱了一下眉头,小孩子什么的果真太可恨了!

小泪包其实已经见过很多这样的场面,过年过节的时候,有很多人会在孤儿院来当义工,会陪着孩子一起玩耍,会给他们上课,可是每一次,小泪包都会哭着目送他们离开,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会哭着喊着抱着他们的腿不让人走。

可时间久了,渐渐知道,不管是多么好的大哥哥大姐姐,还是那些好心的叔叔阿姨,他们都是过客,来了都会离开的,没有人会留下,所以小泪包即使伤心难受,却也不再傻傻的让人留下,这种希望早已经破灭了,如今便是连想都不会想。

“小意?”谭宸停下脚步,不满的看着沈书意竟然越过自己向着门口走了过去,而原本哭的可怜巴巴的小泪包竟然破涕为笑,裂开嘴,露出大大的门牙,整个直接向着沈书意跑了过来,一把抱住了沈书意的腿,让只能跟过来的谭宸直接黑了面瘫脸。

“姐姐你以后还回来看我吗?”小泪包哽咽的开口,仰起头,小脸已经哭的脏兮兮的,鼻涕泪水糊成了一团,可是那小心翼翼的带着期望的眼神却让人心疼不已。

沈书意摸了摸小泪包的头,天翔孤儿院离市区比较远,一个多小时的车程,沈书意的古韵才成立,之后事情肯定也很多,如果只是捐助一些钱,沈书意倒是可以,但是经常过来却是不行的。

“如果有时间我一定会过来看你的。”蹲下身来,沈书意低声的开口带着几分的歉意,却没有想到小泪包竟然没有失望,反而是呆愣愣的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沈书意。

“以前有很多好心人都说会经常过来,可是大家都太忙,能做到的人太少了。”院长的声音响起,她目光慈祥的看了一眼沈书意,这样承诺的人太多了,可是做到的太少,其他年龄大一点的孩子都清楚了,他们也不会再问这个问题。

可是只有小泪包似乎学不乖,每一次都会问,即使知道回答的人日后做不到,会失望,却依旧每一次都会满怀期望的询问,这些人里唯独沈书意是第一个说了实话,而不是给小泪包一个虚假的日后做不到的承诺。

“下一次有时间一定来接你,好不好?”沈书意心里头有点的酸涩,她看起来冷静,有时候比很多人还要冷漠,可是对待这些天真无邪的孩子,心却无比的柔软,摸了摸小泪包脏兮兮的脸,将他脸上的泪水给擦了过去,突然生出收养这个孩子的冲动。

不过,沈书意犹豫了一下,余光瞄了一眼黑着面瘫脸的谭宸,还是要和谭宸商量一下比较好,有了沈书意的回答,小泪包似乎感觉到了希望一般,用力的点了点头,自己一抬手将鼻涕泪水都给抹去了,还大方的和沈书意摆摆手,无比期待着她下一次的到来。

汽车向着市区开了过去,沈书意接起电话,“煦桡,你查的怎么样了?”

“你推测的不错,一年前那个在逃杀人犯是被人匿名举报的,而倪大伟的踪迹一直查不到。”电话里,关煦桡缓缓的开口,面色带着几分沉重,他没有想到倪大伟那个看起来老实巴交,还有人际交流障碍症的男人,却很有可能是一切事情的幕后指使者,那么马力的死的确是出自倪大伟之手,是他将马力推出去撞死的。

“他人还在医院吗?”沈书意叹息一声,虽然她不清楚倪大伟为什么没有遵守十八岁之约回来,但是倪大伟暗杀周淮和周子安手法非常的老道,甚至能请动境外的雇佣兵来暗杀,倪大伟绝对不是普通人。

“人一直在,赵林也一直活的好好的,不过我刚刚从纪检委和公安厅打探到的消息,钟家生这几年的贪污受贿,违法乱纪的证据在今天早上被人送到了纪检委和公安厅,公安厅正在核实举报的证据,不出意外的话,这几天,钟家生就要被抓了。”关煦桡接到沈书意的电话之后,立刻就着手调查了,一查倪大伟的一切都是个谜团,根本查不到什么消息,他的简历和一些情况都是伪造的。

挂了电话之后,沈书意看了一眼面瘫着脸开车的谭宸,小声的嘀咕抱怨着,“所以我只想当个最普通的商人,我讨厌这些勾心斗角和算计,我也不想当毒贩,也不想涉入到权利倾扎里。”

如果不是遇到谭宸,沈书意即使不会如同上辈子那样和秦炜烜在一起过着普通人的生活,她也会找一份工作,如同任何一个才毕业的大学生一样,有三五个朋友,慢悠悠的过着生活,关于龙组的一切会逐渐被记忆所湮没,可是如今,沈书意感觉比起在龙组还要复杂还要麻烦。

谭宸侧目看着鼓着脸颊有点垂头丧气的沈书意,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沉声开口,“不想管就不管,让煦桡去处理。”

“哪有这么容易抽身。”叹息着,沈书意拉下谭宸落在自己头上的大手,突然一个起身,一手解开了安全带向着开车的谭宸扑了过去,双手抱着他的脖子,和小泪包撒娇的姿势一模一样,用力的搂紧谭宸,将脸蹭在他的脖子处,含混不清的嘀咕着,“我只是抱怨一下。”

车子微微打滑了一下,不过谭宸却已经重新的掌控好了方向,一手抱着蹭在自己身上的身上的沈书意,深邃的凤眸里满是宠溺,他知道沈书意放不下,她讨厌这些事,但是这些事一旦临头了,她也不会退缩,或许有人会在第一次看到小意的时候感觉她过于冷静理智,而显得自私,其实真正接触之后,才会明白小意她比任何人都要善良都要无私。

“谭宸,要不我们收留小泪包吧。”沈书意抬起头,眼巴巴的瞅着谭宸,笑的无比的谄媚,刚刚的失落和颓废一扫而空。

“不行!”毫不客气的拒绝了,一想到会有个小破孩整天黏着沈书意,而且还会让沈书意给他洗澡陪他睡觉,谭宸脸一点一点的黑了下来,眼神冷到极致,他已经很后悔带沈书意一起来孤儿院了。

“你以后出任务了,我在家里会无聊的。”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答案,沈书意快速的搬出了理由。

“不行!”没有任何讨价还价的余地,谭宸斩钉截铁的态度没有一点软化,一想到自己和沈书意还没有好好过日子,突然多了个小破孩插在中间,谭宸怎么想怎么的不痛快。

“我带你一起过去。”看着气鼓鼓着脸颊,瞪大一双眼睛的沈书意,谭宸立刻拿出了解决方案,是的,他完全可以将小意一起带过去,到时候小意可以留在当地的酒店,自己出任务的时候,小意可以去四周游玩,这样就不算分开了。

“你的纪律和军法呢?”额头上黑下三条线,沈书意无奈的瞥了一眼任性而霸道的谭宸,这样的话他都能说出来,为什么就不愿意收养小泪包呢?一想到小泪包那胖乎乎的小胳膊小腿,说话都有些不清楚,泪眼蒙蒙的看着自己,沈书意心立刻就软了,这么小的孩子太有杀伤力了。

软磨硬泡对谭宸绝对是一点用处都没有,等到了市区,沈书意说的喉咙都干了,可惜谭宸依旧不答应,气的沈书意直瞪眼,“我嗓子都冒烟了,你好歹也软化一下……唔……”

余下的话直接被谭宸的吻给封住了,半晌之后,沈书意大口大口的喘息着,挫败的瞪着一脸饕餮般满足的谭宸,就算自己喉咙干了冒火了,他好歹给买瓶水!谁稀罕他的口水了!

“小意,这样的孩子太多!”沉声的开口,谭宸手指轻轻的从沈书意鲜艳的红唇上擦过,眸色深沉了不少,他的确霸道,的确有些任性,可是一想到多一个人介入他和沈书意的生活里,谭宸是绝对不愿意的,即使他知道沈书意会失望。

一把拉住谭宸落在自己唇上的手,啊呜一下啃了一口,沈书意这才解气了,可是看着谭宸手指头上鲜明的压印,又有些心疼的揉了揉,抬起眼瞅着谭宸,想到更长远的问题了,“以后我们会结婚吗?会要孩子吗?”

“结婚,不要孩子。”果真没有一点的犹豫不决,谭宸想到小时候谭骥炎这个父亲那么“仇恨”自己和谭亦的模样,只感觉孩子什么的完全不需要有,要是小意想要养孩子了,将谭亦的孩子,或者煦桡他们的孩子抱过来养几天就好了。

即使不愿意承认,可是谭宸依旧记得,在小时候,童瞳即使最爱的人是谭骥炎,但是却经常舍下满脸醋意的谭骥炎而选择照顾谭宸和谭亦两个孩子,如今对比一下,谭宸可以百分百保证沈书意更会如此,小意的心思一定会放到孩子身上,而谭宸自己只能退居二线,所以谭宸直接将这样的可能性扼杀在摇篮里。

挫败着,沈书意呆呆的看着谭宸,他绝对不是说谎,他是真的不想要孩子!一时之间,心里头有说不出来的复杂感觉,说难受也有一点难受,但是沈书意清楚的明白这是谭宸的霸道和占有欲作怪,是他太在乎自己!

可是难道真的不要孩子?沈书意其实很喜欢孩子的,或许也是因为她小时候在沈家的不公平待遇,让沈书意一直都幻想着日后自己如果有了孩子,一定要给他全部的喜欢和爱,让他健康活泼的长大,可是看着谭宸,沈书意第一次头痛了。

“我们还是先去餐厅吧。”无奈的叹息一声,沈书意将这个问题暂且放下了,不管怎么样,至少接收今天晚上沈素卿和翟月的道歉,一想到这里,沈书意立刻喜上眉梢,得瑟的厉害,拉着谭宸的手下了车,“走吧,我都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她们气的扭曲的脸了。”

其实如果真的要教训人,沈书意有无数种办法和无数个机会,谭宸看着一脸喜色,欢呼雀跃如同孩子一样的沈书意,峻冷的面瘫脸也慢慢的柔软下来。

翟正椿的电话约的是五点半,这会还有点早,到了包厢之后,谭宸给沈书意点了一点饭前的水果和小糕点,自己拿着手机出了门,沈书意倒也没有在意。

而当天晚上,当莫念出来时,看着领着小泪包站在莫家大门口前的谭宸时,莫念冷漠着双眼看了看泪水汩汩的小泪包,又看了看谭宸那冷峻森寒的脸,很是肯定这绝对不是谭宸的孩子,面瘫脸的孩子必定是小面摊,而不是小泪包。

而在十分钟之后,谭宸驱车回揽月苑了,莫念怀里多了一个抱着他脖子呜呜大哭的小泪包,一边哭一边小声哽咽的喊着,“大怪兽不要走,我不要大大怪兽!”

谭宸的脸或许面瘫了一点,森冷了一点,但是顶多将小泪包给吓哭,而莫念那周身黑暗阴邪的气息,那种黑道中人的气势直接将小泪包给吓的够呛,而莫念也成功“百度搜索本书名+听潮阁看最快更新的晋升一级,谭宸只是大怪兽,而莫念是大大怪兽。

“呦,气色不太好啊。”当沈书意悠然的捧着茶杯喝茶时,餐厅已经将菜肴都端上来了,酒也准备好了,翟正椿带着翟月还有沈家一家人都过来了,沈书意笑眯眯的开口,一脸得瑟的小模样,对着满脸阴沉的翟月摆摆手打招呼。

“小月!”这边翟月刚要发怒,翟正椿却已经严厉的制止住了翟月,因为莫家没有插手了,所以翟正椿将翟月从看守所里给保释出来了,但是翟月之前都招供了,而翟正椿明显也感觉到佟海峰态度的改变,而佟海峰背后是周家,那也等于是周家对自己态度的改变。

如此一来,翟正椿莫名的感觉到了危机感,周家很有可能借着这个机会将自己拖下来,而翟月就是他们的筹码,如果他们用翟月的案子来威胁,翟正椿只有两个选择,一种是无视翟月,任由她被判刑坐牢,一种只能自己退位,换取翟月这个女儿的平安。

但是不管如何,翟正椿都明白,周家的态度暂且放在一边,如果不和沈书意和解了,就一个莫家,就能让翟家家破人亡,周家再动手那也是政治上的,可是莫家是黑帮,要动手害了翟家太容易,而周家只怕会乐见其成,所以今天翟月必须要道歉,道歉到让沈书意满意的程度。

“请坐吧,菜都送上来了,多吃点菜,否则一会喝酒的时候会伤胃的。”沈书意笑着开口,主动大方的招呼着脸色各色的众人坐下来。

“沈书意,你不要太得意……”这边翟月已经受不了的刚叫起来,啪的一巴掌响起,翟正椿打力度不小,翟月的脸被打的偏向了一边,五指印瞬间在她苍白的脸上浮现而出。

“坐下!”翟正椿冷声的开口,手微微的颤抖了一下,他不是不疼爱这个女儿,可是就是因为太疼爱了,所以翟正椿只能这样做,一时的屈辱和后退,换来的是翟月的平安,而且翟正椿知道沈书意并不是心狠手辣的人,否则她开出的条件就不是这么简单。

沈书意笑容怔了一下,看着因为被打而愤怒的翟月,这是不是身在福中不知福,翟正椿不管是什么样的人,可是他对翟月而言却是一个好父亲。

下一篇:

上一篇:

新浪微博 QQ空间 腾讯微博 百度贴吧 百度新首页 百度空间 豆瓣网 更多